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落魄王夫 > 第11章 破釜沉舟

第11章 破釜沉舟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郎中忙得满头大汗,铁链在血肉中反复摩擦,每一次都带来钻心剧痛。

    卢渊受不得这水磨工夫,身体向后挺动,几乎要从徐中怀里挣出去。牙齿深深咬进布巾,但几声闷哼依然泻出嘴边。

    徐中紧紧抱住他,双手掌心上沾满他沁出的大汗。

    “老爷子,你下手轻点啊!”徐中看着那近在眼底的伤口,鲜血淋淋惨不忍睹,即便没伤在他自己身上,都觉得腿跟一阵阵发酸。

    郎中连声应“是”,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他既怕一时失手,把病人治死了,又担心这两位大爷发起难来,一家老小都受连累。他越想越是惴惴,手竟颤抖起来。

    徐中看在眼里,一把按住他手腕,惊道:“人命关天的事,您老爷子可不能跟我开玩笑啊。”

    可郎中越是想镇定,心里就越急,颤声道:“老朽……老朽实在……实在是……”

    徐中听他连话都说不利索,知道是不顶用了,抬手连拍着脑门,却一点办法也没有。

    正焦急间,忽觉手臂被一只手抓住了,对方用了些力道,想要脱离他的桎梏。

    “卢渊,你……?”他惊愕低头,看到男人也正抬眼看向他,神色间难得恢复了几分清明。

    徐中猛然反应过来,问道:“你是不是想说话?”

    卢渊闭了闭眼,吃力地点头,徐中便道:“我放开你,你可不要乱动,碰到伤口。”

    见男人应允,他才稍稍放松手臂,腾出一只手,摘掉他嘴里的布巾。

    空气涌入,卢渊仰起头大口喘息。

    额头上的汗水不断淌下,迷了眼睛,轻微的刺痛令男人阖起双目,过了好半晌,才艰难说道:“给我刀……”

    徐中不懂他的意思,诧异道:“什么?”

    卢渊无力地靠在他身上,左手撑住床板,右手颤抖地朝郎中伸去:“给我……一把刀……”

    郎中怔了怔,才终于反应过来,他是想要自己放在盘中的那把刀,那把专用来割掉腐肉的小刀。

    郎中不敢违逆,端着盘子递到他手边。

    在两人不明所以的目光下,卢渊毫不犹豫,一把将刀抓了起来,朝自己右肩伤口上狠狠切去。

    “啊——”男人咬紧牙根,全身肌肉无法控制地抽搐。

    “卢渊!”徐中大骇,下意识握住他拿刀的手腕,随即才明白,他是见郎中迟迟不敢动手,便要亲自割开伤口,使铁钩能够顺利取出。

    徐中怔怔凝视他,惊得失去言语。

    他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后怕地想,卢家这对兄弟果然是同一个爹的种,做起事来个顶个狠,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

    此时,卢渊手底一顿,没有再继续动作。

    巨大的痛苦使他手腕发抖,一瞬间失去了力气。

    他撩起眼皮,看了徐中一眼,从苍白干裂的唇间吐出两个字:“帮我……”

    卢渊声音极低,徐中即使俯下身,几乎和他脸贴着脸,也只勉强听得清楚。

    “你让我……让我帮你切开你的肉?”徐中听得心惊肉跳,单是说出来,就觉得一阵肉疼。杀鸡宰鱼的事他干过,但拿刀在活人肉里头桶,还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遭。

    卢渊点点头,再没有精力说更多话,闭着眼微微地喘息。

    徐中低头看着被卢渊自己割开一半的伤口,不由皱起眉头。他犹豫了一会儿,终于长长吐出口气,将布巾重新塞入卢渊嘴里。

    徐中伸手掰开男人的手指,慢慢握住那把小刀,沉声道:“我动手了,你忍着点。”

    卢渊无声无息地仰躺着,半天才从嗓子里低低地发出一声,算是作答。

    徐中又呼了口气,知道自己越是慢,他遭的罪就越多,当下咬了咬牙,手腕一动,迅速在伤口上继续割开一道口子。

    随着卢渊一声痛哼,血登时涌出,浸透他身下的床褥。

    “快给他拔铁钩!”徐中扔下刀,重新抱紧他身体,冲郎中喊了一声。

    郎中如梦初醒,上前抓住铁链一拉,这次果然顺利许多,铁链连着钩子,被一齐拔了出来。而卢渊发出最后一声惨叫后,终于昏死过去。

    徐中紧绷的心弦陡然放松,才发现自己的衣服也都被汗湿透,不亚于卢渊。

    大概是男人身上的伤势太过触目惊心,刚刚拔钩那一刻,紧张的气氛感染了屋里的每一个人。徐中一直从身后抱住卢渊,这样的角度,甚至让他有种亲身体受那痛苦的错觉。

    徐中坐在一旁竹凳上,拿袖子擦汗。卢泓再次进来的时候,郎中正在给卢渊上药包扎,做最后的清理工作。

    晨光熹微,几缕浅白的光线透过窗棱,投射在地面上。

    徐中朝窗外看了一眼,对卢泓道:“天亮了,我先上街看看情况,再合计往后怎么办。”

    他一夜没能合眼,早已经精疲力尽,此时抬手按着眉心,狠狠揉了几揉。

    卢泓听了他的话,却猛然脸色一变,拒绝道:“不行!”

    徐中翻个白眼,知道他心里想的什么,无奈道:“你也说过,咱们现在是一根绳上的蚂蚱,我把你们捅出去,对我有什么好?”

    卢泓道:“总之就是不行!”说完沉下脸,大马金刀地坐在旁边。

    “那好啊,你要是放心把卢渊自己留下,你跟我一起去也没关系。”徐中抓了抓头发,被他阴一阵晴一阵的性子折腾得没脾气,“或者咱们仨都窝在这,等到官兵搜过来,一起掉脑袋算了。”

    卢泓当然知道他讲得有道理,可要把自己和卢渊的命都挂在这么个……这么个从头到脚都透着不可靠的混混身上,怎么都觉得不踏实。

    他转过头,满脸不信任地看着徐中,心里也正打鼓。

    徐中被他盯得发毛,搓搓手,站起来道:“城门都封了,唯一一块出城的腰牌在你们手里,我想带着我娘跑路,不靠你们靠谁?外头都要大火烧上房了,咱们就别自己窝里反了好不好?”

    “谁和你是一个窝里的!”卢泓没好气地顶了他一句,但到底想通了,闷声道,“最晚天黑之前,你必须回来这里,不然爷等急了脾气上来,不知道干出什么事来。”

    徐中撇撇嘴,打着哈哈应他两声,跟老郎中借来一个斗笠,戴在头上压得低低的,换身干净衣服便出了门。

    雨后的上雍城迎来第一缕明媚阳光,宫闱惊变丝毫不影响老百姓过日子,城里照样商贩云集,车水马龙。

    只是城门口列了几队士兵,出入百姓排成一道长队,盘查得极严格。

    徐中钻在人群里走,果然在街头看到不少通缉他的画像,亏得那逃走的官差记性好,竟画得惟妙惟肖。

    他把斗笠压得更低,连走了几条街,都只见他自己的画像,没有卢渊和卢泓的。

    他转念一想,就全明白了。姓温的做了亏心事,果然不敢明刀明枪地来,只敢拿自己这个平头百姓当幌子,再暗地里捞那两条大鱼。

    徐中在城里盘桓几圈,差不多摸情状况,不敢多停留,返身往回走。

    可是路过中街时,他发现路边围着许多人,竟是不同寻常的热闹。

    “兄弟,这边出什么事了?”他随口问身边看热闹的年轻汉子。

    那人兴致勃勃的,一边踮着脚尖朝前望,一边对他说道:“不知道,好像抓了个女的,朝廷钦犯。听说他儿子杀完人跑了,就留下她,游完街就等着判斩了。哎,真是不孝啊。”

    徐中脑子里“轰”地一下,后面的话几乎没听清,他猛然扒开人群,用力往中间钻。

    这时候,街边响起一阵聒噪锣声,游街的队伍终于行了过来。

    一队官差身着制袍,腰挎长刀,后面锁着一名四十来岁身形娇小的妇人,正打人群中间的阔道走过。

    被抓的妇人蓬头乱发,穿的一身粗布衣裳在刚刚反抗时就裹满了土。她这会儿仍不顺从,一边撅着屁股往后挣,一边扯着脖子骂街。

    “你们乱抓好人,还有没有天理了!我告诉你们,这可是皇都,我要告御状,让皇帝大老爷来给我评评理!你们就等着挨板子蹲大狱吧!”

    “泼妇,你乱喊什么!”旁边的官差脸一黑,抬手作势要打。

    没想到妇人露出一脸惊恐,一下子坐倒地上,又哭又闹:“哎呀没天理呀,我一个孤老婆子招谁惹谁了呀!儿子找不着了,还让我受这种罪呀!”

    街边的行人大概这辈子都没瞧过这等热闹,一时越聚越多。

    官差怒不可遏,提着鞭子吼道:“这可不是你犯浑的地方,再这么闹,别怪鞭子不长眼!”

    徐中在人群里挤到前排,恰好见到这一幕,登时胸口一闷,如遭重锤猛击。

    他脑海里像炸开个响雷,什么方寸都乱了,什么主意也都没有了。

    早听说温白陆手眼通天,可没想到才半天的工夫,就把他的底摸了个透,连他娘都给抓来了。

    怎么办,现在该怎么办?

    徐中紧紧攥着拳,浑身发抖,心里拧成一团乱麻。

    他恨不能即刻冲出去救了他娘就跑,但这样真能救人吗?恰恰相反,他一天不现身,对方就一天不敢动他娘,好能拔起萝卜带出泥,把他们几个一窝端了。

    该死!徐中狠狠咬了咬牙,一按斗笠,转身走入人群里。

    才迈开几步,身后又敲起铜锣,官差强行拽起徐母,游街的队伍再次向前移动。

    官差边走边高声宣告:“罪犯徐中听着,三日之内若能携同党投案自首,戴罪立功,当法外开恩,罪不及父母,祸不及妻儿!”

    徐中背着身听得分明,游街的目的也再明白不过。官府明是抓他,真正要抓的是卢家两兄弟。

    他穿过人群来到街边,感到眼里一阵酸涩,抬手胡乱抹了抹,靠着墙根站了好大一会儿。

    直到太阳升上头顶,街上行人开始散去,他终于拿定主意,抬脚拐进附近的药铺里,配了两包药出来。

    其中一包是耗子药,按他配的分量,毒死一头牛也绰绰有余。

    而另一包……

    既然老天爷不让他过安稳日子,那索性拆房子卖砖——不过了。

    他娘都说他是孙猴子托生的,逼急了敢大闹天宫。好啊,既然要闹,不把上雍城闹个人仰马翻都不算完。

    徐中压低斗笠,揣着两包药,快步往医馆方向走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落魄王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李小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小侠并收藏重生之落魄王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