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原配娇妻 > 第024章 成亲一事

第024章 成亲一事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空一摔了跟头,望向文博武的目光极为不解,见文博武朝他伸手,羞赧地双手撑地爬了起来,拍拍手上蹭到的泥,双手合十嘀咕了两声阿弥陀佛,他走得稳,若非文博武用力推他定不会摔倒,可文博武主动伸手扶他可见并非有意,出家人不斤斤计较,平复心中刚升起的抱怨,羞愧道,“多谢施主了。”

    难得见空一严肃板着脸的时候,沈月浅心情大好,还想出口调侃两句,迎上文博武深不见底的眸子,呼吸一滞,不知为何,脸上烧得厉害,,低头躲着文博武视线,蹭了蹭周氏衣袖,耳根子也跟着红了。

    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还能与他一起回到两人归于尘土的地方,沈月浅心中闪过莫名的情绪。

    不知不觉到了一处宅院,格局和雅园相似,宅院旁立着间茅屋,有些年头了,顺着屋檐,茅草东株西株垂下枯萎干黄的叶茎,两名个子魁梧的小厮此刻正垫着脚,拔下垂下来的杂草。

    动作利落丝毫不拖沓,沈月浅认出是文博武身边的小厮,跟在文博武身边多年,叱咤战场,不曾退却一丝一毫,文博武与她说过待凯旋,他就放两人出府,在兵部给他们寻个差事也算报答多年来出生入死的照顾,然,他们一行人皆未活着回来……

    目光怔愣片刻,周氏抵了抵她胳膊,循着视线望过去,并未觉着有何新奇之处,“阿浅,进去吧。”

    回过神,沈月浅木讷地点了点头,扫了眼旁边立着的木牌,她浑身一颤,幽园,怎么会是幽园?她抬眸四处张望,这是她上辈子住的院子,院中景致清幽,尤其院角的一方细竹长出了许多笋子,空一还教她如何泡笋子,她竟没有认出来。

    文博武推开门,侧着身子,直起一条手臂,眉目温和,“二夫人与三小姐先请。”余光瞥了眼一脸不可置信的沈月浅,不动声色地拧了拧眉,视线落下院中景色上。

    以往太夫人来住的是雅园,不成想今年来迟了一步,主持知会雅园已有了客人,太夫人一向好说话,何况又是先来后到,再喜欢雅园仍吩咐人搬进了幽园。

    “三小姐对这院子很熟?”等周氏一步上前,文博武侧身,正好与沈月浅齐肩,侧目打量着她。

    沈月浅仓促一笑,忙伸手拽住周氏袖子,道,“不曾来过,这两日经过门外以为院中景色与雅园大相径庭,却是我猜错了。”

    空一小步上前走在几人前边,伸手扶着探入甬道上的枝桠,悠悠解释,“这处院子好些年没住过人了,文太夫人身份尊贵附庸风雅,这院子里的一草一木皆是前依着前主持的喜好修葺的,主持以为文太夫人会喜欢。”

    前主持与文太夫人相识多年,文博武对那位白须苍苍风骨清奇的老者也着实佩服,大步上前扶起另一边的枝桠,“太夫人心中自是欢喜的,悟通主持的品味,太夫人哪会不给面子。”

    沈月浅心中只觉得文博武着实奇怪,他并非话多之人,很多时候旁边的人说一通也得不到他一个字的回复,莫非因着太夫人的缘故?沈月浅对文府的事知之甚少,唯一知晓的便是文博武死后,太夫人一直卧病在床,若非如此,文博文哪会告知他文博武的死讯。

    “侯夫人,你现在的日子都是我大哥拿命换来的,为了一个嫁做人妇的女子,他竟然费尽心思地要大家掩着他的死讯,对了,你手里的信便是我大哥离开京城的时候准备好了的,目的便是不想你伤心……”文博文眉眼与文博武有三分像,不过,文博武看人冷若冰霜看似不将人当回事实则心里重情重义,而文博文,公子无双,温文尔雅,看似随和能让他放在心坎上的人却少之又少,“他不要你知道我偏生不如他的意,凭什么他多年不娶妻生子客死异乡,而你去在京中无忧无虑?”

    文博文一番话说得她哑口无言,那时候,她才知晓,当日说的那些话对他影响多大,如果不是她太过在意沈未远,甚至告诉他这世上她唯一能信任依靠的就是沈未远,他还会义无反顾地去奔赴战场吗?

    答案显而易见,不会的,他对不想干的人从来都是睁只眼闭只眼,哪会不顾一切地没了命也要护着沈未远,保他毫发无伤。

    思绪远了,视线回拢人已上了台阶,站在一座青砖色门前,文博武小声与守门的婆子嘀咕了两句,后者瞥了她们一眼,神色端庄地进了屋子,不一会儿又走了出来,屈膝回道,“太夫人在屋里准备打坐了,沈二夫人进去吧。”

    沈月浅抬脚,就着婆子撩起的竹帘进了屋,南边炕上,一老妇人眉眼是笑地捧着本经书,穿着身四喜如意云纹锦锻,五十出头的年纪因着脸上保养得好,看上去不过四十出头的样子,此刻正面目慈祥地看着她身侧的文博武。

    沈月浅垂眸,乖顺地低着头,毕恭毕敬地跪下给太夫人磕头,上辈子,她害文博武孑然一身,后又累及她卧病在床,沈月浅离京后便没问过文府的情况,若文太夫人承受不住文博武的死讯而一病不起甚至没了命,她便是罪魁祸首。

    文太夫人不料眼前的丫头给她行如此大礼,眯了眯眼,眼神一片柔软,“你这丫头,佛门乃清静之地,行如此大礼是为何,快起来吧。”

    文博武神色不明,兀自在文太夫人身侧落座,劝周氏将沈月浅扶起来。

    周氏悠悠拉起沈月浅,心底疑惑她的举动,可面上却一派从容,“阿浅未目睹过太夫人姿容,想必也是被您的平易近人所感染了……”文太夫人常入宫陪伴太后,再平心静气,眉峰中也暗含着凌厉,周氏以为沈月浅是吓着了,轻轻握着她的手,矮了矮身子,“晚辈沈府二房的,这是小女阿浅,还望太夫人莫笑话。”

    周氏声音清脆柔和,文太夫人听过沈府不少的事,她在后宅见多了尔虞我诈勾心斗角,沈府的那些事不知情的笑沈太夫人和大房自作自受,知情的人忌惮沈月浅小小年纪心机竟如此深沉可怕,她琢磨着,哪怕主意是沈月浅的意思,外边的愈传愈烈的消息却不是她能掌控的,沈家族长的长子是御史台的长御史,他若不偏帮二房,御史台哪会抓着日渐没落的一个小小的侯府不放?

    “二夫人说笑了,祖母待人最是和气,加之,三小姐聪明机灵透着股灵气,祖母喜欢还来不及呢。”久久没等到文太夫人答话,文博武在旁边插过话,完了,言笑晏晏地看着文太夫人。

    文太夫人挑了挑眉,讶异于文博武的反常,忆起大儿媳举动,不由得多看了周氏和沈月浅两眼,眉梢尽是和煦的笑,“三小姐的确生得好看,清雅灵动,桃面粉腮,好似院子里的花叫人挪不开眼,这孩子,长大了只怕会更好看。”

    文太夫人见过不少妙龄女子,能和沈月浅站一起一较高下的人还真的少,巴掌大的脸,蛾眉青黛,面若桃花,眼含春水,昳丽的容貌加之举手投足间的恣意,比后宅中女子更为洒脱而一颦一笑又不失典雅高贵,不成想,没落的侯府还能养出这样的女儿,文太夫人遗憾的同时顺手取下发髻上的玉钗递给一侧的婆子,“这玉钗是今年南边进贡给皇后娘娘的,皇后娘娘孝顺送给了太后,她见我喜欢便赠予我了,你是个乖孩子,这玉钗配你一身素净再好看不过……”

    沈月浅给她行的大礼,放眼将军府,除了她生辰,府中子孙从不会给她行跪礼,联想沈府今时种种,有宫里的东西傍身,她以后的处境不至于举步维艰。

    文太夫人不是大善人,沈月浅也算入了她的眼,投缘。

    文博武清浅地漾出一抹笑,待婆子将玉钗稳稳放入沈月浅掌心,他才开口道,“二夫人也算与您有缘,她们住在雅园,祖母若寻不着人说话亦或是想看看墙角的兰花了就去雅园,沈家小少爷才几个月大,祖母见着了定会十分喜欢。”

    有文博武之前出声插花,听着这番话,文太夫人面色如常,问了几句周氏小孩子,周氏弟妹顺耳地仔仔细细说着,大将军府与周府也算有些渊源,对周氏左看右看也挑不出错来,故而,将山里的气候从早到晚地介绍了番。

    听文太夫人说话,沈月浅整个人好似笼罩在春日的阳光下,温暖席卷全身,和王氏的算计冷嘲热讽不同,文太夫人声音温煦情和,透着长辈对晚辈的关心,听在人心里极为舒服。

    不过,约莫是舟车劳顿,说了会话太夫人脸上隐有疲惫之色,周氏拉着沈月浅福了福身,起身告辞,文太夫人没有挽留,“改日得空了我去雅园叨扰你们,你们可别嫌弃我老婆子。”

    周氏脸上挂着真心的笑意,直到眼底,“太夫人来看小七是他的福气……”

    退出院门,茅屋檐下的小厮已不在了,垂下的茅草被拾掇干净,茅屋的门紧紧关着,周氏心里又才害怕起来,若非遇着文博武,她的名声毁了不说,只怕无颜再苟活于世了。

    恰逢遇着文贵从远处走来,周氏张了张嘴,向他打听那些人怎么样了,文贵一怔,脸上笑成了多菊花,“人已被处置了,二夫人放心即可。”

    周氏蹙了蹙眉,她不傻,如果那些人真是乡野农夫怎会时机抓得刚刚好?分明是冲着她来的,谁跟她有如此深仇大恨要用这种阴损的法子害她,除了沈府的人,没有其他了,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人既然处置了,消息就断了,她并不能拿幕后之人怎么办。拉着沈月浅的手,指甲陷入了她肉里,沈月浅被刺痛得缩手周氏才反应过来,心下愧疚,“娘不好,我看看怎么样了。”

    “没事,娘想什么想入了神?”沈月浅抬起手,白皙的手被上,清晰可见鲜红的指甲印,她捋了捋衣袖将其盖住。

    “没什么,娘心里想着些事,阿浅回京就知道了。”

    屋子里,文博武伺候文太夫人躺下,在床前坐着,盯着困得不行仍不肯闭眼的太夫人,“祖母可是有话想问我?”

    自己这个孙子想来独来独往不近女色,为人木讷不善言辞,这些日子总觉着不一样了,话多了不说,心思也八面玲珑起来,她都看不出他想什么了,叹气道,“沈府却有位适龄的姑娘,不是是个庶女,即便是嫡女,沈府那种人家如何配得上我们,若是换成周家的姑娘,你娘虽看不上也挑不出反驳的理由来,你也大了,心里该有个数。”

    前些日子孙子在周家给文昌侯府小姐难堪一事她是知晓的,以为他看上了周家小姐,还专门差人打听得清清楚楚,谁知他竟然不愿意,今日又对沈府二房青睐有加,他想什么她真的看不透了。

    “祖母多想了,好男儿志在四方,况且我还年幼,亲事上不急,皇上秋猎点名要我陪同,待会我就回了,沈府二夫人性子是个好的,娘没来,您找个人说话也好。”文博武替她掖了掖被角,催促道,“您睡吧,睡着了我也该回了。”

    文太夫人点了点头,闭眼,不一会儿屋子里就传来均匀的呼吸声。

    文贵将路上的小插曲告诉文博武,犹豫道,“主子,奴才瞧着沈二夫人并不是逆来顺受的性子,要不要将人给她?”他对周氏说那些人处置了是文博武的意思,可毕竟是沈府之事,他们插手终究不合事宜。

    文博武倪了他眼,漫不经心道,“我回京,你留下若还有人来格杀勿论。”活口,有一个足矣,多余的则是累赘。

    傍晚,周氏叫沈月浅将桂妈妈做的荠菜饺子给文太夫人送来一些,从沈太夫人嘴里得知文博武已回京了,沈月浅说不上心中感受,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有些失落。

    这辈子,她下定决心不和文博武搅在一起,以免拖累他,不想,一而再再而三的相遇,周氏见文博武身姿挺拔备了他的份,饺子有好几十个,文太夫人吃不完,赏给了下边丫鬟婆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原配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芒鞋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芒鞋女并收藏重生之原配娇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