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落魄王夫 > 第48章 鲁国公主

第48章 鲁国公主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众人整顿人马,往西南向撤退。卢渊、韩铮等几个接触过兵书战法的人却知道,敌人三面纵火,单留一条出路,乃是取了“围师必阙”之策,前方多半另有埋伏。

    在他们提醒下,众人便都留了心眼,小心戒备。没走出多久,果然从两侧树丛中跃出一队鲁兵,欲加偷袭,幸而众人早有防范,几无折损。

    大孟山诸寨以奉天寨与飞虎寨实力最劲,此时一在前开道,一负责断后,其余寨主则各率本寨人马留守当中,相互照应。只有冯客舟所领的数百官兵独成一路,无论哪家山匪,都不愿和他们走在一处,偶尔投去的目光也是嫌恶居多。

    众匪心中皆想,等会儿和鲁人打起来,便先教他们去前头抵挡,若是能两败俱伤,同归于尽,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冯客舟迈步而行,对周围人的冷视并不在意,脸上也没有半点为人俘虏的颓唐。

    他从容下令,叫三名暗卫充当队长,各领一队人马,又命众兵士整顿行列,不可私自掉队或冒进,虽在急行军中,竟是丝毫不乱。

    卢渊将这一切看在眼里,转头对徐中道:“这个冯客舟既有谋略,又能掌兵,看来不像传闻中所说,只是个靠攀附权贵升官的无用书生。”

    徐中便也朝冯客舟那边望了一眼,笑道:“你想把他也招揽过来?”

    卢渊摇头道:“他既投在太子和温白陆手下,若非贪恋权势,就是想借助权势达成什么别的目的。我现在只是个逃亡在外的落难皇子,自身难保,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归附的。”

    徐中撇了下嘴,半开玩笑道:“那可糟糕,跟这种人做敌人,咱们往后的日子不好过了。”

    谁知卢渊沉默片刻,冷声说道:“若不能为我所用,则必杀之。”

    徐中听了这话,脸上神情一滞,禁不住多看了卢渊几眼。卢渊每次谈起这类事,都冷淡得吓人,让他忍不住想,等将来自己犯在他手里,杀起来是不是也就这么轻飘飘的一句话。

    徐中不大乐意想这码事,一想起来,心中便是千头万绪。再回神时,竟已随着队伍行了好大一阵,来到通往山下的岔路口。

    韩铮在马上瞭望片刻,又遣两名寨兵朝前探路,确认没有伏兵后,方领大队下山。

    不想才迈出两步,忽传来破空之声,抬头只见无数巨石从空中飞降,翻滚着砸向众人。登时惊叫声一片,众人慌乱之下四处奔散,不少人躲避不及,被上百斤的石块碾压在下,当场毙命。有幸运的只被砸中手臂腿脚,性命无碍,却也将落下终身残疾。

    其余人还未及松出口气,前方又铺天盖地射来一轮箭簇。众人挥动兵器拨箭,不料箭头上点着火苗,射中即燃。很快地,四周草地上、树梢上、中箭的寨兵身上,都燃起了星星点点的火焰,惨叫之声不绝。

    徐中仗着反应快,在场中上蹿下掠,东躲西藏,除了腿上擦破层皮外,倒也没有大伤。

    而卢渊面色沉凝,熟练地挑飞两支羽箭,余光扫向周围树上,猛地掷出一把碎石,几个手执传讯彩旗的鲁国探子应声栽落。

    人群中有人骂道:“他娘的,又是投石又是火箭,还躲在暗里不敢见人。要是真刀真枪地干,老子三招就宰了那鲁国婆娘!”

    “是什么人口出狂言?”混乱之中,一道女声从远处传来。

    众人循声望去,但见一名红衣女子由十数名持盾的甲士簇拥,迈步而来。她身穿着方便行动的武者劲装,眸子很是明亮,两道眉如远山,挺而秀丽,比起楚地女子少了些娇媚,却平添几分英气。

    经过两轮攻击,山匪的队列已被冲得疏疏落落,此时才重新摆好阵势。

    众人抬目望去,见那女子身后缀着黑压压的铁甲步兵,将去路堵得水泄不通。两面山头上亦扬起鲁军旗帜,一排排弓箭手弯弓搭箭,对准了山下众人。

    粗略估算,鲁兵竟有万人之多。众匪心头一凉,情知抵挡不住,绝境中反倒激起一股背水一战的悍勇来,人人握紧兵器,列阵固守,已是抱定了必死决心。

    听那女子发问,刚刚说话的汉子站了出来,肩扛一根长棍,大声道:“是老子说的怎么样?”

    “那就对上几招,看你宰不宰得了本公主。”女子挺起柳叶双刀,跃入场中,说话也极是爽利,不似长于深宫的金枝玉叶。

    那汉子见状也不含糊,举棍横扫,直击她右手手腕。这一击若是落到实处,必能令她兵器脱手,顷刻间落入下风。

    谁知公主反应极快,猛然间展臂后仰,让过了这一棍。她手中双刀齐出,朝地上借力轻点,纵身一跃,竟已到得对方近前。

    刀刃在她掌中飞旋,闪出雪白一片寒光,下手却极有分寸,刀刀擦着那汉子的鼻尖掠过,迫得他连连后退,毫无还手之力。

    众匪见了她这手双刀绝技,无不惊叹,心知胜负已分,鲁国公主至今不下杀手,无非是恼那人言语无礼,存了故意戏弄之心。再打下去,那汉子性命难保。

    果然,鲁国公主陡然身形一矮,挥刀攻下盘。汉子大惊失色,一错身险险避过,双刀却又至头顶。这一次避无可避,他心中暗叹:“我命休矣!”向后一个踉跄,仰倒在地。

    见他胸前门户大开,公主轻叱一声腾身跃起,刀交右手,直插对方要害。

    众匪不禁倒抽一口凉气,都不忍看自家兄弟命丧当场。但公主出手极快,几乎瞬息之间,刀锋已至胸前,根本不及相救。

    韩铮手劲大,本可以投出兵器挡上一挡,然而他所使的这杆长|枪沉重无比,飞出速度必慢,一时也无可奈何,只暗暗惋惜。

    此时,却听“当”地一声轻响,公主双刀斩落,插|进那人身旁数寸处的土里。

    她动作一顿,众人亦惊。他们刚刚看得分明,刀刃竟被颗石子一撞,就偏了准头,化解了这势不可挡的杀招。危急关头死里逃生,那汉子更是冒出一身冷汗,挣扎着爬起,奔回人群当中。

    鲁国公主倒不阻拦,只将目光一转,望向了掷出石子的卢渊,打量他半晌,道:“原来这里还藏着高人。”

    她语气平静,心头却波澜起伏。只有她自己知道,刚才那下虽没有吃大亏,但石子来得又快又狠,击在刀面之上,立刻令她虎口麻木,双刀几乎脱手。

    这投石之人,武功不可小觑。

    等待片刻,卢渊竟没有要开口的意思。公主见他傲慢,正欲发怒,徐中上前来道:“他算什么高人,我们寨子里比他厉害的好汉多得是,两只手都数不清。但瞧公主你是个柔弱女子,又是在咱们的地头上,他们不方便出手和你打,免得说是欺负人。”

    柔弱女子?众人暗暗咂舌,佩服他能面不改色地胡说出这番话来。

    公主却哪是那么好骗的,闻言哼了一声,不接他的话,反讥讽道:“山贼匪寇果然不成气候,莫非连一个像样的主事都没有,只能叫个无赖出来和我说话?”

    听她语带轻蔑,众匪心头皆升起怒火,人群中一阵喧闹。

    徐中却乐了,抱着胳膊道:“我们寨里向来有规矩,遇到有头有脸的贵人,就派有本事的人出来说话,遇到公主你这样蛮横不讲道理的,就只能派我这个泼皮无赖了。”

    众山匪轰然大笑,鲁国公主气得脸色发白,拿刀尖指了徐中道:“都说楚人狡诈,果然不假。我千里迢迢来到楚国和亲,刚至大孟山下,就遇你们这些贼人剪径,杀了我十余侍卫,这倒是我不讲道理?”

    她扬了扬手,便有甲士拖着几具尸体上前,朝地上一抛,果然都是山匪打扮。

    大孟山众匪吃了一惊,他们原就不解怎么惹来了这群鲁兵,如今见她说得头头是道,又有尸体为证,不似作假,心中便转念道,莫不真是哪家的兄弟下山剪镖,竟劫了鲁国的送亲队,这才激得鲁国公主挥兵来打?

    韩铮问周围人道:“是哪位寨主做了这一票?”各寨首领都是摇头,说不曾做过。

    韩铮相信他们的为人,双眉却锁得更深,道:“既然不是自己人,那定是有外人冒名栽赃,想借鲁人之手,除了咱们大孟山十九寨。”说着想起来什么,朝站在一旁的冯客舟扫去一眼,其余人也都朝他看去,目露怀疑。

    冯客舟知晓内情,一直不动声色地观望局势,此时方道:“我人尚在这里,难道为了陷害诸位,连自己的性命也不顾吗?现下大敌当前,怕还不是起内讧的时候,万望诸位三思而后行。”

    嘴上这般说,他心里却想得明白,温白陆定下计策之时,未必曾将他的安全考虑在内。鲁人、山匪、卢渊,如若计成,便是一石三鸟,牺牲区区一名不得志的文官,实在不值一提。

    事后即便太子心有不忿,也未见得能将温白陆如何。而一旦和亲失败,太子失去强援,能否成为新君尚未可知,楚国终还是温白陆的天下。

    冯客舟苦笑一声,想到前路茫茫,后无退路,更有许多不足为外人道的隐衷,心头不禁涌起一阵悲凉。

    鲁国公主等了片刻,终于忍不住道:“就算你们嘴硬不认,今日也在劫难逃。不过,我倒是可以给你们一个机会。”

    她想起方才被卢渊击偏双刀,对方的武功必不在她之下,而她由来嗜武成痴,见着旗鼓相当的对手,一时竟起了争胜之心,手指向卢渊道:“你同我打一场,若打得赢我,我便即退兵十里,且一个时辰之内,绝不率兵追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重生之落魄王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李小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小侠并收藏重生之落魄王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