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落魄王夫 > 第39章 韩铮

第39章 韩铮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韩铮见了手下弟兄的惨状,忍不住大骂一句。

    他扯掉上衣铺在地上,便不怕被胶黏住鞋,走上前,直接一拳打爆水缸,蹲低身体,让水流兜头浇下来灭火。韩铮精赤上身,坦露出古铜色的皮肤,水珠沿着肌理不住淌下。

    除去胸前的苍鹰刺青外,他双臂连同整个后背上,也都纹有花绣,月光下黑生生的一片,煞是好看。徐中远远地见了,也不由暗暗称奇,惊叹不已。

    伴着两道悠长哨音,脚步声传来。

    飞虎寨的主力队伍列阵奔出,将狼狈的奉天寨众人团团围住,发起猛攻。韩铮大吼一声,挥起长缨枪,一时间风声如啸,刃似寒星,一趟独门枪法使得威风凛凛,竟生生将对手逼退丈远,不得上前。

    这时,孙二威携着大刀出来,喊道:“姓韩的,还我二哥命来!”纵身入阵,一刀砍向韩铮面门。

    韩铮举|枪一格,将人挡了开。他眼看众兄弟陆续被俘,大势已去,如今也只有擒住孙二威,才可能转败为胜。

    韩铮双眼一眯,虚视着对方,半晌,蓦地震天一声呼喝,提枪便杀上去。

    孙二威和他过了几招,见他招招威猛,臂力也极为惊人,不禁心头暗惊。因早前手腕受伤,他很快就落在下风,再打几十回合,兵器竟被挑落在地。

    孙二威神色一变,转身退进门里。

    韩铮倒提长|枪,紧跟进去,谁料才一迈过门槛,两扇门后忽然贴地扫出两条长棍,将他绊倒。

    韩铮心头一凉,知道是中计了,暗叹若不是急于抓住孙二威,又见他不像假装受伤落败,也不至于这么轻易上当。

    他就地一滚,正要跃起,早已埋伏在梁上的四名寨兵突然跳下,手中拉起一张大网,将韩铮罩在下面。四人朝同一方向迅速移动,大网便像拧麻花一般,越拧越紧。

    韩铮双拳攥紧,欲靠蛮力破网而出,力气一吐,浑身却像被扎了几刀,剧痛难忍。

    卢渊从里间出来,说道:“网上绑了刀片,你再挣扎,吃苦的是自己。”

    韩铮一瞥眼,果然见网上布着无数锋利的碎刀片,其中不少已深深刺进肉里。他皱眉抉择片刻,放弃了挣扎。

    飞虎寨几人趁这工夫,三两下将他困个结实,用粗绳拽着,带到孙二威和卢渊的面前。徐中这时也得胜归来,身后跟着几队飞虎寨的年轻汉子,把被全数制服的奉天寨人押进来。

    孙二威把大刀抛给手下,搓着双掌道:“这仗打得真他娘的痛快!弟兄们,今天就给你们二当家的报仇了!”众人群情激奋,高声呼喊助威。

    韩铮道:“杀你们二寨主是我下的命令,跟我这些兄弟无关,你放了他们,只管冲着我来。”

    孙二威哼道:“大丈夫恩怨分明,老子只杀你一个,不牵连旁人。”

    “爽快。”韩铮目露几分赞赏,道,“但我还有大仇未报,不能现在就死,须跟三寨主再借一个月。一个月后,我来飞虎寨领死。”

    飞虎寨众人面面相觑,都认为他是怕死,才想出这种推脱之辞,纷纷议论起来。

    孙二威抬手令众人噤声,问韩铮道:“你仇家是谁?要报的是什么仇?”

    韩铮沉默片刻,再开口时,嗓音已至微哑:“仇家是犯我大楚的鲁人,报的是奉天军十万将士的血海深仇。”

    此言一出,满座哗然。

    孙二威早已从卢渊口中知道了韩铮的来路,只当他贪生怕死做了逃兵,心底愈发瞧不起。如今听他振振有词,惺惺作态,便忍不住嘲讽道:“要真有这份血性,你们当年也不至于夹着尾巴逃跑,把咱们楚国的土地拱手让人。”

    “你放屁!我们不是逃兵!”奉天寨众人勃然大怒,盯着孙二威的目光似要喷出火来。

    韩铮手臂上暴起青筋,声音沉冷:“鲁国当年本已大败,却突然派来一位皇子督战。那皇子心黑手狠,不和我们正面打,暗中抓了几百名边城百姓,绑在阵前用箭射杀。大元帅不忍,亲往救援,却中了对方的圈套。”

    徐中问:“被抓住了?”

    韩铮点头道:“敌人四处散播谣言,说元帅已经投敌,朝廷信以为真,竟然杀了元帅满门,派人接掌奉天军。新元帅不想着怎么打鲁人,却担心镇不住旧部,想方设法撤了我们的职,换上几个唯唯诺诺的草包,结果连吃败仗,弃城而逃,奉天军几乎全军覆没。”

    偌大厅堂中一片静默,连呼吸声也极轻。

    “鲁国皇子秉性残忍,为了振奋军心,竟把俘去的将士尽数坑杀。”韩铮咬了咬牙,恨道,“我侥幸逃脱,本该殉国全节,但大仇未报,死也不能瞑目。我带着几十弟兄辗转流亡,躲避朝廷的追缉,后来听说鲁人长驱直入,攻破了六横城,我们索性便来大孟山落草。”

    卢渊道:“大孟山和六横城只有一江之隔,你来此插旗立寨,是想有朝一日收服失地?”

    韩铮道:“没错,人人都说六横城是我们奉天军丢掉的,我们就再亲手夺回来。即使不能手刃那鲁国皇子,也要多杀几个鲁贼,以慰英魂。”

    话音落下,在场众人脸上皆带沉重之色,就连徐中也双眉紧皱,沉默不语。

    卢渊同徐中对望一眼,对韩铮所言都已相信八分,转眼却见飞虎寨众人神色各异,知道他们仍对韩铮心存芥蒂,不敢轻信。

    想说服飞虎寨暂且摒弃旧怨,并非易事。

    孙二威略一思索,问道:“我怎么相信你说的是真话?”

    韩铮道:“我对天发誓,方才所说若有一句假话,让我天打雷劈,死无葬身之地。”

    孙二威迈前一步,冷冷道:“有的人从不发誓,说到的却都做到,有的人满口起誓,十句里却难有一句真。空口白话,何以为凭?”

    韩铮被问得一怔,浓眉拧成疙瘩。孙二威便握刀朝他一指,道:“你说不出,就休怪我了。”

    韩铮神色一凛,还未开口,忽听一人高声道:“我给我们寨主作保!”

    卢渊、徐中与孙二威等人闻言一怔,皆循声望去,见只是奉天寨里一名瘦如竹竿的小喽啰。他被人绑着按在地上,自己都狼狈到极点,居然还有胆量说这种话来。

    议论声再度响起,夹杂着几声低笑。

    孙二威也想笑了,勉强忍住,问他道:“小个子,你用什么作保?”

    那人听到四周笑声,却若罔闻,抬眼直视着他,答道:“用我的命。”说完不知打哪来的力气,竟挣开扭住他的寨兵,折身以头撞柱,砰然一声巨响,鲜血崩流。

    “葛麻子!”奉天寨人骇然齐呼,眼眶皆红。

    韩铮猛转回头,盯着那根被血染红的高大堂柱,目光颤抖,喉头滚出几道破碎闷声,却说不出话来,愣怔良久,狠狠闭了闭眼,哑声道:“你们现在相信了?”

    飞虎寨众人没料到他这般烈性,二话不说便能赴死。连同卢渊徐中在内,都为之所震。

    “如果他一个人不够,我们都愿意担保!”又一人站了出来,激动道,“朝廷说我们是逃兵,连你们这些山野莽夫,也看扁了我们。今天就睁眼看看,奉天军出来的兵,没有一个是贪生怕死的!”

    “对!我们都给寨主作保,你拿了我们的命去吧!”

    喊声如雷,徐中心头大震,竟然张口难言。

    语声铿锵入耳,激得他头顶阵阵发麻,胸中却像生出一团烈火,五脏六腑都燃烧起来,汇成一股热流,将他吞噬着,炙烤着。

    此刻,孙二威心中的震撼丝毫不亚于他,许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问韩铮道:“你真连死都不怕?”

    “怕。”韩铮答了一句,眼中神色极是复杂,随即,却朗然长笑道,“但国难当头,士必以死报之!”

    奉天寨众兵士闻言,不由豪情勃发,逐一站了起来,跟着呼喊道:“国难当头,以死报之!国难当头,以死报之!”

    飞虎寨人被这豪气所激,早就退在一旁,少数几人脸上的鄙夷也已转作敬佩神色。

    既敢慷慨赴死,定不会是临阵脱逃之徒,想来韩铮所说的种种,也都是实话了。

    奉天军威慑鲁人多年,是楚国最锋利的一把宝剑,没想到却遭人迫害,落得这般下场,真叫人唏嘘扼腕。

    听着耳边高声齐呼,各人心中均想,能发出此等豪言壮语的,可见都是血性男儿,当世豪杰。也只有这样的好汉,才称得上真英雄,伟丈夫,难怪众家寨主也都为之心折,甘愿推举韩铮做大孟山十九大寨三十六小寨的总瓢把子!

    孙二威双眉一轩,心中决定已下。他霍地提掌拍案,喊了个“好”字,对韩铮道:“你说的话,我信,你的要求,我应承了,二哥若有什么怪罪,我担。”

    孙二威上前,亲自替韩铮松绑,吩咐手下将其余人也都放了。

    “多谢。”韩铮道,“等我回去奉天寨,就把贵寨寨主和几位兄弟送回来。”

    孙二威道:“好说,我信得过你。”

    韩铮一怔,点了点头,道:“我也信得过你。”他与孙二威虽有仇怨,却欣赏他性情直爽,是位重情重义、是非分明的好汉子。他人生中经历过大起大落,深知有的人相交一生也不一定信得过,有的人却相逢一面就是朋友。

    孙二威想起那位触柱而死的年轻人,心中内疚不已,命人用草席裹起,好生安放,稍后用马车运回奉天寨。吩咐妥当后,他才叫人去一趟柴房,将前几日抓来的小头目带出,好随韩铮一同回去。

    众人在厅中等候时,韩铮注意到始终站在一旁的卢渊,想了想,走过去道:“我听说飞虎寨来了一位高手,不但功夫了得,脑筋也聪明得很,想必就是先生你了?”

    卢渊早有结交拉拢之心,见他主动搭话,心中微喜,面上却不显露,只道:“过奖。”

    韩铮打量他一番,言道:“不过短短几天,就能把飞虎寨的人训练成这般模样,看来也是得了你这位高人的指点。”

    卢渊一笑,算是默认了。

    韩铮又道:“先生一眼就看出我的来路,身手非凡,又通兵法谋略,难道也当过兵?”说罢想起什么,迟疑道,“不过,撒辣椒粉石灰粉,往水缸里放东西的打法,倒真有点新鲜。”

    卢渊摆手道:“这我不敢贪功。”伸手一指徐中,道,“全是他的主意。”

    徐中转过头,见韩铮正朝自己这厢望来,忙道:“刚才真是得罪了,能认识韩寨主这样的英雄大侠,是我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啊。”

    韩铮浑不在意,拍拍他肩膀道:“刀枪无眼,没什么得罪的。你们射箭不射要害,放火还准备水缸,可见不是要置我于死地,我领会得。”

    “三寨主,不好了!”脚步声由远及近,被派去柴房的寨兵快步跑回,朝孙二威禀告道,“柴房里那个人他……他……”

    孙二威观他神色,心中升起不祥预感,急问道:“他怎地了?”

    寨兵头上大汗直冒,惊恐道:“他死了!眼睛给人挖出来,舌头也拔掉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落魄王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李小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小侠并收藏重生之落魄王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