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落魄王夫 > 第32章 扶持

第32章 扶持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他娘的混蛋王八蛋,我们哥儿俩给你奉天寨卖命,向来都是忠心耿耿的。现在遇上难了,怎么着,扔下我们不管了?你摸摸自己良心,是不是被野狗叼了!”

    徐中一口气讲完,磕巴都没打一下,脸红脖子粗的模样,在旁人看来倒真像是气恼到极点。

    不止奉天寨的年轻头领被骂得一愣,飞虎寨众人也都面面相觑,不明就里。

    坐在马上的头领脸色一沉,冷道:“胡言乱语什么?”

    “我胡言乱语?行啊,可真是恶人先告状,倒打一耙了。”徐中一歪头,呸地啐了口吐沫,又骂道,“你他娘的过河拆桥是不是,我死了不要紧,家里还老老少少几口人等我养活,你个杀千刀,不拿我们哥俩的命当命,眼睁睁看着我娘白发人送黑发人!”

    徐中骂完,场中几百双眼俱盯在他身上,对面那头目脸色已铁青,手握上刀柄。

    孙二威则腆着肚子站在一旁,大手抓着领口扯了扯,满面狐疑。

    徐中哪能等对方拔刀?眼角朝旁一瞄,趁抓住自己的两个男人分神,抬脚猛踩一人脚面,挣出只左手来。

    不待另一人反应过来,徐中急向后抓,竟然来了招极不入流的撩阴手。那人仓促中招,登时大声惨叫,松开他右手臂。

    徐中头脑灵光,动手之前就把这几个动作在极短时间内反复想了数遍,此时见对方松手,立刻伸手朝他腰里一模,“刷”地拔了大刀出来,大喊:“我跟你拼了!”

    他一个箭步冲上前,举刀朝那年轻头目砍去。

    因这变故生得突然,众人的目光下意识朝上抬了抬,追着他手中高高扬起的雪亮刀锋。

    不料徐中才踏前两步,离对方还有数尺远时,突然挥刀斩落。刀尖自右向左,在空中划出道弧,直砍向站在他左后方仍在惊诧中的孙二威。

    他这一刀用了全身力气,若真砍实了,到场便能教人开肠破肚。

    然则孙二威到底闯荡绿林日久,经验丰富,不过片刻就回过神来。不需如何思索,他右手已化拳为爪,铁锁般扣住了徐中手腕,紧接着一翻一推,就将他腕骨卸了下来。

    “啊!”徐中大叫,长刀立刻脱手。

    眨眼间,对方的第二招也已攻到,一式极其刚猛的虎爪直锁他咽喉,意欲当场取他性命。

    徐中右手锐痛,如被车轱辘碾碎一般,顿时疼出一身大汗。生死关头只来得及后推半步,举左手匆匆阻挡,心里却明镜也似,知道根本挡不住孙二威气势万钧的一击,命在旦夕。

    布满老茧的粗糙手掌在眼前放大,指尖已贴上他颈部皮肤。

    下一刻,一蓬鲜血飞溅而出,带着浓郁刺鼻的铁锈味,沾了徐中满脸。

    孙二威鲜血淋淋的手像被火烫,一下子缩回去。斜刺里又探来一只手,腕皓白,指修长,只在徐中胸前一拍,他便被推向后去,连退了七八步,方才站稳。

    徐中定睛一瞧,见卢渊手中也握了把刀,想是趁他刚才偷袭孙二威时,也出其不意地抢了飞虎寨寨兵的佩刀,这才赶得及砍中孙二威手腕,救了自己一命。

    忽听一声惨叫,卢渊的第二刀已出,狠扎在孙二威的左腿上,鲜血飙飞,孙二威单膝跪地,身体向前扑倒。

    赶在飞虎寨众人有所动作前,卢渊迅速撤刀,返身奔去。

    与徐中擦肩而过时,卢渊转头望来,两人视线在半空交汇,一惊愕,一沉冷,却好似在这极短的一瞥间,达成了某种默契。

    两人同时发足,冲向奉天寨的队伍。

    奉天寨众匪见状,齐齐抽刀向前,阻止两人靠近。正中间骑马的青年还没明白过来这是怎么回事,只紧握着刀,盯向很快奔到面前的徐中和卢渊。

    他刚要开口喝止二人,徐中已抢先喊了一声:“小弟幸不辱命,砍伤那贼人了!”匆忙回头,见飞虎寨的两个人扶了孙二威到一旁,其余人抄起家伙,便朝这边杀来。

    徐中忙又撕心裂肺般加了一句:“不好!哥哥救我!”心底想,你们要打快打,你爷爷等不及了,帮你们火上浇桶油。最好是狗咬狗一嘴毛,到时候还有空管我是飞虎寨的还是奉天寨的?

    这时候,那头目眼中也不禁露出丝讶异,猜疑他两人莫非真是奉天寨里自己没见过的寨兵不成?

    他心念陡转,没有立刻出刀,而是弯腰伸长了手臂,抓住徐中前襟扯开,朝他露出的右侧胸膛扫了一眼。

    徐中愣了一愣,抬眼见他目光一变,愤怒中含着无可掩藏的杀气,立刻便明白了。

    奉天寨的土匪身上一定有个特殊标记,就在他们每个人的右胸前。对方刚刚那么做,就是为了检验自己身上有没有那标记。

    卢渊的精明不输于他,也已想通此节,一探手,便按住了年轻头领伸出的右臂,不许他收回去拔刀。那头领一挣之下未能挣脱,微惊抬眼,与卢渊视线一对间,眼眸愈深,腾起汹涌暗潮。

    青年双眼眯起,现出狠色,便待命人杀了他二人。卢渊却双眉一轩,朝他喝道:“小心!”看也未朝后看,反手一刀砍落,已将冲在最前的飞虎寨寨兵斩翻,血洒在碧草之上。

    徐中咬牙抱着脱臼的右手,浑身都在发抖,见此却忍不住心底一乐,聪明媳妇儿,这么快就学会你好老公的这一招了。

    方才那幕被飞虎寨众人看得清楚,再也不疑有他,都暗骂奉天寨心计深,手段毒,故意用这手连环计害人。

    便有人高声喊道:“他们果然是一伙的,竟然出此毒计,偷袭伤了咱们二寨主,今天就跟他们拼命!”

    话毕,呐喊声此起彼伏,被激怒的飞虎寨众匪举刀入阵,不要命般和奉天寨的人厮杀起来。

    奉天寨头领惊觉上当,却顾不得搜寻徐中和卢渊,握刀同围在马前的四五个敌人缠斗。

    岂知趁他早先那一愣的工夫,徐中早拉着卢渊闯进了奉天寨的队伍里!

    徐中这回是背水一战了,顾不得四周俱是些手举尖刀的强壮汉子,左手拉住卢渊,头一闷牙一咬,迎着数十把明晃晃刀刃上映出的刺眼强光,就这么冲进人群,极力向后方藏去。

    他右手已痛得麻木了,边迈步,边抖着声音不停对旁边的奉天寨人说:“咱这位兄弟受了伤,大家都让一让,我带他去后面疗伤。”

    众匪见了突然冲入的两人,脸上皆是吃惊神色。

    卢渊身上的伤本就没好利落,刚刚为了保命勉强动武,现在已经嘴唇惨白,好几处旧伤口都渗出血,脚步更是虚浮,令徐中的说辞添了几分真。

    况且众匪都听到了徐中和头领的对话,他们似乎是寨里派去伏击敌人的两枚暗棋,方才又亲眼见到卢渊“忠心护主”之举,一时也怕错伤自家兄弟,谁都不敢贸然出手,只戒备地盯着。

    再过得片刻,战局愈发混乱,哪还有人去管他们?

    徐中一颗心提在嗓子眼里,一步都不敢停,和卢渊就这般穿过人群,趁乱藏进密林里。两人相互扶持着,摇摇晃晃朝前走,直来到树林深处。

    树盖遮天,满目深青浅翠,一眼望不到头。

    卢渊腿上的伤口破裂,终于支撑不住,踉跄倒下。徐中只觉手上一沉,也被他猛地拉拽下去,两腿一软,一同摔在结满碧绿苔藓的湿滑地面上。

    受伤的右手一磕,徐中忍不住又大叫一声。

    他捧着自己手腕细看,才发现伤处已经通红,高高肿了起来。刚才只顾着逃命,倒还不觉得什么,这回儿停下脚来,方觉疼痛难忍。

    徐中正抱着手哆嗦,忽听卢渊道:“扶我起来,我给你接上骨头。”他才说了两句话,就讲不下去,闭着眼睛喘息。

    徐中猛然清醒过来,转头看他伤势,一眼就瞧见袍摆处深了一小片,是腿伤沁出的血,忙道:“来,到树下面歇一歇。”

    他用没受伤的左手架住卢渊,使劲扶起他身体,半抱着他,连拖带扶地把人带到树下,让他靠着树干休息。

    卢渊缓缓吐了口气,道:“手拿来。”抓住徐中递来的右手,固定住小臂,发力向上一托。徐中闷哼一声,腕骨已接了回去。

    徐中忍着肿处的疼痛,从衣上撕下一条,给卢渊包扎伤腿,见他攥起的拳颤抖不止,关切道:“怎么样,还能走吗?”

    卢渊摇摇头,竟说不出话来。

    徐中皱了皱眉,注意听着树林外传来的动静,发现打斗声还未止歇,心里稍松。

    他往地上一坐,随手折了根草叶叼在嘴里,想了想,对卢渊道:“趁他们打得厉害,你再多歇会儿。等下有了力气,咱们得赶快离开,不然等飞虎寨和奉天寨都知道是咱们搞的事,就不好跑了。”

    林间幽凉,枝头雀鸟啼鸣。卢渊在树下安静靠了半晌,终于掀开眼帘,却哑声道:“我走不动了。”

    徐中一愣,眉头锁得更深。

    他向来知道卢渊有多能忍,可他现在说走不动,那一定是到了极限。看这情形,只能是他再背着卢渊逃命了,可他们不熟悉大盘山的地形,就算能跑,也会迷路。

    万一天黑还走不出林子,遇上什么毒蛇野兽,或是找不到食物充饥,情况就更糟糕了。

    此刻,卢渊心里是同样的想法。他半闭着眼,思考逃生的办法,良久,苍白嘴唇动了一动,道:“置之死地而后生,我们回去。”

    徐中蹲在地上,正拿袖子替他擦额头上的汗,听了这话却没如何吃惊。刚才那一闪念间,他也曾想过这法子,只是犹豫不决,不知该不该冒这个险。

    听卢渊也这么说,他心里反倒安定了。

    徐中抬手抹了把脸,汗水和着尘土,在脸上花了一团。他望了望卢渊,又望了望充满着未知危险的前路,终于站起来,把叼在嘴里的草叶一吐,说道:“行,再赌一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落魄王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李小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小侠并收藏重生之落魄王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