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婚深情动,总裁老公赖上门 > 第373章 番外106:崩溃(谢谢大美妞子们的月票)

第373章 番外106:崩溃(谢谢大美妞子们的月票)

作者:love小叶子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上了柏亦央的车子,柏名扬一直抱着手臂转头看着外面,沉默无语。

    柏亦央将车子停在最近的一家酒吧门口。

    两人很有默契的一同下了车子往里面走,要了楼上的包间,一进去,柏名扬便对服务生发话。

    “把你们这里最烈的酒拿10瓶过来。”

    服务生惊了一下,下意识的看向柏亦央。

    因为就他个人来说,柏亦央很明显气质更加稳重一些,而柏名扬,好像在赌气一样。

    发现服务生没有立刻行动,柏名扬怒火更起,一把揪住他的衣领。

    “先生!先生!”服务生惊慌的叫道。

    柏亦央这时候走过来,按上柏名扬的手腕,“放开他。”

    他只简单的说了三个字。

    柏名扬冷笑,沉沉看着柏名扬,但手里已经松开了服务生。

    “照他说的做。”柏亦央吩咐。

    服务生这会儿忙不迭的点头,转身就往包间外走去。

    闭了眼睛,柏名扬苦涩的抬手捂上脸颊,“小叔,你让我觉得自己像个废物。”

    “你不是。在柏家这辈里面,你是最优秀的。”柏亦央说着,伸手拍了拍柏名扬的肩膀。

    柏名扬摇头,坐在沙发上。

    半响,他才开口:“可是我连喜欢的女孩子都追不到,还伤害了她。”

    这次,柏亦央没有说话。

    刚才柏名扬做的事情已经触碰到了他的底线,如果他不是他的侄子,这会儿已经不可能还好好站在这里了。

    服务生速度很快的上了酒,柏名扬拿过来一瓶起开,给柏亦央和自己各倒了一杯。

    单纯的借酒消愁,酒过几巡,两个人脸色泛红,都有些醉意。

    柏名扬一肚子的话要说,这时候趁着酒劲儿,他扒住柏亦央的手臂。

    “小叔,小叔……”

    “嗯?”

    “小叔,你还记得我小时候吗?你对我特别好,真的,我要什么你都给我。”

    “嗯。”柏亦央倚靠在沙发靠背上,静静听着,嘴角勾着浅浅的笑意。

    他的身份不是那么光彩,柏家多数人都看不起他,唯独柏名扬的父亲,他的哥哥对他很照顾,而且柏名扬也很喜欢缠着他。

    是他们让他除了柏老爷子之外,感觉到家人的温暖。

    “那我现在求你,小叔。”柏名扬看着柏亦央,摇晃着他的手臂。

    柏亦央低眸看着柏名扬。

    “小叔,我求你不要再出现在曦曦身边,好不好?”

    “……”

    很久,柏亦央都没有回答。

    柏名扬喝醉了,一直不停的重复这句话,然后他就趴在柏亦央腿边,睡了过去。

    柏亦央叹息着,伸手揉了一下柏名扬的头发。

    “名扬,对不起,只有这件事情我不能答应你。你非她不可,我也是。”

    ……

    面前的唐星泪眼朦胧,她已经无法去思考。

    突如其来的真相击垮了她,她现在觉得整个世界都崩塌了。

    “你猜,男孩子最后有没有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啊?”金正昊很享受唐星此刻的崩溃状态。

    她越是这样,他就越是觉得过瘾。

    他要的就是她痛苦,这才只是开始。

    “故事到这里还没有结束。”金正昊说着,站起身走向齐修臣。

    齐修臣垂着头,就好像是失去了灵魂,只剩下躯壳一样。

    金正昊邪笑着弯身凝着他,修长的手指捏住他的下颌,逼着他抬起头。

    他的眼神空洞,没有一丝焦距,这样的反应让金正昊怒气更甚。

    “怎么?接受不了?你敢做就要敢当,再说,这有什么大不了的。”

    “唐星,想不想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金正昊问道。

    他本以为,唐星不会回答自己,却没想到,她居然笑了一下,开口说道:“你说。”

    金正昊惊了一下,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深,“啧啧,唐星,我真的开始喜欢你了。”

    手指在齐修臣发梢处打转,他低眸看着他的脸,“后来,和预想的一样,男孩在那次赛车比赛中,哐的撞上了防护栏,死了。”

    身体重重一震,唐星死死咬住自己的嘴唇,几乎要把嘴唇咬烂才能抑制住自己不要发出声音。

    而齐修臣又突然开始挣扎叫起来。

    “唔唔!”他用乞求的眼神看着金正昊,乞求他不要再说下去。

    金正昊低笑,眼睛眯起来,“别用这种眼神看我,我真是有那么一点点就要心软了。”

    知道自己阻止不了金正昊,齐修臣绝望的闭上眼睛。

    他是第二天知道的李佑的死讯。

    胆战心惊的躲在家里一整天,他求着父母送他出国留学。

    他家里不算富裕,可是他父母对他十分看重,对于他的要求从来都是有求必应。

    于是,齐修臣做了这辈子最错误的一个决定,那就是去韩国留学。

    在那里,他认识了金正昊。

    “我帮他整容,变成了男孩的样子回来复仇,可是他却骗了我。”金正昊说着,用淬了毒一般的眼神看着齐修臣。

    “他说他要向女孩复仇,可其实,他深爱女孩,不过就是想要利用和男孩一样的脸让女孩爱上自己,从而和她在一起而已。而我,彻头彻尾就是个傻bi!”

    话说到这里,一切都明白了。

    房间寂静无声,唐星感觉到寒意从脚底袭上,钻入骨髓,她整个人冷的不可思议。

    原来,是她错了。

    她恨错了人,怪错了人,白白牺牲掉了哥哥的爱情。

    眼前一片雾蒙蒙,她太阳穴“突突”直跳,脑袋眩晕。

    第一次,她如此愤怒,有一种想要把眼前人撕碎的冲动。

    “好了。”拍了下手掌,金正昊愉悦的说道:“故事已经讲完了。”

    伸手,他将齐修臣嘴巴上和手脚的领带解开,捏着他的肩膀,“剩下的就看你了,或许你要跪地求饶的辩解?”

    没有兴趣留下来观赏,金正昊的目的已经达到。

    齐瑞是绝对不可能得到原谅的,那么,他只要等着收留受伤的他。

    吹个了口哨,金正昊离开房间。

    齐修臣的手脚都麻木了,过了很久,他慢慢从沙发上站起身,一步一步朝唐星走过来。

    蹲在她身前,他苦笑着说道:“对不起,我知道你一定恨死我了。”

    给她解开手脚绑着的领带,齐修臣跪了下来。

    唐星猛地抬手,可是手掌却在距离他脸颊几毫米的地方猛地顿住。

    为什么他有一张和李佑一模一样的脸?

    下不去手,她有一种好像在打李佑的错觉。

    可明明,他不是李佑。

    被人欺骗,被人愚弄,她甚至做了不可饶恕的事情。

    唐星握了握拳,然后松开。

    沉沉看着眼前人,她平静的开口:“你知道吗?就算是你的脸变成李佑,你也不可能是他,你比不上李佑的万分之一,你的心是黑的,你让我恶心!”

    齐修臣面容一滞,就好像是一面镜子裂开了一条长长的裂缝。

    眼前一花,唐星已经站起身朝门口走去。

    齐修臣还保持着跪地的姿势,背影萧索。

    打开门,门外站着的金正昊挡在唐星面前,视线越过唐星的肩膀看向齐修臣,他眼神一暗。

    “让开。”唐星淡淡开口。

    金正昊似乎在思索什么。

    “让她走。”齐修臣的声音传来。

    金正昊蹙眉,低声说:“齐瑞。”

    “我说,让她走!”齐修臣再次低吼,抬起拳头狠狠砸向大床,“让她走!让她走!让她走!金正昊!”

    “好,好。”金正昊从来没有见过齐修臣这么激动的样子,顿时软下来,侧身,他给唐星让开。

    唐星看也没看金正昊,更是对刚才齐修臣的激动没有反应。

    抬步,她走向大门,开门离开。

    金正昊倚靠在门框上,看着男人的背影。

    “我知道你恨我。”他苦笑,“但我不后悔我做的,我们马上回韩国,不能在这里待下去了。”

    “我不走。”齐修臣冷声说。

    金正昊咬牙,大步走过来,他扯起齐修臣的手臂,看着他苍白的脸颊,“你疯了!她是唐星!她身后是顾家!你不走,等着顾家收拾你?!你想死?!”

    “死就死吧。”疲倦的闭了眼睛,齐修臣低笑,“死了也好,我现在生不如死,还不如死了。”

    “你!”金正昊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双眸将他锁住,他咬牙切齿:“我不许!你想死?做梦!齐瑞,你是我的!”

    话落,他甩开齐修臣,颤抖的手指掏出手机。

    “给我订两张回韩国的机票!马上!要最近的航班!”

    “我说了,我不走。”齐修臣站起身,扭头看着金正昊,“如果你一定要逼我,你只能得到我的尸体。”

    “齐瑞,你是在威胁我吗?”金正昊一字一顿,痛苦的问道。

    齐修臣不语,往后一仰躺在床上。

    抬手盖了眼睛,他放空了全部思想。

    ……

    世博。

    办公室。

    顾妍曦正在低头处理文件,突然桌子上的内线电话响起。

    一边看文件,她一边按下接听,“什么事?”

    “顾总监,有一位叫温筝的小姐说要见您。”

    翻文件的手指一僵,顾妍曦愣住。

    前台小姐没听见顾妍曦的回答,于是问道:“顾总监,您要见她吗?”

    顾妍曦回过神,淡淡说道:“让她上来。”

    前台小姐应声,对温筝说道:“我们顾总监请您上去。”

    “你叫她下来见我。”温筝抱肩冷声说道。

    前台小姐微怔,秀眉微微蹙了一下,她向顾妍曦转达了意思。

    顾妍曦冷笑着,低声说道:“知道了。”然后就挂了电话。

    温筝转身走向大厅的休息区,坐在黑色真皮沙发上。

    不多时,电梯门打开,顾妍曦从里面走出。

    前台小姐立刻迎上来,“顾总监。”

    “嗯。”顾妍曦点头,淡声问道:“人呢?”

    “在那边。”前台小姐指着休息区,担忧的说道:“顾总监,我觉得她好像来者不善,要不要叫保安准备着?”

    顾妍曦微笑,摇头说道:“不用了。”说着,她抬步走向休息区。

    温筝抿了口咖啡,刚放下,就看见顾妍曦走过来。

    她穿着一身黑色的职业套装,头发盘在脑后,十分干练的样子。

    冷冷一笑,温筝指着对面沙发,“坐。”

    顾妍曦坐下来,抱肩开口:“什么事?”

    “怎么?找你聊聊不行?”温筝笑着说,只是笑意不达眼底。

    “我想我们之间不是能够坐下来聊天的关系吧?”顾妍曦挑眉,语带不屑。

    温筝神色微变,终于收敛了笑意,“好,既然如此,我也不废话,柏亦央在哪里?”

    从凉城追过来,她却无法得知柏亦央的行踪,柏亦央不接她的电话,连他身边人也都拒绝透露消息。

    如果不是被逼无奈,她绝不会来找顾妍曦。

    “呵!”顾妍曦轻笑出声,像是听见什么笑话似的看着温筝,“你找不到你的丈夫,却来问我?”

    “顾妍曦!”温筝听出顾妍曦话中嘲弄,顿时怒火中烧,“你不要太过分!”

    “是我过分还是你过分?”过去的事情,顾妍曦不想再提,可是不代表她能够坦然的面对温筝。

    这个女人在她背后用了太多手段,使了太多绊子,她恨不得掐死他。

    能够保持镇定和她说这么多,已经足见她的好教养。

    站起身,顾妍曦一句废话也不想再多说,“柏太太,你要找丈夫,到别的地方去找,不要再来骚/扰我。”

    “顾妍曦!”看着顾妍曦要走,温筝猛地起身追过来。

    几步走到她身边,她一把紧紧握住了顾妍曦的手腕,“你装什么!你就是个第三者!专门勾引别人丈夫的小三!”

    “你说什么!”转头瞪着温筝,顾妍曦没想到她会说出这么难听的话,还是在大厅里,人这么多的地方。

    “你给我闭嘴!”压低声音,她朝温筝低吼。

    温筝此刻什么也顾不上,看了眼周围投来好奇视线的人,温筝咬唇,忽然扬声道:“顾妍曦!你就是个小三!你勾/引我丈夫!勾、引有妇之夫!你……”

    “闭嘴!”

    突然一道带着凌厉的男声响起。

    温筝扭头去看,只见一个身穿黑色西装,面容冷滞,俊美异常,身材高大的男人大步走过来。

    “哥。”顾妍曦低低叫道。

    顾臻走到顾妍曦和温筝身边,看了眼温筝握住顾妍曦手腕的手指。

    “放开。”

    温筝咬牙,却碍于顾臻的气势,只能放开了手。

    “怎么?你们还想人多欺负人少?”

    “欺负你,怎么了?”顾臻勾唇,突然微微俯身靠近温筝,一字一顿。

    他身上阴厉的气息围绕住温筝,让温筝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冷战。

    怯怯的退后,温筝捏紧了手指,想着气势不能弱,抬眸,她毫不回避的回视顾臻。

    “你想护着,也该看看她值不值得!”

    “值不值得,难道由你说了算?”顾臻冷声说完,搂住顾妍曦的肩膀,“走吧。”

    顾妍曦点头,跟着顾臻转身就走。

    温筝气的咬牙,不放弃的还要再说,却是突然从身后冒出两个保安。

    “这位小姐,顾总说了,您要是还想说什么话,最好掂量清楚了,一旦说了,我们就把您丢出世博。记得,是丢出去。”

    “你们!”温筝气的半死,狠狠的揪着手包撒气,最后也只能灰溜溜的快步离开。

    电梯里。

    顾臻低声问顾妍曦,“没事吧?”

    “没事。”顾妍曦摇摇头,轻声说:“对不起,哥,给你添麻烦了。”

    “说什么呢。”顾臻伸手摸了摸顾妍曦的头,沉声说:“我相信你能处理好这件事情。”

    “嗯。”

    回到办公室,顾妍曦先进了休息室,掬起冷水扑了脸,她看着镜子里面容苍白的自己,自嘲一笑。

    温筝的那些话,就算她告诉自己不要在意,还是或多或少的被刺到。

    ……

    “嘀!”

    密码锁的声音响了一声。

    左爵进门,换了鞋子走进客厅,将肩上的运动包扔在沙发上,他先进厨房倒了杯水。

    “咕咚咕咚”喝下,他走出厨房,直接走向卧室。

    推开门,倏然愣住。

    卧室里多了一个人的呼吸声。

    手指按下墙壁上的壁灯按钮,左爵惊讶的看着大床上蜷缩的人影,疑惑出声:“酱酱?”

    唐星一动不动的窝在床上,就好像对外界的一切都失去了反应一样。

    左爵还不知道她的问题,叹息一声说道:“你怎么来了?”

    一边说着,他一边走进来。

    脱了运动外套,左爵穿着白色的工字背心,见唐星没有动静,他走过来。

    “睡着了?”俯身凝着唐星的脸,他惊愣住。

    唐星眼睛红肿,而且脸上还有泪痕。

    “酱酱!”左爵一惊,伸手握住唐星的手臂,“怎么了?”

    唐星这才睁开眼睛,眼睛里面一片水雾,她看着左爵,委屈的死死咬住嘴唇。

    “到底怎么了?”

    她越是这样,左爵越是心急如焚,“你倒是说话啊!酱酱!”

    “左爵……”唐星呜咽一声,猛地起身扑进左爵怀中。

    手臂紧紧搂住左爵的脖颈,她埋头在左爵颈侧,哭的不能自已。

    “左爵,我错了,我错了,一切都错了,我是个魂淡!我是个魂淡!”

    左爵皱着眉搂住她,不停的抚着她的背脊,却没说一句话。

    等唐星哭够了,情绪冷静了一些,左爵这才稍稍将她从怀中撤开一点,低头凝着她。

    “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

    闭着眼睛,唐星只是摇头。

    左爵也不多问,再次将她抱住。

    “乖,不怕,不管你做错了什么事,我都在你身边。”

    不知道过了多久,唐星可能是真的太累了,在左爵怀中,她沉沉睡去。

    左爵给她盖了被子,俯身吻了吻她的额头,这才转身出了卧室。

    犹豫了一下,他给顾臻打了个电话。

    *

    唐星悠悠醒来,下意识的叫道:“左爵!”

    话落,她的手被一只有力温热的大掌握住。

    她立刻意识到那不是左爵,那是……

    扭头,她眸子里映出那人的脸庞。

    “哥。”声音沙哑的叫道。

    “嗯。”顾臻摸了摸唐星的头发,柔声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一看到顾臻,唐星就会想起自己的错误。

    眼泪再也控制不住的落下来,唐星抽泣着摇头。

    顾臻从来没见过唐星这么崩溃的样子,凤眸暗沉晦涩。

    他扶着唐星到自己怀中,“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要告诉我。”

    揪住顾臻的衣襟,唐星使劲儿咬着自己的嘴唇,良久,她抬眸,泪眼朦胧的看着顾臻。

    “哥,对不起,是我错了。”

    “酱酱?”

    “李佑,李佑的事情不是季翔的错……”

    “你说什么?”顾臻怔了一下,握紧唐星的手臂,“酱酱,你好好说,谁对你说了什么吗?你见过什么人?”

    摇头,唐星又开始低声哭。

    她觉得自己就是个罪人。

    没有人能原谅自己。

    她自己都不能原谅自己。

    “酱酱……”

    她的沉默让顾臻心思烦乱,忍不住低叫,他一字一顿:“酱酱,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哥。”唐星再次抬眸看着顾臻,“你把季七月伤害的很深吗?”

    -本章完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婚深情动,总裁老公赖上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love小叶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love小叶子并收藏婚深情动,总裁老公赖上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