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原配娇妻 > 第128章 仇恨蒙心

第128章 仇恨蒙心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权力一事虽然让人趋炎附势,却也能让趋炎附势之人利用加以害人,旭明侯府在一种侯爵中算不上显赫,丁薇和她交好京里边许多人都是清楚的,成太夫人只怕丁薇拿着两人的关系做文章,所以先下手为强,成太夫人是个有成见的,什么都表现在脸上,秦氏为了讨好婆婆的欢心,哪怕对丁薇再满意也不敢表现出来,何况,成太夫人本就是想借着秦氏的手打压丁薇,哪会真的看着两人关系好,只怕在中间挑了不少丁薇的缺点说。

    人无完人,丁薇最大的缺点就是在亲近人面前藏不住良善的性子,成太夫人一句表里不一可谓坏了丁薇在秦氏心里的印象,加之秦氏心偏向成永安,见夫妻两关系好,心里自然不痛快多些,久而久之,关系再好都会有裂缝,何况婆媳关系本就存着微妙呢?

    沈月浅心里叹息,朝漆红色大门走了进去。

    丁薇刚喝过药,嘴里正含着蜜饯,听着门口动静,抬了抬眼皮,丁薇容貌不如沈月浅出众,可也是唇红齿白,如今,脸色蜡黄,颧骨凹陷,乍一眼,沈月浅没认出来,还是丁薇叫出声,她才回过神来。

    “浅姐儿……”往外看了眼,不见丁夫人和丁太夫人人影,外边说话声她听着了,不想给沈月浅添麻烦,吩咐李妈妈出去知会声,她精神不济不想见人,李妈妈是丁夫人派过来的,哪会听她的,从容的走到帘子边,没有退出去而是极有眼色的撩起帘子,方便沈月浅等人进入,此刻,丁薇一开口,李妈妈就含泪将旭明侯府的事情说了。

    丁薇小产一事,丁夫人也琢磨过,当时的情况明显是杜姨娘故意激怒丁薇,成永安说他不小心撞了丁薇,丁夫人认为是杜姨娘在背后搞鬼,秦氏将人送到成永安屋子里本就没安好心,当时,丁薇站在杜姨娘四步远,成永安冲上来英雄救美也不该撞倒丁薇,定是杜姨娘在背后拉了成永安一下致使成永安身子前倾,撞着丁薇了。

    虽然,丁夫人也知晓丁薇也有责任,不过发落一个丫鬟,坐着就是了,何须站着,事情前前后后丁夫人和李妈妈说过,故而,李妈妈说起丁薇小产的时候,有意地将矛头对准的杜姨娘,以及她身后的秦氏。

    丁薇不喜李妈妈家长里短,吞下口中蜜饯,朝李妈妈摆手道,“你先下去吧,我和浅姐儿说说话。”脸色苍白,可透着不可置喙的语气,丁薇乃贵央侯府嫡女,气势凌人不必说,镇压一个老婆子绰绰有余。

    李妈妈得了丁夫人吩咐,自然要将差事办完,顿了顿,正欲劝丁薇两句,沈月浅扬手道,“李妈妈先去给薇姐姐端些糕点来,刚喝了药,吃些甜的东西也好。”看丁薇脸色就知道她没有好好吃饭,沈月浅也是侧面劝着丁薇吃点东西。

    沈月浅作为客人都说这句胡了,李妈妈不能不识趣,退出去的时候一个劲的给沈月浅带来的丫鬟使眼色,玲珑不为所动,出门时,大爷交代好要寸步不离跟着,何况,旭明侯府这点事,自家主子知道的比当事人还多。

    李妈妈见玲珑不搭理她,面上不太好看,走出房门见门口还站着六名丫鬟,看穿衣打扮就知道是大将军府的,李妈妈叹了口气,想着沈月浅不过长得好看一点罢了,竟有如此造化,出门前呼后拥不亚于府里太夫人了。

    沈月浅替丁薇掖了掖被子,将她后背的靠枕转了弯立起来,方便丁薇躺得舒服些,“薇姐姐,不管发生了什么事,好好养好身子才是,没有过不去的坎儿,你这样,无非是亲者痛仇者快罢了,何苦?”

    沈月浅一身梨花白对襟衣衫,下头也是同样颜色的裙子,头上只插了一只汉玉白的釵子,清爽利落,穿衣打扮最怕重了样的穿法,可如此清秀的一身在沈月浅身上却有不同的韵味,雅致端庄,倒是真正的大户人家主母风范了,想着之前两人走得近,看不出什么区别了,此时再低头看自己,丁薇才能真正感受到差别来,水雾盈盈,想到流掉的那个孩子,更是悲从中来,“都是我做母亲的没有能力,都说为母则强,而我却愈发胆小害怕了,孩子也是不想认我这种人做母亲的吧。”

    沈月浅皱眉,以往丁薇是个开朗的,哪会说出如此消极的话来,转而一想,只怕丁薇以为是自己不小心谨慎害死了腹中孩子,沈月浅跟着润了眼角,“说得什么话,她既然入了你的肚子自然是认你这个做母亲的,你日子过得明朗,我说的亲者痛仇者快难道听不出来吗?”

    丁薇眼神木讷,许久才一脸不置信的望了过来,双手捂着嘴,眼里满是震惊,连着声音都打颤,“二爷,二爷怎么舍得,那是他的孩子啊。”

    不想丁薇误解了她的意思,成永安对丁薇是有情意的,否则,旭明侯府不会在亲事上一拖再拖而是直接退亲了,丁家的例子在前,哪怕旭明侯府退亲,旁人也只会认为丁家是报应,拖到最后,丁薇能顺利嫁入旭明侯府,不得不说是成永安的意思。

    沈月浅不知道文博武哪找来的人将旭明侯府上下打听得仔仔细细,只差没理清楚,内宅里那位被强行撸来的姨娘肚子里的孩子是三老爷还是四老爷的了,文博武看不上旭明侯府,旭明侯府大方二房是个好的,三房四房就混账了,“你和他夫妻这么长时间哪会怀疑他为人,我说的是那位姨娘,你好生想想,当日不是休沐,成二爷怎么把握得如此好,杜姨娘来你屋里他就从外边回来了?”

    说起这位杜姨娘,沈月浅不得不唏嘘,还真是缘分,从文博武嘴里得知这位害了丁薇的姨娘姓杜,她就多问了两句,最后竟然是熟人,不过上辈子杜姨娘可不是旭明侯府的,而是宋子御身边的小妾,鹅蛋脸柳叶眉,杏眼随时都蒙着水雾,当时不知道刘氏从哪儿找来的人,只一日就勾得宋子御在府里待了半个月,之后更是说什么宋子御就给她什么,连着来给她请安眼睛都是长在头顶的,要说为何认出文博武嘴里的杜姨娘就是她认识的那位,多亏了杜姨娘眼角的痣,美人留痣就不是美人了,且长在眼角,大多认为是流泪痣,不吉利,偏生长在杜姨娘的眼角,妩媚动人不说,杏眼微睁的望着你,痣也鲜活起来,当时玲珑还劝她在眼角也点一颗,理由是她长得比杜姨娘好看,有了痣也一样,只要将杜姨娘比下去了,杜姨娘就不敢成天作妖了。

    沈月浅只是笑了笑,她和宋子御没有多少情意了,何须降低身份与姨娘争宠,没想着,杜姨娘竟然是秦氏身边的人,不过也不足为奇,文昌侯府上辈子地地位比旭明侯府高,刘氏见着好的就想往府里捞,何况是一个丫鬟。

    丁薇本就是个聪明的,这几日也是因为没了孩子,又以为是自己不注意,哪会想到一个姨娘敢对自己动手,丁薇不受成太夫人待见,怀孕后秦氏对她也不太满意,可说会不喜欢孩子,那可是成家的骨肉。

    沈月浅不知道丁薇的想法,如果知道的话,少不得要提一提当年王氏害小七的事,此时,只听丁薇半是回忆半是分析道,“我没有克扣她的月例,侯府给每个月子的月例都有记载,主持中馈的是我婆婆,每个月都是我身边的丫鬟一次将榕光院的月例拿回来,当时杜姨娘和我哭诉我就和她说过了,还找了丫鬟进屋问,丫鬟说领回来的时候用银袋子装着,她也没自己看,进门后,月例上边从来没出过岔子,往回也是从紫嫣阁拿回来分发下去……”

    听到这,沈月浅蹙的眉头更深了,如此说来,哪怕月例真的不够,丁薇自己也不知道,丁薇也回味过来,迎上沈月浅平静不语的目光,解释道,“刚开始的时候都是丫鬟在那边一一对好了银子再拿过来,之后,娘让我好好休息调理身子给成家生个小子,对身边的人就松懈了,没出过事,我就没再过问,谁知……杜姨娘就闹起来了……”这时候,丁薇还是不愿意将秦氏往坏处想,沈月浅叹了口气,只得慢慢将事情掰碎了,因而,问道,“就是府中月例,为何要用银袋子装起来?”

    大户人家哪怕是发月例,要么是丫鬟婆子自己去回事处领,随后签字画押,要么也是各院子的管事领回来,分发下去,旭明侯府这种将每个人的月例装在银袋子里的还真是第一次见,沈月浅不得不怀疑是不是秦氏早就针对丁薇了。

    “我进门的时候就是这个规矩了,娘说是为了不让府里下人们在银钱上生出幺蛾子来,过节府里下人有赏赐,有时候帮着主子做事后也会有赏钱,从公中出的赏钱,都是和月例算在一起发下去,用银袋子装着,不担心旁边人生出攀比的心思来。”丁薇没听过这种规矩,秦氏和她说的时候,她也琢磨了许久,不得不说,秦氏的做法有两分道理。

    最明显的就是在贵央侯府的时候,守门的婆子偶尔帮忙开门关门送信,得的赏银多,不说私底下的,就是几位姑姑生孩子,消息从守门处传回来,太夫人一律赏,一回两回,想去守门的人就多了起来,守门的差事轻松银钱丰腴,下边婆子谁家没有一大家子亲戚,为着这事,丁太夫人身边的两位婆子争得头破血流,在太夫人跟前闹了起来,太夫人一打听知道缘由后怒不可知,骂了句都是眼皮子浅的,吩咐若非逢年过节,不准打赏守门处,这件事才渐渐安息下来。

    故而,秦氏的法子正好杜绝了这件事。

    沈月浅听得不太赞同,有时候,攀比的心思并非坏事,不过丁薇不主持中馈,沈月浅暂时不和她说这些,想了想,道,“杜姨娘平时可到你跟前请安伺候?”

    丁薇红了脸,杜姨娘还在秦氏身边伺候的时候两人偶尔还说两句话,到了榕光院,丁薇恨不得将杜姨娘打发的远远的,加之头三个月本就害喜,丁薇哪会愿意见她,诚实道,“除了抬为姨娘的那天给我敬了茶,之后没怎见过,她真的有这个胆子?”

    沈月浅没说话,斟酌良久才道,“薇姐姐性子好,可仔细想过她有这个胆子你又准备怎么做,薇姐姐,你心思聪慧,不会看不出其中东西来,不仅仅她有份,就是往日对你关爱有加的婆婆只怕也是有参与的,你又准备怎么做呢?”沈月浅料想丁薇接受不了这些,可丁薇见过的龌蹉事不少,与其让丁薇在屋子里哭哭啼啼,不如找些事情分散她的注意力,尤其,秦氏和成太夫人真的太过分了,丁薇真性情不过没奖将她们当做外人!她们倒是会拿捏人了。

    情义都是相互的,你敬我一尺,我还你一丈,你若犯我,我必还击。

    丁薇低着头,沉思不语,泪一滴一滴落在牡丹红的锦被上,“我一直知晓内宅是不安宁的,听说的事情也有不少,可心里总是庆幸,觉得自己是幸福的,身边没有坏心肠的人……”手轻轻顺着被子,落在自己平坦的小腹上,目光一凛,看得沈月浅心惊,丁薇的声音没有一点温度,好似再平静不过,“我娘总说我性子单纯以后被人欺负了也不知道,可是,她不知道,越是良善的人,心狠手辣起来才愈发让人战栗。”秦氏千不该万不该将主意打到她孩子身上,大夫说近两年她都不会怀孕了,谁知道将来她和孩子还有没有缘分?想着之前初显怀的肚子,丁薇的泪又一滴一滴滚落。

    沈月浅并非想让丁薇报复谁,拉着她的手,光滑的手背,摸着已全是骨头,“薇姐姐,你看人总是看着人好的一面,,这件事,不是你婆婆直接造成的。”秦氏虽然气丁薇占了成永安的宠,可对丁薇肚子里的孩子是真的欢喜的,事情,要么是杜姨娘起了坏心思,要么就是成太夫人了。

    沈月浅心里,成太夫人和王氏是一路上,手心手背可不见得全是肉,眼下,沈月浅没有证据,只得安慰丁薇,“你好生养着身子,等你出了小月子再慢慢查,无论如何,都要给死去的孩子一个交代。”

    沈月浅睚眦必报的性子,要她劝丁薇一切都当没发生过她做不到,尤其做了母亲,她体会得到没了孩子那种锥心痛的痛苦,换做她,不管对方是成太夫人还是秦氏,哪怕鱼死网破她也在所不惜。

    丁薇抹了抹泪,点头道,“追根究底还是我太软弱了,浅姐儿觉得事情当如何?”杜姨娘一口咬定她克扣了月例,问秦氏,秦氏肯定是不认的,事情就是个死局,真相如何根本不好查,加之丫鬟又是从小跟着她的,丁薇相信绝不是丫鬟从中作梗,究竟是真的月例少了,还是杜姨娘故意的,丁薇脑子一转,再看沈月浅一副了然的样子,丁薇面色缓了缓,惨败的脸上稍微有了生气,殊不知,仇恨也能叫一个人重新活过来。

    沈月浅从丁薇屋里出去的时候,忍不住评价了几句杜姨娘,丁薇性子直,遇上杜姨娘肯定会吃亏,而杜姨娘惯是个喜欢倒打一耙的人,沈月浅与丁薇说,也是希望丁薇防范好了,人送走了,看成太夫人和秦氏,只怕还会将人接回来的。

    丁薇细细记在心里,也不问沈月浅没见过杜姨娘为何对杜姨娘的事了解得清楚,有的事情不必问太多,心里记着她的好就行了,到沈月浅走的时候,丁薇已经收起了难过,不舍道,“说起来,我还没见过三个小侄,有机会了,我去大将军府拜访你……”话没有说完,想着文家在孝期,她去的话不是给沈月浅添麻烦吗,想了想,又欲将话收回来。

    沈月浅却已经应了下来,“你顾好自己的身子,来的时候下帖子就是了,我随时方便。”文战嵩下令谁都不准出府丁薇事情眼中沈月浅才想着出门看看,要她下帖子请丁薇,文战嵩和宁氏那边只怕有话说了,宁氏对她好,沈月浅也是做儿媳的,哪是顺着杆子就真的往上爬了?

    丁薇勾了勾唇,不说为何孩子洗三满月她都没去,笑道,“那你将孩子养得白白胖胖的……”最后一字落下,眼神里是藏不住的失落。

    沈月浅出门后,遇着折身回来的丁夫人一行人,秦氏不在,沈月浅告辞后准备回了,丁太夫人眼底的意思沈月浅不想多加揣测,和她好的是丁薇,她犯不着要看丁太夫人的脸色,丁太夫人嘴里说着奉承的话,眼底的轻视鄙夷也表现得淋漓尽致,沈月浅本就不是靠着两三句好话就会对你推心置腹的人,不喜欢和丁太夫人满脸算计的人打交道。

    上了马车,玲珑随后上来,发愁的望着沈月浅,“你说丁小姐会不会将侯府闹得天翻地覆?”真要闹起来,传到外边就该说是沈月浅拾掇的了,玲珑担心会损害沈月浅的名声。

    “不会,你平时看薇姐姐平日可和人大张旗鼓闹起来过?”丁薇虽然性子单纯,但侯府嫡女的教养还在,明白打开门大家还是一家人的道理,闹肯定是会闹的,不过不会传出来,丁薇的性子可不是三两个人可以拿捏得住,往回不显是不想和人红脸,如今,旭明侯府有些人有得受了。成太夫人那样的人就该得到报应,沈月浅心里想,嘴上却是不会那么说的。

    玲珑认真回想,“还真是没怎么和人红过脸,就是之前和人争执两句也是因为您和二少夫人。”玲珑心里也是望着丁薇日子过得和顺。

    沈月浅但笑不语,心里想起文太夫人和宁氏的好来,不管文太夫人想要撮合文博武和谁,得知她怀孕后,心里一直存着愧疚,临死了,都记着这件事,文家兴盛不是没有原因的,府里孩子虽然有夫子奶娘教养,可行事还是受父母影响多,男子和母亲疏远就算了,女子受母亲影响就多了,比较那几位堂姐堂妹就看得出一二。

    打定主意,沈月浅更要好好端正自己的言行,言传身教。

    故而,宁氏得知沈月浅给她请安的时候新奇不已,连着几日都这样,更是心生疑惑,宁氏身为婆婆,心里自然欢喜沈月浅知书达理,一方面又和文战嵩讨论,“是不是她遇着什么麻烦了,你派人打听打听辰屏侯府那边是不是遇着麻烦了?”

    文战嵩这几日到处寻找杜家在京中的帮凶,好不容易有点空闲陪宁氏午休,不想宁氏缠着说起沈月浅的事情来,翻了个身,睡意朦胧道“辰屏侯府人少,有博武照顾着,哪用得着你费心思?”

    文博武费尽心思将沈月浅娶进门,对沈家那边比对他们两口子勤快多了,想着文博武将一摊子事扔给他,文战嵩一时说漏了嘴,“他隔五日就会会去沈家找那位小舅子,你去京中转一圈,谁不知道沈家那位小侯爷是博武照着的,就是博文,博武都没费心思帮衬呢。”不怪文战嵩知道得多,文博武派下边人收集的那些稀奇古怪的玩意,一看就是小孩子玩的,他孙子还小,用不着,文博武不是给沈家小侯爷的又是谁,半梦半醒的,文博武顺便将文博武给小七找夫子,还让覃家吴家几位少爷陪读的事情说了。

    宁氏一怔,想要再问两句,枕畔传来一声大过一声的鼾声,想着文战嵩是真的累了,宁氏也不再打扰他,只是眸子里多了份深沉。

    沈月浅天天早上往宁氏屋子里跑,文博武也奇怪,他不以为是沈月浅有事求宁氏,宁氏最注重规矩,文太夫人在的时候,府里规矩如何他是知道的,沈月浅还是怀孕后文太夫人免了她请安的,生完孩子,事情也忙完了,沈月浅这么做,旁人只会以为沈月浅性子是个好的,如果不是沈月浅早上起早了的话,文博武不会不耐烦这件事,尤其晚上他睡得晚,清晨拉着沈月浅就想在被窝里多躺会,沈月浅惦记去宁氏院子里,很多时候,文博武睁开眼,沈月浅已经起床了。

    沈月浅虽然每日去宁氏院子里请安,有空了就在屋子里守着孩子,外边该打听的事情一件没落下,旭明侯府没有传来多大的动静,成永安做主将杜姨娘送回去了,秦氏又做主接了回来,说毕竟开过脸了,又没有犯错,平白无故送去庄子就该说旭明侯府的不对了,玲珑说起的时候愤愤不平,不管事情怎么样,要不是杜姨娘闹一通,丁薇不会没了孩子,冲着这点,秦氏就不该将杜姨娘接回来,“主子,难怪当日您要说那番话,帝否则,丁小姐得知杜姨娘重新回到府里,只怕连求生的意志都没有了。”

    跟着沈月浅久了,玲珑也知道沈月浅的为人,是个有仇就要还回去的主儿,若不是沈月浅让丁薇好好查清楚还孩子个明白,换做任何人,没了孩子,婆婆又将姨娘接回来膈应自己,受得了才怪呢。

    沈月浅不置一词,她心里倒是为丁薇找好了退路,只等丁薇解决了旭明侯府的事情再与她说,只要成永安对丁薇好,丁薇将来没有孩子也有指望。

    文博文离开京城好似没有发觉,不过不是传来去皖南的官道上有劫匪横行的话,淮安将军府一家人去皖南探亲京里边都是清楚的,不想路上会遇着土匪,信里虽然说逃过一劫,可仍引得不少人疑惑,天下太平,劫匪竟然胆子大到去官道上抢劫了,兵部得了消息,当即求见皇上,请皇上下旨剿匪,兵部的折子呈不到皇上跟前,是太子召见的兵部几位大臣,兵部左侍郎主动为朝廷分忧,请求朝廷派一万士兵跟着他前去剿匪,兵部虽然有人,不到万不得已没有动兵部士兵的说法,太子没有答应,一口回绝了左侍郎。

    沈月浅出门的时候文博武也出门,文博武回来的时候沈月浅已经睡着了,夫妻两说话的时间都比之前少了,文博武就将朝堂动向说了,沈月浅昏昏欲睡,趴在文博武胸前,打了个哈欠,“我看左侍郎大人的意思未必就是兵部的兵,一万士兵,不像是剿匪,倒像是打仗了,何况,距离遇匪的地方不远就是军营,就近派兵就行了,为何要从京里调遣?”

    沈月浅能明白的文博武当然明白,听沈月浅说到点子上,文博武顺了顺她一撮头发,沈月浅发丝时好似随时都散发着淡淡的花香,甚是好闻,“兵部尚书因为城西的事情一蹶不振,兵部还是两位侍郎说了算,他们的意思哪是兵部的人马?无非是想试探一番二弟罢了,等着吧,过几日还有事情发生呢。”

    他虽然透漏了风声,文博文跟着淮南将军府的车马前往皖南是为了查事情,杜家人自然要先打探一番虚实,文博文真的不在府里,前往皖南路上的劫匪只会越来越多,左侍郎,只是抛砖引玉罢了,想着等太子坐稳那个位子后才是最考验文家的时候,文博武低头,还欲说什么,就听胸膛上传来均匀的呼吸声,文博武哭笑不得,瞅了眼天色,貌似沈月浅去宁氏院子请安后,夜里睡眠就特别好,怎么弄都弄不醒,哪怕他使劲了,沈月浅也只是梦呓两句就完事,敛去眼底柔情,文博武跟着闭上了双眼。

    文博武猜想得不错,之后又有几处地方闹了劫匪,依旧是京城往皖南的官道上,文博武每日早出晚归,周淳玉好不容易缓和下来的神色又开始为文博文担心起来,本来周淳玉不知晓外边的事情,从宁氏院子出来,和周淳玉分道扬镳后,沈月浅听玲珑说起外边的事情,谁知周淳玉想着有话和沈月浅说折身回来,将玲珑的话听得清清楚楚,吓得脸上一阵青白,“大嫂,夫君是不是出事了?”

    文博文去皖南的事情瞒着京城上上下下,文战嵩提醒她们不小露出了马脚,之前从没听过什么劫匪,偏偏文博文去皖南,劫匪就出来了,周淳玉想着,全身的力气都被人抽走了似的,沈月浅转身,见她身子软软的往地上倒,忙让她身边的丫鬟扶着她,上前拉着她,“玲珑胡言乱语你也信,前两日我喜欢看话本子,她就寻了几本……”

    “大嫂不要骗我,夫君走的时候说了他去皖南是有任务的,我没事,就是身子软……”平复了一会儿呼吸,周淳玉重新站直了身子,看着沈月浅,多少不好意思,“你别笑话我,成亲后,他没出过远门,想着大哥那样厉害的人从江南回来都带着伤,我心里如何不害怕?”

    文博武受伤文战嵩和文博文是清楚的,文博文和她说起的时候,周淳玉还一脸不信,之后半个多月没见文博武去看沈月浅,周淳玉才相信了这件事,当然周淳玉不知道沈月浅不知晓,以为沈月浅是知情的,见沈月浅一脸迷茫,仔细回忆,周淳玉就知道自己说错了话,想来是文博武不想沈月浅坐月子为他担忧吧。

    “你说博武哥哥从江南回来受了伤?”沈月浅稍微一回忆就知道为什么刚开始文博武半步舍不得离开她,之后半个月不见人影了,连带着偶尔文博武身子僵硬都有了说法。

    周淳玉回握着沈月浅的手,“表妹,我也是担心夫君,他一直在翰林院,哪遇到过那样大的阵仗,我整日在院子里什么都不知道,你多和我说说好不好?”

    沈月浅还未回过神来,玲珑咬了咬唇,插嘴道,“二少夫人当心吧,二爷没事的,今早听大爷身边的人说前两日二爷才捎了信回来呢。”玲珑扶着沈月浅,皱了皱眉,“大少夫人,三位小主子估计醒着了,我们也回吧。”

    孩子还不会听声音看人,不过只要是沈月浅和他们说话,三个小主子就会咧嘴笑,沈月浅脸上稍微一点表情,三位小主子能笑上许久,这时候说三位小主子,也是希望沈月浅不要想那么多。

    沈月浅愣了愣,看了玲珑一眼,再看周淳玉,“你不要担心,爹和博武哥哥自有打算,不会出事的,你要不要去我屋里坐坐?”沈月浅脑子还迷迷糊糊的,她以为,她和文博武交心后,文博武什么都不会瞒她,没想着受伤了都不和自己说,沈月浅细细回忆着当时自己的举动可有加重文博武病情的,奈何脑子里一团浆糊,什么都想不起了。

    周淳玉大约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张了张嘴,欲言又止道,“我就不去了,回屋看看能不能给夫君去个信。”

    沈月浅心里存着事,也不强拉着周淳玉去雅筑院,路上问玲珑,“大爷受伤的事情你知道不知道?”

    玲珑哪敢说假话,想了想,道,“大爷身边的文贵瞒得紧,奴婢察觉到一些,大爷说月子里不能哭,哭了对您身子不好,奴婢转而一想,就没和您说这件事,主子,您别和大爷怄气……”

    沈月浅看了她一眼,“你觉得我会和他怄气?”

    玲珑抽了抽嘴角,沈月浅最恨身边人不和她说实话,玲珑虽然没有骗过沈月浅,对她的性子还是了解的,低着头,一言不发,沈月浅心里难受,“我不过是后悔没有好好照顾他而已,他受着伤,还千里迢迢从江南回来,也不知道那几日我有没有和他闹别扭,又或者伤着他伤口了。”

    玲珑一听,微微松了口气,文博武对沈月浅的好玲珑看在眼里,就是担心两人因为这个闹了什么不愉快,玲珑故作回忆道,“那几日,大爷刚回来,您和大爷关系好着,还让大爷多多休息来着。”

    何尝不知道玲珑这么说是在宽她的心,回到院子里,沈月浅当个没事人似的,陪孩子说话,看书,做针线,只是傍晚十分,早早的吃了饭,洗漱好,第一次,让奶娘抱着三个孩子去隔壁屋里休息,玲珑在旁边听着就明白坏事了,一整天下来,沈月浅半句不提文博武受伤的事情,玲珑只当过了,没想着,沈月浅是等在这里。

    “玲珑,没事了,你也下去休息吧。”沈月浅站在窗户边,慢悠悠关了窗户。

    玲珑迟疑良久,才慢悠悠退了出去,一走出去就听门咚的声被掩上,随即是门闩上的声音,守门的丫鬟不明所以,问玲珑,“要不要进屋看看?”

    玲珑有苦难言,知道沈月浅是将他也恼上了,就在刚刚她才想起一件事,多年前,去南山寺的路上,遇着一帮刺客沈月浅差点没了命,当时为了引开注意,她看来沈月浅是为了马车里的夫人和小少爷,文博武和文博文都认做沈月浅是为了救他们,且坚定不移的认为。

    若刚认识的时候,沈月浅真的为了文博武连命都可以不要,文博武受伤瞒着她……沈月浅心里是难受多过生气吧,自己拼命也要保护的人最受了伤还要在自己跟前强颜欢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原配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芒鞋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芒鞋女并收藏重生之原配娇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