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落魄王夫 > 第21章 远行

第21章 远行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话音未落,只听一声敲击闷响,站在徐中身旁的差人已栽倒在地。

    另一人回头,见徐中手里还举着打人的凶器,大惊之下伸手拔刀,却被一双胳膊从身后紧紧抱住。

    徐母一边死抱着他,一边朝徐中喊:“快砸呀!”

    徐中当即抡起手中包袱,狠敲在那人脑门上,包袱里装着老皇帝给他的铁盒子,只一下就把人砸晕过去。

    船夫撑着竹篙,在船板上看得愣住。

    直等徐中把卢渊扛上船,徐母也矮腰钻进船舱里,他才反应过来似的,“哎呦”一声,连连作揖道:“几位大爷姑奶奶,求你们到别家去吧,小的哪敢得罪官爷啊!”

    徐中眼看追兵快到近前,偏偏船家不肯开船,心里一急,便从那人手中夺过竹篙,一篙将人捅下河,撑船就走。

    船夫扑腾着爬起来,见小船已驶出丈远,急喊道:“船!我的船!”

    徐中也喊:“娘,快往河里撒铜板!”

    徐母闻声探头出来,见岸边还停了许多船支,心想等官兵追到,怕要乘船来抓他们。她立刻拿过包裹,从里面抓出把铜钱,一狠心扬了出去。

    官府到底阔绰,替他们准备的干粮盘缠分量十足。她还从没见过这么多钱呢,可惜没来得及捂热乎,就又都没了。

    铜钱抛得远,有不少都落在那些渡船的船头上,哗啦啦响成一片。有人捡起来一看,见真是一枚一枚的大铜钱,兴奋叫道:“真是钱啊!”

    其余船家一窝蜂地聚上来,你抢我夺。不少人在推搡中摔进河里,然而此处水面尚浅,才刚没腰,人们索性就在河底摸索起来。

    “哪来的冤大头,还在撒呢!”一人指着远处喊。

    见徐中那条小船越漂越远,众人纷纷撑船离岸,用网子去抄还没沉下水底的铜板。也有人撑到河心就把竹篙一搁,一个猛子扎进河里,潜到深处去拾。

    等众官兵急匆匆追到渡口,哪还有半条船的影子?他们忙朝远处大声招呼,众船家却只顾着捞铜钱,没心思理睬他们。

    为首的人气急败坏道:“给我放箭!”

    流矢破空声接连响起,弓箭手数箭齐发,箭支像密雨似的划过夜空,有的落进河里,有的插在渡船的乌篷上,船板上。

    众船家惊叫连连,一时也顾不上捡钱,都抱着脑袋躲进船舱里。

    徐中也把竹篙往船头一横,弯腰冲进舱内,冲他娘喊:“快去里头躲躲!”

    吹熄了船舱里的灯,四周立刻漆黑。徐中拉着他娘趴在地上,随手抄起个木盆挡在面前,还要分心照看身旁的卢渊。

    外面不知何时下起雨,箭钉入船壁的声音和雨声混在一起。几只箭从窗外射|进来,斜斜地插在地面上,徐中一惊,忙把身体趴得更低,生怕被流箭所伤。

    过了许久,岸边的喧嚣声远了,飞来的羽箭也渐渐稀少,周遭只剩下越发细密的落雨声。

    徐中从船舱角落里找出一身蓑衣斗笠,披着钻出舱外,提篙将船撑入岔开的河道支流,七拐八拐之后,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划去了哪里。

    河面渐渐宽阔起来,两侧高耸的山峰夹岸。

    雨点抽成细长雨丝,淋在人脸上凉津津的,徐中抹了把脸,见前无阻挡,后无追兵,银带子似的大河之上,只飘荡着这么一艘小船。

    徐中眺望着远方无尽水色,心间豁然开朗,升起一股说不出的畅快来。

    他将竹篙一抛,任小船随水东去,人站在船头上,扭身朝船舱里喊:“娘,咱们终于逃出来了!逃出上雍城了!”声音传得极远,隐隐在山间回响。

    徐母在舱里点起两盏灯,又把外间高高挑起的灯笼一一点亮。

    柔和的橘光照亮周围一小片水域,和远处的冷蓝夜色相互映衬,恰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景致。

    迎着清凉的微风,徐中深深舒了口气,紧绷许久的神经放松下来,四肢百骸仿佛都在这一刻舒展了。

    徐母在里面叫他:“快过来吃东西。”

    徐中一骨碌爬起来迈进船舱,他娘正掰开个裹满芝麻的饼子,一半拿在手里,一半递给他。

    徐中一口咬掉一大块,嚼得津津有味,这些天来被温白陆追得东躲西藏,只觉有许久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了。

    徐母拿帕子浸了浸河水,搭在卢渊额头上给他退热。

    然而他昏迷中还觉得难受似的,不停辗转磨蹭,掌心也无意识地贴在竹席子上,藉此获得一丝清凉。

    徐中一边咬着饼子一边道:“他病得厉害,这么下去不行。等前面遇到城镇,我上岸买点药回来。”

    徐母点了点头,也怕他这么烧下去有个三长两短。

    忽然想起什么,她手底下一顿,转头问徐中道:“那个太监跟我说你娶了一房媳妇,都拜过堂入过洞房了,到底有没有这回事?”

    徐中没想到他娘连这事都知道,顿时愣住,不知该怎么回答。但他从小到大跟他娘也没什么隐瞒的,这时支吾半晌,到底照实说了。

    徐母看看他儿子,又偏头看看卢渊,只觉得不可思议,良久才回过神,拉徐中过来压着声音问道:“臭小子你老实跟娘说,你跟人家圆没圆房?”

    徐中就算脸皮再厚,被他娘这么一问也禁不住脸上发烧,徐母又再追问,他才点了点头。

    “哎,行啊,我儿子总算是个大人了。”虽然早知道徐中不爱姑娘爱小子,和卢渊成亲也不是两人情愿的,但徐母心里仍有种说不清的感觉,真像看着儿子娶媳妇了似的。

    徐中听她这么说,还有点不好意思,低着头吃饼。

    却忽听他娘道:“咱们徐家虽然穷,可也不是随随便便的人家。就算媳妇是个男的,也还得按着规矩来,圆过房那就是你的人了,这房儿媳妇娘也只能认下了。”

    “什么?!”徐中吓得差点跳起来,饼渣子呛了一嗓子,捂着嘴咳得眼泪直涌。

    “看把你乐的。”徐母瞪着眼睛给他拍背,嗓门也高了不少,“也是,我儿子又不傻又不瞎的,娶个这么好看的媳妇能不乐意嘛。”

    徐中好容易喘顺这口气,看着他娘道:“我什么时候说我乐意了,娘啊,你别乱牵红线行不行?”

    徐母急了:“怎么是我乱牵红线,你还瞧不上人家是怎么的?”

    徐中整个人往后一倒,仰躺在里地上,叫道:“娘啊,你不知道他是皇子吗,原来还是王爷呢,你想跟皇上当亲家?这还不算,你还想让人家嫁儿子,这事放谁身上能同意啊?”

    没想到徐母竟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叉着腰道:“不同意?他凭什么不同意!皇上也得讲道理是不是,都拜堂圆房了,不能因为不是闺女就赖账吧?”

    徐中无可奈何地捂着脑袋喊:“娘你就饶了我吧,这哪是什么赖账不赖账的问题。”

    徐母见他躺在地上简直没个样了,一脚把他踹起来,道:“我说你个臭小子是不是胆子小,不敢娶皇上大老爷的儿子啊?”

    徐中闷着头不吭声,心想,可不是我胆子小,是娘你胆子太大了点。

    徐母把最后一口饼也塞进嘴里,拍了拍手道:“我看就这么定了,皇上不是给了你一把扇子吗,回头也把咱们徐家的传家宝贝给他,勉勉强强就算是合规矩了。”

    徐中一听这话,眼睛都瞪圆了:“娘你还要把咱传家的东西给他?”

    徐母瞥他一眼道:“进了咱们徐家的门,往后就是徐家的媳妇,那还不是应当的吗?”

    徐中皱着眉道:“娘啊,你就别白操心了,我跟他压根不是一路人。当初被死太监逼着跟我拜堂,他心里早恨死我了,就想找个机会把我杀了解气。”

    徐母努着嘴,满脸不信似的:“我看你小子没缺胳膊没缺腿,可见我儿媳妇还是嘴硬心软下不了手。”

    徐中差点笑出来,哼道:“他哪是下不了手?他是现在落了难,孤身一个人,才想利用我帮他呢。”说着懊恼地一拍大腿,道,“昨天真不该带他出城。我当时看他又伤又病的,又多亏他救了你出来,一时就犯糊涂了,哎。”

    “我的傻儿子,你怎么不反过来想想呢?你惹了这么大个烂摊子,咱们孤儿寡母的,能打得过那些官兵吗?有个会武功的跟在身边,也是个照应。”

    徐中撇嘴道:“就怕官兵还没打过来,他先一个不高兴把我剁了喂鱼。”

    “看你没出息的样。”徐母拿手指头点着他胸口,说话跟蹦钢珠子似的,“他恨你不还是因为拜堂入洞房那点事吗?你要是有本事,就让他心甘情愿地跟你了,那不就什么事都没了?”

    徐中翻了身趴在地上,嘴里直喊:“娘啊,你这是把你儿子往火坑里推。”

    “你当娘老糊涂了,随便看见个小子就往你屋里送呀?”徐母朝他屁股踹了一脚,伸手拍拍船舱的木壁,“你瞅瞅,咱们现在是上了同一条船了,谁也离不了谁。要是咱仨不一条心,迟早让那个姓温的太监一窝端了。”

    徐中反驳道:“那也不能牺牲你儿子的下半辈子幸福啊。”

    徐母瞪他:“条件这么好的你看不上,以后遇见歪瓜裂枣大字不识的你就幸福了?既然你俩拜了天地,那就是有缘分,往后处得久了要是能看对眼,不也是两全其美的事吗?但你要是真不喜欢,谁还能逼你了?”

    徐中翻了个白眼,小声嘀咕:“我还是觉得趁他现在没醒,把他扔河里得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落魄王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李小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小侠并收藏重生之落魄王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