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原配娇妻 > 第066章 反常应下

第066章 反常应下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和文战嵩说完话,宁氏也没了整理单子的心情,多出一个干女儿总比多了个不明不白的儿媳好,尤其将军府不缺这份嫁妆,宁氏松口气,对文战嵩道,“认干女儿要仪式,这件事需和太夫人通通气吗?”

    文战嵩被文博武捉弄的一口恶气出了,心里畅快不少,往后靠在椅背上,手摩挲着茶杯上的纹路,不甚在意道,“这件事先不和娘说了,她身子骨还没好,真到了认干女儿的时候再告诉她吧。”气恼归气恼,文战嵩还有理智,闹到太夫人跟前,怕就是满府皆知了,且文博武下不了台面,不知还会不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来。

    宁氏应下,转而说起文博武的亲事来,“我哥哥家的几位姐儿常来我们府里,你看着觉得如何?博武性子冷,身边有个人陪着,我们也省心些。”之前她和太夫人往文博武院里塞了几次人,没想到气得他离家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回来,屋子里的那些人都被他乱找了借口发卖了出去,还听说卖出去之前受了番折磨,那段时间,府里人说起文博武皆面色苍白,她和文太夫人再气也只能睁只眼闭只眼,也就那时候开始,她才不敢将文博武逼急了,生怕他不小心出门就不回来了。

    文战嵩叹了口气,文家几位小姐容貌才华皆不俗,可惜没能入文博武的眼,抬起茶杯仔细看着杯子上雕刻的花纹鸟兽,脑海猛然想起去年秋猎皇上皇上赏赐的一套茶具,“我在南山寺禅房发现方丈眼光不俗,喝茶的杯子竟是上等的官瓷,和皇上赏赐我的……”话还没说完,想起什么似的,陡然扔了茶盏往外走,嘴里怒骂道,“我看他是越大越会来事了。”难怪他在方丈禅房瞥着茶杯觉得乃不俗之物,皇上赏赐下来的东西做工细致精美,竟是那小子拿他的东西送人情去了。

    “怎么了?”

    文战嵩好不容易平复下去的火气又噌噌冒了起来,“将皇上去年秋猎赏赐的茶具拿上来。”董家媳妇是宁氏身边的老人了,管着大房的库房!不一会儿就来了,如实禀告道,“那套茶具大少爷很喜欢就拿走了,侯爷要不要换前年的?”

    宁氏蹙眉,文博武不钟爱茶具,而这套茶具却是文战嵩最喜欢的,上边雕刻的纹路是一座小镇,用笔精湛,文博武舍不得用才放进了库房,奇怪地问道,“博武拿你的茶具干什么?”来侯府做客的人中,和文博武聊得好的人少,那么贵重的东西文博武能把它送给谁?当下,只得安慰文战嵩,“不若问问博武可有法子拿回来。”

    文战嵩听得又是一气,老实道,“那个逆子已将它送了人,要回来?哪有你说的容易?”又转身与宁氏对视,气愤道,“你先忙你的事,我找那个逆子算账。”

    茶具用之前要先用冷水,再拿滚水清洗,当日禅房的茶杯一看就知道是文博武早就送去了的,瞒着他就算了,竟能堂而皇之拿走了他的东西不吭声,他如何能痛快?怒气冲冲地找文博武算账,然而却扑了个空,院子静悄悄的,文贵也不在,招来洒扫的丫鬟一问,答案更是让文战嵩来气。

    “大少爷出门了,说是有要事要做,晚上不回来用膳了。”

    跟上来的宁氏松了口气,出了屋子,她又是下人眼中高贵端庄的大夫人,洒扫的丫鬟不自在地挪了挪地,接着一日的工作,文战嵩心里有气发不出来,憋得老脸通红。

    而此时的文博武本想直接去辰屏侯府找沈月浅分享喜悦,谁知经过辰屏侯府巷子口的时候见着几个鬼鬼祟祟的人,趴在石狮子上旁边,到处张望,文博武隐藏起来,给旁边的文贵打了个眼色,文贵闪电般的奔了过去,吓得几人一窝蜂的散开,文贵揪着一人的衣领询问,那人惶恐不安,嘴里满是求饶的话,文贵心中不喜,往后拽了拽他的领子,迫使他往上仰着头,“好汉饶命,我们不是坏人,只是想见沈府小姐一面澄清事实的……”

    文贵诧异,又往后勒了勒,那人立马全部招了,原来他是刘书邦身边的小厮,之前一直跟着刘书邦,刘书邦因为韩家发生的事惦记也记恨上了沈月浅和周淳玉,才会想着找人在二人回京的路上设下埋伏,坏了两人的名声,可是,他们当时并没有捧着周淳玉和沈月浅一根头发,当时他们躲在一颗大石头身后,不知怎么被人袭击了,醒来人已经在城外了,之后传出周淳玉的事,他们心中虽然觉得奇怪,为避免刘书邦发脾气,几人都说做得密不透风,目的达到了。

    没过几日,京兆尹直言拿出了刘府出入大门的牌子,刘书邦气他们做事情拖拉带水罚他们挨了板子,朝堂上,参奏刘侍郎的奏折一本又一本,刘家的铺子生意一落千丈,过年回京述职的官员多,他的侍郎一职怕都保不住了,这件事,刘书邦也被刘侍郎打了并且扬言要将刘书邦赶出去单过,刘书邦吓得不轻又在他们身上找茬,也是瞒不住了,几人才说了实情,那日,劫持周淳玉的不是他们,是另一伙儿,刘侍郎不信,说除非他们找出其蛛丝马迹,故而,才会想着来沈府找沈月浅澄清这件事,蹲了好几天了也没见着沈月浅出门,找周小姐更是不可能了,文家和周家的亲事定得急,周淳玉肯定正在闺阁中绣自己的嫁衣呢。说到这,那人又张嘴求饶,“我要说的就是这些了,那件事真不是我们做的。”

    刘家得罪了将军府和周府气数算是尽了,文贵松开手,嫌弃的掏巾子擦了擦手,意味不明道,“做与不做已经不重要了,回去告诉你家少爷,刘府都是因为他才受了牵连的。”

    小厮点点头,踉跄的脚步跑远了,文贵这才笑了起来,躲在一颗石头后面还破口大骂,没有将他们浸猪笼算是仁慈了,刘书邦的好日子还在后边,文贵得意地看向旁边的文博武,事无巨细将事情转达了,问文博武,“主子,我们还进去吗?”刘书邦派了人来,说不定其他府也派人盯梢,闹出什么动静来,不好做人的还是沈小姐。

    文博武挑了挑眉,蹙眉想了一会儿,不吭声,算是认同文贵的话,“回去,晚上的时候再来。”多年谋划终于看到了一丝曙光,至于刘家,他也不想再计较其他,有的是人跟他计较,文博文之前不理会就算了,现在和周淳玉定了亲,对刘书邦的憎恨只会多不会少。

    刚回到院子就察觉到气氛不对,拐过走廊转角,见宁氏坐在树下,一身天蓝色的褙子,发髻上的簪子多是宫中之物,富贵大气,除却脸上愁眉不展,像是遇到什么解不开的洁似的,文战嵩喜欢速战速决,定是将他编造的故事一五一十与宁氏说了,否则,宁氏不会坐下这。

    调整好情绪,他慢悠悠走过去,躬身问道,“娘来了怎么不去屋里坐?”

    宁氏心里想着事陡然听到他的声音吓得身子一颤,认出是他才回过神来,“你爹说你将皇上赏赐的茶具送人了?他暴跳如雷了好一阵子了,你将茶具送给谁了?”

    文博武诚实道,“南山寺的方丈,有一日我不小心打破了他的茶杯,心里过意不去,就让库房管事给我挑了个拿得出手的东西,她们我让我选,最后我就选了那副茶具,皇上每年都会赏赐茶具,府里已经堆了不少了,偶尔缺一套不影响,娘来就是为了说这个?”

    宁氏蹙眉,拍了拍对面的凳子,让他坐下,将文战嵩与沈怀渊喝醉酒的事儿说了,忘记了问文博武的意思,“你爹和我都想着收她为干女儿,如果你弟弟没说亲的话这件事说不定和她还有可能,眼下的情形,我们也没法子了,总不能让你娶了人家。”最后一句乃姐姐的随口胡说的,文战嵩提醒要问文博武的意思,依着他的性子肯定不会答应。

    不料,文博武一反常态,竟然答应下来,“既然是爹爹和辰屏侯还在世的时候定下的亲事,我当然要给他面子,虽说是没有交换定情信物,终究口头上应允了,这些日子得到方丈点拨我也明白了许多事。”

    “人活着,除了漫无目标的活着不能忘了身上肩负的责任和孝道,子欲养而亲不待,我们和寺里不知道爹娘是谁的孩子不同,我们有父母有亲人就该好好陪着你们老去,娘,爹怎么说?”

    宁氏准备好的话也下架了脸上极为难看,都准备着手收干女儿的事情了,不成想文博武答应下来,张了张嘴,试图劝他,“你爹说了,你要是不同意我们就想其他法子,不会让她受了委屈。”

    文博武低着头,声音染了莫名的为难,“娘,爹爹最是看重信用,这件事不答应下来,以后沈家小姐若出了什么意外,爹爹将来如何有脸面去见沈侯爷,在军营怎么服众?不管是为了名声还是爹爹,这门亲事我不得不应下,娘,您觉得对吗?”

    宁氏能说什么?心里五味杂陈,脸上勉为其难的挂着笑,“委屈你了,这事你爹做得不对,我再问问他的意思。”让文博武娶沈月浅,宁氏心里极为不痛快……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原配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芒鞋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芒鞋女并收藏重生之原配娇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