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落魄王夫 > 第41章 阵营

第41章 阵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仙界网络直播间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孙二威闻言大吃一惊,命人拿过书信,叫寨中识字最多的军师读给自己听。军师摊开信笺,只通篇扫了几眼,就皱起眉头。

    被孙二威再三催促,他才回过神,照实读了出来。

    原来,这信是韩铮写给风雷寨寨主的,说飞虎寨平白害死他手下的兄弟,手段残忍,邀对方派出人马,和他一同平了飞虎寨。

    孙二威脸色黑如锅底,瞪着眼骂道:“韩铮你奶奶个熊,敢算计老子!”

    冯客舟见状,就又从怀里拿出几封信,说道:“这几封信,也都是韩铮写给其他几家寨主,要联合起来对付贵寨的。”

    孙二威怒不可遏,一拳砸在木椅扶手上。

    军师却疑心有诈,低声对他道:“三当家万万不可轻信外人。韩铮刚来大孟山时,曾和咱们有过书信往来,不妨叫人取来,两相比对,是真是假就再明白不过了。”

    孙二威闻言也觉有理,即刻派人去办。

    待信件拿来,军师当着众人的面拆开验看,仔细对比,最后朝孙二威点了点头,道:“的确是韩铮的字迹。”却还不放心,转头问冯客舟道,“这信关系重大,阁下是怎么得来的?”

    冯客舟道:“昨日上午,我的人从奉天寨派出的信差手里截获的。”

    “昨天上午?”孙二威喘着粗气,拳头攥得喀喀作响,“妈的,人还没死,就急着把消息传出去了,这不是贼喊捉贼是什么?姓韩的太毒了,我看就是他自己杀了自己兄弟,又倒打一耙!”

    “三寨主稍安勿躁。”军师捋着山羊胡,看了冯客舟一眼,低声道,“这人看着脸生,多半是外来的,咱们先问问他来路在说。”

    冯客舟耳朵尖,不等孙二威开口,已经听见了。

    他并不隐瞒,朝天抱拳道:“我是奉朝廷之命,捉拿奉天寨的匪首韩铮。”

    “我当是哪条道上的,原来是他娘的剿匪来了。”孙二威抓起桌上酒碗,猛地砸碎在地,“来啊,把他们给我围了!”

    几队寨兵应声入内,不偏科,便将三人团团围住,拔刀相对。

    冯客舟身旁两人识得武功,见状转身向外,做出了防御的架势。然而几十把长刀架在肩上,即便是高手中的高手,又哪有半分生机?

    冯客舟一介弱质书生,面对这番阵仗,竟神色如常,只向左右瞥了一眼,道:“三寨主误会了,在下不是剿匪,是捉拿奉天军的逃兵韩铮。”

    他有备而来,自然早将韩铮等人的背景查得一清二楚。

    原以为奉天寨只是一伙草寇,谁知命人翻过卷宗,才知道韩铮曾在奉天军中任小都统之职。

    冯客舟吃惊之余,时隔多年再听奉天军三个字,更觉微妙。这三个字对他来讲并不陌生,甚至可以说是,刻骨铭心。

    思及往事,心绪不免有一瞬飘忽,却很快被孙二威的大嗓门拉回现实。

    “自古官匪不两立,你他娘大老远地跑到我们大孟山,就是为了捉一个韩铮?我不信。”

    冯客舟笑了一下,道:“人心不古,官不如匪,若是坦荡磊落的真英雄,又何须过问出处?”

    孙二威听闻此言,倒是怔了一怔。

    便听冯客舟又道:“世道害人,落草为寇也并非诸位的本意。如不是鲁人连年犯我大楚,民不聊生,谁不愿意安居乐业,享受天伦?”

    众匪听了,想到家中老小,都有些动容,脸上露出哀伤之色。

    冯客舟道:“奉天寨和朝廷作对,朝廷自然严惩不贷。诸位若能和我联手捉拿韩铮,立下大功,朝廷也决计不会亏待你们。想做官的,往后便为国效力,食禄享俸。不想做官的,也可分得钱财和田地,与妻儿回到故乡,好好生活。”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又齐齐朝孙二威看去,显是动了心。

    孙二威望见众人眼中期冀之意,心里又怎会不犹豫?

    他双手着叉腰,来回踱了几趟,良久,终于叹气道:“不成。我答应过韩铮,要等他收拾完六横城的鲁贼,报了大仇,再取他性命。”

    冯客舟没想到他会这样说,十分诧异:“韩铮背信弃义在先,三寨主又何必妇人之仁?”

    孙二威主意已决,就再无犹豫,说道:“国仇家恨哪个轻哪个重,我还分得清楚。等他办完事,老子第一个砍下他的脑袋当球踢。”

    众匪闻言,不免有些失望,便有人道:“韩铮这种卑鄙小人,怎么会忠君爱国?他昨晚只不过说了几句豪言壮语,咱们就听信了他,说不准是被他骗了!”

    旁人也道:“他们打韩铮,咱们也打韩铮,打完还能分田分粮,咱为啥不干啊?您可得好好想想,别为了奉天寨那窝王八羔子,坏了咱自家兄弟的前程啊。”

    孙二威啐了一口,骂道:“废话,要是跟朝廷牵扯上,往后可就在大孟山待不下去了。万一这个……这个鸟各舟翻脸不认人,咱找谁说理去?”

    众人听他这般说,也不禁生出疑心,低声议论起来。

    冯客舟沉默片刻,摇头惋惜道:“可叹诸位都是铁铮铮的热血儿郎,却毁于小人之手,百年之后还将落下千古骂名。”

    一名寨兵奇道:“这话怎么讲?”

    冯客舟便道:“韩铮诓骗你们说,奉天军当年是被人所害,他忍辱负重,就是为了替被鲁人杀害的大元帅报仇的,是也不是?”

    那寨兵大惊道:“你怎么知道的?”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想要捉他,自然要先知道他。”冯客舟抬手捋了捋鬓发,微笑道,“诸位恐怕不知,奉天军的大元帅就是被韩铮害死的。”

    话声一落,满座哗然。孙二威也不禁朝前走了几步,来到他面前。

    冯客舟道:“韩铮当年随大元帅出兵攻鲁,鲁兵设下埋伏,他却不听军令,贪功冒进,折损了奉天军精兵数千。他侥幸逃回后,因怕受军法处置,竟和鲁国人勾结,害死了大元帅。若非如此,为何奉天军全军覆没后,只有他和他的手下逃出生天?”

    众匪听得目瞪口呆,一些人相信了他的话,恨得咬牙切齿。另一些人曾被韩铮的英雄气概所慑,实在不愿相信他是个投敌背主的小人,一时犹豫不定。

    冯客舟暗窥孙二威的神情,知他已经动摇,便道:“三寨主想想,单凭韩铮手下的几百人,如何能打赢驻扎六横城的数万鲁兵?若非是疯子痴儿,谁会去做这等蠢事?”

    孙二威身旁的军师也道:“他说得有理,韩铮怕只是贪生怕死,昨晚上才编出这么个理由,好拖延时间,另谋生路啊。”

    “哎!”孙二威右手握拳,狠砸在左手掌心里,又气又急,“该死上了这畜生的当,咱大哥还落在他手里,这下子可凶多吉少了!”

    飞虎寨众人正不知如何是好,却听冯客舟道:“诸位不必担心,在下早已派人接应常大寨主,稍后便到。”

    这下子,众人又骚动起来,就连孙二威都不敢置信道:“你这话当真?”

    冯客舟云淡风轻地笑了笑,道:“再等些许时候,若救不回人,三寨主大可以拿我是问。”

    前厅这番周旋往复,都被卢渊和徐中在后堂听得清楚。

    徐中咂舌道:“这个鸟什么的不简单,三两下就把孙三哥他们都稳住了。”想了想又问卢渊,“媳妇儿,你说真是韩铮自己杀自己兄弟,栽赃嫁祸?”

    卢渊低低地哼笑一声,答道:“不是。”

    “我看也不像,他要是有这花花肠子,昨天也不会上我的套儿。”徐中压低声音,生怕被外头的人听见,又问,“那你是怎么知道的?”

    卢渊双眼直朝前望,目光似能穿过隔墙,看见外面的情形一般。

    “冯客舟是父皇钦点的状元,你知道这位状元郎最擅长什么?”

    徐中疑惑道:“什么?”心想,原来那三个字是念冯客舟,这回可在媳妇儿面前丢脸了,回去得多认几个字才行。

    卢渊冷然一笑,眼里露出几分鄙夷,道:“他最擅长模仿别人的笔迹,现学现临,惟妙惟肖。他初入朝时,听说王太尉钟爱前朝大儒朱墨庭的字画,就仿他的字迹写了拜帖一封,果然在众多门客里独得青眼。”

    徐中大骇:“那个大官因为喜欢他的字,就赏给他一只人眼睛?我的妈呀。”

    卢渊:“……”

    徐中虽然不解,但看他模样也知道定不是自己想的那样,讪笑道:“你继续讲。”

    他一边问一边留意前面的动静,发现已有阵子没人说话,想来还在等常大寨主回来。

    卢渊便道:“没想到半年之后,王太尉获罪遭贬。冯客舟怕受牵连,立刻同他划清了界限,转投在御史大夫周大人门下。”

    徐中问道:“他这次又是模仿了什么大才子的字?”

    卢渊摇头道:“这位周大人为人耿介,不喜与朝中官员来往过密,几次三番将冯客舟拒于门外。冯客舟多方打听,知道周大人极爱故去的结发妻子,多年来一直珍藏着亡妻手书的字轴,却因仆从粗心大意,被水洇湿了一半。”

    这些都是卢泓曾讲给他听的,除此之外,还讲过许多他不在上雍的几年里,朝中发生的大小事情。卢渊想起他那时神采飞扬的样子,又想到如今天各一方,不知是否还能兄弟重聚,深邃的黑眸不禁黯了一黯。

    徐中听过这些,恍然大悟道:“我知道了,他为了拍人家马屁,就学周大人老婆的笔迹,重新写了一副字送去,对不对?”

    卢渊“嗯”了一声,道:“所以我猜,这几封信都是假的。韩铮在朝廷任过职,想找他的手迹做参照,并非不可能。”

    徐中挑了挑眉毛,抠着耳朵道:“八成是韩铮把温白陆那死太监得罪了,死太监就派个马屁精来,想整治整治他。”

    卢渊转头看着他,道:“那你说说看,冯客舟为何兜这么大一个圈子?朝廷派的兵马,必定比飞虎寨的散兵游勇强得多了,连飞虎寨都能打赢韩铮,他们竟不能?”

    徐中想了想,嘿嘿一乐,道:“咱俩厉害呗,要不飞虎寨也赢不了。”

    卢渊皱眉道:“我同你说正经事。”

    徐中这才收起笑脸,一盘腿坐在了地上。他单手托着下巴,手指头有一搭没一搭地抠着下嘴唇,半晌才道:“要么是他胆子小,要么就是他根本没带那么多兵来。再说了,官兵剿匪跟土匪内讧可不一样,消息一传出去,十几二十个寨都来帮手,还不够姓冯的小白脸喝一壶?”

    卢渊眼中露出几分赞赏,道:“说得不错。换言之,只要他和飞虎寨结盟失败,冯客舟在大孟山就会处处掣肘,无功而返。”

    “最好是谈不拢。就说他不是为你来的吧,但怎么说也是朝廷的人,要是被他知道你的身份,那就大事不妙了。”徐中伸着耳朵听外面动静,道,“现在就看常飞虎回不回得来了。”

    卢渊沉吟道:“常飞虎在这一带很有威名,极看重自己在江湖上的声望,若非如此,也不会和奉天寨争夺大孟山蛇头的地位。我看如若有他在,应当不会同意和朝廷联手,以免被其他匪寨指摘。”

    徐中拍拍屁股上的土,边站起来边没所谓地道:“就算他们联手了,你也不用太担心。”

    卢渊疑惑地望着他,皱眉道:“嗯?”

    徐中便把胳膊搭在他肩膀上,咧着嘴笑嘻嘻道:“不管怎么说,我都是站你这边的,管他是豺狼虎豹还是狐仙鬼怪,你要打,我就帮你打,放心好了。”

    卢渊在昏暗的内室里看着他黑幽幽的眼,白生生的牙,恍惚间心头一动,鬼使神差般问道:“你……为何待我如此?”

    “这还用说?”徐中搂着他肩头,想也没想就在他脸上香了一口,道,“因为你是我老徐家的媳妇儿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落魄王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李小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小侠并收藏重生之落魄王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