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原配娇妻 > 第031章 再娶平妻

第031章 再娶平妻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薛氏回到沈府给太夫人请安,王氏躺在床上,一动不能动弹,说是不能动弹,手还是能自由活动的,扭头见着薛氏,气得鼻子都歪了,她现在的处境是谁害的她心里记得清楚着呢,伸手拽着薛氏衣衫,努力张嘴想要骂人,可她面前的薛氏哪还有平时对她的恭顺?漫不经心地看着手指甲上的丹红,轻轻就将她的手挥开了。

    “娘,得知您被相公气得卧病在床儿媳辗转难眠,这不,急着回来侍疾了吗?相公又拿了银子出去了?”薛氏想起上次她说侍疾时王氏还瞪她,现在可好,眼睛鼓得再大都没威慑力了,弯腰替她掖了掖被角,诚恳道,“娘,您好生养病,府里一切有我呢。”

    王氏双手颤抖,双眼瞪得大大的,眼角周围深邃的皱纹愈发清晰可见,薛氏缓缓转身,得意地走到门口,故意扯着嗓音吩咐,“太夫人病重,以后府里皆由我说了算,对了,叶妈妈呢,将她叫来,我有事吩咐她做。”

    风水轮流转,叶妈妈的地位一升千丈,哪怕在柴房待了一晚,衣衫起了褶子,盛气凌人的气势丝毫不减,反而愈发精神矍铄。

    “以后你帮着我管事,李妈妈伺候了太夫人多年,临安堂就交给她了。”

    叶妈妈手里拿着太夫人柜子的钥匙,薛氏需要她的地方多,自然会诸多倚重她。

    一夕之间,府里的风向全变了,薛氏春风得意,手里握着银子,虎虎生威,李妈妈仍老实本分地服侍太夫人,渐渐沉默下来。

    期间,薛氏做主又卖了太夫人屋子里的一些东西,太夫人气得嘴巴歪了也无济于事,李妈妈在旁边冷眼看着,忍不住出声提醒,“大夫人,人在做天在看,您多积点福吧。”

    幸好三小姐猜着大夫人会有此举,将二老爷送太夫人的东西早转移了出去,否则,那些东西也没了。

    薛氏不以为然,“李妈妈还是顾着自己吧。”

    太夫人屋里的东西都是好的,卖了不少银子,手里有了银子,薛氏愈发得意,沈怀庆回来了两次,什么都没要到不说,薛氏还琢磨着将他的一群小妾发卖出去。

    “太夫人病重,您怎么能只惦记着那件事,瞧瞧您现在的模样,定是后院待久的缘故。”薛氏脑子没发晕,虽然她最想将陈姨娘撵出府,可陈姨娘为沈怀庆生了孩子,平白无故打发出去会让人诟病,她如今算是沈府当家主母了,行事上该更周全。

    沈怀庆气得不轻,去了陈姨娘院子,陈姨娘性子和薛氏截然相反,陈姨娘容貌生得好,说话轻声细语,性子也十足的软,每次来,沈怀庆都能感受到陈姨娘离不开他,故而,当陈姨娘抱怨薛氏克扣月例时,沈怀庆想都没想便道,“当日真该休了那个毒妇,现在娘卧病在床,她手里握着银子,谁还指使得动她?”

    这几日手气不好,若非遇着赌场老板家中老父生辰可以欠债,他早就输得分文不剩了,从怀里拿出当东西的银票交给陈姨娘,“这是我当东西得来的,你先留着,明日去临安堂看看太夫人,问问她有什么法子没?”

    陈姨娘不料他身上有银子,感动得痛哭流涕,沈怀庆抱着她哄了一通又将薛氏从头到脚骂了遍,“你等着,过些日子我手气好了再给你拿银子回来,月牙过得怎样?”

    薛氏能克扣她,可见月牙的日子也不好过,沈怀庆再气也拿薛氏没法子,此时将人休了,银子一文也拿不到,况且,太夫人手里的铺子多值钱他是清楚的,越想越坐立难安,“你早些睡,我去临安堂看看太夫人。”

    沈怀庆进了临安堂的门便闻到股浓浓的药味,捏着鼻子,嫌弃地推开门走了进去,不想沈怀康和罗氏也在,他尴尬地拍了拍腰间的腰带,“三弟三弟妹也在?娘的病怎么样了?”

    床上的王氏听到他的声音望了过来,眼神难掩悲痛,通红的眼眶立即蓄满了泪,手指着差不多空了的屋子,啊啊说着。

    罗氏掖着手帕替她擦拭眼角,安慰道,“娘,您别生气了,钱财乃身外之物,大嫂喜欢管家由着她去吧。”罗氏早已心灰意冷,不想管一府的糟心事,她看来,谁管家不是过日子呢。

    王氏非但没停下哭得愈发厉害了,沈怀康侧目朝沈怀庆道,“大哥,大嫂这样子成何体统了?看看娘屋里的东西,二哥二嫂送的全被卖了……”刑部尚书说过等风声过后他可以继续在刑部当值,如果沈府再闹出点事情,他一辈子算彻底毁了。

    沈怀庆也拿薛氏没有办法,摸了摸鼻子,一脸悻悻地看着沈怀康,“三弟,最近手头有点紧,能否借点银子给我?”

    沈怀康已听说他染上赌博之事,闻言,扭头不说话了,沈怀庆硬着头皮看向罗氏,罗氏低头当没看见,王氏看着两个儿子,绝望地闭上了眼,是她的报应,报应。

    周氏给周家丁家帖子的日子是下个月初三,初一这日,循着规矩要起老屋探望太夫人,府邸是皇上赏赐的,离老屋有些距离,马车上,沈月浅将沈府的情况大致与周氏说了,“玲芍有走得近的姐妹在祖母身边伺候,说了老屋不少的事,娘怎么看?”

    周氏抱着怀里的小七,叹了口气,“既是分家了,老屋的事情我们也管不着了,只是没想到你祖母会弄成现在这样子,她屋里的东西好些都是你爹从外边淘回来的。”

    “娘,爹爹送给祖母的东西我让玲芍买回来了,祖母不懂珍惜,我们留着,以后小七长大了也能清楚爹爹的为人……”沈月浅挥了挥小七胖嘟嘟的小手,小七以为沈月浅跟她玩游戏,摊手和沈月浅击掌,手到半空,沈月浅已缩回了手,等了会也不见她再抬手,撅撅嘴,嘤嘤哭了起来。

    沈月浅好笑不已,作势拍了拍他手掌小七才安静下来。

    到沈府门口,沈月浅才发现,沈府的门匾换成了沈宅,官府对府字用处极为严苛,沈家如今没有官身,府字却是说不上了,现在的管家是薛氏提拔起来的,叶妈妈的夫家万安,之前的管家降为了一个小管事。

    万安皮肤黝黑,个子偏矮,长得贼眉鼠眼,可却是个妻管严,叶妈妈御夫有术,哪怕生了三个女儿,万安都不敢乱生出心思,她与周氏走到台阶,万安垂头恭顺地施了礼,“二夫人三小姐回来了?大夫人估摸着您会来探望太夫人,一早就让小的候着了。”

    周氏点了点头,“起来吧,府里事情多,我们去临安堂坐会就是。”

    万安垂着头在前边带路,半个月光景再踏进沈家大门,好似已有几年之久了,院子里的花草有些时日没修剪了,长出了院墙,有的伸出来挡住了路,万安伸手扶着让她们先走,边走边解释道,“府里的银子都被三小姐和小少爷拿走了,入不敷出好长一段时间了,这些也没来得及修剪。”

    周氏神色晦暗如深,“浅姐儿和小七得的是老爷挣下的那份,府里公中有铺子田产每年也有上千两银子入账,你在府里好些年怎会连这些都不知道?大嫂掌家入不敷出与浅姐儿小七有何关系?”

    沈月浅微微挑了挑眉,她没想到周氏会出言反驳,周氏心里跟明镜似的不代表会有所行动,她以为周氏会冷眼看着。

    周氏回以一笑,握着她的手,眼露愧疚,如果她懂得做生意,怎么也不会收下那笔银子,她与小七也用不着被人诟病。

    周氏和沈月浅到了屋里时,难得大房三房的人都在,几个孩子也在,王氏躺下靠枕上,眼含期待地望着门口,见着周氏和沈月浅的一刹那,激动得流下泪来,沈月浅面色如常,周氏也没多大的神情,两人上前给王氏请了安便站着不说话了。

    “二弟妹终于回来了,你们走后娘茶不思饭不想没几日就病成这个样子了。哎,都是沈家的孩子,哪是能说分就分的?”薛氏坐在离王氏最近的椅子上,一身大红色牡丹底案的褙子,外罩一件深紫色的锦缎,雍容华贵了不少。

    “大嫂说得哪儿的话,娘不是因着您和大哥打架被气得一病不起的吗?外边皆是这么传的啊?”周氏的手搭在沈月浅肩上,像是看陌生人似的看着薛氏,吩咐将给太夫人的礼物端上来。

    沈月浅见薛氏眼露精光,嘴角不由得扬起嘲讽的弧度,桂妈妈放上礼盒就退到了一边,薛氏紧了紧手里的锦帕,“娘现在只盼着小七回来,哪用得着送东西?”

    沈府大门的牌匾是昨日京兆尹派人强行拆走的,没有官身自称府边是对官府大不敬,薛氏胆子再大也不敢惹京兆尹的人,咬牙切齿地随意弄了块牌匾回来,为着这事,气得午饭都没吃。

    原本,二房的爵位该是沈未远的,周氏好命平安生下了儿子就算了,沈未远偷偷移到大房名下竟也被挖了出来,目光淬毒地看向沈月浅,是她,是她给沈未远暗示让沈未远参刑部侍郎的,若非如此,这件事这么会被发现?

    沈月浅抿唇笑道,“大伯母看着我干什么,几日不见不认识了不成?娘,您今日不是约了夫子来侯府教导我礼仪吧,妆娘子最是讨厌不守信用之人,万万别迟了。”

    在侯府二字上她咬地极重,就是有意恶心薛氏一回。

    薛氏神色一变,脸上的笑垮了下来,随即,往下抿了抿,嘴角抽动道,“浅姐儿,你说的妆娘子不会是那个妆娘子吧?”

    沈月浅似懂非懂道,“大伯母说的是哪位妆娘子?京里还有其他教导礼仪的夫子也叫妆娘子吗?”话完,又催促地扯了扯周氏手臂,“娘,祖母不会放在心上的,下个月我们来多坐坐就是了。”

    周氏为难地看向床上不能言语的王氏,“娘,那我和浅姐儿先回去了,下个月再来看您。”说着两人扭头准备回了,薛氏叫住两人,脑子里快速运转,“二弟妹,我们也没去你们那边坐,择日不如撞日,今日给你们添添喜气如何?”

    “大伯母真是贵人多忘事,我爹爹走后不到一年哪来的喜事,莫要往我晨屏侯府泼脏水坏了我们名声才是。”沈月浅冷着脸,眼神说不出的凌厉,吓得薛氏没了话说。

    两人走了,薛氏嘴里骂了两句,上前打开盒子,不过是些补品,无聊地推给李妈妈,“二弟妹孝敬娘的,你可要收拾好了,本以为二弟妹会请我们过去坐坐,谁知人家现在身份地位不一样了,看不起我们了,娘,您心里是不是也气不过?”

    “大嫂说的什么话,一群孩子还在呢,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拎不清楚吗?月裳,牵着小五小六去学堂。”沈怀康看了眼到处乱瞄的沈怀庆,失望地摇了摇头,上前扶着太夫人躺下,“娘,您好生养着身子,待身子好了,让娘子陪着您去侯府坐坐。”

    薛氏为人小肚鸡肠,小气抠门,看最近府中菜色就明白了,常去侯府换换心情也好。

    薛氏不以为意,她把银子牢牢地握在手里比什么都好,谁敢得罪她?得意地扫了一圈,斗志昂扬。

    “娘,您现在需要人伺候,芸裙要打理后宅不容易,我琢磨着抬了陈姨娘为平妻,帮芸裙打理后宅,她也能分出更多的时间照顾您,您要是同意的话就点了个头。”沈怀庆坐在边上,不紧不慢地说出自己的打算。

    薛氏僵在了当场,平妻?沈怀庆真是日子过久了糊涂了,她还未出声,王氏已点了点头,而被刚进屋的小王氏见得个正着,若非自己这个侄子千叮咛万嘱咐她才不愿意来这一趟,不想是为着这件事。

    “娘既然同意,芸裙,你管家的权利也交出一半给陈姨娘,多分些时间伺候娘。”沈怀庆这句话说出来,压在心里的一口闷气才算消散了,小王氏在,由不得她敢反驳。

    沈怀康气自家大哥糊涂,却也没反驳,甚至还帮腔道,“那大哥挑个日子抬了陈姨娘吧,她这些年照顾月牙不容易。”

    屋子里所有人皆没反对,薛氏咬牙切齿好一会才平复下心情,一张脸一会儿青一会儿白,瞪着沈怀庆,“公中财产皆在我手里,陈姨娘要管事自己想办法。”

    她抬高了嗓音,不料啪的声被小王氏抽了一耳光,“家中长辈还在,大声嚷嚷什么?你娘说不出话来就可以为所欲为了?信不信我做主让怀庆休了你……”

    小王氏要强了一辈子,容不得人反抗,“今日我在府里待着,你吞了你娘多少银子乖乖拿出来,否则,自己拿了休书走人,至于帮你的那些个婆子,没了你,我照样收拾得她们服服帖帖。”

    叶妈妈这才害怕起来,她再和薛氏沆瀣一气,她的卖身契还在太夫人手里,弄不好会落得个凄惨的下场,慢慢退到一边,尽量不让自己入了小王氏的眼。

    至此,平妻的人选和日子就这么定了,为了出口恶气,太夫人让柳妈妈帮衬陈姨娘,如此一来,周氏与陈氏彻底撕破了脸皮,薛氏将小王氏也一并记恨上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原配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芒鞋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芒鞋女并收藏重生之原配娇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