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原配娇妻 > 第124章 杀父之仇

第124章 杀父之仇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念桂妈妈服侍了一辈子,沈月浅亲自将人送至垂花厅才转身往回走,院中花团锦簇,春雨洗涤后越发明净,鹅卵石锃亮耀眼,凉中夹杂着丝丝暖意。

    忽然,迎面跑来一个丫鬟,面色急切,沈月浅皱眉,玲珑上前一步拦着她,沉声道,“何事如此慌张?”丫鬟的方向明显朝着外边,大老爷吩咐最近低调行事,文太夫人百日未过,一律不准出府见客,就是下人都提着心,小心翼翼的模样。

    丫鬟抬眸,眼神闪过慌乱,明显没料到小道上会有人,怔了会儿才吞吞吐吐答道,“二老爷,二老爷身子不适,奴婢去外面请大夫。”话说完了,才想着屈膝给沈月浅行礼,仓促地蹲在一侧,等沈月浅先过。

    玲珑心中不满,却也没说什么,侧身指了指前边,示意沈月浅走。

    丫鬟大气不敢出,提着一颗心不上不下,待鞋面拂过一抹月白色长裙才暗暗松了口气,未缓过来,只听头顶传来一道清脆的嗓音,“以前怎么没有见过你,你叫什么名字?”丫鬟身子一颤,头埋得愈发低了,鼻尖已经浸出了薄薄汗意,捏着手帕的手心全是汗,“奴婢,奴婢翠竹,是二老爷身边服侍的丫鬟。”

    顿足的沈月浅再次垂眸,盯着她一身略微崭新的麻衣,齐氏在的时候,文战昭身边服侍的人要么是婆子,要么是她身边的陪嫁,十五六岁的丫鬟甚是少见,文博武提起文战昭,心中不乏鄙夷,此时再看这个丫鬟,沈月浅眼神变了味儿,“二叔的病要紧,不用出府这般麻烦,龚大夫医术高明,找他去一趟就是了。”

    翠竹身子僵硬,心虚的紧了紧手里的锦帕,沈月浅留意到,平静的眼神里多了丝耐人寻味,“我记得往回府里有人生病多是找济世堂的大夫,你脚程慢,让门房的人去一趟吧。”

    一个小小的丫鬟,手里的锦帕却是上等货色,沈月浅心思一转就看清楚了其中猫腻,转头看向一侧的玲珑,“我们也回吧。”桂妈妈走了,心里多少有些难受。

    玲珑抬脚跟上,走了几步转头看翠竹,已经跑得不见了人影,张了张嘴,问沈月浅,“要不要奴婢问问?”

    “不用了,二婶不在,谁管得着二叔?”何况他们还是晚辈,不过看丫鬟神色,文战昭的病情只怕不足为外人道也,待孝期一过,文家第一件事就是分家,沈月浅不想和二房三房有太多牵扯。

    谁知,事情过了没两日,文战昭病情还是在府里传开了,齐氏在的时候,府里大小事有齐氏压制着,且齐氏看得进,存了野心的丫鬟一早就被她打发得远远的,文战昭就是真看上谁了,也是只能看着,齐氏出了事,二房的丫鬟心思活络开了,文战昭容貌不如文战嵩,多年涵养在,人到了中年,更平添了一份儒雅深沉的气质,自然会勾得一些丫鬟不管不顾,甚至寻了些登不上台面的东西进府,最近府里事情多,文战昭疲惫不堪,再吃了些口味重的药物,难免坏了身子。

    府里人说得津津乐道,玲珑听了后却皱眉,服侍沈月浅梳洗时说起这件事也拧着眉,“大少夫人,您说二老爷会不会认为我们多嘴到处乱说?”当日路上遇着翠竹,沈月浅多多问了两句,文战昭派人打听,又或者翠竹多说两句,难免会疑心沈月浅。

    盯着铜镜中的容颜,沈月浅不以为意,“不碍事,府里谁都不是傻子,二房丁点事瞒得了谁?”心里思忖起背后之人的目的,齐氏不在,文战昭毕竟是男子做事易冲动,文太夫人一死,能谋划的也就那么点事了,沈月浅动动脑子就明白。

    文博武从偏房出来,将沈月浅的话听在耳里,理了理袖子口绣着的竹叶,淡淡道,“二叔那点破事说出来都是污了耳朵,以后什么该和大少夫人说什么不该说,自己心里琢磨琢磨。”事关府里长辈,又是文战昭屋子里的事,文博武不乐意沈月浅听那些,府里说得天花乱坠是回事,沈月浅他不想沈月浅听那些。

    玲珑悻悻然地点了点头,想着府里人有板有眼说的,却是污了耳朵,她自己也不好意思和沈月浅开口说,从梳妆盒子里挑了只素净的白玉钗插入发髻,随即退后一步,施礼道,“奴婢让厨房传膳。”

    桂妈妈走了,留下来的徒弟厨艺虽比不上桂妈妈,好在妆娘子在,沈月浅吃得还算开心。

    镜子里的人儿唇红齿白,沈月浅咧嘴故意露出八颗牙,心中满意,起身,搭手为文博武整理领子,嗔怪道,“玲珑也没说什么,不过担心二叔误会我是个碎嘴的罢了,何况,我说的一番话哪儿不对了?”二房的事情本就是瞒不住的,大夫来来回回好几次了,文战昭身边又都是些年轻貌美的丫鬟,骗得了谁呢。

    文博武神色温和,已没了方才的死沉,“玲珑那丫头我以往看着觉得沉稳庄重,如今却是个管不住嘴的了。”他还记得沈月浅嘴里说出来的扬州瘦马,玲珑喜欢打听外边的事情,京里边新来的官员也不放过,其中有两户人家就是从江南来的,扬州瘦马多是从玲珑嘴里听来的。

    沈月浅不知文博武心中所想,抽回手,盯着那双黑耀石的眸子,“你说谁在背后搞鬼?”沈月浅心中有了答案,但还是想问文博武,毕竟,文太夫人走后,裴氏去宁氏院子好几回了,无非就是担心将军府的家产被宁氏转移到了别处,三房吃亏罢了。

    文博武伸手牵起她的手,细细摩挲,嘴角淡淡的,“不管谁,眼下也只能安安分分待着。”裴氏那点手段在他面前还不够看,不过,宁氏管家多年,账面上的银子每年都会当着大家的面拿出来过目,裴氏与其担心宁氏搞鬼,不如说是担心大房不认账,“对了,岳父的事情过几日就有眉目了,你准备怎么办?”

    五皇子犯的罪不如二皇子严重,杀人偿命,对方又是侯爷,不至于被终生软禁,不过,也讨不了好处,贬为庶民是避免不了的,“你要是想要报仇,我有法子。”他说的报仇,自然就是一命抵一命了。

    “不用了,这样的结果已经算得上极好了。”从锦衣玉食的皇子,到手无权势的庶民,这样的结果比让五皇子死了还要痛快,垫脚环上文博武脖子,笑靥如花道,“幸亏是嫁给你了,嫁给旁人,做什么都畏手畏脚,对着敌人都也只能干瞪眼呢。”

    何尝听不出她是打趣自己,文博武揉了揉她额头,“换做别人也消受不起你的性子。”守孝期间怀孕的话是桩丑事,不过行房还是不影响的,也就沈月浅认死理,怎么也不让自己碰,按着沈月浅的规矩,那些连着守孝的人还不得憋成和尚了?凑到沈月浅白皙的耳边,轻声道,“真见着我的好,夜里好好伺候我一回,别光说不做。”

    沈月浅没个好气,怎么什么事他都能联想到那件事上,宜羞宜嗔道,“想得美,守孝呢,安安分分的。”倒是将他刚才说的话还给他了。

    文博武挑了挑眉,上前贴着她身子,不答应就算了,他有的是法子诊治她,视线悠悠然落在她露出来的一片脖颈上,想着往下的风光,文博武目光一黯,深不见底。

    和文博武预料地不错,五皇子果真被皇上贬为庶民,发配边疆永世不得进京,旨意是借太子的口说出来的,朝堂上官员震惊的不在少数,五皇子素来风评不太好,之前也做过一些混事,手里也不是没沾过人命,前几年还为了一名女子和一介布衣大打出手,最后逼得人投河自尽他心中的气都没消,硬是派人将人从坟墓里挖了出来暴晒好几日,才歇了心头火气,那次,弹劾五皇子的人不在少数,甚至传说那人不是自尽的,而是被五皇子害死的,皇上不过罚了五皇子两年俸禄就算了,这次,怎么事情如此严重了。

    太子的话杀得五皇子党羽措手不及,就是七皇子也面露震惊,文武百官面面相觑,斟酌着该不该开口求情,五皇子党羽自是不服,闹着说五皇子是被冤枉的,要见皇上说个清楚,暗指太子不顾手足情,拿着鸡毛当令箭,借皇上的手排除异己。

    太子不予理会,将当年参与事件的人都下了狱,廖家和谢家满门抄家,落得和当年韩家一样的下场,奉旨的人速度快,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将廖家和谢家处置了,虽察觉到了不对劲,朝堂上的官员也不敢乱开口说话了,从太子近日办的事情中,恍然大悟明白过来,以往太子不理事只怕也是扮猪吃老虎呢。

    五皇子离京的那日下着小雨,雨势不大,不不用撑伞,沈月浅起得晚,千防万防,终究被文博武得逞了,醒来的时候,全身还酸疼着,天气回冷,沈月浅伸出手,撩起帘帐,忍不住打了个喷嚏,朝门口叫了声玲珑。

    很快,玲珑端着水盆进屋,沈月浅狐疑地问道,“大爷什么时候起的?”半梦半醒间,文博武抱着她去偏房洗漱,把持不住,在偏房又来了一回,沈月浅累得不轻,屁股贴着浴桶,火辣辣的疼,估计磨破皮了。

    “今个儿天冷,大夫人派人请大爷过去了。”丫鬟说的是请沈月浅和文博武一起,文博武体谅沈月浅,走的时候吩咐不准打扰了她休息,故而才没让沈月浅跟着,玲珑扶着沈月浅起床,见她手臂上,脖子,胸口尽是红色印子,嘀咕大爷不疼人,边给沈月浅找衣衫,“二老爷身子好了,要大老爷做主,被大老爷训斥一通回去了。”

    沈月浅一怔,初始,没明白过来,想起文博武地叮嘱,玲珑转移了话题,“小主子今日醒的时候没哭,奴婢进屋察觉到他睁着眼,可乖巧了,就是大爷走之前还抱了二少爷好一会儿呢。”

    三个孩子省心,周氏来的时候也说过,不过也好,孩子乖巧听话,她也轻松些,低头发现白色肚兜间,一处颜色明显深不少,沈月浅忙拉过被子挡住,“我肚子饿了,你先去厨房给我端一碗燕窝粥来。”

    玲珑觉得莫名,踟蹰一刻人,将衣服挂在黑色漆木一架上,低眉顺耳地走了出去。

    沈月浅松了口气,掀开被子,随便套上鞋去衣柜重新挑了件肚兜,胸口胀得难受,心里将文博武骂了个遍,只得转身去摇床上抱孩子,她猜的不错,文博武果真是个爱和孩子抢食的,这几日,文博武在她身边,全被文博武吞入肚中,吃了药该断奶了才是,偏她觉得奶比之前更多了,问龚大夫,龚大夫说个人体质,只有等过些日子再说,沈月浅怀疑是不是文博武从中做了手脚,毕竟,她有奶不喂孩子,众人稍微一想就明白过来,丢脸的还是她和文博武,可如果外人皆以为她断了奶,就不同了,文博武缠着如何要吃的,旁人也不会怀疑,换了干净的肚兜,将湿的塞进衣柜下角,捏了捏葡萄的鼻子,好几下,葡萄不耐烦的张开嘴,一脸迷蒙的望着她,沈月浅急忙将东西送入葡萄嘴边,葡萄闻着味,吸吮起来,沈月浅顺着她头上的小帽子,喃喃道,“都怪你爹爹,以后大了别和他亲近。”

    玲珑端着燕窝粥进屋的时候,沈月浅还未穿好衣衫,她自己心虚,可面上十分镇定,“葡萄哭起来了,是不是肚子饿了?”玲珑不疑有他,搁下碗,上前抱起葡萄,“估摸着时辰,是该饿了。”小孩子饿得快,基本一个半时辰就要吃一次,放好葡萄,玲珑服侍沈月浅穿衣服,这时候,摇床上的荔枝哭了起来,玲珑笑道,“可不就是饿了?”说着,朝外喊了声奶娘,“小主子们饿了。”

    伺候沈月浅洗漱,穿戴整洁了,玲珑才断着燕窝粥,温度刚刚好,旁边的奶娘抱着葡萄,觉得奇怪,“大少爷和二少爷吃了不少,小姐却一点动静都没有,要不要找龚大夫看看?”平时三个孩子吃奶时辰都差不多,奶娘心里觉得奇怪,尤其照顾葡萄的奶娘,此时有些胀奶了,心里不安道。

    沈月浅端着碗的手差点滑落出去,她没断奶的事情就是玲珑她都没说,文博武做的毕竟是丢人的事儿,就是再贴身伺候的丫鬟,沈月浅都没有脸说,想了想,只得道,“估计她贪睡,刚才醒了来着,在我怀里又睡过去了,不碍事的,女孩子本就吃得少,她醒了再说吧。”

    李妈妈想了想,也是这么个道理,不过心里多少觉得奇怪,往回没觉得葡萄吃得少,今天算是反常了。

    沈月浅面色镇定的吃了饭,让玲珑将水墨画的油纸伞拿出来,吩咐她道,“我去大夫人院子,你去花房挑几盆素净点的花过来。”春日百花齐放的时候,除去外边院子,屋子里死气沉沉的,沈月浅不太适应,可要娇艳明媚的花儿太过打眼。

    小雨雾蒙蒙的,像是行走在云端,沈月浅步伐摇曳,待到了宁氏院子,遇着文博武从里边说了,可能商量什么事,文战昭,文战责,裴氏也在,目光落在她身上,文战昭面色一震,随即又愤怒地移开了眼,嘴里冷哼了声。

    文战责脸上没什么表情,一侧的裴氏则温和得多,“晨曦来了?天冷着,你刚出了月子,别冻着了。”关切的话,听在沈月浅耳朵里,总觉得不怀好意,不过,裴氏是长辈,沈月浅还是给面子的,“谢谢三婶关心了。”她已经出月子好几日了,裴氏明显是话里有话,嘲讽她起得晚了。

    文博武沉着脸,大步走上前,沈月浅抬了抬伞柄,让文博武躲着,文博武大半个身子在伞外,大庭广众的从她手里接过伞,撑着,“你怎么来了,不是让你好好休息吗?”

    文博文站在宁氏身后,嗤鼻地别开脸,扯了扯周淳玉袖子,哑口比划了嘴唇,周淳玉羞涩的低下头,故作没看见,文博文是担心她心中埋怨他对自己比不上文博武对沈月浅用的心思,周淳玉心里羡慕沈月浅是自然,不过个人有个人的性子,文博文能为她做的,文博武不一定能为沈月浅做得到,感情的事,如人饮水,自己知冷暖就够了。

    文战昭的事情传得府里上上下下人尽皆知,那日也是他没估摸着药量,吃多了,做到中途口吐白沫停不下来,吓得翠竹出门找大夫,翠竹说路上遇着沈月浅问了好几句,翠竹会伺候人,齐氏留下来的好东西,文战昭都给了翠竹,平时翠竹再遮遮掩掩,多少会被沈月浅发现有些东西原本不属于她该有的,可沈月浅不该到处说,他年纪不算大,那方面还立得起来,经下人们一说,越说越远,最后竟是他坏了命根子,每次只能靠着吃药发泄心中*了。

    文战昭目光不由得落向袍子遮挡的胯间,心中蠢蠢欲动。

    当然,没人发现他的异样,文博武和沈月浅说话,沈月浅惦记着给宁氏文战嵩行礼之事,她起得晚本就是站不住脚的事情,见着长辈再和文博武走了,更是不对了,想着,抬起步子,走上前,规矩地给宁氏和文战嵩行了礼,又叫了声二叔,三叔三婶,宁氏扶起她,“都是一家人客气什么,我和你爹还说着去雅筑院看看荔枝三兄妹呢,天回冷了,三个孩子可要多穿些。”

    文博武伸手,将沈月浅拉了过来,宁氏手心瞬间一空,好笑又好气,“好了,既然你来了,我们一并走吧,听说桂妈妈回去了,妆娘子厨艺也是出了名的,中午在雅筑院用膳如何?”

    沈月浅当然乐意了,随即邀请文战昭文战责,两人皆摇了摇头,沈月浅又看向文博文和周淳玉,文博文心中不太愿意,和周淳玉两个人在屋子里什么都不做,也比去雅筑院,看三个孩子强,可周淳玉抢过了话,“也好,有两日没见着葡萄了,心里想念得紧呢。”可能两个儿子的关系,周淳玉更稀罕葡萄,就是宁氏,心里对葡萄的喜欢也是多过荔枝和苹果的。

    一行人走到岔口,文战昭,文战责和裴氏渐渐走远,沈月浅她们才往雅筑院的方向走,文太夫人走了,沈月浅明显感受到府里的气氛不一样了,文太夫人在的时候,一家人私底下如何,面上都和和睦睦的,方才看文战昭得神情明显是有话要说,拉回思绪,沈月浅伸手夺文战嵩手里的伞,宁氏和文战嵩都是一人一把伞,身边的丫鬟撑着,周淳玉和文博文也是,如此一来,她和文博武倒成特别的了,文博武力气大,稳稳地不动,“我撑着,你小心看眼下的路就是了。”

    言语之间不乏宠你,伸手的文战嵩抽了抽嘴角,冷哼道,“就你有媳妇,德行……”它声音小,奈何,文博武和沈月浅停了下来,正好听着他这句话了,沈月浅顿时绯红了脸,耳根子烫得厉害。

    宁氏和文战嵩并排着走,自然也听到这句话了,要说文博武,成亲后性子大变,知冷暖了不说,在沈月浅跟前好似变了个人似的,人情味十足,倪了眼文战嵩,她嫁给文战嵩几十年,两人关系最亲密的时候,文战嵩也没给她撑过伞,心里不酸才怪呢。

    文博武斜着眼,伸手搂着沈月浅,脸皮厚的道,“下雨,路打滑,我扶着你,自己的媳妇自己疼,和丫鬟比,终究是不同的。”嘴角撇出得意的笑,文战嵩气噎,张了张嘴,想骂人,瞅着宁氏望过来的神情,文战嵩讪讪一笑,手指着身后的文博文道,“博文和他媳妇还在呢。”不看还好,待转头看文博文迅速扔了伞,和周淳玉站到一柄伞下,文战嵩打人的心都有了,“要不要脸了,当着下人的面也不怕丢脸?”

    文博文嘴角徐徐扬起一抹笑,什么都没有讨好媳妇重要,何况,他不信下人们敢乱嚼舌根,文博武都不怕,他怕什么,抢了周淳玉手里的伞,学着文博武的样子,搂着周淳玉腰身,“地滑,我们小心些。”

    文博武一番话说得镇定自然,从文博文嘴里说出来,听得人起鸡皮疙瘩,文战嵩身子一抖,训斥道,“好好走路,再歪腻,给老子回屋去。”宁氏最不满的就是他不解风情,文战嵩在军营摸爬滚打惯了,学着文人蜜里调油说些情话,对他来说难上加难,想着之前文博文闹出来的那件事,文战嵩脸色铁青,“待会跟我去书房。”

    文博武不理会后边如何,坦然自若的和沈月浅走了,和文战嵩文博文隔了段距离后,文博武才捏了捏她腰间的肉,“身体还痛不?”都说生了孩子后,那处不如之前紧实了,不尽然,昨晚害得他一进去差点都没把持住,在沈月浅跟前丢了脸,指不定她怎么笑话自己呢,昨晚沈月浅晕过去了,文博武也没有问,“你身子不像生过孩子的,是不是谁教了你些法子?”

    他从江南回来的时候,沈月浅腰间裹着布带,一圈又一圈,文博武怀疑和那件事有关,见沈月浅红了脸,低头走路完全不理会他的样子,文博武灿若星辰的眸子尽是笑,“不管如何,只要是你我都喜欢。”

    听他越说越大胆,沈月浅伸手掐了下他的腰,又担心被后边的文战嵩宁氏等人发现,抬眸瞪着他,想到今早起来丢人的事,沈月浅步子迈得快了,文博武手一紧,就将她拉了回来,“爹和娘还在后边,我们走快了,他们还以为出什么事了呢。”

    果然,他一说,沈月浅立即慢了下来,沈月浅深吸一口气,尽量忽略胸口的憋闷,“娘叫你过来是不是和今早二叔与爹说的事情有关?”玲珑不愿意多说,沈月浅大致猜到和前几日的事情有关,再看文博武神色,证实了心中猜测,“二叔以为碎嘴的人是我?”

    “胡思乱想什么呢,你不是那样的性子,他不过想借着这件事为自己捞些好处罢了,不用理会。”要不是文战嵩拦着,刚才就能收拾得文战昭没有话说,他屋子里的那点糟心事,光是听着都是侮辱耳朵了,好意思指责沈月浅乱说,亏文战昭不要脸,“他想借着这件事让爹娘愧对他,将来分家的时候多给他点好处罢了,那种人,我不想从你口中听到,你真没事,夸夸我也行。”

    沈月浅好笑又好气,文博武厚颜无耻起来,谁都比不上,“你想得美,就是夸你,也没合适的。”说他厚颜无耻都是轻的了。

    夫妻两甜甜蜜蜜,背影和谐,举手投举间皆是含情脉脉的气氛,文战嵩心里愈发不是滋味了,大庭广众,要说什么也等回屋后关起门来才是,不得不说,文战嵩在这方面十分保守,潜移默化,宁氏也受到了影响,所以在人前,宁氏和文战嵩从未像文博武和沈月浅这样过,别说搂着了,拉拉手都是不曾,宁氏看得皱眉,不过心里更多的是对文战嵩的不满。

    从少女到人妇,谁没有期待过丈夫温柔体贴善解人意的对待自己?文博武对沈月浅做的,不过是许许多多少女幻想成亲后的场景罢了,往回当以为文战嵩是武将,不善表达,可文博武和文战嵩经历差不多,人家可没畏手畏脚,保守死板,可以说,沈月浅和文博武说得多开心多亲密,看在宁氏眼里就有多刺眼。

    文战嵩僵着身子,拉着宁氏让文博文和周淳玉先过,周淳玉没有沈月浅淡定,红着脸,头埋得低低的,倪了文博文许多眼,后者就跟个没事人似的,“大嫂怀孕的时候,大哥也是扶着她走路的。”

    落后一步的文战嵩也顾不得人前的严肃庄重了,赔着笑脸道,“你也听见博文媳妇说的了,博武对它媳妇一直这样,不对,可能怀孕时小心翼翼惯了,一时没有回过神来。”当然,心里已经将文博武和文博文从头到脚骂了个遍。

    “你自己不对,倒是怪人家疼媳妇了?”宁氏冷冷的说了声,大步上前,越过文博文和周淳玉走到前边去了,文战嵩恶狠狠地瞪着文博文的背影,他总觉得事情是文博文挑起来的,文博武来的时候没有撑伞,和沈月浅一把再正常不过,文博文和周淳玉就不同了,一人一把伞多好,偏偏要一把伞,故而,文战嵩将所有的事情怪在文博文身上,什么看文博文,怎么不觉得顺眼。

    本来,沈月浅和周淳玉进门后,宁氏埋怨他对她不好,没有对比哪儿来的好坏,文博武就不说了,毕竟肖想了多年才将沈月浅娶回来,难免会多疼爱一些,文博文和周淳玉同岁,哪来的那么多事儿?

    许是文战嵩目光太过灼热,文博文回眸瞥了一眼,“爹不追娘?娘心情好似不太好呢。”

    文战嵩愈发咬牙切齿,“给我等着,有收拾你的时候。”却也没记着追上去,宁氏的性子他还是知道的,就是他追上去,帮她撑伞,也不见得她火气就没了,宁氏怪的可不只是这一点。

    到了雅筑院,逢三个孩子醒着,照顾葡萄的奶娘心里觉得不太对劲,走出来又将葡萄的情况说了一遍,醒来吃了两口奶就不吃了,搁往回真是不曾有过的现象,文博武在旁边收伞,沈月浅率先走了进去,奶娘正给荔枝洗屁股,刚触着水,荔枝就害怕得握紧了手,小脸蹦地直直的,可爱极了,沈月浅蹲下身,指着外边,“荔枝看谁来看你了?”

    帘子晃动,宁氏和周淳玉走了进来,宁氏脸上顿时堆满了笑,“哎呀,祖母的乖孙孙在干嘛?”拍了拍衣服,担心湿气过给了孩子,一会儿后才从奶娘怀里抱过葡萄,蹲下身,和荔枝说话,“荔枝刚才是不是又做坏事了?”

    有了孩子,话题多围绕着孩子,三人坐在南边大炕上,宁氏抱着小葡萄舍不得放手,三个孩子眼睛大而有神,黑白分明,宁氏觉得像极了文博武小时候,“你祖母,身子骨还硬朗的时候最多的就是念叨你的肚子,我和你爹商量着,过了你祖母的百日,我们去法林寺上香,顺便为三个孩子祈福。”

    法林寺是文太夫人喜欢去的寺庙,往回宁氏脱不开身,如今倒是空闲下来了,“你爹说过了百日,顺便请族里老人来做个见证,将家分了,将军府的家产,你祖父还在的时候就分好了,如今也就是走个过场罢了,博武说分家后我们一家人住在一起,你看如何?”

    文博武提这个的时候,宁氏心里不是不震惊的,她以为文博武巴不得离他们远远的,以前觉得文博武出不出去过没什么,可有了三个孩子后,宁氏就不太乐意文博武出去过了,住一起,想要看三个孩子走几步就到了,分家后,毕竟不同了。

    “夫君是长子,不管怎么过,都该我们孝敬您和爹的,一家人有个照应,好着呢。”文博武和她说过这件事,沈月浅一点也不反对,宁氏对她好,晨昏定省也未曾苛待过她,在府里,除了少了些东西,其他一切都好。

    宁氏想着沈月浅就会如此说,“你爹想趁着守孝就退下来了,军营的事情就全交给博武了,博文有官职,在翰林院熬个几年就出头了,没什么好操心的,你爹也算是早点退下来享清福了。”

    文战嵩年纪不算大,如果入内阁,都算是年轻的了,宁氏知道和朝堂的事情分不开,有舍有得,文战嵩心中有了主意,她也拦不住,朝堂瞬息万变,文博武已经熟悉军营事务,文战嵩退下来不算坏事。

    沈月浅隐隐猜到发生了什么,脸色微微沉重,这时候,门外不知道谁闷哼了一声,随即是茶杯落地的声响,沈月浅疑惑,文战嵩文博武文博文都在外边,难不成打起来了?玲珑掀开帘子,随即又关上,脸上憋着笑,缓缓解释道,“大老爷和二爷在练拳……”文战嵩死死的压制着文博文,嘴里还威胁,“你要是敢给老子还手,看老子如何收拾你。”

    沈月浅蹙眉,“大爷在干嘛?”房间多大点,两人哪伸展得开拳脚,练拳,顾名思义就是打架,文博文哪里是文战嵩的对手,“你出去,让大爷劝着些,天下着雨,练拳等晴的时候。”

    玲珑称是退了出去,帘子外,文博文已经放弃了挣扎,嘴里不忘抱怨,“爹你是以大欺小。”真刀真枪,文博文不至于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分明是文战嵩玩阴的,抬头看向泰然若素坐在椅子上品茶的文博武,“大哥,你快劝着爹起来,我将来还要传宗接代呢。”

    玲珑听着这句话羞红了脸,如实转达了沈月浅的话,文博武不予理会,一刻后才不紧不慢的吩咐丫鬟进屋收拾地上的碎被子,文战嵩猛地松开手站了起来,文博文也反应迅速的从地方爬了起来,速度快得令玲珑咂舌,反应过来两人是怕在丫鬟面前丢了面子,玲珑低着头,折身退回了屋子里。

    中午,趁着吃饭的时候,沈月浅去恭房,将奶水挤出来丢了,刚胀奶感觉得到,之后流出来她就没多大感觉了,担心丢了脸,沈月浅才想着早早的挤掉,出去时身子轻松不少,当着沈月浅的面,文战嵩又说了分家的事情,“分家后,你和博武先搬去新宅,等你祖母的一周年过了,我们再过去。”

    皇上身子难熬,连早朝都没精力了,太医院传出了些风声,皇上熬不了多少时日了,如今,文战嵩担心的是杜家,最近,杜家好像隐藏踪迹似的没了影子,文战嵩愈发觉得古怪,问文博武,“太子派去皖南的人可回来了?”太子派人去了皖南还是文博武说的,依着时间看,起码有消息传来才是,没有消息,只怕就是坏消息了。

    文博文脸色深沉,廖凡夫和谢长安嘴巴捂得严,关于武定将军府,什么都不肯说,外人只以为两人已经死了,实则不然,武定将军府的事情一天不浮出水面,他就会留着两人一天,瞥了眼不安的沈月浅,文博武不欲多说,“太子没消息来,我也不清楚情况,先吃饭吧,你胃不好,山药养胃,多吃些。”

    文博文在文战嵩手里吃了亏,而且,文战嵩明显是趁人之危,脸上没伤,身上却是疼得厉害,闻言,道,“大哥说得是,爹您多吃些。”妆娘子厨艺果然名不虚传,加之桂妈妈小徒弟,饭菜可口,若不是身上有伤,文博文定能再吃两碗。

    文战嵩睇了文博文一眼,“我自己吃饭还用得着你提醒?”

    文博文撇嘴,又是无妄之灾,乖乖低头吃饭,不理会文战嵩,心里琢磨着,等文太夫人百日一过,他就带着周淳玉去庄子上住些时日,今时他是看出来了,文战嵩不敢得罪文博武才拿他撒气的,他得重新想想要不要和文博武住一起了,之后的情况来看,住在一起虽然有个照应,可文博武一堆烂摊子事可不少,少不得要他帮忙打下手,奴役他,指使他跑腿。

    要知道,文博武没有成亲,文博武就没少算计他,想得越多,文博文心里就越不乐意了,怎么看,怎么都觉得还是分开住比较好,远香近臭,指不定,文战嵩看他也顺眼些。

    下午,文战嵩和文博武下棋,文博文陪着他们打马吊,人数刚好,玲霜匆匆忙从外边回来,沈月浅刚赢了一小片金叶子,“大老爷,太子殿下来了,说有事找您。”

    玲霜站在门口说的,屋里所有人都听着了,文战嵩扔了手里的黑棋,一脸凝重,“博武博文一起。”他们在孝期,如果不是大事,太子不会登门造访,想到皖南的事情,文战嵩神色又重了几分,和宁氏道,“让丫鬟泡壶好茶……”

    宁氏会意的点了点头,推开手里的牌,“下次再玩吧。”宁氏面上波澜不惊,和周淳玉一并走了,文博武在最后边,拉着沈月浅回了屋子,“你休息会,我很快就回来了。”

    沈月浅敏感,文博武不想她多想,“杜家的事情我心中有法子了,你不要怕。”文博武想给沈月浅一定安定的家,而非让她担惊害怕,五皇子的事情尘埃落定后,沈月浅总提心吊胆的害怕他出事,上辈子!太子安安稳稳坐上了那个位子,没有横生枝节,这辈子事情多,沈月浅担心发生了变故,尤其,文家大房的遭遇算不上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原配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芒鞋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芒鞋女并收藏重生之原配娇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