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原配娇妻 > 第017章 鱼死破

第017章 鱼死破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盆紫茉莉是她重生后吩咐玲珑去花房端来的,上辈子,夹缝中过日子,不同颜色的紫茉莉成了她一方天地唯一的暖色,嫁进文昌侯府那两年小心翼翼地夹着尾巴做人,后夺过掌家权势后更是心力交瘁,文昌侯府根基深厚,府里腌臜事不少,交到她手上的也不过是个空壳子,是这些花,陪着她将日子过活了。

    世人皆爱牡丹,高贵典雅,她却爱极了黄白红相间的紫茉莉,花色娇艳,清香宜人。

    此时看去,黄色花骨朵娇艳欲滴,丝毫没有颓败之势,白色花朵萦绕其间,更顾盼生辉,疑惑的指着花盆,“不是你每日换着?盆里的泥皆是新的。”

    玲珑摇头,“待会奴婢问问玲霜玲露几人,怕是她们给换的。”

    沈月浅不置一词,再盯着花瞧,总觉得还有哪儿不对劲,一时半会说不上来,再提笔时也没了作画的兴致,“算了,将花盆抱走,弄盆其他的来。”

    这一世命运不同,她的生活不会再需要花装扮,战战兢兢的日子已过去了。

    玲珑惦记着询问一事,也没留意沈月浅脸上的怅然和落寞,将花抱下去问了圈,大家都说没有注意过窗台的花盏,玲珑嘀咕了两句,去花房重新挑了盆开得正旺的菊花……

    周府宴客明摆着要给下边几位表姐说亲了,周家姐妹多,嫡女不少,加上庶女更是多,沈月浅还在孝期,犹豫着去还是不去,傍晚给周氏请安的时候没想着她还记着这件事,“我出门不便,你去了周府记得给你外祖父外祖母磕头,再有,早点去避免冲撞了客人。”

    看着一夜长大的女儿,周氏心酸又无奈,过年还围着她与二爷讨银钱的小姑娘,现下已能自己当家做主了,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没爹的孩子何尝不是?周氏忍不住眼眶微热,忙扭头拿起旁边叠好的衣衫转移注意,“这是我与桂妈妈连夜赶制出来的,已经洗过了,去周府穿这身正好。”

    谈到穿着,周氏脸上浮起了笑,女儿骨架匀称,肤若凝脂,五官灵动,穿什么都好看,她当娘的也高兴。

    沈月浅笑着收下,说起临安堂那边,语声微扬“娘,祖母脑子迷糊,明日傍晚我们去临安堂看看吧。”

    真傻假傻明眼人一想便知,沈月浅嘲讽地挑了挑眉,不管王氏如何,以后的日子只会更不好就是了。

    周氏点了点头,想起她的嫁妆单子来,“你看完了心里有个数,你年纪不小了,每日抽空来这边,我教你算账管家。”

    沈月浅八岁的时候周氏就提过,奈何沈月浅怕苦怕累,每日应付府中两位夫子都喘不过气来,又有沈怀渊在旁边插科打诨,学算账管家才搁置下来。

    周氏不说沈月浅也有此意,上辈子的那些手段,这辈子总该得顺其自然的使出来。

    约定好了时辰,沈月浅拿着衣衫,笑意盈盈走了,两人都未再说起过沈未远,当他不存在了似的。

    周府坐落在北面,那边是皇上御赐的府邸,沈府不可与之同日而语,进门便是影壁,越过影壁,是一处优雅别致的小院,石青色木板横贯院中,两旁种满了花草,其中就有她喜欢的紫茉莉,绕过转角是一处拱门,两旁藤蔓盘绕,走进去,院中青竹绕墙,怪石嶙峋,颇有一番意境。

    沈月浅到主院的时候时辰还早,旁边的丫鬟已进屋通传,她又低头整理了番仪容,刚抬头,视线中一老妇人神色激动的走了出来。

    周太夫人快六十岁了,保养得再好脸上也有了皱纹,穿了身百花齐放的金丝褙子暗红色的马面裙,富贵端庄,发髻一丝不苟,随着步伐晃动,发髻上的富贵吉祥如意簪却纹丝不动。

    看清来人,沈月浅当即屈膝蹲下,还未出声,身子已被扶起,扶着自己衣袖的双手比起一张脸更显年轻。

    “你可来了,我刚还和你舅母念叨,就怕你不来,快,让外祖母瞧瞧……”高氏声音欣喜若狂,拉着她的手却微微发抖。

    沈月浅垂眸,敛去眼中湿润,记忆中,高氏对她一直很好,被周氏的死打击得一蹶不振,卧病在床没两年就去了,高氏卧病后她未踏入过周府大门半步,死的时候也只是差丫鬟来了趟。

    “外祖母!”沙哑的喊了声,当即红了眼眶,高氏捧起她的小脸,笑道,“好孩子,快进屋,叫我好好我的阿浅。”

    “早知道我来的时候把我家那几位姐儿也捎上,免得娘有了浅姐儿什么都忘了。”余氏站在门口,言笑晏晏地望着两人牵着的手,配上不合年龄的撅嘴,让气氛好了许多。

    高氏不觉生气,倪了她眼,道,“人年纪大了,能不忘事么?”

    走近了,沈月浅朝门边四位妇人矮了矮身子,“大舅母,二舅母,三舅母,四舅母好。”

    高氏拍了拍她的手,“快起来,进屋说吧。”

    丫鬟左右撩起帘子,高氏拉着沈月浅走了进去,屋子布置得低调奢华,坐下了,沈月浅才明白了余氏的意思,桌上搁着半碗药,想来高氏喝着药听丫鬟通禀她来了迫不及待地迎了出来。

    高氏拉着沈月浅的手舍不得放,余氏看不下去了,提醒“娘,您喝了药再和浅姐儿说话,不然药凉了又得等上一会了。”

    高氏斜了她眼,却也没反驳,端着药碗一口喝了见底,沈月浅接过碗送上手帕,动作利落,便是高氏也愣住了,这种伺候人的事多是旁边丫鬟婆子,而沈月浅信手捏来,只怕没少伺候人,心疼的就着帕子擦了擦嘴角,“阿浅来了就住上一段时日可好?”

    “家中祖母病重,娘照顾小七忙不过来,过些日子家里顺遂了,阿浅过来陪外祖母如何?”沈月浅手中杂事多,她走了,担心周氏在府里吃亏。

    高氏对沈府之事有所耳闻,从余氏那边听了些消息,沈府那老太婆诰命如何没了她可是清楚的,对眼前这个孙女心疼又自豪,顺势取下手中一串佛珠戴到沈月浅手上,“这个你留着,南山寺高僧开过光的,愿它能保佑你。”

    此举一出,在场几人皆变了脸色,沈月浅猜着佛珠来历不同凡响,当即要取下来,高氏按着她的手不准,“给你戴你就戴着,你啊,心里是个有主意的,能护住你娘和弟弟,可是也要记住了,你是沈家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自己活得好才是对厌恶之人最重的打击,而非鱼死网破连着自己的前程也断了。”

    沈府已无翻身之日,而二房又能好到多少,这便是京中世家,哪怕私下再过不去面上也一派祥和。

    沈月浅面色动容,如扇的睫毛黏成一片,低着头有一滴泪落在光滑的手背上,哽咽道,“阿浅心里清楚。”

    若非心中憎恶到了极致,更不想虚以委蛇的假意相对,她也不会用这种法子。

    看似不露痕迹,京中贵妇们不傻,哪会不清楚其中弯弯绕绕,上辈子她为名声所累,这辈子,只想恣意妄为的活着。

    “估摸着时辰,客人们也差不多来了,我与大嫂去前边守着,别怠慢了。”说话的是三舅母小高氏,高氏娘家哥哥的庶女,周老太爷儿女不算多,沈月浅大舅二舅是嫡子,其余三位舅舅是姨娘生的庶子,小舅外放做官舅母随着去了故而才没见到其人。

    小高氏身形偏瘦,穿着身桂圆色的荷叶锻裙,浓妆艳抹,颇有几分管事妈妈的架势,站在余氏跟前活生生被比下去一截。

    高氏摆了摆手,道,“你们去吧,中午的时候她三舅回来了记得来一趟。”

    周伯槐是沈月浅嫡亲的舅舅,自是要过来探望的,周伯海却不好说了,闻言,小高氏笑了笑,“昨晚老爷还说起这件事呢,娘放心便是。”

    余氏与小高氏出了屋子,沈月浅这才吩咐玲珑将她准备的礼拿上来,是她抄写的经书和一副描的富贵锦绣的花样子,时间急,来不及绣成衣衫这才送了花样子。

    纵是如此高氏也高兴不已,脸上满是喜悦的笑,爱不释手地拿在手里好一会才递给身后的婆子,“收拾好了!”

    婆子双手接下,微微一笑,“记下了。”

    高氏与沈月浅说话的时候,余氏与小高氏也到了主院门口,犹豫再三,小高氏望着余氏,“大嫂,您说娘疼四妹,爱屋及乌会不会将浅姐儿娶回周家来?”

    沈府名声已经坏了,又没有爵位诰命,府里的少爷小姐要说亲只能往低了去,低的人家看门风,怕也看不上沈家,那边只有商户了……

    周家的外孙女,断然不会嫁给商户之子。

    余氏怎看不出小高氏闪躲的眼神下算计着什么,心底鄙夷,依着高氏对浅姐儿的重视,要嫁也不会嫁给三房的孩子,不动声色地移开眼,沉声道,“浅姐儿还在孝期,你可别乱说坏了她名声。”

    小高氏悻悻然揉了揉鼻子,“大嫂说的哪儿的话?”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原配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芒鞋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芒鞋女并收藏重生之原配娇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