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落魄王夫 > 第8章 险象环生

第8章 险象环生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徐中就算再聪明,这时也只能听天由命。卢渊连动一动都艰难,同样无能为力。

    三个人里倒是卢泓最先反应过来,突然爬起身,掉头往门外跑。

    众人没想到他突然疯了似的要逃跑,都是一惊。手拿皮鞭的官差也转回身来,没再往神像后面走,喊道:“抓住他!”

    这人生得魁梧,是个铁塔般的壮汉,步子也比寻常人大,几下就赶到了卢泓身后。

    他一声令下,几个男人合力朝卢泓扑去,七手八脚,将他死死地按在地上。

    卢泓身上本已负伤,还带着沉重的枷锁,哪里打得过这么多壮年男子,很快就被对方在身上揍了几拳,失去还手之力。

    “到底是宫里出来的爷,吃这么点儿苦就受不了,想逃跑了?”

    卢泓趴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气。他的脸正对着财神像,目不转睛地盯住前方,仿佛要透过那具高大的金身看到些什么。

    执鞭的壮汉见他不答话,心中大怒,猛然伸出一脚,捻住他被牢牢捉住的手掌。

    “啊——”手指上传来的疼痛钻心,卢泓终于忍不住放声大叫。

    对方这才满意地收回脚,用鞭梢挑起他的下巴。

    卢泓正痛得死去活来,眼泪不受控制地涌出,此时来不及掩饰,狼狈屈辱又委屈的表情就落在对方眼中。

    “快看啊,原来还是个哭鼻子的奶娃娃!”众人纷纷笑了起来。

    卢泓听到头顶上爆发出一阵大笑,顿时又愧又恼,把脸撇开,深深地埋下去。他情愿地上立刻豁开条缝,好让他把自己藏进去,摆脱这难堪的窘境。

    过了好一会儿,旁边的人终于把他拖起来。

    “再敢跑,小心打断你的腿。”壮汉警告了一句,转头吩咐道,“看看雨小了没有,赶快出城上路,别误了时辰。”

    手下的人应一声,上前拉开一扇门扉,风立刻吹了进来,倾盆大雨却已转成毛毛细雨,无甚妨碍了。几个官差各自整理停当,准备继续赶路。

    卢泓趁这空当回头,朝神像后看了一眼。

    他身上交错着一道道鞭痕,脸上也有挨打的淤青。嘴角挂着血丝,已红肿起来,却在此时扬起一抹笑意。

    徐中稍稍探出头,查看外面的情形,正瞧见卢泓这幅模样,不由得心底震惊。

    他没想到这个狠毒又小心眼的七皇子,在危急关头会这样挺身而出,保护他的哥哥。

    转头望向卢渊,见他沉默地低头坐着,不知在想什么。这男人向来坚韧,此刻竟眼角微红,眼中隐然一片水泽。

    徐中看在眼里,心头又是一震。

    轰隆一声雷鸣炸响在天空,闪电一道接一道划过,瞬间将整个殿堂照亮。

    官差们脚步稍顿,本能地举袖,挡住这刺眼亮光,转头向一侧时,不经意看到地上竟有一滩暗色的痕迹。

    其中一人喊道:“地上怎么有血!”

    随着这声呼叫,徐中等三人不约而同地胸口一闷,刚刚平复的紧张又袭上心头。

    徐中知道那是背卢渊进来时留下的,方才一时情急,竟忘记擦去。

    卢泓盯着那血迹,忽然叫道:“杀人了,杀人了!”整个人缩在门板上,推拒上前扭他的官差,试图拖延一些时间。

    与此同时,徐中脑袋里正飞快地转着念头,大冷天急出一头汗。

    他知道这次藏不住了,何况卢渊肩上还插着铁钩,没有了皮甲的掩盖,这特征太过明显。

    经过今晚那番劳师动众的搜捕,恐怕整个上雍城里就算不清楚靖王长相的人,单凭这一点,也不难猜出他的身份。

    怎么办!怎么才能让他们不贴身搜查,还相信他不是靖王?

    猛然间,倒真给徐中想出个主意。

    “脱衣服!”徐中忽然转身,左右开弓地扒起卢渊的衣衫,一边扒,一边用只有彼此能听见的声音说道,“一会儿你再躺着装死人,千万别出声别动,我想办法骗走他们。”

    卢渊几乎气结:“怎么你每次想的主意,都非要脱衣服不可?”

    徐中被他一提醒,才发觉真是这样,算上被温白陆下药那次,这已经是今晚第四次脱他衣服,自己想想都觉得有几分好笑。

    徐中愈发熟练了,三下五除二将他剥得精光,只留下一条亵裤,又迅速抓过干草,随意搭在他肩膀上,挡住伤口和锁链。

    卢渊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必定难看到极点,索性闭上眼睛,拿头发盖住脸,当自己真死了。

    没想到徐中还不满意,把他规矩并拢的手脚摆来放去,嘴里念叨:“别这么端庄,你见过横死的人没有,惨一点儿才像。”

    卢渊一听,好险被气得血往肚子里淌,却又发作不得,只能任他摆弄。

    那边厢,两名官差已抓住了卢泓,其余人的注意力最终回到那滩血迹上,纷纷走上前查看,终于顺着找到神像附近。

    “大人饶命!”不等他们发现,徐中突然自己跳出来,倒把几人吓了一跳,纷纷拔出刀。

    徐中连忙跪下磕头道:“大人别动刀,小人只是个要饭的,害怕几位大人抓我坐牢,才躲着不敢出来。”

    众人神色稍定,一名官差道:“你要是没做亏心事,为什么怕见官?”

    见徐中目光闪烁,满脸犹豫的模样,那人料定他心里有鬼,把刀架在他颈上喝道:“再不招就锁你到衙门里,七十二道大刑过一遍,看你嘴硬不嘴硬!”

    徐中瘫软在地上,连声道:“大人饶命,小的招了!”

    那人满意地哼了一声,收回刀:“快说!”

    徐中便道:“小的平时在城中要饭,每天晚上来庙里睡觉,但是今天一进门,就看见地上有一滩血,旁边……还躺着个死人。”

    众人听说出了人命,顿时脸色大变,问他道:“人呢?”

    徐中低着头,指了指神像后面。

    众人绕到后面一看,果然有个“死人”躺在那里,身上赤条条的,衣服几乎被扒光了。

    他们互望一眼,再看看徐中手里抱着的那堆衣物,脸上都露出了然的神色。

    这些年世道不好,强盗山匪猖獗,就连上雍城里,也不乏杀人越货的无头公案。有些人实在养活不了自己,就专门跑到乱葬岗附近,从死人身上搜走剩余的财物,借此发一笔横财,这类事情他们见得多了。

    这个乞丐见有人横死在庙里,一来怕惹官司,二来见财起意不愿意报官,却恰被他们一行人撞见,倒也说得通。

    “官爷,小的在他身上找着几两银子,不敢独吞,全都孝敬给各位爷吃茶喝酒。求官爷高抬贵手,放小的一马,权当做什么都没看见吧。”

    卢渊身上本有几十两银子,徐中把大部分都私藏起来,只留下几两放在自己的破钱袋里,恭恭敬敬递到众人手中。

    “这……”带头的官差掂了掂钱袋,有些犹豫。

    旁边的同伴见了银子,便有些意动,劝说道:“大哥,咱们要管这档事,横竖得等到天亮去衙门上报。要是被头儿知道咱们在城里耽搁了一整晚,轻了挨顿骂,重了落个贻误公务的罪名也说不定。”

    另一人道:“是啊,这年头没名没姓的死人还少吗,宫里都闹翻天了,上头又忙着和鲁国打仗,这点小事就算报上去,还能念着咱们什么功劳?不如拿了钱早点出城赶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了。”

    带头的被他们怂恿着,抬手从钱袋里倒出几两白花花的银子,眼睛也亮了。半晌,终于下定决心道:“也好,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些钱留着出城喝酒。”

    众人闻言皆露出喜色,问徐中道:“他身上只有这点银子吗?”

    徐中惶恐道:“小的把他身上衣服都扒下来翻遍了,就只剩这些,一文也不敢私藏。”

    他心里暗想,这群人果然得了便宜还不够,幸好我早有防备。要不是把卢渊的衣服通通扒下来,他们说不定真要亲自去搜一搜,看还有没有余钱,到时候发现他身上的铁钩子,可就糟了。

    看他手中的这身粗布衣衫,显然不是什么富贵人家该有,能得这些钱也不算少了。众官差不疑有他,心满意足地张罗着启程。

    徐中暗暗擦汗,以为逃过一劫。

    谁知这破庙年久荒败,蛇虫鼠蚁之类不在少数,这时竟有只老鼠自干草里钻出,恰从卢渊脚背上跑过。

    卢渊闭着眼睛,感觉就更加灵敏,冷不丁地脚面一痒,忍不住猛喘口气。

    “人还没死!”屋里安静得很,众人立刻听到这动静,脸色同时一沉,第一反应是刚刚的谈话怕都被他听见了,检举上去可是个麻烦。

    带头的壮汉挥开左右,黑着脸走过去。徐中心里扑腾扑腾跳个没完,却苦于不能公然阻拦,只能抄着两手站在一边。

    那人走到跟前,上下打量几眼,猛地伸手,掀开了卢渊身上的干草。

    他肩处的伤口顿时暴露无遗,那壮汉也大吃一惊,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是靖王!”

    才喊出这句,原本双目紧闭的卢渊竟然双眼一睁,眼中杀气凛然。

    只见他陡然伸出两手,狠狠箍住了那壮汉的头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落魄王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李小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小侠并收藏重生之落魄王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