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原配娇妻 > 第109章 水落石出

第109章 水落石出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众人的目光明显意有所指,李大人心中有气,偏偏他心虚,脸色通红,断断续续话都说不清楚了,来来回回重复着一句话,二皇子目光一沉,暗暗给他警告,有的时候不说话才是最明智的选择,李大人的做法,只会给他带来麻烦。

    接受到二皇子传递过来的目光,李大人默默地低下头,文博文不冷不热地哼了声,“刚才听李大人嗓门大,滔滔不绝,怎么不说话了?我也就是随便说说,莫不是说中了您的心事?”

    李大人瞪文博文一眼,不敢开口乱说话,紧紧抿着下唇,看得出来明显是动怒了,大殿之上,谁都不敢发脾气,李大人心中再存着气,也只得忍着,打定主意不说话,低头看脚下的鞋子。

    皇上目光悠悠然转向太子,问,“太子如何看这事?”覃家主张重罚二皇子,事情的决断有待商榷,贸然处置了二皇子,只会闹得人心惶惶,以后的江山是太子的,皇上想让太子拿主意,心中没有城府,坐上这个位子不过是将他推入万劫不复罢了。

    太子略微沉吟,过了许久才上前站了出来,语声庄重,“儿臣以为既然是刑部查出来的事情,哪怕真是冤枉了二皇兄,二皇兄和齐家之间的关系也是不能抹灭的,若是睁只眼闭只眼,唯恐将来效仿的人多,韩家私设酒楼就是活生生的例子,不惩罚二皇兄难以服众……”太子说到这,视线慢慢转到张兆志身上,“张大人掌管刑部大小事宜从未听说出过纰漏,这种事情,张大人更拿手才是。”刑部本就是关押人的地方,张兆志更明白律法中的条条框框。

    被点名的张兆志面露惶恐,心中叫苦不迭,不情不愿地张口道,“微臣确实理解一些,二皇子的事情微臣赞成覃将军的说法。”覃塘办事不给人留一丝情面,张兆志被迫成了那样的人也是没有法子的事,他给二皇子留情面,将来他落难,二皇子巴不得他死,如今,他除了文家是谁都不相信了,文博武知道他的秘密,可从没对外人提起过,知道自己太多秘密的人,除了成为朋友,没有更好的法子,想清楚了,张兆志面上露出坚决的神色来,皇上目光流转于二人身上。

    二皇子跪不住了,重重磕了磕头,“还请父皇还儿臣清白,那些事情儿臣毫不知情。”二皇子此时心中明白了,皇上只怕是早就想查他了,所以五皇子开口的时候,皇上不问五皇子,而是问太子对这件事怎么看,皇上是想借这件事让太子在朝堂上站稳脚跟,有了覃家文家追随,如今又有刑部尚书,吏部是沈家族人,多少会偏帮文家,文博武又在兵部任职,虽然现在兵部还没落入文博武手中,不过也是迟早的事,而其他三部,工部,户部,礼部只怕也不敢贸然战队了,皇上用一件事情就为太子稳固了朝堂的局势,二皇子如梦初醒。

    “父皇,二皇兄定然是冤枉的,还请父皇三司会审,就是处罚也给二皇兄给明白。”五皇子坚定认为二皇子是被冤枉的,皇上勾唇一笑,温和道,“他是朕的孩子,什么性子朕心中是清楚的,你一直声称你二皇兄是冤枉的,不若这事交由你去查?”

    五皇子心中一凛,如果这时候还不知道皇上的意思那他就真的是白谋划这些年了,二皇子的生死他不关心,可眼下时机不对,皇上收拾了二皇子,下一个只怕就是他了,兔死狐悲,还不是二皇子死的时候,没想着皇上竟是想把他也拉下水,是不是说明皇上身子骨已经熬不了多少时日了,才会迫不及待的想要帮太子稳固江山,心中有了决断,五皇子面上从容,凛然道,“儿臣愿意协同刑部重新查理这件案子,若最后确有其事,儿臣愿意连同二皇兄一起受罚。”

    五皇子话一出,之前笃定二皇子有罪的官员也拿不定主意了,左右摇摆不定,难得张兆志反应极快,掷地有声道,“微臣愿意协助五皇子重新受理此案。”当然,他惜命,那句最后“冤枉了二皇子的话,微臣愿意受罚”这种话是说不出来的,李大人嘴里冷哼了声,嘲讽张兆志道,“怎么当着文武百官的面立下军令状?是不是心虚了?”

    张兆志心里当然心虚,真冤枉了二皇子,不用他立什么军令状皇上也不会放过他,凡事给自己留个机会,张兆志还要装作不屑一顾的样子,“李大人误会了,下官是以为折子上的事情皆是下官辛辛苦苦查出来的,真出了岔子,不仅仅是下官,带着刑部上上下下的人都有罪,下官一个人没了命不要紧,可刑部官员不少,他们都出了事,京中多少人家会夫离子散,故而,有的话下官是不会说的。”

    张兆志什么性子和他打交道的人都清楚,最喜欢和稀泥,万事不沾边,胆小如鼠,极为惜命,接管刑部后确实没有出过岔子,压根是因为他明确说过不沾事,再大的事情闹到他面前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能化解的就一直拖着,能拖多久拖多久,最后人家自己没耐性等他出面了,只有拿自己的方式解决,就不关张兆志的事了,除了在韩家的事情上边,张兆志表现出雷厉风行来,其他低着头过日子。

    故而,张兆志的话一说完,就有不少人笑出了声,张兆志脸皮厚,不怕大家笑话,甚至还厚脸皮地拍了拍胸脯,得意道,“下官就是这样的性子,不是逞强的时候坚决不出头,埋头扎扎实实做事才是下官的性子。”

    最后一句话皇上都听不下去了,沉着脸道,“好了,既然事情有了定夺,可还有其他事情要启奏的?”齐家的事情犹如他脖颈间卡着的刺,不查个究竟将其拔除了,心中难受得紧,如今找到了眉目,他心情也舒服多了。

    这时候,有人将文博武离开京城的事情再次提了出来,皇上不耐烦道,“这种事在辰屏侯老侯爷死因没有查清楚前用不着再上奏了,再说其他的事。”

    大家都盯着文家现在的风向,江南还没有消息传来,文博武一直不见人影,其中发生了什么还真是说不清楚,皇上不愿意提这件事,其他又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皇上面露烦躁,下边的官员们眼观鼻鼻观心不说话了,下朝后,五皇子随张兆志覃塘走了,打定主意要还二皇子清白似的。

    文博文回到府里,文全立即迎了上来,将文战嵩从南边送回来的信交到他手上,顺便说了今日府中的事情,“二夫人那边是大少爷手里的人,发现这两日院子外有丫鬟徘徊,每次都是不同的丫鬟,她们也不好追出去过问,是不是齐家着急想要除掉齐氏了?”文全不知晓文博文心中的想法,要定二皇子的罪名,直接将二夫人弄醒让她开口说实话就行,怎么不用这法子?有了齐氏的供词,齐家和二皇子就百口莫辩了。

    文全不知晓朝堂发生了何事,事关二皇子,事情肯定是棘手的,齐氏就是齐家致命的把柄,做什么都有用,文博文淡淡斜他一眼,问起了一些事情来,“之前我去军营,听说了一些事情,你跟着我大哥好些年了,多少也是知道内情的,还请你给我解惑?”

    直觉告诉文全现在不走的话估计会遭殃,可文博文面上太过镇定,下意识地,文全反问道,“不知二少爷想知道什么事?”

    “前两年,大少夫人和二少夫人从余家的庄子上回京,路上遇袭一事,我正好去那片地方为太夫人收集药材碰到了,从歹人手里救下了二少夫人,我一直以为是巧合,前几日无意中听到一些风声,刺杀两位少夫人的人,是谁派去的?”文博文去军营,有服从他管束的,又不听他命令的,前者无可厚非是忠心文博武的人,至于后者,他想法设法收拾他们就是,军营最管用的法子就是手底下见真功夫,他是文人,稍微一使计对方就了退路,只能乖乖听他摆布了,和文博武手底下几个得用的副将一起吃饭时,无意间听他们说起当年的事情,若不是他们撮合,他和周淳玉还走不到一起,文博文反诘一句对方就吞吞吐吐不说话了,文博文说文博武什么告诉他了,对方丝毫没有怀疑,一股脑将当年的事情说清楚了。

    他从未怀疑过文博武是为他好,当时太夫人生病也是偶然发生的,如今再想,哪怕文太夫人不生病,文博武一定会想其他法子让他前去英雄救美的,很早的时候文博文就知晓文博武对沈月浅动了心思,没想到连带着他的亲事也操心了进去。

    文全最初没有反应过来,怔神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面色极其不自然,“二少爷说的那件事奴才也听说过,您和二少夫人还是因为那件事结下的缘分呢,大少夫人身边的小厮会功夫还幸免于难……”

    “你不用瞒我,有人都和我说了,我问你也就是想再证实一下,两位少夫人在回京途中遇刺是不是我大哥吩咐下去的演的一场戏?”当时他对周淳玉确实有两分好感,尤其在周淳玉说了喜欢自己的时候,好似刚刚发出的芽晒到了阳光,可以肆无忌惮的长成参天大树似的,文博文心中自然是欢喜的,没想到结果竟然是文博武暗中操作的,依着文家的周家的情况,外边关于他和周淳玉的谣言自然也是文博武的手笔了,自己大哥的性子它多少清楚些,真心撮合他和周淳玉不假,只怕更是为了沈月浅,沈月浅和周淳玉未出阁的时候关系就极好,成为妯娌了估计也没烦心事,文博武一半为他找媳妇,更多的是为沈月浅找一位省心的妯娌呢。

    文全干咳嗽了两声,尴尬道,“二少爷说的哪儿的话?怎么和大少爷有关,当时大少爷和大少夫人已经认识了,真要是他派去的人也只会说保护大少夫人的,之后事情查出来了,是前刑部侍郎的儿子刘书邦派人做的,和大少爷怎么会有关系?”心中将那个给文博文报信的人骂了千万遍,这种事情传到大少爷耳朵里,当时参与的人都要遭殃。

    文博文似笑非笑地盯得文全心里毛骨悚然,目光七分温和三分凌厉,多少和文博武神似,文全身子一哆嗦,讪讪一笑,“对了,还有件事没和您说,今日您刚走后不久,武定将军府的小厮来了,说是杜太夫人去了,走的时候面容安静没有半分遗憾,挑好了日子,三日后下葬,您看我们接下来怎么做?”

    杜老将军没有死的事情还瞒着,说起武定将军府,文全心里发毛,杜家到处都渗人得紧,尤其上次他们几人一直直接冲进了阁楼,结果却是一个人都没有,委实和沈月浅文博武说的情况不同,屋里打扫得干干净净,好似没有住过人似的,杜太夫人的影子都没见到更别说是其他的,文全琢磨着再找一日去看看情况,谁知杜太夫人死了,她一死,杜老将军的事情更是成了谜了,要找到人谈何容易?

    文博文只纠结周淳玉和他的事,没弄个明白,他没办法集中注意力管武定将军府的事,尤其他还派人查过刘书邦,那日他的确派人在中间刺杀两人,不过更多的目的是冲着沈月浅去的,然而,在半路上等人的时候,他们被人袭击了,醒来的时候人已经回到京城,担心刘书邦知道后怪罪他们坏了事才硬着头皮说他们本来成功了,没想到半路遇到他经过才不得已退走了。

    文全听到文博文说完一番话,脸上已渐渐垮了下来,文博文哪是来问他,分明是看看他如何撑着面子死鸭子嘴硬罢了,文全一脸悻悻然,索性只有装傻到底,“二少爷说得什么话,都是无中生有的事,大少爷忙碌异常,怎么会有功夫理会哪些?必是弄错了,大少爷不会管这些的。”

    文博文也不逼他,一步一步慢慢往里边走,文全小心翼翼地跟在身侧,和文博文身后的文艺使眼色,后者无奈地摊了摊手,苦笑地说了两句唇语,文全面露难色。

    文博文斜眼将文全的小动作看在眼里,不动声色道,“我当时救下人的时候旁边并没有丫鬟小厮,之后大少夫人叮嘱过身边的人不准乱说,你说谁还知晓这些事,闹得满城风雨?”救周淳玉本就是件小事,不想传得满城皆知,文博文当时没有怀疑过谁,只当是当时的丫鬟婆子说漏了嘴,可沈月浅周淳玉关系熟了才意识到,当日在场的人,都是她们身边的亲信,得了吩咐就不会乱说的,故而,除了那帮刺杀的人,没人知晓他和周淳玉之间发生的事,文博武虽然帮衬了他和周淳玉一把,可对他来说,心底还是不痛快的,为了一个沈月浅,连自己的亲弟弟都算计了,怎么想怎么都觉得咽不下这口气,可文博武不在,他总不好找沈月浅抱怨这件事情吧,说起来,他成什么人了?小肚鸡肠和一个快生孩子的妇人过不去,文博文自己都看不起自己了,想明白了,文博文心里憋着的活愈发没有地发泄。

    文全感觉文博文又望了过来,心中忐忑不安,想了想,硬着头皮道,“奴才当时和文贵好奇,您也知道文贵是个喜欢打听事情的,出去打听了一番,消息是从余家传出来的,估计谁余家哪位丫鬟不小心说漏了嘴吧。”

    文博文脸上徐徐绽放出一抹笑,“你们管得还真是多,连余家那边都去问过了,若非当日去过的人,谁知道余家丫鬟在还是不在的?要知道,当时刺客暗杀的时候,二少夫人和大少夫人可是单独在一起的,我救了两人,结果偏偏传出和二少夫人的事情来……”

    文全面露惊讶,大少爷吩咐的时候叮嘱过不准对大少夫人动粗,只让将目标锁在周淳玉身上,想方设法让二少爷撞见救下二少夫人成就一段佳话就好,难不成中间出了什么岔子?文全不解的望着文博文,发现他眼底尽是了然,心知上了当,僵硬地抽了抽嘴角,抬手扶着额头,假装擦了擦上边的汗,移开了话题,“今日忙,天还冷着,奴才都觉得汗了。”

    文博文不戳破他,他已经明白事情就是文博武做的了,目的就是给沈月浅找一个好性子的妯娌,看来,文博武还真是用心良苦,幸亏周淳玉是个性子好的,但凡是个会来事的,沈月浅哪会有安生的日子过,文博武欠他的可不是一星半点,不过,一切只有等文博武回来的时候再和他算账了,依着文博武的性子,他不见得能讨打好处,光是想着文博文心里愈发不痛快,朝正低着头一脸讪讪的文全道,“左右你在府里,前些日子我去金军营找人切磋了一番,几日我们两试试?都说大哥身边的是高手,我正好帮忙试试,看看传言是否有误。”

    文全心中不乐意可是也没有法子,文博文都说了,他敢回避吗?不情不愿地点了点头,脸上漾起巴结讨好的笑来,“好勒,还请二少爷手下留情才是。”他不是文博武的对手,对付文博文应该还是可以的吧,文全如是想。

    可等真正见识文博文的伸身手后,文全悔得肠子都青了,他以为文博文有点功夫也就是一般能自保的程度,没想着竟然在他之上,和文贵估计不相上下,文全忙的事情多,文博文的力道把握得好,每次都伤到他的非关节处,都说打人不打脸,文博文去专朝着她的脸打去,下来后,文全龇牙咧嘴地走了,照镜子,自己被自己吓得不轻,问龚大夫拿了药膏,龚大夫要要等上些时日脸上的淤青才会慢慢消散,文全有苦说不出,都不好意思出门了。

    玲珑给沈月浅说杜太夫人去世的时候,沈月浅心中惊奇不已,杜太夫人病重十几年都有了,早不死晚不死,怎么偏生这时候去世了?玲珑心中倒是没觉得多奇怪,只是叹息不已,“杜老将军每年都四处寻访名医,还是没有将杜太夫人救回来,如果当初杜小姐一听您的话请南山寺方丈为杜太夫人诊治一番,杜太夫人指不定还能多活两年,太遗憾了。”

    沈月浅认为事情不对劲,“你让二少爷来一趟,就说我有事找他,记得让二少夫人也过来一趟。”她毕竟是文博文嫂子,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说出去始终不太好,谁知道,文博文半分没有避嫌的意思,“阿玉帮着娘打理中馈走不开,大嫂有事情和我说?外边的事情文全知道的,玲珑都和沈月浅说了,沈月浅找他说的事自然和那几桩离不开。”

    “听说杜太夫人死了,其中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沈月浅怀孕后身子笨重了很多,带着脑子也不灵活了,她总觉得隐隐哪儿有不对劲的地方,一时想不起来,紧紧蹙着眉头,皱眉沉思。

    文博文点头,“是的,武定将军府既然给我们送了信,不过去祭拜一番说不过去,大嫂月份大就别来回跑了,娘和祖母也不去,我们去就是了。”府里离不开宁氏,沈月浅的肚子出不得一丝差错,算起来,他和周淳玉前往拜祭是最合适的,何况,他也有光明正大的理由打量武定将军府情况了,“听说大嫂和杜小姐有两分情面,可是需要我们帮忙捎话的?”

    文博文心里琢磨着武定将军府的事,不过随口一说,不想沈月浅抬高声音大,“对了,就是这样的了,难怪我之前一直觉得不对劲,一定是这样的……”

    文博文诧异地抬眸望着她,沈月浅想得越多,额头都滚出了汗珠,如果真如她所想,杜老将军那人的城府只怕无人能及了,之前文博武和她说杜老将军府战功显赫,城外军营本该归杜家管,最后不知道什么原因落到了文家头上,她以为武定将军府做什么事都是想和文家争夺城外的军营,如今想来,是他们被绕进一个怪圈了,杜将军每年四处寻医都一段时间不在京城,如今出了事,她才明白过来,着急地看着文博文,“二弟,京城估计要出事了,都说杜太夫人病重,可病重后太夫人除了杜小姐谁都没有见过,杜小姐的年纪小,生下来杜老将军就不再人世了,对祖母祖父也是没见过面的,如果,阁楼的人一直是杜老将军呢?杜太夫人不过是个幌子罢了。”

    杜鹃是杜家最小的女儿,因为杜太夫人喜欢她,杜家都宠着她,甚少有反对的时候,只怕就是为了让杜鹃给杜老将军打掩护,这也是为什么除了杜鹃,“杜太夫人”一个人不见了,因为杜鹃年纪小,认不出真正的杜太夫人,哪怕阁楼上是个年纪老迈的丫鬟,只有杜将军万氏说她是杜太夫人,杜鹃就会信以为真。

    文博文眉色一沉,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杜将军每年出京给“杜太夫人”寻名医的事情就有待商榷了,不是寻医,就是办其他的事情去了,和沈月浅对视一眼,文博文起身大步朝外走去,这么多年,偶尔有针对文家的折子,文战嵩一直以为是武定将军府嫉妒文家,一切来看,都是杜家放出来的□□,杜家,没有想过在京中发展势力,目标一直就在京外,杜仲在京外来回奔波这么多年,不可能没有积攒人脉,文战嵩失踪估计就是武定将军府的人做的,杜家低调这么久,目的肯定不单纯,估计要出大事了。

    文博文急急忙给文博武写好信,径直去了军营,拨出五千秘密前往江南,武定将军府到底有多大的势力他也说不准,目前要做的就是保证文博武的安全,至于文战嵩,文博文也无能为力了。

    杜太夫人下葬的那一天,沈月浅没有出门,从知道武定将军府的阴谋后,沈月浅愈发小心翼翼了,哪儿都不敢去,玲珑玲霜更是半步离不开她身边,沈月浅记挂着文博文处理事情的法子,心中愈发担心远在江南的文博武了,京中发生的事他都还没得到消息,杜老将军谋划了多年,他们是不是对方的对手都说不准。

    文博文性子沉稳了许多,眉宇间充斥着淡淡的愁绪,沈月浅开门见山问了文博文对杜家的看法,文博文没有瞒她,如果不是沈月浅,他到现在都没发现,杜老将军竟然谋划十几年了,然他还有一点好奇,杜家没有人进宫,杜家没有可以支持的皇子,为何还要苦心积虑地如此谋划,而且看不出杜家身后站的是哪位皇子,听沈月浅的话后,凝眉问道,“大嫂有什么看法?”

    沈月浅趁着记忆还在,径直道,“我找你来就是说这件事,不管杜家什么心思,城门才是至关重要的,二弟可有法子让城门加紧巡逻?”如果有朝一日京中闹了起来,死的死伤的伤,赋税繁重,对百姓来说都是灾难,沈月浅缓缓道,“杜太夫人已经下葬,我们想要说什么都于事无补,你让城外军营随时注意着周围动静,稍微发现异动立即出兵。”

    这些文博文都吩咐好了,和沈月浅说得不差,不等他回答沈月浅,沈月浅继续道,“等杜太夫人头七之前,你派人将杜太夫人的画像送给杜鹃?小姐一张,这么些年,她和杜太夫人朝夕相对,睹物思人,见着自己祖母的画像心中一定十分感激的,顺便送一张杜老将军的画像,十几年陪着自己的到底是谁,杜小姐心里该有个数才是。”

    文博文回味过来,杜鹃没有见过两位老人的画像,画像和真人,就等杜鹃来鉴定就是了,不由得会心一笑,沈月浅果真有法子,杜老将军只怕都没想到隐藏了十多年的秘密终究会栽到帮自己打掩护的孙女身上,文博文挑了挑眉,走的时候轻松不少,武定将军府太夫人生前不出门,死后,杜将军有意让府里热闹热闹,杜太夫人走的时候一脸平静笑着死的,府里热闹算是一起欢送杜太夫人早登极乐了,故而,头七的时候给许多府上送了帖子,文博文趁着这个机会早就将东西凑到一起送给杜鹃了,杜鹃果真没有让他失望,打听画像上的两人,文博文发现,杜鹃问的不是其他人,正是之前文忠发现的杜老将军,也不问杜老将军,而是找府里的奴才,为此还拿画像去请教了杜舟,杜舟说画像上的人是祖父祖母,杜鹃当场哭了出来,又问杜舟她爹是不是庶子,杜舟以为她魔怔了,本就是忙的时候,脱不开身,只能由着她去了,周淳玉得了文博文的叮嘱,主动亲近杜鹃,因着沈月浅,杜鹃对她没有敌意,三五两句就将她手中画像一事说了,沈月浅猜测得不错,画像上的杜太夫人和杜鹃平时见着的人的确是不是同一人,周淳玉好奇的是杜老将军,杜鹃不肯多说,紧紧咬着唇,明显是在府里见过杜老将军的,不过杜老将军隐藏了他的身份,因为杜鹃握着画像的手心情很复杂,周淳玉如实和文博文沈月浅说了杜鹃的一言一行。

    除了杜鹃没有将事情闹起来之外,和沈月浅想的没有差,阁楼里的人果真不是杜太夫人,一切都是为了杜仲能顺利出京办事的幌子罢了,至于杜老将军,凭周淳玉说的杜鹃的反应,杜老将军肯定在府里是奴才了,这样高高在上的奴才,沈月浅立即想到一个人,文博文也反应过来,心照不宣地没有将那个人说出口,文博文派去京外朝武定将军府的事情还没有着落,文博文心中着急,本想再派出五千,沈月浅劝住了他,“万万不可,没有摸透是武定将军府的目的不要浪费过多的人力,守好城门,等着对方露出狐狸尾巴才是正经”

    文博武在的时候都没有查到杜家的事情,这次只怕也是同样的情形,只有等对方自己露出尾巴了才有迹可循。

    本以为杜鹃哪怕是怀疑也不会有后续了,不料在某一日杜家请客的宴会上,杜鹃和谢家小姐起了争执,两句不和打起来了,谢小姐骂杜鹃最近神神叨叨抱着两副画像过日子踩到了杜鹃痛处,转身找杜仲嚎啕大哭,说阁楼上的祖母和画像上不同,是不是杜老将军有两个妻子,当时杜仲和一行人说话,其他几人震惊不已,杜鹃自顾地说着,扯开嗓子嚎啕大哭,质问杜仲阁楼上的老太婆不是自己祖母是谁,说着打开怀里杜太夫人的画像,说画像上的才是她祖母,在阁楼上陪她生活了十多年的人到底是谁。

    有认识杜太夫人的,见着画像,确定是杜太夫人,惊奇不已地望着杜仲,杜仲脸色十分难堪,让丫鬟先将杜鹃带回去,待会再说,杜鹃闹得厉害,说杜仲找一个假冒的人骗了她,她的祖母早就死了,杜仲担心她爆出杜老将军的事,亲自上前掩了杜鹃嘴巴,拖着她往院子去了,他身侧的人面面相觑不知道接下来怎么办。

    这件事,不到一个时辰就在京城传开了,沈月浅眉眼有了喜色,敲开一个口子,之后的事情就容易了,可是不消半日,谣言就改了风向,说杜太夫人在世的时候做疼爱杜小姐,太夫人意思,杜小姐忧思成疾,竟然疯了。

    文博文派人打听消息的来源,毫无疑问,从谢家小姐嘴里传出来的,谢小姐和杜小姐不对付不是一日两日了,有的人说她太过了,更多的人是相信了她的一番话,如果不是疯了怎么会连自己的祖母都不认识了,在场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确实是疯了后说的话,杜太夫人一直住在阁楼很多年了,对杜鹃宠上了天,人走了,对杜鹃打击大,疯了也说得过去。

    沈月浅不想到好不容易出现的口子被封了起来,和文博文商量法子,要杜老将军承认还活在世上估计是不可能的,就得想法子将话题引到杜家,关注的人多了,一点事都能浮想联翩,捕风捉影对杜家来说算不得什么。

    “大嫂,不若还是我来处理吧,你过些日子就要生了,不用管外边的事情了。”武定将军府背后有高人,非一朝一夕能将对方暴露出来,文博文决定慢慢和杜家较劲,杜家能改变话题风向,他也照样可以。

    翌日,御史台有御史弹劾杜仲,说他府里有命案,一直以来,杜仲为杜太夫人寻访的名医进府后再没有出来,十几年也有差不多十多个了,杜仲面不改色,正义凛然的样子说不出多正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原配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芒鞋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芒鞋女并收藏重生之原配娇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