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原配娇妻 > 第086章 平妻一事

第086章 平妻一事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来的路上宁氏就猜着文太夫人的意思了,进屋,不卑不亢地在桌前落座,目光落在文太夫人薄怒的脸上,“娘叫我来可是有什么事?”宁氏和文太夫人平静相处了几十年,若非两人能忍早就闹起来了,前些年种种宁氏不觉得她做错了,至于文太夫人心里不舒坦也只能由着她去了。

    文太夫人不知晓宁氏想起了往事,拧着眉,问起外边的事情来,文博武和沈月浅明年就成亲了,亲事是铁板铮铮的事实,沈月浅名声不好,连累的是将军府,文太夫人当然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蹙眉问,“外边的事情怎么回事?”

    宁氏也不与她绕弯子,将自己打听清楚的事如实说了,“娘既然问起我也就实话说吧,这事多打听一番就知晓是奎家在背后主使的,好在沈家那边是个沉得住气的,换作其他人,不知晓会不会找奎家闹一场,您不在京里,有件事还不清楚,央乐侯府太夫人去了,说留下什么遗言找沈家那位小姐报仇,央乐侯府太夫人那件事瞒得紧,也不是打听不出来,发生那种事还有脸面苟活于世,哪是个简单的人物,早前我觉着沈家那位小姐有两分手段,坐山观虎斗这招妙,今时想来只怕背后有人推波助澜,沈家总共那么点人,谁还安然无恙的活着一眼就看出来了,奎家打着帮央乐侯世子说亲的名义,要央乐侯找沈家麻烦,央乐侯夫人被太夫人打压惯了,以己度人,那种玩阴的她是不屑的故而没答应,至于博武先和沈小姐有了私情,旁人不知晓博武的性子娘还不明白?真要有了私情早就往家里带了,哪还会三天两头往南山寺跑。”

    为了文博武,宁氏可谓操碎了心,以为他会娶公主,担心他的性子吃了亏,和公主之间没戏了便再没什么能入他的眼了,好几次都快出家当和尚了,宁氏心里承认,即便文博武真和沈月浅早就有了私情她心里也是欢心的,比起寺庙,起码有人留得住她儿子不是?

    文太夫人蹙着的眉松了松,奎家那边是她的错,抬眸望着神色还算平静的儿媳,叹了口气,“明日你陪我去一趟奎家,有的事还是说清楚了好,以免两家再闹出什么误会,至于外边的传言,让战嵩想法子封了口。”

    经过这事,文太夫人觉着沈家是聪明的,要是跳出来和人辩驳才是辱没了身份,至于奎家,文太夫人和宁氏心照不宣,一圈下来,文太夫人脸有倦色,摆手道,“你先下去吧,提醒博武别闹得不愉快,沈家都不计较,我们也该沉得住气。”

    宁氏神色如常地答了声好,心里却不太乐意,奎家这次的事过分,若非仗着文太夫人,敢如何嚣张跋扈吗?有的话是不敢和文太夫人说的,回到屋里和文战嵩抱怨,文战嵩心里倒高兴,劝宁氏,“嘴巴长在别人身上,再怎么说无伤大雅。”况且,文博武那个臭小子确实早早和人有了私情,对方什么情形文战嵩不了解,他儿子一颗心是早就暗许给人家了,得知背后是奎静散播的流言,文战嵩难得没帮着妻子骂晚辈不懂事,反而夸赞了两句,“奎丫头平时看着文文静静的,不想还是个有眼光的。”

    宁氏倪他眼,“什么眼光,小小年纪就拉帮结派胡乱编排人毁了人名声,当初幸得博武看不上她,真看上了娶回家,整日东家长西家短的,倒也不用做正事了。”

    文战嵩心知妻子生气了,讪讪笑了两句,心想,等儿媳妇进门你看着你儿子的架势就知道是不是两人早就有点私情了,眼下是不敢说的,只得将文太夫人交代的事应承下来,“我明日吩咐下去,不敢有人乱说什么的,明日和娘去奎家将老二媳妇也带上吧,她一个新妇,多出去认识些人也是好的。”

    宁氏没吭声,周淳玉性子温和,小院子打理得井井有条,重要的事对二房三房的态度极为明确,不用她提醒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凡是交给她的,保管处理得滴水不漏寻不着丝毫错处,以上她还是很满意的。

    文战嵩不见她答话,低头,忍不住问道,“怎么了?”

    宁氏回过神,摇头道,“舅舅和舅母是个火爆脾气,明日去怕又要争论得面红耳赤,不带她去了。”文太夫人的意思明天少不得要好好说说话,周淳玉去看了奎家笑话,不说太夫人,她心里也觉着膈应。

    文战嵩不明白其中弯弯绕绕,拉着宁氏叫门口的丫鬟进屋布棋,“让她跟着去吧,舅舅总觉着他家的姐儿天上有地上无的,老二媳妇处事是个稳妥的,她在,让舅舅自己比较比较,真出点事,还能帮着你和娘。”

    宁氏不知道他打这个主意,犹豫片刻,斟酌地点了点头,两人一人执白棋,一人执黑棋,很快不说话,默默看着棋局沉思。

    沈月浅再问玲霜外边事情的时候,外边已风平浪静了,沈月浅多少有些遗憾,每日靠着外边各种版本的乐子打发时间,如今乐子也没了,见玲霜仍旧闷闷不乐的,沈月浅好奇,“之前听了外边说的你心里不痛快,如今风平浪静怎么还是不高兴?”

    玲霜端着桂妈妈做的杏仁紫米露,添了少许的冰块,清爽宜人,每日沈月浅都要吃上两碗,将东西搁在桌上,忿忿不平道,“之前传得有声有色,大少爷回京后立即鸦雀无声了,真是一群欺软怕硬的,大少爷不过让文贵传句话出来那些人就不敢乱说了,之前不是摆明了欺负小姐没人撑腰是什么?要不惧大少爷威严继续嚼舌根我还能高看她们两眼,现在嘛,愈发看不起她们了。”

    “……”沈月浅哭笑不得,晶亮的眸子满是揶揄,“你跟在我身边也好些年了,前些时候怎不见你出来给我撑腰?”

    玲霜一怔,反口就道,“能一样吗?”她不过是个奴婢,认打认卖,文大少爷可是正正经经的姑爷,女子有丈夫的疼爱才是最幸福的。

    “怎么不一样了,都是护着我啊……”沈月浅这两日也是无聊了才起了逗玲霜的心思,玲霜拖着脑袋想了半晌才支支吾吾道,“下次奴婢想法子,练好了口舌帮小姐顶回去。”

    “好啊,你可要用功了。”沈月浅倒不是真希望玲霜和那些人一般见识,玲霜的身份不同,真替她出头,指不定被别人随便寻着由头打得半死不活,上辈子,她身边的人皆太过凄惨,沈月浅想她们平平安安过完这辈子,嘴巴长在别人脸上,说几句又能怎样呢?还不是被利用的一群傻瓜,背后指使是谁都不清楚。

    拿着勺子,一勺一勺舀着紫米露,入口即化,比冰镇的西瓜还要清爽,是凉食,妆娘子说吃多了对身子不好,每日顶多两碗,中午一碗,傍晚一碗,吃了这个饭吃得少了,冬日养的脸蛋尖了起来。

    这边,周淳玉陪着宁氏文太夫人去了奎府,奎太夫人心虚,毕竟是她的意思,担心文太夫人上门询问此事,难得赔着十二个小心,对周淳玉也甚和颜悦色,还送了一对翡翠镯子,周淳玉想推辞,宁氏劝她,“既是舅祖母送的就收着吧。”翡翠镯子颜色纯正,温润晶亮,看得出奎太夫人是有数的,想借此示好呢。

    文太夫人从法林寺带了点山里的野果子,卖相不太好,胜在味道不错,夏日人本就食欲不好,奎太夫人却连着吃了好几个,一是果子真的好吃,二是想缓解尴尬的气氛。

    文太夫人哪看不出来?扫了眼屋内,故作疑惑,“怎不见奎家几位姐儿?”奎家有自己的家学,几位小姐少爷都在里边,从五岁进屋,女子十三岁开始说亲就不用去了,文太夫人嘴里问的自然就是满了十三岁的几位。

    其中,奎太夫人最中意奎静,奎静温厚娇美,有几分姿色,又是长子的嫡女,做事还算沉稳,奎太夫人对她寄予厚望,故而,文太夫人一问奎太夫人就自动默认是问奎静了,笑道,“今早给我请安说要静心抄写佛经为我祈福,这时候,只怕在屋子里,你要是想见,这就让她过来。”奎太夫人不知晓奎静到处说沈月浅和文博武早有了首尾,文太夫人对下边的几个姐儿不错,奎太夫人理所当然地以为她想奎静了,毕竟,若非有沈月浅,奎静可就是将军府的儿媳,如今,虽是不可能了,关系还在呢。

    奎静早就知晓文太夫人会上门,故而想拿抄经书一事避开,不想躲不开,心中不免忐忑,问传话的丫鬟文太夫人面容可有异色,丫鬟一直在屋外伺候,哪看得见文太夫人,不知的摇了摇头,奎静心里没底,愈发忐忑不安了。

    进了屋子,见周淳玉也在,周淳玉是沈月浅表姐她是清楚的,咬了咬唇,小碎步上前给文太夫人行礼,“姑祖母好。”接着,一一给宁氏周淳玉问好,奎太夫人满脸悦色,朝文太夫人道,“静姐儿是个好的,做事有分寸从来没让我和她娘操过心,你认识的人多,若有合适的人家还要望你在中间搭个桥,静姐儿日子好了,不会忘记你的。”

    奎静听出来奎太夫人说的是自己的亲事,面色一红,娇羞地低下头去,文太夫人没接话,屋子里热,文太夫人拿起茶杯抿了一口,茶微微泛烫,下肚后不见凉爽反而更热了,搁下杯子,说明了来意,“静姐儿是我看着长大的,性子如何我也略知一二,之前不在京里不知道京中出了事,回来谭嬷嬷与我说起我还不敢相信,将军府是辰屏侯府的亲事是众所周知的,谁编排她的不是就是损害将军府的名声,你和央乐侯府那点事我就不过问了,就想问问静姐儿,你可知京中传你表哥和你未来表嫂有私情一事?”

    奎静脸色一白,手局促不安地搅着巾子,低头看着粉红色的鞋面,沈月浅传红色的衣衫好看,她也做了好几身红色的,桃粉的,桃红的,西瓜红的,玫红的,奎家没有针线房,请外边绣娘量体裁衣时绣娘还惊讶,觉着夏日穿红色太过打眼了,提议夹杂些清爽的颜色,被她一一回绝了,故而,此时,她身上的衣衫裙摆皆是桃红色,连鞋子也是。

    她不回答,文太夫人也不急,招手让丫鬟换一杯冷点的茶,慢慢等着。

    奎太夫人心里不悦,耐着性子没发作,“这事问静姐儿做什么,我也是清楚的,之前参加宴会,不少人都在传这件事的真假呢,博武博文去南山寺遇刺一事如果真是沈小姐欲擒故纵的把戏,你们娶回家倒真是福气了。”

    支撑起大户人家门面的从来不是性子温顺良善无忧无虑的软性子的人,而是做事圆滑心机深沉的人,毕竟,当家主母主宰着后宅一切,后宅和男子前程息息相关,沈月浅真能找人向自己捅一刀在博武博文面前卖个好,可见是个能下狠手的,这种性子用得恰当,可是好事一桩,不过,多少人会忌惮就是了,能对自己下手如此狠绝,对别人,只怕更甚。

    换作平日文太夫人定是赞同奎太夫人这番话的,将军府有今日和宁氏的性子息息相关,否则,光凭着她和太后的那点交情,不至于有将军府的今天,可眼下听在耳朵里怎么也不舒服,“博武博文遇刺一事满城皆知,之后京兆尹抓住凶手大家都是清楚的,如果真是她一个女子所为,图什么?我将军府不是要拿儿女亲事还恩情的人,据说当日沈夫人和那位小侯爷也在马车上,博武博文死了,为了灭口,在场的人只怕都有去无回,她救了博武博文不假,可也救了同去的一行人。”

    文太夫人对沈月浅救博武博文一事并未放在心上,眼下被外边的人夸大其词就算了,为了报恩娶别人家的女儿,文太夫人自认为文家不至于拿不出那点银钱来。

    奎太夫人悻悻一笑,文太夫人却再次望向奎静,奎静低着头不吭一声已说明了没有冤枉她,文太夫人脸色不太好道,“静姐儿也到了说亲的年纪了,凡事多过过脑子,你以为做得滴水不漏,实则不知道人家在背地怎么笑话你呢,你祖母对你期望高,别让她失望才是。”对奎静,文太夫人生出股无力感,若非真喜欢文博武,哪会处处针对沈月浅,可沈月浅毕竟是将军府的儿媳,她自要维护她的脸面,“你未来表嫂性子是个好的,过几日我下帖子让她来将军府,你好好和她说说话,有什么误会一并说开了,她要是生气,我帮你训斥她,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文太夫人越说奎太夫人越不得劲了,以为文太夫人问她事来的,结果教训起静姐儿来了,奎太夫人出声打断道,“你说的什么还,静姐儿做事从没出过岔子,和你沈家小姐能有什么误会?你难得上门却来教训她,传出去,静姐儿还要不要名声了。”

    她是奎静的祖母,纵然奎静做错了事也该她管,和文太夫人有什么事?

    文太夫人瞥了眼旁边眼观鼻鼻观心的周淳玉,迟疑半晌,缓缓将奎静暗地败坏沈月浅名声的事说了,奎太夫人满脸不可置信,望向下边苍白着脸的奎静已然明白了一切,叹息道,都是文博武惹的祸啊。

    “是我让静姐儿做的,也不怕你说,你哥一直想和你亲上加亲,战嵩那会是家里没有适龄的姐儿,好不容易看着博武博文长大了,你哥才有了这个心思,早些年和你提过你一直等着宫里的旨意,宫里歇了心思你也没拒绝我们就以为事情成了,谁知半路被截了道,静姐儿和博武青梅竹马,我们当长辈的乐见其成,如今成了这样子,别说她心里不痛快,就是你哥多少夜里翻来覆去睡不着,总觉着各自成家后早些年的兄妹情分生疏了,不亲上加亲,等我们老的一死,下边怕也不会怎么走动了,你哥是个念旧情的人你也知道,若非这样,哪会不顾脸面一直拖着让你答应?”奎太夫人你一番话说完,自己先哭了出来,就是奎静也红了眼眶,她对文博武是真心的,那么丰姿如仪硬朗伟岸的男子,怎么就突然喜欢上了别人?明明,她们才是青梅竹马。

    文太夫人不料奎太夫人会哭,抿了口茶,心里隐隐透着烦躁,当时沈家那门亲事她怎么也不答应,其中文战嵩醉酒应下两人亲事一事她也不好当着周淳玉的面说给奎太夫人听,事关文战嵩脸面,文太夫人还是清楚的,不由得有些责怪宁氏,好好的,带周淳玉来做什么。

    宁氏不动声色地坐在边上,嘴角扯出个嘲讽的弧度,奎太夫人一大把年纪竟学会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把戏了,不得不说,真是被逼到绝境了啊,也不出言相劝,只待奎太夫人自己哭够了停下来。

    奎太夫人哭了两声,擦了擦湿润的眼角,心里突的有了法子,可宁氏和周淳玉在,她又不好开口,只朝奎静摆手,“我与你姑祖母说两句贴己话,你带着表婶娘和表嫂去你屋里坐坐。”

    宁氏知道她没打好主意,盈盈起身,瞥了眼屋内陈设,淡淡道,“舅母,博武的性子您也听说一二,从小就是个有主见的,否则,当初也不会一去军营就是好几年,得知他未来媳妇被人乱说,一直没个好脸……”

    奎太夫人不明所以,文太夫人扭头倪了她一眼,宁氏是担心自己胡乱应下奎家什么请求要挟自己?自己的孙子自己清楚!眼下这事确实奎静做得不对,可还是那句话,奎静要是没对文博武用心思,犯得着出这种招吗?

    宁氏话说到了,盈盈走了出去,周淳玉跟在身后,全程一句话也没说,便是回去路上,文太夫人问起她沈月浅的性子,周淳玉也沉默半晌才道,“表妹性子是个好的,回门那日见着她,她还说您性子好相处呢。”

    文太夫人心情复杂,宁氏更是确信奎太夫人果真又提了什么要求,回到院子,丫鬟说大少爷和老爷在,宁氏瞥了眼天色,两人难得配合默契都在屋子里等着她。

    进屋,文博武和文战嵩坐在窗边的桌前,文博武气宇轩昂,散漫地交叠着腿,手里把玩着白棋,贵气逼人,反观文战嵩,前倾着身子,目光专注地落在棋盘上,举棋不定,面容愁苦。

    宁氏棋艺不精,可看两人神色输赢心中已有了分晓,走近一看,果然,白子将黑子围得水泄不通,好笑道,“老爷,无论走哪儿都输了,点了棋子,接着玩下一局吧。”

    听到她的声音,文战嵩侧目瞄了一眼,横眉冷对,“怎么可能,我们刚下不到一盏茶功夫呢。”

    文战嵩是武将,对这种浪费时间的棋子自是不喜欢的,有功夫下棋还不如去军营操练士兵,教他们如何在战场上多杀两个敌人保住小命,奈何有次参加宴会,被人嘲笑一通什么都不懂,堂堂大将军,头一回被一个醉鬼看不起,文战嵩便起了好胜的心思,诗词歌赋它是学不会了才捡了围棋学,一学不得了,比在战场上排兵布阵还要难,宁氏没事的时候他就想拉着宁氏玩两局,今日文博武在家,自然要拖住他,自己大儿子的本事他可是清楚的,文武双全,是个厉害的。

    下了多少局他没算,前两局两人还能磨磨时间,他察觉到不对劲,直接放了狠话,“有多大的本事都拿出来,别赢了我还想着维护我那点面子,我的面子被你都丢光了。”想着文博武的亲事是怎么来的,他心里就悔恨交加,真不该白白便宜了这小子。

    然后,基本就是早早的就到了这一步,他绞尽脑汁也找不着法子拖延时间了。

    故而,宁氏一番话又让他没了脸,棋子一扔,心烦意乱道,“不玩了不玩了,明日再战。”文博武虽有职务,可是个闲职,比他可清闲多了!也不知他用了什么法子让皇上赐他这个职位的。

    文博武也不生气,将手里的棋子搁回去,起身朝宁氏道,“娘今个儿去了奎家,奎太夫人没刁难您吧?”

    文战嵩眉毛一竖,总算有了光明正大发脾气的机会了,沉声道,“乱说什么,你舅祖母是那样的人吗?别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宁氏不理会文战嵩,文博武从来是个冷清的,难得关心自己,当然要给面子,顺势而为道,“没,你舅祖母自知理亏,少有的和颜悦色,中途支走我,怕又和你祖母商量了什么事。”

    文博武眸子深邃冰冷,若有所思道,“祖母心软,您才是难做人的。”

    宁氏诧异文博武为她着想,文战嵩却不以为然,冷哼一声,警告文博武,“这事过了就算了,别闹得奎家和文家不愉快,毕竟你祖母还在呢?”

    大儿子最是记仇,这次对方又触到他底线了,文战嵩担心文博武闹得两家没了情分。

    宁氏觉着文战嵩莫名其妙,待要细问,文博武已作揖离开,宁氏让丫鬟进屋收拾棋盘,斥文战嵩,“博武做事自来知道分寸,他凶他做什么,况且本就是奎家做得不地道,沈家小姐虽没有过门毕竟是他未来的媳妇,还不允许他护着他媳妇了?”

    文战嵩嘴角抽了抽,想说你儿子的本事你是不清楚,宁氏又倪他眼,和她在人前的端庄形象完全不同,“问你话呢,护着自己媳妇有错了?”

    文战嵩忙摇头,“没错没错,我不是担心他做得过了吗?”文战嵩敢肯定,他要是点头说有错,今晚估计只有睡书房了,自己媳妇在下人面前贤良大方,善解人意,关起门来可不是好相与的。

    见他摇头,宁氏心里才好受了,本以为因着这事文太夫人和奎家会疏远,文太夫人也有这个意思了,被奎太夫人一哭,关系又回到从前了,宁氏对文太夫人有微词,对奎家则是不喜欢了。

    文博武下去交代了文贵两句,翌日,关于奎静背后给人穿小鞋的事就传开了,闺阁中的小姐脑子不笨,当初说沈月浅和文博武如何如何可不就是奎静,一时之间,关于奎静爱慕文博武的事众人七嘴八舌地议论着。

    奎静大门都不敢出,给奎太夫人请安的时候大哭了一场,奎太夫人心里也不痛快,让人出去查,到底谁在背后败坏奎家的名声,很快有了结果,消息竟是将军府传出来的,奎太夫人整个人顿时不好了,想着文太夫人当着一面背着一面的性子,怒不可止,当下就找人出去封消息,奎家没有将军府的人脉,拿堵得住悠悠众口,奎太夫人心里认定了是文太夫人的意思,文家从来都是文太夫人说了算,宁氏管家,这么大的事文太夫人不点头,消息是漏不出来的,心里记恨上文太夫人了。

    奎静身边的丫鬟婆子就没沈月浅身边的玲霜沉得住气了,出门与人争论起来,三两句就被人套出了话,满城哗然,原来,奎静将来会入将军府给文博武做平妻,玲霜被这事气了不轻,与沈月浅说起这事气得身子发抖,“不要脸,平妻还是个妾,奎家怎么能这样?”心里对文博武也不太满意了,若非文博武到处招惹人,奎静身边的人哪会说出这种话。

    玲霜小心翼翼看着沈月浅神色,“小姐,奴婢接着奎家小姐才是早就和文大少爷有了私情呢,堂堂嫡小姐给人做平妻是多光耀门楣的事似的,闹得满城皆知……”

    沈月浅扯了扯嘴角,再想装云淡风轻都是枉然,文博武的性子,平妻一事没有经过他同意是不会传出来的,奎静既然敢说,想必文博武早就知道了,心里不由得不痛快,安慰自己,以将军府的门槛,纵然奎静也会有姨娘进门的,不过奎静身份稍微高点罢了,装作和平常没差的样子,道,“奎家和将军府本就是亲戚,奎家小姐的身份当平妻却是低了。”

    不见自家小姐反驳,玲霜心里打鼓,心知说错了话,有意说两句话补救,“您才是正经的主子,大少爷对你也是有情义的。”文博武对沈月浅的好大家有目共睹,男子三妻四妾是常态,可玲霜仍为自己小姐感到忧伤,站了片刻,唉声叹气地退了出去,遇着玲珑进门,玲霜拉住她摇了摇头,小声将外边的事情说了,玲珑铃声呵她,“你胡说八道什么你,大少爷对小姐多好你又不是没看见,我觉着平妻一事肯定是奎家小姐故意说出来膈应小姐的。”

    文博武看沈月浅的眼神可是非卿不娶,哪怕将来这种感情变了,也不会再这时候就提出平妻的人选来。

    周氏听着这事仍没理会,奎家想方设法不让她们舒坦,周氏偏要活得高兴,让下人对这事不必理会,一边暗暗给沈月浅买庄子,嫁妆已经差不多了,再买两个庄子铺子就好,周氏在庄子上下足了功夫要买一个大的,文博武给的三万两银子她准备倒是给沈月浅拿着傍身,丝毫没将这事放在心上。

    谁知,过了两日,奎家参加宴会,不少人打听平妻一事,奎太夫人默认了,周氏这才皱起了眉头,去院子看沈月浅,她表现得还算从容,丝毫没有伤心或难受,周氏心里不是滋味,沈月浅不当回事,她做娘的还是要提醒着点,可又不好表现得过了,“这门亲事你要是不想要的话,我们就退了……”和沈怀渊成亲后,沈怀渊洁身自爱,她私心里,希望沈月浅能遇着一个像沈怀渊那样视她如珍宝的男子,对文博武她心里是欢喜的,以为女儿找着了好的依靠,可眼下这平妻,周氏叹了口气,想起之前周淳玉和她说的话,拉着沈月浅的手,重复道,“你要是不想要这门亲了,我们就退了,找一个家世低一点的,一辈子不纳妾的人家如何?”

    沈月浅嘴角噙着浅浅的笑,“娘说什么呢?男子三妻四妾是正常,没有奎家小姐也会有别人,至少,我还是个正妻不是吗?”不是谁都有可能遇上像沈怀渊那样的男子的,沈月浅再三向周氏保证她真的没事,周氏才放了心。

    路上和鲁妈妈说起这事也直摇头,“当初我是看上将军府的家世不假,浅姐儿年纪小不懂,身份高了旁人才不敢随意欺辱你,以前她爹在的时候还能护着他,她爹走后,她性子愈发沉稳我心里就更难受,穷苦人家的孩子早当家,要不是被逼着成长,只怕她还是那个挽着我手臂撒娇的小女孩呢”

    想起被逼出京的委屈,周氏觉得做谁家的媳妇都是不容易的,既然如此,何不找个家世教养好的?她以为文博武对沈月浅是不同的,原来,是她看错了。

    “夫人,我总觉着大少爷不是那样的性子,莫不是错怪他了?”鲁妈妈不好说太多,文博武对沈月浅那维护的劲,可不像会纳妾的人。

    沈月浅照样该吃吃,该喝喝,没有丝毫反常,玲珑也没发现她有何不妥的地方,除了自家小姐沐浴的时间与往常长了许多,这晚也是,备好水,玲珑就退到门口,询问一句可需要伺候,得到一声不用后她就站在门边不动了。

    沈月浅整个身子埋在桶里,温热的水她感受到的却是浑身冰凉,府里所有人都在等着看她的反应,她能有什么反应呢,上辈子那个人为了救她受万箭穿心而死,这辈子,不过是想多个人伺候他罢了。

    胸口的呼吸渐渐急促,沈月浅猛地直起了身子,湿哒哒的脸看不出是水还是泪,这样真好,不用担心情绪被窥探了去,抓起水里的巾子盖子脸上,闭上眼,巾子上的水沿着脸颊滴落在桶里,渐渐有密集的趋势。

    她想,要是上辈子文博武没有去边关,她和文博武会不会有可能,答案是不会的,不说那时候文博武没有娶她的心思,要一门亲事拉扯沈未远一把,刘氏虽然泼辣,可她拧不过宋子御,她要是嫁去了将军府,正妻是不可能的,只能是妾,将军府的门第,哪会伸手帮一个妾室的娘家人,更何况,有的事情,瞒得住宋子御和刘氏,却瞒不过将军府的太夫人。

    设计宋子御之前,她的名声就坏了,一次沐浴,被不知从哪儿闯进来的小厮躲在窗户边看光了身子,虽然沈未远及时赶到将那人杖毙了,可当时府里是有人知道的,“阿浅,你放心,这事不会传出去的。”

    那段时间沈月浅心思蹦得紧紧的,她拽着沈未远的手亲眼看着那名小厮断了气才敢松开,认定是薛氏和王氏派来坏她名声的,那时候,王氏已经开始帮她议亲了,相看的不是官家子弟,全是商户,给的聘礼十分丰厚,其中还有两位年纪都快五十了,那段时间她不敢闭上眼,害怕薛氏王氏还找了小厮来,那时候,窗外树影晃动她都觉着是个人,是薛氏找来坏她名声的人。

    惶惶不安了很长一段时间,直到沈未远口中提起宋子御,她才孤注一掷设计了一出戏。

    宋子御被她迷惑,刘氏拧不过他才让她做了正妻,同样的法子,用在文博武身上,凭着文太夫人和文大夫人的手段,自己只怕是早就死了。

    或许,有的是冥冥中早已注定,她该庆幸,起码她还是个正妻,是将军府三媒六聘的大少夫人。

    上辈子没拥有过爱情,这辈子没有也不该遗憾,她活着,她的亲弟弟和娘以后还有希望,比起上辈子为了一个不是亲哥而蹉跎一生,这辈子,她算得上是被上天眷顾了。

    没什么好值得哭的,反复说着,可怎么也不敢睁开眼……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原配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芒鞋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芒鞋女并收藏重生之原配娇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