69书吧 > 我叫术士 > 第八十七章 心病

第八十七章 心病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ps:

    【感谢‘日月星云雾’‘awan’‘jjmj’大大投下的宝贵月票,新书冲榜,急需月票,期待大家的支持!谢谢。另外还要感谢‘ ’和‘满辰乡’大大的慷慨打赏和评价票,谢谢!!】

    方石最后还是没有去成艺术村,地铁做坐了没几个站就接到了姜大志的电话,方石只好换个方向往回走。

    ‘大志,这事你找我是不是有点缘木求鱼了,这事不是应该去找医生么?找我我也没辙啊?‘

    姜大志苦笑着在方石背后拍了一巴掌:“先上车,我当然知道要找医生,就算我不去找庄婶也会去找,事实上庄叔现在就在医院里住着呢。”

    方石摇了摇头,看着姜大志焦急的神色,尽管心里有些不以为意,还是老老实实的跟着姜大志上了车,在方石看来姜大志现在这种行为纯粹是病急乱投医。

    姜大志上了车,手脚利索的挂上安全带,车子嗖地窜了出去,方石瞥了姜大志一眼无奈的摇了摇头。

    “大志,我真的不会治病。”

    “哥知道你不会治病,要是你会的话我就不找你了。”

    方石翻了个白眼:“你啥意思?既然不相信我你找我干啥。”

    “听说过解铃还需系铃人么?”

    方石一愣眨了眨眼睛不出生声了,闹了半天庄叔这病根子还在自己身上。

    “你的意思是庄叔这病是由我而生的?”

    姜大志专心开着车,头也不转的说道:“准确说,责任在我,但是病根确实在你身上,医生说了。既然是受了刺激造成的,那就不妨再刺激一次。”

    方石咋了咋嘴,怎么品都有种死马当活马医的感觉,而自己就像是漂在那一大碗药汁里面做药引子的那只蟋蟀。

    “我的作用就是伸着我这张帅帅的脸去给老爷子看看吧?”

    “基本上就是这么回事,怎么了,有意见?”

    “没,就是感觉有些怪怪的。好像要拉去给下药了一样。”

    “呵呵,就你这,典型一毒药啊!”

    “毒药它就不是药么?别瞎扯了,给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姜大志叹了口气,看样子对庄叔的病他还是很有些自责。

    “那天我们离开之后庄叔就将自己关到房间里,不言不语憋了两天终于病倒了,庄婶吓坏了,我庆祥哥又不在,家里老的老小的小。庄叔还是我帮忙给送医院的。”

    “庄叔现在情况到底如何,医生怎么说。”

    “医生说庄叔这是心病,庄叔现在不吃不喝不言不语,只能在医院用营养液吊着命。”

    “找心理医生了么?”

    “他一声不出别说心理医生了,就算来个神也没辙啊!”

    “那我就有辙了?”

    “所以不是说心病还需心药医嘛,既然是因为见了你引发的。说不定再见你一面庄叔就能有点反应呢,哪怕被骂一顿也好,兄弟。辛苦你了!”

    方石摇了摇头:“你这是打我脸呢?别说庄叔还是你长辈,他现在这样难道就跟我没关系?”

    姜大志咧嘴一笑:‘啥也别说了,庄叔能好起来比啥都好。‘

    ......

    庄叔住在内科vip病房里,庄婶见到方石脸色很不好,方石也很尴尬,说起来自己也无辜得很,莫名其妙得的就成了庄婶一家的仇人一样。

    “庄婶,您看……”

    姜大志陪着笑脸指了指庄婶身后的病房,庄婶挡在门口姜大志和方石根本进不去。

    庄婶瞪了方石一眼,又很是不满的扫了姜大志一眼。才不情愿的让了一步,将门口让了出来,姜大志挤着笑脸蹭了进去。方石冲庄婶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既然人家不待见自己方石也没兴趣去贴人家的冷屁股,他又不是姜大志。

    病房里很安静,空调的嗡嗡声都显得很响亮,一个唇红齿白的小男孩正仰着小脸,眨巴着大眼睛看着姜大志和方石。

    “姜叔叔。”

    “明明,乖不乖啊?”

    小男孩用力的点头,奶声奶气的应道:“明明很乖的,没有吵醒爷爷。”

    姜大志伸手揉了揉明明的小脑袋,笑着道:“明明真乖,饿了吧,叔叔带你去吃好吃的。”

    “哦噢,有好吃的喽。”明明欢呼了一声,不过小孩子很快就又皱起了眉头:“不行,姜叔叔,我还要照顾爷爷呢。”

    “明明真乖,不过你不用担心爷爷,还有奶奶照看着呢,明明饿了,奶奶也饿了,咱们去给奶奶也买点好吃的,你说好不好啊?”

    明明眨着眼睛看向奶奶,眼神里满是渴望,小孩子从来都不会掩饰自己的**,但是却不会让人讨厌。

    庄婶叹了口气,老头子倒下了,自己现在是六神无主,仿佛天塌下来一样,其实最遭罪的还是明明,小小的人儿肯定被吓坏了,还要努力的哄着自己,关心着自己,庄婶的心顿时像融化了一样。

    将明明搂进怀里,柔声笑道:“明明真乖,奶奶也饿了,明明去该给奶奶买好吃的好吗?”

    明明高兴地笑了去,翠声应道:“好,明明要去给奶奶买好吃的。”

    姜大志看了看方石,上前拉着明明的手:“好嘞,咱们去买好吃的,走吧。”

    庄婶笑着应道:“快去吧,奶奶等着明明买回来的好吃的。”

    姜大志带着明明走了,病房里只剩下庄婶和方石,庄叔面朝墙壁躺着,也不知道是睡是醒。

    忽然安静下来让病房里的气氛显得有些压抑,方石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庄婶,庄叔怎么样了?”

    “还能怎么样,人都这样了。”

    “庄婶,我知道您在怪我。虽说这事就是一个误会,但事出有因,我和大志都很愧疚,能做什么您尽管开口,我和大志都不会推托。大志说跟我说解铃还需系铃人,我觉得也有道理,总之先让大叔开口。哪怕是发火都好,您说呢?”

    庄婶脸色稍霁,说起来也不能全怪大志和方石,这两个孩子又不知道庄叔还有这个心病,自己这样也有些迁怒。

    “小方,我也清楚这事不能怪你,小志孩子孝顺又聪明,我们两都当他是亲生的儿子一样,这次的事情也是老庄自己想不明白。事情都过去那么多年了,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哎!”

    方石偷偷的松了口气,还好,庄婶也不是个不讲理的。

    “那,我去跟庄叔说几句话?”

    庄婶摇了摇头:“他这会儿睡着呢。不着急,坐吧,有些话老婆子想跟你说说。我听小志说。你是真有本事的人,能看出来我们夭折了一个孩子,你跟我说说,难道这世界上真有鬼神么?”

    方石在小沙发上坐下,听到庄婶的问题,方石很认真的回答道:“庄婶,鬼神有没有我不知道,术士所作所为跟鬼神其实无关,六道轮回是佛教所说,道家三清仙境虚无缥缈。这是神话传说,山鬼魍魉是巫术传承,这些说到底都是宗教。正统的术士是求道者,只追求天地至理,不论鬼神。”

    庄婶诧异得的看向方石:“你说的跟我曾经见过的不一样。”

    方石笑了笑点头道:“您说的也没错,我们这行鱼龙混杂,甚至其中还有不少昧着良心的骗子,为了钱这些人什么都干,这行的名声都毁在这些人手里。”

    庄婶的脸色沉了下去,眼神有点迷离,扭曲的脸上显得有些狰狞:“你说的没错,我那可怜的大儿就是被那些该死的骗子给害死的。”

    方石没有来得及追问其中的细节,庄婶就已经忍不住将藏在心里多年的事情讲了出来,故事也没什么复杂的,不过是一对走投无路的父母将希望寄托在那些虚无飘渺的希望上,最后却只能收获失望和绝望的老套故事罢了。

    听了庄婶哭哭啼啼的叙述方石明白了,其实,那个所谓的骗子也不过是个替罪羊罢了,庄婶可能不懂,或者认为是迷信而耽误孩子,但是庄叔肯定不会,想必当时的情形庄叔也是无可奈何,术士什么的本来就只是一根稻草,恐怕庄叔自己心里也明白得很,他只是将责任推给了那可怜的术士罢了。

    想明白了这点,方石大概明白了,庄叔虽然当时委过于人,但他心里却明白,所以他其实是在跟他自己叫劲,他是在责怪自己没有保护好自己的妻儿,是在为自己的无能而痛苦,是在被自己深深的愧疚所折磨。

    看着凄凄切切的庄婶,方石试探着说道:“庄婶,您觉得庄叔如果能再见那孩子一次会不会解开心结?”

    庄婶忽地抬起头,惊骇的看向方石:“你刚才不是还说你不论鬼神么?!怎么才一会儿怎么就变了?”

    方石笑了:“庄婶,我可没说鬼神肯定不存在,但是我说的让庄叔再见您那大儿子一面,其实是见到的不是您所认为的鬼魂,而是藏在庄叔心里一直不肯离开的那个孩子。”

    庄婶看着方石一脸的不解,以庄婶的见识基本没法理解方石的说法,她真的以为自己孩子的魂魄还纠缠着自己的丈夫直到今天。

    方石看到庄婶的神情就知道她想岔了,不过他也不想再费劲解释了,鬼神之说深入人心,术士之所以将自己所作所为跟鬼神扯上关系,这些愚夫愚妇的作用也功不可没,方石没有兴趣去给庄婶科普,他只是想让庄叔好起来,让姜大志不再内疚,让自己不会因此而耿耿于怀,仅此而已。

    庄婶脸上像是开了染坊一样,表情变化得相当有趣,方石觉得自己仿佛被脱掉了一层壳,再看向庄婶已经不觉得有对长辈的敬畏,方石只觉得庄婶就像是自己的顾客,一个被自己忽悠得不知所措的老太太。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我叫术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穿过红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穿过红尘并收藏我叫术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