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落魄王夫 > 第9章 死局

第9章 死局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事发太过突然,众官差惊了半晌,才终于反应过来,要从腰间拔刀。

    徐中顾不得多想,使劲朝前一扑,带着其中一人翻滚在地上。

    他脑海里一片空白,本能地提起拳头,朝那人脸上猛击,满心里只知道若不将他们制服了,自己一定凶多吉少。

    与此同时,一直站在后方的卢泓突然暴喝一声,举起木枷,敲在身前那矮个子官差的后脑上,登时将他打昏过去。

    卢泓拿脚在他前胸衣襟处一勾,一串钥匙散落出来。

    “快帮我打开枷锁!”他抽空朝徐中喊了一句,身旁另一名官差已抽刀砍了过来,他忙矮身避过,却因行动不便,左支右绌,很快被杀得落于下风。

    徐中知道他懂武功,能帮上不少忙。听他这一喊,便用蛮力疾抓住身下那人的脑袋,连连朝地上猛磕,等人昏厥了,才跑过去拣起地上钥匙。

    他寻个空当接近卢泓,想帮他开枷,却因他和人缠斗不停,始终不得要领。

    “你快点!”卢泓气急了,再次将那官差逼退几步远,嘴里催促徐中。

    徐中满头大汗,急着把钥匙往锁眼里捅。官差却趁这时重新扬起长刀,一个跨步狠劈过来。

    眼见两人都要在刀下丧命,忽听得一声轻响,枷锁分开两半,哐当落地。

    卢泓双手得了自由,便再不怕对方什么,一招空手夺白刃,下了他的兵器,反手一刀抹他脖颈。

    徐中大惊失色:“你怎么杀人!”

    这变故只在一瞬间,徐中来不及反应,心里却清楚得很。此间的事本来和他没多大关系,只要跑得掉,官府多半不会抓着他这个无名小卒不放,可一旦闹出人命,那就是两说了!

    卢泓不与他多说,伸手夺过钥匙,弯身打开脚上锁链。

    一眨眼的工夫,他又连出两刀砍伤了两人,但经过这一夜奔波,体力难免不济。下一刻,背上忽然传来重压,手腕被只铁箍似的手掌一扭,兵刃脱手飞出,人也被压倒在地。

    卢泓转过身来,才看到偷袭他的竟是方才那个被卢渊制住的壮汉,不知他何时挣脱出来,从背后一击得手。

    两人展开近身肉搏,卢泓空有一身武艺也施放不开。

    徐中想要上前帮忙,却被他大声制止:“不用管我,去帮我皇兄!”

    徐中猛然省起,既然这健壮的官差能逃脱出来,卢渊一定已经受制。

    转回头,果然见他被两个人扭住。对方碍于他身上伤势,一时不敢下重手,怕一不小心将他弄死了,无法交差。

    徐中没时间考虑其他,抓起一把刀,便朝左边那个看上去瘦弱些的男人砍去,意欲逼他撒手,好趁机拉过卢渊。

    然而他临阵经验不足,没几下就被人端在手肘上,人朝前一个趔趄,刀也落在地上。

    他的身体先于头脑行动,趁对方举刀,突然使出全身力气拦腰将那人抱住,一起扑倒在地。

    徐中一面压住他,一面双手抓住他握刀的手,不要命似的朝下猛砸,终于把刀砸脱,伸手想够,却被那人抬脚一踢,将他踢得滚倒一旁,刀滑到桌案底下。

    两人都没了兵器,在地上扭打起来。

    徐中较为强壮,比对方还高一个头,但那人技巧熟练,竟然一时僵持不下。那官差被他缠得急了,手肘向后一顶,击打在徐中肋下。

    徐中硬挨了这一击,脸上也早被打出两块淤青。但他怕一松手就被人跑了,既然不能取胜,就只有使出吃奶的力气攀住对方手脚。

    这样过得片刻,卢渊已制服另一名官差,可他自己也支撑不住,跪倒地上。

    卢泓仍和那壮汉搏力,两人打斗中翻到木案下方。卢泓腾出一只手向案上摸索,却远不可及,最后抓住案脚,将整张桌都掀翻,桌上物什噼里啪啦地洒落一地。

    卢泓伸手捡起一座烛台,用力甩掉蜡烛后,一下捅进那壮汉腹中。

    壮汉一声惨叫,双眼圆瞪着,面部肌肉因疼痛而扭曲,甚是吓人。他展开蒲扇般的手掌,抓在卢泓双臂上,要把他从身上掀下来。

    卢泓忍住臂上剧痛,用膝盖夹住他的腰,手腕狠狠转动,烛台上的尖刺就刺穿那人脏腑,鲜血喷涌出来。

    趁对方吃痛的时候,卢泓脚下一勾,将他的小腿别住,然后拔出烛台,又狠狠插下,不知想起什么,嘴里狂吼着:“去死吧!!!去死吧!!!!!!”

    徐中在一旁看到这一幕,惊恐地忘记动作,差点被身下的官差踹翻下去。

    他睁大双眼,只看到卢泓好像被鬼附身,一边吼一边将烛台一次次拔出又刺下。那壮汉早就死透,他却还不停手,反复数十次,鲜血喷得他满脸都是。

    “七弟!”卢渊也被他的举动震惊,挪动身体向前,抓住他高举的手臂,“好了,搜搜他们身上出城的腰牌。”

    话音未落,却有两个官差不知何时清醒过来,趁这时候爬起身,突然朝门外狂奔而去。待三人反应过来,人已跑远了。

    卢泓皱眉道:“糟了!”他拿着烛台,在剩下几个官差身上一人补了几下,确定都没气了,才去带头的身上搜出一块腰牌。

    他吩咐徐中道:“你背上我皇兄,大家一起出城。”

    卢渊却道:“我伤势太重,一时走不了,你趁还没有事发,赶快出城逃走吧。”

    卢泓闻言恼怒道:“你要我丢下你不管吗?”

    卢渊望他半晌,摇头叹道:“七弟,你不要任性。”

    卢泓沉默了,却忽然发起脾气,一甩手把腰牌扔下,说道:“那我也不要了,反正我本来也没打算跑!”

    卢渊大惊:“你想干什么?”

    卢泓攥着双拳,狠声道:“我要进宫见父皇,看看他是不是真被温白陆给害了!”

    卢渊吓了一跳,一把拉住他:“你疯了!“

    “我是疯了!”卢泓大吼,两眼里却流下泪,“这到底是怎么了,不是要扳倒温白陆吗,为什么一夜之间全变了!你、母妃,还有我,都成了谋反的钦犯,外公也被软禁在将军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卢渊无言以对,良久才道:“都怪我太低估温白陆,贸然来到上雍,才中了他的圈套。”

    卢泓别过脸擦去眼泪,过了好半晌才捡起那腰牌,又塞给卢渊,说道:“这块腰牌你还是收着吧,我左右是用不着了。”又看了徐中一眼,说,“皇兄,你不要太相信这个人,说不定哪天就被他给卖了还不知道。”

    打从一听到徐中开口讲话,卢泓就认出来是那天在街上遇到的无赖刁民,此时提起他,语气冷硬了一些。

    徐中听他话中带刺,气道:“要不是你把这些人引来,我现在已经回到家,还管你们这些破事。现在好了,他们已经看到我长什么样子,我不明不白就成了杀人犯了!”

    卢泓冷笑道:“好啊,你也看我落魄了,整治不了你了是不是,敢这么和我说话?那天不知道是谁在街上像条丧家犬一样,还差一点就钻了我家奴才的裤裆。”

    话没说完,徐中一拳打在他脸上,卢泓哪受得这种气,顿时怒火中烧,跟他扭打起来。

    徐中心想,老天爷又跟我开了个天大的玩笑,反正是没有活路了!他这么一想,忽然有些自暴自弃,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和卢泓对打。

    卢渊看不下去,吼道:“你们闹够了没有,现在还有心情在这里打架?”

    徐中停了手,爬起来道:“那你说怎么办,我是现在拿着腰牌,回家背上我娘出城逃命?还是把你们两个带去见官,说是你们杀的人,一切和我无关?”

    他指着卢渊,满脸悲愤:“你还说什么让我当官赚钱,一辈子享用不完,现在好了,我被你们给害死了!”

    卢渊看着他,刚张嘴想说话,忽然身体一晃,彻底地昏死过去。

    卢泓大急,说道:“他的伤不能再拖了,必须马上带他去医馆疗伤!”又看了眼徐中,冷声道,“我提醒你,咱们三个现在是一根绳上的蚂蚱,跑不了我们也跑不了你,你不要想打什么主意!”

    徐中觉得身心都疲惫极了,没心思再和他磨嘴皮。他沉默着给卢渊穿回衣服,背起人就走。

    刚走出几步,卢泓忽然在身后喊他:“这些人怎么办,就扔在这里?”他到底还年轻,刚刚有卢渊在一旁,心里还有几分底气,现在只剩下他自己拿主意,顿时有些慌了神。

    徐中只管大步朝前走,说道:“就算把尸体埋了,刚刚那两个跑了的官差带人过来,还怕找不到吗?”

    卢泓心想也是,快步跟了上去。转念又想,我堂堂一个皇子,比这个无赖不知要高贵多少,现在竟然要仰仗他拿主意,真是岂有此理!

    他越想越气,一路上都沉着脸,一句话不和徐中讲,徐中心里也正闷得慌,巴不得耳根清净,目不斜视,只当身边没有这个人。

    他越是这样,卢泓就越觉得受到轻视,把他恨进骨子里。

    这时候大雨已经停了,徘徊在街头的官兵搜寻了一夜没有结果,也已经收队。繁华热闹的上雍街头,此刻真正是冷清无声,只能听见夜风隐隐的啸鸣,以及两人踩在地上的脚步声。

    徐中在城里混得熟了,专找小路走。卢泓本来还不愿意靠近他,两人中间隔着一丈远,后来越走越偏僻,巷子里黑灯瞎火,什么也看不清,他心底渐渐有些发毛。

    行了一些时候,路边突然发出一声响。

    堆得老高的破竹筐竟自己翻倒了,从中窜出一条黑影!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落魄王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李小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小侠并收藏重生之落魄王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