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落魄王夫 > 第44章 试探

第44章 试探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温白陆即使大权在握,想改朝换代也并非易事。

    为了安稳人心,他正需要一个像太子这样身具皇家血脉,却资质平庸,听任摆布的傀儡。等到楚国朝局稳定,外患清除,再杀了太子另立君王。

    然而先帝驾崩后,太子就越发胆大妄为,远不如以前“听话”了。温白陆毫不怀疑,他继位后的第一件事,就是除掉自己这块绊脚石。

    “也好。”镜中的青年勾起嘴角,带出冷峭的狠意。

    温白陆很清楚,和太子反目是迟早的事,从九年前入宫那日起,他就习惯了孤军奋战,也绝不会相信身边的任何一人。

    只不过眼下的处境的确艰难,无论是太子、朝臣、鲁国,亦或是卢渊、卢泓、各地叛军,全都是他的敌人,想赢得这一局,唯有步步谨慎。

    温白陆静坐半晌,朝外唤道:“来人。”

    片刻后,一道人影投落在屏风上。

    来人未得允准,不敢贸然入内,隔着屏风道:“千岁有何吩咐?”

    温白陆道:“你挑选一队人马,乔装成大孟山土匪埋伏在六横城一带,截杀鲁国公主。另将此事传告冯客舟,命他坐山观虎斗,找机会斩除乱党,带回传国玉玺。”

    “是。”那人领命而去。

    温白陆等他走远,方起身来到书架旁,抽出左侧第二格中的几本古籍,扣动了机括。

    一阵轻响后,书架竟向左右分开,露出一道暗门。推开门扉,只见一张供桌摆放当中,瓜果香烛之后,俨然供奉着数十块灵牌。

    温白陆点燃三炷香,跪地叩拜。

    “爹,娘,孩儿又来拜祭你们,若你们泉下有知,请保佑孩儿度此难关。”

    香头火星一亮,在盘中落下细灰,他的目光也随之一亮,却又黯去。

    “我真糊涂,你们心里定在责怪我,又怎会保佑我?”他垂头沉默,眼中露出迷茫,“你们生前教导孩儿,君子当守道崇德,以忠信立身,我却做尽了倒行逆施之事,使反贼四起,楚国大乱……”

    “但狗皇帝冤杀温氏满门的大仇不能不报,待孩儿诛尽卢氏族亲,再还天下一个盛世清平。所有罪孽,就由孩儿一人承担。”

    温白陆长舒口气,再度俯首,久久不起。

    与此同时,飞虎寨中的两人尚不知危机来临,最令徐中头疼的,就是那个从天而降的大寨主常飞虎了。

    徐中借着孙二威的关系,有事没事就往常飞虎身边凑,想从他身上套出点底细来。可常飞虎似乎对卢渊的兴趣更大,常常话锋一转,就拐到他身上。

    徐中嘴上应对着,心里却直骂娘,心道这家伙整天问东问西,还说不是惦记我媳妇儿?

    “听你口音是上雍人?”常飞虎摸了摸胡子,随口问。

    徐中便道:“我爹是上雍人,不过他死了快二十年了,我连他长啥样子都不记得。”

    常飞虎显然不关心他爹的事,转而问道:“卢渊和你一道过来,他也是上雍人吧?”

    徐中一听,立刻警惕起来,抓着脑袋踱了几步,终于忍不住道:“常大哥,您这般的英雄人物,要什么样的男人没有,怎么……怎么偏就看上我媳妇儿了呢?大家兄弟一场,什么都好商量,就这事儿我不答应。”

    “什么?”常飞虎怔了怔,十分不解似的,“你们俩都是男的。”

    徐中暗翻个白眼,心想你装什么糊涂,你自己不还找小倌来山上过夜吗?

    等等……

    徐中心头一跳,话停在嘴边,转而打个哈哈说起了旁的话题。等从常飞虎屋里出来,他转头便去找了孙二威,对他道:“哎,常大哥这几天心情不好,说一句话叹一句气,动不动就拉着我喝闷酒。”

    “有这事?”孙二威皱起浓眉,奇怪道,“不对啊,我怎么没听他说过?”

    “三哥你这还不明白吗?”徐中朝他比了比大拇指,压低声道,“他到底是你们飞虎寨的老大,心里不痛快也不能给手下兄弟知道,要面子不是?”

    “对对对,是这个理。”孙二威恍然大悟,连连点头,却又发愁道,“可他不说出来,我也没法替他分忧啊。”

    徐中就等他这句话了,忙道:“怎么不能?办法是现成的。”

    孙二威两眼一亮,道:“快说来听听。”

    “我看常大哥是这阵子太累了,又为着打奉天寨的事操心,得放松放松。”徐中挑着眉毛笑道,“你不如去城里找几个漂亮小倌儿来,陪大哥好好乐一乐,就什么烦恼都没了。”

    孙二威指着他哈哈大笑道:“臭小子,就知道你没个正经主意。不过这还真是个办法,大哥平时最好这一口,就算身上有伤不能大展雄风,单是摸摸抱抱也高兴。”

    正待喊人去办,却又被徐中叫住,说这事先不忙告诉常飞虎,等夜里直接把人送他屋里去,好给他个惊喜。孙二威自是赞同,连夸徐中鬼点子多。

    到了晚上,徐中连觉也不睡,只竖着耳朵听动静。

    卢渊看他不对劲,问他道:“你干什么?”

    徐中翘起嘴角,朝他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小声道:“我等等有没有戏看。”

    卢渊怀疑地望他一阵,心中有些好奇,索性也坐下来等,过不片刻,果然听外间传来吵闹声。

    两人对视一眼,循声找去,正瞧见常飞虎大发雷霆,把几个衣衫不整的秀美少年轰出房门。孙二威只当是这些倌儿不合他心意,上前劝说,却被常飞虎斥骂胡闹,碰了钉子回来。

    迎面看见徐中,孙二威哭丧着脸道:“徐老弟,我这回被你害苦了,白白挨了顿骂。”

    徐中早料到多半是这结果,心中也有些歉意,拍拍他肩膀道:“怪兄弟连累了你,天不早,三哥快回去歇息,有什么话明天再说。”等劝走孙二威,他回头盯着常飞虎的房门看了片刻,忽而目光微动,嘿地低笑了一声。

    再说那几个美貌少年被赶出来,在风中冻得发抖,个个面带怨色。

    徐中斜着眼睛瞄了几瞄,暗忖道,原来倌馆里的哥儿都是这么细皮嫩肉的,模样也生得标致,那些有钱大爷们果然懂得享受。

    不过再看看身旁的卢渊,立时又觉得这些人差得多了。不知是不是应了那句“情人眼里出西施”,反正在徐中看来,这世上没有哪个男人能跟他媳妇儿比了。

    徐中将几人安抚一番,又叫人替他们安排住处,处理善后,这才喊着卢渊一同回屋。

    谁知卢渊却不睬他,冷声说了句“下流”,径自抬步走了。

    徐中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定是自己瞧了那些倌儿几眼,被他看见了。徐中心里喊冤,懊恼地一拍大腿,追上去同他解释道:“我刚刚就只看了两眼,一根手指头都没碰他们的,媳妇儿,你别生气了。”

    “我没生气。还有,不准叫我媳妇儿。”卢渊也不知自己哪来的火气,许是这阵子刚对徐中有些改观,他就又露出色眯眯的无赖样,教人恨铁不成钢?

    “都不许我叫你了,还说没生气?”

    “闭嘴。”

    徐中拿脚卡着门缝,才没被关在外头,甫一插上房门,却听“噗”地一声响,油灯竟被窗外钻入的夜风吹灭了,屋里登时漆黑一片。

    正想从怀里掏火折子,忽听黑暗中几声急促喘息,紧跟着,便被返身而来的卢渊撞在门板上。

    “唉哟,媳妇儿你……”徐中话说到一半,才发觉对方颤抖异常,伸手摸人后颈,竟沾了满手的冷汗。

    这当口,卢渊已用力推开他,伸手去拉门闩。无奈黑夜里视线不清,加上他手指抖得厉害,几次都没成功,最终急喘着栽倒在地。

    徐中一时惊怔,此刻才反应过来,三两步冲上前,扶起了卢渊。

    “放我出去……不要,不要把我关在这,好黑……放我出去。”卢渊单手抓着胸口,窒息似的剧烈喘气,秋夜里冷风习习,他却汗流浃背。

    徐中想起他点着灯睡觉的习惯,顿时明白了,忙将人横抱起来,放到床上,又手忙脚乱地划亮火折子,重新燃起油灯。等回到床前,卢渊的呼吸声果然已渐平缓,只是弓着身体一阵阵抽搐,神智还未完全恢复。

    徐中踢掉鞋子爬上床,抱着他道:“媳妇儿,你看屋里头多亮堂,别怕。”

    絮絮地安抚了数声,男人仍旧双眼紧闭着,眉头锁起。

    徐中心疼得紧,一面搂紧他,一面又陷入深思。他早知道卢渊怕黑,睡觉时也须点着灯,但看眼下的情形,再笨也晓得不止怕黑那么简单。

    听他刚刚说的胡话,似乎曾被人关在一处很黑的地方,受过极大的惊吓,以致对黑暗有强烈的恐惧。可谁又有那么大胆子,敢把堂堂皇子关起来?

    看看男人的憔悴模样,徐中也无暇再想这些,只专心拍着他后背抚慰。等怀里的身体终于放松下来,手脚不再冷如冰窟,他才去柜里翻出一套干净里衣,给卢渊换上。

    低头替人系好衣带,一抬眼,却对上卢渊那双沉黑的眼眸,眼神几度变幻,显然已清醒了。

    徐中愣了一瞬,下一刻,即摇着头叹气道:“这么大的人了还怕黑,要是没我照顾你可怎么好啊?媳妇儿,你往后更离不开我了。”

    卢渊原本设想了多种可能,心中已有应对之策,却没想到徐中是这样的反应,不禁露出丝讶异来,半晌方试探道:“我刚刚说了什么话没有?”

    徐中想了想,为难道:“刚刚说了那么多话,你问哪一句?”

    卢渊心往下沉,难道真被他知道了?神情一紧,却很快掩饰住了,说道:“全部。”

    “那我可得好好想想。”徐中一本正经地盯着他看了又看,直将卢渊盯得紧张不已,才坏笑道,“你刚才对我又抱又亲,嘴里直喊我好哥哥亲老公,非我不嫁,要给我当一辈子好媳妇儿……哎你怎么不听了?”

    后面的话不听也猜得出,卢渊翻身向里,用被子蒙了耳朵。

    徐中笑嘻嘻地缠过去道:“媳妇儿,我怕这灯夜里又灭了,不如我抱着你睡?”

    卢渊又往里挪了挪:“不需要。”

    “我需要啊。”徐中掀开他被子一角,便像条游鱼似的钻了进去,也不顾他挣扎,牢牢将人抱住。卢渊经他一闹,盘旋脑海的思虑都被搅散,只觉抵在身后的胸膛极是暖和,灯光笼着帐影,亦显温柔。

    他今夜身心疲惫,越发觉得困倦,不片刻,竟真在徐中怀里睡去了。

    徐中不敢乱动吵醒他,闭上眼却又睡意全无。低头朝卢渊瞧了一阵,想起晚间发生的事,他脑子里不免转过种种念头,一时疑惑,一时又是疼惜,熬到后半夜才迷迷糊糊地睡着。

    第二天,徐中又去找到孙二威,把他拉到个背人的地方。

    徐中这一次开门见山便道:“孙三哥,你觉不觉得‘大寨主’有点不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落魄王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李小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小侠并收藏重生之落魄王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