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原配娇妻 > 第101章 腹黑吃亏

第101章 腹黑吃亏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余氏生辰后,文博武带着沈月浅回沈府住,文战嵩无从得知儿子为了孙子名字的事情忙碌了好些日子,军营的事情忙得差不多了,齐老太爷的事情也告一段落,皇上有心巡逻各地堤坝水利建设,命他和刚上任的工部尚书一起巡逻,一来一回就要好些日子,过年能赶回来已算幸事了,原来,皇上对齐家一事仍存有疑惑,偷偷给文战嵩下了指令,若是发现各地有和齐家牵扯的人,上报朝廷后处置了,齐家的人都被降职,可近日朝堂隐隐有暗流涌动,皇上怀疑齐家的人作祟,起了彻底查探齐家一事。

    文战嵩心中沉吟,他认命管着城外军营,不太喜欢过问朝堂之事,可皇命难为,文战嵩回府住三日就要动身启程,宁氏心中不安,近日不说朝堂,就是她都察觉到了不对劲,本想问问文博武,奈何他去了沈府,“明日让博武和晨曦回来,你一走,军营的事情只有交给他,好在兵部事情少,不是非他不可,晨曦回来住我仔细留意着。”

    文战嵩笑着点头,想起未出生的三个孩子,眉眼漾着暖意的笑,“说来也奇怪,博武和晨曦一走就感觉府里空落落的了,还是回来住吧,皇上交了差事,可具体的路线让我自己琢磨,博武那孩子心绪不外露,不得不承认还是有本事的。”

    “那我现在就让丫鬟去,明天早早的回来,我让厨房将庄子送来的猎物弄出来。”秋天正是庄子上打猎的季节,沈月浅怀着孩子,三个月后就爱吃肉了,为了保证肉的新鲜,庄子每隔三日就要送肉来。

    文战嵩拉着宁氏在窗前的椅子上坐下,难得空闲下来,想好好和她说说话,“你坐着,我给你泡茶,再与你说说二房三房的事。”齐氏在太夫人院子还未被放出来,太夫人不明说,可显而易见的就是要等沈月浅生完孩子,齐氏才能自由了,齐家出嫁的两个孩子回来求情也被太夫人撵走了,“我过年赶不及回来的话,等晨曦生完孩子,你多放点心思在二弟妹那边,事情和齐家无关就算了,要是真和齐家有关,只怕京中又是一场血雨腥风,二弟妹的性子执拗起来,娘和二弟都是约束不住的,你别委屈了自己,关键时刻,保住自己就是了。”

    将军府的平静祥和全靠宁氏,皇上将差事交给他,一半是没有合适的人选,一半是想试探他和这件事有关与否,伴君如伴虎,皇上信任文博武这点他毫不质疑,可是对他,皇上却不是完全信任他的,如果齐家出了事,齐氏想要把将军府拖下水,当机立断是要舍去二房的,至于三房,文战昭文战责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就看裴氏和谁荣辱与共了。

    文家的前程,绝不能因为一个齐氏给毁了。文战嵩泡茶不讲究,动作爽利利落,斟满一壶茶,翻过茶盘上的杯子递给宁氏,自己悠然的拿起其中一杯,饮了一大口,“味道不如你泡的好喝。”

    宁氏为之好笑,晃了晃杯子里的茶,水还冒着热气,颜色有深有浅,哪是泡茶,不过是将茶叶兑水喝罢了,“什么时候性子不急了就能泡好茶了,你行程安排紧凑些,过年不能回来就算了,孩子满月前回来给孩子过满月礼。”

    宁氏年轻的时候文战嵩就经常不在府里,这次若不是齐家牵扯其中,宁氏该不会担忧,缓了缓心中的不安,宁氏端起茶盏抿了一小口,莞尔一笑,“味道确实不太好。”茶的香味出来了,顺便带着茶渣的苦涩,没有一丝甘甜,只一口,宁氏就不想喝了。

    文战嵩不以为然,两口喝完一杯茶又给自己添了一杯,喝茶如喝酒似的,“喝过很多好茶,还是自己泡的最合自己口味,你不太喜欢的话就让松如给你重新泡过,我自己也能喝完。”好似未证明自己说的不是假话,顺手端起宁氏未喝完的茶,一口而尽,宁氏哭笑不得,差松如进屋泡茶,话锋一转,“舅舅那边只怕还生着气,我看着娘好似也不太愿意回去了,要不要差人送些庄子上的礼过去?”

    文战嵩蹙眉,“不说那些事,娘心中有数,你听着娘的就是了。”文太夫人心里明白得很,这么些年一直纵容奎家为所欲为,将文家的自尊一放再放,奎静的事情奎家认为是文太夫人做的其实就已伤了文太夫人的心,最后文太夫人主动提出化解也是想着几十年的兄妹情,可如今,奎家不止得罪了文太夫人,还有文博武,文博武心眼本就是个小的,纳妾一事触着他底线了,对文太夫人都气了好些时候,何况是没有多少走动的奎家了,奎家人以为文太夫人还会像之前主动和解的话,算盘就错了。

    叹了口气,松如已经泡好了茶,茶水颜色纯净透明,确实比他泡的好看,“松如,给我也倒一杯。”和宁氏生活几十年了,知晓她一些喜好,接过松如递过来的茶盏,拿在手里也不喝,明明以前也经常不在家,可真的离京了,心中还是会有不舍,抿唇,将手中的杯盏搁下,“我尽量早些时候回来。”

    “嗯,注意着些,我们在京城还有个照应,你出门在外,多带些人手,孙子还等着你回来哄呢。”声音明朗如少女,消融了文战嵩心底的不舍,放声大笑,“也是,为着孙子我也是要早些回来的,洗漱吧,早些睡觉,明日给娘请安的时候顺便说说这件事。”

    他不在府里不会出什么乱子,文太夫人有宁氏照顾他也不必觉得忧愁,想得越多,越发觉得娶个好妻子可以省去不少麻烦,躺在床上,伸手搂着宁氏,嗅了嗅她发间的香味,眉宇平静,“有你在,我在外边没有什么好担心的,这么些年真是辛苦你了。”

    宁氏失笑,眼眶染上了微微湿意,“和你夫妻多年,你现在才看见我的好,也不算枉费我多年辛苦的操持了。”

    文战嵩抿唇笑道,翻过身子,头往下,视线与之平行,爽朗道,“我早就看见你的好了,否则当年也不会费尽心思的娶你进门,之前不说不是怕你太过得意忘形欺负我吗?”顿了顿,文战嵩又道,“眼下我离京在即,说点甜言蜜语也不怕你借此作威作福,欺负我也只有三天的时间,况且,你也舍不得。”

    宁氏嗔他一眼,似喜似嗔,“我是那种人么?我啊,就巴着你说点好听的话哄我开心,哪怕一句也好,可是,都是妄想罢了,不指望你了!等有了孙子,我天天带着他们,教他们说好听的话哄我开心。”宁氏眉眼漾着淡淡的温柔,好似陷入了最美的憧憬中。

    夫妻多年,他没有说过一句甜言蜜语,哪怕宁氏生孩子的时候,他站在门外,手心满是汗,他都没有办法说些好听的话逗她开心,拉着她的手,十指紧扣,“说点好听的也不是不行,不过,我胸无点墨,等明日问博文,他在翰林院,让他找两本书回来翻翻。”

    宁氏促狭,拿另一只手推了推他,“不过说点好听的话哪需要兴师动众,你不想说就算了,我也不是非听不可,好了,睡觉吧。”

    翰林院最近忙着编撰当朝历届状元做的诗,还有民间流传的故事,有鬼怪之说,诗词之赋,话本之说三大块,正是忙得不可开交的时候,早早地,文博文用过早膳就准备出门了,文战嵩离京之事他已经听说了,奈何脱不开身,也没空去宁氏院子请安,在弄堂遇着一身黑色锦衣的文战嵩时,文博文以为自己眼花了,走近了,好奇地问,“爹今日要出门?”

    皇上准他休息三日,军营事务交给下边的副将军打理,目光稍微一转,落在旁边的小厮身上,文博文觉得莫名,“爹有事找我?”

    “翰林院近日忙,你抽空帮我寻两本书回来,我离京要不少日子,你娘想听点好听的话,我脑子里没墨水,想不出来,你帮我看看可有专门记载这类的书籍,一两本就够了,多了我也翻不完。”文战嵩神色镇定,丝毫不觉得在儿子面前讨论这种事是不好意思的,相反,眉色微微松了口气似的。

    文博文僵硬地抽了抽嘴角,之前文博武拐着弯要他写两句沈月浅听了高兴的话,如今又是文战嵩了,更直接,明确指出是为了让宁氏高兴。

    “怎么,翰林院没有这类的书籍吗?”文战嵩不喜欢读书,哪怕是读书也是读兵书,哪有时间费在情情爱爱的书籍上,关于有没有这类的问题,他倒是没有认真想过,看文博文怔神的模样,文战嵩讶然,“真的没有?翰林院的书籍不是包罗万象吗?怎么教人说点好听的话的书籍都没有,来日我空了,可要好好向皇上提议,既然是翰林院,什么书籍都搜罗些才好。”

    文博文扯扯嘴角,翰林院书籍多是一回事,教人说话的书籍?还是关起房门夫妻两的小情话,文博文光是想想都觉得汗颜,令人闻风丧胆的大将军,哄媳妇的话都要去翻书,不是让人贻笑大方吗?

    “我知道了,下午回来的时候给你。”文博文心中觉得自己命苦,他不喜欢打打杀杀多读了两本书而已,府里两位就找他写点东西哄女人开心去了,书是没有的,只有他自己写了,文战嵩的性子要哄得他娘高兴,哪用说话?端茶倒水忙前忙后就够了,真说点好听的出来,不是让他娘以为他在外边做下什么错事了吗?

    思忖片刻,文博文老实说了自己的想法,闻言,文战嵩一怔,“不用担心,我和你娘说过了,你娘没有反对,记住了,晚上回来要是忘记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小时候记忆太过深刻,文博文身子一颤,平静下来懊恼不已,也不知他娘怎么想的,明说是书里写的了,她还要听,女子真的很喜欢听好听的话?想起沈月浅和周淳玉,文博文貌似明白了些,不过,要他说,文战嵩和文博武不是不会说,而是不好意思,之前文博文没明白过来,文战嵩心中情绪不能表达就算了,文博武什么人他都是再清楚不过,文采不在他之下,这样的人会不懂怎么表达情绪哄沈月浅开心?打死他都不信,还让他绞尽脑汁的想,肯定有别的原因,至于是什么,他暂时想不到就是了。

    文战嵩一脸轻松地走了,文博文身上却多了重担,进了翰林院的大门就将这事忘得干干净净,天黑走出翰林院大门上了马车才反应过来文战嵩交代的事情,靠在靠枕上,面露倦色,没有纸笔,只有等明日了。

    文博武和沈月浅中午的时候就回来了,沈月浅回了院子,文博武和文战嵩去书房议事还没回来,沈月浅翻了翻文博武写在纸上的名字,都不太满意,孩子实字辈,组合出来的名字不太好听,而且有的寓意不太好,沈月浅不喜欢,就连三个小名也没想着合适的,沈月浅自己翻了翻,也没寻着合适的。

    盛传贱名好养活,不好听的话叫的人也不好意思,沈月浅琢磨着大名交给文战嵩算了,文博武文博文兄弟两的名字不错,况且长辈赐名再正常不过,想清楚了,她和文博武琢磨小名就是了。

    天黑了还不见文博武身形,吃过饭,沈月浅散步的同时顺便拐去书房给文博武送饭,庄子上的猎物新鲜,沈月浅吃了不少,之前周淳玉还说她不胖,这两日照镜子,明显看着脸上的肉越来越多,照镜子的时候问玲珑,玲珑只会说些好说的话,小七倒是承认她胖了,笑着说她胖点漂亮,乐呵呵的模样让沈月浅不太欢喜。

    鹅卵石铺成的小道边亮着灯笼,光影晃动,沈月浅低头看地上的影子,侧着身子,明显凸出的大肚腩使得身量圆润不少,沈月浅既高兴又发愁,高兴孩子长得快,愁的是担心以后瘦不下来,记忆中最胖的就是宋安雯了,有朝一日若是自己成了她那般模样,真的不想活下去了。

    书房门口有小厮守着,初始没认出沈月浅,满脸戒备,待看清是沈月浅身形后,态度恭顺道,“参加大少夫人。”低眉顺耳地侧过身子,让沈月浅进去,书房乃议事重地,平时没有大将军的意思谁都不准进去,可沈月浅就得另当别论了,全府上上下下谁不知道沈月浅在府里最珍贵的,尤其是肚子里的孩子,更是得小心宝贝着。

    故而,第一次来书房的沈月浅不知晓换作齐氏裴氏是进不去的,站在院子里,目光落在禁闭着房门的屋子里,门口站着四个小厮是平时沈月浅没有见过的,她示意玲珑上前通禀一声,人站在原地没有动,目光下意识的打量起院子的布局来,院子中间是一处花坛,花坛中间是一片小湖,其余再无其他了,和将军府其他景色大不相同,其他地方皆是花草萦绕,十分好看,而这处明显太单调了。

    那边玲珑和小厮说了话,小厮侧身敲门,不?随即,门从里打开,文博武神色肃穆凝重的望了过来,沈月浅浅浅回以一个笑容,立即,文博武的目光柔和下来,大步走来,“天色已晚,你怎么过来了?”

    文博武拉起她的手,调转视线,接过她手中的食盒,“刚才娘差人送了膳食来,正和爹二弟吃着呢。”看着沈月浅脸上闪过一瞬的失落,文博武忙揭开食盒,故作惊喜道,“妆娘子做的饭菜?正好,刚才娘差人送过来的菜色少了,提进去正好算加菜了。”

    如何不知他是安慰自己,沈月浅勉强地笑了笑,“没什么,吃不完就算了,你早些回来,我不打扰你和爹说话了。”中午的时候文博武就没吃多少,她担心晚上忙起来忘记了,顺便送过来的,故而不吃也没关系,说了两句话,沈月浅准备回去了,说起孩子的名字来,“爹是三个孩子的祖父,不用让他给三个孩子起名吧,我们自己想好小名就行,如何?”

    “爹过三日就要走了,只怕没有时间,我和他说说,左右还有好几个月孩子才落地,等着爹回来起名字也不错。”文博武之前就想过,沈月浅情绪来得快,他担心开口提出来沈月浅会以为他对孩子的事不上心,受埋怨的又成他了,如今,沈月浅自己想通了,文博武当然乐意。

    若非还有要事要谈,他都想随沈月浅一道回去了,叮嘱旁边的玲珑,“你小心伺候着少夫人,在屋里守着她睡着了再退下。”沈月浅身子热,偶尔喜欢踢被子,文博武担心她着凉。

    提着食盒进屋,文战嵩和文博文不约而同地望了过来,盯着她手上的食盒,朝门口望了一眼,“大嫂回去了?”文博文问道。

    “回了。”淡淡的两个字,不愿意多说,揭开食盒,一样菜一样菜地往外端,文战嵩蹙眉,“先收起来吧,你娘知道你回来,准备了一桌子饭菜,这些哪搁得下,先收起来吧。”

    文战嵩语声刚落,文博武就将桌子上的饭菜收了起来,神色泰然自若,文战嵩嘴角抽了抽,“不就是你媳妇送的饭菜吗?你娘还比不上你媳妇……”话还没说完,文博武就将桌上的饭菜收拾了七七八八,食盒准备了五个菜一个汤,文博武仍旧眉宇淡淡的,“吃吧,吃不完,这事我就不插手了,娘铁定要您在孩子满月前回来吧,您说要是娘知道是你故意拖长了时间不归家,您回来后面对的是什么?”

    打蛇打七寸,不得不说,文博武的话说到了点子上,文博武早些年结交了不少人,各地都有,有文博武帮忙,肯定能尽早回来,中途遇着麻烦有当地人引路更容易,文战嵩直勾勾地瞪着他,声音粗犷,“文津苏,你别欺人太甚。”

    “不过让您吃饱饭,如此孝顺,您就不觉得高兴?”搁好饭菜收了食盒,文博武自顾地坐下,拿起碗边的筷子接着吃,丝毫不受影响,中途,侧目望着文博文,“你不吃?”

    “吃,雅筑院的厨娘厨艺可是出了名的好,我当然要吃的。”文博文配合地夹了块肉放进嘴里,兴奋道,“味道真的不错,难怪阿玉常去雅筑院蹭饭吃,竟是因为这个原因啊?”

    文战嵩嘴角僵硬,冷哼了声,“没出息的家伙。”文博文就是个没胆量的,拍马屁都拍到人院子里的厨娘身上去了,文博文算是明白了,他爹都惧怕他大哥呢,偌大的将军府,当家做主的宁氏,文战嵩惧内,旁人不清楚,他和文博武是知道的,否则小时候不会宁氏一告状,文战嵩就狠狠地收拾他们兄弟两,文战嵩不收拾他们,宁氏心里憋着气,受气的就是文战嵩自己了,两相权衡,还是别人遭殃痛快些。

    没想着,有朝一日,文博武能将当年文战嵩收拾他们的情形还回去,文博文暗暗佩服的同时愈发觉得要多多巴结沈月浅,他大哥才是将军府最厉害的一位了。

    兄弟两配合默契,文战嵩心里窝着火没处发泄,连同之前文博武威胁他的事又爬上心头了,等他回来定要让沈月浅好好收拾文博武,来日方长,今日受的气他忍着了,不情不愿地拿起筷子,不得不说,雅筑院的饭菜确实不错,若非文博武态度强硬,他不介意称赞一句,现在,是一句都称赞不出来了。

    之前三人还讨论着出京的路线,经过这一打岔,什么心思都没了,闷闷不乐地吃着饭菜,明白一句话也不说,最后,文战嵩先败下阵来,不过语气不太好,“饭菜也吃了,接着之前的说。”

    文博文挑眉,眼观鼻鼻观心地望着两人,算起来,三个人里他可是最弱的,之前没多大感觉,从这次写信就知道了,文博武拿去军营的事情要挟他,文战嵩以孝道压他,他要是开口说一句,指不定左右不是人,斟酌一番,看着两人斗嘴就是了,左右,输的人是文战嵩就是了。

    文博武没理会,在文战嵩临近爆发的边缘了才慢悠悠开口道,“饭菜不是很好吃吗?那就吃完了再说吧。”

    文战嵩气得吹胡子瞪眼,重重地搁下筷子,“我有说过好吃吗?”

    文博武不为所动,视线悠悠然转到文博文身上,文博文嘴角一僵,笑嘻嘻道,“味道确实不错,我不一直在吃吗?明日不若我去大哥院子蹭顿饭吃如何?”文博文脑子反应快,文战嵩心里憋着火气,对他是不会有好脸色的,抱紧文博武大腿才是正经。

    “没出息的家伙,你喜欢吃你就吃完,剩点汤水看我怎么收拾你。”文战嵩语声暴躁,眼带威胁,文博文情不自禁地挺直的脊背,求助地看向文博武。

    文博武目光促狭,“爹,晨曦让我早些回去,饭后您和二弟慢慢商量,我先回了。”

    文博文面露欣喜,这么说,文博武是愿意帮他了,找到了靠山,文博文也不怕文战嵩了,不过也不敢太过得意,只用行动表示他对这顿饭菜的满意。

    文战嵩心中不是滋味,这种拿沈月浅当借口的威胁,他还真的没有办法,重新拿起筷子,狂风骤雨般将饭菜扫了精光,文博武面露满意,不忘提醒,“爹,您慢点,别噎着了。”

    文战嵩嘴里含着饭菜,不想和文博武多说,只要文博武帮忙让他赶得上孩子的满月礼就好,否则,宁氏那边真的不好交差,饭后,父子三人商量到半夜,总算制定好了路线,文战嵩心里松了口气。

    回到院子事,屋子里染着一盏灯,门口的丫鬟坐在走廊的台阶上守着,起身给他行礼被文博武制止了,“少夫人睡觉了?”

    左侧的丫鬟小声回道,“睡了,玲珑在里边守着。”

    文博武点头,推开门,玲珑掀开帘子走了出来,脚步轻轻的,“大少爷,大少夫人已经睡着了,奴婢这就备水。”

    文博武没有反对,掀开帘子,帘帐里的风光被高大的屏风挡住了,文博武放低了脚步,越过屏风,掀起帘帐,沈月浅一张小脸睡得通红,肚子明显凸了出来,文博武替她掖了掖被子,目光温柔,听到偏房传来水声,他才取下屏风上挂着的寝衣去了偏房。

    “怎么回来得这么晚?”周淳玉穿好衣衫,起身伺候文博文宽衣,文博文近日事情多,周淳玉夜里也睡不安稳,要等文博文回来后才会真正的阖上眼睡过去。

    文博文摇头,“给我泡杯茶,口渴了。”晚上吃得多,肚子撑得厉害,口干舌燥,之后一直说事也没好好喝过水,回来后才感觉口渴得要死掉似的。

    周淳玉不知道书房一事,给他倒了杯茶,迅速被文博文一饮而尽,接着第二杯第三杯,整整五杯,文博文才停下来,瞅着不可思议地周淳玉,苦不堪言,以往就知道文博武是个六亲不认的,今晚尤甚,幸好他是文博武弟弟,要是他的敌人,不知道落得什么下场呢。

    想起尤家,文博文瞬间觉得他是将军府最好说话最好相处的人了,文战嵩脾气暴躁,文博武淡漠,他可是温和好相处的一个人了。

    “怎么了,是不是遇着烦心事了?”周淳玉伸手抚向他额头,抚平其间的褶皱,周淳玉轻声地询问。

    文博文有苦说不出,在周淳玉面前说自己大哥的坏话,一不小心传到沈月浅耳朵里,再到文博武耳朵里,想想他心里都觉得恐怖,面上还要装作没什么事的样子,“没什么,爹出门的时间久,翰林院事情多,也不能送他出城了。”

    这倒是事实,周淳玉皱眉,“不若告一个时辰的假,送爹出京后,你和大哥直接忙,我和大嫂一起回来。”文战嵩这次出京还有不少随行的人员,宁氏只怕也是要出城相送的,沈月浅和她自然也要陪着。

    文博文瞅着想得单纯的周淳玉,沈月浅肚子大了,出城送人不说文博武担心与否,沈月浅出门文博武势必是要将人送回来才安心的,忍不住提醒道,“你别问大嫂这件事,到时候再看吧。”要是周淳玉起了头,沈月浅出门肚子出了点事,文博武肯定会将火转移到周淳玉身上,没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说不准,最后文博武还要将矛头对准他,文博文可不想去军营训练,想明白了,文博文不由得想起之前文博武怒气冲冲要他写信的事,不由得问道,“之前你是不是和大嫂说了什么?”

    周淳玉不明所以,“什么说了什么?”

    “之前你是不是两我和你说的一些话和大嫂说了?”如果周淳玉将他说的话说给沈月浅听,沈月浅抱怨文博武不解风情迁怒文博武,而文博武又将怒气转移到他头上就说得通了,想明白了,文博文脸色渐渐垮了下来,又不好数落周淳玉,“大嫂肚子渐渐大了,你以后尽量别去打扰她。”惹不起文博武,他躲着粽成了吧。

    打定主意在沈月浅生产前要离她远一些,文博文再次提醒周淳玉,“爹出京大嫂只怕是不会去的,你别对话。”肚子撑得还难受,可不想周淳玉再给他招惹什么麻烦,要知道,文战嵩想要讨好宁氏的话还在他这边没写呢,今日有事情耽搁就算了,明日不拿出来,文战嵩便会将今日的怨气全部发泄发到他头上,文博文哀怨更甚了,“算了,你先睡,我先去书房办点事。”

    文战嵩的性子要讨好宁氏真的比较难,文博文在书房磨了大半个时辰才磨出两句话,之后磕磕绊绊写了一页纸,之后两日文战嵩没什么事了,背这些话对他来说应该不算难吧,回来的时候周淳玉已经睡下了,文博文熄灯后,脑子痛得厉害,想着不然明日向上边告两日的假,等文战嵩离京后再去算了。

    翌日醒来时就让小厮去翰林院知会一声,他则随着周淳玉去给太夫人请安,宁氏齐氏裴氏都在,宁氏坐在太夫人对面,齐氏在旁边端茶倒水,态度倒是恭顺,完全不见之前的张牙舞爪。

    “博文今日不用去翰林院?”文战嵩要离京,太夫人决定去宫里看看太后,问问具体的情况,儿行千里母担忧,文战嵩年轻的时候文太夫人没少拿这些事去麻烦太后,还好太后没嫌弃她啰嗦。

    文博文躬身,如实解释,“爹爹离京在即,我在家陪爹爹说说话也好。”这话被刚进院子的文战嵩听着了,昨晚吃得多,弄得他今早没吃饭,宁氏抱怨了一早上,都是两兄弟搞的鬼,他心里没个好气,“你不给我闹事就好了,我可不指望你陪。”

    文博文装作不懂的转向身后,文战嵩又哼了声,目光落到太夫人身上才敛去了不忿,躬身施礼,太夫人叫他坐下,满脸喜色,“既然博文博武都在府里,中午让谭嬷嬷吩咐厨房弄点酒菜,一家人开开心心吃顿饭如何?”

    “听娘的。”文战嵩在太夫人跟前基本不会说拒绝的话,文博武纳妾一事算是十分难得的驳了太夫人面子了。

    文太夫人满脸喜悦,看向规规矩矩的齐氏,“老二媳妇也回去收拾一番,中午的时候再过来了。”没有谭嬷嬷纠正不过来的性子,何况桐娘子还在府上,文太夫人话说得清楚,如果齐氏不收了性子继续给沈月浅难看,就让桐娘子来教教她规矩,传出去丢了谁的脸面文太夫人是不在意的,齐氏哪里敢造次?住在太夫人院子一步也不敢离开,二房的孩子到了说亲的年纪了,如果因为这个连累了孩子的亲事,她一辈子心里都不会好过的。

    文博武和沈月浅到的时候人已经到的差不多了,如果两人刚成亲,文太夫人一定会对沈月浅不欢喜,可如今,满脸是笑的望着沈月浅肚子,“府里有轿子,一路走路远着呢,现在不比当初,你可要顾着肚子里的孩子,以后来这边坐轿子就是了。”

    “祖母,没事的,就是走走停停速度慢了而已,我没什么不舒服的。”沈月浅给太夫人行礼被旁边的谭嬷嬷拉住了,“太夫人交代过,这些日子您不用行礼了,生下小主子再说吧。”

    文博武在文战嵩旁边坐下,眉眼流淌着淡淡为人父的喜悦,顺便说了请文战嵩给三个孩子起名的事情,文战嵩来了精神,“三个孩子是实字辈的,不管男孩女孩都是我文家的子孙,不若都以实字起名如何?”

    沈月浅心有担忧,大户人家都会将男子和女子的备份区分开,女子虽会上族谱,可是是没有男子的重要,以男子的辈给女子起名的更是少见,文太夫人当即蹙了蹙眉,沉吟片刻,一句话也没说,“随你吧,府里就你最大,你说的,没人能反驳,不过孩子的名字要慎重,可不能让博武博文随便个文武双全取前边两个字就打发了。”

    想起大孙子二孙子的名字文太夫人心里就不高兴,哪有取名字如此敷衍的?记忆涌来,文太夫人忍不住说起文博武文博文名字的由来,“你爹整日在军营,就是你娘坐月子他也甚少回来,你祖母要给你们起名字,中间因着原因没成功,你爹脑袋灵光了,说是希望他的儿子文武双全,那时候博武出生,你爹当然希望你能继承他的一切,就起名武字,你二弟就是文字,要是再生两个儿子就双字,全字,当年你祖父还骂他起名字太过敷衍了呢。”

    沈月浅觉得没有什么,周淳玉几姐妹不就是依着冰清玉洁来的吗?名字好听,意思也不错,文太夫人说得认真,沈月浅没有反驳,私底下和文博武通过话了,大名给文战嵩,小名留给他们自己,自己的孩子,总要留下点什么才是。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原配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芒鞋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芒鞋女并收藏重生之原配娇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