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原配娇妻 > 第006章 挑拨离间

第006章 挑拨离间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清晨的临安堂静悄悄的,走路,说话都不敢起一丝声响,屋外丫鬟交接时辰到了,李妈妈正小声指挥着。

    沈月浅便是这时走进了院子,李妈妈正对着她,一眼认出是她。

    李妈妈在太夫人跟前伺候了一辈子,很是有体面,故而,看清了来人,也没急着屈膝施礼,而是等沈月浅走近了,她才半蹲道,“三小姐怎地来了?太夫人还睡着……”

    她听薛氏提过沈月浅会来的事,沈怀渊说一不二,在下人眼中极有威信,教养出来的女儿却是个性子不定的,李妈妈以为她只是说说,毕竟,当日太夫人为何晕厥,在场的人都是知道内情的。

    沈月浅眼带困惑,回眸逡巡了好一会才扭过头来,垂着眼,余光恰巧盯着她半蹲的膝盖,低声询问“李妈妈与我说话?”

    换作府里其他主子,虚扶她起身是难免的,搁沈月浅这,竟没个下文,李妈妈脸色微露不满,答话时,自己直起身子,语气不善道,“府里只有您是三小姐,老奴还能称呼其他如认为为三小姐不成?”

    “这样啊,你只行了半礼,我以为是遇着相熟管事妈子家的闺女了呢。”

    李妈妈膝下有三个儿子,托王氏的福,都在沈府铺子里做二掌柜,活不做,银子没少拿,私吞银钱的事被沈府二管家万安媳妇叶妈妈抓到了把柄,叶妈妈管着采买,深得太夫人信任,为此,李妈妈没少往叶妈妈院里送东西,对叶妈妈三丫头叶菊一口一个三小姐叫得极为热络。

    前世叶菊和柳羽有婚约,谁料叶菊爬了沈怀康的床升为半个主子,自此,柳叶两家撕破脸,大爆对方做过的龌蹉事,其中就有这一件,当然,还有很多。

    闻言,李妈妈脸色一白,她私底下这般称呼叶菊三小姐不错,何时被沈月浅听去了?

    李妈妈心虚,平时与小丫鬟说话的架势也端了出来,语气笃定不容人置喙,“三小姐,太夫人还睡着,您还是回吧。”

    二爷死后,二房地位岌岌可危,真惹怒了太夫人,将人撵出府,有她们活不下去的时候,故而,李妈妈并未将沈月浅放在眼里。

    沈月浅翻了个白眼,缓缓抬脚走了进去,李妈妈气急败坏地跺跺脚,拖长了音,“三小姐,太夫人还歇着,打扰了太夫人休息,病气恶化,谁担着?”

    存心质问,李妈妈抬高嗓音,以往她这种语气的时候下边几个小姐皆噤若寒蝉,她不信震慑不住她。

    沈月浅转过身子,脸上漾着明艳的笑,反诘道,“明知祖母身子不好还留她一人在屋?出了差池谁担着?”

    李妈妈一怔,大夫开了药,老夫人睡觉还能出什么差池?转过心思,瞪大了眼,“你竟敢诅咒太夫人?”

    沈月浅的意思是王氏一觉不醒死了,如此大逆不道的话传出去名声尽毁,沈月浅不怕么?

    皇上最重仁孝,太后卧病的十几年,皇上早朝后皆会过去请安,前些年,独受皇上专宠的嫔妃因为言语上暗指太后是累赘被皇上打入了冷宫,不久郁郁而终,此后,无人敢传半句太后之事。

    扯远了,回过神,李妈妈不得不重新审视沈月浅,肌肤白皙柔嫩,素色的纱裳裹身,未施粉黛,双丫髻上的玉钗也甚是素净,纵是如此,桃花般水润娇艳的小脸仍明艳动人,十岁的孩子,已有倾城之色。

    由着她打量够了,沈月浅才继续往里,嘴里不停地嘀咕,“给主子行半礼,未等示意自己起身,目光直视无半点尊卑,都说太夫人礼数严苛,外人怕是误会了……”

    她声音小,却是李妈妈刚好听到的范围,闻言,李妈妈脸色大变,王氏并非重礼数,长幼有序,尊卑有别,她是容不得人犯上,而她,刚才的每一处举措都犯了王氏忌讳。

    清晨的天,李妈妈额头沁出了密密麻麻细汗,开口想叫住沈月浅,她已经兀自掀开帘子进屋了。

    李妈妈迟疑片刻,没追上去而是守在门口。

    不等一刻,里边传来噼里啪啦的破碎声,夹杂着王氏的嘶吼,“孽障,滚,给我滚。”

    李妈妈顿了顿,步伐沉重地走了进去。

    王氏怒不可止,气得脸都青了,谁让她来跟前侍疾?大夫说天气热她火气难舒需静养,侍疾?她得什么病了?

    “祖母,瞧您气的……这花瓶可是上等的青花瓷,三叔费了好些功夫才寻来的……”沈月浅离床较远的凳子上,她可不是来让王氏砸的,侧目,冷冷瞥着进屋的李妈妈,“李妈妈伺候祖母多年了,祖母多宝贝这青花瓷的花瓶你也清楚,刚才怎么不拦着?”嘴里还不时发出啧啧的遗憾声。

    顿时,王氏心疼得不得了,她屋里一瓶一罐都是上等货,丫鬟清扫时她都不放心要守着,生怕磕着绊着了边角,而此时,一堆碎渣子散在地上,还是她亲生砸的,她如何接受得了,目光怨毒地看向沈月浅,是眼前这个讨债,她睡得熟,她竟拿冰水敷她的脸,睁眼见是她,气愤之余惊恐不安,以为沈月浅要害她,这才随手将花瓶砸了过去,是她拿花瓶装水放到她手够得着的位置。

    她是故意的,手用力地指着恣意散漫的沈月浅,王氏气得牙齿上下打颤。

    李妈妈有苦难言,不知所措地望向床榻上发髻散乱胸口湿了一片的王氏,希望她能明白。

    “孽障,分明是你,竟怪罪于李妈妈,沈家怎么出了你这个不肖子孙,你娘呢?把她叫来……”王氏为谋划周氏难产而死的假象,隐忍布局许久,却被她搅黄了,早知道,当日就该借四丫头的手杀了她。

    王氏脸上青白交替,沈月浅清楚她正咒骂她,弯了弯嘴角,浅笑道“我娘坐月子来不了,这不我替她来侍疾了吗?祖母可还有什么吩咐,阿浅定会按着大夫叮嘱得来服侍您?”

    王氏强忍着怒气,她一辈子顺风顺水,不成想临头了被人气得卧病在床,任由欺负,缓了缓情绪,说服自己眼下不是与她一般见识的时候,气出了病不是让沈月浅开心,忙岔开话题,“你拿冰水泼我是何意?”

    “祖母,我是拿冰水给您敷脸,我问过大夫了,常用冰水敷脸,脸上的皱纹长得慢,今日小七洗三,来的客人多,身为老祖宗,您精神矍铄容颜焕发也是小七的福气不是?再者,巾子上我拿药水泡过,对您身体极有好处,那……”沈月浅挂着无害的笑,挥了挥手里的巾子,指着碎成渣的花瓶道,“您最爱这个花瓶,我想用这个盛冰水给您洗脸,您心情舒畅,好得更快……”

    一副“你浪费了我一番苦心”的神情气得王氏身子发抖,抓着大红色锦被的手指甲都翻了起来,咬牙道,“好了,安也请了,回吧。”不想被她气死,还是早将她打发走再说,来日方长,她不信会输给一个小丫头。

    沈月浅一动不动,随手将巾子递给身后的玲珑,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无辜道,“这可不行,大伯母说了,她,我娘,三婶都得在您跟前侍疾直到您好为止,百行孝为先……”

    “我说不用了,今日不是小七洗三吗?回去伺候你娘吧,我这边你大伯母和三婶呢。”王氏呼出一口气打断她的话,咬牙切齿地瞪着沈月浅,尽量让说出的话好听些。

    沈月浅真担心将她气狠了,一命呜呼,她死不要紧,小七还未满月,说出去,对小七名声不好,她见好就收,故而,起身,得体地朝床边福了福身,娇俏道,“阿浅听祖母的话,乖乖回去照顾娘,祖母要保重身子,何时需要阿浅侍疾了,差人去梧桐院传个话就行……”

    王氏耐心告罄,拍着身上的锦被,濒临崩溃,“还不快走?”

    沈月浅委屈地眨眨眼,离开时脚步轻快,王氏眼神似箭地射向她后背,沈月浅故作不知。到门口,吩咐玲珑将手里的巾子留下,叮嘱李妈妈药效还有,可以再敷一敷。

    刚踏出临安堂,屋里传出一声沙哑怒极的破骂,沈月浅嘲讽地挑了挑眉,刚才她骗王氏的,沈怀渊刚死不久,小七的洗三哪会有客,连周家人因着前日来过,今日都不会来了。

    不过,能叫王氏暴跳如雷还说不出话来,她心情也算舒坦顺畅了。

    李妈妈手里拿着巾子不知如何是好,王氏也发现了巾子,紧蹙着眉头,神情颓败,“你将巾子拿去给佟大夫瞧瞧,问问他冰水敷脸的事,顺便将薛氏给我叫来。”

    王氏可没忘记今日这孽障是薛氏引来的,侍疾?薛氏也巴不得她身患疾病早点死是不是?

    李妈妈回来时,王氏坐在床上正在用膳,她如实转告了佟大夫的话,还未说完,听到砰的声,然后,有什么黏黏的顺着脸颊流下。

    “滚,给我滚。”沈月浅早知不会留下把柄,王氏气得掀桌,冰水敷脸,活了一辈子还是第一次听说。

    李妈妈被碗砸个正着,燕窝全撒在脸上,面容狼狈,抬眸,发现太夫人身形直直往后仰去,她惶恐大喊,“太夫人……”

    “别说话,让我安生一会儿。”王氏觉得她真要有个好歹也是被沈月浅气的,她需要好好想想怎么收拾她,让她看看沈府谁说了算。

    沈月浅不知她离开后王氏又发了一通火,以及薛氏言语开罪了王氏被罚去祠堂跪着,没有客人,她与周氏按着礼节给小七洗澡换衣拜佛,该有的步骤一样没落下。

    倒是沈未远,周氏产房男子不得入内,他只能在外边听她们的说话声,小孩子的哭声,周氏的轻哄声,沈月容的笑声,其乐融融,她们才是真正的一家人,而他与她们,好似屋里屋外般,隔着帘子,门,轻易进不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原配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芒鞋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芒鞋女并收藏重生之原配娇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