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原配娇妻 > 第121章 面见太子

第121章 面见太子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皇上病后不理政务,每日求觐见的大臣却多了起来,太子在朝堂上雷厉风行,比皇上年轻时更甚,引得几位大臣心中不快,以皇上还在,万没有一切皆太子做主的先例,求皇上回来做主。

    太子冷眼看着,嘴角杨着嘲讽的笑,几日早朝闹得不愉快,朝堂上气氛愈发紧张肃然,之前还摇摆不定的官员们多少闻到了不同寻常的味道,和太子起争执的多是对朝廷有贡献的两朝元老,他们与其不给太子面子,不如说有另一层意思。

    从皇宫出来,太子沉着一张脸,不苟言笑的望着守在宫门口的文贵,皱着眉头走过去,左右望了眼,文贵识趣的解释道,“明日小主子满月,府里正忙着,我家主子让奴才来问问殿下可有需要帮忙的?”

    文贵心虚,头埋得低低的,身为臣子为皇上分忧解难乃天经地义,偏生到自家主子这,就跟施舍差不多,说施舍也不对,前两日内阁两位大臣闹得厉害,文博武听到风声一句话也没说,今早突然来了句,“太子貌似遇着点麻烦,你过去看看……”

    云淡风轻的语气让文贵以为他在自言自语,待文博武眼神轻飘飘落在他身上,文贵才恍然大悟,文博武是让他问问太子有没有文家帮得上忙得地方呢。

    荀谦蹙了蹙眉,“你家主子呢?”十几日前皇上让他去文家找文博武,斟酌许久,荀谦迟迟没动静,文博武情况他知晓,下不得床,他不是来事的人,便想待文博武身子好了再说,不想等来的是文贵。

    文贵扯了扯嘴角,来的路上他就怕遇着这么个情景,硬着头皮道,“我家主子……今早又犯病了,在屋子里待着呢,殿下不若过去瞅瞅?”病了这十来日,沈月浅没见着文博武人影,昨天龚大夫说能下地走动了,文博武在沈月浅屋子里待了一整日,今日醒来就过去了,文贵也拿文博武没有办法,

    荀谦了然的抽了抽嘴角,昨日太医从文家回来,哪有他不明白的,意味不明道,“你家主子倒是个会享福的,外边水深火热,也关系不到他分毫……”

    事关文博武品行,文贵不说话了,脸上赔着笑脸,要知道,文博武中了毒都还能从江南骑着马回来,水深火热没用,要关系到大少夫人,文博武才会重视,当然,最后一句,文贵是万万不敢说出口的。

    “算了,明日文家宴会,本宫也去捧个场,到时再看吧。”内阁一直以来都是德高望重的大臣担任,几位大臣的态度关系着朝堂风向,太子不得不重视,何况,两人明显是对人不对事,荀谦眯了眯眼,眼底闪过杀意,文贵装作没看见,施礼后翻身上马走了。

    沈月浅明日出月子,不过桂妈妈的意思,月子坐够四十天对身子才是最好的,提醒沈月浅小心着身子,明日出去露面,今日得洗澡,桂妈妈和妆娘子劝着沈月浅,明日清晨再洗。

    沈月浅哭笑不得,身上的恶露流干净了,身子清爽不少,瞅着文博武手里的孩子,沈月浅嘴角漾着为人母的喜悦,问文博武,“你的事情都忙完了?”文博武不在好些天,猛地突然有时间陪她了,沈月浅总觉得不真实,生怕他忙,为了她不说。

    文博武抱孩子已经很熟练了,抬起头,指着身侧的位子,示意沈月浅坐,“忙完了,明日孩子的满月席,我当然要在的,父亲信里说今日他也回京了,正好,一家人聚聚。”文战嵩和工部尚书前前后后辗转了不少地方,齐家倒了后,果然查出许多地方地水利存着隐患,尤其,文战嵩信里指明查到了不少杜家的事儿。

    听他说起文战嵩并未流出多少想念,沈月浅话题转到了文太夫人身上,“祖母的病怎么样了?”文太夫人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文博武,听玲珑说起一件事的时候,沈月浅忍不住红了眼眶,小的时候文博武和文博文调皮,有次拿了文战嵩书房里的剑出去找人打架,事后,兄弟两被文战嵩关在祠堂反省,不许人送饭,文太夫人得知事情后,自己去厨房包了饺子给两人送去,昨日,文博武在文太夫人院子里用膳,文太夫人拦着不让文博武吃,“那是给我孙子的,待会送去祠堂,饿了三天,也不知道饿成什么样了。”

    坐她跟前的明明是她最疼爱的大孙子,文太夫人好似不认识了似的,嘴里训斥不停,却是将文博武当作了欺负她孙子的文战嵩,想着这件事,沈月浅鼻子发酸,“祖母是不是谁都不认识了?”

    文太夫人生病后,不记得很多人,唯独文博武和太后她是记得的,如今,连文博武都不记得了,是不是预示着,她马上就熬不住了。

    文博武沉默,良久才点了点头,目光轻柔的望着臂弯里的孩子,文太夫人一生的愿望就是看他娶妻生子,问过龚大夫,估计他回来了,文太夫人心中惦记没了,脑子里绷着的一根弦断了,不记得所有人和事了,若非他卧病在床,每日去太夫人院子里陪她的话,文太夫人或许还能多活一阵子。

    气氛有些沉闷,文博武腾出一只手,揉了揉低头默默流泪的沈月浅,安慰道,“祖母的心愿已了,我们安安心心陪着她最后一程就好。”陪沈月浅吃过饭,文博武抱着荔枝去了太夫人院子,三个孩子来来回回麻烦,昨日文博武抱的是葡萄,今日抱了荔枝,哪怕文太夫人区分不出三个孩子的差别,文博武还是希望好好和她说。

    文博武走了不到一盏茶的时间,玲珑抱着个盒子进了屋,大红色的漆木盒子,雕刻着小兔子,栩栩如生,玲珑搁下盒子,给正束腰带的沈月浅搭把手,沈月浅身子恢复得好,身段凹凸有致,一身素雅的兰花圆领衣衫衬得脸蛋光洁白皙,发髻上墨绿色的簪子,平添了一份端庄,光洁饱满的额头,稍许的明艳,束好腰带,铜镜中一站,就是沈月浅自己都忍不住露出了满意的笑来。

    “大少夫人穿什么都好看,昨日,针线房送了六身衣衫,颜色不尽相同,傍晚拿过来给大少夫人看看。”衣服搁在正屋的寝室里,玲珑正寻着合适的头饰搭配,明日沈月浅要穿。

    沈月浅想了想,道,“不着急,这边衣柜里还有两身新的……”抬起头,沈月浅再次留意到盒子,顺着她视线,玲珑也回过神来,“刚四小姐来了,说明日有事来不了,今日将礼送了。”

    许久不见沈月茹,玲珑一眼没有认出来,脸上的稚嫩青涩算计褪去,变得成熟大方,脸上的戒备尽数被安宁代替,隐隐有几分大家闺秀的气质,玲珑感慨道,“四小姐日子该是过得不错,衣衫也是今年流行的,和奴婢说话,声音透着淡淡的欢喜,让奴婢向您说声谢谢。”京中有人打沈月茹的主意,若非沈月茹性子坚韧,舍得花钱,只怕会遇着不少麻烦。

    妻不如妾,妾不如偷,什么都是别人家的好,从文贵嘴里知道沈月茹的日子后,玲珑愈发觉得沈月浅嫁对了人,凭着沈月浅的脸,若是落入寻常人家中,不知道会掀起多少风浪来,玲珑又道,“四小姐还将宋小少爷带来了,粉雕玉琢的,煞是可爱,奴婢想着,等三位小主子长大了,只会更好看。”

    沈月浅本还想着事,被玲珑一说,瞬间没了心思,生完孩子后,身边的人都是爱捡好话说的,宁氏是,周淳玉是,如今连玲珑说话都成这样子了,张了张嘴,想说以后三个孩子长得不好看,看她如何自处,转而一想,孩子是她生的,生得不好看,旁人只会说她和文博武,瞪玲珑一眼,没说话。

    “四小姐那边,你让大山多留意帮衬着。”沈月茹一个女子养孩子不容易,过去的恩恩怨怨已了结,沈月浅不想针对上辈子的任何人了。

    玲珑将盒子递给沈月浅,“大爷吩咐过了,但凡您心中记挂的事情,大爷都是帮着您的。”文博武对沈月浅好得真是没有话说,在床上躺了这么久,最担心的就是沈月浅知道了心里难受,文贵没少敲打下边的丫鬟,宁氏和周淳玉只怕以为夫妻两歪腻,文博武都不出院子呢。

    临近中午文博武才回来,脸色不太好,沈月浅心下一惊,“是不是祖母情况不好了?”文太夫人病情恶化,随时去了都说不准,明日府中宴客,太夫人如果这时候去了,对三个孩子也不好。

    “无事,爹回来了,在祖母院子陪着祖母呢。”文战嵩身形魁梧,这次折腾得不轻,人瘦了一圈不说,脸上身上受了不少伤,其中一条伤口从嘴角蔓延至下巴,沈月浅见着了,会认为触目惊心的吧,文博武沉着脸,目光直直地望着沈月浅,“阿浅……”

    “嗯?”沈月浅不明所以,只当又出事了,“是不是……”还没问出来,话被文博武打断,“如果,如果我不小心受了伤,毁容了,你还愿意和我一起过日子吗?”他想到了文战嵩见着宁氏地第一句话,对着宁氏通红的眼眶,那个高大的男人挠了挠后脑勺,半是玩笑半是调侃道,“还好我两也是做祖父祖母的人了,当年顶着这张脸,你估计是不会进府的了。”

    宁氏紧紧咬着唇,强忍的眼泪在这一句中尽数落下,文博武突然想到沈月浅,如果是她,对着丑陋不堪的自己,会愿意嫁给他吗?

    沈月浅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认真思考了片刻,眼神上上下下端详文博武,狐疑的反问道,“毁得很厉害吗?”

    “……”文博武一怔,眼神渐渐深邃黑沉,良久才点了点头,他想知道,是不是女子也是在意容貌的,宁氏对文战嵩说的那句话让文博武想问问沈月浅。

    沈月浅感觉他不对劲,围着他走了一圈,正色道,“我想没法和你在一起了……”话未说话,就被紧紧拥入一个怀抱,沈月浅心中酸涩,紧紧回抱着文博武,他遇着的一切不好都是她造成的,她要如何开口对荔枝他们说,这个脸上毁了容的是你们的爹,别看他如今毁容了,当年他也是俊逸飞凡的人,她如何能面对自己带给他的苦难。

    “姜还是老得辣,难怪爹会那样说了,为了不让你嫌弃,我也要好好保护这张脸的。”文博武心中不难受是假的,可心里隐隐又觉得松了口气,真到了那样一天,他宁肯自己一个人孤孤单单过日子,也不想沈月浅陪着她被人指指点点。

    沈月浅趴在他怀里,嘴角噙着暖暖的笑,“是啊,为了我,你也要保护好你自己,不仅仅是脸上,身上有伤口我也会嫌弃的。”心知文博武误会了她意思,沈月浅没有解释的意思,“爹身体怎么样?”

    “还行,爹要见三个孩子,吃过午饭,我带着孩子去爹院子里,你安生休息,明日开始忙了。”文战嵩回来还有许多事情要商量,杜家在各地招兵买马的事情浮出水面,朝堂上估计是安静不了了,“晚上吃饭不用等我,你早点睡。”

    沈月浅明白文战嵩定是发现了什么,点了点头,吃饭的时候,文博武说起文战嵩给三个孩子带的礼物,在太夫人院子里,文战嵩没见着荔枝,奶娘抱着荔枝喂奶去了,文战嵩心里一阵失落,给三个孩子的礼整整装了三箱子,不让文博武抬回来,说要亲自给三个孩子,“爹为了讨好三个孩子费了不少心思,和我说只怕明天会有人弹劾他呢。”

    办差回来,身后跟着几箱子物品,御史台一帮人惯是来事的,少不得会借题发挥,文战嵩不和他客气,让他解决御史台的一帮人,文博武眼下也没有法子。

    “也是,那如何是好?”文战嵩回来,不知情的人以为装了几箱子金银珠宝也说不准,箱子已经抬进府里了,再抬出去旁人也不信了。

    “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坐着,我让玲珑传膳……”文战嵩此举有深意,文战嵩回来,杜家的人估计也意识到情况不对劲了,趁着这个机会,定会针对文家,文战嵩是想引蛇出洞呢。

    吃过饭,文博武带着三个走了,沈月浅整理起明日出月子的事情,衣衫床单大多不要了,三个孩子的衣物要整理出来……

    三个孩子身子好,文战嵩喜欢,抱着舍不得撒手,嘴里不忘和文博武文博文说正事,“杜家在各地都有兵马,之前走过地地方没有留意,单是后边,加起来应该有十万人左右,杜老太将军年轻的时候就野心勃勃,这次的目的昭然若揭,眼下找着杜老太将军的人影才是正经。”视线落在文博文身上,“你在京里没有出什么乱子吧?”

    “没,一切依着您和大哥的嘱托,哪会出乱子,不过知道了些不为人知的事情吧。”视线有意无意落在逗着怀中葡萄的文博武身上,文博武为了沈月浅对周淳玉做的那些事,在当时的周淳玉看来,只怕是令人发指的吧。

    文战嵩循着他的视线望过去,只当二儿子在大儿子手里吃了亏,文博武得性子,就是他都讨不了便宜何况是文博文,捋了捋下巴上的一撮胡须,会意道,“博武有什么要说的?”

    文博武神色如常,眼神都没有抬一下,压低了声音道,“杜家的事情我们不能出面,这几日朝堂事情多,太子估计察觉到什么了,明日倒是和太子议事的机会。”

    文博文抽了抽嘴角,他说得明显不是这件事,不过,文博武算计他和周淳玉的事情来日方长,总有开门见山挑明的一天,何况,他如今手里还有文博武一个把柄呢,嘴角笑得怪,文战嵩蹙眉,若不是抱着孩子,伸手就敲过去了,“阴阳怪气干什么,想办法将杜家的事情弄上台面才是正事。”

    父子两说了一下午的话,杜家滴水不漏,只有从喝沈怀渊的死有关系的谢长安和廖凡夫身上下手了,父子商量了一下午,谁出面确实是个难题,最后,还是文博武提出周老太爷出面较为合适,沈怀渊是周老太爷最得意的门生,又是女婿,比起旁人,自然多一份别人没有的坚持,文博文当即反对,“周老太爷年事已高,且已经致仕了,他出面,外人一瞧就知道是文家在背后的,不太好。”

    文博武目光如炬地盯着文博文,文博文脸上有一瞬的心虚,随即挺直的脊背,不动声色地望过去,这件事牵扯甚大,周老太爷年事已高,如果出了什么茬子,周淳玉一辈子都良心不安,不管从哪方面考虑,周老太爷都不是合适的人选。

    “你脑子倒是转得快。”文博武没有再提周老太爷,不知道是真觉得周老太爷不合适,还是顾忌文博文,想了良久才道,“还是我来吧。”沈怀渊是周老太爷女婿不假,论起来,文博武还是沈怀渊女婿呢。

    文战嵩蹙眉,“会不会连累你?”

    文博武不以为意,“其实,事情不管怎么发展旁人都会以为和文家有关,我和沈家这层关系在,不如光明正大搅进去。”而且,比起周老太爷,皇上和太子对它信任多些。

    “待会我去一趟太子府,爹好好休息,养好精神,明日抱着荔枝炫耀一番。”文战嵩在江南地时候心心念念的就是三个孩子,恨不得辞官回家,整天抱着孩子串门,膈应膈应其他人。

    被文博武说中心事,文战嵩倪他一眼,三个孩子长得白白胖胖,文战嵩喜欢得不得了,眼神一落孩子脸上就移不开了,语气一软,“怎么做你自己心里有数,我刚回来,想过几天安生的日子。”意思是提醒文博武,别一下将事情闹大了,循序渐进,让他休息几日。

    杜家在各地收买的兵马,势必要费些功夫才能一举歼灭,少不得他又要出去劳碌一阵子,眼含威胁,文博武不为所动,事情的抉择还要看皇上和太子的意思,杜家谋划多年,只怕将造反的日子也算清楚了,念及此,文博武将孩子递给奶娘,吩咐了两句,大步去了太子府,文战嵩这时候才看向文博文,“你知道关于你大哥什么不得了的事?”

    比起文博武,文战嵩更了解这个小儿子,刚才的表情他看得清楚,文博文有恃无恐,分明就是手里握着文博武什么把柄,想着能让大儿子吃瘪,文战嵩心中起了小小的涟漪,激动不已,“说出来我听听,你大哥地性子你还不清楚,你威胁他,还嫩了点。”

    文博文挑了挑眉,心中不乐意道,“爹好好休息,我和大哥的事情来日方长,大哥要知道你在背后玩小动作,只怕后悔江南之行了。”意思是提醒文战嵩,文博武可是千里迢迢去江南将他救了出来。

    文战嵩嘴角一抽,欲发怒,文博文抬手指了指他怀里的孩子,“大哥要知道你吓着荔枝了,肯定有法子让你明天就离京。”在府里,文博武可比文战嵩厉害多了,文博文之前怕文战嵩,如今可是一点都不怕了,文战嵩再厉害,到文博武跟前照样没法子折腾。

    文战嵩咬牙切齿,低头,怀里的孩子睡得酣甜,他冷哼一声,不由自主的放低的声音,“等着,有机会收拾得你找不着北。”

    文博文才不担心,他手里有文博武的把柄,文博武一定会帮他的,故作害怕的耸了耸肩膀,起身往外边走,“爹一定要记着这句话,我先回屋调养好身子,等着爹收拾我了。”

    文战嵩和文博武不在的这段时间,文博文着实累得不轻,文博武回来心中好似才有了主心骨,忙碌看一阵子,他终于有机会休息休息了,深吸一口气,文博文心情极好的回了院子。

    严正巍峨的太子府,宫人奉上茶盏退到一边,心里琢磨着,早上太子还骂文博武是个没良心,眼前这个没良心地就自己来了,宫人打太子小的时候就服侍他,明白太子想要文博武办什么,低着头,眼观鼻鼻观心。

    荀谦微微抬眸,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本宫忙得不可开交,若不是你来了,安心喝茶的时间都没有,说吧,什么事。”

    文博武侧目,嘴角噙着冷冷笑,视线瞥着里侧窗边的书桌,反诘道,“太子雅致高,比起作画,喝茶则是浪费时间了。”文博武眼神犀利,书桌上,一堆折子中间,明显不同颜色的纸张瞒不过他眼睛,砚台里的墨汁都还是湿的。

    太子心情不太好,斜了眼身后的宫人,宫人眯了眯眼,文博武来得时候太子一直在作画,他也没想着太子会说这番话嘲讽文博武,低着头,一副做错事的样子。

    文博武也不绕圈子了,开门见山道,“微臣来是为微臣岳父一事。”沈怀渊的死,太子知道些不对劲,皇上让刑部查也查到了,不过文博文压着,没有说出来罢了。

    太子抬了抬眉,“哦?沈侯爷的死确实有内情,本宫也听说了些,你想怎么做?”

    “岳父走后,沈家二房被人欺负,唯一地血脉差点也没保住……”文博武话说到一半,太子就蹙了蹙眉,扬手道,“别了,什么事好好说,憋和我提前尘往事,沈家人死的死散的散,就是留在京里的沈家三房日子也不太好过,津苏有什么直接说好了。”

    “找出背后之人,还我岳母,小舅子一个公道。”文博武似笑非笑地望着太子,端起茶杯,凑近鼻子边闻了闻,“太子府的茶叶确实好。”

    太子抽了抽嘴角,“有些日子不见,你和津唐的性子倒是愈发像了,本宫记得不错的话,当时随着沈侯爷办差的还有廖家谢家和杜家吧,你今日来,是不是已经知道真相了?”文博武不打没有把握的仗,多少知道些他的性子,“你要是出头,在朝堂上和人对峙就是了,父皇那边用不着本宫帮你说好话,廖家和谢家在京中官职不高,借着这件事将他们打压下去,掀不起多少风浪,本宫好奇的是杜家可有牵扯其中?”

    荀谦为太子多年,身边自然有他获取消息的渠道,最近朝堂上烦心事多,文博武将这件事引出来分散一群老顽固的注意也好,他担心的是另外一件,之前,御史台弹劾杜仲,被杜仲还回去了不说,杜家之后发生的事,不少人目光盯着文家呢,他要的是暂时缓和朝堂,事情哪怕牵扯到杜家,荀谦也希望缓一缓。

    文博武转了转手里的茶杯,迟迟没有喝,太子明白过来,招身侧的宫人道,“你给博武将军换杯温水。”文博武中毒一事荀谦是知道的,忍不住问起文家的事情来,“你之前毒发一事可查清楚了?文家一直大夫人,在太夫人院子里出了这种事,就是本宫都不太相信。”

    宁氏管家的手段荀谦略有耳闻,多年来就是他身边的忍都甚少打听得到文家得事,可见宁氏的厉害,不想百密一疏,差点害得文博武没了命。

    宫人端着温水,文博武接过饮了一口,“前段时间文家发生了不少事,难免被人钻了空子,微臣想说的是廖家和谢家……”谢长安和廖凡夫不足为惧,杜家的事情,还是太子自己查好些,“两府之前背后有联系,微臣既然铁定了注意替辰屏侯府出头,自然找到了证据,微臣来知会太子一声,微臣只为报仇……”

    太子揶揄他,“你要本宫做什么?”

    “廖家和谢家如果闹起事情来,微臣难免有疏忽的时候,还请太子帮衬一把。”

    太子冷笑,明显不信文博武的话,“你需要本宫帮忙?”文博武离开江南,那么大的麻烦都没有吱一声,如今倒是想着他帮忙了,太子摆手道,“你自己的事情你自己办,本宫相信你的能力,江南的事情你还没有说。”江南离得远,太子派了人去江南,什么也没打听出来,就是江南巡抚写上来的折子也多是些鸡毛蒜皮的事,荀谦本怀疑是尤家蓄意报复□□,随后又觉得不可能,真是尤家做的,文战嵩不可能有命等着文博武去搭救。

    如此一想,文博武才察觉到事情不对劲,暗想之前皇上提醒他朝中有异动,荀谦脸色凝重起来,“对付大将军的是谁?”

    文博武听他问到点子上,沉思道,“不管太子信不信,微臣和家父也没有查到背后之人。家父身边的小厮反应快,脱了家父的衣衫裹在自己身上,让其他小厮配合着逃走了,家父被当做一般的奴仆关押起来,直到微臣前去解救……”而且穿着文战嵩衣衫的小厮至今下落不明,估计是凶多吉少了,如果事情是杜家做的,他离开京城那些日子,杜家就该有所防范才是,为何还让他将人救出来了?文博武也没想明白这点,“太子,有件事,微臣还欲和您说声……”

    “说。”荀谦一脸严肃,以为文博武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不料文博武道,“家父回来,给三个孩子抬了几箱见面礼,怕御史台弹劾,让微臣先知会您一声。”

    荀谦神色僵了僵,面色不太好看,“不过几箱礼物,何须小心翼翼到如此,江南的事情,到现在都没有眉目?”文战嵩不同于别人,他死了,关系着边关和京中安危,有的事情,太子不便和文博武说,“本宫知道了,可有在江南留人调查谁在背后使坏?”

    文博武摇头,“对方来无影去无踪,而且明面上看不出有什么,微臣身边的也是一条条命,先回来了。”文博武的话说完,太子神色愈发凝重,“你先回去吧,本宫让人去一趟皖南。”

    文博武身上的毒是皖南来的,荀谦之前抱着看好戏地心情,如今却是不能了,这种节骨眼上,文家不能出一点茬子,他不便和文博武说的就是皇后娘娘,不知道二皇子给皇后娘娘灌了什么*汤,她现在还寻思着将二皇子救出来,再者,最近,五皇子蠢蠢欲动,进出宫的频率明显高了,他隐隐觉得有事情要发生。

    文博武点头,身上地毒素已经消散了,伤口结了疤,有些痒,不怎么难受,起身离去时,太子从背后叫住他,“本宫看过你写的关于边关改造的折子,不得不说,如今的地位,对你来说是大材小用了。”走到和文博武齐肩地地方,终于明白皇上为何对文博武信任有加了,将天下将士生死放在心间的将军,定是重情重义之人,而且,就连他都以为那些法子是出自皇上之手,不想是有人不居功。

    “太子谬赞了……”重活一世,文博武知道怎么做对自己才是最好的,他记忆中,皇上还算是个明君,天下没有出大乱子,太子心中有沟壑,比起皇上不差,功名利禄都是皇上给的,他什么都不要,皇上也会记着他这份情义。

    荀谦重重拍了拍他肩膀,“朕听说文家小姐和少爷长得聪明可爱,你家孩子多,本宫和结亲家如何?”文家只要有文博武在就不会有事,凭着文博武和沈月浅的长相,他还真存了几分心思想和文家结亲了。

    “微臣不敢高攀,微臣的孩子,微臣不会阻拦他们的亲事,只望他们自己乐意就好。”如果不是和自己喜欢的人过一辈子,不如一个人自由自在,只要对方性子是个好的,文博武没有门第之见。

    荀谦嘴角再次僵住,搭在文博武肩头的手不自然地抽了回来,许多有经验地产婆看过,都说洪素雅这一胎是男孩,荀谦以为文博武不想他儿子当驸马,毕竟,当了驸马,对前程有一定影响,顿了顿,脸上这才有了笑,“本宫的孩子自然是出色的,不会委屈了府上千金。”连皇上,他都不敢说洪素雅肚子里的是男孩,生怕皇上失望。

    谁知,文博武脸上没有丝毫的感激,“微臣说得清楚,孩子地事情还有等孩子长大了,依着自己地喜好选。”脸上多少不太高兴了,女儿还没有满月就被人惦记了,儿子有两个,走一个还有的剩,女儿可就没有多的了,顿时,文博武脑子里冒出一个念头,将来也可以给葡萄找个上门女婿,如此一来,倒是不怕有人欺负她了,还能将女儿留在跟前,再看太子,文博武眼中有了意味不明的光。

    荀谦被文博武看得发毛,咳嗽两声道,“津苏不是还有事吗?快去忙吧。”不知为何,总觉得被文博武算计了似的。

    回到府里,文博武说起太子想和他结亲家的事,眼里尽是鄙夷,“太子妃肚子里的多半是将来的天子,后宫佳丽三千,葡萄才不会去呢,我琢磨着,给葡萄找个上门女婿……”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原配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芒鞋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芒鞋女并收藏重生之原配娇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