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原配娇妻 > 第030章 中风瘫痪

第030章 中风瘫痪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老夫人何须与她们一般置气?”李妈妈心绪还未平静,垂眸盯着被剪得参差不平的指甲,弯腰扶起梨花木的凳子,顺势坐下,抬起太夫人的脚搁在她腿上,拿起篮子里的小剪刀,微微侧着打磨太夫人的指甲。

    王氏这才享受地靠在迎春花的靠枕上,半眯着眼,问道,“你去哪儿了,怎么不见你人影,你服侍惯了,换作旁人真不习惯,人啊,还是要选会伺候的才好。”

    李妈妈不清楚太夫人一番话是否意有所指,磨完了一指,慢慢地拿起剪刀剪另一脚趾甲,装作不经意的模样问道,“太夫人您自从病了就没让丫鬟好好进屋打扫了,老奴瞧着明个儿是个好日子,不若抱了棉被去院子里晒晒,让丫鬟好好收拾收拾屋里?”

    王氏喜欢清点柜子里值钱的东西,从年轻时就有的习惯,李妈妈知道她一提出来太夫人便会想起那些东西,果不其然,下一句太夫人就接过话说道,“说的也是,柜子里的也该拿出来擦一擦,就明日吧,明日让叶妈妈柳妈妈拿了钥匙来,仔细清点清点。”

    柳妈妈是李妈妈夫家妹子,虽不如叶妈妈受太夫人器重,可在太夫人跟前也说得上话,谁知,还没等到傍晚,院子里就嚷嚷起来,李妈妈细长的眉一竖,站在台阶上,冷眼道,“何事慌慌张张扰了太夫人清静?”细看是大夫人身边的柔碧,没个好脸色,“出什么事了?”

    柔碧脚步踉跄的跑上台阶,握着李妈妈的手,焦急道,“是大老爷,大老爷和大夫人打起来了,快请太夫人过去瞧瞧吧。”沈怀庆两日没上赌桌心里犯痒,问账房,账房一两银子都拿不出来,若不是偷听到两个丫鬟嘀咕,他不敢相信薛氏胆大包天,卖了太夫人手里的铺子,那些铺子可是太夫人的命根子,薛氏真不想活了,身边的小厮反应快,“老爷,您不是正愁没有银子吗,太夫人手里的铺子之前,大夫人肯定拿了不少,您问她不就是有了?”

    沈怀庆心思一动,意气风发地回屋问薛氏拿银子,他开口的不多,五百两就够了,手气不好,待好的时候再多拿些。

    薛氏刚将银子拿到手,心里又激动又害怕,谁知还没捂热沈怀庆就狮子大开口要五百两,那些银子可是要还回账面上去的,薛氏当即拒绝,指着沈怀庆鼻子大骂,“你好意思问我要银子,你问问账房哪还有银子?”

    沈怀庆满心都在赌桌上,破口就将薛氏做的好事说了,“你别以为我不清楚你做了什么,那些铺子是太夫人留着养老的,若被太夫人知晓了……”沈怀庆不怀好意地看着薛氏,他真不喜欢薛氏,美貌不如周氏,沉稳不如罗氏,若不是太夫人和薛太夫人投缘,他才不会娶了她,要娶也该像二弟娶个对自己前途有帮助的人,故而,看向薛氏的目光愈发轻视了。

    薛氏气得双眼通红,顺手抓起起桌上的茶盏便往他身上砸,她做的一切还不是帮他收拾烂摊子,他不体谅就算了,还当面跟她作对,这些日子心中忐忑不安到了临界点,下了狠手要出口恶气,沈怀庆没想着她来真的,听着门口传来小厮的嘲笑,气血上涌,抓着薛氏领子一耳光煽过去,两人瞬间扭打成一团。

    王氏到的时候两人已滚成了一团,面目全非,王氏斜了眼四周,“还不快将人拉开?”众人这才一窝蜂的上前,强势拉开两人。

    薛氏衣衫被撕破了,露出白花花的一片肌肤,从领子往下,依稀能看到胸前的一方樱红,沈怀庆也好不到哪儿去,薛氏手里的一大把头发全是他的,而且,薛氏专朝他软肉的地方掐,腰间,大腿根部疼得他呲牙咧嘴,面部狰狞异常。

    “还不快进屋,瞧瞧你们成什么样子了?”王氏四下扫了眼,横眉道,“还不快下去干活,杵在这做什么?”

    薛氏整理好衣衫,嘴里满是腥甜,指着沈怀庆,“娘,这日子没法过了,您问问他都做了什么好事?”

    王氏以为沈怀庆碰她屋里的人,自己这个儿子胸无大志,独爱美人,见着稍微有几分姿色的人就被迷得神魂颠倒,目光落在薛氏青紫的脸上,心里有些后悔,早知儿子的性子当初就该找位姿色貌美的儿媳,好比二房,周氏容貌好,她做主给沈怀源纳姨娘对方还不要,前后有了对比,王氏对薛氏也不满起来,勾不住男子是自己没本事,男人三妻四妾实属正常,偏薛氏每次都闹得人尽皆知。

    “回去换身衣衫再说,有什么大不了的事不能好好说?”话是对着薛氏说的,对这个儿媳,她也不是全然满意。

    薛氏背过身子整理衣衫,闻言,回眸望着王氏,顾不得拿手捂着胸前的风光,露出一大片娇软,王氏怒不可止,“还不快进屋穿好衣衫,要把脸全部丢光了不成?”

    薛氏目光陡然锋利起来,发疯似的又朝沈怀庆扑过去,恶狠狠得踢了两脚,“对,我丢脸了,娘怎么不问问他做了什么好事?平时一个两个小妾领进门就算了,现在还惹上了赌博,一群烂摊子还得我帮他收拾,他做什么了,回家问我要银子,府里一文钱都没有哪来的银子?”

    薛氏踢中他要害,沈怀庆双手捂着裤裆,疼得在地上打滚,王氏吓得脸色一白,弯腰扶着沈怀庆的身子,“你这个毒妇,毒妇。”

    薛氏不为所动,神色狰狞道,“踢断了才好免得出去祸害人。”

    沈怀庆指着薛氏,“娘,她卖了您的铺子,我偷听到丫鬟的谈话,她卖了您的铺子啊。”

    王氏一时没回过神来,看向角落里准备逃走的叶妈妈才反应过来,气得直喘气,“来人,将叶妈妈给我关进柴房,竟敢背着我卖铺子,不想活了……”又瞪向薛氏,目光如箭,哆嗦着唇正欲开口说话,张了张嘴,身子直直往后倒去,院子里更是乱了套。

    屋子里的罗氏也听到了风声,她脸上无波无澜,勒令所有人在院子里不准参和外边的事,天快黑的时候沈怀康才从外边回来,一改之前的落寞颓败,神采奕奕地推开了罗氏房门,见两个儿子和女儿也在,微微笑道,“小五小六在学堂可有听夫子的话?”小五小六年纪小,还和沈月裳一起在家学念书。

    两人乖乖地点了点头,大房的事情他们知道的并不多,之前对二伯母一家搬出去也没多大的感情,小五晃了晃手中书袋,得意道,“爹爹,娘亲缝的,是不是很好看?”

    沈怀康这才看向沉默少言的罗氏,讪讪笑了笑,“好看,你娘针线好,绣什么都好看。”在桌前坐下,摸了摸小五脑袋,“可吃饭了?”

    小五点头,细数晚膳吃了什么,沈怀康皱眉,看向罗氏,“府里是不是出事了?”小五说的这些菜色昨日已吃过,按理说要再隔上几日菜单才会轮着转。

    周氏表情淡淡的,看不出喜怒,“想知道,你问问大嫂就是了,她掌家,厨房都是依着她说的来。”

    三人注意到气氛不对,沈月裳今年七岁,比小五小六懂事,踩地下了凳子,拉起两人的手,“五弟六弟,我们回去吧,爹和娘说说话。”

    小五小六没有多想,两人走之前不忘给罗氏行礼,后才一左一右跟着沈月裳出了门。

    沈怀康挪了挪身子,坐在之前小五坐的凳子上,看着罗氏,“这些日子忙着打通关系,已经差不多了,刑部侍郎见我态度诚恳,说等些日子风声过去了便让我再回去当值,你也别太忧着了,小五小六已渐渐懂事,我们总拧着像什么样子?”本想说晨屏府送了帖子来,有担心罗氏多想,便没吭声。

    若非那次他多喝了两杯说漏了嘴,他与罗氏关系何苦弄到这般僵,那是埋在他心里永远不能说的秘密,否则,他一辈子都毁了,伸手拉起罗氏的手,诚心诚意认错,“我们好好过日子吧,将小五小六养大成人……”

    罗氏嘲讽地咧了咧嘴角,“你荷包里绣的一方手帕不准备扔了?”见他面色一白,罗氏不再多说,起身,吩咐人备水沐浴。

    王氏这次昏迷得久,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口干舌燥地想要喝水,张嘴嗓子却发不出声音,急得她满头大汗,屋子里没有人,她掀开被子,笨重地踩地下床,不料浑身使不上劲,整个人带着棉被摔在了地上。

    李妈妈端着水盆进屋,见太夫人躺在地上,忙朝外大喊,“快,快,太夫人晕倒了。”

    昨日太夫人晕了过去,叶妈妈被关进了柴房,大夫人一气之下回了薛府,大老爷浑不知事,伤得那般重还念着赌桌,命小厮从屋里拿了些物件去当,人也跟着走了。

    李妈妈扶起太夫人,一五一十将昨日她晕倒后的事情说了,完了问道,“叶妈妈还在柴房关着,太夫人准备如何处置?”

    王氏张嘴,吃力地说着什么,可一个字也发不出来,第一次,王氏感觉她身子骨不行了,以往虽也生过病,从没像现在这般感觉自己快死了,只得用力地抓着李妈妈手臂,啊啊啊说个不停。

    李妈妈也害怕了,扶她躺下,忙吩咐丫鬟去请大夫忆起府里没有银子了又顿住,大夫人走的时候将卖铺子的银子也带走了,府里真拿不出银子来,李妈妈视线转到桌上的一套花瓶上,有年二老爷从外边回来带回来的,说在南边很是流行这种花色,加之成色好,太夫人要了过来,二老爷本是送给三小姐的,为此,三小姐闹了通脾气,二老爷以十日不去学堂念书才哄好了三小姐,不知为何会想起二老爷和二夫人,他们在的时候太夫人虽会挑刺,可府里面上和谐,兄弟友恭,气氛融融,哪像现在这样?

    “太夫人,您看病需要银子,府里的银子全被大老爷输了,老奴拿着您屋里的东西去当铺换银子可好?”视线逡巡一圈,落在那扎眼的花瓶上,“太夫人若是同意,老奴当了那对花瓶如何?同意的话您就点点头。”

    王氏没有迟疑,李妈妈叹了口气,这时候太夫人都没明白,能救她命的只有二夫人和三小姐了竟丝毫不留恋二老爷送的东西,招手叫来门口的丫鬟,“你将花瓶拿去当铺当了,顺便请个大夫来。”

    丫鬟抱着花瓶出了屋子,李妈妈拧水给她擦脸,太夫人好面子,即便是看病也要打扮得光鲜亮丽……

    一处角门,丫鬟让守门的婆子打开门,不急不缓地走了出去,边上停着一辆马车,丫鬟四周望了望,确认无人后才走到马车边,敲了敲车壁,帘子从里掀起,露出一张丫鬟熟悉的脸来,“芍药,这是太夫人要拿去当的,您看看多少银子合适?”

    玲芍瞥了眼花瓶,双手接过,小心翼翼地刚进早就准备好的柜子里,柜子里垫了厚厚的布,防止花瓶摔碎了,装好了两个花瓶,玲芍才将备好的钱袋子递过去,同时递过去两个碎银子,“这是我家小姐赏赐你和李妈妈的,买花瓶的钱在钱袋子里,不会少了的,你放心吧。”

    丫鬟松了口气,李妈妈找上她的时候她吓得不轻,若被太夫人发现,她可就完了。

    看出她眼里的担忧,芍药好心提醒道,“你放心吧,即使被发现了,李妈妈有法子应付过去,你先回吧。”

    丫鬟顿了顿,将太夫人的病情说了,她心里是羡慕芍药的,以前在太夫人跟前的时候大老爷提过好几次想收了她太夫人没答应,后来以为被卖去了青楼谁知峰回路转跟了二夫人和三小姐,二夫人性子软,三小姐也说好说话的,比起她,日子不知好过多少倍。“你以后还会来吗?”丫鬟忍不住问道。

    芍药明白她的意思,叹了口气,老实道,“太夫人真要不好了,估计我还会来,你不是要给太夫人找大夫吗?快去吧。”她如果不是运气好,人早已不在世上了,是三小姐救了她。

    看着重新回到手上的花瓶,沈月浅神色复杂难辨,她爹爹对太夫人孝顺有加,而太夫人呢,弃之如敝屣。玲芍小心翼翼地将太夫人病情说了,沈月浅摩挲着花瓶上的纹路,目光幽深,“我知道了,那边断断续续还会卖东西,你让你大哥多留意着……”

    玲芍点了点头。

    沈月浅担心周氏听说那边的事情伤神,让舒妈妈将花瓶收进库房,王氏的情景只怕是中风了,不过还在早期,能不能恢复还不好说,“玲珑,你让卢平来一趟。”

    薛氏人回了薛府,可时刻注意着沈府动静,听说太夫人病重可能一辈子都开不了口的时候,薛氏嘴巴都笑歪了,翌日一早就回了沈府,走的时候还给娘家嫂子留了银票,数额不小。

    太夫人说不出话,府里当家的便是她了,她要怎么处置那些田产铺子不过一句话的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原配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芒鞋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芒鞋女并收藏重生之原配娇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