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原配娇妻 > 第150章 关系最后

第150章 关系最后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宁家人担心葡萄身子出了事,也在这边候着,听了龚大夫的话,心里松了一口气,宁三夫人站起身,准备继续外出迎客,今天开始,上门祭拜的人多,身为主子,她哪儿走得开,朝宁氏说明原因,留了身边一个婆子守在门口,随时等候宁氏差遣,为此,宁氏蹙了蹙眉,嘴上说了声谢谢,心底想什么,倒是没人看得出来。

    哄好了葡萄,文博武也不急着让沈月浅去灵堂守灵,“阿浅,你抱着葡萄休息一会儿,我们先过去。”沈月浅脸上的惊慌才消散,文博武不想她受了劳累,何况,这时候,沈月浅脸色惨白,别葡萄没事,出事的人是她。

    沈月浅点了点头,抱着葡萄舍不得松手,察觉到宁氏脸色不对劲,也没依着宁氏,寸步不离的抱着葡萄,等她睡醒了,睁开眼,陪着葡萄玩了一会,确定她没事后才将葡萄交给奶娘,自己去了灵堂。

    宁国侯府在朝堂人脉多,第一天上门拜祭的人络绎不绝,天黑十分,送走最后一批客人,沈月浅和文家人才上了马车往回走,跪了一整天,膝盖早就酸疼了,文战嵩和文博武没有再骑马,宁氏和文战嵩一辆马车,在白色帘子拉上那一刻,宁氏脸色铁青,眼里充斥着浓浓的怒气,文战嵩身子一颤,这么多年,还是在宁氏对付文老将军几位姨娘那会见过这种表情,“怎么了,是不是哪儿不舒服?”

    宁氏躲开了文战嵩伸来的手臂,怒目圆睁,“别碰我,本以为她知书达理,行事不差,外人对她口碑和好,结果,竟是如此狼心狗肺的人,我娘刚走不到一天,她就开始弄吃幺蛾子,不是想坏了我娘和宁国侯府的名声是什么?”

    文战嵩隐约听说了沈月浅给葡萄找大夫的事儿,劝道,“孩子本来就娇贵,葡萄乖巧讨人喜欢,我听着她哭心里也难受,何况今日事儿多,找大夫看看是对的,晨曦做事有分寸,不说她,博武文博文小时候稍微身子不舒服,你不也忙前忙后照顾着?”

    宁氏瞪他一眼,膝盖上的手紧紧拽着衣衫,冷冷道,“她通情达理,善解人意,是我无理取闹?你倒是能耐了,是不是瞅着借这个机会和我闹僵了,好学着二弟三弟重新找门小妾?”

    文战嵩听着沉了脸,宁氏这话真的是诛心之语了,他念着夫妻情义,成亲后洁身自爱,从未对别的女人有过心思,没想着因着沈月浅给葡萄找大夫这件小事就叫宁氏气昏了头,胡言乱语,气得张嘴想说两句重话,可见着宁氏的脸色,最后忍了下来,粗犷着嗓门道,“岳母走了,你心里边难受我理解,可凡事有个度,别闹得一家人不开心,岳母泉下有知,也不会安宁的。”宁氏这些日子对沈月浅怨气大,文博武只觉得问题在宁氏身上,文博武眼光高,选的妻子他还是信任的,想到这,文战嵩又替沈月浅解释道,“小孩子心思纯净,照理说不该守灵的,我看着五妹六妹七妹家里刚出生的孙子孙女也没带过来,葡萄别是见了什么脏东西才好。”

    宁氏垂着头,平静无常的脸上渐渐变得扭曲,嘲讽道,“不干净的东西?你是指着我娘的棺材骂?倒是我小看了她的能耐,连你都愿意帮着她说话,到现在,我不得不怀疑当年你和沈侯爷醉酒后一番言论是不是她想要嫁进我文家而胡诌的了。”文博武和沈月浅的亲事虽然宁氏赞同,不过是看文战嵩为人光明磊落,最怕占别人便宜,沈侯爷去世,两家亲事告吹,文战嵩过不去心里那道坎,会一直存着歉意,否则,她和文太夫人一样,哪看得上辰屏侯府?

    文战嵩身子一颤,目光闪躲,好在宁氏低着头,没发现他的异常,“你说的什么话?我那时候哪知道晨曦的事情,真要是那样子的人,你还看不清?”

    宁氏没吭声,嘴唇微微颤抖得厉害,“我娘都是晨曦害死的,我一辈子不会原谅她的,博武自来虽然算不上孝顺,可绝不会当着面忤逆我,都是晨曦在中间挑唆的……”

    文战嵩抓着她的手,才看到宁氏乌青着脸,眼中尽是恨意,“你说什么话,岳母时辰到了,谁留得住?何况,晨曦真是和博武来了,岳母去世,旁人如何看待博武和晨曦?荔枝他们三兄妹在京城也别想抬起头来了,你莫要糊涂,人啊,生死有命,钻进死胡同,有你难受的。”

    文太夫人当初就是钻进了死胡同,好在之后走出来了,文博武从小就不是个孝顺的,做事全凭着自己喜好,最家里的长辈长年冷着脸,算上横眉冷对,总之也不是温和有加,家里边,真要说受文博武尊敬的,只有文太夫人,“你忘记文博小时候的事情了?他自来就是个冷清的性子,哪比得上博文贴心,晨曦进门后,你还和我说博武的性子收敛了,愈发有人情味,这些你都忘记了?”

    宁氏没吭声,车内一阵沉默,文战嵩不想宁氏和沈月浅关系闹得像文太夫人和宁氏那般?一辈子也就面子上过得去,私底下彼此不待见对方,他希望家里和和气气的,“回府后你好好休息,明日我带着博武他们过去,你在府里找点事情做。”文战嵩心里打定主意不让宁氏操劳,宁老太太儿子多,不差宁氏,别最后老太太走了,宁氏身子垮了,得不偿失的事情他才不做。

    宁氏依旧没吭声,也不知道将文战嵩的话听进去多少。

    翌日,文战嵩将宁氏留在文家,自己领着儿子儿媳往宁国侯府走,门口遇着来吊唁的旭明侯府众人,丁薇身子丰腴了许多,眉眼间多了份深沉,和之前忧郁不同,如今,是稳重后,由内而外散发的沉稳,沈月浅走不开,也没来得及和丁薇寒暄两句,皇上看重新一辈儿的年轻人,成永安得了她的点拨,该是入皇上眼了。

    连着几天,别说沈月浅和周淳玉受不了,文博武文博文也瘦了一圈,好在,宁老太太顺利进了宁家祖坟,回到屋子里,沈月浅倒床就睡,文博武抱着她,亲吻一口,起身去了文战嵩书房。

    屋子里燃着熏香,文战嵩愁眉不展地坐在椅子上,见着文博武,指了指对面的椅子,“晨曦身子还好吧?”这几日,宁氏不当着面说,暗地里没少指使沈月浅跑腿,丫鬟能做的活计都交给沈月浅了,好在沈月浅是个能隐忍的,一声不吭,不曾抱怨半句,脸上带着得体的笑,文战嵩劝过宁氏,没用。

    文博武从容落座,提着桌上的茶壶泡了两杯茶,推一杯到文战嵩跟前,自己端起一北区,揭开茶盖子,意味不明道,“娘是不是将外祖母的死怪到阿浅头上?”宁氏和沈月浅在外人跟前都是囍形不露于色的人,旁人看不出她们不对付,还以为婆媳关系好,沈月浅乐意忙前忙后。

    文战嵩叹了口气,“今日我叫你来就是为着这件事,你外祖母的事情好一段落了,你娘心存怨恨,你夹在中间难受,明天收拾好行李,搬去新宅子吧,难怪会有人说远香近臭,我算是明白了。”

    文战嵩不提文博武也有这个想法,那边早就收拾出来了,搬一点寻常穿的衣物过去即可,搁下茶杯,目光落在文战嵩无奈的脸上,“外祖母的死您心里明白,那天的情况,我要是真的过去了,表妹逼着我做什么,外祖母也熬不过那一关,外祖母心里明白着呢,才没答应表妹所求之事,我和晨曦做人堂堂正正,不怕人乱嚼舌根,娘这几日和表妹走得近,别着了道才是。”

    文战嵩心微微一沉,“你娘做事有分寸,不会乱来的,再说宁国侯府还有你大舅舅在,你表妹打什么主意都不会成功的,我就是想与你说,你娘生养你不容易,晨曦隐忍不发有她的原因,你也多多学她,别闹得不可开交。”同样的事情发生在文博文和周淳玉身上,文战嵩不会说这一番话,正是因为文博武,翻脸谁都不认,文战嵩才想着先给他提个醒。

    文博武没回答,重新拿起杯子,左右晃动了两下茶杯,神情不明道,“你能劝着娘凡事别做得过分了,我自然不会做什么,若是娘学着当年祖母那样,我是做不到不闻不问装聋作哑的,我娶阿浅是抱着保护她好好和她过日子的心思,谁给她难堪,我都不会允许,哪怕我娘,我也不同意。”

    文战嵩抬起手的动作一僵,缓了缓,没有伸手握茶杯,点了点头,待文博武身形消失在门口,才揭开茶盖,若有似无的说了句,“我就知晓是这样。”

    文太夫人和宁氏几十年存着疙瘩全是因为文太夫人身边地陪嫁,文太夫人性子软,抬了人为姨娘,又痛恨人家抢了文老将军宠爱,一直郁郁寡欢,之后渐渐打起精神,欲要整顿后宅,那时候,文战昭的姨娘已经深受文老将军喜欢,哪是文太夫人能动的?两人斗得厉害,带着文战嵩两位妹妹死了,文太夫人将死怪罪在文战昭姨娘头上,却因着找不到证据,更遭文老将军嫌弃,那些年,文太夫人过得不开心。

    一切转折都是宁氏进府管家后,文战嵩慢慢抿了一口茶,陷入了回忆,宁氏查到了两位妹妹的死和文战昭姨娘有关,带着文老将军文战昭文战责都有份,文老将军的死是因为掏空了身子,其他几位姨娘,或多或少是宁氏的手笔,宁氏为文太夫人报了仇,文太夫人并未因此喜欢宁氏,认为宁氏手段残忍,哪怕宁氏说了那几位姨娘杀害嫡小姐罪该万死,文太夫人却认为宁氏不过为了大房将来,不惜手段杀人,文战昭姨娘确实是厉害的,那段时间在文太夫人面前悔过,痛恨自己因着争宠蒙蔽了心,文太夫人耳根子软,在文战昭姨娘死后,极不待见宁氏,,“她跟着我几十年,我会不清楚她的性子吗?不管我和她有多大的恩怨都是我们的事,你不该用如此歹毒的手段害了她,何况,她不会杀人的。”

    那一刻,文太夫人好似不记得前些年她是如何记恨文战昭的姨娘了,心思都在宁氏为人心狠手辣上,两人之间隔阂越来越深,文战嵩夹在中间难做人,他想着总有一日两人关系会好的,然而,是他想错了,文太夫人不会当着面指责宁氏,可心里一直不喜欢宁氏,态度极为冷淡。

    此时,想起文博武对沈月浅的维护,文战嵩不由得想,若是他当年义无反顾的帮着宁氏劝文太夫人,文太夫人看在他的面子上也会慢慢接纳宁氏的。

    杯子里的茶没了,文战嵩站起身,缓缓往屋里走,宁氏已经睡着了,保养得好的脸因着这些年奔波操劳也显出了岁月的痕迹,他不会说好话,褪了衣衫,躺下去将宁氏揽入怀里,感觉怀里的人动了动,睁开眼,惺忪地望着他,文战嵩微微一笑,“睡吧,晨曦和博武准备搬出去了,阿凝,不要像娘那般,临死了,才后悔之前做的事,你心思聪明,知道我说的什么。”

    怀里身形一僵,文战嵩阖上眼,低声道,“爱屋及乌,晨曦为了博武,这些天做得够多了。”

    要搬家了,沈月浅心里是欢喜的,之前听文博武说起以为起码会等到毕年后,不想这两日就能搬过去了,文博武见她脸上有了笑,心里跟着好受不少,“清点好你的嫁妆,先让妆娘子张罗着把衣物搬过去,宅子里家具都准备齐了,什么都不差,今日收拾好了,明早我们就搬家。”

    沈月浅脸上带着疲倦,不过掩盖在浓浓的笑意下,“也行,一切听你的,这么久了我也没去宅子逛逛,院子里可种了腊梅?”沈月浅猜到文博武是不想她整日面对宁氏,沈月浅对宁氏的心情矛盾得很,一方面是生气,一方面是理解,死的人毕竟是宁氏的亲娘,那种感情她理解,好在,一切都会过去,日久见人心,最差的也不过是面和心不合过一辈子,沈月浅不在意了。

    雅筑院的人面上都带着欣喜,收拾东西速度快,不到傍晚,该整理出来的已经收拾齐了,今晚,二房三房的人过来用膳,所有的人都来了,金娘也在,之前,金娘面色愈发红润了,沈月浅听周淳玉说过,文战责有意娶金娘,下边几个孩子不答应,文战责这一辈子不可能做官了,手里没有银钱,娶金娘的事情多半是没戏的。

    金娘见着她,面上露出个和善的笑,宁氏心绪恢复不少,饭桌上打开了话匣子,“你们搬去那边若是需要帮忙,差人回来说一声,我和你爹商量着,让府里的二管家先跟着去那边帮着管着,府里买回来的丫鬟婆子也要重新敲打一番,都是一家人,别生疏了。”宁氏语气平淡,不过眼里带着淡淡的不舍,沈月浅心中弥漫着淡淡的酸涩,点头道“我清楚的,若是遇着不懂得地方,还要回来请娘多多指点。”

    屏风隔壁,文战嵩听着两人说话,松了一口气,调转视线,问了二房三房几个侄子,文战昭和文战责这一辈子没多大指望了,下边几个孩子性子好的话,文战嵩不介意帮扶一把,上一辈忍的恩怨,没必要牵扯到下一辈人中,边吃饭,边考查几位小辈的功课。

    文家是武将,文博磊几人想要科举是不行的,文战嵩文的多是武举方面的问题,好在他们脑子不笨,明白文战嵩话里的意思,正襟危坐,每一个问题都回答得小心翼翼。

    沈月浅注意到,金娘的目光不时落向屏风,顺着她的目光,沈月浅面色一冷,金娘满含爱慕的眼神不是朝着文博武又是谁?她的目光在金娘脸上滞留久了,金娘视线望了过来,正好和她遇着,视线交汇,沈月浅从金娘眼中见着浓浓的羡慕以及祈求,后者这种情绪,沈月浅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难不成,金娘想求她什么事?

    可能没得到她回应,金娘举起手边的桂花酒,站起身来,“夫人,您为人宽厚,常听几位小姐说起你,难得有机会,我敬你一杯。”

    沈月浅心中浮现不好的预感,余光瞥向屏风外,果真,文博武身子僵住,沈月浅脸色一白,面上维持着一惯的冷静,“金姨娘说的哪儿的话,对几位堂妹,不过做到问心无愧罢了,金姨娘一杯酒我却是不敢喝的。”她对三房几个孩子的关爱不过是成亲后给的见面礼足,其他没什么,金姨娘一番话莫名其妙。

    宁氏目光在两人身上转了一圈,声音平静,“晨曦还要照看几个孩子,加之天黑了,就不喝酒了,过年那会再说吧。”虽然分家了,一笔写不出两个文字,面子上还是要过得去,文战昭文战责得了报应了,几个孩子,宁氏和文战嵩态度相同,恩怨不该落在他们头上。

    金姨娘被拒绝了,和不觉得脸色难看,嘴角还噙着淡淡的笑,看在沈月浅眼里甚是刺眼,饭桌上无人再说话,倒是屏风外,声音越来越大……

    离开的时候,宁氏递给沈月浅一个盒子,分家那会,文战嵩顺便将文博武和文博文两人的也分出来了,“这是他祖父祖母留下的,我和你叠的那份等我们死后再说,这一份是你们应得的。”宁氏声音不冷不热,沈月浅连着个拒绝的借口都找不到,到了院子里,只听后边宁氏又说了句,“不管如何,没事的时候常带着几个孩子回来看看。”

    沈月浅眼睛酸涩得厉害,重重地答了声好,紧了紧手里的盒子,伸手挽着文博武手臂,“你难受不?”宁氏之前做的事情过分,这一刻,她心里原谅她了,突然就了解了这几十年文太夫人和宁氏的相处模式,就是如今的她和宁氏了吧。

    “不难受,那处宅子可是费了不少的心思,不过去,心里肯定会有遗憾的,何况,离得近,回来也就几步路的事情。”沈月浅从来是个心软的人,那些没有打动她的人,不过是没有抓到她心中最柔软的部分。

    文博文和周淳玉走在前边,闻言,转身看了他们一眼,周淳玉为沈月浅高兴,而文博文则带着酸气,“娘做事公允,将我的那份也给我了,不过没有像大哥那样有个布置得精细雅致的宅子。”

    周淳玉莞尔,扯了扯他的袖子,“说什么呢。”

    文博武不以为意,“宅子是先皇赠送的,你若是个有本事的,也让先皇赠送个,我照着一样的格局给你布置如何?”文博武挥着盒子在文博文头上敲了下,促狭道,“别忘记之前切磋的事情了,择日不如撞日,就今晚吧。”

    这时候,回廊上走来一人,身姿曼妙,哪怕厚厚的衣衫也裹不住娇好的身材,沈月浅下意识的抬头看文博武反应,却见他目光一凛,眼中闪过浓浓的杀气,沈月浅蹙眉,难不成她猜错了?金娘不是被文博武赎出来的女子?

    “奴婢给国公爷,世子爷请安。”金娘的声音轻柔,好似山林黄莺似的悦耳。

    文博文先是疑惑,待见着金娘身子朝着的方向后才恍然大悟,拉着周淳玉退到一边,看好戏似的望着文博武和沈月浅,他们刚走出院子,这边正是回廊的拐角,也不怕被身后的人瞧了去,金娘,早就预谋好了。

    果真,不等大家开口,金娘上前一步跪在文博武跟前,“金娘从小在江南长大,入了那种地方以为一辈子不会有重见天日地日子了,幸得国公爷怜悯,替奴婢赎了身,奴婢离开江南来京城只为答谢国公爷相助之恩。”

    沈月浅挑眉,生在江南,看来她真是没猜错,金娘就是文博武在江南的女子。

    文博武眉色却冷淡的很,手轻轻摩挲着沈月浅手掌,不给她抽回去的机会,“不用谢我,你替我办事,这是事先答应你的,如今你有了自己的日子就好好过吧。”

    金娘一怔,抬起头,眼眶里已经蓄满了眼泪,她来京城真的是为了找文博武,不过被人骗去了火坑,跟着文战责也是没有办法,奈何京城如此小,她苦苦要寻觅的人一直在她身边,得知文博武就是江南为她赎身的那个人,金娘就明白,她心中所想的事一辈子都不可能实现了,她今日来不过抱着最后一点念想,文博武若是记着江南的情义,留了她在身边,一辈子当个奴婢她也心甘情愿。

    此时,文博武的话已经说明了一切,他,不愿意。

    金娘艰难地张了张嘴,试着最后一次挽回,“国公爷,奴婢只想……”

    文博武不给她开口的机会,出声打断她,“金娘,你该明白我是什么人,有的事情,哪怕是从嘴里说出来,你现在拥有的一切都不复存在了。”

    金娘害怕地低下头,是啊,她怎么忘记文博武骨子里是怎样的人了,从不手下留情的她愿意帮她也不过是念着欠了她人情,即便美若天仙,看自己的眼神从来和那些客人不同,是她肖想了,她想得更多,文战责虽然不如文博武,好在能给她一个安全的住处,若是再被文战责抛弃,她这一辈子,就什么都没了。

    想明白了,站起身,胡乱的抹了抹泪,“奴婢不过想问问国公爷可是见着奴婢丢的耳坠了,上马车了才惊觉耳坠少了一个。”

    文博文似笑非笑地看着金娘,之前,金娘向周淳玉打听沈月浅和文博武的事情他是知晓的,没想着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文博武在江南藏起来的女子竟然是金娘。

    只可惜,人跟了文战责,否则,还能和沈月浅一较高下。

    文博武看文博文眼神就知道他心里想什么,侧身对沈月浅丢下一句,“不要多想。”大步上前,拉着文博文手臂往前走,文博文想要反抗已经来不及了,两人在回廊上大打出手,这会,金娘身边的丫鬟来说找着耳坠了,金娘脸上已经恢复了平静,朝沈月浅周淳玉矮了矮身子,和丫鬟走了。

    周淳玉担忧地望着沈月浅,“你要相信大哥,那个金娘不是个简单的。”

    沈月浅回以一个安抚的笑,望着消失在拐角的身形,“我心里有数。”能拉拢三房几个孩子对她推心置腹,再让文战责娶她,这种女人哪会是个简单的,“好在她心里清楚什么该舍什么不该舍。”心思复杂,考虑的事情越多,金娘是个聪明人,自然不会为了文博武抛弃如今的生活,何况,她和文博武,什么事都没有,金娘就更不敢放手一搏了。

    文博文哀嚎得厉害,沈月浅指了指两人打斗的方向,“要不要过去看看?”

    周淳玉扬眉,“不过去了,他叫的是大嫂,我去了不是多事吗?大嫂过去不?”

    沈月浅促狭,“他大哥在,也没我什么事,走吧,回去好好睡一觉。”两人手挽着手往前,文博文察觉到不对劲,转身欲跑,文博武哪会给他这个机会,抓着他胳膊,另一只手落下,文博文看着明明晃晃的烛火从身边晃过,一瞬也没有停留,身上痛得厉害,顿时求饶道,“大哥,我知道错了,明早还要帮着你搬家,今天就到这吧。”

    文博文功夫不错,对上文博武哪会有胜算?刚不还手不过是想在沈月浅和周淳玉面前卖个委屈,谁知两人毫不在意,受了伤,文博文不会傻得还手,文博武出手的招式来看他就清楚自己不是他的对手,越是反抗,落在身上的拳头越重,文博文望着文贵在一边眼观鼻鼻观心,心里将文贵记恨上了,文贵从小到大嚷嚷得最痛苦就是被文博武罚写抄诗词,在文博文看来,那是天大的享受。

    约莫半个时辰,文博文才从文博武手里逃脱了,已经痛得龇牙咧嘴走路双腿都在打颤了,文博武在军营多年,训练士兵更是有一手,文博武力道控制得准,每一拳都落在他身上敏感的地方,又痛又舒服,走路嘴里都忍不住想要发出点声音来。

    回到屋里,沈月浅刚洗漱出来,玲珑提着熏笼替沈月浅熏头发,宁氏送的盒子搁在旁边柜子上,文博武朝文贵吩咐一声备水,带着衣衫去了偏房,琢磨着金娘的事情怎么解释。

    出来时,屋子里只燃了床头一盏灯,被子凸出一块,乌黑的秀发随意洒落在枕头上,文博武上前转过她身子,见她面容安静,心里松了口气,“金娘就是江南的女子,我为她赎了身,给她一笔银子之后再没见过她,你别想多了。”

    沈月浅着睁开眼,眼里带着怨气,“我是那种人?”事情说开了,她不会介意,何况,周氏那里还有文博武发的誓,沈月浅往里挪了挪,文博武翻身上床,挨着她躺下,有杨盈的事情在前,沈月浅又负气离去,今日遇着金娘,文博武心中多是忐忑,手伸进被子里,紧紧抓着沈月浅的手,“阿浅,睡吧。”

    沈月浅抽回手,在他受伤的目光中缓缓搂住他腰身,“相公,过去的都过去了吧,明天开始,我们好好过日子。”

    文博武对她得行为很是欣喜,又觉得自己真是越活越小心翼翼了,如今,哪怕她一个拥抱都让自己欣喜若狂,伸手枕着她后脑勺,脑子里满是搬进新宅子后一家五口人得生活,呢喃道,“阿浅,以后不准再离开我了。”

    再一次,他只怕自己真的承受不住了。

    沈月浅闷闷地点了点头,“我再也不走了,就是死,也要陪着你。”

    窗外雪花簌簌而落去,北风轻轻卷起片片花瓣,带着一室幸福的味道。

    新宅子和沈月浅看的图纸没有出入,不过,景色更雅致好看,初月院门口栽种了两排腊梅,梅花竞相绽放,香味扑鼻,走在甬道上,像是到了一处仙境,文博文带着一身伤见着甬道旁地梅花也说不出话来,葡萄见枝头有花,拍着小手要摘,奶娘阻止了她,自己踮起脚,小心翼翼摘下一小枝,拿巾子捂着枝干递给葡萄,欣喜道,“梅花好看,小姐都喜欢呢。”

    周淳玉走在沈月浅身后,也喜欢不已,文博文看她眼神变了色,忙凑过去,一本正经道,“大哥准备两排腊梅不过是想着今日搬家,明年开春,就是两排树,那时候,可一点不雅致。”

    周淳玉瞪他一眼,如何不明白他不过是想告诉自己沈月浅过得不如她眼中幸福,文博武对沈月浅维护她看在眼里,宁氏那边可能文战嵩说了什么,态度算不上热络,也说不上冷淡,比之前文太夫人对宁氏的语气要好很多,宁氏什么性子周淳玉大致猜到些,主持中馈多年,对谁都强硬得很,好比二房三房分家,若非文战嵩从中周旋,两房是什么东西都得不到的,可是,不过一晚上,宁氏就对沈月浅转了态度,不得不说,沈月浅是个有福气的。

    “春天就将梅花挖了移栽成海棠,左右府里花房大,不差四季的花儿。”文博武站在两人身后,声音不高不低,文博文吓得双腿颤抖,转过身,强颜欢笑地抽了抽嘴角,“是么?那春天的时候我可要过来好好见识见识。”语毕,神色已经恢复了从容,走到奶娘跟前,接过她怀里的葡萄,“葡萄,二叔抱着你逛逛其他地儿。”

    宅子不如文家的院落大,不得不说,布置得却是精致,一山一水,一亭一桥都独具一格,文博文眼中流露着赞赏,又忍不住暗暗鄙视文博武,依着他的性子,不会主动宴客,这么好看的院子不就白白浪费了?

    不到两个时辰,所有的东西就全部搬完了,沈月浅和周淳玉坐在炕上,点评着屋子里的布局,“要说偌大的宅子,这一处怕是我见过最称心如意的。”之前的景致好看的,屋子不尽人意,屋子格局好的,景致却或多或少有败笔,而这处宅子,屋子大宽敞,中间连通着偏房,偏房里的大池子甚是得周淳玉喜欢,“大嫂,你说明年我问问娘,也比照着你这样的屋子建一间室内池子起来如何?”

    动土是大事,周淳玉自己做不得主,要得了宁氏首肯,再请风水大师看过后才行。

    “你若是喜欢,和娘说一声,问你大哥找工匠,花不了多少时间。”文博武问她的意思,当时沈月浅脑子里想的便是沐浴用的大池子,池子大,在里边随意伸展四肢,和周淳玉对视一眼,两人相视一笑。

    “你想到了什么?”不约而同出声询问。

    沈月浅笑道,“想着当年我们在南山寺脚下泡温泉的情形了,二弟妹,年后娘估计会带着我们去上香,到时再去温泉庄如何?”

    周淳玉毫不犹豫点头应下,“叫上薇姐儿吧。”

    心有默契,丁薇第二日就上门来,沈月浅才知晓丁家发生了大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原配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芒鞋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芒鞋女并收藏重生之原配娇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