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落魄王夫 > 第42章 擒贼先擒“王”

第42章 擒贼先擒“王”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冯客舟果然没有夸口,没过多少时候,便有寨兵赶来禀报,说大寨主回来了。孙二威激动不已,亲自出外相迎,片刻后,才陪同一位比他还高上一头的大汉返回中厅。

    孙二威把他让到椅上坐着,自己站在一旁,看他神色憔悴,不禁难过道:“大哥,你这趟受苦了!”

    “无妨,这阵子多亏三弟了。”常飞虎裹着宽大的灰袍,方脸阔鼻,看上去已过而立之年。他说话时,表情总十分严肃,语调也鲜少有起伏。

    护送常飞虎回来的是两个高个子青年,其中一个见冯客舟等人被寨兵们拿刀制住,登时怒道:“我家大人救了你们寨主回来,你们就这般恩将仇报吗?”

    孙二威看了看冯客舟,又看向常飞虎,迟疑道:“大哥,真是这小白脸派人救的你?”

    “不得无礼。”常飞虎呵斥了他一句,吩咐众人道,“这位冯大人是我的救命恩人,你们还不退下。”

    飞虎寨众匪才晓得误会了冯客舟,忙收回兵器,朝他再三谢罪,各自退在一旁。

    常飞虎又道:“冯大人快请坐。”

    “多谢。”冯客舟朝他道了谢,略微整理衣袍后,稳步行至桌前落座,他的四名随从侍立在后。

    孙二威附在常飞虎耳边,说了他不在时发生的诸多事情,又讲了冯客舟想联合飞虎寨抓捕韩铮的提议。

    没想到话未说完,常飞虎就摆了摆手,道:“这些我都知道了。冯大人派来的两位小兄弟,在路上已同我细细讲过了。”

    孙二威问:“大哥觉得如何?”

    常飞虎想也未想,便道:“我已经同意和冯大人合作了。”

    “什么?这么大的事,大哥你怎么……怎么就……”孙二威脸色大变,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

    常飞虎转头看着他道:“三弟是怪我没有和你商量吗?”

    孙二威忙道:“大哥言重了,做弟弟的自然该听哥哥之命,只不过……”他犹豫再三,才道,“咱们大孟山各寨向来不跟朝廷来往,这回要是跟他一起打奉天寨,岂不是坏了规矩?”

    “只要能手刃韩铮,解我心头之恨,我也顾不得这许多了。”他说到愤恨处,语气仍旧平平,却忽地有些气喘,捂嘴咳了数声。

    孙二威见状大急,关切道:“大哥受伤了?伤得严不严重?”

    常飞虎便道:“韩铮那狗贼用心歹毒,每天命人用棍棒毒打我,还以言语羞辱。今天要不是冯大人及时派人相救,我怕是已经遭他毒手了。”

    “我|日|他奶奶!”孙二威性情暴躁,听闻此言哪还能忍,顿时火冒三丈,将韩铮的祖宗十八代骂了个遍。

    他想到自己方才,竟还想遵守和韩铮的君子约定,就忍不住愧悔万分,暗骂自己瞎了眼。

    “姓韩的竟敢这么折磨你,分明没把咱们放在眼里!大哥,你就下命令吧,管他什么规矩不规矩的,谁能帮咱们平了奉天寨,谁就是我孙二威的兄弟!”

    常飞虎满意地点了点头,道:“好,你赶快写信给相熟的几位寨主,叫他们出手相助。咱们后天就去奉天寨,杀他个片甲不留。”

    孙二威闻言愣了愣,道:“大哥不是受了重伤吗?后天会不会……太着急了些?”

    常飞虎目光一抖,神色有些不自然,还未开口,便听冯客舟笑道:“三寨主言之有理,大寨主伤势未愈,不妨多将养几日,再做计较不迟。”

    他眼眸一抬,深深望了常飞虎一眼,常飞虎即点头道:“冯大人说的是。”

    冯客舟见天色不早,事情又已有了眉目,便起身向两位寨主告辞,约定五日后再议。

    出得门外,跟随他的其中一人上前半步,低声道:“大人,刚刚有人藏在后堂。”

    这四人原是温白陆养在身边的暗卫,没有名字,只以陈一、陈二、陈三、陈四称呼。

    他们除了武功高强外,每人另有专长。比如说话的这个人,由于从小接受训练,听力要比寻常人好上数倍,故而能听见后堂传出的轻微声响,知道有人藏身。

    冯客舟像没听到他说话一般,照旧目不斜视地前行,直到离开飞虎寨些许时候,才停步道:“看来陈二昨晚没有看错,靖王和那个混混就在飞虎寨中。”

    除他们之外,还有谁会怕被自己认出,不敢相见?

    陈二道:“属下有一事不明,大人既然有所怀疑,为何还要表露身份,这岂非打草惊蛇?”

    “打草惊蛇,也是敲山震虎。”冯客舟笑了笑,眼中闪过一丝精光,“你们继续派人盯着,如果那两个人想逃,一旦离开飞虎寨的范围,立刻动手。”

    众人应道:“是。”

    冯客舟又道:“传信回上雍,将此间情形禀告九千岁,请他定夺。”

    众人再度应是,依命令分头行动。

    冯客舟等人走后,孙二威便叫了卢渊和徐中出来,和常飞虎相见。

    他今天很是高兴,跟常飞虎添油加醋地讲了一遍两人的英雄事迹后,又道:“他们俩为寨里立了大功劳,大哥可要好生奖赏他们才是。”

    常飞虎见到他们,神情变得有些古怪,却立即恢复如常,点头道:“果然是相貌堂堂,年轻有为。要不是我身上有伤,今晚该和二位痛饮一番,不醉不归。”

    徐中暗自摸了摸下巴上几天没刮的胡茬,心想,难得你夸得出口,脸上却挂起笑容,对他说了几句寒暄话,便和卢渊先行回去了。

    回到屋里,徐中仔细瞧了瞧门外无人,这才关好房门,转身严肃道:“媳妇儿,你觉不觉得那个常飞虎……看你的眼神儿不大对劲?”

    卢渊正色道:“你也发现了?”

    徐中撇嘴道:“跟狼看见肉似的,两眼贼光直冒,我能看不出来嘛?”

    卢渊顾不得纠正他乱七八糟的措辞,只觉这个常飞虎有很大可疑。

    倘若他所料不错,信函是由冯客舟伪造的,那么韩铮绝没有理由杀常飞虎,又何来毒打辱骂,幸得冯客舟相救一说?

    此外,常飞虎竟然二话不说,便答应和冯客舟联手。若说是他急怒攻心,一时失了理智,加上感激冯客舟的救命之恩,不愿拒绝,倒也并非说不通,但总还是有些不妥当。

    卢渊皱着眉思索良久,道:“我看常飞虎似乎……”

    “似乎看上你了!”徐中抢先接了一句,老大不高兴地倒了杯凉茶去火气。

    卢渊这才发现,徐中跟他想的根本不是同一码事,怔然道:“什么?”

    “孙三哥早跟我讲过了,常飞虎也喜欢男的,还总叫小倌来寨里睡觉,可不像我,为你守身如玉。”

    卢渊听他越说越不像话了,斥道:“徐中,你脑袋里除了这些男盗女娼的东西,还有些什么?”

    徐中马上乐道:“还有你啊,媳妇儿。”

    “你!”卢渊头痛不已,每次这混混耍起无赖来,都叫他无从招架。卢渊还是头一次和这样的人打交道,软的不吃,硬的不吃,一拳打过去就像打进棉花里。

    徐中这会儿正啃着大拇指,乐滋滋地欣赏自家媳妇儿生气的模样。

    见他双眉像刀锋一样,眼里又像映着月光,鼻梁笔直高挺,嘴唇因恼怒抿成了一道直线,让人百看不厌,喜欢到心坎里。

    徐中嘴皮子好使,情话也越说越利索,不用怎么过脑子,就一串一串地往外蹦。他早就发现,越是跟卢渊说那些没羞没臊的话,他就越拿自己没办法,有时说得过火,还会将他臊得耳根泛红,露出难得的窘态。

    但徐中也知道见好就收,马上收起了玩笑态度,说道:“冯什么的既然和飞虎寨结盟了,以后免不了常来常往,咱们总不能次次躲着,被撞见是迟早的事。”

    卢渊冷冷看了他一眼,见他一脸正经模样,仿佛刚才插科打诨的人不是他一般,心里更觉着恼。

    徐中却讨好地拿胳膊肘碰碰他,笑得阳光灿烂,叫他气都气不起来。

    卢渊无奈,道:“倘若常飞虎态度坚决,你我也无法可施。我甚至觉得,冯客舟可能已经知道我们了,所以才到飞虎寨来探一探。”

    “我看他鬼得很,说不定真被你说中了。”徐中想来想去都觉不踏实,道,“要不咱们跟三哥说说,还是早点下山吧。韩铮的功夫是不赖,可为了招揽他把自己搭进去,那不是亏本么?”

    卢渊摇头道:“韩铮我可以不要,但你以为到了现在,你我还走得掉吗?”

    徐中惊道:“怎么,冯什么的会派人盯着咱们?”

    卢渊道:“只怕前脚迈出飞虎寨,后脚就进鬼门关。今天跟他来的那四个人,个个都是高手,应该是温白陆或者太子派来保护他的。如果对上他们,我没有胜算。”

    徐中想了想那情形,也不由紧张起来,最后骂了句娘,气道:“真是走了狐狸来了狼,怎么这么阴魂不散。”

    卢渊道:“不急,还有五天时间,也许有别的转机。”

    徐中点了点头,道:“那我明天去找常飞虎套套交情,要能说服他改变主意是最好了,万一不能,咱再想办法。”他说完伸了伸腰,打着哈欠去床上,“快睡吧,不早了。”

    等了半晌,却不见卢渊过去,徐中奇怪地看了他一眼,立刻明白过来,哈哈大笑道:“你怕什么,我还能吃了你?你一掌就拍死我了。”

    卢渊的确在考虑,以后还要不要和徐中同榻,免得再闹出前天那种荒唐事。

    这片刻工夫,徐中已经脱了衣裤钻进被里,安抚他道:“放心吧,我没那么频繁。”才怪了。

    卢渊听他这般说,倒好像自己真怕了他,当下不再犹豫,也宽衣上|床。徐中却没了刚才的困意,眼珠子溜溜地看着他,不知在打什么歪主意。

    卢渊待要不睬他,徐中却突然靠过来道:“不过说真的,你好像没什么那方面的需求。温太监说你不近女色也不近男色,你偷偷告诉我,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卢渊沉了下来,徐中却没察觉似的,仍道:“男人要是有这个毛病,那可不是小事,得早治……哎哟。”

    徐中话说到一半,突然身上一沉,竟被卢渊翻身按住了,一片黑影笼罩下来,卢渊的怒容近在咫尺。

    任哪个男人被人怀疑能力,都不可能无动于衷。卢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眯着眼道:“你该不会觉得只要说些混话,我就拿你没办法了?用不用我现在证明给你看,我到底行不行?”

    男人的嗓音冰冷冷的,带着几分刀锋般的攻击性。

    徐中见他一反常态,竟没像往常一样窘得说不出话,倒被他这突如其来的强势弄得心虚了,心想他武功高强,要真对我怎么样,我岂不是只有受着份?

    “媳妇儿,你不会惦记上我屁股了吧?”徐中干笑两声,道,“那可不行,我还是习惯用前头的兄弟,不习惯用后头啊。”

    卢渊说:“我也是。”

    徐中顿时心凉了大半截,满脑子里想着,要是媳妇儿待会儿要对他霸王硬上弓,他该怎么逃过一劫。

    这时,耳边却传来声低笑。紧接着,就见卢渊像他上次喝醉时那样俯低身,眼中有几分终于扳回一城的得意。

    “你也知道害怕?那往后就管好你的嘴。”卢渊警告了他一句,吩咐道,“睡觉。”

    直到身上的重压撤去,徐中才回过神。他还从没见过卢渊这副样子,少了一贯的严肃冷淡,多了几分少年人的好胜和无忌。

    说起来,卢渊还比他小上一些,看上去却老成许多。这其实让徐中挺有点心疼的。

    徐中正为发现了男人隐藏的一面而欣喜不已,卢渊却已经背过身,打算睡了。

    徐中赶紧翻过去贴着他,道:“别睡啊,怎么还没开始就完了。”

    卢渊没料到他还敢缠上来,回头看他一眼,道:“你真以为我不敢?”

    徐中嘿嘿地笑道:“媳妇儿,又不是只有那一种办法能证明你行,要不我帮你?”

    卢渊还没来得及说话,徐中已经伸手进被里,一把抓住了他要命的物件。卢渊大惊欲挣,徐中稍稍摆弄,他便急喘几口气,没了奈何。

    徐中紧贴着他后背,在他耳后吐出热气,将他耳垂都蒸红了。徐中却还嫌不够似的,凑唇含住那耳珠,反反复复啃咬了几遍,又将舌头朝他耳洞里探。

    卢渊被湿濡的感觉吓了一跳,下意识朝前躲,却扯动要害,在徐中虚握的掌中蹭了一蹭,冷不防被刺激得叫出了声。

    卢渊大为懊恼,皱眉道:“……你放开我,啊!”被底的手蓦然使坏,又逼得他喊出一声,他羞愤交加,索性咬紧牙关,专心防备着。

    徐中沿着他通红的耳廓,一路亲到线条美好的侧脸上,声音带着暧昧的低哑:“媳妇儿,我可不能放开你,这叫做……擒贼先擒‘王’。”

    “你放肆!”

    卢渊忍无可忍地斥了他一句,却换来变本加厉的“欺负”,随着徐中愈发放肆的动作,他连一句完整话都讲不出来,尽变成不堪入耳的浅吟低唱。听见的人脸红心跳,发出这声音的人却恨不能寻条地缝便钻。

    徐中将卢渊翻转过来,紧紧抱住他,厮磨一番后,才单手捧着他布满细汗的脸,从眉心开始亲吻,向下移动到鼻梁,再到嘴唇。

    他抵开男人紧阖的牙关,卖力地愉悦着他,手在被面下顶出起起伏伏的山峦。

    “不行,我……我好像……”卢渊拧着眉,眼里蓄着浅浅的清泉,表情极痛苦,又是极快乐。

    徐中也有些气促,哄他道:“没关系,你再好好享受一会儿,很快了。”

    卢渊听见徐中在说话,却听不切实。他像海上孤舟,急需找到什么东西来依托,恍惚中伸臂扣住了对方的脖颈,用力拉下来。

    两具身体因此紧贴,巨浪猛然将小舟推向顶峰,又落下。卢渊在这一刻极力后仰,露出了颈部的优美弧线,徐中当然不会轻易放过,舔了舔他上下滑动的喉结后,再往上去,将他未出口的长吟堵在唇齿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落魄王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李小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小侠并收藏重生之落魄王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