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落魄王夫 > 第16章 患难与共

第16章 患难与共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太子把刚得到的消息说给冯客舟听,对方只是皱了皱眉,反应极是镇定。

    “殿下切勿冲动,还是先派人查看今日的出入宫记录,再做计较。”

    太子觉得有理,遣人去办。不多时,宫监前来禀报,温白陆确曾带人出宫,刚刚返回时,却多带回一个人。

    太子忙问:“有没有查清楚,那人是什么身形样貌?”

    宫监早都查问通透,当即一一讲出。

    “此人就是臣弟提过的徐中。”才讲到一半,卢泓便开口道,“他们二人果然搅在一起,看来传国玉玺已经在温白陆手里了。”

    太子脸色顿变:“既然拿到玉玺,他还带此人进宫做什么?”

    卢泓默了默,拿手在脖子上一比,道:“这人知道温白陆的恶形恶状,当然留不得。外面人多眼杂,带回宫来动手,可就方便多了。”

    “这么说来,等他杀了那个小混混,下一个就轮到本宫了?”太子脸庞煞白,扣着两手,焦躁地转了几圈,一狠心道,“如今只好即刻点兵,先下手为强了。”

    正待派人传令,冯客舟却上前一拦,问道:“这般兴师动众,等温白陆来了,殿下预备怎么说?”

    太子被他问得一头雾水:“还用和他多说什么,是他先对不住本宫,本宫可没亏待过他。”

    冯客舟摇头道:“倘若九千岁真有不臣之心,说不定正等着殿下给他送去一个出兵的借口。”

    太子听了恍然大悟,冷静些许:“依先生的意思,难道要本宫按兵不动,坐以待毙吗?”

    “也倒不必。”冯客舟的手指捋过鬓发,轻笑道,“我们照样点兵,但对外只能说是七殿下不服判决,入宫行刺,我们是要抓刺客的。”

    太子目光微亮,眼角瞥向卢泓,心想这么一来,假如温白陆没有逼宫篡位之意,双方还有转圜余地。要是对方不依不饶,大不了把卢泓推出去替罪。

    太子脸上不由浮现笑意:“好主意,就照先生的意思办。”

    冯客舟又道:“那个徐中也不能落在温白陆手里,殿下不妨派人救他出来,日后列数温白陆的罪状时,也好做个佐证。”

    太子蹙眉道:“君要臣死,何须这般麻烦?”

    卢泓却接口道:“冯大人说得不错,自古以来但凡是明君,赐死下臣总要分说清楚,才不至于落人口实。”

    此时,他与冯客舟各站太子左右,近在咫尺。这般说话时,他的目光便落在了冯客舟被头发盖住的侧脸上。

    卢泓不由好奇心起,心想这人为官三载,竟从来没人见过他这半边脸长得什么样子。

    难不成他脸上生了什么疮疖,才只得常年挡着不给人看?

    卢泓正在出神,再一抬眼,竟对上冯客舟仿佛洞悉一切的目光。

    这目光好像猎人盯着猎物,让卢泓觉得不舒服,甚至生出一种会随时落入对方陷阱的错觉。

    这时,太子忽对他道:“七弟,你的身份特殊,稍后还是待在此处为好。至于宋妃谋反一事,为兄心中有数,待到御极之后,定为你平反昭雪。”

    卢泓忙收回视线,拱手回了几句客套话,等太子与冯客舟离开,屋里只剩他一人,才终于松出口气。

    自从进到东宫,他就不得不端着架子讲话,字字句句先在脑子里转三遍,才敢讲出。

    伸手一摸后背衣服,竟都汗湿了,然而卢泓知道,现在还不是能放松警惕的时候。

    估摸着太子等人走远,他端起桌上茶水一饮而尽,趁无人注意,快步出了屋。

    “什么?太子陈兵禁宫,他想逼宫谋反不成?”

    温白陆才回宫不久,就得知东宫那边的动作,不由大怒,心想这太子也太性急,才刚拿到传国玉玺,就等不及要对我出手了。

    侍卫恭敬禀道:“属下已询问清楚,说是捉拿宋妃谋反一案中的要犯卢泓。”

    “呵,看来又是他身边那位状元郎出的主意了。”温白陆冷笑一声,重重放下茶盏,吩咐道,“即刻点齐人马,随我去东宫。他们捉拿要犯,咱们就‘协助’太子殿下捉拿要犯。”

    他今早上出宫时,原本成竹在胸,以为对付一个市井混混和两个落难皇子,是不费吹灰之力的事。

    谁知半路上横生枝节,匆忙中不及把徐中送回大牢,只得带入禁宫。

    如今东宫明火执仗地与他为难,温白陆哪还顾得上徐中这么个小角色,当即将他关进偏殿,命人严密看守。

    “老实待着!”官兵把徐中往屋里一搡,紧闭大门。

    徐中在心里骂了一声,见门外守卫多,一时半会儿逃不掉,索性靠着墙一屁股坐地上。

    他听见外头动静,就知道卢泓的挑拨多半管用,心里巴不得温白陆和太子赶快打起来。最好再把衙门里那些官差通通喊来,一起打个几天几夜,他好能趁乱逃跑,带着他娘离开上雍这个鬼地方。

    他百无聊赖地,一边兜着嘴唇吹动额前碎发,一边想道,也不知卢渊在牢里见到他娘了没有?

    连卢渊自己都是一副风吹就倒的病鬼样,先前还被那死太监弄昏过去,徐中忍不住担心,这么个又伤又病的落魄王爷,能帮着自己救人吗?

    别是个拖累才好。

    徐中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事实上,卢渊这时候的确难受到极点。

    肩膀的伤口裂开,疼痛和失血后的眩晕一起袭来,抽走他大半体力。他只能阖起眼,侧躺在监牢阴冷的地面上,一动不动。

    过了不知多久,冰冷的四肢开始泛起热意,仿佛点起一团火,越烧越旺地顺着身体蔓延。

    卢渊觉得喉咙干涩,整个人愈发沉重,连眼皮都不愿抬起,只想这么睡上一觉。

    “哎,你是不是不舒服?在这种地方睡觉,不怕落病啊?”

    昏沉中有个声音唤他,忽而近在耳畔,忽而却远在天边。片刻后,一只手抚上他额头,稍微探了探就拿开了。

    紧接着,那道声音又响起来:“唉哟身上这么烫,来人啊,给他拿碗水喝啊!”

    “喊什么喊,叫丧啊!”牢头往木栅栏上抽了一鞭,响声在空旷的监牢里回荡,把其余犯人都吓得瑟缩起来。

    徐母却急了,声音拔高一倍:“没看他都烧糊涂了吗?连碗水都不给,要死人了!”

    “好好好,不就是想喝水吗?你们都是爷爷祖宗,我给你们倒。”牢头挑着三角眼,出去提了水壶进来,让徐母端着碗接。

    壶里的水滚烫,他嘿嘿笑了两声,成心往徐母手腕上浇,疼得她大叫一声丢了碗,手上已烫脱层皮,周围冒起密密麻麻的水泡。

    牢头冷笑着看她:“你倒是喝啊,想喝还有的是……哎呦!”竟被徐母捡起碗狠狠砸在脸上,眼眶鲜血直淌。

    徐母叉着腰,劈头盖脸就骂:“挨千刀的兔崽子,恶人我见多了,没见过你这么缺德的!老天爷都看着呢,叫你以后生个孩子没屁眼!”

    “你他娘的……”牢头捂着一只眼,另一手往腰里探,想开门进去好好教训这个泼妇。

    徐母却一下扑到墙边,作势往墙上撞,叫道:“你今天敢碰我一手指头,我就磕死在这儿,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牢头动作一顿,气得直喘,一脚踹在牢门上,强硬道:“你死了关我什么事,我给你拖到乱葬岗上喂狗吃。”

    徐母反倒笑了:“得了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上头的大老爷可怕我死了呢!我要是死了,你们大老爷的大老爷还怎么抓我儿子呀?”

    “你你你……”牢头被她呛得接不上气,手指头直抖。

    “我什么我,给姑奶奶拿水来,不要冷的不要热的,要不冷不热的!”徐母瞪着他,眼睛睁得铜铃样大。

    牢头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心想真是个母夜叉,惹不起。他狠狠一跺脚又出去了,不多时,重新提来壶温水,往徐母面前的地上一放。

    其他隔间里的犯人,都趴在门上朝这边张望。

    这里本是男牢房,为了方便看守徐母和卢渊这两个“要犯”,才暂时把他们关在一起。众犯人见牢里进来个女人,方才又吵得热闹,这会儿正好奇,交头接耳地议论。

    牢头恼羞成怒,几鞭子抽过去,骂道:“看什么,皮痒痒了是不是?”见众人噤声,才哼了一声,抬腿去到外间。

    四周安静下来,徐母便卸了气势,坐下发呆。

    她心想,她那傻儿子估摸着不会跑,天塌下来也得回来救她。再等等吧,母子平安是最好了,但要真是逼到绝路上,大不了咬舌头抹脖子,谁也别想拿她威胁她儿子。

    正想着,身边的人忽然动了动,极不舒服似的紧皱双眉,嘴里无意识地吐出模糊字眼:“水……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落魄王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李小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小侠并收藏重生之落魄王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