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原配娇妻 > 第098章 尤家遭殃

第098章 尤家遭殃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文博武说了不少谢长安的事,语气平静如水,待说到后边后才察觉不妥,在朝为官,或多或少有些见不得人的事,他所听来的事情没有可以让谢长安忌惮的事情,沉着气,讲述完了感觉怀里的人靠在他身上睡着了,文博武莞尔一笑,怀孕后,最显而易见的区别就是瞌睡多,抱起她,轻轻放在软塌上,走到门口,朝文贵小声道,“你派人打听打听大理寺谢少卿的事,查查,齐老太爷的事情,他持什么态度。”

    谢少卿的事情不同寻常,文博武不想不过一个大理寺,还有这么个妙人在。

    文贵称是,顺便将外界尤氏到处败坏周家名声的事情说了,“长公主身边的人都换成了承恩侯手里的人,尤家那边是没希望了,周四夫人会不会得了谁的唆使?”

    文博武似笑非笑地瞥了他一眼,视线转都还滴着雨水的屋檐上,轻描淡写道,“要不要我帮你查查?”

    声音冷得让文贵缩了缩脖子,脸上尽是讨好的笑,“奴才待会就派人去打听,江南那边,尤家说得上话的都被降了职,尤家已经察觉到什么了,要不要乘胜追击?”

    话还没说完,文博武已转身回了屋子,文贵苦着脸,少夫人怀孕后说要积德的是大少爷,如今又冷若冰霜要他自己拿注意,撑着伞,边走边揣测文博武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出了远门才猛地敲了下脑袋,大少爷要为肚子里的孩子积德可不是给敌人喘息的机会的,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尤家继续在江南为所欲为,尤氏底气足,稍不留意将矛盾对准大少夫人的话就糟糕了,想清楚了,文贵暗暗高兴,脚步都轻快了许多。

    沈月浅是饿醒的,屋子里掌了等,窗外电闪雷鸣,呼啸的风将吹得窗户呼啦呼啦响,身上的毯子滑落至脚边,晕黄的烛光下,屋内空荡荡的,她直起身子,小声叫了声玲珑。

    玲珑掀开帘子,裙摆滴着水,笑着道,“是不是下雨将您吵醒了?奴婢这就去关窗户。”

    雨说来就来,玲珑瞅着沈月浅睡觉的空档去浣衣院拿雅筑院换洗的衣物,回来就下起雨来了,一路上小跑着回来的,不想雨声还是将她吵醒了。

    “拿棍子撑起来,夜里睡觉的时候再关上,对了,大少爷呢?”文博武没有骗她,确实说了许久的话,否则她也不会睡着了,朝堂上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早些年不是你死我活,利益当前,双方也能摒弃前嫌联姻,文博武说的齐家不就是这样的例子吗?齐家几位老爷的岳家之前和齐家都不对付,如今倒成了荣辱与共的亲家了。

    玲珑去窗棂边捡起落在地上的棍子,边撑窗户边仔细回道,“大少爷一刻钟之前才去了书房,貌似太子府的人来了,让您夜里不等他了。”

    撑起窗户,玲珑扶着沈月浅站起身,时辰不早了,沈月浅肚子怕早就饿了,“桂妈妈和妆娘子这两日研究了不少吃食,还差奴婢去厨房尝了尝味道,其中一道酸溜红烧肉十分可口,且闻不着肉味,您今晚要不要试试?”

    沈月浅喜欢水果,真吃饭的时候吃不了多少,闻言,吞了吞口水,“行,你差玲霜去厨房说一声,裙摆湿了回去换了再回来。”

    这些日子,宁氏和文战嵩送了不少关于怀孕的书籍过来,沈月浅注意不集中,每次拿着书翻不到十页瞌睡就来了,想了想,走到书架边,找了本小样书,巴掌大的书籍,图文声情并茂,沈月浅坐在桌边,一页一页翻着,其中有提到孕妇平时忌讳做的事情,看到其中一项,沈月浅偷偷红了脸,不由自主地摸向自己平坦的小腹,目光温柔。

    桂妈妈厨艺好,和妆娘子联手,弄出来的饭菜可口不说,颜色也好看,光是菜色就让沈月浅喜欢,红烧肉外边裹着一层黄黄的皮,沈月浅夹起一块放入口中,若不是提前知晓是肉,沈月浅吃不出肉来,酸酸的,带点甜,软糯糯的,肚子本就饿,连着吃了半盘子,玲珑在旁边暗暗高兴,将沈月浅多夹了几次的菜记在心里,待会好与桂妈妈说。

    沈月浅怀孕后,口味改变了许多,平时喜欢的如今都不碰了,桂妈妈和妆娘子只能一样一样的试,沈月浅自己都没意识到,她之前多吃了两口的菜,厨房里一直没缺过,就是莲子一直都备着,隔四日换新鲜的,哪怕从第一次吃过一小碗莲子粥就再没提过莲子粥的事,厨房依然备着。

    文博武说不用等他,沈月浅沐浴后靠在窗边仍坐了大半个时辰才上床睡了,让玲珑留两盏灯,留一半帷帐挂着才闭上了眼,琢磨着太子妃的病情,上辈子这时候,太子妃已经死了,不想这辈子多熬了这么长时间,可惜,太子妃的病药石罔顾,没救了。

    窗外密集的雨势转为淅淅沥沥的小雨,雨声逐渐小了,院子里的花草像被洪水冲洗过,有的甚至露出了根。

    半梦半醒间,沈月浅好似在做梦,梦里,她和文博武回到成亲的当晚,两人的身形交叠,有她脸红心跳的求饶声,还有他贴在她耳边厚重的喘息,沈月浅张着嘴,大口大口的喘气,想着她肚子里还有孩子,两人行房的话对肚子里的孩子不好,甚至会小产,后背冷汗直冒,吓得她猛地睁开了眼,扭头,床畔空空如也,沈月浅为那个萌羞赧愧疚,她竟然梦见那种事,太丢人了,尤其,好似还能真切感受到他的蓬勃有力似的。

    瞥了眼桌上的沙漏,都亥时了,掀开被子下床,笼子罩上的冰块滴着水,沈月浅轻手轻脚地从衣柜里找出裤子去了偏房,如她所想,亵裤湿哒哒的,颜色晶亮,脸色通红地将其扔进盆子里,干爽地推开门出去了,遇着文博武进屋,见她脸上的潮红没有褪下,文博武蹙眉,“怎么?还是觉得热?”

    屋子里冰块足,近日又是连绵的雨,沈月浅仍热得满脸通红。

    沈月浅摇着脑袋,目光不敢与之对视,转移话题道,“事情说完了?来的是太子府的幕僚?”

    文博武上前,探了探她额间的温度,不算高,边回答她道,“是太子,公务上有事情与我说,顺便提了提明日太子侧妃来府里的事情。”洪素雅和沈月浅关系好,文博武之前就清楚的,太医说太子妃活不到三个月,弹劾洪家于家的折子还在太子府书房压着,背后指使之人已经不必深究了,洪素雅是将来的太子妃毫无争议,洪素雅坐上那个位子,对沈月浅也有好处,握着她的手,文博武悠悠道,“太子侧妃行事低调,只来我们院子看看你,祖母那边她也不去了。”

    文博武打横抱起她,往床上走,回来的时候就想着她已经睡了,之前要她答应的事情只能往后延迟,不想她还神采奕奕,文博武心思万般迤逦涌过,面上却沉稳如山,躺到床上,沈月浅都以为她今晚躲过一截的时候,文博武却拉着她的手,慢慢缩进了被子里。

    沈月浅脸色发烫,由着他主导着自己,背过身子,闭上眼,尽量当自己睡着了。

    可文博武故意使坏,平时稳重的一个人近日呼吸声十分粗重,沈月浅想忽略都不行,不仅故意给她听,还配着令人面红耳赤的话,沈月浅用力,恼羞成怒道,“快点,我还要睡觉呢,今晚吃多了,肚子不舒服。”

    她每吨吃了多少,哪些菜,厨房都记录,文贵也会与他说,今晚比起平时,确实多了,加之她又以肚子为由,文博武靠过去,压低了声音和沈月浅说了两句,后者蹙眉地应下。

    事毕,沈月浅满手湿润,文博武就着衣服给她擦手,一脸餍足,素得太久,偶尔一顿小炒肉也能让他满足,沈月浅嫌弃手脏,文博武好笑又好气,“脏?真脏孩子怎么来的?”

    却也乖乖去偏房弄了盆水,拧了巾子给她擦手,顺便说起盆里的裤子,洗漱后丫鬟立即就将换洗的衣服收拾了,盆里只有一条米白色的亵裤,要是沈月浅平白无故换裤子他是不太相信的,又想起他进屋时沈月浅脸色不自然的红,握着她的小手,目光亮得像黑夜里的星星,“阿浅是不是梦见什么羞人的场景了?”

    沈月浅身子一僵,瞪他一眼,不答,文博武立即明白过来,唇角微微一翘,声音却一本正经,“龚大夫说要满了三个月,阿浅再等等,到时我定伺候得你舒舒服服……”

    听他越说越说越没个正形,沈月浅干脆闭上眼,假装睡着了。

    洪素雅进太子府一直被太子妃视为眼中钉,可惜洪素雅行事稳妥,叫太子妃抓不着一点错,只能想其他法子让洪素雅日子不好过,得知自己活不过三个月,太子妃第一件事就是想着如何让洪素雅陪葬。

    可惜,之前太子妃做的那些事已经被皇后知晓,之前就下令让洪素雅不用去太子妃身边伺候了,太子妃就是想做什么也无能为力,洪素雅是将来的太子妃这件事还没有传开,可不少人已经闻到了风声,对洪家百般巴结,毕竟,未来的太子妃和皇后,越早巴结情分越深,看文太夫人和太后就知道了。

    说起来,沈月浅一年多没见过洪素雅了,容貌没什么变化,气质比起之前多了份威严,眼神里的光华渐渐敛去,尽数化作端庄大气,沈月浅不由得有片刻的失神,洪素雅让她起身,她都没注意。

    洪素雅嘴角有了浅浅笑意,上前亲自扶起她,丝毫没有因为沈月浅走神而有所怪罪,“有些日子没见,不认识了是不是?”太子妃身子不好,太子府的诸多事宜都是她帮着打理,重要位子的管事都是太子妃的亲信,她废了不少心思才敲开一个洞口皮,寻到一丝生机,每日照镜子,她也能发现自己情真意切笑的时候少了,太子府,也只有在太子跟前可以泄露自己心底真实的情绪,沈月浅走神怕也发现了这个吧。

    “是臣妇冒昧了。”沈月浅羞赧,抬眸,笑盈盈道,“雅姐姐还如之前般貌美,可眉目间的风情和之前全然不同了,一时没回过神来。”

    沈月浅落落大方,洪素雅上下打量好几眼才收回目光,面色缓下来恢复了早些年年的宁静,“虽很久没见着你人影了,可是听不少人称赞你长得好看,今日一见,真的比从前更甚了。”

    噗嗤声,沈月浅忍不住笑了出来,拉着洪素雅的手,好笑道,“你我知根知底,外人只看表象就算了,我们再继续你称赞我我称赞你,最后都词穷了。”

    洪素雅会心一笑,“是啊,我脑子里正搜罗着如何夸赞你呢。”洪素雅今日来大将军府大多是宫里的意思,进太子府多年,肚子一直没有动静,不仅仅是她,就是太子府的其他人也没有怀孕,宫里太医瞧过,说她身子骨没有问题,可是迟迟不怀孕,想要补身子也不知从何处下手。

    “怀孕后身子会不会觉得笨重了?吃得多吗?”玲珑给洪素雅倒了茶,替沈月浅添了杯温水,解释道,“我家少夫人怀孕不能喝茶,还请太子侧妃谅解。”

    洪素雅会心地挑了挑眉,忍不住揶揄,“玲珑还是和之前一个性子,我还能因为一杯茶就怪罪你家少夫人不成?”

    玲珑羞愧,面上胆子也大了,不假思索道,“奴婢不是担心您身边的丫鬟胡思乱想吗?少夫人温水里泡了枸杞红枣,一眼看过去觉着喜庆,您身边的丫鬟护主心切,难免不会心里埋怨我家少夫人厚此薄彼……”

    洪素雅一脸促狭,好笑地看着沈月浅,“你家丫鬟说话面面俱到,有她在,平时你怕是不会觉得闷了。”

    “是啊,我整日在屋子里,多亏她讲了不少事让我打发时间。”沈月浅莞尔一笑,玲珑心思沉稳,刚才一番话是有意缓和两人的气氛,久了没见面,多少会生疏,经过她一番打岔,两人的关系拉近不少。

    洪素雅对她的肚子感兴趣,问了不少的事,玲珑见洪素雅身边的丫鬟退了出去,她跟在后边也出去了,不忘提醒,“茶壶的茶新泡的,奴婢不打扰您和太子侧妃叙旧了。”

    盈盈福了福身子,翼翼然退出去,顺手关上了房门。

    两人绕着沈月浅肚子说了会话,洪素雅瞥了眼窗外,声音如溪水潺潺,“我进太子府不短了,得知您怀了三个孩子,太后心急了,这不让我来跟你取取经吗?”

    毕竟关于闺中私密,洪素雅面上微微不自然,太后此意是摆明了信任她,她自是不想让太后老人家失望。

    沈月浅一怔,不料她问起这个,她和文博武推算过日子,只怕就是那晚两人闹别扭的时候怀上的,红着脸,不好意思道,“雅姐姐说的什么话?取经什么严重了,我也不知晓那个法子行不行,是我三舅母和我说的,要不你试试?”

    “行,要是真怀上了,我……我会……”犹豫了半晌,没有将话说全,有的事心知肚明,说穿了,没有意思了。

    沈月浅不以为意,端起茶杯,轻轻吹了口泡泡,嘴唇贴着杯沿,抿了一小口,道,“雅姐姐不过和我讨论些御夫之术,我自然乐意,至于其他,我自己也不懂。”

    洪素雅清楚她是不想和这种事沾上边,换位思考,是她的话,她也不愿意,心思一转,笑道,“那就请浅妹妹细细说与我听了。”

    沈月浅嗔她一眼,“这种事也不见你脸红心跳,成亲久了胆子也愈发肥了?”

    正了正神色,将小高氏和她说的一字不漏说给洪素雅听,她没有小高氏的定力,说这种事的时候心里别扭,脸不自然的潮红着。

    洪素雅听得认真,这个法子她也听过,可是她没有尝试过,那种事情都是由太子主导,再者,那种时候她哪还有力气想着其他事?

    说完了,沈月浅脸上烫得厉害,学着玲珑的模样,“好了,现在我都与你说清楚了,你可不能说给旁人听,事情传出去,我真的就没脸了。”

    洪素雅了然地挑了挑眉,“明白,博武将军从来都是个清冷淡漠之人,这种事传出去,只怕他也会被人议论纷纷了。”

    沈月浅不明所以,话是她嘴里传出去的,旁人议论文博武做什么,晚上和文博武说起这件事,文博武闷闷地不乐意,“旁人当然议论我了,这种事本该由我说了算,结果却被你主导了去,太子侧妃和太子说了只怕太子也会嘲笑我,以后不准和别人说,太丢脸了。”明明他好那种事,传出去他就成冷淡之人了。

    沈月浅并未将和洪素雅说的事情放在心上,龚大夫把脉的次数多,待又一次把脉后,面容渐渐舒缓,“少夫人出了三个月,以后可以出门走走了,饭后不要躺着,散散步,以后容易些。”

    沈月浅心里松了口气,龚大夫之前把脉的时候一直眉头紧锁,带着她也跟着提心吊胆,等到这句话,她心里的石头一大半落回肚子里了,之前龚大夫把脉一直让她尽量少走动,多躺着休息,她看过书籍,饭后散步生孩子的时候容易,她还以为是她身子出了事,如今得了龚大夫说的话,她总算是放心了。

    沈月浅肚子四个月的时候,小肚凸出很明显了,文博武不去军营了,太子提议让他去兵部他答应下来,他在兵部的官职算得上是闲职,在家的时候多,他可以有很多时间陪着沈月浅。

    按理说皇上提出他去兵部,不少人都会反对,可是朝堂没有任何反驳的声音,文博武知晓几位皇子从中做了手脚,也不说破,反正不去兵部就在府里待着,龚大夫说最近肚子会有动静了,他还等着看他和沈月浅孩子的胎动呢。

    时间悠悠进入八月,院子里桂花飘香,沈月浅每日都会抽空在院子散步,宁氏吩咐没隔百米都安置了软踏,龚沈月浅休息,府里的下人更是小心翼翼,远远见着沈月浅就顿足停下,等着沈月浅过了才敢走。

    所以,当太子府传来洪素雅怀孕的消息后,大家或按兵不动,或想着法子巴结洪家,也有人不以为然,沈月浅听后则是震惊,算算日子,难不成真是她说的法子有了用处?洪家没有动静,只是宁氏出门参加宴会遇着于家太夫人,后者赠了不好礼,都是小孩子穿的衣衫,针线密集,样式也新颖,宁氏差人用开水洗过晒干才送过来的,“衣服是洪夫人自己做的,太子侧妃有两个月的身孕了,之前一直瞒着是不想被人拿来说事。”

    孩子穿的衣衫,洪夫人不敢假手于人,联想上次太子侧妃来将军府见过沈月浅,宁氏狐疑地看着沈月浅,心有疑惑但是没问,“孩子的衣衫已经处理过了,先收着,衣衫略大,怕要百日后才能穿了。”

    衣衫叠得整整齐齐的,每个孩子一套也是三套,她细细一数,竟有九套,感激洪夫人用心良苦,“洪家太夫人,洪夫人对我犹如亲人,情况明朗了,我该亲自登门拜访洪太夫人,给她老人家磕头才是。”

    洪素雅还没进太子府就被太子妃压着,这几年低调得不能再低调,她记得最清楚的就是南山寺的时候,她和洪素雅都在,却不能常见面,洪太夫人有东西赠与她也是私底下,生怕旁人将目光移到她身上对她不利。

    宁氏微微一笑,目光落在沈月浅的肚子上,染上了暖意,“是该如此,没机会也不要紧,孩子百日的时候依着太夫人的性子肯定要大肆操办的,到时候,你好好给她磕……”头字还没落下,见沈月浅手捂着肚子,面露痛苦,宁氏大惊,“怎么了,是不是肚子不舒服?”

    沈月浅摇头,好一会儿才缓过劲儿来,咧着嘴道,“刚才,孩子好像动了……”语声一落,好似为应证她的话似的,肚子右边的一角又凸了起来,宁氏心里欢喜,惊呼道,“真的呢,来,我和我孙子说说话。”说着,手就放在了沈月浅肚子上,沈月浅想要避开已经来不及了,完全被宁氏的行为惊着了,文博武再三叮嘱他要第一个和三个孩子打招呼,没想着最后是宁氏。

    沈月浅怀孕勾起了宁氏不少怀孕时候的事,她怀文博武和文博文的时候府里没有人记挂她的身子,什么都要靠自己摸索,夜里她哭过很多次,若不是不想给文战嵩增添负担,她愿意与他分享她的不安和恐惧,所以,沈月浅怀孕的时候她将府里布置得稳贴,自己怀孕的时候有多无助,看着沈月浅怀孕她就多想让她开开心心生下孩子就是。

    “我怀博武的时候差不多也是这个时候有动静的,你爹不在,想着有人代替他陪着我,那种感觉说不上来,哪怕之后怀博文也没那种感觉了。”宁氏的手指微凉,隔着衣料,沈月浅的肚子也感觉到了凉意,大将军府早些年的境况她听说了不少,明白宁氏的为难,心里为自己刚才升起的闪躲之心羞愧,“娘,左边好像也动了,两个孩子貌似同时在动。”

    宁氏的手挪到左边,心里惊喜,“真的,两个孩子肯定是个小子,肚子这么大点,不知道另一个孩子会在哪儿?”话还没说完,右下角一块凸了起来,宁氏唇角的笑意更深了,“都听得懂祖母的话了?给祖母打招呼,等你们出来,祖母带着你们出去玩好不好?”

    婆媳两没有嫌隙,文博武回来得知宁氏最先和三个孩子接触,脸色铁青,文贵跟在身后,小心翼翼地琢磨着,之早前连续休息了好几天少夫人肚子都没有动静,不过出去两个时辰孩子就动了,难怪大少爷脸色不好看了。

    文博武吃饭的时候脸色都还垮着,沈月浅好笑,她什么东西都能吃了,给文博武夹了块八宝鸭,解释道,“娘看着孩子动也是想着怀你的时候了,那时候爹整日在军营,府里乱糟糟的,她不容易。”为人母了,愈发能感同身受,“下次孩子动的时候我叫你,你要是不在家,我就让人通知你一声,你不管在哪儿可要跑快点。”

    文博武挑眉笑道,“你现在是有人撑腰说话愈发胆大了,生完孩子看我怎么收拾你。”收拾两字咬得重,沈月浅明白过来他话里的意思,嘀咕了两句,不搭理他了。

    洪素雅怀孕的事情传开不到半个月,太子妃就去了,按理说,太子府的侧妃良人都要为其守孝三个月,因着洪素雅怀了孕,皇上免了洪素雅的孝,太子妃娘家虽然极为不满,可是弹劾也没有用,太后皇上皇后有心包庇,再多的折子都没用,否则,之前弹劾洪家的折子不会到现在还没有批阅,故而,不满的声音很快就消下去了。

    京城上下都注意着洪素雅的肚子,皇上下边有七个皇子,可是,都没有孩子,洪素雅要是生下皇长孙,太子之位更是不可撼动了,故而,皇上专门派了嬷嬷去太子府伺候洪素雅,不管男女,务必保证大小平安。

    二皇子近日诸事不顺,齐家一事上本以为是以退为进,不想揣测错了皇上的心思,如今的齐家俨然是一枚弃子了,皇上做事雷厉风行,哪怕清楚齐家是被皇上无缘无故处罚了的他也没有法子帮齐家出头,牵扯到他,齐家和他都会陷入艰难的地步。

    慕容知晓二皇子心情不顺,想了想,没有将太子府的事情禀告,二皇子见他沉着脸,冰冷道,“是不是安插在太子府的人出了问题?”洪素雅的孩子势必不能生下来,否则,他就更是名不正言不顺了。

    慕容低头,顿道,“安插的人手出了事,皇上派去太子府的嬷嬷以前没有见过,也打听不到是哪儿来的,只怕皇上身边还有人是我们不清楚的,还好人没有和我们直接接触,听说,太子府的好些人出了事,五皇子三皇子被叫进宫去了。”

    “最近让所有的人不要轻举妄动,不听话出了事本王也保不住他们,兵部的事情安插得怎么样了?”文博武去兵部他当然不会阻拦,将来用他对付太子再合适不过,能卖文博武个面子他当然愿意给。

    慕容点头,“谢少卿说感觉有人盯着他,是谁的人他还不清楚,也寻不到具体的证据,您说会不会是太子?”那件事已经过去很多年了,要是被人重新翻了出来,不仅仅是二皇子,许多人都会受牵连。

    二皇子目光一凝,“务必让他将人揪出来处置了,查出是谁赶紧来禀告。”谢长安在京中出了名的谁都不帮,如果被人发现是他的人,牵扯出的事情更多,二皇子心烦意乱,好似所有的事情都是冲着他来似的。

    慕容点头,说起江南的事情,“尤家在江南也算数一数二的地头蛇,可是,这些日子,尤家在朝堂为官的人降职的降职,伤的伤,生意也被人抢走了大半,尤家当家人托人送了信来说是愿意支持您,只求尤家能重新回到京城,老奴收着信,不确认是不是圈套,派人打听尤家的事情,查出来,近日在江南频频走动的是大将军府里的人。”

    就是慕容心里也是害怕的,江南富庶,可当年尤家是被貶出京的,想要回来谈何容易?二皇子心里琢磨了番,“可查清楚文家对付尤家的原因了?”

    “没有,老奴也好奇,人手是博武将军手里的人,尤家和文家有联系的也就周家四房,刑部侍郎的妻子了,难不成博武将军会因着一个女人对付尤家?”而且,尤氏和沈月浅交集也不多,说起来,和文二少夫人的事情多些,慕容将当年周淳玉和丁家亲事告吹一事和二皇子说了,“周四夫人心思不笨,在江南的时候都开始谋划了,谁知,算来算去算到了自己头上。”

    吴炎辰好男风在京城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尤氏为着尤家不惜赔上女儿的一辈子,不可谓不是个狠心的。

    二皇子不知晓中间还牵扯到周家,蹙眉思索了会,“你先退下,文博武那个人不会迁怒谁,除非尤氏得罪了他妻子,都说文博武是个冷漠的,能将一个女人看得如此重要也算难得了,吩咐下去,以后遇着文家大少夫人,务必小心谨慎着,至于尤家这件事,你可觉得尤家有希望赢?”

    慕容理智的分析着尤家局面,尤家在京城的也就尤氏,尤氏靠的承恩侯府是没多大用的,尤家在江南算得上地头蛇短短时间被压制得要寻求庇佑,只怕对方已经掌控了命门,等着最后一击了,理清楚了其中弯弯绕绕,慕容摇头,“希望不太大。”如果说之前对文博武的心思只是在五万将士的份上,如今,慕容是真心佩服文博武了。

    “既然这样,何须为着将倒下去的得罪正冉冉升起的星星,我不是傻子。”说到这,二皇子眯了眯眼,微微扬起了嘴角,他不帮尤家不至于要和文家一起,眼下还不是时候,“你将文家对付尤家的事情散播出去,看看尤氏那个蠢女人还能掀起多大的浪来?希望她不要让我失望才是。”

    下定决心不管尤家的事情,尤氏的死活自然和他无关,相反,要是能利用尤氏对文家造成点伤害,何尝不是件好事?

    阴郁了好几日的心情总算因为这件事有所好转,“你下去吧,本王去后宅一趟。”洪素雅怀了孩子,他也该努力了,紧追不舍才有机会超越太子,可是,想到后宅的那些女人,二皇子又拧起了眉,太子府不安生,他的后宅不会比太子府好。

    洪素雅怀孕三个月的时候,皇上拟了圣旨,升洪素雅为太子妃,也就说,洪素雅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就是正经的嫡皇孙,洪家门庭若市,洪太夫人借故身子不舒服概不见客,洪夫人跟人笑着脸,凡事都不答应,几日下来,大家都清楚了件事,洪家门第高了,待人接物礼貌客气,和之前一样,可是骨子里已经有了区别,不由得暗暗嫉妒文家那位大少夫人起来,在洪家最艰难的时候太子侧妃貌似还和沈月浅来往,洪家对她们疏离,光明正大送去的礼却是用箱子抬着的。

    沈月浅肚子已经很大了,肚子上隐隐约约显出了妊娠纹,顺着肚脐眼往周边散开,十分难堪,痒得厉害,可是不敢伸手挠,文博武问过龚大夫,挠后会留下痕迹,生完孩子后妊娠纹会渐渐消失,沈月浅身子痒的时候最是难受,小脸扭得好笑,文博武固住她双手,“再忍忍,龚大夫配药去了,再过两日就好。”

    沈月浅怀着孩子不敢贸然用药,可是不想看她皱着眉头一脸难受,让龚大夫寻求对身子没有害的药,抹在妊娠纹的地方缓解下就好。

    沈月浅拧着眉,“我没事,你忙你的去吧,都在传江南尤家的事,会不会给你带来麻烦?”沈月浅的手不自主地动了动,控制不住地想要伸手挠,想着刚才对文博武说的话,自己先笑出了声,不好意思道,“我就是忍不住……”

    “过了这会就好了……”尤家已经是强弩之末,没什么值得他操心的,流言蜚语重伤不了他,不用理会。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原配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芒鞋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芒鞋女并收藏重生之原配娇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