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落魄王夫 > 第29章 折磨

第29章 折磨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韩铮的回信还没传回飞虎寨,他的大名却已经在上雍皇都家喻户晓了。

    几天前,本该载着生辰贺礼的车马抵达上雍城,许多出入城门的行人却都看到了惊人的一幕。

    几十匹骏马无人驱策,疯了般拖着马车冲入城中,守城的官兵骇然失色,好容易将这浩浩荡荡的马群制住,才发现每匹马的后股上都被扎了木刺,疼痛之下难怪要撒开四蹄奔逃。

    而它们所拉乘的空车上,皆用红漆写着四个龙飞凤舞的大字:温贼当死。

    这事牵连太大,守城的小官无法决断,当即层层上报。官员们不敢怠慢,派人详查究竟,帖子在当天晚上就递到了温白陆案前。

    “韩铮?”温白陆垂着眼,用小指长长的指甲划拉着帖上的那个人名,“查清楚是什么人了?”

    跪在下首的官员大气也不敢出,恭恭敬敬地低头禀报道:“是大孟山奉天寨的寨主,立寨虽然不久,近一年来却在那一带名声很响。”

    温白陆把帖子随意一扔,哼了一声道:“我当是谁,原来是大孟山的那些草寇。这些年尽忙着和鲁人打仗,顾不上料理他们,他们就越发胆大包天,耍威风耍到我头上来了。”

    那官员忙道:“是,是,下官这就派人处理此事。”

    这时,却有名小太监入内禀报道:“冯客舟冯大人求见。”

    温白陆闻言神情一动,挑了挑眉,点头叫他唤冯客舟前来。

    温白陆朝殿中那官员看了一眼,那人很识得眼色,当即便向他叩了个头,恭敬告退。

    等他走到门口,温白陆却又将他叫住,吩咐道:“你自去做你的事吧,刚刚那件事我另派别人去办。”

    官员作揖应是,弓着身子退出门外。

    不多时,一身大红官服的冯客舟敛衽入殿,放轻脚步走到近前,朝温白陆行礼作拜。

    温白陆把玩着缀在衣服上的珍贵珠宝,轻飘飘说道:“冯大人不必多礼。”

    冯客舟向来是太子所宠信的人,近日却总找机会来他这边走动,明里暗里对他透露一些东宫的事。温白陆看在眼里,将他带来的消息照单全收,却不做进一步的表示,试探着他的真实意图。

    在外人看来,温白陆和东宫早已经沆瀣一气,连成一线。

    但温白陆知道,他和太子之间只不过是由利益维系的合作关系,一旦风向有变,他们都会毫不犹豫地第一个站出来捅对方一刀。

    从上一次徐中、卢泓大闹禁宫,用一枚子虚乌有的传国玉玺就将两人挑拨得大打出手这件事上,就足够看出这一点了。

    而如果冯客舟可以真心实意地站到自己这边,对温白陆来说也是至关重要的一步棋。

    和从前一样,温白陆先是简单地问了问东宫的情况,与他聊了一阵,却始终不说到正题上。冯客舟看出他故意和自己兜圈子,却也不介意,仍然将自己知道的事无巨细讲与他听。

    温白陆挑着眼角看了看他,半开玩笑道:“冯大人把这些事都告知于我,若被太子殿下知道,怕要生大人的气了。”

    冯客舟苦笑道:“微臣一身事二主,已经有违圣贤教诲,千岁就算不信任微臣,又何苦这般出言挖苦呢?”

    温白陆听他终于忍不住捅破了这层窗户纸,不由目光一凝,勾起嘴角道:“冯大人言重了。天下迟早是太子殿下的天下,你我吃着朝廷俸禄,同事一主,又哪有什么第二个主子?”

    冯客舟今天来此之前,就已经做好了和他摊牌的打算,见他步步紧逼套自己的话,倒也并不惊慌。

    他走上前几步,见温白陆没有阻拦,便一直走到了他身旁,低声在他耳边道:“先皇驾崩,新皇不日就将登基。到那时,坐在龙椅上的固然是太子殿下,可这天下之事,却还是千岁爷说了算。”

    温白陆一惊转头,视线正与青年深如潭水的双眸相触。

    他惊的是,老皇帝前日夜里刚咽了气,秘不发丧,整个皇宫除了他和太子两个人,再没有别的人知晓。太子却一回去就将这事告诉了冯客舟,可见已将他视为心腹之臣。

    换作是任何人,大概都会对太子忠心不二,等到新皇御极,再帮助他铲除自己这个“弄权”的宦官,到时腰悬紫绶金印,登坛拜相,将是何等的风光?

    而这个冯客舟,平日在朝堂上喜好巴结权贵,早就坏了名声。好不容易拜在太子门下,不好好珍惜这难得的良机,反倒不惜背负千古骂名,前来投靠自己,这是什么道理?

    温白陆脸上的诸多情绪交替闪过,全都落在冯客舟眼里。

    他后退一步,长作一揖道:“微臣对千岁一片忠心耿耿,日月可表。千岁审慎,不相信微臣的一面之词,但如果千岁知道了一件事,就一定不会再怀疑了。”

    “哦?”温白陆将信将疑地眯了眯眼,“什么事?”

    冯客舟便又凑在他耳边咕哝几句,不知说了些什么后,温白陆骤然脸色大变,竟然站了起来,指着冯客舟道:“难道你……你是……”喉中一噎,再说不下去。

    “不错,千岁请看。”冯客舟抬起手,撩起了一直遮住侧脸的那缕长发。

    温白陆盯着他那半张脸看了许久,忽然想到什么,恍然大悟般坐回了椅子里,喃喃自语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冯客舟收回手,垂眼看着地面,脸上既无欢喜,也无悲伤。

    “千岁现在肯相信微臣了吧?”

    温白陆愣怔半晌,才回过神来,点了点头道:“倘若真如你所说,那从现在开始,我就把你当做是我的人了。”他伸手在冯客舟手臂上拍了拍,笑道,“也再没什么人,比你更值得我相信。”

    冯客舟闻言一喜,当即一揖到地:“客舟愿为千岁鞠躬尽瘁,效犬马之劳。”

    温白陆抬起手掌一托,便扶起他来,道:“我现下倒确实有件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的事要你去办。”

    冯客舟拱手道:“听凭千岁吩咐。”

    温白陆一手转动着拇指上的扳指,一手拿起了桌上的帖子,递到他手中:“你先看看这个。”

    冯客舟一目十行,瞬息便阅罢上面的内容,惊疑道:“千岁难不成是要微臣前往大孟山剿匪?”

    温白陆一笑,别有深意地抬眼看了看他,道:“我会命人查清韩铮在大孟山落草前的底细,稍后送去你府上,再给你派一支精兵。冯大人智谋过人,对付这些土匪一定是手到擒来的了。”

    冯客舟闻言,嘴边不由浮上苦笑。

    这时候把他调离上雍,自然是对他还所顾忌,怕他在太子身边出计献策,左右大局。

    看温白陆方才的神情,对自己分明信了大半,却依然这般小心谨慎,难怪朝里的大臣暗中都说温白陆是一个十分多疑,喜怒无常的人。

    温白陆一抖衣袍站了一来,单手按着他肩膀道:“我听说那些草寇入伙之前,都要先杀一个人,用他的人头作投名状。这次就请你辛苦一趟,拿韩铮的人头回来,作‘入伙’的投名状吧。”说罢又拍了拍他肩膀,大笑离去。

    出到殿外,温白陆的笑容便收得一丝不剩了。

    其实他近来的心情并不大好。派出去捉拿徐中和卢渊的人马全都无功而返,倒是有探子传回消息,说有人曾在北边一座小城里见过样貌相似的人,可等派了人前去搜寻,却再没见过他们的踪影。

    传国玉玺失落在外,终究是他的一块心病。

    倒不是没想过召集一些见过玉玺的老臣来,凭借他们的描述刻出一枚假印,以假乱真。然而人多嘴杂,风声一旦走露,就更是一桩洗不清的千古丑闻。

    远方的天色渐渐暗沉,夜风微凉,身后随侍的小太监立即捧上一件厚实的披风,替他披落肩上。

    远远地,一名太监挑着宫灯行来,跪在温白陆跟前道:“启禀千岁,修明宫的宫殿监刚来禀报,说‘那位’又闹起脾气,一整天不吃不喝了。”

    “不吃不喝?”温白陆冷然哼笑,敷在脸上的厚厚脂粉便抖落一层,“既然吃不惯,那就都撤下去吧。你去弄些馊了的饭菜送去,指不定他就爱吃了。”

    “是。”那太监不敢多嘴,领命离去。

    温白陆站了一阵,吩咐左右道:“备辇,咱们也去修明宫走走。”

    修明宫本是建在皇宫东面的一座冷宫,可是自打住在里头的老太妃辞世,已有多年无人居住了。温白陆抓住卢泓之后,就一直把他囚禁在那,派了几班太监昼夜看守。

    他开心时,便去看一看卢泓,不开心时,也去看一看卢泓,就如同此刻……

    一脚还未踏进宫门,温白陆就听见里面响起阵碗碟破碎声,一道嘶哑的男声怒吼着:“是温白陆让你们拿这些东西来羞辱我的吗,狗奴才,滚出去!通通给我滚出去!”

    温白陆笑了一声,在门外道:“我专程命人准备了这些山珍海味孝敬七殿下,怎么说是羞辱呢?”

    他一开口,屋里的声音立即消失了。

    进到宫中,但见满地都是打碎的碗碟碎片,食物洒在地上,隐隐还能闻到一股刺鼻的酸臭。除此之外,屋中的桌椅瓷瓶也被卢泓在恼怒之下打翻了不少,满目狼藉。

    太监宫女们见温白陆进来,生怕受到责罚,纷纷跪倒在他面前求饶。

    坐在床上的卢泓见了是他,下意识往后瑟缩了一下,却没有起身,像根木头似的一动不动杵在那里。

    借着明亮的灯光,能清晰看到他额头和颧骨的位置各有一大片淤青,垂放一边的左手也有些不自然。除了这些露在外面的伤痕,被衣服挡住的还不知有多少。

    温白陆笑着笑着忽然脸色一冷,一脚踹翻了一名跪在地上的小太监,斥道:“我派你们在这里好生伺候七殿下,你们是怎么伺候的?”

    那小太监慌忙爬着跪好,磕头如捣蒜:“奴婢该死,奴婢该死!七殿下不肯用膳,奴婢几人劝了多时也劝不动。”

    温白陆冷冷道:“办事不力,还敢有诸多借口,主子不肯用膳,你们就不会伺候到主子嘴边吗?”

    众人闻言一愕,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温白陆身边的大太监却已上前一步,怒目骂道:“发什么愣,还不快按千岁爷吩咐的办?”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终是从地上一骨碌爬起来,捧着饭菜来到卢泓面前。

    卢泓看这架势,顿时睁大了双眼,剑眉紧紧皱起,骂道:“狗奴才,你们敢这么对我?”

    “七殿下,奴婢们得罪了。”一个胆子大的瘦脸太监跟旁边几人使了个眼色,那几人便同时上前,抓住了卢泓双手双脚,另有一人扳着他下颌,强捏开他的嘴巴。

    卢泓立刻挣扎起来,可是温白陆每天命人给他灌药,使他浑身无力,比没习过武的平常人还不如了,哪里挣得过这么多太监宫女,没几下便被压制住,按在了床上。

    那瘦脸太监一条腿跪在他大腿上,俯着身子,把一口散着霉味的饭菜塞进他嘴里。

    卢泓摇着脑袋躲避,却马上被人死死禁锢住,嘴里发出含混不清的呜呜声。

    这些太监平日里见了卢泓这样的金枝玉叶,哪个不是伏在地上连眼睛都不敢抬的?即使是这样,办事稍有不慎,就免不了挨顿打骂,却敢怒不敢言。

    如今在温白陆的授意下,竟有机会这么整治一个皇子,各人心里顿时有一股奇妙的感觉膨胀开来。这感觉说不清道不明,却让他们像中了邪,只想狠狠地欺|凌这个人,看他哭着求饶才好。

    有人趁着混乱,伸手在卢泓身上死命地又掐又拧,仿佛这样就把一整天受的气都撒了出去。

    更有甚者,竟一把扭住卢泓受伤的左臂,分筋错骨之痛,顿时教他眼里沁出水光。卢泓痛不欲生,却只能拼命强忍着,他已经够落魄,够狼狈的了,绝不能再让这些奴才们看他的笑话。

    瘦脸太监又往他嘴里塞了好几口馊饭,不怀好意地说道:“七殿下,您就吃了吧,省得受罪不是?”

    卢泓被人捏着两腮,不少饭菜被吞咽下肚,难闻的味道冲入鼻端,让他胃里泛酸,一阵阵恶心。众人七手八脚地把饭菜往他嘴里送,也不管米粒呛进他气管里鼻孔里,憋得他脸色通红。

    “好了,你们都下去。”温白陆用手帕掩住口鼻,隐隐的馊臭味却还是令他皱了眉头。

    话音一落,众人脸上的恶毒立时换做恭敬,把手垂在身体两旁,弯着腰放轻脚步退了出去,偌大的宫中很快就只剩下温白陆和卢泓两人。

    卢泓马上侧翻起上身,趴在床边猛烈地咳嗽干呕,他甚至把手指伸进喉咙口催吐,最后呛得眼泪都淌了出来。

    可任凭他再怎么吐,嘴里那股*恶心的味道依然挥之不去,直到他精疲力尽,整个人像死了似的倒回床上。

    温白陆用帕子遮着脸来到他面前,摇头叹道:“这么好的东西都糟蹋了,真是可惜。不过没关系,等下次有了更好的,我再命人拿来孝敬殿下。”

    卢泓仰躺在床上,头发和衣襟俱都散乱了,一双眼混沌无光,脸上、发上、衣服上黏着不少饭粒菜叶。任谁再看到眼前这人,还能认出他就是那个骄纵无忌、不可一世的七皇子呢?

    他两眼盯着床顶,嘴唇开开合合,挤出一些破碎的音节。

    “温白陆……你为什么不杀了我?”卢泓不知在想些什么,忽然呵呵地笑起来,最后却演变成状如癫狂的大笑,“温白陆,你不是恨我吗,为什么不杀了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为什么不杀了我!你杀了我!你痛快点杀了我啊!”

    “我还没玩够,怎么舍得杀你?你想死吗,可我偏偏不让你死,就要你这么不人不鬼地活着。”温白陆的眼睛变得血红,他忽然抓住卢泓的头发,将他一路拖下床来,嘶声道,“你这就受不了了?哈哈哈哈哈,可真是娇贵啊!这比起你们卢家加诸在我身上的痛苦,还差得远呢!”

    卢泓趴在地上,下意识地往前挪动身体。

    地上的碎瓷片扎进他手里腿里,他也恍若不觉,只是睁着空洞的双眼,望向那扇近在眼前却又仿佛远不可及的宫门。

    温白陆拽着他的头发,把他狠狠拖了回来。

    他俯身在卢泓眼前,浓妆艳抹的脸上写满残忍:“你不会还在等卢渊来救你吧?他早就自己逃命去了,怎么还会管你的死活?你绝望吗,觉得自己可怜吗,每一天眼巴巴地盼着别人来救你,可是你能盼来的就只有我。”

    卢泓眼神迷乱,无意识地摇头道:“不,不……不是这样,皇兄……他会来救我。”

    温白陆笑着抬起他的下巴,温柔地用帕子擦去他脸上灰尘,可是嘴里吐出的一字一句,都粉碎着卢泓仅存的骄傲和希望。

    “七殿下,现在连我都觉得你可怜了。自己的亲生父亲死了,你都没能看他最后一眼。”

    卢泓一呆,似乎一时间还不能理解他说的话。

    下一瞬,他却不知打哪来的力气,猛地伸手抓住温白陆,暴吼道:“你说什么?父皇怎么了,你把父皇怎么了!你说啊!”

    温白陆任由他疯了似的抓着自己,嘴边扬起一抹冷酷笑容:“你急什么,我又没有杀他,是他自己死的。如果可以的话,我情愿让他再多活二十年、三十年,最好永远不死,永远苟延残喘地活下去。”

    卢泓目瞪口呆,蓦然松了手,整个人便跌倒在地上。

    “不会的,父皇不会死的……他是最疼爱我的了,怎么舍得留下我一个人,他不会的!”

    温白陆看着他失魂落魄的模样,忍不住讥笑道:“你不信?要我带你去见见他吗?这么热的天,尸体就停在宫殿里,没人给他下葬。我怕你现在不看,再过几天就会爬满蛆虫,认不得了。”

    他说着朝卢泓伸出手,像要拉他起来,卢泓却如同受了什么惊吓,猛地爬起来向后缩去,最后把自己缩进一个墙角里。

    他双手环抱住膝盖,浑身发抖,眼睛却直勾勾地盯着温白陆,怕他突然靠近似的。

    卢泓紧紧地抱着自己,眼前的景物变得模糊扭曲,而他恍惚进入了一个只有他自己的世界里。那里没有痛苦,没有绝望,没有无休无止的折磨,也没有温白陆。

    他就这样呆坐了很久,久到温白陆离开,四周一丝声响也无,死一般沉寂。

    终于,卢泓的嘴唇慢慢颤抖起来,泪水在眼眶里汇集、鼓胀,最终再也盛不住,乍然决堤。他像一个不知所措的孩子那样,坐在空荡荡的大殿里嚎啕痛哭,好像也只有这样,才足以表达他此刻极大的悲伤。

    他身边没了父亲,没了母亲,没了哥哥,也没了前呼后拥的仆婢。

    没了任何人。

    这一刻,望着修明宫外长得仿佛永无止尽的红墙碧瓦,卢泓终于真正意识到,从今往后无论是生是死,是福是祸,他所能依靠的,就只有他自己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落魄王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李小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小侠并收藏重生之落魄王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