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婚不受色:豪门禽爱妻 > 028 父亲的小三

028 父亲的小三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028 父亲的小三

    “许略晨,就算你心里再不愿意承认我,也不必用这么幼稚的手段来对付你父亲,这个女人你知道她的资料背景么?她哪一点能够配得上你,配得上许家?”

    “你的婚事关系着许家的未来,不是儿戏,等你以后接手了许氏,要什么女人没有,你非要把你的前途断送在这样一个女人的手上?”

    一口一个这样的女人,让坐在许略晨身边的苏芷染不禁变了颜色,她讨厌这样的侮辱,更讨厌这种莫名其妙被卷进来的战争。

    她想逃,可身边这个男人以他的强势制止了她的所有行动。

    安抚好身边的小女人,许略晨这才抬头,也不反驳白雯的话,只等她把话说完,才淡淡的回了一句:

    “那么你呢?”

    看着许略晨任何时候都淡定无比的模样,若不是顾及到身份体面,白雯恨不得想冲上去撕破他的脸。

    她好言好语的劝他,他不仅不领情,反而三番两次拿了她的身份说事,若不是要博一个贤惠的好名声,谁要来关心这个桀骜不驯的继子。

    “你在拿即将成为我妻子的女人说事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你自己这个许太太的名头是怎么来的,你有没有想过你曾经的身份地位是否配得上你的丈夫,我的事说过不需要你们操心,以前是,现在也是一样,你们最好也不要妄想可以通过我的婚事来掌控我的人生。”

    白雯被他说的脸色难看极了,她的曾经是她心里最深处的一根刺,而许略晨无疑知道怎么样能够很好的将她拿捏住,如此三番两次的提醒,不就是想为他的母亲诉愤么?

    是,她白雯就是小三上位又如何呢?像许福生这样成功又有魅力的男人,在外面偷个腥不是很正常的事?偏偏他前妻看不穿,自己跟自己过不去,郁郁而终反而便宜了她得了许太太的名头。

    这样的话她也只能想一想,在许家人的面前她必须对那个女人怀有敬畏之心,这么多年她都过去了,还能受这么几句挑拨了不成?

    白雯的心思一番寰转就让她难堪的脸色恢复如常,望着许略晨轻轻一笑,在心里想了很久,才开口反击他的话。

    “你和你爸怎么能比,你有什么资格来和他相比?是凭许家大少爷的身份还是私人宠物医院的许医生?”

    白雯的嘲讽没能让许略晨脸上的表情任何的变化,反而让他扬起了眉头,显然有些没料到白雯竟能做到往自己的伤口上撒盐。

    不再与她继续纠结在苏芷染的身份上面,说得越多,对他身边的女人伤害越大,显然她只是被自己随手拉来的挡箭牌,总不能让她因此而受到不该受的委屈。

    望着面前的两杯花茶,许略晨忽然指向两杯水,似笑非笑的望着白雯,问出了一句完全不着边际的话。

    “你可听说过红玫瑰与白玫瑰的故事?”

    白雯怔住,不太明白许略晨的意思,脑海里却本能的搜索起他所说的红玫瑰与白玫瑰的故事。

    许略晨当然不指望白雯会回答他什么,也不等她回答就直接说出了张爱玲那句脍炙人口的名句。

    “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饭黏子,红的却是心口上一颗朱砂痣。”

    白雯是个聪明人,许略晨的话一说出口她就立马明白了他话里透露出来的意思。

    而苏芷染也同样的想到了什么似的,面色瞬变。

    身边的小女人低着头并没有让许略晨看到她脸上令人心疼的神色,许略晨无疑是个谈判桌上的个中高手,趁着白雯失神的片刻便已经想好了自己这一场的谈判。

    轻叩桌面,许略晨先是将白雯的注意力吸引到自己的身上,然后先发制人的丢出自己的要求。

    “谈了这么久,我想我的想法已经很清楚的传达给你了——鱼和熊掌不可兼得,我的要求是要想让你听从你们的要求去随便娶一个女人,而她顶着许太太的空头名分,只当我死了,以后我再不会踏进许家半步,要么,按照我的意愿,让我娶想娶的人,也就是我身边的苏芷染,我听从你们的意见,回家。”

    许略晨的语气中带着不容更改的坚定,他就是在逼迫白雯来做这个决定。

    白雯此时果真如许略晨所想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她毕竟不是许略晨的亲生母亲,甚至还对他的亲生母亲带着些许的怨恨,自然不会希望轻易的让许略晨达成心愿,而自己只能退步。

    她多么希望许略晨最好真的和许福生断绝父子关系,从此不再踏进许家的半步。

    可那样的要求……呵,娶进门只有一个空头夫妻的名分,不是生生的让人守活寡,但凡是个有血有肉的女人,谁会愿意守这无边无际的活寡,更何况要一个身份地位配得上许家门庭,能让许福生也满意,这就更加不可能了。

    白雯握紧了手,手指掐进了掌心都好像感觉不到任何疼痛一般,而她从未像此时一样痛恨许略晨。

    两人之间的气氛再次僵持不下,虽然许略晨表现出来的情绪完全是不在意的,可他周身的气息都显示出他的不耐,仿佛对他来说多坐在这里一秒钟都让他觉得是浪费时间。

    见白雯还在考虑,完全没打算退步,也知道这事由她来谈必定不会有什么结果,扫了一眼腕表,在桌子上轻叩两下,表示不愿再谈,拉了苏芷染就要起身。

    恰好此时花茶店的门被推开,伴随着风铃声而来的还有男人沉稳的脚步声。

    三个人齐齐抬头看向门口方向,看到来人,三个人的脸色都有了变化,可脸上所表现出来的情绪却是各不相同。

    许略晨无疑是表现得最不动声色的那一个,像是早已有了预料一般,他的瞳眸渐深,嘴角上扬翘起的一抹嘲讽的弧度不变,可总是多了几分复杂,坐在他身旁的苏芷染却整个人都僵在原处,此刻的她早已顾不得什么失态,就将心中的震惊全部表露了出来,甚至下意思的去看许略晨。

    白雯的反应倒是很平淡,见到来人,马上迎了上去:“你怎么来了?不是说有应酬的么?”

    ——来人正是许福生。

    伴着夜的清冷,许福生一套合身的铅灰色手工西装,头发被梳的一丝不乱,可隐在黑发之间仍然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些许沾染了银光的白发,他脸上的表情很是严肃,目光却越过了白雯,直接落在未起身的许略晨身上,嘴唇微抿,眉眼间有名为无奈的情绪隐隐萦绕。

    大步走到许略晨的面前坐下,定定的看着许略晨,见他完全没有先开口与自己打招呼的意思,心中闪过不满,可随之而来更多的却是愧疚与失落,轻哼一声:“还不回家?”

    许福生的话却像是落进了湖里额针,完全得不到任何回应,他这才将目光转向白雯,与他严肃的面容不太相同的是他开口说话的语气明显客气了不少:“知道你肯定搞不定他,我也不该让你来受了他的委屈,你且看着,我倒要看看他有多难请,难不成还要我这个白发人来三顾茅庐?”

    许福生意有所指的话明明是直指许略晨,可落在白雯的耳里却让她忍不住咬唇,面对许福生,她总是敏感的,就算他分明没有指责她的意味,可她就是觉得难堪。

    当然,许略晨的脸上也因为许福生的话而多了几分波澜,可他从来不是什么心软的人,既然已经打定主意,他就不会改变自己的注意。

    他怎么能忘,母亲临死前的不甘与怨恨,就连见他一面都不肯,他又如何能轻易原谅这个负了母亲的男人,如果可以,他恨不得将身体里属于他的一半血液剔出骨血。

    外面都传许福生与他母亲如何伉俪情深,可真相又如何呢?

    是的,曾经他们的感情是很好,甚至令人羡慕,可男人的心有如何能把握呢?在两个人的感情日渐升温时,许氏也越做越大,他母亲确实很有当女强人的潜力,在她有力的手段之下,许氏蒸蒸日上,可以说现在的许氏半壁江山都是属于他母亲的,可许福生却辜负了他母亲的情深。

    许氏日益渐大时,许福生的劣根性也显现出来,在外面用他母亲辛辛苦苦赚来的血汗钱去养其他的女人,被发现后他却没有丝毫挽救的措施,他怎么忘得了母亲在对感情心灰意冷时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公司事业上,最后却落得劳累过度早逝的下场。

    这件事怎么不是许福生的责任,他也因此而再不愿意踏进许家半步,不愿意依靠许福生,他要用自己的能力来证明自己和他并不是同样的人,他可以凭自己的实力不靠任何女人活出自己的人生。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婚不受色:豪门禽爱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竟并收藏婚不受色:豪门禽爱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