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原配娇妻 > 第021章 有苦难言

第021章 有苦难言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周寒轩身为周家长子,举止谦和,成熟稳重,谈吐颇有长子风范,可一切只在对同僚或是朋友的份上,他最是厌恶后宅之事,且表现得极不耐烦,周家因着有他,下边庶妹极为安分,皆不敢生事,生怕得罪了他。

    周寒轩跟着周老太爷长大,处事极为古板,对弟弟妹妹会打板子,且不会手下留情。

    沈月浅记得不错的话,他的亲事定在明年,是礼部尚书的长女,两府门当户对,可孙尚书甚宠家中小妾,那名小妾的两个女儿便是个不安分的主,硬被周寒轩打得安分下来。

    一行人走近了,宋安雯在刘氏怀里害怕地缩了缩脖子,余氏是清楚自家儿子性子的,最讨厌后宅不守规矩之人,嘴角动了动,吩咐身边丫鬟回屋给宋安雯拿药膏。

    今日人多,余氏当然要顾忌周寒轩的脸面,轻声询问,“那边是文昌侯家的小姐,你们是不是遇着误会了?”

    她眼中,宋安雯脸上的巴掌印不是周寒轩动的手便是他差人做下的。

    周寒轩侧目,抬了抬促狭的双眸,对刘氏颔首算作招呼了,却是未回答余氏的话。

    宋安雯哭声愈发大了。

    宋子御站在中间,蹙了蹙眉,抬眉扫了眼旁边似笑非笑的男子,沉着气,不发一言。

    周府的帖子所谓何事大家心中皆清楚,他虽才十三岁,刘氏已迫不及待地想要将亲事定下来,老侯爷身子骨不行了,若他说亲的时候老侯爷去了,亲事被耽搁上一年,京中适龄的小姐好的都说了亲,故而,今早刘氏才会带着她和雯姐儿来。

    而雯姐儿挨的一巴掌,他也只能看着不敢说一个字,吩咐掌嘴的是眼前极得先皇器重的少年,他如何能出头,不说身份比不过,他打了雯姐儿,他也不能奈他怎样。

    许是宋安雯哭声太过突兀,少年中,一人抬起骨节分明的手,轻轻挑了挑耳朵,慵懒散漫地吐出两个字,“聒噪。”

    他声音低沉浑厚,语声一落,所有人将目光移了过去,沈月浅视线一直在他身上,随着他闲庭信步地走向刘氏,沈月浅眸子闪过不可置信。

    文博武优雅地理着整洁的袖子边,姿态悠闲地走到刘氏跟前,声音一如既往的慵懒,“她就是宋老侯爷的嫡女?”

    宋老侯爷,宋安雯的祖父,在朝堂上许多人都敬着他。

    刘氏眨了眨眼,目光上下端详眼前的少年,像在估摸他的身份。

    文博武半提着头,神情慵懒,“能让宋小姐别哭了吗?老侯爷说一不二干脆利落,怎地教出来的晚辈如此不懂礼数,到别人府中哭得肝肠寸断,幸得年纪小,年纪若大了旁人听着还以为周府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了,没得做客坏了人名声。”

    他声音不高不低,院子里的人都能听见,纷纷交头接耳起来。

    刘氏审视的目光瞬间蒙上了冰霜,怨愤地望着比她高出一头的少年,“你是谁?”

    文博武像是累了,不动声色地扫了眼身后的文贵,待文贵搬着椅子来,他站在椅子边,悠悠朝余氏行了礼,随后慢条斯理地坐下,这才道,“我和夫人您一样,皆是不请自来的,文博武。”

    周寒轩趁此罅隙凑到余氏耳朵边,小声将路上遇着文博武一事说了。

    余氏面上一喜,文家赫赫有名,能和文家走动当然算得上荣耀,当今圣上重文轻武,然对文家却是破格的提拔,太后与文家太夫人年轻时亲如姐妹,卧病在床不时让文太夫人入宫,文家得到的赏赐更是数不胜数。

    而文博武不用说了,小小年纪在战场建树颇大,说起文家,不得不提到文博武,他的亲事宫里边两位也盯得紧着,文家没有动静只怕也等着宫里那两位的消息。

    刘氏惨白了脸,余氏以眼神询问宋安雯一事,周寒轩挑眉的看向文博武,余氏舒了口气。

    宋安雯小小年纪是个得理不饶人的,周寒轩与孙家小姐还未成亲,若传出打人的名声终究不太好,不是周寒轩动的手,余氏心放下了一大半。

    “宋夫人不问问爱女被打之事?”文博武抬手,文贵立马奉上茶盏,文博武接过,解开茶盖,漫不经心地抿了一小口,喟叹道“京中的茶却是要比边关的清香多了,文贵,宋夫人不关心爱女被打之事,你便与她说说,别闹出了什么误会才好。”

    “是。”文贵俯了俯身子,不卑不亢道,“我家主子与周大少爷给周太夫人请安后,路上遇着其他府的少爷,宋少爷提议来院子给各位夫人请安,主子推辞不过……”文贵顿了顿,看了眼目不转睛盯着文博武的宋安雯,调转视线,继续道,“谁知半路飞奔过来一抹艳丽的身影,看穿着以为是谁家的婢女,我家主子洁身自好哪能被人辱了名声,小的就挡上去,谁知,宋小姐估计年纪小不明白些事,骂了两句难听的话让小的让开,我家主子以为宋小姐也和外边的人一样,当下责怪了周大少爷两句,怪他什么人都往府里带,宋小姐竟骂我家主子,小的看不过去了这才失手……文昌侯府想来注重礼数,想必宋夫人不会怪小的错手伤了宋小姐吧?”

    刘氏的脸青白相接,一个奴才将堂堂侯府小姐比作婢女就算了,还和外边的人,文博武年纪不小了,外边的人什么意思在场的姐儿不懂,夫人都明白,他哪是打宋安雯,是将整个文昌侯府的脸都打了。

    刘氏的手还停在宋安雯后背上,目光不明地看向文博武,“论起来,你还要叫雯姐儿一声妹妹,她不过八岁的孩子,武哥儿想多了,既是误会,说开了就好。”说着,拉着雯姐儿的手就想回去了。

    “宋夫人说得不对,文家虽是武将出身,我家太夫人常入宫听太后说话,也是懂规矩之辈,家里边的小姐别说八岁,三岁就开始学规矩,四岁就明白哪些地方该如何待人处事,投怀送抱……是万万做不出来的。”文贵立在边上,又不重不轻补充了一句。

    刘氏像吃了黄连似的,苦得面部抽动了却不敢开口辩驳。

    看时机差不多了,余氏上前圆场,“大少爷能来,真是蓬荜生辉,不知太夫人身子可好?”

    她口中太夫人自是文家那位祖宗了,文博武随手将茶盏递出去,视线不着痕迹地扫了圈,最后,落在院子里的一盆花上,“祖母身子还算硬朗,今日前来可是给大夫人添麻烦了?”

    文贵听着这句,顿时有种吾家少爷开窍的感觉,文博武对谁都木讷着一张脸,出门在外更是极少开尊口,除了进宫对太后皇后态度亲切,其余哪怕是厉家太夫人,都懒得开口说话。

    今日自家主子说得话被厉家几位长辈听去了不知会作何感想?

    余氏言笑晏晏地回道,“来者是客,哪会是麻烦?”又走到刘氏身边,拉起她的手,语声和煦,“丫鬟已经拿药去了,小孩子伤疤好得快,你先坐坐……”

    刘氏如何坐得住,勉强地笑了笑,“府中还有事,得先回了,今日多有叨扰,改日我下了帖子在院里摆席你可要来。”

    余氏满心欢喜地应下,将刘氏送到拱门,拿药的丫鬟才到,余氏顺手将红色瓷瓶递给刘氏,“马车上先给雯姐儿涂抹上,消消肿,很快就好了。”

    刘氏心不在焉地谢了两句,拉着一直未回过神的宋安雯,以及默不作声的宋子御出了周府大门。

    文博武话少,文博文却是个心思活络的,三言两语将话题接了过去,说难得遇着读书人,便以院子里的景物作诗,赢的人家可以在跟着文家去秋猎场。

    每年皇上秋猎,都会有文武百官随行,家眷也是能参加的,可座位等级严格,秋猎是武人的天下,文人都坐得较为远,若能跟着文家,座位前了不说,皇上赏赐点东西,又或是赐婚的话……

    故而文博文提出彩头,院子里的少年皆来了兴致。周寒轩在翰林院当值,已有了官场作风,心思八面玲珑,吩咐人往院子里摆了一张漆木长桌,少年们做成两排,旁边,则是跃跃欲试的各府小姐。

    不知为何,沈月浅总觉得文博武目光若有似无的落在她身上定睛一瞧,又什么都没有,她想是她多心了……

    最后,赢得彩头的是丁家,丁夫人面上挂着得体的笑,可搅成一团的手帕还是暴露了她心里的激动。

    沈月浅回到沈府的时候夜幕已低垂,走廊掌了灯,玲霜站在弄堂口翘首以盼,见着她,难掩兴奋地追了过来,晕黄的光下,衬得她一张脸温柔而朦胧。

    上辈子护不住的人,这辈子她倾其所有也要保住她们。

    目光渐渐一暖,“玲霜,夫人可还等着我用膳?”

    “是,大夫人叫夫人过去用膳说有事相商,夫人没理会,小姐……”玲霜说到这,左右张望了眼,确认无人后才小声道,“大小姐回来了,刚进门就哭……”

    沈月浅往尘杏院的方向投去一瞥,意味不明地嘀咕了两句,玲霜讶然地睁大眼。

    沈月浅好笑,“走吧,回云锦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原配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芒鞋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芒鞋女并收藏重生之原配娇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