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原配娇妻 > 第120章 府中奸细

第120章 府中奸细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文博武自幼不是爱哭的性子,瞅着沈月浅想做坏事得逞后的笑脸,文博武眸光一软,“有机会问问奶娘。”起身,伸手捏着沈月浅手指,十指纤纤,葱白细滑,手感比不上怀孕那会,抿唇道,“我待会去侯府看望岳母和小七,你有没有要带的?”

    辰屏侯府只周氏和小七,他回来,理应前去拜访,心里算着沈月浅出月子的日子,在太夫人院子遇着宁氏,宁氏问起三个孩子的满月礼,心中多少也是担心文战嵩的,文战嵩离开京城后就没给宁氏写信报过平安,多年的夫妻,宁氏如何不担忧,手移到沈月浅头上,骨节分明地手撩起一缕秀发夹在指缝中把玩,“等你出了月子,爹也回来了,我们搬去新宅那边住。”

    院子早就布置好了,定时有人打扫,若非沈月浅怀孕,两人早就搬过去了,比起这边,文博武更喜欢那边的安宁,偌大的院子就他和沈月浅,宅子里都是信得过的人,不用在这边,随时绷着神经,生怕出了事。

    沈月浅抬眸,眼神澄澈,星星点点的喜悦犹如黑暗中升起的繁星,晶亮荡漾,“好,虽然知晓大致布局,亲眼见着总归是不一样的。”尤其两人住的屋子还是她想出来的,沈月浅眼含期待。

    奶娘给葡萄洗完澡,抱着吃手的她放在摇床上,施礼后退了出去,夫妻两正是你侬我侬的时候,奶娘生怕不小心将两人间的气氛破坏了,走出门,还和旁边的玲珑小声嘀咕了两句,后者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屋子里只剩下两人,文博武的手不安分起来,怀孕后沈月浅身子丰腴不少,胸前的两处更是圆润饱满,已脱离了他手掌,文博武眸色渐深,呼吸也变得厚重,温热的呼吸喷在她白皙的脸上,慢慢,移至她耳根。

    沈月浅身子正是恢复地时候,哪经得起他如何挑逗,深吸一口气,伸手搭在他手上,脸颊蔓延着不自然的潮红,声音微哑,“看看葡萄是不是饿了。”

    说着,起身逃离文博武掌控,弯腰,脸红得能拧出血似的,抱起摇床上的葡萄,大步往床边走,顺势取下帘帐,背对着文博武。

    手心一空,文博武心里涌上失落,视线落在一身粉色织锦缎面长裙的沈月浅身上,目光灼灼,好似穿透了她身上的衣衫,直直落在光滑白皙的后背上,昔日,两人欢好的场景一点一点回忆起来,肚子里好似一团火似的,烧得文博武口干舌燥,看着沈月浅爬上床,背对着她,一手抱着孩子,一手解自己的衣衫。

    有什么在文博武脑子里闪现出来,动了动手指,刚才,他双手爬上那处丰盈时,好似还感觉到了什么,文博武脸微微一红,起身,走了过去。

    听到动静,沈月浅不敢回眸,孩子多是奶娘带着,胀奶的时候才会想着给孩子喂奶,昨晚一宿没有喂孩子,今早起床感觉身子不舒服,文博武手抓过来时,那里好似被打开了一个口子,随时会有洪水喷薄而出,沈月浅想明白了是什么,忙推开他抱起了葡萄。

    她奶水不算多,这几日喝了妆娘子炖的汤,比刚开始的时候多了不少,前两日晚上甚是感觉到湿湿的难受,她没有经验,桂妈妈说要时不时给孩子喂奶,否则一直不喂奶,日子久了,奶水就没了,文博武回来,沈月浅竟忘记这茬了。

    感觉肩上多了个脑袋,沈月浅掀着衣衫的手微微将衣衫下扯盖在葡萄脸上,如此一来就什么也看不着了,饶是如此,沈月浅?脸颊通红,烫得厉害。

    文博武从后抱着她身子,粗糙的手将她衣衫往上撩起,露出葡萄吸吮的小嘴,以及沈月浅的一片樱红,“别捂着葡萄的口鼻。”声音干燥,表情一本正经,沈月浅哪怕知道他真实的目的嘴里也不好说什么,左边一处同样胀得厉害,沈月浅抬手肘抵了抵文博武,“你扭过头,喔给葡萄换个方向。”

    葡萄该是饿着了,闭着眼,喉咙一上一下十分用力,沈月浅试着抽了抽,疼得她拧眉,这时候,文博武的手轻轻托起她的柔软,从葡萄嘴里将其解救出来,湿哒哒的,混着经营,水光荡漾,以往看过许多次,文博武仍然看得身子僵了,还想伸手捏捏,是不是记忆中地触感,沈月浅已弓着身子,熟练地将葡萄换了个方向,不是留意到沈月浅通红地耳根子的话,文博武还以为刚才是他的错觉了。

    情不自禁地咽了咽口水,文博武的头枕着沈月浅肩膀,询问道,“她会不会吃太多了?”偌大的红桃子,好似被葡萄吃完了似的,文博武在太夫人院子里吃了点东西,可还没有饱呢。

    沈月浅扭头嗔他一眼,眼神波光潋滟,“哪有当父亲这么说自己孩子的?”孩子吃得多身子才长得快,为人母的谁不希望孩子健健康康的多吃些,搁文博武这里倒开始嫌弃了。

    明白沈月浅会错了意,文博武失笑,没回来的时候,用尽法子也想着早点回来一家人团聚,好不容易回来了,能看不能吃,日子更是难受,文博武轻轻抚摸着葡萄脸颊,叹了口气道,“多吃些,满月后,你娘亲可就是我的了。”

    文博武的话意思明显,沈月浅脸愈发红润,深吸口气,不搭理他,不料文博武说得更起劲了,“满月后,你和大哥二哥要听奶娘的话,爹爹和娘亲有事情忙,没事的话会抱你们的。”文博武心里琢磨清楚了,有了三个孩子,他和沈月浅之后就是没有孩子也不打紧了,找龚大夫开点药,要将空缺地日子都补起来。

    文博武没皮没脸,沈月浅听不下去了,话锋一转,移开了话题,“你什么时候走?”她记着文博武去边关的事情,也不知晓孩子的满月礼赶得回来不。

    “今日皇上早朝估计就在讨论这件事情呢,一切再说吧。”重生回来,文博武没找到杀他的仇家,对边关可是加紧了防护,前几年就写折子提议皇上加紧巩固边关,不拖欠军饷,哪怕边关真出了事,也不会缺人手。

    这些,没必要和沈月浅说,文博武挑了两件外边的传言给沈月浅听,沈月浅震惊不已,“边关告急这等大事还有空穴来风一说?谁在背后造谣生事?”沈月浅第一想到的就是杜家,除来杜家,谁会想如此法子逼文博武离京?

    文博武眯了眯眼,沉思道,“该是杜家不假了,你别担心,事情查清楚了,会有人在前边受着。”兵部尚书首当其冲是皇上动怒地对象,其次,内阁也是免不了的,他不过听之任之,文贵做事滴水不漏,查不到他身上,文博武事淡淡道,“没事的话我就在家陪着你,等着你出月子岂不更好?”

    喂完孩子,摇床上荔枝和苹果醒了,沈月浅低头整理自己的衣衫,拿着巾子擦拭葡萄含过得地方,低头对文博武道,“你过去将苹果抱过来……”

    文博武目光一亮,紧紧盯着她粉红衣衫里,那对若隐若现的大桃子,缓缓地走向摇床,抱孩子没有经验,文博武双手僵硬的抱起苹果,猛地,脸色一僵,腰间传来刺痛感,手里的苹果刚开始只是呀呀呀,这时候已经放声哭了起来。

    “是不是弄疼孩子了。”沈月浅发现文博武一动不动,起身欲下床,文博武抱着孩子转了过来,眉宇温和,“怕是嫌弃我动作慢了。”文博武一步一步走得缓慢,沈月浅没发现他脸上的不对劲,只当他太过小心翼翼了,想了想,道,“你步子稳了就行,孩子小,最怕的是颠簸。”

    接过苹果,沈月浅撩衣衫,文博武站在床侧,神色平静道,“文贵出去打听点事,我出去一趟,顺便去趟沈府,喂了孩子记得吃早饭。”

    沈月浅点了点头,回眸叮嘱文博武,“注意些。”杜家毕竟是个隐患,文博武出门在外,她不放心,得到文博武点头后,沈月浅才回神继续喂奶,文博武不离开京城这事,她还是开心的。

    房门打开,玲珑发现文博武神色不对,欲伸手搀扶他,对上文博武冷若玄冰的眼神,立即将手缩了回来,果真,文博武身上带着伤,玲珑朝旁边的丫鬟招手,“快去叫文贵过来。”

    文博武伤口用药后,未想刚才那样一阵刺痛,沈月浅没发现,他自己是感觉到了,抱起苹果的那一刻,手突然没了知觉,腰上痛得他后背汗湿了。

    文贵出门打听消息去了,来的是文全,盯着文博武发白的脸,文全心惊,扶着他大步往屋子里走,抬手吩咐人去请龚大夫,进了屋子,文博武的脸因着痛苍白得没有一点血色,额头沁出冷汗,文全扶着他躺好,解开他衣衫,腰间的伤口又裂开了,文全惊觉事情不对劲,先将清晨没有涂抹完的药膏重新抹上去,又去找干净的布带。

    龚大夫进屋,文全刚给文博武换了药,文博武脸上已经恢复了血色,文全细细和龚大夫说起刚才文博武的反应,“龚大夫,您看是不是哪儿出了问题?”龚大夫的医术无话可说,照理说,文博武不该有这样的反应才是。

    龚大夫按上文博武的脉搏,眉头紧锁,“今早大爷在哪儿吃的饭?”文博武中了蛇毒,有些东西会引发毒性,大将军府地膳食龚大夫略有耳闻,尤其雅筑院沈月浅坐月子的膳食,桂妈妈特意让他看过,生怕两种食物相冲,引发不好的症状,坐月子的膳食本就不同平常,桂妈妈和妆娘子小心翼翼也是担心出了茬子。

    文全回味过来,“早膳是在太夫人院子里吃的,大爷没吃多少。”文太夫人身子骨不好,文博武也是想多在老人家跟前尽孝,文太夫人提出一起用膳的时候,文博武才没有反驳,文全回想了下文博武过嘴的食物,看不出有什么不对劲地地方,事无巨细地说了清楚。

    文太夫人院子里得膳食也不该有问题,龚大夫给文全使眼色,“大爷吃的饺子估计有问题,你去问问。”定是有人在饺子馅儿上动了手脚无疑了,文全会意,走到门口忍不住问龚大夫,“要是大夫人问起来该如何说?”

    宁氏掌家,文全查饺子一事瞒不过宁氏。

    龚大夫望向闭着眼,看不清神色的文博武,思索片刻,张嘴没来得及出声就被一道低沉的男声抢了先,“瞒着。”文博武睁开眼,黑不见底的眼神氤氲着浓浓戾气,龚大夫又检查了番文博武的伤口,文全服侍文博武多年,多少知晓些东西,“血止住了,您觉着疼痛难忍,乃是吃了诱发蛇毒的食物,重新抹药能控制一些。”

    捡起旁边的布带,凑到鼻尖闻了闻,龚大夫蹙眉,“大爷早膳吃了几个饺子?”

    文博武目光深沉,“一个。”文博武想着回屋陪沈月浅用膳,耐不过太夫人热情,他吃了半个馒头一个饺子,心里琢磨着和沈月浅一起再吃点,龚大夫跟着他多年,一个眼神,文博武就明白了,若是再吃两个,他小命怕是没了。

    “雅筑院防护得滴水不漏,大爷身子没有彻底痊愈前,还是在雅筑院用膳吧。”对方不只是想要文博武毒发,而是想要文博武的命,不仅仅在吃食上动了手脚,连带着燃的香味道也不对,文博武衣衫上惹了香味,等伤口裂开,布带上的香味刺激伤口,加剧疼痛,如果不是文博武反应快,文全又是个手快的,文博武身子会愈复杂。

    “太夫人房里的熏香加了其他东西,老奴还是和二爷说说吧。”文博武身子不太好,眼下还是尽量少走动得好,提醒文博武道,“您在床上安心养几日,大少夫人那边,看看有没有法子瞒着。”熏香里的毒气重,文博武如果不当回事,继续行动,毒气顺着血液流动而加快的话,不久,四肢就会失去知觉了。

    龚大夫如实说了情况,喝当初得蛇毒不同,对方又加了一种毒,龚大夫蹙眉,“这几日,我守着您,半个月身子应该就完全恢复了。”龚大夫转去桌前,找出纸和笔,重新开了药方,打开房门,玲珑守着,龚大夫的眉头稍微舒展开来,“玲珑,让文忠来一趟。”他院子里有草药!文忠平时侍弄花花草草,对草药也是明白的,他抓药,龚大夫才能放心。

    一上午,沈月浅也没等到文博武回来,问玲珑出去打听外边的消息,兵部尚书被皇上训斥,罚其在家里禁闭三个月,内阁两位大臣也遭了秧,边关的事情完全是子虚乌有,有人刻意散播的谣言。

    一日不到,矛头就全部转到了文博武身上,说是文博武派人散播出来的谣言,边关战事其,文博武率兵打仗,回来又是军功一件,一时之间,文家再次被推到风口浪尖。

    文博文派五千士兵支援文博武和文战嵩地事情也被翻了出来,要求皇上收回兵符,撤回文家的将军。

    皇上寝宫,刚回屋躺下的皇上脸上是掩饰不住的疲倦,心知自己时日无多,皇上越是想要将那群包藏祸心的人全部收拾了,太子服侍左右,沉着脸,一言不发,朝堂争斗得厉害,显然,皇上的病情已经传了出去,有的人有恃无恐。

    “太子如何看今日的事情?”几位大臣跪在宫殿中逼他处置文博武,显然是想拖着他,试探他能支持多久,文博武刚回京,身子受了伤,不说不会来事,文博武要求一辈子守着京城的折子还在他案桌上,文博武怎么会这时候做这种事,背后之人身么目的他看得出来,挑拨他和文家的关系,有朝一日,文家手里的五万精锐就是对付他的利器。

    太子从皇上脸上已经看出来了一切,他心中有疑惑,今年来,皇上对文战嵩有忌惮,起过分散文家势力地心思,可是对文博武,信任有加,完全和对文战嵩不一样的态度,“文家大少夫人还在坐月子,博武将军看上去不近人情,可某些方面也算得上是重情重义之人,听说他中毒身子还没好,这时候去边关,确实不是明智之举。”

    皇上欣慰,手捂着嘴剧烈咳嗽起来,“你看得明白就好,文家朕观察多年,你以后可以派遣,朕时日无多,总想着多教你些事,朝堂风云变幻,那帮老不死的恐怕会仗着你年幼多加刁难,越是这种时候,越不能亲小人,远忠臣,朕不明白当初先皇为何看中了文家,几十年过去了,朕才隐隐明白过来。”

    功高盖主,杜家坏在了不懂得收敛上,文博武不同,知进退,懂得取舍,小小年纪给他的折子全是利国利民的事,若非他暗示文家帮衬太子,文家只怕和太子没多少牵扯,这次,咳嗽了许久才停下,一张脸咳得通红,声音断断续续道,“博武那小子,是个让人放心的,你或许现在不明白,之后就懂了,洪家也是个可以信任的,江山交到你手上,朕没什么好担心的。”

    他一手培养出来的太子,不是毫无能力的人,也该值得欣慰了。

    “父皇,您别说话。”太子扶着他,忙给他顺气,多年的父子情,太子能体会皇上的良苦用心,小时候,皇上就对他和其他几位皇子不同,皇后让他多亲近亲近二皇子,皇上却有意无意的让他避着二皇子,他记忆里,七岁那年皇后娘娘生辰,皇后娘娘希望他和二皇子互相扶持,兄弟间没有嫌隙,皇上却义正言辞的纠正他。

    “你要记住,你是朕选出来的太子,皇家残酷,古往今来,多少人为了登上宝座手足相残的?朕要你坚强,不要为着所谓的亲情迷失了自己的目标,你是天下人的,天下苍生都系在你身上,和兄弟走得近只会扭曲了你的性子……”明明是尊尊教诲,语声温和,然而脸上是太子从未见过的清冷和淡漠。

    待长大成人,皇上又开始劝他他多和几位皇子走动,“多年感情会连累你,如今你羽翼丰满,知晓其中利害,不会再被儿女情长左右,都和他们走动,对识人有帮助……”

    年纪越大,太子愈发感激皇上,每天看着皇上吃那么多药维持着最后的日子,太子心中难受,甚至想过直接告诉皇上,他会好好接管他的江山,别再留恋了,终究,太子说不出口,皇上多活一日,他心里也是高兴的。

    皇上希望将他培养成不受感情牵绊,神智的一直维持冷静的天子,却忘记了,多年来,他才是影响最深的那个人,太子眼眶有些热,顺着皇上的背,转而太子妃肚子里的孩子来,“您安心养着身子,外边的事情交给儿臣,博武将军在,再过些时日,大将军也回来了,遇着事,儿臣和他们商量,您安心等着抱皇孙吧。”

    皇上声音不稳,不过因着这话嘴角浮现了笑,文家一下生了两个小子一个姑娘,他也激动起来,想当初,文博武迟迟不成亲,他还笑话文战嵩不知道何时能抱孙子,不料一下就来了三个,想到洪素雅肚子里的孩子,也不知道他等不等得到那一日。

    没听着回答,太子又说了一句,“父皇总是担心儿臣控制不住局面,接下来,不如交给儿臣,看看您培养出来的太子到底有没有给您丢脸,如何?”皇上地身子要是再像今日这样熬,过不了多久就支撑不住了,太子还想他多活些时日。

    如何不明白他的意思,皇上目光一凛,只听太子声音恢复了冷静,“儿臣做错了,父皇还能给儿臣提个醒,来日,儿臣身边能对儿臣说真话的人估计都没了……”太子反应过来,他差点犯了皇上的忌讳,皇上最不喜他为身边人感情所困,哪怕是他自己,皇上估计也是容不得的。

    良久,才听到一声若有似无的叹息,“明日早朝,你代朕去吧。”

    这样的话,他的病情只怕是瞒不住了,想了想,皇上又提醒他道,“待会去给你皇祖母请安,说朕的身子骨好着,让她别担心。”

    “儿臣明白的,听说皇祖母去文家看过三胞胎了,儿臣也好奇三胞胎长什么样子。”孩子总是给人带来希望,皇上脸上也跟着轻快起来,说了会话,服侍皇上睡下后,太子才转去了太后宫里。

    这么多年,教他为人处世的不是太傅而是皇上,皇上不让他被所谓的兄弟情所羁绊,可从未让他不亲近皇后,他眼中,皇上皇后关系极好,若不是在宫里,搁寻常人家,只怕是伉俪情深的一对,皇上更是以身作则的告诉他什么是孝,几十年如一日的给太后请安,都说皇家的人最无情,太子在皇上身上看到的是忠孝两全。

    至少,在偌大的宫墙中,皇上从未是一个人,身边有亲人,心中有天下苍生,这就是皇上的一生。

    回到太子府,太子妃迎了上来,她肚子很大了,走路的时候都看不见脚底的路,劳碌整日的疲惫烟消云散,太子扶着她的手,“孩子有没有闹你。”

    洪素雅精致的眉眼徐徐染上了笑,摇头道,“没,听话得很,臣妾这就让人传膳。”多年夫妻,洪素雅对太子的了解比对自己了解还深,让丫鬟服侍太子换衣,边吩咐丫鬟去厨房传膳。

    他和洪素雅如今的关系和皇上皇后差不多吧,太子如是想,嘴角蔓延着无尽的笑,轻和的笑,温煦的笑。

    第二天,皇上生病的事迅速传开,太子监国,代皇上处理一切事情闹开,朝堂炸开了锅,太子坐在龙椅旁边,嘴角噙着若有似无的笑!第一次,坐在高堂上俯视文武百官,心中并没有想象中地悸动,给身侧的宫人使眼色。

    宫人会意,扯开嗓门,特有的尖细嗓音在宫殿中萦绕,“有事起奏,无事退朝。”

    八个字,太子对文武百官的交代。

    顿时,大殿上针落可闻,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觑,许久也没听到谁站出来说话,宫人的声音再度在大殿中响起,“退朝。”太子阔步留去,文武百官还没回过神来已经不见了太子踪影。

    事情传到皇上耳朵里,满是皱纹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来,“朕看着长大的孩子,再知道他的能力总还是担心他被欺负了,今时来看,是朕杞人忧天了。”

    太监在旁边笑了笑,“太子是您教导出来了,行事多少有您的影子,老奴看啊,想要挑事的人计划估计要落空了。”太监伺候了皇上一辈子,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心里是清楚的,平时,这些话他已经捂紧了嘴,今时却不同,皇上最想听的怕就是那些不安分的大臣掀不起风浪来,太子想法子压制住他们是皇上最乐意看到的场面。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朕没有什么不放心的了,对了,文家那边情况怎么样了?”太子监国经验不足,多个人帮衬总归是好的,京里边,除了文博武能辅佐太子,皇上谁也不信任。

    太监思忖片刻,一五一十说了文家的情况,“今早,文家二少爷找太子说了会话,太子吩咐老奴,您问起的话就如实和您说,不问就别拿这些事扰了您休息。”文博武伤势严峻,文家别人安插的奸细,近日,是不能进宫了。

    皇上深邃的眼里迸射出清冷之气,他脑子还没有糊涂,对付文博武,不仅仅是冲着文家,是想断了太子的臂膀,摆手让太监准备纸笔,“朕给博武写封信,你找人偷偷得送出去。”

    文博武哪怕不进宫也能运筹帷幄,皇上想问问背后之人,对方藏得深,这么多年也没露出马脚,京里边这样的大户人家不少,皇上一时之间没个头绪,太监扶着他,提议道,“皇上,不若招太子殿下来,您和他说说,让太子去文家就是了。”皇上身子骨每况愈下,就是坐就已经十分困难了,别说还要动手写信了。

    皇上沉思片刻,点了点头,“你去和太子说一声,文博武伤势病重,让他代朕去探望探望。”

    太监松了口气,服侍皇上躺下后才退了出去。

    连着两日不见文博武身影,沈月浅疑惑,担忧文博武起身去了边关,让玲珑出门打听,得知皇上病重太子监国,沈月浅蹙的眉更深了,玲珑解释道,“皇上的身子早就不太好了,让太子监国也是想看看太子地能力,大爷事情繁忙,就是二爷也忙碌得很。”

    文博武的病情所有人都瞒着沈月浅,玲珑更是不敢说漏了嘴,文太夫人院子里的丫鬟有问题,害得文博武卧病在床,玲珑只得拿其他事情分散沈月浅注意,“大少夫人,昨日旭明侯府送了帖子来,二少夫人以您在坐月子回绝了。”

    沈月浅一怔,好半晌才回过神来,旭明侯府,估计就是丁薇了,从丁家大少爷得事情后,丁薇和它走动得少了,丁薇成亲的时候她走不开,也只是派人送了礼物去,她生孩子和孩子洗三没有给旭明侯府送帖子,可丁薇送的礼一点也不薄,想了想,沈月浅道,“可说了什么事?”

    玲珑摇头,“帖子是给您和二少夫人的,府里开始准备三位小主子的满月酒了,二少夫人直接回绝了。”文博武和文博文忙,文太夫人那边又出了事,这几日,宁氏和周淳玉正是忙的时候。

    “你告诉二少夫人,孩子满月的时候给旭明侯府也送个帖子吧。”好久没见过丁薇了,沈月浅想和她说说话,第一次,丁薇帮她说话的情形好似还历历在目,丁薇现在的处境多少也有她的因素,否则,丁薇还和上辈子一样,是人人羡慕的恭亲王妃。

    “奴婢记下了,待会就和二少夫人说,大少夫人可还有想要请的人?”小主子满月酒,大夫人特意叮嘱过要是有沈月浅想请的人记得知会管家,过两日就要送帖子了。

    沈月浅抿着唇,脑子里浮现出一个人影,不由得问道,“你可听说宋夫人最近地消息?”文昌侯府家破人亡,沈月茹带着孩子住在外边,日子铁定是不好过的,她和沈月茹并没有想象中的深仇大恨,对沈月茹所作所为,她算不得嫉恨。

    玲珑皱着眉头,“奴婢隐隐听过一些,大少夫人怎么问起她来了?”沈月茹带着孩子住在城东的宅子里日子过得还算清净,不过……沈月茹姿色中等,生过孩子后有两分风韵,京中纨绔子弟多,打沈月茹主意的不算少,“大少夫人要是想见四小姐了,不若之后奴婢挑个时间去通知四小姐一声。”

    小主子的满月酒席,沈月茹来的话,对沈月浅名声不太好。

    沈月浅察觉到她的欲言又止,沉了沉眉,“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玲珑张了张嘴,如实说了沈月茹的情况,“那天来的多是有身份地位的,大少夫人,请四小姐来会不会……”

    “你和管家说,管家会禀明大夫人的,如果大夫人也如此觉得的话再说也不迟。”上辈子,沈月茹躺在床上,心里对沈未远将她送去伺候老男人的恐惧和无望她可能一辈子没有办法体会,可随后破釜沉舟和她一起对付沈家,为自己报仇,这点来看,沈月茹和她何其相似,重来一世,她不过胜在有前辈子的记忆,找到了一个真心对她好的,而沈月茹,没逃离宋子御才有了今时的结局,可能是上辈子两人最后见面从彼此眼中看到的同情让沈月浅想帮她将日子过得舒心点。

    拗不过沈月浅,玲珑和管家说了沈月浅想请的客人,说到宋夫人地时候,瞧管家没有明白过来,玲珑脸上一阵尴尬,解释了两句对方才恍然大悟,回到院子里,玲珑担心宁氏因着这件事不喜沈月浅,虽说沈月浅生了三个孩子,管家的毕竟是宁氏,丢了文家的脸,宁氏会将一切挂在沈月浅身上,传出去,别人也只会说沈月浅生了三个孩子后得意忘形不给文家脸面了。

    心里不安,玲珑和文博武说了这件事,整个文家,能劝得住沈月浅的就是文博武了,不料,文博武听了玲珑的话后,丝毫不反对,“大少夫人难得有相见的人,你阻拦作甚,你家主子做事自来有自己一套,真以为她生了孩子后就傻了?”

    沈月浅抱怨脑子不灵光的时候,桂妈妈就喜欢拿一孕傻三年安慰沈月浅,偏生沈月浅真就信了,玲珑的反应来看,估计也是深以为然的,等玲珑出了屋子,文博武叫来文贵,“你去打听打听宋夫人的情况,她若是遇着麻烦了,帮衬一把。”

    没有听沈月浅说上辈子事情的时候,文博武好奇沈月浅对沈月茹的态度,沈月茹抢了宋子御,沈月浅不恨她就算了,总想着帮衬她,原来,不过是两个被家族抛弃背叛女人之间的惺惺相惜,一个形单影,一个众叛亲离,彼此都是同情对方的吧,玲珑不说,文博武忘记还有沈月茹这一号人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原配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芒鞋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芒鞋女并收藏重生之原配娇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