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原配娇妻 > 第034章 再设一计

第034章 再设一计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傍晚,送她们出门时,沈月浅让桂妈妈给每人备了一盒点心,芙蓉糕,桂花糕,玫瑰饼,紫薯条装了一盒子,丁薇喜不自胜,丁夫人拿她没办法,无可奈何地看着周氏,“今日给你添麻烦了……”

    周氏笑得开心,“哪儿的话,浅姐儿在府里没个伴儿,薇姐儿来看她我心里高兴还来不及,左右不过是些点心,她们能处到一起也算性子合拍……”说着看向丁薇,“薇姐儿要是喜欢,改日我让桂妈妈再给你做些……”

    丁薇双眼冒光,上了马车还不忘掀起帘子提醒周氏,“周姨,可别忘了,过几日我再来拿。”

    周氏嘴角噙笑地挥了挥手,听里边的丁夫人训斥了两句,丁薇吐了吐舌头,讪讪地拉起帘子。

    余氏和周氏站在台阶上说话,“丁小姐乃性情中人,真把你当朋友了才随心所欲提要求,以后你们能多走动就多走动。”又看向周淳玉,眉眼尽是笑,“玉姐儿也要好丁小姐好好相处才是。”

    沈月浅眉梢一动,余氏明显话里有话,她意味不明地端详旁边的周淳玉,十三四岁的姑娘身段窈窕,唇红齿白,娥眉柳黛,浅笑嫣然,尤其嘴角的梨涡随着笑尽情收放,很难不让人喜欢。

    余氏好笑,抬手顺了顺沈月浅的刘海,“看什么呢?”

    沈月浅咧嘴不怀好意地咯咯了两声,想到什么的周淳玉娇羞地倪她一眼,别开脸去。

    待余氏也走了,沈月浅才和周氏往回走,路上,周氏说起今日府里的事,感慨不已,“往年夫子向我告状,说你性子不好约束,为此我还愁眉不展,你爹惯养着你,书不好好念,课业不做,总担心你大了出去让人笑话,今日你大伯母上门,有了对比才明白,我家阿浅心思通透,是个好孩子……”

    沈月浅仰头,想起薛氏先走一事,“是不是大伯母又做什么丢脸的事了?”

    “哎,岂止是丢脸,茹姐儿性子也被养歪了,说话没个规矩,你祖母请的夫子该换人了,以后每个月我过去探望你祖母,你留在家里守着小七就好。”周氏不好开口败坏沈月茹和薛氏名声,况且,她不是说人长短的性子,谁能想到,不爱念书学规矩的沈月浅竟是一众人中规矩礼数最好的一个,周氏欣慰的同时又有些落寞。

    沈月茹乖巧地点了点头,回屋后边便找来玲珑打听今日的事。

    玲珑先是气愤,说到后边眉飞色舞起来。

    沈月茹进门便向薛氏告状,指责沈月浅以大欺小,薛氏有心巴结好丁家和周家,假意训斥沈月茹两句,说出的话却是意有所指,“你是妹妹,理所应当听你三姐姐的话,你三姐姐虽不爱念书学规矩,可骨子里不坏,她怎么会欺负你?”

    周氏当即沉了脸,谁知,薛氏和沈月茹的话被进屋的几位少爷听到了,文家二少爷脸色不太好看,进屋给周氏行了礼,反驳道“你这位夫人好生奇怪,自己教出来的女儿一眨不眨地盯着我大哥看就算了,又背着三小姐的面说人坏话,说你不懂规矩的是丁家小姐,怎么事事都推到三小姐身上,三小姐见着我们后一直低着头,大家都可以作证,倒是你不害臊……”

    其他几位少爷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他们不请自来已十分不好意思如何还能眼看着人往沈月浅身上抹黑,鄙视地瞥了一眼薛氏,出声道,“文二少爷句句在理,万没见过这种人。”

    薛氏被一帮晚辈挤兑地无话可说,偏生门口小厮说李珏沈未年在书房闹了起来,理由是为着一幅画,李珏常和商户打交道,看过不少好东西,当下便想将那幅画据为己有,上次摔了人家的花瓶一事还没过去,那户人家说了要么休妻娶他们家的小姐,要么赔钱,他便打起了画的主意,谁知被沈未年知道了,两人争执起来,也不知谁先动的手,最后,画破了,两人脸上也挂了彩,薛氏心疼儿子,指责了李珏两句,李珏也来气了,当场就要休妻,李珏身后的弟弟让他别意气用事,谁知愈发让他来气……

    闹了一出笑话,脸丢了彻底,文二少爷说了,以后遇着李家沈家的人远远躲着,做客都能给主人家丢脸,还是乖乖在家别出来走动算了,薛氏哪还待得下去,灰溜溜地带着人走了。

    玲珑也是听明画说的,心里只觉得痛快,“小姐,夫人说了,以后有什么事都不会请老屋那边的人,没得连累了咱们。”玲珑觉得文家二少爷性子真是没话说,一句话就让风向变了,不仅如此,四小姐的名声也算是彻底坏了。

    知道了前后原委,沈月浅对老屋那边的人愈发看不上了,她奇怪的是今日那帮少爷怎么会来,她问过丁薇,丁薇说皆是冲着宅子来的,皇上一年到头赏赐宅子的次数屈指可数,大家都想来看看,她却觉得其中还有不对劲的地方。

    玲珑凑上前,继续道,“那些少爷送了小少爷许多玩意,听明画说其中一些极为贵重,夫人本是不收的,耐不过大家的热情,没法子才收了。”今日来的少爷中多是和丁家周家走得近的人家,出手不会小气了。

    这边玲珑和沈月浅说着话,回到文府的文博文不可避免地又被太夫人叫走了。

    “今日去晨屏侯府做什么?你大哥是得了皇上旨意帮衬一把,你倒好,跟着去就算了,还坏了人家姑娘的名声?”文太夫人听管事婆子说了外边的事气得不行,沈家什么人家名声早就坏了,何须画蛇添足补上一脚?

    文博文好看的脸尽是委屈,老实认错道,“孙儿知道错了,就是看不惯沈家人平白无故陷害人的作风,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小小年纪就如此心肠歹毒长大了还得了,再有,那位身四小姐也太没规矩了,三小姐见着我们头都不敢抬,她竟明目张胆的打起大哥的主意来……”

    “噗……”文太夫人刚抿了口茶差点喷了出来,重重搁下茶盏,怒斥道“胡闹,沈四小姐才多大,哪像你说的那般?”视线

    文博武坐在边上,愉悦地笑了笑,“祖母别和二弟一般见识,沈家那样的人家七品芝麻官都看不上,放眼整个京城,谁会把他们放在眼里?”漆黑如墨的眸子若有似无地瞥了眼文博文,后者凑上前,重新给文太夫人倒了杯茶,“祖母,孙儿知道错了,以后不会乱来了。”

    “什么不乱来,博文你又闯祸了?”循着声音看向门口,宁氏在丫鬟簇拥下缓缓而来,宁氏是宁国侯府的嫡小姐,妆容精致,穿着身暗红色的拖地长裙,深紫色的丝线从裙摆至腰际勾勒出偏偏祥云图案,腰若纨素,齿如含贝,搭在丫鬟袖上的双手洁白无暇,手腕上碧绿通透的翡翠镯子更沉得十指纤纤,举手投足尽显贵气……

    文博文转身,敛去脸上的笑,一本正经的叫了声母亲,文博武坐在椅子上换了个姿势,不冷不淡的跟着叫了声,宁氏峨眉轻蹙,大儿子这次回京后对她颇有芥蒂,宁氏以为是给他找来说亲的几位姑娘不合他的意,没放在心上,可刚才她在门口看得清楚,文博武见着她后脸上的浅笑消之殆尽。

    宁氏轻轻推开丫鬟的手,上前朝文太夫人施了一礼,转而望向文博文,温声道“刚才你说什么来着?”

    文博文低头不言,文太夫人好说话,宁氏却是个难糊弄的。

    “没什么,今日与二弟出门遇着一只快死的狗,二弟不忍心它太过挣扎变让小厮直接将其埋了,给它个痛快,祖母心善斥责二弟胡闹。”文博武声音四平八稳地解释。

    文太夫人细细琢磨他话里的意思,哭笑不得,人好好的一小姐倒被比喻成快死的狗了,不愿聊这个岔开了话,“你怎么来了?”

    将军府没有分家,大事小事皆宁氏管着,文太夫人看得开,只让府里的晚辈每月初一十五过来请安,宁氏也只在那两日才会踏进她的屋子,今日初三,前日宁氏才来过,今日来定是有事了。

    宁氏将来意说了,“儿媳约了几位长公主府一聚,府里的小厮说博武博文不在,我想着来这边看看。”

    文太夫人明白宁氏是要给文博武说亲了,“他们也是刚回来,长公主来没见着人没有不悦吧?”文博武的亲事她问过太后的意思,之前太后还想让皇上赐婚给五公主,过了一阵子后皇上只让太后别着急,文博武的亲事它心中自有主见,之后就没消息了。

    “你也别着急,皇上给太后回话了,博武的亲事皇上会赐婚的,”

    宁氏凝了凝眉,皇后已开始给五公主挑选驸马,真要赐婚早就赐了何须等到现在?不过,宁氏没反驳文太夫人,老实道,“长公主说过些日子腊梅开了办个赏梅宴,到时博武博文过去坐坐。”

    文博武的眸子瞬间冷若冰霜,语气也沉了下来,“将军府乃武将出身,赏梅宴多是文人参加的多,我就不去了,快过年了,去年便和南山寺大师约好上山找他切磋棋艺,赏梅宴我就不去了。”

    他若是估算得不错,沈月浅也是会去南山寺的,以往皆远远的看着她,这次无论如何要定了她的心才好。

    宁氏好看的眉拧成了一团,当着太夫人的面再大的怒气也只得忍下,语重心长道,“也不分文人武人,长公主也会给其他将军府下帖子,你几个舅母也会去。”她还没说完,文博武已不耐烦的起身,掸了掸平整的前襟,“到时再说吧,我先让文贵收拾好行礼,二弟,你去南山寺不?”

    文博文苦着脸,在宁氏盛怒的眼神下微微点了点头,“大哥一人前去也无聊,我陪着也好。”

    晚上,大将军文战嵩回来,宁氏伺候他换衣衫时抱怨道,“我看他们是越大越不懂礼了,我做的一切还不是为他们好,一个个避我如蛇蝎,给博武提过多少户人家的小姐了?要么嫌弃人太矮了,要么嫌弃脸上没肉,连人小姐脸上妆太浓都入不了他的眼,真不知道他要找个什么样子的……”

    文战嵩伸直手臂,任由宁氏给他束腰带,大儿子随了他,说话直接惯了,“你也别气了,左右他还小,你看看京里边,大户人家里谁不知十九二十才成亲的?只有那些小门小户不懂门道早早的成亲亏了身子,博武的事再看吧。”儿子和宁氏之间的暗流他也感觉到了,叹了口气,道,“你可别急急躁躁地就把人定下来了,博武的性子你也知道,到时候闹得两家面上过不去就遭了。”

    宁氏何苦不知道这个理,抱怨归抱怨,其中利害她还是拎得清的,“我心里有数,今天见长公主家的小姐容貌好看,处事张弛有度,要是错过了这个,之后不好找了。”

    文战嵩不以为意,双手扶着宁氏肩膀,冷硬的五官淌过温柔,“急什么,我不也是二十岁才遇着你吗,好的都在后边,何况博武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上赶着要嫁他的小姐多着呢。”

    宁氏抬眸,瞪了他一眼,她和他能一样吗,心里却也因着他一番话轻松不少,“走吧,博武博文在正屋等着呢。”

    文战嵩揉了揉鼻子,温香如玉在侧,哪还有其他的心思,宁氏勾起了他不少年轻时的回忆,打横抱起宁氏,朝外道,“让大少爷二少爷自己用饭,不用等我们了。”

    宁氏捂着嘴,骂了两句胡闹,文战嵩来了兴致,半强迫宁氏掀起了帷帐,不一会儿,账内便传出一阵低若蚊吟的shenyin,以及喘着粗气的低吼……

    文博武和文博文两人坐在桌前,面面相觑一眼,文博文放低声音道,“大哥,母亲不会向爹告状吧?”宁氏要操持偌大的将军府,平时最注重规矩,可只有她和文战嵩了,有什么苦水都往文战嵩那边倒,小时候他和文博武不听话的那两年没少挨打,文战嵩几乎是见他们一次打一次,次次理由都是惹宁氏生气……

    文博武屏退布菜的丫鬟,拿起筷子,优雅地夹了块肉,笃定道,“母亲不会那么做的,你放心吧,对了,沈家那边的事情还需要借你的嘴说点事,之后我再与你细说。”

    文博文点了点头,“知道了。”

    文博武认定了沈月浅,沈家那帮不知轻重的人肯定要好好收拾一番,最好将人撵出京才好,否则,多少会连累晨屏侯府的名声,不过他能想到的,大哥肯定也能想到。

    饭后,两人去了文博武书房,文贵奉上茶盏,看二少爷脸色越来越苍白,心底暗暗高兴,以后帮忙跑腿的终于不止他一个人了。

    “大哥,这样不好吧,央乐侯府的少爷与我们素未谋面,这样得罪了他会不会不合适,爹知道的话会打断我的腿的。”文博文不明白承恩侯府如何得罪文博武了,可这种法子,太损阴德了。

    “不会,我会护着你的……”文博武唇角淡淡地勾起愉悦的笑,沈太夫人已掀不起风浪,剩下的就是薛氏和小王氏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原配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芒鞋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芒鞋女并收藏重生之原配娇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