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落魄王夫 > 第19章 会和

第19章 会和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太子回头看了看被铁链牢牢锁住的卢泓,对上他含恨血红的双眼,只轻笑了一声,对温白陆道:“这个人就交给千岁处置吧。”说罢命令扛抬步辇的侍从回宫。

    太子走后,温白陆来到卢泓面前,道:“刚跑了哥哥,又来了弟弟,好啊,看来往后的日子我不会觉得无聊了。”

    卢泓“呸”地啐了他一脸口水,骂道:“有什么招数尽管使出来,你那点花拳绣腿,爷还不放在眼里。”

    身后的侍从惶恐,忙递上帕子,温白陆却似乎并不动怒,笑着在脸上擦了擦,道:“看来七殿下脾气不好,须得让我这些下人好好教你宫里的规矩。”

    他说罢便拂袖背转身去。

    左右兵士了解温白陆的性情,不需他使什么眼色,也不需他下什么命令,就心领神会地将卢泓拖到一旁。

    温白陆近日新得了一只翡翠扳指,水头极好,是难得一见的上等货色。

    他爱不释手,此刻小心取下来,举在银盘样的月光下赏看。片刻后,身后便传来拳打脚踢之声,隐隐夹杂着卢泓强忍的闷哼。

    温白陆悠然道:“今夜月色好,我要多赏一会儿,来啊,给我打扇。”

    “是。”两名宫婢垂首上前,安静而轻柔地挥动香扇,带起阵阵熏风。若非拳脚击打身体的声音太过刺耳,打破了这份宁谧,此情此景倒真有三分文人骚客的诗情画意。

    徐中不敢从草丛里探出头,他只知道温白陆始终没有喊停。而卢泓和他的哥哥一样傲气,不肯在温白陆面前吭一声。

    卢泓被人从地上拉起来,头一抬起,眉弓处破开的伤口便淌血不止,直流进眼角。

    睁眼时,眼前所见皆染作血红,连天边皓月,也透着血色的凶光。

    身边的人不知何时停下来,他还不及喘匀气息,就被强行拖至温白陆脚下。

    温白陆抬起一只脚,踩在他身上,略略低下头,细看他满面青紫伤痕:“我这些下人笨手笨脚,不知伺候得七殿下可还舒坦?”

    卢泓忽然笑起来,满嘴是血,撩起眼皮盯住那个居高临下的男人,吐出两个字:“舒坦……”

    “是吗?”温白陆目光一冷,脚上猛然加力,直到传来骨骼受到重压的轻响。卢泓的笑容因疼痛而扭曲变形,兀自咬着牙忍受。

    踩在身上的力道一去,他就歪头吐出口血,笑道:“你要么弄死我,要么就等着……”

    温白陆俯身看着他,把他的脸抬起来,问道:“等什么?”

    “等着风水轮流转,你落在爷手里的时候,再把你施加在我和皇兄身上的这些手段,一一享用一遍。”两人距离极近,卢泓几乎在他耳边说。

    温白陆笑了笑,扯住他的头发,慢慢向后用力:“那你可不要让我等太久了。或者说,你自己争点气,别被我三下两下就玩死了。”

    卢泓只觉头皮上似有千万根钢针同时插入,有种头发将被连皮拽掉的错觉。

    他猛喘了几口气,咬牙切齿道:“没亲眼看到你在我面前哭泣求饶、像条狗一样摇尾乞怜,爷怎么舍得死……唔……”头被猛磕在地上,立刻带来阵眩晕,胃里恶心得紧,他翻身趴在地上,剧烈地呕吐,然而什么都吐不出来。

    温白陆再次拽住他的头发,逼迫他抬起头,笑道:“七殿下,你再说啊,我喜欢听。”

    卢泓眯缝着眼睛,一手抓住温白陆的袖子,在他袖上染出一道血印:“对了,你不是用那种下三滥的手段羞辱我皇兄吗?等将来有了机会,爷帮你找一百个男人,夜夜伺候你舒坦,你说好不好?”

    温白陆盯着他,笑容像蜜,目光冷得像刀:“怎么,七殿下不想亲自来吗?”

    卢泓愣了一瞬,随即露出个恶劣的笑容,在他耳边道:“爷嫌你……是个不男不女的妖怪。”

    温白陆笑容似乎一僵,却立刻恢复如常,道:“好,好,好……但是现在,先让我陪七殿下慢慢玩。”直起身来,扬声道,“来人,把他带到我宫中。”

    徐中直等人都走尽了,才从树丛里钻出来,他救不了卢泓,甚至连他自己都不一定救不了。

    宫道间一个人也没有,透着阴森森的诡异气氛,高墙上空有无数乌鸦飞过,发出令人汗毛倒竖的叫声。

    徐中想,温白陆的飞鸽传书一定已经到达衙门了。

    他没时间再想其他,掏出怀里的皇宫地图,借着月光仔细辨认清楚,直奔宫门跑去。

    到了宫门前,远远看到携刀的侍卫在前方把守。见有人跑来,侍卫纷纷拔刀,拦住他道:“什么人竟敢逗留禁宫?”

    徐中也不管有用没用,把刚得的那把扇子掏出来,在众人面前一展,喝道:“开门!”

    对方见是一把破旧折扇,起初没当回事,心想这人怕是疯了。一人举高了灯笼,映亮扇面,戏谑道:“让爷们儿看看是什么宝贝,长长眼。”

    他顺着那副山水画面看去,嘴里啧啧有声,忽然间瞧见旁边的落款私印,待看清上面内容,整个人如同被雷劈中,猛地定住了。

    旁边人推他,嘲笑道:“怎么了,真是什么宝贝不成?看把你吓成这样,没见过世面。”

    先前那人声音都抖了,指着道:“御御御御御……御扇……”一句话没说完,两腿一软跪了下去。

    众人大惊,一齐凑上前一看,果真的圣上御笔,登时扑通扑通跪倒在地,高声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想起方才出言无状,竟伏地不敢起。

    徐中何曾见过这样的场面,反被他们吓了一跳,但好在知道这扇子管用,便命令道:“还不开门!”

    “是是是,属下遵命!”头领朝后一挥手,急声道:“还不开门?!”其余人连滚带爬地爬将起来,合力将宫门打开,恭恭敬敬送徐中出去。

    徐中出得宫门,整个人还像踩在棉花里,做梦似的,狠狠跺了跺脚才清醒几分,朝衙门跑去。

    这时,守在衙门的官吏都像熬鹰似的守着,半点也不敢马虎。

    收到飞鸽传书,立刻命人把卢渊和徐母关在单独的院子,派大队人重点看守。

    卢渊看这个架势,就知道是温白陆明白过来了,而徐中肯定不在他手里,甚至已经不在宫里。所以他才着急拿徐母和自己做筹码。

    卢渊被押送至院子的途中,悄悄从袖子里滑出私藏的小刀,伺机出手。他知道,自己一旦被重兵看管起来,就一点胜算都没有了。

    行到僻静的过道上,身后官差不断催促着两人快走,卢渊装作脚步不稳,向前一个踉跄,等对方下意识伸手扶他,忽然间手起刀落,刺进那人肩膀。

    “啊——”那人一声惨叫,紧接着喊道,“来人啊,快来人!”

    卢渊哪容他叫人来,一记手刀将他劈晕,同时飞起一脚,正中另一人前胸,踢得他大力向后跌去,和身后的两个同伴骨碌碌摔做一团。

    徐母只觉得眼前一花,几个官差就躺倒一地,不由得愣住,半晌回过神,惊叹道:“你功夫真是了得。”

    卢渊皱着眉,脚步因持续发热而渐渐虚浮,头脑也昏涨起来,对徐母道:“你跟着我走!”

    徐母连忙点头,跟着他从后院朝前跑。

    然而没跑出几步,只听得脚步声不绝于耳,闻声赶来的大批差役前后夹击,迅速将两人阻在当中,喊道:“站住!”

    卢渊凝着脸,目光从众人身上一一扫过,喝问道:“你们是想助纣为虐,给温白陆那个阉贼当鹰爪了?”

    一名官吏脸色一变,道:“你已是朝廷钦犯,还敢大放厥词?劝你快快束手就擒,别再做困兽之斗了。”

    卢渊冷哼一声,道:“你当了这么多年官,应该知道结党营私图谋造反是什么罪名?”

    那人双眼瞪圆,厉声道:“死到临头还在妖言惑众,来啊,把这两个宋妃的余孽给我拿了!”

    一声令下,院中瞬时聚集上百人,密密匝匝围成人墙,百把长刀指向包围圈中两人,如百点寒星缀于夜空,散发着冷光。

    卢渊看着众人步步逼近,微眯起眼,沉声道:“凡结党营私图谋造反者,斩首示众,株连九族。本王就网开一面,暂且不牵连尔等家小。”

    深沉夜色里,月亮的银辉映亮了卢渊冷峻异常的脸廓,一身黑衣被夜风吹得猎猎招展。

    他脚尖一挑,长刀已落在手中。随着步步向前,刀尖从地面拖过,迸出点点火星。

    “上——”不知谁喊了一声,包围圈瞬间缩小,如海边翻起的巨浪,朝中心两人扑去。

    卢渊刀尖一提,一刀劈中两人,紧跟着回刀向后,又是两人倒入血泊。

    众人见他真下杀手,不由得都是一怯,急速收拢的人墙向后退了退。

    卢渊将刀一横,把徐母护在身后,月光照耀在刀面上,反射出渗人的白光。

    他侧目看向众人,一字字道:“别逼本王大开杀戒。”

    众官差又退半步,一齐望向他们的顶头上司。那官吏见卢渊脸上溅了热血,从鼻梁直淌到嘴唇,活像从地狱爬出来的修罗,禁不住两股颤颤。

    却道:“给我冲!哪个敢临阵怯敌,不尽全力的,格杀勿论!”

    众人一听这话,进退都是死路,不如合起伙来把这两个要犯拿下,换来一线生机。

    涌入院中的官兵越来越多,卢渊武功虽高,但旧伤未愈,又发着高烧,久战到底力不从心。徐母也捡起一把刀防身,忽见他身体一晃,上前查看,才发现他肩上的伤口都渗出血来,忙扶住他道:“小心啊。”

    卢渊道:“无妨。”拄刀一撑地面,勉强支住身体。

    有人见状叫道:“他旧伤复发了,快围上去!快!”

    这一喊,方才被逼退数尺的人潮又冲了回来,士气大振,个个志在必得一般。

    卢渊提住一口气,猛地将刀掷出。这一下力道极大,竟然像串糖葫芦一样,对穿了三人。

    众人大惊失色,脚下逡巡不前,意在观望。

    卢渊冷视众人道:“即使本王旧伤复发,对付你们几个人,也是绰绰有余。”

    他话说得虽狠,一直在旁边暗中搀扶的徐母却知道,他整个人都在轻微颤抖。她忽然感到手上一片黏腻湿濡,低头看去顿时吓得脸色发白,竟是卢渊伤处的血已湿透大片衣襟。只因衣服是黑色,才看不分明。

    此时鲜血带着滚烫的热度,正一滴滴落在她手上。

    徐母急道:“别打了,咱们不打了。”再打下去,就要闹出人命了。

    卢渊回头看她:“不想见你儿子了?”

    徐母一怔,咬牙道:“看着吧,他们要敢动我儿子,我就敢上皇帝面前告御状。他不管,我就敢砸他的龙椅,敢掀他的龙案。”

    卢渊忽然有些茫然:“你这是什么意思?”

    徐母涩然道:“不打了。”抬头对那躲得远远的官吏喊道,“这官司是我儿子惹的,我跟我儿子两个人扛,跟他没什么关系,你们让他走!”说着指了指卢渊。

    这下不禁卢渊愣住了,众人都愣住了。

    官吏笑了半天才道:“老太太,你想什么呢?你儿子谁啊,一个走街串巷的小混混,惹再大的官司能捅天吗,捅一个我看看?”

    徐母张着嘴呆了半晌才道:“怎么,官司不是我儿子犯的?”

    官吏又笑了:“你又知道你身边这位是谁吗?当今圣上的三皇子,靖王殿下。他犯的是谋反罪,你跟你儿子想扛?哈哈哈哈哈,你扛得了吗你!”

    “要是加上这把扇子呢?”一道声音从门外传来,众人吃惊,纷纷望去,见台阶上立着一个人。

    徐母一下子认出这声音,骂道:“徐中,你这个死小子!”

    官吏一见是他,登时眼睛发亮,道:“什么扇子不扇子的,正等着你来呢,你倒是没让本官失望。来啊,把他一起抓了!”

    “谁敢动!”众人还未上前,徐中刷得打开纸扇,往那当官的面前一晃。

    “这是……这是……”那官吏眼睛睁得溜圆,指着扇面,倏地结巴起来。他怎么也没想到,徐中能拿出这样东西来,这把扇子货真价实,他当年殿试之时还亲眼见圣上用过的,却如何到了这小混混手里?

    见御扇,便如圣上亲临。

    官吏只得跪地拜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见众人还愣着,忙回身催促,“还看什么,快跪下!”

    众人一见他当先跪下,哪还有什么犹豫的,兵器立刻乒乒乓乓扔了一地,纷纷跪倒高呼万岁。

    徐中弯腰对那官吏道:“给我这把扇子的人,让我拿它来救我娘和卢渊,你放不放人?”

    官吏的乌纱帽都磕歪了,拿手扶了一把,连声道:“放……放……放人!”

    徐中又道:“你说谋反罪我和我娘扛不起,加上这把扇子,扛不扛得起?”

    官吏只得又道:“扛得起,扛得起。”

    徐中远远见他娘狼狈不堪的样子,想必在牢里也受罪了,登时气不打一处来,哼了一声,故意不叫他起身,径直绕过去寻他娘。

    徐母左看看,右看看,见到处都是脸朝地背朝天的人,问道:“我是不是也得跪啊?”

    徐中吓了一跳:“娘啊,你是不是要害我?”

    徐母一听,照他脑袋就是一巴掌:“我怎么害你了?”

    徐中缩着脖子道:“算卦的都说我不是长寿命,你还想跪我,折我的寿啊。”

    徐母“呸呸”两声,照着他脑袋又是两下,骂道:“瞎说什么呢臭小子!不嫌触霉头啊!”

    徐中嘿嘿笑着,转头看卢渊,发现他脸色白得像纸,身体摇摇欲坠,忙扶住他道:“你怎么了?”瞥眼见他衣襟上一片深色痕迹,才知道伤口又裂开了。

    徐母在一旁道:“看着挺斯文的孩子,打起架来不要命。不过要不是有他,你这会儿也看不见你娘了。”

    “你……”徐中微微吃惊,没想到他真会信守诺言救护他娘。

    然而卢渊再也坚持不住,向旁倒去,徐中急忙伸臂一揽,男人便倒在他怀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落魄王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李小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小侠并收藏重生之落魄王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