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落魄王夫 > 第22章 娶回家也不错

第22章 娶回家也不错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之后的几天,卢渊一直发着热,人也不太清醒。在上一处镇子采买的东西几乎用尽的时候,小舟终于穿过层岩壁立的峡谷,前方也渐渐有了人烟。

    船才一靠岸,徐中就被他娘催着进城买药。

    城门口没有士兵盘查,墙上也没贴着抓捕他们布告。徐中松了口气,看来这座城又小又偏僻,上雍的消息还没传到这里来。

    天刚蒙蒙亮,城里的店铺大门紧闭,街道冷冷清清。

    这正合了徐中的心意,他这次入城另有一件要紧事办,人多反倒不方便。

    他这两天仔细考虑过,老皇帝交给他的那个铁盒子,不能再带在身边了。

    虽然不清楚里面装着什么,但看老皇帝那时的神色举动,就知道是关系重大的宝贝。戏文里杀人夺宝的故事他也没少听,这么贵重的东西放在身上,一不小心就是杀身之祸。

    再者说,这事也不能让卢渊知道。

    要是被他知道,老皇帝连他这个亲儿子都不相信,反倒把东西给了自己,那恐怕又要出大事。

    徐中早在上雍的时候就看出来,卢渊不是什么善人。

    一个人最爱的东西,莫过于自己的身体发肤。可卢渊先前身中铁钩,自己拿刀割开伤口,连眼都不眨一下,后来为了骗取温白陆的信任,又不惜绑了自己作饵。

    他对自己都狠得下心,那这世上还有什么是他不忍心伤害的?

    对这样的人,还是少惹为妙。

    至于老皇帝千叮万嘱要把东西交给通宁关孙大帅的事,也得等他把他娘安顿下来,保住小命之后再说。

    徐中抱着东西在城里转了几圈,找到一个隐蔽之处,就趁没人看见,用树枝在地上刨出土坑,把铁盒迅速藏进去,重新填上土。

    为了怕人发现痕迹,他特意在表面撒上一层旧土,又铺了些干树叶,看上去就和周围的地面没有分别。

    他不敢做明显的标记,反复记了几遍位置后,才若无其事地大步离开。

    徐中转回主街上,打算赶快买好东西出城。

    可是敲了几家店门,店老板要么闭门不应,要么隔着门缝和他交谈,确定真是来光顾的客人,才肯撤下一条窄窄的门板,把人迎进店里,而后急忙闭门落锁。

    徐中大惑不解,心想这里的人怎么都跟做贼似的?

    更奇怪的是,等他买齐所有东西,天色早已大亮。可路上依旧行人寥寥不说,整条街上甚至没一家店开门做生意,十分反常。

    徐中终于耐不住好奇,叫住一个路人来问。

    那人抄着袖子打量他,左右张望一番后,才低声道:“你是外地来的吧,劝你办完事就快点离开吧。”

    徐中更觉奇怪,忙追问道:“为什么啊?”

    那人伸出手,朝远处一个方向指了指,声音压得更低了:“这一带闹匪闹得凶,尤其是那边的大孟山,可是出了名的土匪窝。隔三差五就有山匪来城里抢东西抢女人,你看看,大白天也没几个人敢出门的。”

    徐中大吃一惊:“城里当官的大老爷不管吗?”

    这些年世道乱,盗匪猖獗也没什么出奇的。可徐中经年住在上雍城里,再怎么也是天子脚下,粉饰太平,这回出来才知道外面已经乱到这个地步,连土匪都敢光天化日地进城抢掠了。

    “谁敢管啊?大孟山的土匪不止一家,剿了一家再来一家,要是惹急了这些人,遭殃的还不是咱们老百姓?”

    那人显然不愿在外面多待,匆匆说完,便赶着回家去了。

    徐中出来也已有一阵子,这会儿知道闹山匪的事,就担心起他娘来,急忙往城外赶。

    一路担惊受怕地跑出城,幸而小船还好好地泊在树荫底下,徐母正蹲在河边撩水洗脸。

    见一切平安,他总算放下心头大石,怕徐母知道了担心,也不敢提土匪的事。

    再往前就是那人指的大孟山,横竖是不能走了,但现在折回头又是逆流,到夜里行驶不便,倘若遇上风浪就更糟了。

    徐中暗忖,索性在这岸边住一晚上,明天一早就调头回去,沿另一条水路朝南走。

    徐母见他回来,两手在衣服上抹了抹就问:“买了猪脚没有,我给你们炖个红枣猪脚汤补补。”

    “你吩咐的我哪敢忘,不过娘,那汤是给女人下奶用的吧?”徐中把肩上扛的怀里抱的,一股脑全都卸在船板上。

    这次除了日用吃食和退热草药之外,他还搬回两个小火炉,往后在船上熬药煮饭就方便多了。

    “有的喝就得了,还穷讲究。”徐母白他一眼,在水边三下两下清洗了器皿食材,端着东西回船上。

    徐中嬉皮笑脸地跟在后头,嘴里叼着根草叶,没正经道:“我倒没什么,就怕你便宜儿媳妇喝了汤,真给下出奶来哈哈哈哈……唉哟!”

    话没说完,腿就被什么东西狠狠一撞,他顿时整条腿发麻,脸朝下扑在船板上,摔了个结实。

    “妈的,谁暗算我!”徐中踢开脚下那颗被当做暗器的石子,捂着鼻子,骂骂咧咧地爬起来。

    一回头,见昏睡了几天的卢渊不知何时醒过来,正站在身后,冷视着他。

    男人大病未愈,身体还很虚弱,几乎是靠在船舱上才能站稳,眼里却分明含着怒气,显然听见了刚刚那些话。

    徐中做贼心虚地咳了一声,感觉到对方的目光钉在自己身上,像要戳出个窟窿似的。

    半晌,卢渊才重重哼了一声,道:“别再让我听见你嘴里不干不净的。”

    徐中等他返身迈进舱里,朝着地上“呸呸”两下,吐出嘴里那根草。

    “娘你看看,再怎么说也是我救了他一命,他不感谢我就算了,还耍脾气端架子。”他说着朝船舱那边望了一眼,怕卢渊听见,又把声音压了压。

    看他刚刚那样子,对付朝廷的追兵固然不行,对付一个不会武功的自己却是动动手指的事。

    徐中揉着腿上磕出的一块淤青,又动了和卢渊分道扬镳的心思。

    说到底,温白陆真正想抓的是卢渊,没他跟着,他和他娘指不定还能多活几十年。

    徐中先前还有些拿不定主意,这会儿仔细一想,把他放在身边就是供了尊大佛,这尊大佛脾气不好不说,还又挑吃又挑喝,上赶着当奴才都不一定合心意。

    傻子才带着他。

    倒不如先把人哄高兴了,等晚上睡觉的时候一闷棍下去,把人往岸上一扔,划着船溜之大吉。

    至于他会不会被温白陆抓回去,关他徐中什么事?就算卢渊在牢里的时候救过他娘,他救卢渊可不止一次两次了,怎么算都不欠他的。

    “发什么愣呢,是不是摔傻了?”徐母莫名其妙地看他一眼,“让你整天胡说八道的,这回遇上狠角儿了吧?我看啊,就得娶个厉害媳妇儿,不然制不住你这个混世魔王。”

    徐中不乐意了:“你怎么总帮着外人说话,我到底是不是你亲生儿子啊?”

    “街上捡的。”徐母没好气道,“我跟你爹可生不出你这么能折腾的儿子。”

    她一边说,一边熟练地倒出煮好的猪脚,生姜切片,再淋上绍酒。放入锅中过油后,顿时香气四溢,肉香里还裹着丝丝酒香。

    尽管对他娘这手厨艺习以为常了,徐中还是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往常家里穷,吃的都是清粥小菜,但哪怕是白菜豆腐,也能色味俱佳。现在有了新鲜的食材,经他娘妙手烹制,味道自然不是从前那些饭菜可比的了。

    徐母煲上汤,转头又炒出两个小菜。

    徐中从盘子里偷尝了一口,顿时赞不绝口:“娘你这手艺真是越来越好了。”

    徐母一把夺过筷子,瞪着眼睛凶巴巴地:“别拍我马屁,赶紧端菜。”

    饭菜上桌,卢渊只皱眉坐着,不大有胃口的样子。

    徐中估摸着他还在生气,便拿过碟子,替他夹了不少菜,又盛了碗香喷喷的猪脚汤,好声好气道:“我这人说话不好听,你别忘心里去。来来来,尝尝我娘做的菜,还有这汤,也是专门炖了给你补身体的。”

    徐中把筷子递到他眼前,一副诚心诚意赔不是的模样。

    卢渊有些意外,接过筷子却不动,一双黑眸望着他,似乎在猜测他的真实意图。

    徐中拿胳膊肘顶顶徐母:“娘,你也帮忙说两句。”

    徐母便道:“是啊,我们家中儿难得说几句人话,你就给他个面子吧。”

    “……”果然不是亲生的。

    徐中一口饭险些喷出来,捶着胸口大咳不止。抬眼时,却见身边的男人微偏过头,嘴角勾起一抹极难察觉的笑容。

    这一笑,便给他冷硬的轮廓添上许多柔和,像春日里融化的冰川。

    徐中一边扒着饭,一边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心想,要不是他脾气不好,城府深,心肠又毒,还惹了一屁股仇家,这么好看的媳妇娶回家也不错,可惜了。

    卢渊正襟危坐,等徐中母子把每样菜都吃过,才夹了一筷放到嘴里。

    徐母是个大大咧咧的人,没注意到,徐中却知道他是担心菜里有毒,才这么谨慎。

    徐中脸上笑呵呵的,心里早就火气冲天,心想,你能吃几口就多吃几口吧,等晚上把你绑了扔下船,你喊我爹都没用了。

    卢渊不知他心里正打着什么算盘,倒是惊讶于徐母能把菜烧得这么好吃。

    他由来锦衣玉食,眼界比寻常人不知高了多少。

    就算是在皇亲国戚里,靖王在衣食住行上的挑剔也是众所周知的。

    特别是膳食,倘若不能合他胃口,他是半点都不能将就的。王府里的厨子都是从各地找来的手艺一流的名厨,日日变着花样,小心伺候着这位矜贵的主子。

    即使这样,也不见得能教他满意。

    可眼前这个出身市井,看上去没什么过人之处,甚至有些举止粗鲁的妇人,竟能做出堪比皇家御膳的菜肴。

    或许徐家人的来历,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

    卢渊探究的目光从徐母身上扫过,又落回到徐中身上。这个小混混也透着几分古怪,能在温白陆手上死里逃生不说,连御扇也不知为何在他那里。

    卢渊心头缠绕着无数疑团,打算等身体好一些时,再将事情一一问清。

    用过饭后,他到底精神不济,在舱里倒头睡去。中间醒来喝过草药,发了一头大汗,又一觉睡到晚间。

    徐中发现,他即使在昏睡的时候,也睡眠极轻,不曾丝毫放松警惕。

    身边有任何细微动静,都会有所察觉。

    徐中有了这一发现,倒不敢轻举妄动了,却忍不住想,就算有权有势又怎样,做人做到这个份上,也是真累。还不如他这个小混混,哪怕天当被子地当席,也能好梦一场。

    正想着,男人忽然醒来,张口便喊:“掌灯!怎么不掌灯!”

    徐中被他吓得一激灵,差点从凳子上栽下去。

    他一直思索着眼下和往后的打算,也没留意时辰,此时夜幕降临,云团恰好遮住月亮和星光。人待在船舱里,的确伸手不见五指。

    徐中摸索着找火折子,随口问道:“堂堂一个大男人,该不会是怕黑吧?”

    话音未落,却听一阵东西落地的叮咣乱响。

    “我叫你掌灯!”卢渊显然动了怒,声音里带着不容回绝的气势,却夹杂几丝细微的慌张。

    与此同时,微弱的烛火终于燃起,驱走了舱内的黑暗。

    徐中这才看清,男人许是摸着黑扫到榻边矮桌,桌上的物品翻倒一地。

    而卢渊半坐起身,头发有些凌乱,屋子亮堂以后,他很快敛去了脸上的慌乱表情,只皱着眉对徐中说了一句:“以后晚上睡觉的时候,不许熄灯。”便背身躺下,不再说话了。

    “以后晚上睡觉的时候,不许熄灯。”徐中歪着鼻子斜着眼,夸张地用嘴型学他说话,末了撇嘴嘀咕一句:“毛病真多。”

    船舱被隔成两间,徐母住一间,徐中和卢渊自然住在另一间。

    简易搭成的临时床榻并不宽,卢渊一个人就占了整张,大概是习惯了高床软枕,他在睡梦中也总是频频辗转,眉头紧蹙。

    徐中可不敢跟他挤一张床,何况他今晚并没打算睡。

    他在地上摊开铺盖,假装打个哈欠躺下去,眼珠子却瞄着卢渊,转过来又转过去。

    按理说生病的人贪睡,就算脑袋里绷着根弦,也总有累了乏了的时候。只要找准时机一棍子下去,八成就能得手。

    但不怕一万只怕万一,要是被卢渊发现自己想害他,凭他那性子,自己怕连好死都不能。

    他思来想去拿不定主意,心乱如麻,早知道这么麻烦,在上雍的时候多准备几包蒙汗药就好了。

    等到后半夜,徐中上下两个眼皮不停打架,卢渊的呼吸也渐渐平稳绵长,终于睡熟。

    白天的时候,徐中就从弃在船上的杂物里找好一根短棍,贴着边藏在船舱里,此时一伸胳膊就拿到手里。

    他屏住呼吸,慢慢靠近卢渊所躺的床榻。确定男人没有察觉,徐中半跪起身,便要手起棍落。

    这时,却听舱外船舷上传来几声极轻的轻响,水流声也恍惚大了一些。

    徐中脸色一变,动作停了停,那声古怪的轻响却再没有了。

    他心下一松,当是自己听错,转念又举起木棍,心一横,朝卢渊后脑上狠砸下去。

    轰——

    巨大的木板碎裂声陡然响起,徐中惊叫一声,手里的棍子也掉在地上。

    他甚至不清楚发生什么,脚下的船板就忽然破开个大洞,河水狂涌而入的同时,他整个身体在眨眼间下沉,“砰”地砸入冰冷河水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落魄王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李小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小侠并收藏重生之落魄王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