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婚深情动,总裁老公赖上门 > 第515章 袭警31:她的主动让他玉火焚身

第515章 袭警31:她的主动让他玉火焚身

作者:love小叶子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等一下!”大叫一声,静雯扑上去,拦住了要关闭的电梯门。

    门缓缓打开,她抬眸,就看见里面站着一个高大的男人。

    他穿着一身银灰色的西装,眉目俊朗,身形挺拔。

    梳着一丝不苟的小背头,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静雯吐吐舌,说了句:“不好意思。”然后迈步进来。

    背对着男人,静雯刚要按楼层,却发现那个按键是亮着的。

    原来他们要去同一层啊。

    他也是杂志社的编辑吗?

    没准是姐姐的同事呢。

    正想着,突然——

    电梯剧烈的晃动起来。

    “啊!”

    静雯下意识的大叫,随着晃动扑向男人。

    男人背撞在电梯墙上,闷哼一声。

    下一秒,胸膛又撞进一个温软的身体,又是一声闷哼。

    感觉到自己落进一堵温暖的胸膛,静雯下意识的死死揪紧男人的衣襟不松开。

    晃动只持续了几秒就停了下来。

    静雯还在男人怀里瑟瑟发抖,耳边只听一道十分悦耳低沉的男声响起。

    “你能站好吗?”

    眨了眨眼睛,意识到自己现在的状况。

    静雯“啊”了一声,推开男人。

    “你干嘛抱我!”

    这姑娘,恶人先告状啊。

    因为电梯里面全黑,所以男人冷凝嫌恶的表情,静雯没有看见。

    淡定的拿出手机找出手电筒功能,男人找到电梯键上的呼救键。

    “这里是保安室。”

    “我是贺子航,大厅南边第二部电梯出了故障,我和一位小姐被困在里面,请马上派人过来。”

    “啊,贺主编?您稍等,不要乱动,我们马上派人过去!贺主编,稍等啊!”

    主编?

    静雯惊讶的瞪大眼睛,看着男人模糊的背影。

    原来他是姐姐的顶头上司啊。

    借着黑暗,静雯又多看了两眼。

    杂志社里。

    “喂,听说主编被困在电梯里了。”

    “什么?现在吗?”

    “是啊,我见保安室那边慌慌张张过去了,说是和一个女孩子一起被困了。”

    耳边听着同事的话,静施施一怔,拿起手机拨通了静雯的电话。

    说起来,她应该到了啊。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一把将手机按在桌上,静施施猛地站起身,焦急的看向同事,“哪部电梯坏了?”

    电梯里。

    贺子航将手电筒的光亮调到最大,转头对静雯说:“站在原地,不要乱动。”

    有些逆光,静雯看不太清他的表情。

    不过他沉稳的语气却让静雯感觉到很安心。

    点点头,静雯僵硬的站着。

    贺子航见状,开口:“你也要去锦丽,找人?”

    静雯点头,小声说:“我找我姐,她是杂志社的编辑。”

    “你姐?”贺子航微蹙一下眉心,“你姐是谁?”

    “静施施。”

    “哦,是静施施啊。”点点头,贺子航继续和静雯说话。

    这样倒是缓解了紧张的情绪,静雯明白,很感激他的贴心。

    保安室那边动作也很快,没过几分钟,就有人过来了。

    用工具将电梯撬开,重见光明才发现,他们这部电梯居然掉下去半人高。

    保安趴在地上,对着贺子航说:“贺主编,我拉您出来。”

    贺子航收起手机,转身对静雯伸出手,“过来,我把你托出去。”

    “嗯?”静雯一惊。

    反正他出去,她紧跟着就出去了。

    只不过多留在电梯里一秒钟,就多一秒钟的危险。

    她没想到,他居然主动让她先离开。

    摆摆手,静雯说:“不用了,你先出去,我再出去。”

    这里离地面有半人高,她一个小姑娘,出去太费劲。

    不由分说,贺子航一把握住静雯的手腕。

    腕上一暖,静雯整个人被拉着往前。

    贺子航扎了个马步,双手交叉放在胸前,示意静雯。

    “踩着,我托你上去。”

    静雯抿了下嘴唇,点点头。

    一手扶着贺子航的肩膀,她抬脚踩上他的手掌。

    贺子航用力,轻松的将静雯托起来。

    外面的保安赶紧拉住静雯,用力将她拉出电梯。

    随着这一下,电梯又开始晃动。

    “贺子航!贺子航!”静雯惊诧,对着刚才爬出来的出口大叫。

    那个时候,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心慌的厉害,也不知道为什么就那样熟稔的叫着他的名字。

    “我没事。”

    贺子航低沉的声音传来,接着他出现在出口处。

    “雯雯!雯雯!”

    身后突然响起静施施的声音。

    静雯回头,对着静施施喊:“姐!我在这儿!”

    “雯雯!”静施施一把抱住静雯,不住的问:“你没事吧?没事吧?”

    静雯摇头说没事,与此同时,贺子航也被保安救出。

    “姐!是贺子航救了我。”静雯转身,指着贺子航说道。

    静施施看着他,赶紧说:“谢谢你,主编。”

    贺子航整理着衣服,闻言,微笑说:“不客气。”

    跟着静施施和贺子航一起回到杂志社,静雯的视线一直随着贺子航进入主编办公室。

    静施施拿了作业出来,见她神游在外。

    又顺着她的眼神看去,乐了。

    伸手在她眼前挥了挥,静施施问:“看什么呢?看我们主编?”

    静雯回过神,尴尬的红着脸,“没,没看谁。”

    静施施怎么会看不出静雯这小女孩的心思,一定是小鹿乱撞了。

    勾着唇,她把作业塞进静雯怀里,“行了,别在这儿犯花痴了,赶紧走吧,不是说作业很着急吗?”

    “哦,知道了。”静雯撇撇嘴,抱着作业往杂志社门口方向。

    回头,见静施施没注意,静雯一下子拐进主编办公室。

    背对着办公室的门,贺子航脱下外套,仅着白色衬衫。

    身后传来声音,他一回头,就见静雯站在门口。

    “你?”有些讶异的看着静雯,贺子航问:“有事吗?”

    静雯咬了下嘴唇,深吸一口气。

    看着贺子航,她说:“刚才在电梯里,谢谢你,也谢谢你让我先出来。”

    这个啊。

    贺子航点头,笑着说:“不客气,刚才你姐姐不是道过谢了。”

    “那是我姐,不是我。”静雯说着,往前走了一步,“我叫静雯,安静的静,雨加文化的文的那个雯。”

    贺子航好笑的看着静雯,点头:“知道了。”

    静雯点点头,轻声说:“我不打扰你了,再见,贺子航。”

    说完,她转身出了办公室。

    贺子航却微怔。

    这个小姑娘有意思,第一次见面,就这么轻松自然的一次一次叫他的名字。

    摇头失笑,贺子航坐在办公桌前,开始工作。

    完全把这次的相遇当成一个微不足道的小插曲。

    *

    主编办公室。

    看着桌子上的白色信封,贺子航微微蹙眉。

    “你想好了?”

    静施施捏紧手指,不舍的点点头。

    贺子航叹息,拿过白色信封,撕碎。

    静施施一愣,只听他说:“静施施,你在杂志社工作的这两年,很认真,我虽然刚调任来不到一年,但也看到了你的努力。辞职,对你或者对杂志社都是一个巨大的损失。”

    “主编,我……”

    “你有什么私人的原因,我不会过问。这样吧,我给你一个月的长假,你好好的整理,想清楚,处理好,可以吗?”

    “我,主编,我……”

    “不过这次假期以后,你回来可要给我收心,好好工作,不能再随便请假了,知道吗!当然这个月的薪水是没有的。”

    这对静施施来说,简直是天上掉馅饼了。

    天知道,她有多么不舍杂志社这份工作,如果能继续留下,真的高兴死了!

    “谢谢你,主编!真的谢谢你!”给贺子航鞠了两躬,静施施由衷的说道。

    贺子航点点头,摆手道:“行了,你去吧。”

    ……

    下班的时候,居然下起了雨。

    这或许是今年最后一场雨,毕竟雨季已经过去很久了。

    站在杂志社大楼前,静施施看着细细密密的雨,心情格外沉重。

    “施施,一起走啊?”有带伞的同事主动问道。

    静施施还没等回答。

    “哼!”身后传来一道冷哼声。

    静施施蹙眉,只见林夕摇曳着走出,站在自己身边。

    同事吐吐舌,小声说:“走吧,施施。”

    这种情况,静施施如果跟同事撑一把伞,难免叫林夕吃味。

    同事本来就没有和谁比较好,依照林夕的小性子,一定会找茬。

    微笑摇头,她只好说:“不用了,你先走吧,我等雨小一点。”

    同事便先走了。

    林夕这时候拿出手机,故意提高声调:“你在哪儿?快点来接我,嗯,我等着你。”

    话落,她挂了电话,得意的挑眉。

    今天左橙光有公事,下午静施施和他通过电话了。

    没指望和林夕在这方面做无谓的争斗,静施施把挎包举过头顶,刚要冲进雨里,却只见一辆黑色的奥迪映入眼帘。

    车子停下,有人打开车门下来。

    黑色夹克,休闲长裤,英俊的男人迎着雨向她奔来。

    林夕死死的咬着牙,几乎要把银牙咬碎。

    左橙光站在静施施面前,笑看着她。

    静施施怔然,几乎不敢相信。

    “你不是有事?”

    左橙光甩了甩头发上的雨,“我怕你没带伞。”

    说完,他脱了外套撑起。

    那就好像是安全温暖的保护层,还闪着光。

    “走了。”

    静施施握紧挎包袋子,乖巧的往前站进左橙光撑起的衣服下面。

    两人快步往车子跑去,从头到尾,只当林夕是空气。

    林夕气的差点要晕死过去,愤怒的从挎包里掏出手机,她再次拨通男友的电话。

    “你到底来不来接我!”

    男友不耐的说道:“我这边加班呢,你不能自己回家吗!”

    林夕脸都歪了,一字一顿吼:“好!我们分手吧!”

    挂了电话,她咬唇,自己冲进雨里。

    淋雨的后果就是,她第二天高烧,整整病了一个星期。

    坐上车子,静施施几乎没怎么淋到,倒是左橙光头发和衣服都湿了。

    静施施拿出纸巾,温柔的给左橙光擦。

    大概擦完,左橙光笑着倾身,吻了吻静施施的唇瓣。

    “小狮子真好。”

    静施施红着脸,却一眼不眨的盯着左橙光英俊的脸。

    左橙光启动车子,见她还盯着自己看,不禁问道:“怎么了?突然发现我特别帅?”

    他痞痞的语气调戏,一般都会换来静施施的笑骂。

    可今天,静施施居然点头,认真的说:“特别特别帅。”

    这反倒让左橙光愣了,疑惑的看着她:“小狮子,你今天怎么了?怎么感觉怪怪的。”

    “你想多了。”静施施说着,看向窗外,“你还要回警局吗?”

    “不回,陪你回家吃饭。”

    “好,我做好吃的给你。”

    “太好了。”左橙光欢呼一声,就像是个孩子。

    这让静施施心脏抽痛。

    透过车窗的映出的他的影子,她才能肆无忌惮的看。

    到家的时候,雨停了。

    他们牵着手去超市买了菜,就好像是一对新婚夫妇。

    从超市出来,左橙光左手拎着菜,右手握着静施施的手,两人有说有笑的回家。

    迎面遇上从楼上下来的徐朗,左橙光破天荒的没给人家脸色,反而热情的打招呼。

    “嗨,出去?”

    徐朗明显怔了一下,点点头:“嗯。”

    后面也不知道是不是带着嘚瑟,左橙光举起手里的袋子问:“我们要做饭,你要不要过来我家吃饭?”

    徐朗眸色浅淡,看着左橙光,淡声说:“不用了,我出去吃。”

    静施施捏紧了左橙光的手指,示意他收敛一些。

    左橙光对她笑了下,说:“那好吧。”

    等徐朗走远,静施施才说:“什么‘我家’?”

    “嗯?”

    看他装傻,静施施瞪他:“那是我的家,什么时候变成你家了?”

    原来是这个。

    搂住她的肩膀,左橙光眨眼:“早晚都是。”

    因为他的话,静施施心口的疼痛又增加。

    别开视线,她说:“行了,快点回去,你不是喊着饿了。”

    左橙光只当她是害羞了,便没多说,搂着她上楼。

    晚上做了他最喜欢吃的菜,把他美的都要上天。

    饭后,他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不一会儿,静施施从厨房收拾好出来,主动靠着他坐下,依靠在他肩上。

    左橙光一愣,有些受宠若惊的看着身边人。

    平常都是他生拉硬拽,她才肯这么亲密,今天是怎么了?

    手臂抬起揽住她的细腰,左橙光试探的亲了一下她的额。

    没想到静施施转过头来,直接吻住他的薄唇。

    轰!

    这下子,左橙光眼睛都红了,把她压在沙发上,大手顺着衣角摸进去。

    一边吻着她的锁骨,他一边呵气:“小狮子今天怎么这么主动?嗯?这么想要?”

    静施施咬着唇,听他调戏。

    翻身,她居然骑在他身上。

    左橙光大惊,双手握住她的腰两侧,仰头看着她。

    “小狮子?”

    “你别说话。”静施施红着脸,连耳朵都是红的。

    俯身,她亲吻左橙光的眉峰,鼻梁,脸颊,薄唇,学着他,含住他的耳垂。

    左橙光被她弄得欲/火焚身,恨不得马上吃掉她。

    修长的手指勾着她柔软的发丝,他眯起眼睛,看着身上人生涩的挑逗,他感觉自己真的要死过去了。

    “哈……宝宝,你不要再折磨我了。”

    低吼一声,他翻身将她压回身下。

    温热的指戳着她的颊,他低语:“乖,让我吃了你……”

    那天晚上,真的只能用疯狂两个字来形容。

    以往在床上,静施施还是羞涩的。

    有些事情,有些姿势,她不太愿意配合,总觉得丢脸。

    可那天,她出奇的配合。

    让左橙光惊喜不已。

    尤其是后面,她主动撅着小屁股在他身前。

    他看着那一幕,眼底猩红的恨不能把她揉碎了吃进肚子里。

    事后,两人纠缠的累了,齐齐躺在枕头上。

    静施施还有点意识,靠在左橙光手臂上,细细的喘息。

    左橙光爱怜的摸着她的脸颊,低声问:“小狮子,你今天怎么了?我真的觉得奇怪?”

    静施施也不说话,闭上眼睛搂紧他的脖颈,“橙光,橙光。”

    “嗯?”

    我喜欢你,特别特别特别喜欢你。

    “没什么。”抿着嘴角,静施施轻声说:“我要累死了啦。”

    这样撒娇的软萌,把左橙光弄得一点抵抗力都没有。

    心肝宝贝的哄着,他搂着她,沉沉睡去。

    殊不知这一晚,更像是末日的狂欢。

    ……

    那天早上,她送他到门口,笑着跟他说再见。

    左橙光还说,晚上要吃油焖大虾。

    静施施但笑不语。

    可是那天晚上,左橙光就发现,静施施又不见了。

    打她的电话,是已经关机,打去杂志社,几经辗转,得知她请了长假。

    一切不就是早有预谋。

    冷静下来,左橙光拨通了唐妤的号码。

    号码拨出,过了好久才被接起。

    唐妤淡漠的声音透过听筒传来。

    “喂,你好。”

    左橙光死死握住手机,他就是有种预感,唐妤一定知道静施施在哪儿。

    “静施施在哪儿?”

    他也不废话,直接问道。

    那边顿了一下,唐妤淡声说:“我不知道。”

    “唐妤!”左橙光低吼。

    唐妤蹙眉,将手机轻轻撤离一些。

    “你不要逼我!”

    “你在威胁谁?”

    蓦然,那边响起一道低沉的男声。

    左橙光微怔能,随即咬牙:“逢时,你不懂那种感觉。”

    顾逢时握着手机,看向身边的唐妤。

    她脸上表情依旧淡漠如水,没有一点情绪起伏。

    顾逢时明白,唐妤从来不允许任何人伤害静施施。

    偏偏左橙光……

    叹息一声,他沉声说:“事情发生不会毫无缘由,多半是在你身上。”

    话落,顾逢时挂了电话。

    坐在唐妤身边,他搂住她的肩膀,“如果你知道静施施在哪儿,就告诉橙光吧,他真的喜欢静施施,也真的着急。”

    唐妤闻言,转头看向顾逢时,眼神没有一点波动,“我不知道啊。”

    顾逢时抿唇,重瞳晦涩。

    *

    宣大门口。

    静雯挽着同学走出,抬眸,就看见不远处停着一辆黑色的奥迪。

    “静雯,你认识?”

    “啊?什么?”

    “那个帅哥啊!”女同学星星眼,“他明显在看你啊。”

    “那个,你先走吧,我,我有事。”

    “哇哦,静雯,你真的认识那个帅哥啊?”

    “你先走。”

    和同学告别,静雯朝左橙光走过来。

    “橙光哥,你,你怎么来了?”

    “静雯,你姐在哪儿?”

    静雯一怔,咬着嘴唇说:“我,我不知道。”

    “静雯!”左橙光皱眉,软下声音:“拜托你,静雯,告诉我好吗?”

    ……

    是夜,黑色的奥迪行驶在路上。

    左橙光死死握住方向盘,目视前方。

    心里默默的咬牙。

    静施施,我一定会找到你!

    -本章完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婚深情动,总裁老公赖上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love小叶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love小叶子并收藏婚深情动,总裁老公赖上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