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原配娇妻 > 第118章 实话实说

第118章 实话实说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文贵知晓武定将军府有密道,可具体通往哪儿的他却是不知,杜家的密道竟有街道宽,里边错落有致,还有零零疏疏的房间,地下和地上的院子没有多少区别,文贵琢磨着,下边该是还有人住在里边的,从房间数量来看,人数且不少,文贵不敢往里走,担心找不到出来的路。

    “主子,您说杜家到底打什么主意,结合之前的消息来看,杜家消失了一批小厮,人只怕就是住在下边的。”朝廷对各府奴才人数有个大概的统计,杜家养着一批人,没道理不露出马脚。

    文博武眉眼萦绕着浓浓的狠厉,文贵觉着江南的事情和杜家脱不了关系,可他寻着地道进去的时候没有发现一个人,更没见着杜老太将军人影,阁楼里的人好似凭空消失了似的,齐家没有出过妃子,和各位皇子也牵扯不上关系,杜家做的事情分明起了篡位的心思,张了张嘴,事关重大,文贵终究不敢将事情挑明了说,哑口说了句,文博武目光瞬间锋利地望了过来,文贵识相的闭了嘴。

    “你找人盯着谢家和廖家,说不定三府之间还有其他联系,顺便找人将三位府邸的地形图弄来。”谢长安和廖凡夫官职不算高,杜仲在外好些年,挑中他们总该是有理由的,文博武蹙着眉头,思考许久才道,“你找人放出一个消息……”眼下,必须和沈月浅坦白一些事情了,不是到了关键时刻,文博武不想挑明一些事。

    文贵听得拧眉,不明白文博武这样做的意思,回来时文博武向皇上提议之后留守京城的事他还记得,怎的突然又要传出这种消息了,边关安宁,战事的消息传出去,除了闹得人心惶惶,对现在的境况并没有多大的好处,疑惑地望着文博武,哪怕有战事,杜家也不会暴露多年来培养的人。

    瞅着文博武淡淡的望了过来,文贵脸上不解更甚,只听文博武挑眉,淡淡道,“需要我慢慢向你解释?”声音不高不低,带着以往的散漫,文贵身子一颤,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不用不用,奴才这就去办。”真等文博武解释清楚了,之后几日他日子就该难受了,哪怕,他心里好奇得要死。

    文博武在窗前坐了许久,躺到床上,被子上还有沈月浅身上的味道,文博武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回到家才有安心的感觉,阖上眼,琢磨着杜老太将军可能的藏身之地,何时睡着了,文博武也不知。

    翌日一早,边关告急的事情闹得满城风云,朝廷没收到消息,纷纷派人出去打探消息的来源,据说是走南闯北的商人嘴里说出来的,皇上半信半疑,招兵部尚书进宫议事,兵部尚书心中忐忑,兵部并未收到任何消息,皇上问起来,他可就遭殃了,冷汗涔涔,最后没有法子了,一切只能顺着皇上的话说,战事起,带兵出征的将军至关重要,皇上提议文博武无可厚非,兵部尚书松了口气,幸得文博武回来了,如若不然,皇上招大臣们讨论,御史台揪着他身为兵部尚书对战事一问三不知为由弹劾他,无话可说的就该是他了。

    沈月浅听说消息的时候,传旨的太监刚回去,玲珑说与沈月浅听的时候,抱怨道,“大爷回来不过两日,皇上怎么也不让人休息几日。”文博武在沈月浅跟前表现得自然,然而玲珑发现了不对劲,走出房间,文贵扶着文博武离去的,文博武多半是受伤了,然而事情已是定局,玲珑也只有在沈月浅跟前抱怨两句,却发现沈月浅脸色大变,玲珑以为她身子不舒服,担忧地询问道,“大少夫人,您是不是哪儿不舒服?”

    沈月浅脸色苍白,血色全无,眼神隐隐露出惊恐,说话的声音颤抖得厉害,神思恍惚地望着玲珑,“你让大爷来一趟……说……说我有急事找他……”

    边关相安无事,为何突然又要打仗了,沈月浅以为事情有了变化,沈家落了难,沈未远死了,文博武再也用不着去边关替沈未远解决麻烦了,是她想错了,文博武的赐封是多年功勋积累的,注定是守卫朝廷的,沈月浅拧着眉,手足无措,她要如何开口告诉文博武,这次不能去了,江南的事情她没有办法左右,事关文战嵩的生死,她能给予的是背后默默的支持,可这次不同,文博武要是去了边关,就再也不会回来了,再也不会了。

    很快玲珑就回来了,蹙着眉道,“大爷去兵部了,文贵说兵部尚书找大爷有要事相商,估计是带兵打仗的事,大少夫人地事情要是急的话,奴婢让大山去一趟兵部……”

    沈月浅心惊,前脚才得了皇上的旨意,后脚就去了兵部,边关的战事是不是已经很严峻了,沈月浅仔细思索着上辈子的事情,隐隐她才发现,哪怕很多事情有了改变,可仍然有没有变化的,好比洪素雅仍然嫁给了太子,二皇子有谋反的心思,加之如今的战事,豆大的汗顺着沈月浅脸颊流下,玲珑大步上前,掏出手帕替沈月浅擦拭额头上的密汗,神色担忧,“主子,您是不是身子不舒服,奴婢这就去叫龚大夫。”月子中出不得丁点的事,玲珑下意识的认为沈月浅不舒服是因为给太后请安吹了冷风的缘故,话声一落,玲珑大步往门口去。

    沈月浅浑浑噩噩回不过神,上一世,文博武死的那两日她刚收到沈未远的信,沈未远说一切都好,回来后官职说不定会往上升一级,沈月浅满心欢喜,文博武的死讯到她耳朵里还是文博文告诉她的,文博武死后,京里没有掀起波澜,文博武搁几日就会给她写信告知境况,担心刘氏抓到把柄,沈月浅很少的时候会回信,有的东西错过了就是一辈子,没办法回头。

    “宋夫人,你就是个狼心狗肺的,长得好看的女子千千万,为何是你。”那次,她参加宴会,逢着宋子御对她态度好,借此,沈月浅提了两个要求宋子御都答应了,她还沾沾自喜,细想,宋子御对她有求必应只怕是心虚,那时候宋子御就和沈月茹珠胎暗结了吧,找个亭子休息的时候遇着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文博文,埋怨愤懑地盯着他,“大哥筹划得好,我偏生不如她的意,为了一个嫁作人妇的女人连性命都不要,而你却活得好好的,沈月浅,你凭什么。”

    那时候,她才知道文博武已经不在了,心里有一瞬的恍惚,反驳文博文道,“你胡说什么,博武将军本事大着,哪能那么容易死。”就在昨日她还收到文博武的信了,怎么会突然就没了。

    文博文双眼通红,额头上青筋暴起,沈月浅心中害怕,还有空落落的难受,不管如何,她从没想过要文博武死,她和文博武一辈子都是不可能的,文博武为她做的越多也只是徒增她的愧疚罢了,沈月浅看两人的关系一直光明磊落,那一刻,对着文博文怨恨的目光,沈月浅第一次说不出话来,是她害得文博武客死他乡的。

    这件事在她心头压了一辈子,最后死的那一刻也不曾解脱,辜负了一个为自己出生入死的男子,沈月浅心中愧疚的同时还有其他心情,玲珑知道她没了求生的意志,暗暗问她可要和文博武合葬,沈月浅摇了摇头,名不正言不顺,若有来生,她只当文博武不认识她,重新结识一个自己喜欢的姑娘,两情相悦安安稳稳的过一辈子,她罪孽深重,不值得拥有他所付出的了。

    是不是,命中注定她是他的劫,两人怎么又走到一起了?沈月浅回忆慢慢涣散,一会儿是文博武站在城外的亭子里,和她对酒的情况,一会儿又是文博武站在街头的拐角,身形落寞地盯着她的背影,眼露哀伤,有的事情,她以为自己忘记了,原来,想起来,还是历历在目。

    龚大夫给沈月浅把脉的时候,动作缓慢,问沈月浅几个问题,沈月浅都没什么反应,龚大夫见过的人多,退出屋子时问玲珑,“大少夫人身子骨没有问题,是不是沈夫人和小七少爷出事了?”沈月浅脸上的神色不像是生病了,更像是至亲之人去世后的哀伤。

    迟疑片刻,玲珑摇头道,“没听说夫人和小七少爷发生了何事,会不会大少夫人昨日吹风着凉了?”坐月子最忌讳吹风受凉,昨日太后来,沈月浅出门迎接,除了那会儿,玲珑也说不出哪儿的问题了。

    “不太像,不若等大爷回来后问问大爷吧。”沈月浅脸上的哀伤太过明显,玲珑顾着沈月浅身子就是注意到也只当是身子不舒服引起的,龚大夫不同,身为大夫,有没有病把脉就知道了。

    玲珑还想说什么,龚大夫出声打断了她,“你放心吧,老夫把脉没有出过差错的。”转身离去的时候,交代门口的院子给文博武去个信,文博武对沈月浅的心思可不是旁人看的那般,沈月浅的情况不早早告诉文博武,事后追究起来,谁都难辞其咎,龚大夫再清楚文博武的性子不过了。

    一整天,沈月浅精神恍惚,玲珑无论和她说什么,感觉她都提不起精神,下午时,玲珑信了龚大夫的话,沈月浅的情况确实不是生病的征兆,派人打听周氏和小七的情况,回来的人禀告说侯府一切如常,还带回了周氏给沈月浅做的糕点,玲珑也不明白沈月浅的心思了,守在门口,等着文博武回来。

    夜幕渐渐低垂,玲珑端着没有动过的饭菜退出房门,一脸愁绪,问门侧的玲霜,“大爷还是没有回来吗?”凭着文博武和沈月浅关系,小别胜新婚,玲珑以为两人会歪腻好些时日呢,谁知是今时的情况。

    玲霜叹口气地摇了摇头,大山在兵部门口守着,大爷一出来就知道大少夫人的情况了,玲霜也不明白沈月浅为何这样子,大爷没有回来的时候,沈月浅每日都会和三位小主子说说话,今日却是一点心思都没有,玲霜小声道,“是不是大爷和大少夫人吵架了?”说出来自己先矢口否认,文博武对沈月浅多好,她们看在眼里,但凡沈月浅表现出丁点的不高兴,文博武急得跟什么似的,绝不会和沈月浅生气。

    玲霜的话刚说完,就见远处有灯笼慢慢移近,玲霜面上一喜,“快看,定是大爷回来了。”

    顺着玲霜视线看过去,玲珑也暗暗松了口气,灯笼移动得快,该是文博武不假了,瞅着手里的食盒,玲珑转身回了屋子,“你再去厨房拿一副碗筷,大爷怕还没来得及用膳,正好陪大少夫人吃点东西。”

    进屋,沈月浅还维持着早上的姿势,一动不动地靠在靠枕上,双眼无神,眼角好似充斥着泪花,细细看,好似又不是,玲珑重新将饭菜摆上桌,缓缓道,“大爷回来了,奴婢瞅着他估计也没用膳,大爷在外奔波,您陪着他用些饭菜吧。”

    沈月浅吃不下饭,会心疼文博武,多少会陪着文博武吃一点的,果真,听了她的话,沈月浅扭头,眉峰微蹙,“大爷回来了?”看向黑漆漆的窗外,脸上渐渐有了红润,目光落在一桌饭菜上,询问道,“饭菜是不是都凉了?吩咐厨房弄些热的来。”

    玲珑伸手试了试菜盘子的温度,沈月浅吃的话已经凉了,文博武还是可以吃的,想了想,转身退了出去,在门口刚好遇着准备进屋的文博武,玲珑弯腰行礼,抬手指了指沈月浅,含笑地退了出去。

    文博武脸上神色舒展,不像是遇着烦心事的模样,说不定,文博武去兵部就是推辞带兵打仗一事的呢?玲珑如是想,可又觉得不太可能,文博武不去就是违抗圣旨,文博武定然不会那么做的,玲珑心思复杂的退到门边,不一会儿,玲霜提着食盒来了,小声道,“桂妈妈说饭菜都凉了,大少夫人不能吃,让我捎了些热的来,是不是大爷回来了?”

    玲珑接过她手里的食盒,点头道,“进屋了,大少夫人一整天没有吃东西了,希望大爷回来,大少夫人能吃一些。”沈月浅稳得住情绪,文博武不在的时候不管心中如何都隐藏得好,如今文博武回来了,沈月浅的情绪才全部写在了脸上,或许知晓心中有人疼的吧。

    一室沉默,布好碗筷后静悄悄退了出去,顺势关上了房门。

    文博武拿着筷子,眉头紧蹙,看情形就知道沈月浅没有吃饭,文博武将筷子递给她,果真吓着她了,沉默片刻,文博武抬眸唤了声,“阿浅,吃点东西,待会我有事情和你说。”

    沈月浅想了一整日,最初的后悔愧疚,渐渐转为坚定,这辈子,她已经是文博武的妻子,生死与共的原配,她要他好好活着,为了她和他们的孩子,想明白了,沈月浅眼底的恐惧渐渐化为勇气,文博武心中一震,有片刻的恍惚,他是不是忘记了一种可能,如果,沈月浅认真思考上辈子的事情后后悔嫁给他了怎么办?他该如何面对她,突然,文博武不想拆穿两人之间的秘密了,捅破了那层纸,沈月浅还会愿意和他一起过日子吗?

    她上辈子的苦难都是他造成的,自己有能力护着她,却眼睁睁看着她被人欺负,一个人在边缘挣扎,徘徊最终咬牙毁了自己的一生,突然,文博武就不想再提那些事情了,“阿浅……吃饭吧……”

    “听说边关战事起,皇上已经下了圣旨要你带兵打仗?”沈月浅眉宇恢复了平静,不紧不慢地询问文博武,眼神好似充斥着某种意味不明的光,文博武的心慢了半拍,他没有否认,沈月浅呼出一口气,以往,她只想着文博武是为了她而死,从没细细思索过最直接的原因,文博武到底是被杀死的,这辈子见识过文博武能力后,沈月浅脑中突然浮现出一个人的影子,杜老太将军,除了他,谁有资格和文博武一较高下?沈月浅心中一痛,重活这么久,她才想清楚了他的死因,沈月浅面上露出一抹愧疚,“博武哥哥……”

    文博武心中一痛,沈月浅此时脸上的哀伤,竟然让他难受得厉害,“阿浅,先吃饭吧,待会我有事和你说。”文博武突然不敢直视沈月浅,她要是开口指责他上辈子做的那些混蛋事,他要开口说什么,上辈子的遭遇都是他造成的,他最担心的就是想好了她的退路,她重生了,是不是意味着上辈子她最后也死了,是宋子御和沈未远发现了什么杀她灭口么?光是想想,文博武心就痛得厉害,她到底为何是重生的?

    “博武哥哥,去战场的事,是不是拒绝不了了?”战场的事文博武能应付自如,可再深一层的弯弯绕绕,文博武只怕也是不知道的,所以才会没了命,“博武哥哥,有件事我一直没有和你说过。”

    思忖片刻,沈月浅缓缓开口道,“你相信死而复活一事?”沈月浅想过如何开口,第一时刻想想着借由梦境告诉文博武这次去边关的事情,又担心文博武不放在心上,考量再三,才想着实话实说。

    文博武呼吸一滞,明显感觉她目光中流露出的哀伤,这一刻,文博武突然就后悔了。

    “博武哥哥,如果我说我是死过一次的人你会害怕吗?”沈月浅目光悲戚,“有记忆的上辈子,我们只是一般的朋友,你的性子不如现在温和,对谁都冷冰冰的。”哪怕刚开始对她,文博武的表情也说不上友好,之后,两人的交集多了,文博武脸上才逐渐温和下来,想及两人的过去,沈月浅叹了口气,继续道,“虽然你对谁都冷若冰霜,可骨子里不坏,你是威风凛凛的博武将军,容貌俊逸,引得无数女子趋之若鹜……”

    沈月浅陷入了回忆,没有留意文博武渐渐沉下去的脸,继而话锋一转道,“可惜,那么多喜欢你的小姐你都看不上,偏偏中意一个什么都不能给你的女人,那个女人是个麻烦,总是拖累你,甚至最终害得你英年早逝,死在了他乡,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你落入别人的圈套,万箭穿心而死……”落到死字上的时候,沈月浅的声音抖得厉害,拽紧了拳头,咬着嘴唇道,“博武哥哥,你说,如果那就是你的一辈子,这辈子,你的愿望是什么?”

    许多事情,沈月浅一笔带过,上辈子的她,不仅仅是什么都不能给文博武,心中对文博武的情义也绝非是爱,上辈子,她最爱的不过是那所谓的血缘之情罢了。

    文博武目光沉着,沈月浅将她自己贬得一文不值,不过是为接下来要说的话作铺垫罢了,女子依附男子而活,女子地位的高低都是她的丈夫给的,哪怕是高高在上的公主,嫁了人,身份也是随着夫家水涨船高或是渐渐沉没吧,沈月浅做的一点都没有错,为了她自己要守护的人,甘愿将一辈子赌在里边,这样的魄力不是谁都有的。

    正因为这样,他才心疼她。

    文博武低着头,眼睛盯着手里的筷子,一字一字顿道,“人活得最开心的时候就是希望自己要什么的时候,比起茫然浑浑度日,身上有个麻烦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文博武抬起头,深邃黑沉的眼眸里倒映着沈月浅怅惘愧疚的小脸,文博武一脸凝重,“阿浅,有的人一旦遇到了,哪怕一辈子不能相守,也甘愿花一生时间默默守护……”

    爱是看着她幸福,而不是掠夺和占有,静静望着她脸上绽放出幸福的笑,哪怕前方是万丈深渊,都觉得是通往花开的路,文博武的声音好似从很远的地方传来,“阿浅,你说为什么我们会遇见?”

    上辈子他们相遇的时间不早不晚,足以他们互相扶持一生,是他自己没有把握好,所以佛祖才给他重来一世的机会,让他知晓前后事,护着她,早早的将她纳入自己的羽翼,给了他补偿的机会,“阿浅,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在周家,你看着我,脸上流露出不同年纪的震惊,怅惘,还有浓浓的愧疚,你说,你愧疚什么呢?”

    文博武原本只是想通过沈月浅知道他死后,朝堂到底发生了什么,回忆涌来,原来他最在意的还是沈月浅,没办法忽略两人相处的点点滴滴,第一次见面,她眼底的情绪太过复杂,她愧疚连累他没了命么?

    沈月浅心中大惊,不可置信地望着文博武,眼底甚至涌出了泪花,文博武搁下筷子,伸手抱着她,语声轻柔,“你以为沈家发生的事怎么突然就传遍了京城?文贵性子再不好,也不会和几岁的孩子过不去,你都说我性子冷清,怎么愿意一而再再而三的为着一个素未谋面的小女孩谋划一生……”文博武说的是当年沈家发生的事,王氏不喜二房的事情一夜之间传遍了京城,在周府,文贵掌了宋安雯耳光,他为沈月浅买下王氏的铺子,找沈家人帮衬着二房分家……“阿浅,你有的记忆,我也有……”

    正因为有着同样的记忆,最初,他才只能在夜里偷偷摸摸去看望她,不吸迷晕了她身边的丫鬟,让文忠在沈府种花,每日都能让她闻着新鲜的花香。

    沈月浅额头又开始出汗了,脸色苍白的望着文博武,嘴唇青紫道,“你也是,死过一次的人了?”

    文博武拥着她,细细回想自己的上一辈子,垂眸与她对视,眼眸中渐渐浮出了笑,“你以为一个陌生人对着一张稚嫩的脸会生出心思,莫名其妙的守着她,护着她?”就算沈月浅如今长得再绝艳倾城,身形没有张开的时候不过就是个长相不错的美人罢了,扔在一群身姿曼妙的美人堆里就丝毫不起眼了。

    沈月浅好一会才回味过文博武的话来,心头萦绕的哀伤渐渐转为怒气,好气又好笑,文博武的意思就是如果他不是重生的,见着她是不会喜欢她的,话里意思明显就是看不上她,沈月浅推了推他,“你倒是个目标明确的,上辈子,为你要生要死的小姐不少,既然你记得,这辈子怎么不找她们继续前缘算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原配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芒鞋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芒鞋女并收藏重生之原配娇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