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婚深情动,总裁老公赖上门 > 第389章 腹黑总裁爱上我123:我怕他不够心疼你

第389章 腹黑总裁爱上我123:我怕他不够心疼你

作者:love小叶子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刚才自己的声音大不大?他们会不会听见了?

    安然脑子里面一片空白,只能怔愣的看着顾臻搂着季七月走近。

    “安安。”眼神复杂的看了成唤一眼,季七月从顾臻怀中挣脱,快步走向安然。

    挽住安然的手臂,季七月轻声问道:“没事吧?”

    她知道了。

    安然苦涩的咬着嘴唇。

    望向成唤,见对方一脸震惊和懊恼,她自嘲一笑,转头望向季七月,用最漫不经心的语气:“没事啊,能有什么事。”

    伸手弹了弹季七月的额,她语气又轻快了些:“来,跟你家顾臻说再见,我们回家了。”

    季七月知道安然现在心里一定很难受,皱着眉,她看向顾臻。

    顾臻对她点点头,她放了心,轻声说:“安安,我们走吧。”

    两人抬步刚要走,却是成唤再次出声:“安然!”

    “够了!”安然终于忍不住低吼,没回头,她冷声说:“请你给我留点尊严好吗?我不想再见到你!”

    话落,安然甩开季七月的手,快步奔进公寓楼。

    季七月一惊,赶紧追了上去。

    成唤见状,脚步一抬,顾臻已经握了他的手臂,“跟我谈谈吧。”

    转头看向顾臻,他垂下头,嘲讽的勾唇。

    两人开车去了附近的酒吧,要了个包间,一进去,成唤就叫了一堆酒。

    “借酒消愁?”顾臻似笑非笑的看着成唤。

    成唤抿唇,一言不发的把所有酒都开了,“是兄弟就陪我喝,别他妈废话!”

    顾臻脱去外套,仅着里面的白色衬衫,将袖口向上翻折起来,他坐在沙发上,接过成唤递来的酒瓶。

    “这才是兄弟呢。”成唤大笑,拍了一下顾臻的肩膀。

    两人也不用杯子,直接用瓶子。

    一会儿的功夫,两瓶酒就见了底。

    倚靠在沙发上,成唤眯着眼睛望着昏暗的灯。

    “阿臻,我是个混蛋。”

    “嗯。”

    “我喜欢的是七月,”

    成唤刚说完这句,顾臻就变了脸色,转头看向他,又听他说:“可是我却和她最好的闺蜜上牀。”

    抬起手盖了眼睛,成唤嘴角溢出苦笑。

    顾臻看了他一会儿,往杯子里倒了杯红酒,轻轻摇晃着酒杯,他说:“那你到底为什么和安然上牀?酒后乱/性?”

    “也不全是。”成唤坐起身,也同样给自己倒了杯酒,“后面的话,我已经清醒了,可是忍不住。”

    “你是禽/兽。”顾臻对成唤的行为下定义。

    成唤大笑,勾住顾臻的肩膀,“兄弟,你给我留点面子。”

    “这个时候还要面子?”顾臻挑眉,“我再问你,你找安然是想干什么?”

    成唤蹙眉,很久才犹豫说道:“负责。”

    顾臻闻言,噙了口酒,“那你也知道,男人对尚了床的女人负责,一般就是两个办法,给她钱,或者娶她。你想用哪种?给安然钱?”

    “当然不是!”成唤低吼,吼完,他愣住。

    顾臻扬唇,“那就是娶她了。”

    “也,也不是。”成唤烦躁的耙了耙头发。

    顾臻冷笑:“所以我说你是禽、兽,果然不假。你不想娶人家,还追着人家负什么责?”

    “我……”成唤张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

    顾臻也不再说话,放他一个人冷静去,他自顾自的喝酒。

    不一会儿,手机震动了一下。

    他拿出手机一看,是季七月的短信。

    ‘果果,你和成唤在一起吗?’

    真是个聪明的姑娘。

    顾臻微笑,修长的手指在屏幕上快速滑动,回复:

    ‘嗯,放心。’

    “是七月?”成唤的声音突然响起。

    顾臻收起手机,“嗯”了一声。

    成唤握紧手里的杯子,“你和她,重新在一起了?”

    “嗯。”顾臻也不隐瞒,他就是这样。

    成唤闭了眼睛,一时不知道心里什么感觉。

    有酸,有涩,有苦,但却好像没有那么痛。

    这是怎么回事?

    *

    看着季七月偷偷收起手机,安然依靠在墙壁上,手里端着两杯果汁,“给顾臻发短信?”

    “啊?”季七月一惊,抬头看向安然,“安安。”

    “呵,你慌什么?”走过来,她递给季七月一杯果汁,自己盘腿坐在沙发上,喝着果汁,拿起遥控器开了电视。

    “安安。”

    “停!”安然转头瞪向季七月,“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拜托,我现在脑子很乱,我不想说。”

    “你总是叫我不要逃避,要对你坦白。”季七月淡声说。

    安然叹息,真是输给她了。

    把电视关了,果汁放在茶几上,她转身面对季七月,“好,事情其实很简单,就是带你去相亲那天,我先走之后就想找人喝酒,然后我就找了成唤。”

    懊恼的蹙眉,安然揪了揪自己的头发,“可你也知道的,男女喝醉之后就,就一时意乱情迷了?然后就上牀了,就这么简单。”

    她说的轻松,可是季七月知道,安然虽然一直玩的疯,可是骨子里和自己一样,都是比较传统的女孩子。

    她们看重自己的第一次,如果不是认定的人,绝对不会轻易交付。

    就算是以前怎么玩,安然都守着着底线,从来没有意外。

    所以,和成唤,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何况,她喜欢成唤。

    “安安,你打算怎么办?”

    安然苦笑,抓了抱枕抱在怀里,“还能怎么办,凉拌。算了,算了,上个床而已,不想了。小七月,我好累,我去洗澡睡觉了。”

    看着安然快步奔进卧室,季七月担忧皱起眉头。

    *

    “好,我再问你。”

    “喂!”成唤低笑,“你今天怎么话这么多?你还是顾臻吗?嗯?”

    “别废话!”顾臻凤眸一暗,“你也不是没跟处儿尚过床,怎么没见你追着谁负责?”

    “那能一样?”成唤瞪眼,“那是安然。”

    “哦?”顾臻好整以暇的挑眉,“安然和别人有什么不一样?”

    “她……”成唤愣住。

    顾臻收敛了笑容,伸手拍了拍成唤的肩膀,“我不管你是不是还对小七有心思,我告诉你,你和她绝对是不可能的。至于安然,如果你把她当做备胎,我劝你放弃。但如果你有连自己也看不清的心思,就好好想清楚。”

    顾臻话落,站起身。

    成唤望着他的背影,陷入沉思。

    连自己都不清楚的心思,会是什么?

    ……

    安然睡了一觉好像是满血复活了一样,季七月不知道她是不是装出来的,虽然担心,可她也知道,这个时候,应该给安然时间。

    “我和同事换了班,现在去机场,小七月,你好好照顾自己哦。不是要去春城吗?注意安全,不过有顾臻陪你,肯定没事。”安然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亲了亲季七月的脸颊就离开了。

    季七月知道她是想要躲开成唤,想劝她,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劝。

    而安然刚离开不到半小时,门铃声响起。

    成唤来了。

    “七月,我想找一下安然。”成唤局促的站在门口,身上还有酒味。

    季七月轻蹙眉心,轻声说:“安然走了。”

    “她去哪儿了?”成唤闻言,急声问。

    “机场。”季七月话落,成唤转身就走。

    爱情总是有千百种样子。

    不知道,成唤和安然,会变成这其中的哪一种样子。

    不管是哪一种,季七月只要他们幸福就好。

    或许过程总是波折,但只要结局完美,就不辜负了一路的艰辛。

    关上门,季七月走进卧室,开始收拾行李,这期间,顾臻来了。

    松子见到顾臻,整个就黏上去,摇尾巴,蹭裤脚,伸舌头,撒娇叫,无所不用其极。

    顾臻弯身揉了揉它的头,看向季七月:“收拾好了,我们下午就出发。”

    “好。”季七月点头,可是又想到什么,她坐在床上,脸色带着轻愁。

    “怎么了?”顾臻走过来,按住她的肩膀,“想什么呢?”

    抬头,她说:“我们可以去看小冷,可是也不能一直陪着他,等我们走了,他又要重新适应,这样对他真的好吗?”

    顾臻凤眸一暗,沉沉凝着季七月,他缓缓说道:“如果有个办法能够把小冷带回来呢?”

    “什么?”季七月惊诧的瞪大眼睛,“果果,你有办法?”

    顾臻捏了捏她的鼻尖,沉声说:“我们先过去看看情况再说。”

    “好。”

    当天下午,顾臻带着季七月搭上飞往春城的航班。

    而顾家这边,依旧处在水深火热之中。

    餐桌上,一级戒备。

    唐妤特别做了几个口味清淡,带着点酸味的菜式。

    唐骐捧着饭碗,恨不能一张脸都埋进去。

    留下一双眼珠滴溜溜转,在顾逢时和唐星之间飘来飘去。

    每当唐星吃下唐妤特别准备的菜,顾逢时的脸色就黑上一分。

    唐骐大气不敢喘,就怕顾逢时什么时候突然发怒。

    幸好,一顿饭风平浪静的结束。

    只是,刚从餐厅走出,大门门铃声突然响起。

    这个时候过来的,不是左爵还能有谁。

    “小三子,去开门。”唐妤吩咐。

    唐骐应了一声,刚往门口走,只听顾逢时冰冷的声音响起:“不许去!”

    顿住脚步,唐骐进退两难,委屈的看向唐妤。

    唐妤蹙眉,顾逢时脸色也是不好。

    这时一直沉默的唐星抬步往门口走去。

    “酱酱!”顾逢时重瞳一紧。

    唐星咬唇,加快脚步往门口跑。

    门打开,乍一看见唐星,左爵愣住。

    这几天,他天天过来,但是顾逢时就是没让他见她。

    “酱酱。”

    “我们走!”唐星回头看了眼,顾逢时还没追出来,她拉住左爵的手臂就往外跑。

    “酱酱!”左爵反手拉住唐星的手腕,对她摇摇头。

    唐星眼神一暗。

    “顾叔叔。”左爵转头,就看见顾逢时立在那里。

    他不知道顾逢时有没有听到唐星要他跟着走的话,只是他知道,如果走了,那他和唐星就真的没有机会了。

    顾逢时冷哼,看了眼唐星,转身走开。

    左爵从唐星身后抱住她,吻了吻她的耳朵,“这几天好吗?”

    唐星闷闷的点头,转身搂住左爵的腰,仰头看着他:“烦死了。”

    “你怀着宝宝,不要烦这个烦那个的。”揉了揉她的头发,左爵低头亲了下她皱起来的小鼻尖。

    “咳。咳。”低咳声蓦然响起。

    两人转头,就见唐骐尴尬的站在那里,手握拳放在唇边,“那个,二姐,左爵哥,妈咪叫你们进去呢。”

    “好。”左爵放开唐星,率先迈步。

    唐星跟上,擦过唐骐身边,只听对方低嗤:“肉麻死了,在大门口你干什么呢!”

    侧目看着他,她冷哼:“要你管,单身汪一边酸去!”

    “什么!”唐骐炸了毛,冲唐星的背影低吼:“我那是不屑好不好!拜倒在小三爷西裤下的女孩子多了去了!我不屑好不好!你听到没有!”

    客厅里,顾逢时沉默的坐在沙发上,唐妤打破僵局,对左爵说道:“小爵,过来坐。”

    左爵感激的看着唐妤,点点头。

    唐星和唐骐也走过来,唐星自然的坐在左爵身边,顾逢时的脸色更加黑了些。

    看着唐星,他不悦的喝道:“我还是那句话,我绝对不同意你们在一起!”

    “爸!”唐星皱眉,“你怎么这样!”

    重瞳一紧,顾逢时看向左爵,“我说过,一个没有自制能力,无法保护女孩子的男人,我绝对不会接受。”

    唐星望着顾逢时,也是斩钉截铁的说道:“我一定要和左爵在一起!”

    闻言,左爵惊诧的望向唐星,他没有想到她会在顾逢时面洽说出这样的话。

    热热的感觉溢满心尖,他握住了唐星的手指。

    “顾叔叔,不管您要我做什么都可以,只要您答应我和酱酱在一起。”

    “我说过,我绝对不同意!”丢下这句话,顾逢时怒气冲冲的往楼上走去。

    唐妤蹙眉,对左爵说道:“你顾叔叔就是这脾气,我去看看。”说着,她追上楼去。

    “怎么办?”唐星烦躁的抓着左爵的手臂,“不如我们私奔算了。”

    “说什么呢。”左爵搂住唐星,“一定有办法的,一次不行就求第二次,我就不相信顾叔叔铁石心肠。”

    房间里。

    顾逢时气闷的坐在落地窗边的软榻上,唐妤探头进来看他,嘴角染着笑意。

    回头,他对上她的视线,重瞳一眯,“看什么?过来。”

    唐妤乖乖走过来,刚走到顾逢时身边,就被他拉到怀里抱住。

    坐在他大腿上,唐妤轻轻抚摸着顾逢时的头发,“要气多久?”

    “什么气多久?”

    微笑着,唐妤伸手顾逢时的脸颊,“你不会让酱酱就真的这样生下宝宝吧?等显怀穿婚纱就不好看了。”

    “什么婚纱?”顾逢时瞪眼,“我可没答应他们结婚。”

    “阿时。”唐妤叹息,摇摇头,“我知道你心疼酱酱,可是你能心疼,保护她多久呢?她已经长大了,不是小时候那个缠着你,非你不可的小姑娘了。她有了心爱的男孩子,也会想要跟他在一起啊。”

    顾逢时张张嘴,想要说什么,却说不出来,最后只能无奈的说:“你嘴巴越来越伶俐,我说不过你。”

    “酱酱好不容易放下以前的事情,小爵是个好孩子,你知道的,把酱酱交给他,总比交给别人让我们安心,不是吗?”

    “可是他让酱酱未婚先孕。”顾逢时蹭着唐妤的胸脯,略带撒娇的说道。

    唐妤勾唇,故作生气的说道:“你还不是一样。”

    “我……”这下子,顾逢时彻底没话了。

    “咚咚。”有人敲门。

    “进来。”唐妤从顾逢时怀中站起身。

    唐骐探头进来,对两人说道:“妈咪,老爸,左叔和施施姨妈来了。”

    唐妤点头:“知道了,我们马上下去。”

    “哦。”唐骐出去了。

    唐妤转头对顾逢时说:“你一会儿注意点,别总是绷着脸,小爵也在呢,你别太过了。”

    “看情况。”顾逢时冷哼,站起身,搂住唐妤的肩膀,“走吧。”

    一下楼,就看见左橙光围着唐星问东问西,唐星脸上挂着浅笑,乖巧的回答着左橙光的问题。

    顾逢时的脸色一下又挂不住了,他有一种,宝贝儿被很多人惦记上的无力感。

    “来了。”唐妤也不管顾逢时,微笑开口。

    静施施笑着说:“我们过来看看酱酱,顺便商量点事。”话落,她撞了一下左橙光。

    左橙光得到老婆的指示,站出来,“那个,我们过来商量一下两个孩子婚礼的事情。”

    “婚礼?”顾逢时瞪眼,“我有答应什么吗?”

    “有你不答应的份?”左橙光瞥他一眼,“我早说了,酱酱早晚是我们左家的媳妇。”

    “你休想!”顾逢时低吼。

    “怎么着?”左橙光也不是好惹的,活动了一下手腕,他冷笑:“又想动手?”

    “好了。”唐妤拉住顾逢时,蹙眉低声说:“我刚才跟你说什么了,你忘了。”

    静施施也是拉住左橙光:“我让你来干什么的,你忘了。”

    被老婆训斥的两个男人瞬间化身小绵羊,敢怒不敢言,只能拿眼神瞪对方。

    如果眼神能够杀死人,估计他们两个都已经被对方杀死好几次了。

    ……

    “妈咪,老爸呢?”

    吃了晚饭,就不见顾逢时。

    “花园呢。”唐妤握住唐星的手臂,轻声说:“酱酱,你爸爸有多心疼你,你都知道的,是不是?”

    唐星点点头,鼻子忽然就一酸,“妈咪,我去看看。”

    “去吧。”唐妤摸摸女儿的脸颊,微笑。

    花园里,背对着门口的方向,顾逢时正蹲在一架秋千前。

    那是唐星小时候,顾逢时用了三个晚上亲手给她做的,手指都磨破了皮。

    “爸。”轻叫一声,唐星发现顾逢时突然抬手擦了下眼睛。

    心口猛然疼痛起来,她再也忍不住大哭出声。

    “怎么了?”顾逢时一慌,刚转过身,就被唐星扑上来抱住。

    “爸爸,对不起。”

    顾逢时摸着女儿的头发,沉声说:“傻丫头。”

    “爸爸最希望的就是看见你幸福,不管爸爸做什么,都是希望你幸福。你那么小,那么软的时候,抱着爸爸的脖子,叫着好看,好看,你不知道,爸爸的心当时就融化了。爸爸曾经希望你永远不要长大,可是,你还是长大了。”

    “爸爸……”

    “爸爸希望有一天你能够找到一个真正爱你的男孩子,你牵着他的手告诉我,爸,我非这个人不嫁。那种幸福的表情,爸爸都能想象得到。可是,爸爸又害怕这一天到来。”

    “我知道,我都知道。”唐星哭着点头,她一直都知道爸爸有多爱她,“是我不好,爸爸。”

    “酱酱,爸爸知道这阵子你一定生爸爸的气,你气爸爸为什么就是不能接受小爵。”

    “我……”

    “爸爸知道小爵是个好孩子,只是,爸爸害怕,害怕他不够心疼你。”

    -本章完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婚深情动,总裁老公赖上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love小叶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love小叶子并收藏婚深情动,总裁老公赖上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