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婚深情动,总裁老公赖上门 > 第115章 阿时,你还恨我吗?(又青和阿时精彩对手戏狠虐唐宝)

第115章 阿时,你还恨我吗?(又青和阿时精彩对手戏狠虐唐宝)

作者:love小叶子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顾又青甜蜜一笑,故意伸长手去够酒杯,顾逢时三两下就制服了她,按上她的手,他警告的看了她一眼,那一眼,说是警告,却更多的*溺在里面漂浮。

    两人的互动完全的旁若无人,唐妤低低垂下眸子,耳边又响起楚莘的声音:“难过了?吃醋了?这才刚开始。”

    唐妤不明白楚莘这一句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到底想要说些什么,淡漠的转头看她,她低声说:“我为什么要难过?要吃醋?她是顾逢时的妹妹。”

    “妹妹?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你觉得呢?”楚莘冷笑,手指落在唐妤额上戳了下,“我知道你因为某些事情对我有了看法,不过我想告诉你,我让你防着顾又青,是为你好,要不然等你失去顾逢时那天,有你哭的。”

    话落,楚莘站在身,“我头有点疼,先走了。”

    “唉!你!”楚江蹙眉瞪向她,楚莘却潇洒的挥挥手,真的走了。

    唐妤手指伸向桌子上放着的饮料,却在碰到的时候一顿,转而拿起旁边的酒杯。

    顾逢时的视线划过来,看见她轻抿红酒,眼神一暗。

    顾又青站起身,举起手里顾逢时给她的果汁,微笑说:“我刚回国,以前的朋友就只剩下你们了,很感谢你们今天能过来和我聚一下。”说着,她喝了一口果汁。

    大家都举杯,抿了口手里的酒。

    唐妤也轻抿了口红酒,醇美的味道从舌尖传来,她却品不出半点感觉。

    忽然,放在包里的手机震动起来,唐妤拿出来看,是果果的短信,他借了保姆的手机,问她什么时候回来。

    唐妤回复说还没有那么快,叫他先去睡觉。

    果果又发来说,作业要家长签名,他把作业本放在桌子上了,提醒唐妤别忘了给他签名。

    唐妤回复了个好,身边突然多了一人呼吸。

    她抬眸,就见顾逢时蹙眉坐在自己身边,修长的手指朝她伸过来,拿走了她面前的酒杯。

    “你……”唐妤刚说了一个字,就被他的重瞳一瞪,顿时噤了声。

    “是谁?”顾逢时的视线落在唐妤的手机上面,刚才就见她对着手机,脸上笑意温柔。

    唐妤收起手机,淡淡说:“果果。”

    一听是果果,顾逢时脸上表情松缓了些,身体往后靠坐,他抬起手臂搭在唐妤身后的沙发靠背上面,就像是把她包围住一样。

    鼻端尽是他古龙水的熟悉味道,唐妤咬唇看他,见他并没有要回去和赵睿他们聊天的意思。

    两个人沉默的坐在一起,谁都不说话,但唐妤却觉得心情好了不少。

    那边,顾又青的视线看过来,唇角勾起一抹冷笑,她拿起桌上的酒杯,开始一口一口的喝。

    可是,不管她再怎么喝,这一次,顾逢时的视线都没有再移过来,而是完全在唐妤身上。脸色越来越难看,她咬紧牙,手指捏住自己的大腿。

    “小青青在国外这么多年,没交个外国男朋友?”赵睿看向顾又青,笑问道。

    唐妤发现顾逢时身体一僵,她心内冷笑,只听顾又青说道。

    “有啊。”

    她说的那么漫不经心,语气带着潜藏高深的笑,唐妤情不自禁的移去视线。

    顾又青一腿搭在另一腿上面交叠,更显得双腿修长有型,她纤细白嫩的指尖捏着一支高脚杯,杯中是妖艳红色的液体,手指轻轻摇晃着,液体撞击着杯壁,如盛开的诡谲黑暗之花。

    浅眸轻眯,她红唇微扬起一抹弧度,整个人透着慵懒闲适还有淡淡的忧伤。

    “只不过,无法再爱上任何人而已。”

    她不知道是在自言自语,还是在说给谁听。总之,所有人都听见了,并且放轻了呼吸。

    顾又青似乎意识到什么,从自己的世界中回过神,歉意一笑:“抱歉,我失态了。”话落,她朝赵睿举杯。

    赵睿尴尬的与她碰杯,暗骂自己引得什么话题。

    顾又青从小就和他们一起长大,他们亲眼见证着顾逢时把顾又青*上了天,他们也是把顾又青当亲妹妹一样疼。

    试问一个长得漂亮至极,性格温柔,说话都是细声细气的可爱小姑娘,谁能不疼爱。只可惜后来——

    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赵睿低声说:“是我抱歉了,小青青。”

    “没事啊。”顾又青扬唇笑,仿佛并不介意,她旁边的人却猛地站起身,沉声道:“很晚了,散了吧。”话落,便大步往外走去。

    唐妤冷漠的看着顾逢时离开的背影,唇角漾出苦涩的笑纹。

    从顾又青说交过男朋友那一秒开始,他就不对劲儿,直到顾又青那句似是而非的不会再爱上任何人,他的呼吸重了,重瞳也变了颜色。

    他真的和顾又青,有什么吗?

    几个人都还有些愣,顾逢时已经离开。

    唐妤拎起手提包站起身,轻声说:“抱歉,逢时可能有点不舒服,我们要不先走吧。”

    几人从会所出来,只见顾逢时立在车门边,指尖夹着一支燃了一半的烟支,脚下已经有一根烟头。

    互相对视,他们谁也没过去,径自上了车走了。

    顾又青一开始就是坐顾逢时的车子来的,这时候她许是吹了风,脚步也虚浮起来,走路摇晃了两下。

    唐妤下意识的伸手扶住她。

    顾又青比唐妤要高,更何况穿着高跟鞋,比唐妤高了半头,她轻笑着靠近唐妤,气息几乎贴着她的耳低语:“你和他,因为相爱在一起的吗?”

    唐妤一愣,看向顾又青,还在想她这句突如其来的话的意思,顾又青已经轻轻挣脱开唐妤的手,径直走向顾逢时。

    顾逢时熄灭了烟,就看见顾又青靠近。

    他视线穿过顾又青的肩膀落在唐妤身上,只停顿了一下就离开,因为顾又青倒在了他怀里。

    身体先于意识,他紧紧的搂住她,眉间蹙起,薄唇紧抿。

    唐妤就站在离他们几步远的地方,却好像隔了无数的光阴和阻碍,怎么也迈不过去,怎么也走不近。

    “阿时……”怀中传来顾又青低声的呢喃,叫着那个曾经只属于他们的两个字。

    她从来不叫他哥,就叫他阿时,从她第一次出现在他的生命中。那抹阳光的笑意下,轻吐出,阿时两个字,已经刻在他心底。

    “又青。”他低沉开口,扶住怀中的她站稳,凝着她低垂的脸,“你醉了?”

    “醉?并没有。”顾又青抬起头,一滴豆大的眼泪顺着眼角滑落。

    顾逢时一惊,抬手抚上她的脸,神色惊慌:“又青。”

    “呵!”顾又青苦笑,握住他放在自己脸颊上的手指,嘟嘴,委屈至极:“阿时,你还恨我吗?”

    恨?

    恨。

    时光穿越回11年前,那个浓墨重彩,无法被他忘记的午后,奔驰的车道,刺耳的车笛声,还有尖叫和鲜血……

    不能再想!

    顾逢时推开顾又青,痛苦的闭上眼。

    顾又青微怔,看着他痛苦的神情,脸上一阵迷茫,而后,她忽然转头看向身后。

    站在两人身后的唐妤冷不防对上顾又青的视线,那抹视线,带着某种她说不出的决然。

    “阿时,怎样才能让你不恨我?”顾又青轻声问,然后忽然抬步跑起来。

    那一瞬间发生的太快,等顾逢时和唐妤反应过来,顾又青已经站在马路中间。

    “又青!”顾逢时不敢置信,怒吼着看向朝顾又青奔驰而来的车子,脚下没做任何停留,他冲过去,挡在车前。

    顾又青被顾逢时带来的冲力,还有脚下一软,跌坐在地上愣了神。

    刺眼的车灯袭来,顾逢时张开手臂,如雄鹰一般护住身后的顾又青。

    车子响起剧烈的车笛声,司机猛踩刹车。

    而就在车子靠近的前一秒,顾逢时怀中一疼。

    有人死死的抱住了他!

    车子在距离他们很短的距离停下来,司机开了车窗破口大骂:“妈的!你们都是神经病啊!组团找死是不是!”

    心脏,几乎要跳出来。

    喉咙又干又疼。

    唐妤紧紧的闭着眼睛,耳朵“嗡嗡”直响。

    她不知道那一秒确切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最后的记忆只有奔跑,从来没有那么快的速度。

    顾逢时睁开眼,低头看着怀中毛茸茸的头顶,眉心紧蹙,就是那一刻,他做了一件以后想起来,追悔莫及的事情。

    他推开唐妤,转身蹲下,暴怒中,迎面给了顾又青一巴掌:“顾又青!你疯了!你死了我怎么办!”

    顾又青被打傻了,头侧过一边,脸上清晰的五指痕迹,却好像不疼,真的不疼。

    身体猛地腾空,她落入顾逢时怀里。

    顾逢时抱着顾又青大步离开马路,往车子走去。

    “喂!你还不滚开!”身后响起司机的咒骂。

    唐妤如梦初醒,怔楞且迷茫的望着四周。

    路灯,车灯,车笛,咒骂,所有的一切都仿佛离她远去。

    司机终于等不了,愤怒的下车走到唐妤跟前,一把推开她,唐妤没站稳,跌坐在地上。

    “妈的!叫你走开没听见啊!聋啊!”

    他真是倒霉透顶了,好好的开车,一个两个居然三个人出来找死,这要是他刹车踩得慢,一下子三条人命!

    “赶紧滚!要不然我报警抓你!尼玛!想害我!”

    手掌擦破了皮,膝盖也破了。

    她狼狈的站起身,走到路边,前面的黑色宾利已经不见了踪影。

    苦笑,冷笑,直到笑不出来。

    ……

    司机小心翼翼的看着后座的情况,犹豫着,却不敢说。

    他想提醒boss,太太还一个人在会所那边,可是顾逢时阴沉可怖的脸色,让他不敢出声。

    到了一开始接顾又青的酒店停下,顾逢时率先开门下车,走到另一边打开车门,动作凌厉的扯出顾又青。

    顾又青一手被他死死捏在掌心,跌跌撞撞的跟他后面。

    将顾又青甩进房间,顾逢时笔直的站立着,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顾又青揉着发疼的手腕,抬眸看向他:“阿时,对不起……”

    “对不起?”顾逢时重瞳如一把锋利的尖刀,浑身上下散发着蓬勃的戾气。

    顾又青知道他已经气到极致,于是便不再说话,垂下眸子。

    良久,顾逢时忽然笑了,薄唇掀起一抹弧度,他走向她,修长的指捏起她的下颌:“不要再用这种方法挑战我的忍耐极限。”

    顾又青也笑了,睫毛轻眨,“我不是在挑战你的忍耐极限,我是在试探我在你心里,还有没有位置。”

    “没有!”顾逢时咬牙切齿,几乎立刻说道。

    顾又青冷笑,抬手抚上顾逢时的脸颊,“阿时,你不能骗自己,你依然爱我,我也爱你……”

    “够了!”烦躁的打开顾又青的手,顾逢时退后两步,声音低哑,透着暗夜的味道:“我已经有妻子,又青,我们,结束了。”

    “不!我们不会结束的!”顾又青低吼。

    顾逢时眉梢的寒气几乎凝结,冷漠的眼神锁住她:“我说过,一切都结束了。”话落,他转身走向门口。

    顾又青飞奔过来,从他身后将他紧紧抱住,脸颊贴着他的背脊,她声音凄惨:“顾逢时,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顾逢时垂头看着自己腰间的手指,瞳色收紧,咬牙掰开她的手指,他转过身,却是,唇上一暖。

    顾又青踮着脚,手臂揽住他的脖颈,闭着眼睛,一脸决绝——

    ……

    沿着街边漫无目的的走,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回过神,发现自己站在一个陌生的地方。

    又是这样,她不止一次觉得,自己没有地方可以去。

    多么可悲。

    “铃……”手机铃声响起,唐妤机械的接起电话,那边是顾逢时的司机。

    “太太,您在哪里?我过去接您。”

    “顾逢时让你来的?”唐妤低声问。

    那边司机顿了一下,然后说:“是的。”

    “呵!”唐妤苦笑。

    谎言,为什么全部都是谎言。

    顾逢时居然都没有想起她。

    顾又青回来,他眼里心里,就再没有她一丁点的痕迹了。

    “太太?”司机焦急的声音传来。

    唐妤笑了一下,低声说:“不用了,我已经回家了。”话落,她挂了电话,抬手拦了一辆出租车。

    没有人珍惜的时候,如果她自己都不珍惜自己,不是太可悲了。

    楚莘说得对,她斗不过顾又青,因为从一开始,她就输了。

    顾又青有她从来不曾了解的顾逢时的过去,或许曾经在他的生命中,轰轰烈烈的存在过,烙印过。

    她呢?在顾逢时看来一个身体不洁,心里藏着别的男人的女人,怎么斗?

    ……

    回到家,果果已经睡下,唐妤亲了亲他的额头,给他掖了掖被角。

    走到桌子前,给果果的作业签了字,帮他装进书包里。

    做完这些,她就脱了衣服进浴室洗澡,一切都那么正常,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掌心和膝盖的伤口碰了水,针扎似的疼,她却好像没有知觉一样,脸上表情不变,冷漠,冰冷。

    裹着浴巾出来,换了睡裙,她湿漉漉的头发懒得去擦,直接躺进被子里。

    朦朦胧胧中,身体忽然腾空,落入一个带着熟悉味道的怀中。

    她睁开眼睛,自己正躺在副卧的*上,侧目看向浴室,里面白晃晃的,传出水声。

    漠然掀开被子起身,她赤脚下地,走出房间。

    顾逢时从浴室出来,就见*上空空如也。

    眉头一簇,他眸中闪过异色,看向没有关严的房门,快步追出去。

    主卧*上只有果果一个人。

    他下楼,果然在客厅的沙发上找到她。

    “起来。”他站在沙发前,低眸看着她。

    唐妤心中一紧,没有睁开眼睛,淡淡开口:“抱歉,我真的很累,很想睡。”

    “起来,回卧室去睡。”顾逢时又说,语气带着一丝不悦。

    唐妤依旧淡声说:“不用了,我就在这里……”

    话音未落,她手腕一下子被扯住,接着整个人被迫从沙发上坐起身。

    睁开眼,她望向他,咬着下唇:“你干什么!”几乎近于低吼。

    顾逢时冷笑,靠近她:“你在闹别扭?”

    唐妤简直快要疯了,耐着性子说:“我没有。”

    “可你现在的样子,不像是没有。”顾逢时一字一顿,“跟我上楼去,我们在这里吵,会吵醒果果。”他慢条斯理,好整以暇,似乎吃定了唐妤。

    唐妤涩涩一笑,望着他英俊却变得无比陌生的脸,“顾逢时,我不想和你吵,所以,让我在这里,你去楼上睡觉,这样我们就不会吵了,我真的累了。”

    “唐妤!我的耐心有限!”顾逢时这次是真的怒了,深不见底的瞳眸酝酿着一场狂风骤雨。

    修长的指擒上唐妤纤细的手腕,他嘴角噙着冷漠若斯的笑意,不管不顾的将她往楼上拖。

    “你放手!顾逢时!”就像顾逢时说的,唐妤怕吵醒果果,只能压低了声音吼。

    一路被顾逢时拖到副卧门口,他踢开门,将她推进去,自己闪身进去,然后捏住唐妤的肩膀,关门,把她抵在门板上。

    一系列动作,快又狠。

    唐妤迷迷糊糊的被他困在胸膛和门板之间,狠狠的抬头瞪他,眼前却落下一张放大的俊脸。

    唇,被狠狠的擒住,无法挣脱——

    题外话:

    谢谢阅读的你们!谢谢订阅的你们!看的过瘾不?明天还万更哦!有票就给小叶子砸过来昂!么么哒!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婚深情动,总裁老公赖上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love小叶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love小叶子并收藏婚深情动,总裁老公赖上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