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原配娇妻 > 第050章 夜间幽会

第050章 夜间幽会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马车进城后,余氏带着周淳玉回家了,小七从没见过如此繁华的景象,手抓着帘子一角往上掀,周氏挪到他一侧拉回他的手,缓缓道,“今日我们先回家安顿,之后娘带你带你出来逛逛可好?”

    大街上人来人往,嘈杂得很,猛地回来她适应不了,又有刘家的事情在前,她不想太过打眼了。小七一屁股坐下,嘟着嘴,极不高兴,心想,如果换成沈月浅的话一定不会拦着他,挪到角落里,生闷气不理周氏。

    周氏好笑,抬手摸着他圆滚滚的脑袋,“过两日我们去拜访你外祖母,让表哥们带你出来转转可好?”她的身份带着他到处走不好,倒是周寒轩可以。

    听了这句,小七仰头看她,小脸已挂满了笑,唇红齿白,恨不得让人捏捏他的脸才好,美目含春道,“真的吗?我可以找博武哥哥玩吗?他说过让我找他,他带我去玩的,我还想将丁丁抱回来呢。”

    提及文家两位少爷,周氏有一瞬的走神,刘家的事情全靠他们才解决了,回京后人多口杂,周氏不想和他们走动了,敷衍地点点头,“要是遇着了你就让他带你玩,没遇着的话就算了吧。”

    文家和她们的交集不会多,见面的机会也少了,小七听不出周氏话里的意思,以为周氏同意了,环着周氏脖子重重亲了口她脸蛋,“谢谢娘,娘最好了。”

    她们回府的时候午时已经过了,宅子久了没住人,虽整天有丫鬟打扫清理,还是给人寂寥空荡的感觉,小七还不到三岁,周氏害怕他回来不能适应,故而,小七还是与他住在云锦苑,小七住在里边的隔间,院子里,周氏吩咐人将东西抬进去,之前没留意,箱子里大多是小七的玩具,有寺里的和尚送的,还有在小镇买的,更多的还是文博武送的,各种各样的玩物,应有尽有,隔间都地方放,周氏吩咐人腾出旁边的屋子,给他装那些箱子。

    回来沈月浅心里没觉得有什么变化,院中景色照顾得精致,刚入夏,许多花儿还没凋谢,偶有蝴蝶翩翩起舞,小七高兴得不得了,要卢平抱着他到处转悠,卢平腿不便,周氏训斥他两句,他还较劲了,抓着卢平裤子,苦苦可怜地盯着卢平,“卢平,我要走,你抱我好不好……”

    小孩子声音诺诺的,卢平哪拒绝得了,弯腰抱起他,毕恭毕敬地看着周氏,“不碍事,少爷还不熟悉府里的地形,我抱着他转转就回来。”

    周氏无奈的摆手,威胁小七,“你要是不自己走路长大了就是小宝师傅。”同样的话,保管见笑,谁知,小七不上当了,扭了扭身子,嘴里嚷着卢平快走,他要去那边玩。

    周氏头疼,念着还要整理大大小小的行李,随着他去了。

    谁知,小七一出去到了傍晚才回来,脸上全是看见什么不得了的似的,周氏狐疑,卢平放下他,拍了拍他胸前的衣襟,回道,“夫人小姐不在,奴才做主在湖边围了一小片水域,养了些鱼,小少爷兴奋不已,要人下去捞鱼才耽搁到现在……”

    “娘,晚上我们可以吃鱼。”小七笑得眉眼弯弯,等卢平动作停下,迈着小腿跑向周氏,撞得周氏身子不稳往后仰了下才稳住,训斥道,“吃鱼就吃鱼,毛手毛脚做什么?”

    小七拉着周氏的手,撒娇地要周氏抱,周氏没搭理他,转身在椅子上坐下,他又跟过去,爬上周氏的腿抱着她脖子拿脸蹭周氏脸颊,卢平笑着退了出去,远远地看着一抹桃红色人影走来,招来旁边的丫鬟,让她去厨房知会声,鱼可以下锅了。

    周氏被小七磨得没了脾气,谁都当他是个宝,不用她点头,卢平肯定早就吩咐下去了,掰过他身子,周氏完全拿他没有法子,“还有什么事?”

    “我还没坐过船,卢平说湖边的船是坏的,娘亲买船回来好不好?我们就可以坐在船上钓鱼了。”卢平说买船要花很多银子,只有娘点头了才可以,故而,他才会这样磨着周氏。

    周氏蹙眉想了会,家里人少,平日也没什么人来,船舫价格不低,买回来一年也用不着两次,买扁舟的话小七年纪小,一不留神就掉进湖里了,沉吟道,“这事我想想……”

    沈月浅进屋,小七还坐在周氏身上不肯下来,周氏拍着他的小屁股,哭笑不得,“船的事我们之后再说,快下去准备吃饭了。”

    饭桌上果真多了两道鱼,一道清蒸的,一道水煮的,鲁妈妈在旁边给小七弄鱼,周氏千遵万戒吃鱼的时候速度慢,遇着鱼刺立马要吐出来,生怕他一不小心卡着了。

    桂妈妈厨艺愈发精湛了,桌上的两道鱼被吃了干净,完了,小七还意犹未尽地舔着嘴唇,扶着圆滚滚的肚子,昏昏欲睡道,“娘,好吃,明天还吃好不好?”

    南山湖里也会有鱼,他年纪小,桂妈妈做的都是鱼汤煮豆腐,周氏和沈月浅害怕他嘴馋两人也不怎么吃鱼,南山湖的鱼难捉,上次喝鱼汤已经是去年过年时候的事了。

    “明天你与卢平钓鱼,钓着了就吃。”周氏拉开他坐的凳子,看着沈月浅道,“他这个肚子是越来越大了,你陪着去院子里走走,这样下去怎么得了?”

    小七已闭上了眼,手搭在肚子上,靠着椅背睡得香甜,哪会愿意起身下去走,周氏抱着他双腿站在地上,他整个身子就往下沉,一点力气都没有,周氏皱眉道,“以后不能让他吃太多了,吃好就睡,肚子积食该难受了。”

    鲁妈妈上前搭手抱起小七,小七环着她脖子,头趴在她肩头,双眼仍闭着,“夫人,孩子小就是这样子的,少爷玩了一下午怕是早就瞌睡来了,老奴这就抱少爷回屋睡觉。”

    “你们都惯着他就是了。”周氏佯装生气地松开了手,想起沈月浅小时候貌似也是这样,喂着喂着饭,身子就往后仰要睡觉,她又没了脾气“回屋后给他擦了身子再让他睡,跑了一下午,身上全是汗。”

    鲁妈妈退下后,沈月浅见周氏像有心事,“娘,怎么了?”

    “回来了,我犹豫着要不要看看你祖母,虽说两家没什么联系了,她毕竟生养了你爹。”沈家已经从老屋搬出去,在长巷子那边租赁了一处小宅子,老老少少一家人挤在里边,这两年她没让人打听过,也不知道还在不。

    沈月浅心里是不太乐意的,可为了小七以后的名声,不过去探望一下说不过去,“理应该过去,备些礼,看一眼后就回来如何?”

    周氏得了她的话心里就有了底,这两年,女儿为人处世更周全妥帖,她说的话都有理,点头道,“我先让卢平问问她们还在那边不,没有的话还得打听一阵子呢。”

    沈月浅没有细问过周氏老屋那边大声的事,零零星星从周淳玉嘴里听说了些,沈怀庆欠的债多,被人打断了双腿双脚,为了还债,将老屋的宅子抵了出去,一家人住去人杂混乱的长巷子那边了,府里的丫鬟全部发卖了出去,沈未远他们平时做杂工养活自己,王氏之前中风不见好,经过这件事倒能张嘴说话了,周淳玉说起这件事的时候还调侃,“你祖母估计是被逼到绝境了,沈家在她手里成了这个样子没脸见人,咬着一口牙身子又好了。”

    然而,王氏的日子过得并不如意,带着陈氏沈月牙沈月裳靠给人洗衣服攒钱过日子,罗氏和沈怀康因着薛氏闹得一出也分家出去了,甚少去那边走动,沈怀康官职彻底没有回恢复的希望了,一蹶不振,整日听听小曲,散散步,日子还算清闲。

    沈家的后果都是自作自受,沈月浅没想到罗氏和沈怀康真狠得下心不管王氏和大房,罗氏是罗家的淑女,在家不受主母待见,给的嫁妆也少,沈怀康不如沈怀庆败家也是个胸无大志的人,三房的日子只怕也不见得好过。

    周氏见她神情木然,以为感慨老屋那边的人和事,伸手,理了理她并不凌乱的领子,“一切皆有缘果,你也别想太多了,我们是我们,她们是她们,两者不相干。”

    这便是她下定决心在南山寺住几年才回京的原因,不想再被那些人所拖累,她自己倒好,沈月浅和小七还小,没得从小因为这些抬不起头来,日子久了,京里谣言淡了,回来重新生活。

    沈月浅明白周氏误会了她的意思,小王氏和薛氏那件事她认为其中透着诡异,薛氏再嫉恨小王氏那个法子可是损兵八百自伤一千,薛氏被仇恨冲昏了头脑不成?当时没有细想,反应过来的时候薛氏已经死了,唯一的小王氏也被送去了庄子。

    “娘,我心里知道的,您也早点睡,养好精神去见外祖母,外祖母看我们过得好才会放心。”她心里清楚周氏是想念高氏的,每一次过节,都会给高氏做衣衫托人送去,沈怀渊在的时候她还偶尔回周府,之后一次也没回过,会被认为是不详。

    周氏眼里蒙上了一层忧伤,迅速敛了下去,“你也是,明早不用过来了,我让厨房将早膳端到你院里,府里事情多,我核对好了账册后天才有空去周府。”

    说了会话,沈月浅出来的时候,天边的星星一颗两颗冒出头来,走廊上灯火通明,带着她的心也亮了起来,回到院子里,门口的玲珑玲芍欲言又止地给她行礼,她奇怪地看了眼两人,蹙眉道,“怎么了?”

    玲芍扯了扯玲珑袖子,示意她开口,玲珑拂开她的手,低头,轻声说了句,沈月浅转身回望了眼院子,难怪回来时一个下人也没遇着,想必早就吩咐好了,沈月浅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来了气,“谁做的主?”

    玲珑咬了咬牙,低眉顺耳道,“奴婢也是没有法子。”

    她听丫鬟来禀告说侧门有人敲门,心里疑惑,梧桐苑一小角拱门后是一处花园,花园边开着一处侧门,那周氏担心进进出出冲撞了小姐,一直吩咐人锁着,除了梧桐院的人,甚少知道那里有侧门的,她贴在门上问了两句才知道是那位大爷,他要来她们也拦不住,只好将一路上下人全打发了,让他进了府。

    沈月浅看了看天色,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和文博武真和偷~情的人没什么区别,天黑了才敢光明正大的说上两句话,摆手道“你们先下去吧,让人守着院门口,别被人发现了。”

    她们走的时候,周氏问文博文,文博文说还要住上两日,没想到她们前脚到他们后脚就回来了,推开门,一身玄色衣衫,惬意盎然坐在书桌旁,嘴里吐着枣核的不是文博武又是谁?

    “你怎么来了?”沈月浅走到窗边,伸手掩上大半,转身看着他,纵然不入流的行为,配上他漫不经心的表情和优雅的动作,一切就变得好看了。

    文博武推开身侧的凳子,沈月浅转过去才看清他怀里还有团白绒绒的东西,此时,正瞪着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自己,沈月浅叫了声丁丁,小狗摆了摆尾巴,立即从文博武腿上跃起跳到沈月浅怀里,沈月浅双手抱着它,高兴地看着文博武,“怎么把丁丁带过来了?”

    回来的路上,小七问过周氏好几次什么时候把丁丁抱回来,从他会走路的时候丁丁就没和他分开过,今晚不觉得,明天人醒了就要开始找丁丁了。

    文博武勾了勾唇,看狗伸出舌头舔沈月浅的脸时,目光陡然一深,“丁丁……”

    小狗听到背后冷冷的一声,乖乖地缩回了舌头,尾巴左右甩得更用劲了,沈月浅哭笑不得,“你威胁丁丁做什么?”

    文博武别开脸,看着纸上吐的枣核,收起来扔进木篓子里,岔开了话题,“我送你个人,你想法子别让你娘怀疑。”那个地方他还没亲过,怎么可能让一只狗先碰上去。

    沈月浅不知他心中所想,坐下后,一边顺着丁丁光滑的毛一边问他,“什么人?”她身边有玲珑她们,不缺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原配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芒鞋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芒鞋女并收藏重生之原配娇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