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原配娇妻 > 第041章 请君入瓮

第041章 请君入瓮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沈月浅正在看周氏带来的书籍,妆娘子请进府后她还没正正经经上过课,心中过意不去,周氏带来的书籍便是妆娘子的意思,每日都要翻翻,十日会有考核,沈月浅知道妆娘子的为人,加之,多看些书却是有助益,刚得空就让玲珑找了书出来,忽听耳边传来汪汪汪的狗叫声,她侧身看去,一只通身雪白的小狗趴在她鞋面上,仰着脖子,朝她叫个不停。

    她觉得有趣,就连床上玩着脚丫子的小七都翻身坐着望了过来。

    “这狗真是有灵性,文大少爷身边的文贵送来的,说是半路捡的,你要是不喜欢我让鲁妈妈抱下去。”周氏走近了,那只小狗也不害怕,叫了几声吸引住沈月浅的目光后,整个头跟着趴了下去,模样甚是讨人喜欢。

    沈月浅哪会不喜欢,“不用,留着吧,以后您忙的时候,让它陪小七玩。”沈月浅没养过小动物,一时见着了新奇不已,也不看书了,默默地测过身子,逗小狗玩。

    她说话,小狗就仰着头和她对望,她目光移向别处后,小狗就趴在她鞋面上,便是周氏在旁边都看得来了兴致,猜测道,“这么通人性的狗若是丢了主人家只怕会难受好一阵子,待会我问寺里的和尚打听打听,看看能否寻着它的主人,真寻不着我们再留下。”

    沈月浅点头,让玲珑递了盘糕点过来,捏成一小块一小块的,刚扔在地上狗就凑过去,嗅了嗅鼻子,却不吃,周氏觉得奇了怪了,忍不住打趣,“桂妈妈做的糕点最是受欢迎,你还看不上?”

    沈月浅每样糕点都扔了些,小狗都只是嗅了嗅,不张嘴,她又让玲珑去厨房弄些骨头来扔在地上,奇怪的是狗仍然只是嗅了嗅,不张嘴,周氏也愈发好奇起来,“莫不是生病了?不若让鲁妈妈抱下去算了,别过了病气。”

    沈月浅哭笑不得,“狗怎么和人一样……”她仔细看了好一会,发现狗全身上下纤尘不染,若真是在外边捡的,身上或多或少会沾些泥土才是,思忖片刻,不由得笑了起来,伤口一震一震又开始疼了。

    小七兴致冲冲的要跑地上去玩狗,周氏害怕他被咬着了,抱着他哄道,“走,小七洗澡,洗澡睡觉了。”

    沈月浅喝汤的时候狗在边上看着,目光水汪汪的,煞是可怜,弄得沈月浅喝汤都不好意思了,“喂你骨头你自己不吃,怪谁?”说完又笑了起来,果真日子太无聊,自己竟和狗杠上了。

    “玲珑,拿碗盛点汤看看它喝不喝。”沈月浅喝完汤,身子舒适不少,笑得激动,伤口又裂开一些,玲珑唤着狗出去后,沈月浅才脱衣衫换了身纱布,伤口狰狞恐怖,两边已愈合得差不多了,中间伤得深,只怕还要些时日。

    “小姐,那只狗还真是有趣。”玲珑推开门,端着盆子准备给沈月浅擦身子,说起那只小狗来,“你猜它为何不吃您扔地上的糕点,原来它是嫌弃脏,鲁妈妈拿碗给它装了碗汤喝得干干净净,桂妈妈觉得有趣,又扔了两块糕点,它嗅嗅后就走开了,鲁妈妈将糕点搁在碗里,两三小就没了……”

    沈月浅不料还有这种事,狗通灵性,主人家伺养得精细却是会养出这种性子来,上辈子她见有人还给狗做了衣衫,盖着它四只腿防止踩在地上踩脏了,“夫人可问过寺里谁丢了小狗?”

    狗都如此爱干净,它的主人可想而知。

    玲珑拧了巾子递给她,说道,“没,寺里的和尚说会帮忙问问的,还回去真是可惜了。”

    沈月浅挑眉笑了笑,意味深长道,“狗的主人找来该还回去,就是不知道何时找来。”

    文博武的性子,别说路边有只狗,就是有个死人都能不闻不问,哪会在这种事情上费心思,狗该是他养的,估计担心她过得闷送了过来,擦干净了脸,将巾子递回去时说道,“你问问谁会做狗穿的衣衫,山上冷,别冻着它了。”

    玲珑不疑有他,“我待会就问问。”

    夜里,沈月浅被一阵嘻嘻索索的声响吵醒了,屋子里没掌灯,只以为是山里的老鼠,唤了声玲珑,玲珑提着灯笼进屋,被床下一团白花花的东西吓得不轻,走近了才看清是那只小狗。

    “它从哪儿进来的?奴婢守在门外没感觉有东西跑进来了。”说着,玲珑便要伸手抱它走,手还没碰到它就被它躲开了去,沈月浅探头道,“算了,它爱待在着就待着吧,你拿了被子进屋睡,夜里风大,别着凉了。”

    玲珑张了张嘴,想起什么,点头应下。

    每天有小狗陪着,生活却是多了许多乐趣,连着小七都喜欢来了,周氏发现小狗性子温和,大着胆子给它洗了澡,放在竹床里,栏杆深,它也爬不出来,小七坐在褥子上,抓它的毛它也不张嘴咬人,渐渐,周氏也放松下来。

    沈月浅看完了书,妆娘子第一次出的全是模棱两可的选择题,旁边还附着一张信,信上说她有伤在身,可以让旁边的人代笔,待她身子好了,再考察其他。

    和妆娘子的信一起来的还有周淳玉,比起上一次见她,周淳玉神色憔悴了许多,眼睛不如之前有神了,沈月浅看了眼她身后,周淳玉苦涩地扯了扯嘴角,“我一人来的,娘和祖母走不开。”

    上前拉着她的手,酸楚地落下泪来,直言道,“我来也是抱着最后一点希望,承恩侯府家世高,我却是不屑一顾的,丁家已将庚帖还回来了,祖父祖母说看我的意思,承恩侯府虽然开罪不起,也不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可是,阿浅,我怎么能看着日渐兴盛的周府在我手上土崩瓦解?”在家里的时候,她可以强忍着情绪说嫁谁都是嫁,可是,要她这样嫁进承恩侯府,她如何甘心?

    沈月浅听了后也跟着伤心起来,女子,从来都是为家族利益所束缚,或自愿或无奈,都不可避免地要走上这条路,能遇上一个志趣相投的人携手一生谈何容易?

    “别哭了,我让你来自然会想法子救你出这种困境。”轻拍着周淳玉的背安慰道。

    周淳玉哭了会儿,情绪也稳定下来了,抬眸问道,“你的伤怎么样了?”

    “好得差不多了,我是想问你,府里怎么和承恩侯府走到一块了?”长公主中意周淳玉可见她目光高,并没有听周家人说起和承恩侯府频繁走动,怎地突然就好定下周淳玉了?

    周淳玉细细回想了一番,也不清楚怎么回事,吴家三少爷她是见过的,白白净净,皮肤比一般小姐的还要好,眉目硬挺,唇红齿白,可惜了是个男儿,“我也不清楚,就是我娘和祖母也觉得莫名其妙……”

    果然,沈月浅又问道,“大舅母或你可有得罪过谁?或者大表哥和谁起过争执,恰好那一家和承恩侯府走得近的?”在背后给长公主支招的人分明是要将周淳玉推入万劫不复之地,卵足了劲撮合承恩侯府和周府,对吴炎辰的情况想必也知道些,承恩侯府的二少爷还没说亲,长公主却让吴炎辰走在前边,一定有猫腻。

    周淳玉思考了许久,摇了摇头,老太爷耳提面命以和为贵,在外从来不与人起争执,“浅姐儿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了?”

    “没什么,就是担心有人从中作梗,对了,你对丁家是什么态度?”丁辉峻办法没用对,可对周淳玉是真有几分情义,她如果还想嫁去丁家,她倒是有个法子,不过,还得看丁辉峻的态度。

    周淳玉悲从中来,实说道,“初始的时候并不排斥,经过这事,我们怕是不可能了,丁家太夫人性格坚决,恬不知耻的贴上去又能如何?以后的日子那么长……”

    沈月浅明白她的意思了,周淳玉果真什么都看得明白,冲着丁辉峻护着她的劲儿,即便嫁去贵央侯府,丁太夫人和丁夫人也不会给她好脸色,辛辛苦苦养大的儿子,为了一个女子不要名声和前程,越是高门越不讲究情爱……

    “你可有恨极了的人?”要撕开吴炎辰好男风的事,最好借由别人的嘴说出去。

    周淳玉想了许久,讨厌的人当然有,可算不上大仇。

    沈月浅无奈,凑到她耳边小声与她说了两句,周淳玉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难怪,难怪……”话未说完,脸上已有了决绝,沈月浅拉着她,“你先别急,这件事我们慢慢来,我也是无意之间发现了的,贸然说出去,长公主反咬一口说我们污蔑可就得不偿失了。”其实,她早就有了合适的人选,问周淳玉也是想再斟酌一下,“表姐,待会你就回去,我让玲芍大山一起,回去后,你不要露出反感的情绪,叫承恩侯府的人以为你答应了,也要稳住祖父祖母的情绪,这件事关系重大,谁都不要说,长公主为人好面子,便是要提亲也定会入宫求皇上赐婚,腊月二十是皇后生辰,长公主定会入宫,我们只要在这之前漏出风声就好。”

    沈月浅一字一字又说了许多,周淳玉略有迟疑,“浅姐儿,我知道你为我好,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件事我自己来吧。”

    “表姐,我和文昌侯府有深仇大恨,不是这件事,之后我也会想法子除之后快。”她要让文昌侯府背这个黑锅,比起周老太爷,文昌侯府的老侯爷在朝堂可厉害得多,同样是侯府,就看他们各自的能耐了。

    周淳玉面有挣扎,见沈月浅眼中的仇恨不像是假的,良久,点了点头。

    周氏听说周淳玉来了,谁知到了屋里什么都没有,问沈月浅,“你表姐不是来了,怎么不见人影?”

    “表姐说趁着还没说亲出门看看我,已经回去了,祖母和大舅母给小七做了几身衣衫,在桌上的包袱里。”

    周氏这才看向桌上有个浅白色的包袱,心里难受,沈怀渊死后她再也没回过周府,眼看着承恩侯府欺负娘家人也无能为力,周氏展开包袱,里边有几身袄子,还有几双鞋子,不由得失了神。

    进入冬季,京中许多人家都办起了赏梅宴,承恩侯府得知丁家和周家换回了庚帖,满意得很,再看周淳玉脸上没有一丝不情愿,长公主脸上也高兴了许多,到哪儿都夸周淳玉沉稳端庄是个有福气的,连带着对跟在周淳玉身后的宋安雯都称赞说她憨态可掬。

    宋安雯一日比一日胖,她也不明白原因在哪儿,长公主夸赞她憨态可掬可不就是嘲讽她长得胖?宋安雯性子随了她娘,睚眦必报得很,尤其每次长公主都拿不同的词形容她胖,一次是胖嘟嘟的像年画上的鱼,一次又是像刚出水的莲藕,甚至还说她像极了弥勒佛,不到半个月,京里所有人都知道她长得胖的事了。

    “雯妹妹,刚丫鬟来说祖母身子不舒服,我娘一时半会怕走不开,你先陪那些姐妹逛着,我先回了,下次黎府宴会我再和你玩。”周淳玉故作愧疚地和宋安雯解释。

    宋安雯在京里出名后,主动和她做朋友的只有周淳玉了,她没有多想,今日她本是不来的,刘氏强拉着她出来叫她多认识结交些人,没法子,摊了摊手,“你走的话我也走了,我娘喜欢就让她待着吧。”

    宋安雯不喜欢刘氏到处显摆长公主称赞她的事,旁人心里看她笑话刘氏还高兴地凑上去点头附和,像是多大的荣耀似的。

    文昌侯府和周府不在一条街上,两人上了马车走完这条街便一个往左一个往右了,宋安雯吃着零嘴,猛地,车轮子压到什么东西,抖得她手里的红枣落在地上,帘子也被什么击中,咚咚的响着宋安雯骂了两句犹不解气,掀开帘子正欲接着骂,谁知,对面马车上的人也掀开了帘子看向地面,两边的孩子玩游戏扔石子,扔了一地,轮子便是碾压到那些石子才磕磕绊绊起来,那群孩子知道闯了祸,大喊一声跑开了。

    宋安雯盯着帘子看了许久,心中困惑,那人皮肤白,五官精致,她这几日没少见着他,疑惑的是他旁边的男子,浓眉大眼,一点印象都没有,马车平稳后,她也将这件事抛之脑后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原配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芒鞋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芒鞋女并收藏重生之原配娇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