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婚深情动,总裁老公赖上门 > 第362章 番外95:流产

第362章 番外95:流产

作者:love小叶子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季七月不想和他多说,看也没看他,她抬步就要走。

    就是这份决然和冷漠将顾臻惹怒。

    凤眸闪过阴霾,顾臻握住季七月的手腕,将她拉住。

    “放开!”季七月看着他,皱眉低吼。

    顾臻冷笑说道:“我不要你,你就自甘堕落的回到那个人渣身边了?”

    刚才看见他们相拥,韩枫居然要吻她。

    彻骨的嫉妒将他疯狂的吞噬,他甚至没有注意到她是否是自愿,只是一心以为两个人旧情复燃。

    如果他没有出现,他们会做什么?

    她也会像在自己身下一样,在别的男人身下绽放,露出美丽吗?

    不能再继续想,愤怒的火焰几乎无法克制。

    自甘堕落?

    听到他用这个词形容自己,季七月只觉得一阵眩晕袭来。

    甚至站立不住,她咬着嘴唇,死死的瞪着他。

    他怎么能这么说话?

    就算是分手了,何必要用这些令人绝望的字眼。

    “我是不是自甘堕落,与你无关。”

    季七月的这句话,被顾臻理解成对旧情复燃的默认。

    沉沉凝着她青白的脸,他勾唇低嗤:“原来你是这样的女人,我真是没想到,离开男人你不能活是不是?刚从我床上下来,就迫不及待的往别的男人床上爬吗?”

    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季七月简直不能相信这会是顾臻说出的话。

    贝齿仿佛要把嘴唇都咬烂,她颤抖着声音,一字一顿:“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顾臻凤眸一闪,意识到自己失言,他剑眉微敛,放开了季七月的手。

    转身要走,季七月却快走两步拦住他。

    “顾臻,你刚才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季七月!”顾臻低吼,她是找虐不成,“走开!”

    “我要你再说一遍!”季七月的倔强脾气上来,张开手臂,她仰头望着他冷峻的面容,淡淡一笑。

    “顾臻,我要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如果潜意识里,如果内心最深处,她还对他,对他们的关系保留着一丝丝的希冀,那么,刚才顾臻的话,就可以看做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那根致命的稻草,季七月想要他清楚的交给自己。

    沉默,还是沉默。

    这就好像是一场拉锯战,两个人的对垒。

    只是,突然,打破沉静的女声骤然响起。

    “小七月!”

    远远就看见季七月,又再看见顾臻,安然一刻不敢耽搁,大步跑过来。

    “怎么了?”护幼崽一样将季七月拉到身后,安然看向顾臻,“你干什么?”

    顾臻看也没看安然,抬脚大步离开。

    等他走远,季七月才像是脱力,失去所有精神一般,蹲下来。

    “小七月!”安然低叫,俯身扶住季七月的手臂,“发生什么事了?顾臻为难你了?”

    摇头,季七月此时并没有力气说话,借着安然的力量站起身,她低声说道:“我们回家吧。”

    公寓里,扶着季七月去卧室躺下,安然立刻去给她倒了杯水。

    季七月拉住被子连头一块蒙住,一个人蜷缩在被窝里面,好像那是她唯一可以躲避的港湾。

    安然进来,就看见季七月蚕蛹一样裹着自己,蹙眉,她快步走过来,把她挖出来。

    摸着她的脸,安然低声说:“不想呼吸了?想闷死不成?喝水。”说着,她把水杯拿过来。

    季七月摇头,推开安然的手,轻声说:“不想喝水,我饿了。”

    “你没吃饭?”安然大叫,“你到底干什么去了!你现在是孕妇,七月!能不能注意一点自己的身体!”

    “刚才不饿,现在饿了。”季七月微笑,推了一下安然的手臂,“给我弄点吃的吧。”

    安然恨恨的弹了弹她的额头,转身出去了。

    怕季七月饿太长时间,她就煮了一碗热乎乎的面条。

    坐在季七月对面,看着她将一大碗面条都吃下去,又给她递了杯温水。

    等水喝完,安然双手交叠放在餐桌上,低声说:“现在说吧,你到底干什么去了?和顾臻怎么回事?你最好一五一十的说清楚,不许隐瞒。”

    和顾臻分手的真相无法告诉安然,季七月只把遇见韩枫,帮助韩枫,还有韩枫要求跟她复合的事情大概说了。

    安然听得咬牙切齿,最后恨铁不成钢的教育:“尼玛!季七月你是疯子啊!那种人你还管他干什么!”

    “他只是和我分手了而已,他已经受到惩罚了。”

    “哼!那你也不要再理他!那种人,你当心他缠上你!”安然呛声道。

    季七月微笑,听话的点头:“知道了。以后我见到他,就绕着走。”

    “那还用说。”安然撇嘴,又是说道:“那这么说顾臻也算是救了你,不过你和他是怎么了?我刚才看你们气氛不对。小七月,如果不是什么大事,你和顾臻就和……”

    “我和他没可能了。”季七月低头,轻声说道。

    她的语气虽然轻,但是话语的决绝是以前没有的。

    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可是她不说,安然也不好再问。

    “七月,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的,只不过有一件事情,我始终担心。”

    “顾臻,他毕竟是孩子的父亲,难道你可以瞒着他一辈子吗?”

    “我不知道。”季七月摸了摸自己的小腹,“能瞒多久就瞒多久,实在不行,我离开就是了。”

    ……

    没有告诉任何人,顾妍曦一个人回到自己的公寓。

    很久没回来,公寓里的家具都浮上了一层灰尘。

    只是她很累,从来没有这么累过。

    顾不上整理,她将卧室的窗子打开,床单扯下,然后就这么躺上去。

    迷迷糊糊间,顾妍曦沉沉睡去,直到手机叫嚣响起。

    从口袋里摸出手机,她没看来电人,按下接听。

    手机一接通,柏名扬的声音立即传来。

    “曦曦,救命!”

    猛然惊醒,顾妍曦坐起身,抓着头发,“你怎么了?”

    “我在机场。”柏名扬的声音听上去可怜兮兮的。

    “宣城机场?”顾妍曦蹙眉,试探的问道。

    听到柏名扬“嗯”了一声,她烦躁的耙了耙头发,“柏名扬,你阴魂不散是不是!我不管,你马上坐飞机回去,别来烦我!我不想看见你们柏家人!”

    说完,顾妍曦就要挂掉电话。

    柏名扬赶紧跌声说道:“别!曦曦!我钱包被偷了!刚出机场就被偷了!我,我回不去……”

    顾妍曦开车到机场,远远就见机场大门前蹲着一个男人,身旁立着一个黑色的行李箱。

    叹息一声,她将车子停好。

    下了车,顾妍曦朝柏名扬走过去。

    柏名扬穿了一件灰色的连帽衫,牛仔裤,白色休闲鞋。

    此刻他头上戴着连帽衫的帽子,低着头,颇有点落魄的味道。

    轻咳一声引起他的注意,顾妍曦在柏名扬抬头看过来的时候抱肩冷笑:“还没死呢?”

    “快要饿死了!”柏名扬在看见顾妍曦的时候眼神倏然一亮。

    跳着站起身,他向顾妍曦扑过来,一把抱住她:“曦曦!我还以为你真的丢下我了!”

    “你一个大男人,丢了你还能怎么着。”顾妍曦蹙眉推开他,偏头示意他跟上自己。

    柏名扬赶紧拽着行李箱,跟在顾妍曦身后上了车子。

    一路上,他不停的诉苦,光是丢钱包这点事就说了三遍。

    顾妍曦听得耳朵疼,从自己钱包里拿了一张卡出来,“给你!现在闭嘴!”

    “我不要。”柏名扬皱眉,别扭的说道。

    顾妍曦冷哼,把卡丢在柏名扬怀里,“这个时候要脸有用吗?”

    “我,我会还你的。”柏名扬俊脸微红,低声说道。

    车子停在一栋公寓楼楼下,柏名扬从车窗外往出看了看,疑惑:“你的公寓是这里吗?”

    顾妍曦睨了他一眼,拨通了一个电话。

    不一会儿,从公寓楼里快步走出一个高大的身影。

    他穿着黑白相间的运动装,背着白色的运动包,英朗帅气。

    顾妍曦下了车,对那人喊:“左爵。”

    左爵走过来,微笑说:“妍曦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唔,今天下午。”顾妍曦说着,朝车里喊:“柏名扬,下来。”

    柏名扬下了车,看着左爵的眼神闪烁。

    左爵对他礼貌的点头微笑,“这就是你朋友?”

    “算是吧。”顾妍曦敷衍的点头说道:“麻烦你了,他把钱包弄丢了,让他在你家住两天。”

    “没问题,正好我这几天回家住。”左爵说着,将楼层和密码告诉了柏名扬。

    “我还有训练,妍曦姐,那我先走了。”

    “好,左爵,谢谢你了。”

    “没事。”

    左爵一走,柏名扬露出不满的表情,“为什么带我来这儿?你这么嫌弃我,不如让我住酒店算了!”

    顾妍曦瞥他一眼,冷笑,径自往公寓楼里走去。

    让他住酒店,他又会找借口要去住她家,不如给他找这里方便,免了他各种理由。

    她不理自己,柏名扬却也没有办法。

    灰溜溜的拎出自己的行李箱,他跟着进了公寓楼。

    “你住客房,没什么事就早点休息。”

    顾妍曦说完要走,柏名扬赶紧拦住她:“我还没吃饭,你也没吃吧?”

    “我吃了。”顾妍曦冷哼。

    没吃也要说吃了。

    柏名扬撇了撇嘴,低声说:“能不能别这样对我啊,吃了就不能陪我再吃一次?”

    看着他装可怜的样子,顾妍曦翻了个白眼,只能妥协。

    到楼下的快餐店点了两份套餐,虽然顾妍曦没吃晚饭,不过也没什么胃口,吃了两口就放在一边了。

    反而柏名扬狼吞虎咽,一看就是真的饿了。

    “你慢点吃,也没人跟你抢,也不怕噎着。。”顾妍曦单手托着下巴,漫不经心的说道。

    柏名扬微笑,含糊不清的说:“这么关心我?”

    “我是觉得你会影响我的形象。”顾妍曦冰冷的说道,“喂,我告诉你,最多待两天,你给我回凉城去。”

    “我不回去。”咽下嘴里的饭,柏名扬拿过纸巾擦了擦嘴,“我准备在宣城这边找个工作,不然,我去你公司上班怎么样?”

    “你想都不要想!”顾妍曦直截了当的拒绝,“你好好的不在凉城待着,跑这儿干嘛!”

    “凉城没有你,曦曦,我在追求你啊。”

    看着柏名扬认真的样子,顾妍曦的秀眉蹙的更紧,“我以为已经跟你说清楚了,我不喜欢你,我和你没可能。”

    “那是以前。”柏名扬抿唇,低声嘟嚷:“现在小叔结婚了,我总算是有机会了吧?”

    “没有。”提到柏亦央,顾妍曦神色更冷,站起身,她睨着柏名扬,一字一顿:“我不想和柏家人再扯上关系,包括你,明天你就给我回去。”

    话落,她大步走出快餐店。

    柏名扬叹息一声,跟上去。

    反正,他是不会放弃的。

    就算是死皮赖脸,也要留下来缠住她。

    ……

    “安安,好了吗?”季七月站在客厅里叫安然。

    安然还在卧室里,应了声“来了”。

    走出来,她把季七月弄得一愣。

    “你怎么穿成这样啊?”季七月不禁失笑,“这么淑女?”

    平时安然的打扮总是休闲颇多,她总是说上班的时候穿着空姐的制服职业化微笑已经够累了,下班当然要做自己。

    可今天怎么?

    “不是要陪你去医院产检嘛,医院里医生那么多,说不定我能钓到一个。”安然笑着挽住季七月的手臂,“怎么样?我这一身战衣还行吗?”

    “很好看。”季七月微笑,“可是你什么时候对医生感兴趣了?不会是因为我们昨天看的电视剧吧?”

    最近,两个人都迷上了医院题材的电视剧。

    安然被说中,俏脸微红,蹙着眉,她不许季七月再说,“好了,快走,一会儿晚了。”

    东安医院。

    “院长好。”

    “嗯,你好。”

    “院长。”副院长大步迎上来,笑着说:“您今天怎么过来了?”

    “好久没来了,过来看看。”赵睿笑着说道。

    “咱们这里没什么变化,我陪着您走走?”副院长卫林是去年由赵睿亲自提拔起来的,今年才30岁,年轻,但是能力很强。

    “好啊。”赵睿点头,和卫林一起沿着医院走廊往前。

    “前面是妇产科吧,我记得。”赵睿说道。

    “是的。”卫林点头。

    赵睿又说:“轩辕医生也快退休了吧?”

    卫林回答:“还有不到两个月。”

    “那我去看看他。”赵睿说着,和卫林走向妇产科。

    季七月和安然正在排队,低声说话,突然,有一个低沉的中年男声叫着自己的名字。

    “七月?”

    季七月回头,一下子愣住。

    “赵,赵叔叔。”看着赵睿,季七月后背冒出冷汗,脸色一下子苍白起来。

    赵睿微笑,不着痕迹的说道:“身体不舒服?”

    “是我!”幸好安然反应快,抢过季七月手里的挂号单,她笑着说:“七月陪我做检查,您是?”

    季七月深吸一口气,轻声说:“这位是赵叔叔。”

    “赵叔叔好。”安然笑着问好。

    赵睿点头,若有所思的看着季七月,“那我就不打扰了,先走了。”

    季七月赶紧说道:“赵叔叔慢走。”

    “嗯。”

    赵睿说着往回走,卫林奇怪的问道:“院长,我们不去看轩辕医生了?”

    “下次吧。”赵睿沉声说道。

    回到办公室。

    赵睿犹豫着坐在椅子上。

    依照他来看,来检查的百分之百是季七月。

    可是她见到自己却那么慌张,而且并不想让他知道自己怀孕的事情,这么一看,或许果果也不知道?

    她是怕自己告诉果果吗?

    这么一想下来,赵睿犹豫了。

    “咚咚。”办公室的门被敲响。

    赵睿看向门口,“进来。”

    卫林推门而入,站在办公桌前,“院长,您找我?”

    “刚才我们在妇产科那边看到的女孩子,你还记得吗?”

    卫林点头。

    “你去找医生,把那个女孩的检查结果给我拿来。”

    “这……”

    病人的*,是他们作为医生不能窥探,而且要保密的。

    “院长,病人的*……”

    “我比你了解!”赵睿严肃的拍了一下桌子,叹息,“卫林,就当帮我一个私人的忙,拜托了。”

    “是,院长,我知道了。”卫林说完,转身出去了。

    没过多久,他手里拿着检查结果再次返回。

    将结果交给赵睿,赵睿便让他出去了。

    赵睿看了眼,果然和自己想的一样。

    刚刚8周的孩子,胎像还有些不稳。

    想了很久,他还是拨通了顾臻的电话。

    “喂,睿叔。”

    “嗯,果果啊,那个,你最近和七月那孩子,还好吗?”

    顾臻眼神一暗,低声说道:“睿叔,你见到她了?”

    赵睿站起身,走向窗边,“果果,七月怀孕的事情,你知道吗?”

    顾臻凤眸顿时收紧,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睿叔,您说她,她怎么了?”

    这就是不知道了。

    “她怀孕了。”

    ……

    公寓里,季七月坐立不安。

    安然晚上的飞机飞焱城,要明天下午才能回来。

    刚才从医院回来,怕安然担心,她并没有过多的表现,也没告诉赵睿是顾臻认识的人。

    他会不会告诉顾臻自己怀孕的事情?

    十有*是会的。

    想到这里,季七月忍不住全身都颤抖起来。

    就算是现在顾臻和她分开了,也并没有什么举动,可是这个孩子,这个孩子他会留下吗?

    她不能让这个孩子有一丁点的意外。

    下定决心,季七月立刻就起身往卧室走去。

    拿出行李箱,她开始往里面装衣服。

    因为心情紧张,她都是胡乱的塞,也不知道自己都装了些什么。

    “你要去哪儿?”

    骤然响起的男声划破空气。

    “啊!”季七月叫了一声,不敢置信的望着卧室门口。

    黑色西装,身形颀长,男人伫立门边,面容阴沉的看着她。

    “你……”

    他深邃的凤眸萦着厉光,紧紧凝着她的时候,让她周身都升起寒意。

    眼前一阵眩晕,她咬紧唇瓣,面色惨白。

    顾臻一步一步朝她走过来,每一步都好像是踩在了她的心尖上。

    控制不住自己,她站起身后退,直到退无可退。

    眼看着要撞到床头柜,顾臻身形一闪,坚实的长臂一伸,将她揽到怀中。

    薄唇贴着她的耳,那声音钻进她的耳蜗。

    “我问你,你要去哪儿?”

    “我,我哪儿也不去。”季七月用尽全部力气挤出这句话。

    “呵呵。”顾臻低笑,摸了摸她的头发,慢条斯理的说道:“你怀孕了吗?”

    “没有!我没有!”季七月低吼,瞪大眼睛,惊慌失措。

    顾臻剑眉一凛,看着她的眼神复杂。

    “不要骗我,乖女孩。”修长的手指抬起,戳着她的脸颊,他俯身凝着她的眼睛,“回到我身边。”

    “不!”季七月绝望的摇头,推开顾臻。

    一手扶住墙壁,她只觉得自己好像踩在了冰块上面,全身冰冷。

    小腹坠坠的疼痛,眼前一黑,她往地上跌去。

    “小七!”顾臻惊叫,冲向她。

    季七月揪住顾臻的衣襟,痛苦的呻/吟:“孩子,救救他……”

    -本章完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婚深情动,总裁老公赖上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love小叶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love小叶子并收藏婚深情动,总裁老公赖上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