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失落封印 > 第17章 重逢(中)

第17章 重逢(中)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医武兵王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安斯比利斯道:“不是愚蠢吗?”

    这不是佐菲预想中的答案,让他一时愣住,不知该怎么接下去。

    安斯比利斯道:“看你就知道了。”

    “喂。我是站在你这边的。”他追在往里走的安斯比利斯的身后,“记得吗?是我把欧西亚送你的身边的,如果你记不住的话,我可以一天提醒你三次……嗨,嫂子!你今天看起来不错。”

    安斯比利斯挡在欧西亚的身前,满怀敌意地盯着他。

    佐菲道:“别这样看着我,我和你的利益是一致的。我们都想干掉高登。”狠狠地比了个刀的手势。

    安斯比利斯对着他笑了笑,在高登高兴之前,慢条斯理地说:“你上次和一个巫师勾肩搭背,三天后,他被人发现死在臭水沟里。”

    佐菲僵了僵,才夸张地大叫:“那个巫师三十天才洗一次澡,头发散发着海藻味,脖子看上去像酱鸭脖,你能忍受吗?做朋友都需要磨合期,我和他只是没有度过磨合期。你就不同了,我们认识这么多年,快五百年了吧,多么了解彼此。”

    他试探着伸了伸手,想捶安斯比利斯一拳,显示亲近,却听安斯比利斯慢悠悠地接下去:“那你应该知道自己现在的行为有多么愚蠢。”

    作为高登的头号粉丝兼最狂热的崇拜者,佐菲想干掉高登就像七大天使想要干掉神一样不可思议。

    屋外突然有了动静。

    佐菲警惕地转头,冷不防安斯比利斯一抬脚,将他飞踢出门外,在海滩上翻滚了两圈才停下来。三个堕天使从天而降,落在他的身旁,眼睛却盯着出来查看被踢坏的门的安斯比利斯。

    安斯比利斯说:“他偷东西。”然后在佐菲反驳之前,用力地关上了摇摇欲坠的门。

    三个堕天使目光挪到蹲在地上想办法逃跑的佐菲身上。

    佐菲干笑道:“天气这么好,不如一起去喝杯咖啡?我知道有一家很不错。”

    打发走佐菲,并没有让安斯比利斯安心,反而,更明确地感觉到高登就在附近。可能藏在海里,可能埋在沙里,也可能夹在这座房子的木头中。高登的眼线无处不在,正紧盯自己的一举一动。

    佐菲的失败,会加速他出手的时间。

    可安斯比利斯此刻既没有棋逢对手的兴奋,也没有患得患失的惊恐。好似,他的热情,他的激情,都随着他的爱情而沉淀。遇到欧西亚之后,再无人能打动他的心。

    欧西亚最喜欢对他说的话是“你冷静点。”他不明其意。当血液在身体里快速地流窜、叫嚣,他要多代呆板才会坐在冰箱里感受冷静的滋味?

    现在他懂了。原来冷静就是,你爱干什么干什么,我该什么干什么。

    不过,这种冷静永远不会出现在他对欧西亚的态度上。无论欧西亚会不会醒,什么时候醒来,都最好有此觉悟。

    他摸着欧西亚的脸,亲着唇,笑道:“不高兴也没办法。”

    “谁让我的幸运就是你的霉运。”

    他对欧西亚寸步不离,连黑猫都不能离开他的视线。

    黑猫对他将猫砂放在床边的举动很是不满,有一次为了躲避他的视线,还钻到了玫瑰花丛里,最后被刺刮了两下。血液的气味从小小的伤口上散发出来,即使黑猫努力地舔舐了,依旧没有掩盖住。

    安斯比利斯坐在床上对它招手,神色不明。

    黑猫俯下身子,讨好地摇摇尾巴。

    “学狗也没用。”安斯比利斯微笑着说,“如果你学不会听话,我只能教你学会害怕。”

    黑猫的毛慢慢地炸开来,浑身戒备。

    安斯比利斯与它对峙了一会儿,突然将抚摸着心口:“你的眼神让我感到难过。”

    黑猫飞一般地往外蹿,爪子还没摸到门框,尾巴就被轻松地捏住。

    安斯比利斯倒提着它,从上往下地打量:“你肥了,看上去像一只变异的老鼠。”

    黑猫挣扎着表示抗议。

    安斯比利斯道:“你应该减肥。”

    他打造了一个圆形的转笼,把黑猫放在里面:“你可以像小白鼠一样把多余的精力挥霍在无聊的运动中。”

    黑猫转身,用圆滚滚的大屁股对着他,以示抗议。

    一连半个月都没有新的动静。

    安斯比利斯有点儿意外。

    据他所知,高登并不是一个有耐心的人,不吃火锅、烧烤,因为不相等,最爱的食物是沙拉,到现在还不出手,只有两个可能:一是他正在酝酿一个阴谋,一是他被其他的事情绊住了。

    猜测如水,很快划过他的脑海,留下来的水渍也慢慢地阴干了。

    为什么要为不相干的浪费自己的脑容量,明明装欧西亚一个就不够了。

    安斯比利斯抱着欧西亚躺在床上,满意地欣赏着头顶镜子里映照的画面。

    多么和谐。

    多么温暖。

    他的手轻轻地抚摸着欧西亚的后背,一路往下……

    “喵。”睡在床尾的黑猫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跳上他的小腿,踩过膝盖,走过大腿,迈过肚脐,踏上他的胸膛。

    安斯比利斯垂眸看他,毫不掩饰眼底被打扰的不悦。

    黑猫跳到两人中间,身体一翻,蜷缩起四肢,露出软软嫩嫩的肚皮。

    ……

    安斯比利斯揉了揉它腹部的软肉:“胖了。”

    话音刚落,黑猫的肚皮就“咕噜”的响了一声。

    安斯比利斯放在它肚皮上的手指一顿,扬眉道:“你为什么不变成一只猪呢?”

    黑猫扭动身体,侧躺着在床上,一副受伤到生无可恋的样子。

    安斯比利斯翻身坐起,抱起欧西亚,大步从床上跨下,回头对继续躺在床上装死的黑猫微微一笑:“现在跟我走,或一会儿我带刀过来宰了你。”

    黑猫打了个滚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跳下床,踏着优雅的小碎步跟在他后面。

    喂了好几天的猫粮,安斯比利斯终于良心发现,决定给它改善一下伙食。开了个沙丁鱼罐头,再拌两勺土豆泥,他勺子尝了尝味道,得意地说:“完美。”

    黑猫闻到香味,跳到灶台边乖巧地等着。

    “你每天这个时候最乖。”他将食物拨到猫盆,抬头就听到了敲门声,自言自语道,“如果你会开门的话,就更乖了。”

    黑猫绕着猫盆转了半圈,用屁股对着他。

    安斯比利斯拎起他的后颈,丢到客厅,再抱起欧西亚放到沙发上,正要开门,门板掉下来了。并不是暴力破坏,而是,它本来就已经坏了。

    一个堕天使还维持着敲门的姿势,表情从惊讶转到尴尬:“我会赔的。”

    安斯比利斯毫不客气地说:“铁杉木。”

    “你是安斯比利斯?”安斯比利斯和欧西亚上天入地的爱情故事并没有流传到地狱,堕天使看他的眼神很正常。

    安斯比利斯抱胸看着他。

    堕天使道:“佐菲被捕了,他供出你是他的同伙,也是逆九会的成员。”

    安斯比利斯道:“睿智如你,当然不会相信他的鬼话。”

    堕天使笑了笑,眼角流露出微微的得意:“他还供出了不少名字。连路西法大人、巴尔大人都没有幸免。”顿了顿,“但你还是要跟我走一趟。”

    安斯比利斯道:“我是血族。”

    堕天使耸耸肩,退后半步。

    他身后是一片黑茫茫的翅膀,初步估计,起码有二三十个堕天使。

    安斯比利斯皱眉。

    “他交代了不少名单,我们并没有太多的时间。”堕天使暗示他,自己不会扣留他太长的时间。

    “……好的。”

    安斯比利斯微笑着转身,脸立马拉了下来。

    竟敢威胁他!

    愤怒控制住了他的四肢,他的躯干,他的每一寸肌肤都随着怒火燃烧。

    可是他的思绪竟然保持着难能可贵的冷静,尤其是看到沙发上保持安静的欧西亚时,灵魂与躯壳就朝着天平的两个极端不断地拉扯起来。

    身体催促他不顾一切地冲上去,撕掉堕天使的翅膀,让他们再也飞不起来,永生永世地堕落在地狱里!

    脑袋却提醒他必须保证欧西亚的安危。他不再是无所顾忌的一个人。

    安斯比利斯僵硬地走到沙发边,蹲下身,紧紧地握住欧西亚的手,将整张脸都凑进他的手心里。他想他得了名为“肌肤饥渴症”的病,唯有欧西亚能够解救。

    “好了吗?”堕天使不耐烦了。他们还有一大堆的事情要是做,谁有空站在这里看哑剧,而且还是莫名其妙的感情戏!

    安斯比利斯站起来,将欧西亚背在身上,然后朝黑猫招了招手。

    黑猫从沙发上一跳,攀上他的手臂,一路走到肩膀上。

    “走吧。”

    堕天使没有骗他,佐菲的确咬出了不少名字,都是奇怪的生物——在他的认知里,除了血族和人类之外,其他的生物都是奇形怪状的。堕天使和天使当然也是,谁会把做烤翅的材料背在肩膀上?

    他冷着面孔,与他们保持距离。

    安斯比利斯拥有极为英俊的相貌。当他面带微笑,展露风度,谁都以为他是一个受过高等教育,拥有良好品行的贵族青年。而当他冷下脸,毫不掩饰内心的阴暗,又如游走在黑暗世界的独行客,高傲、冷酷、难以亲近。

    他对现状很满意。只要将其他生物当做死物,那他和欧西亚享受的还是两人一猫的世界。

    透明人、矮人、泰坦……他们的队伍越来越庞大,堕天使的数量相对变得单薄起来。

    一个矮人坐在透明人的肩膀上,小心翼翼地凑过来:“真没想到我竟然会在这里看到高贵的血族,我以为只有我们这种弱小的生物才会臣服于他们。”

    多么拙劣的挑拨离间。

    安斯比利斯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敷衍地说:“我也没想到。”

    “我们是无辜的,被冤枉的。我完全不知道佐菲是谁,听都没听过!”

    寻求共鸣。

    安斯比利斯道:“哦,无辜。”

    矮人叹气道:“即使如此,又有谁会相信我们呢?住在地狱里的魔王们可不会浪费时间去分辨,有嫌疑就除掉。在他们看来,我们这些小人物的生命根本不值得浪费他们的时间。”

    安斯比利斯将自己代入到对方的处境,点头道:“有这种可能。”如果是他,完全可能。

    矮人压低声音道:“我们不能坐以待毙。”

    “嗯?”

    “我已经联络好了,这支队伍的大多数人将参加。我们拥有人数上的优势,绝对可以打败他们逃走。当然,前提是有您这样强大的血族的帮助。”

    安斯比利斯道:“我要照顾爱人。”

    矮人假装现在才发现欧西亚的不对劲:“他怎么了?太累了吗?”

    安斯比利斯阴森森地瞄了他一眼:“我讨厌别人看他。”

    矮人急忙收回目光:“总之,我们会在今天晚上行动。”

    他们的确在晚上行动了,在月亮很圆很亮的夜晚。泰坦拔起树,砸向堕天使,堕天使愤怒地反击!矮人制造的简易投石机从远处发来炮弹。透明人依靠身体的优势,在暗中放冷枪。

    现场一片混乱。

    安斯比利斯抱着欧西亚坐在远处的树梢上,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的这场腥风血雨。

    战斗持续了半个小时,就渐渐倾斜。

    尽管不同种族大联盟占据了人数的优势,但是堕天使的战斗实力远非他们可比。

    一具具巨大的身躯轰然倒塌,半天无法爬起。

    投石机被反投回来的大石砸碎。

    透明人被刺破了肌肤,带着滴滴答答的血满场逃窜。

    结果似乎毫无悬念。

    突然,之前邀请安斯比利斯出手的矮人朝安斯比利斯藏身的方向看来。漆黑的眼珠闪动着激动的光芒,带着孤注一掷的气势,集合残兵败将朝安斯比利斯的方向冲来。

    安斯比利斯不悦地皱眉。

    “大人,我们按照您的吩咐做了……大人!”矮人大呼小叫,吸引了附近堕天使的注意。

    哪怕安斯比利斯离开,也无法洗清自己的嫌疑。

    安斯比利斯眯起眼睛,再张开时,双眸充斥着嗜血的鲜红。他露出尖牙,冲着不知死活奔来的矮人露齿一笑,然后跳了过去!

    矮人的脖子送到嘴边,只要咬下去,就能品尝到美味的鲜血,并让对方为陷害付出代价。

    喵。

    好似黑猫在叫。

    安斯比利斯抓着矮人的肩膀,慢慢地张开嘴……

    用力地挥出拳头!

    顿时——

    矮人消失了。

    泰坦消失了。

    透明人消失了。

    堕天使消失了。

    他们身处的森林也消失了。

    眼前是熟悉的小木屋,窗边挂着他亲手挑选的青花瓷花纹,风掀起窗帘的一角,从窗缝吹进来,带着大海独特的湿润。

    他侧头,欧西亚坐在对面的沙发上,一如既往地安详沉睡。

    黑猫踩在他的大腿上,侧着头,黄绿色的眼睛炯炯有神地看着他。

    一切都和他这个月生活的每一天一样。

    所以,他刚才只是做了个噩梦?

    ……

    不,不是的。

    他站起来,走到窗边,这里正对着大海的方向。

    蔚蓝清澈的海此时血红一片,海水渗入海滩,一点点地朝着木屋蔓延。

    是高登,来了。

    刚刚不是噩梦,是他出手的预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失落封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酥油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酥油饼并收藏失落封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