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爱不释手 > 第39章 我生病了

第39章 我生病了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没过多久,许玄瑞的房门被敲响,他起身过去开门。才打开二十公分,一个吹风机就呈现在他面前。

    钟凝看也不看他,眼皮垂着,说:“许先生,你吹干头发之后早些睡觉,那个袋子里还有退烧药和体温计,要是有什么事的话就打电话给我。我不打搅你休息了,晚安。”

    许玄瑞没说话,也没接吹风机,钟凝不得不抬头看他,当两人的视线碰撞在一起的时候,她的心咯噔了一下。

    她立即低下头,将吹风机塞到他怀里,转身迈着小碎步回到自己的房间。

    关上门,靠在门板上,她抬手按在胸口上,想要安抚猛烈跳动的心脏。

    她刚才有一种许玄瑞要把她抓起来的感觉。

    嗯,一定是她想多了。

    她要去洗个澡冷静冷静。

    她洗了大半个小时才出来,刚刚打开浴室的门,就听到手机震动的声音,她跑过去拿起来一看,有点失望的同时也松了一口气。

    是邵阳打来的,“喂,你好。”她客气又礼貌地说。

    电话里传来邵阳轻轻的笑声,“晚上好,钟凝,你在忙么?”

    “哦,刚才在洗澡,所以没听见电话响。”

    “原来是这样,我买了一些这里的特产,寄到了你的公司。”

    “你太客气了。”

    邵阳笑道:“是你太客气了。”

    钟凝现在十分确定自己对邵阳没有那种感觉,她咬着下唇,想了想,说:“那谢谢你了,你什么时候出差回来,我请你吃饭。”就算是拒绝,也要当面才好,这也算是一种尊重。

    “具体什么时候回去还没确定,等确定了我告诉你。”

    “好。”

    就在这个时候,钟凝的房门被敲响了。

    邵阳竟然也听见了,他问:“是你家有人敲门吗?”

    “嗯。”钟凝说,“我现在在酒店,我今天也出差了,可能是同事找我。”

    “别轻易开门,如果是你同事的话,先问一声,或者打电话确定。”邵阳叮嘱道。

    钟凝:“好,那我打电话去问一下……”

    “等一下……”邵阳制止,又问:“你的同事是男的还是女的?”

    钟凝怔了一下,有些心虚地说:“男的。”

    邵阳沉默片刻,沉声道:“你还是别给他开门吧,有什么事情在电话里说,毕竟,人心叵测。”

    人心叵测什么的,钟凝有些哭笑不得。“嗯,我知道了,待会我就在电话里说,那……我先挂电话了?”

    “好,有什么事就打电话给我,你注意安全。”

    “嗯嗯,拜拜。”

    “拜拜。”

    挂了电话电话之后,钟凝才发现有一个未接来电,是许玄瑞的。她连忙回拨过去,正在这时,敲门声再次响起。

    她走到门后,手机也在响了两声之后被接起。

    “开门。”许玄瑞的声音透露出不容置喙的意味。

    “许先生,有什么事么?”钟凝弱弱地问。不管他是否居心叵测,她都不大想面对他。

    电话那头陷入短暂的沉默,然后就听到许玄瑞说:“我给你送吹风机过来。”

    钟凝头上草草挽着的干发巾很应景地松开,与湿漉漉的头发一同垂落在她的肩膀上。她现在穿着睡裙,里边只有一条内裤,她不能开这个门。

    “不用了……”

    站在门外的许玄瑞心情很糟糕,这种被当成色狼一样防着的感觉,实在是太令人生气了。他非让她开这个门不可!“我已经在你门外,你开门,给了你我好回去睡觉,我不进去,你放心。”后面三个字,他是咬着牙齿说的。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钟凝只好把门打开,不过她的身体站在门板后面,只露出一个脑袋。

    她知道自己的做法显得小人之心了,因此陪着笑脸,说:“许先生,谢谢你啊。”然后向他伸出手。

    她不知道此时用门板挡住身体的她是多么令人浮想联翩。冒着水汽的头发,被水蒸气薰红的脸颊,光|裸的手臂,看不到一丝衣物。

    许玄瑞控制不住自己的想象,他又是对人像特别熟悉的人,脑海中几乎已经清晰地呈现出想象的画面。

    他暗暗捏紧拳头,警告自己不要再想。

    钟凝的手还横亘在眼前,他狠狠地看了钟凝一眼,然后把吹风机放在她的手上。

    他的力道有些重,钟凝的手因为受力而被压下去一些。

    许玄瑞再不看她,却在转身的时候说:“早些睡觉,不要再打电话。”

    “好。”钟凝乖巧地回答。看着许玄瑞走向他的房间,她突然想起他的身体状况,刚才他说话好像带着鼻音,于是关心问道:“许先生,要是不舒服的话记得跟我说啊。”

    许玄瑞停下脚步,只侧过头,应道:“嗯。”

    “那……晚安。”也不等他回答,钟凝关上了门。

    钟凝调整了一下情绪,也不去纠结他为什么要叫她不要打电话了,吹干了头发就躺下睡觉。

    抱着被子,她在心里默念着“不要胡思乱想,好好睡觉。”她以为自己会很难入睡,却因为身体太过疲惫,没一会就睡着了。

    而许玄瑞就没她那么好过了。

    他确实感冒了,头昏鼻塞,可就是没有睡意。他从床上起来,无所事事之余,看到茶几上的那袋药品,于是走到沙发坐下,拿起那些药把说明书都看了。

    感冒药上居然写着会有嗜睡状况,他不禁吐槽道:“虚假信息。”

    他翻到一根温度计,然后鬼使神差地放到腋下量体温,他甚至希望自己真的发烧。

    这种非理性的想法一出来,他就十分懊恼,他觉得自己一定是病的不清了。

    他拿出体温计,不量了,果断地起身,去床上躺着,把所有的灯都熄灭。

    钟凝做了一个梦,梦境里她成了邵阳的女朋友,他们手牵着手走在无人的大街上,邵阳很开心地跟她说话,她幸福地听着,突然间,身后有人喊她。声音有些熟悉,可是她却辨不出是谁,正要回头去看的时候,她的身体猛地一震,然后,她醒了。

    吵醒她的是放在床头的手机,此时它发出“嗡嗡”的震动声。

    屏幕闪着的光很刺眼,她微微眯了眯,适应之后拿到眼前一看,是许玄瑞打来的。她瞬间清醒了,赶忙接听。

    “许先生怎么了?”

    “我生病了。”许玄瑞语气无波地陈述。

    钟凝坐起身,担心问道:“你不要紧吧?是不是发烧了?”

    “不知道,头疼。”他鼻音很重,听起来确实像是病得很严重。

    钟凝有点儿急了,“要不去医院吧?”

    “不去,没那么严重。”

    “你量一□□温,看看是不是发高烧了,要是烧得太厉害的话必须去医院。”钟凝说着,想到如果他真的高烧的话那就严重了,于是又说:“我过去看一下吧。”

    “嗯。”许玄瑞说完,挂了电话,然后起身往门口走去。

    此时是午夜0点,许玄瑞一直没睡着过,感冒难受是一个原因,还有就是头脑一直很清醒。夜深人静,辗转反侧的时候思绪就会特别清晰,他想了很多,也确定了一些事。

    他喜欢钟凝,尽管他也觉得这有些不可思议,但是她的一颦一笑他都记得很清楚。这种被一个人的影像占据着自己的心的感觉很奇妙。

    他还想起了将她拥在自己怀里的感觉,然后他产生了一个强烈的想法,那就是如果拥着她睡觉,他是不是就不会再失眠?

    这种想法真是太罪恶,然而他还是打了电话给她。

    他在门后站了两分钟,就在他怀疑钟凝是不是不来的时候,敲门声终于响起来了。他立即打开门,举着手正要再次敲门的钟凝吓了一跳。

    看着她被吓到的样子,许玄瑞打消了一把抱住她的想法。

    她胆子那么小,还总念着那条员工守则,还是一步一步地来吧。

    钟凝马上走进来,观察他的神色,“你快去床上躺着吧,量一□□温。”其实她很想伸手摸一下他的额头,可是不敢。

    既然他让钟凝误以为自己病得严重,那多多少少都要表现一下。因此他回到床上躺着了。

    钟凝从药袋里找出温度计,把水银甩下去,然后拿到许玄瑞的床边递给他。

    许玄瑞拉开浴袍的领口,露出结识的胸膛。钟凝赶忙转过脸去,脸颊突然有些热,她刚才似乎看到了……胸肌,真没想到看起来养尊处优的许玄瑞居然会有肌肉。

    “要量多久?”许玄瑞问道,他很少生病,根本用不着这东西,家里备着的也不是这种。

    “五分钟。”钟凝达到,然后拿起手机看时间。

    然后陷入沉默。

    “你口渴吗?”钟凝问。

    “嗯。”

    “我去给你烧一壶开水吧。”房间里有个电水壶。

    “嗯。”

    水烧好的时候,量体温的时间也到了,许玄瑞拿出来看,37度8,还真是发烧了,他松了一口气。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爱不释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阿宁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宁儿并收藏爱不释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