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原配娇妻 > 第135章 嘘寒问暖

第135章 嘘寒问暖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丁薇步伐快,沈月浅叫了声,她转过身来,眼角淌着泪花,一脸歉意,眼眶红得厉害,“浅姐儿,今日来叫你难做了,我还有事,先回了。”说完,顿了顿,盯着沈月浅担忧的目光,咬着嘴唇,僵硬道,“至于外放的事情我回家再和夫君合计合计,如果可能,我不想劳烦你的。”

    沈月浅不帮忙,最多叫成永安花些银子去打通关系,也是她想着话银子的地方多,舍不得罢了,若知晓丁太夫人存着这个心思,她是怎么都没脸过来的。

    沈月浅大步上前,脸上的担忧渐渐舒缓,随后眉开眼笑地吩咐玲珑,“好好伺候丁太夫人和丁夫人……”将怀里的葡萄递给丁薇抱着,看她小心翼翼的模样,笑得愈发开心了,“走吧,我们边走边说。”

    屋子里的丁太夫人要追出来,被丁夫人拦住了,“娘,让浅姐儿劝劝薇姐儿吧,我们坐会儿。”丁太夫人的想法丁夫人能理解,可丁薇说的没有错,如果当时,丁辉骏没有退婚,周家就是丁家亲家,和文家也算得上亲戚关系,上门不会如现在这样尴尬,过去终究无法挽回,希望沈月浅好好劝劝丁薇才是。

    丁太夫人看了丁夫人几眼,丁薇说的那几句话伤着她了,可她经历的事情多,哪怕心里难受,面上也能控制得好,文家下人在,丁太夫人张了张嘴,欲言又止,丁夫人扶着她,叹了口气,“娘,薇姐儿说话直,您别往心里去,之后她就能体会到您的好了。”

    “我也是为她们好,当年的事情我确实有错,可承恩侯府势力哪是我们能得罪得起的,算了,不说了。”出门做客难免会遇着周家的人,余氏还好,小高氏嘴里的嗤笑让丁太夫人不痛快,人多,她又不好和一个晚辈斤斤计较,故而,参加宴会,她最不乐意的就是遇着周家的人了。

    文家院子精致,嘴角弥漫着淡淡的花香,丁薇侧目打量着沈月浅,温婉的眉眼,气质端庄大方,一颦一笑好似带着某种吸引人的魔力,叫人挪不开眼,“浅姐儿,你过得好吗?”说完就觉得自己多此一问了,沈月浅在文家的日子自然是好的,宁氏出身好,手段厉害,可不是个喜欢刁难人的。

    “过得好,府里事情多是婆婆管着,我照顾三个孩子就是了。”沈月浅眉角飞扬,白色的裙角随风飘扬,她伸手按住,含笑道,“薇姐姐日子都是自己过出来的,夫妻两关系好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你婆婆心底算不上坏,好好相处就是了,至于成太夫人,毕竟,她不是成二爷的娘,管不到他身上来,去寺庙两人也算丢面子了,回来后不敢再使坏了。”秦氏的想法,宁氏和文太夫人有过,开枝散叶自然望着儿子好,秦氏不过是被成太夫人利用了罢了,追根究底,有坏心思的人是成太夫人,“薇姐姐,当着太夫人的面我不好承诺你什么,成二爷既然愿意带着你外放,你何苦不再赌一把?”

    丁薇面露疑惑,沈月浅张了张嘴,声音小了下去,缓缓吐出两个字,丁薇下意识的摇头,“怎么可能,家中长辈还在,他们不会同意分家的,况且,分了家,旁人会如何看待夫君?”

    沈月浅微微一笑,分家在成家人看来当然是不可能的,可眼下,不分家的话丁薇是不会留在京里的,好在,成永安是次子,以后的爵位落不到他身上,“薇姐姐可想过,不分家,你和成二爷离开京城后旁人会如何中伤你们?日子都是需要经营的,如人饮水冷暖自知,而且,旁人最初可能新鲜,过一阵子,就转了话题了,你何须害怕?”文家马上就要分家了,文博武本是想要文战嵩宁氏跟着过去,可两人身上都有公爵,故而是不可能了。

    丁薇沉思片刻,一直摇头,可反驳沈月浅的话她又说不上来,沈月浅说得对,她离开京城就是不想整天看着成太夫人喝秦氏的嘴脸,秦氏在中间做了什么她稍微一想就明白,可杜姨娘是她身边的人,要丁薇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她做不到,至于沈月浅说的分家,她想都没有想过。

    沈月浅也不逼她,分家在文家看来不算什么,在成家来说就算是大事了,而且不管丁薇想要如何做,外人肯定会说三道四,如今倒是有个法子,只要挨过了最近一段时间,朝廷风向明朗了,皇上是任用年轻人还是按部就班就有苗头了。

    半晌,丁薇才重新看着沈月浅,“你说成家能答应分家吗?”想想都不太可能,成太夫人喜欢世子,秦氏偏心小儿子,分家无论如何都是做不到的事。

    沈月浅眸子一转,眼里尽是清明,“之前的话肯定不会答应,如今是可以的,你不是说成太夫人年纪大了,去寺庙待不了多少时日吗,等她们回来,你就借此像老侯爷提出分家,他恼羞成怒也没话说,不过,中间你和成二爷估计要吃些苦头。”丁薇没了孩子,丁薇闹着要给孩子一个交代的话就是老侯爷也没法子,依着成太夫人的算计,少不得要让成永安休妻,就看成永安如何抉择了。

    沈月浅想得明白的丁薇自然也明白,沉思地垂头,看葡萄晃着黑白分明的眼睛,盯着她头上的红宝石玉钗,好似很喜欢的样子,丁薇故意晃了晃头,她眼珠子就跟着转,可爱极了,“我回去问问夫君的意思,分了也好……”

    沈月浅点头,又说了几个法子,丁薇越往后边听越兴奋,脸上的抑郁一扫而空,目光促狭地盯着沈月浅,“好在夫人是个好相处的性子,否则,文家真是热闹了,你怎么想到那些损人的法子的?”丁薇眼中,沈月浅有勇有谋,还是第一次看她如何算计人。

    “当年在沈家的时候,我祖母虎视眈眈,我要是没有能力护着我娘和小七,只怕站在你面前的都不是我了。”也是成太夫人激起了沈月浅的仇恨,虽然沈家人都遭受到了报应,可遇着像王氏那样子的人,沈月浅心中仇恨的火苗又好像死灰复燃似的,一辈子她都不会原谅对自己子孙下手的人,不管是谁。

    送丁薇到门口,明显感觉她心情舒畅了许多,态度坚定道,“依你说的办吧,过些日子我再来看你。”

    沈月浅摇头,“不用,我来找你是一样的。”丁薇要是来得勤快了,旭明侯府的人就该看出什么破绽了,礼尚往来,旭明侯府只会认为是她和丁薇间的寻常走动。和丁薇挥手道别,奶娘上前抱葡萄,睡着了,小嘴巴不时砸吧两下,好似梦到好吃的似的,沈月浅摆手,“我抱着走一会儿吧。”

    经过一处八角飞檐的亭子,听到里边传来令人酥麻的女声,隔着树丛,沈月浅也好奇起来。

    “厨房做的玫瑰糕怎么有股怪味,你闻闻,是不是摘了不新鲜的花瓣?大爷口味刁,这种糕点如何入得了她的口,时间还早着,让厨房重新弄一份来。”声音轻柔娇媚,沈月浅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玲霜也听得身子一颤,越过树丛一瞧,极快又收回了目光,凑到沈月浅跟前小声道,“不知道从哪儿来的,估计是二房或三房的人。”

    沈月浅摇头,她口中的大爷可不是二房三房两位老爷,“走累了,我们过去休息一会儿吧。”抱着葡萄往亭子走,没了树丛遮挡,沈月浅看清了亭子里的人。

    一身丁香色鸳鸯戏水的滑丝衣衫,下头穿了件桃红色金丝裙子,衣衫透明,隐隐露出里边肚兜的颜色,身形丰腴,妆容精致,大夏天的站在亭子里,好似凉了周围的空气,身心也跟着凉快起来,沈月浅挑了挑眉,盈盈走了过去。

    丫鬟转身见是沈月浅,面容一僵,忙跪下施礼,“奴婢给大少夫人请安。”目光有意无意的看向亭子里对着巴掌大的镶金框铜镜搔首弄姿的女子,咳嗽两声,抬高了声音,“奴婢不知道大少夫人会来,这就带着人离开。”

    说完,起身走到石桌边,扯了扯女子衣衫,沈月浅不动声色道,“不用了,我走累了过来歇歇,不知道她是?”哪怕沈月浅开口了,对方依然没有抬头的意思,将嘴唇边多余的红色擦干,扶了扶睫毛,随即才慢悠悠抬起头来,玲霜被女子漫不经心的神色恼着了,凝眉道,“哪儿来的人,见着大少夫人也不行礼?”二房三房没有当家主母,玲霜认定此人是文战昭或者文战责的姨娘,便是姨娘,见着沈月浅也该行礼才是。

    女子目光在沈月浅脸上滞留了会儿,偏头继续和丫鬟道,“算了,天气太热了,你让厨房被一碗银耳汤或者冰梅汁候着吧,她是谁啊,长得挺好看的,就是穿得素净了些。”

    玲霜气得不轻,上前一步就要夺了她手里碍眼的铜镜,全府上下都要守孝,还没见过谁大张旗鼓穿红色衣衫的人,玲霜了冷了脸,“她是大少夫人,你进门的时候没有打听过府里主子长什么样子吗?”玲霜的话就是完全不把眼前此人当半个主子了。

    女子听完玲霜的完,目光一滞,呆呆的看着沈月浅好一会儿,半晌才记得要起身行礼,玲霜冷哼了一声,以为她规矩了,不想她上前欲拉沈月浅的手,玲霜眼快手快的拦住她,脸彻底冷了下来,“谁给你的胆子?”

    “妹妹我姓杨,单名一个盈,听说姐姐端丽秀气,貌美如花,妹妹我早就想给姐姐请安来着,奈何这两日忙着熟悉府中地形也没来得及,还请姐姐不要怪罪。”杨盈起身,抬了抬领口的衣衫,玲霜看得一怒,之前没发觉,如今才留意,此女子穿得甚为单薄,领口拉得低不说,里边裹着的浑圆一大半露在外边,花姿媚态,便是她都看得不好意思了,可以想象要是个男子看见了,会如何抵不住诱惑,想要一晌贪欢。

    沈月浅目光淌过意味不明的笑,“家中就我和小七兄妹二人,不知姑娘姐姐从何而来?”

    杨盈脸上挂着得体的笑,一反之前的傲慢,态度规矩了不说,举手投足也多了大家闺秀的气度,并没有因为沈月浅的话就变了脸,相反,害羞地低下了头,“妹妹我……我今年年芳十四,称呼一声姐姐没错吧?”一句话,耳根子都红了。

    玲霜心里更没个好感了,张嘴想说什么,被沈月浅眼神示意了,“是么?照姑娘的意思,普天之下,遍地都是姑娘的兄弟姐妹了。”沈月浅声音不重,可是看着对方好似要哭出来似的,沈月浅心里失笑,语气一转,“坐下吧,听说你刚来府里,可还住得习惯?”

    杨盈点了点头,看沈月浅示意她坐下,杨盈的目光落在石桌上的镜子上,好不容易恢复的脸又泛着红晕,“府里大,妹妹费了些时日才将地方记下来的。”杨盈看向沈月浅怀里的小孩子身上,“她就是大少爷了?”沈月浅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不是什么秘密,自古以来都是重男轻女的多,故而,杨盈理所当然的以为沈月浅抱的是大少爷。

    “她是葡萄,最小的那个,我看你好像是在等什么人?”沈月浅说得云淡风轻,身侧的玲霜回味过来,瞬间,眼神变得凶狠起来。

    杨盈脸色绯红,更是平添了一份娇柔,“昨个儿听大爷说惹,我就想着备一点清凉的东西候着……”说到这里抬眼望了沈月浅一眼,看她没有动怒后才道,“姐姐不会怪我吧?”

    玲霜眼睛能喷出火来,张嘴就想骂勾引人的狐狸精,谁知,被沈月浅抢先了,说出的话却是让玲霜瞪大眼,在身侧急得跳脚。

    “怎么会,他平日忙,早出晚归的,多个人关心他,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就是让你费心思了。”沈月浅脸上笑得情真意切,杨盈脸上又害羞了,“哪儿的话。”

    沈月浅离开的时候,玲霜一直想要说话,走出几步远了,还听到亭子里,杨盈和丫鬟的说话声,无非就是让厨房再弄点补品之类的,大热的天,也不过大爷吃了上火,可玲霜奇怪的是沈月浅,“大少夫人,那人明显就没安好心,你何须给她好脸色?”玲霜还以为她是二房或三房刚进门的姨娘,没想着是奔着沈月浅来的,玲霜心里将二房三房骂了个遍。

    沈月浅却不以为意,瞥了玲霜一眼,“大爷的要做什么我们拦得住?丁太夫人和丁夫人还在,别叫人看了笑话。”故而她才好言好语将杨盈劝走了,若被丁太夫人丁夫人察觉到,就真的是丢脸了。

    回到屋里,丁太夫人丁夫人早就做主了,可能丁太夫人也觉得之前的话过火了,又或是丁夫人说了什么,沈月浅进屋后,丁太夫人都没有再说话,丁夫人提出告辞,沈月浅也没拦着,吩咐玲珑送二人出府,丁太夫人脸上的表情微微凝固,沈月浅也管不着了,来回走了一圈,身上全是汗,等两人出了屋子,忙叫人备水她要沐浴。

    傍晚,文博武回来得明显比之前要晚,而且一靠近沈月浅,沈月浅就闻到了他身上淡淡的香味,脸不由得沉了下来,“可吃过饭了?”

    文博武背着身子,看不清沈月浅表情,如实道,“吃了一点,待会再陪你吃点,我先去偏房沐浴。”话毕,吩咐人备水,去衣柜取了衣衫转去了偏房,周伯槐要升官了,眼红嫉妒的人不少,拿周家四房分家说事,追根究底,还是担心文家做大,威胁他们,好在皇上知人善用,不避讳这些,文博武沉思着,要不要将先皇中毒的事情告知皇上,或者让皇上自己感觉,不管如何,对文家只有好处。

    出来已经是两柱香后了,太阳西沉,西窗笼罩在金灿灿的光晕中,照在屋里也泛着红色,文博武看向桌子,疑惑道,“你吃过东西了?”他每日都会回家陪沈月浅用膳,不回来的时候也会以前说,看了看时辰,往回两人该在吃饭了。

    沈月浅声音听不出喜怒哀乐,平静道,“玲珑吩咐人备膳。”

    文博武在她跟前坐下,问起丁薇来的事情,沈月浅瞄了她两眼,刚沐浴后,身上带着特有的香味,下巴一滴水摇摇欲坠,看得沈月浅喉咙一哽,想着无数次夜里,好像也是这样,她脸上一红,“成太夫人和成夫人被送去庙里了,不过不是长久之计,她想让你帮忙谋一个外放的职位,我没答应。”

    文博武伸手揽着沈月浅,感觉她抵触得很,以为是嫌弃他身上有汗味,文博武笑道,“刚出来,身上香得很,不信你闻闻?”伴随着语声落下,将沈月浅按在胸口,随即捧起她的脸,“香吧?”

    沈月浅又气又怒,强忍着发火的情绪,“薇姐姐孩子没了是她心里的疙瘩,做错事的是成太夫人是成夫人,凭什么她要走?我劝她留下来,你认识成二爷不?觉得他为人怎么样?”

    文博武细细回想了下,成永安这个人长相儒雅,性子也是老实本分的,比起其他成家其他几位少爷,心思单纯许多,搁寻常百姓人家就是个会过日子的,大户人家,性子却算不上好,没有点心思,要做大事是不可能的,不过中肯道,“是个值得结交的人,性子沉稳,做事能力不算差。”

    就是还过得去了,沈月浅略微沉吟,问文博武,“你说他入不入得了皇上的眼?”

    文博武明白她要说什么了,上辈子,皇上提拔年轻一辈,好些人都过得不错,文昌侯府地宋子御十分得皇上器重呢,想到宋子御,文博武目光渐渐变得高深莫测,“旭明侯府世子是成家大爷,他为人有几分城府,处事圆滑,皇上更愿意提拔他。”

    沈月浅不只是要问这个,目光狡黠一笑,“你的意思就是皇上还是有任用年轻一辈的心思了?”

    文博武点头,取了她发髻上的簪子,叹气道,“会不会太素净了些?”话刚说完,身子就被人推开,文博武不明所以,沈月浅已经抢了他手里的簪子,“是素净了,比不得某些人婀娜多姿……”

    这时候,玲珑带着食盒进屋,看清晚上饭菜后,文博武噗嗤声笑了出来,沈月浅心里更不是滋味,推开椅子起身道,“我已经吃过了,你慢慢吃吧。”

    文博武挑了挑眉,伸手拉住他,“现在知道不舒服了,当初见着人怎么不顺便打发了?”文博武确实遇着杨盈了,他目不斜视,甚至提示文贵将人拖下去,可是杨盈出口的话便是大少夫人让我来照顾你,文博武从来不知道沈月浅还有如此大方的一面,才留下听杨盈说了两句话,脸上维持着平静,心里早就想狠狠收拾沈月浅一番了,也是他将沈月浅宠坏了,才让沈月浅愈发不将他放在心上了,随便一个女人都敢往他身边放,不过一切都在沈月浅噘嘴不满中烟消云散,拉着沈月浅坐下,让玲珑几人退出去关好门,这才看向沈月浅,“知道人家怎么说你吗?容貌好,性子善,有当家主母的风范,要是我稍微往她胸口……”

    沈月浅瞪他一眼,“既然好看就将人接过来好了,左右人家说话娇柔,身姿又好,正好可以满足你……”话没说完,抓着自己手的力道就紧了两分,看文博武已经冷下脸来,沈月浅想着杨盈穿得那般大胆心里就来气,口气明显就是和文博武说过话了,沈月浅心里别提多气了,文博武倒还摆脸色了。

    “在你看来,女子在我眼中就是满足我的?”文博武目光阴沉,沈月浅也来了气,重重地甩开他的手,白皙的手背通红一片,握着手腕甩了甩,“难道不是吗?人家听你喊了一声热,就一身凉爽的等在亭子里准备安慰你,备的清粥小菜,冰镇梅汁也是别有用心呢。”

    文博武目光讳如莫深,在沈月浅跟前,有的事情他不计较不代表他不知情,“我回来靠近你你就闻到我身上的味道了,为什么不质问我,阿浅,你那点心思不够我看,你忍到现在也是为了丁薇吧,想要套我嘴里的话,怎么,达到自己目的才才秋后算账?”

    沈月浅脸色一白,先被人戳中心事似的,面上佯装镇定,“你果真和她早有一腿了……”

    “别转移话题,为了一个丁薇就可以叫你委曲求全,阿浅,你还真是……”文博武张了张嘴,没有说出最后一个字,沈月浅脸色愈发苍白,她好像知道文博武没有说出口的那个字,心像被人拿刀子戳了一个洞。

    文博武脸色也好看不到哪儿去,杨盈的身份他一眼就看得出来,在江南有些时日,多少手段他都见过,还用过,文博武这一刻只觉得心烦意乱,“你自己吃吧。”

    换做平日,她喜欢看沈月浅为她吃醋暴跳如雷的样子,故而,感觉杨盈靠近他都没有拒绝,回来的路上文贵提醒他,文博武也故作不知,谁知,她竟然为了旭明侯府能忍下来,文博武不由得往深了想,丁薇或许没有他想象中的在乎他,她上辈子如何精明的一个人,吃了那么大的亏,这辈子怎么会愿意重蹈覆辙?

    文博武推开门走了,沈月浅坐在凳子上,好似还没回过神来,两人之前还好好的,怎么就成这样子了?看着桌上饭菜,她哪还有胃口。

    天边的余晖散尽,朦胧的月光撒落一地也不见文博武的身影,玲珑听着里边动静就知晓两人闹了矛盾,张嘴想要劝沈月浅两句,玲霜说了亭子里的事儿,她觉着是沈月浅不对,直接将人打发了就是,何须虚以委蛇,沈月浅一晚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天一亮就睁开了眼,文博武以为瞒得好,她就不会知晓江南的事情了,呵,沈月浅冷笑一声,眼角有泪缓缓落下。

    太多的人能共患难不能享荣华,从来没有一成不变的誓言,是她要求太多了么?一早上提不起精神,玲霜恨铁不成钢,“大少夫人,大爷出门的时候遇着那小蹄子了,不知为何,大爷和那人寒暄了两句不说,还吃了那人送来的粥,真该让龚大夫给大爷把把脉,别中毒了。”

    沈月浅白着脸,“大爷出门了?”书房没有休息的床,沈月浅问道,“大爷昨晚……”

    玲霜会意,“大爷昨晚吩咐文贵抬了张床去书房,天刚亮就起身走了。”玲霜看沈月浅脸色不对劲,终究没将整个雅筑院的忍都知道大爷和您闹矛盾的事情说出口,两人从成亲后,还没有像昨晚那样闹过。

    沈月浅点头,让玲霜给她盘个头发,掌柜的说看好了铺子,要她过去看看,想到什么,沈月浅脸色又是一白,出门时,葡萄黏她,沈月浅想着左右花不了多少时间,让奶娘跟着一起去。

    掌柜看好的铺面在闹市,沈月浅到的时候掌柜已经在了,看她抱着孩子,掌柜愈发小心翼翼,“东家来了,里边请。”铺面老板是江南人,知道不少事儿,若非如此,沈月浅也不敢相信文博武背着他在江南做了什么,掌柜的将房契递给沈月浅,大致介绍了番,沈月浅心不在焉,一圈逛下来,“你经营这么多年,我相信你,装修一事上你看着办吧,待会我让大山将支五百两银子给你。”

    掌柜恭顺地点了点头,注意到沈月浅情绪不对劲,也没往深处想。这间铺子的老板是卖布匹的,江南的布匹好,掌柜的年纪三十左右,做了布匹生意好些年了,经商的人应酬多,醉酒后喜欢说胡话,他和大山请掌柜吃饭,本是想让掌柜在他老板跟前说说好话便宜些,不想从他嘴里听到了秘密。

    沈月浅想着定位地事情还没有解决,既然出来了,顺便去了趟旭明侯府,成太夫人喝成夫人对丁薇做的事情在京中传开了,老侯爷将丁薇叫去训斥了一通,还说为不惹人闲话,立即将成太夫人成夫人接回来,丁薇冷笑,提了分家的事,老侯爷当场被气晕了过去。

    因而,沈月浅见着丁薇的时候她刚从老侯爷院子出来,也不知是不是出了口恶气的原因,丁薇脸上笑得欢乐,挽着沈月浅的手将老侯爷气倒得事情说了,“二爷赞同分家,我也不怕了,左右都会落得不好的名声,不如随着自己的性子来呢,对了,你可是想着好法子了?”

    成永安现在的职位低,没了旭明侯府庇佑,更甚至旭明侯府会使绊子,她和成永安少不得会吃些苦头,沈月浅说有法子,丁薇一双眼满是期待,沈月浅被看得不好意思,“确实有法子,走吧,我与你细说。”这样眉角飞扬的丁薇才是她心目中无忧无虑的样子,皇上要提拔一批人,只要成永安脱颖而出,不怕有人释怀。

    丁薇还记得上辈子宋子御是如何入了皇上的眼的,有祖上荫封是回事,更重要的皇上借南方水患要满朝文官写折子一事,自来大事发生官员中都要死一批人,有人畏手畏脚不敢说,有人夸夸其谈没有根据,皇上想要改革各地衙门制度,支持的自然有机会出头。

    各方衙门皆巡抚最大,各处有驻扎的军营,双方互不干涉,可若巡抚和军营暗中勾结以下瞒上,皇上不能及时体察到民情,南方水患就是个好例子,皇上想要再设一个衙门,听民声,反应民情,说白了就是监督衙门,以防他们暗中勾结。

    沈月浅试探文博武话里的意思就是为了这个,不过不敢将话说得太满,沈月浅只让成永安无论如何也要保住自己的官职,又提了两位名声不错地朝中大臣给丁薇。

    丁薇心思活络,明白了沈月浅的意思,送沈月浅离开时还是一脸感激,沈月浅不在意的笑了笑,这才起身回府。

    沈月浅回到府里,看所有人脸上都洋溢着笑,玲霜蹙眉,派人一问才知道是文博文回来了,按着行程,文博文早就该到了,拖到现在,估计被什么事耽搁了,回到屋子里,看三箱子首饰泥人布偶,都是小孩子戴的玩的,她脸上才有了精神,没来得及欢喜,就听玲珑道,“二爷身边的人送过来的,国公爷怪罪二爷耽搁了这么多日,二爷说是为三个小主子寻礼物去了,还有大少夫人您的呢。”

    沈月浅脸上的光渐渐暗了下去,玲珑以为自己说错了话,就听沈月浅问,“大爷也回来了?”文战嵩在,文博武自然也该是在的,玲珑小心翼翼地点了点头,“和二爷国公爷在屋子里说话,国公爷的意思,过些日子给二爷请封世子呢。”

    沈月浅点了点头,换了身衣衫出来,宁氏身边的松如来了,说请她去宁氏院子用膳,文博文回来,一家人自然是要热闹一番的。

    到宁氏院里,听到文战嵩豪放说话声,沈月浅步子慢了下来,进屋,一行人已经坐好了,没有请二房三房,一家人没有分桌,宁氏指着文博武旁边的位子,“晨曦来了,快坐下,中午我们简单的吃点,晚上再请二叔三叔过来一起。”

    文博文叫了声大嫂,沈月浅应了句,在文博武身边坐下,未朝身侧多看一眼,周淳玉问她去哪儿了,沈月浅道,“铺子准备重新开张,顺便去看了眼薇姐姐。”

    文博武眼神晦莫如深,周淳玉点了下头,文博文回来了,她满脸喜悦,本是想问问丁薇小产的情况,奈何宁氏文战嵩也在,转了话题说起周老太爷的病来。

    可能是文博文回来的消息太让人高兴了,中间,沈月浅一句话也没和文博武说,吃过饭,宁氏抱着孙子就不肯撒手了,文博文手痒,奈何文战嵩和文博武手里各自抱了一个,文博文不敢与两人争夺,才将目光看向了宁氏,宁氏没个好气,“要是喜欢,自己生一个去。”

    文博文苦不堪言,回来他就想着和周淳玉生来着,偏文战嵩和文博武拉着他有话说。

    晚上,二房三房的人一并来了,文战昭文战责已经没了之前的神情恹恹,文战昭貌似无意提了句,“今早出门看博武在亭子里用早膳,什么时候真有雅兴了?”

    他的话一落,屋子里针落可闻,沈月浅手一僵,脸上徐徐升起了一抹笑,上辈子,经历过宋子御无数地外室小妾,沈月浅已经懂得如何控制自己的情绪了,看文战昭透过屏风望了过来,沈月浅抿唇笑道,“这两日身子不舒服,有人照顾大爷是好事,如此我也好腾出更多的时间来照顾荔枝他们……”

    她的话一说完,屋子里更安静了,所有人敛气凝神,大气都不敢出,宁氏蹙了蹙眉,“如此也是,孩子大了,开始认人,你多和他们亲近也好。”

    宁氏的话更是默认了同意文博武纳妾。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原配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芒鞋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芒鞋女并收藏重生之原配娇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