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失落封印 > 第20章 坦白(中)

第20章 坦白(中)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夕阳碎落了金光,星星点点地洒在精心布置的餐桌上,丰盛的晚餐上,以及被猫链拴住的黑猫上。

    烹制完毕大厨终于将黑猫抱起来,放到主座对面的餐具前。

    黑猫叫唤了一声表达感谢,准备用餐,头刚低下去,就被叉子挡住了。

    “喵。”抗议。

    “喵喵……”预告自己快要生气了。

    “喵、喵、喵!”警告对方自己要发火了。

    安斯比利斯温柔地诱哄道:“变成人类就给你吃。”

    黑猫前肢往下一趴,喉咙突然发出极为破碎的颤声:“喵……喵……喵……”叫声综合了□□和求救,格外*。

    安斯比利斯站起来,拿过猫链,慢条斯理地拴住它,毫不在意自己手腕上添加了又消失,消失了又添加的各种长度的伤口,笑容满面地说:“既然你不愿意和我一起吃饭,那我只好和我的宝贝一起吃饭了。”

    黑猫狐疑地抬头看他。

    安斯比利斯笑了笑道:“我的宝贝当然还是你啊。”

    黑猫心中闪过不好的预感,果然,安斯比利斯抱着欧西亚从卧室里走出来,在主位上坐下,手指轻轻地拨开欧西亚额前的金色刘海,托起下巴,在嘴唇上印下温柔到了极致也缠绵到了极致的吻。

    但是在吻的过程中,他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桌上的黑猫。

    黑猫也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随着时间的流逝,安斯比利斯眼底的信心和暖意终于渐渐消退——这是他耐心告罄的预兆。

    安斯比利斯嘴角噙起一丝近乎恶意和讥讽的微笑,扶在欧西亚颈侧的手慢慢地往下滑,滑入衣领,拇指蹭了蹭锁骨,停留在衬衫的纽扣上,眸色渐渐深邃,手指轻轻地拨了一下,扣子从缝隙蛋跳了出来,微敞的领口露出一角肌肤。

    热烈的、激|情四射的画面从脑海中翻涌了上来,串成连贯的动作,唤醒了他的欲|望,让他忘记了原先的目的,沉醉于与恋人肌肤相亲的甜蜜中。

    他用手指抬起欧西亚的下巴,嘴唇印在微凸的喉结上,并一路向下。

    “喵!”黑猫叫唤一声,身体突然变大,扑在桌面上。

    安斯比利斯眼睛一亮,正要伸手去接,那修长白皙的躯体却如幻影一样,在下一秒缩了回去,恢复了黑猫的模样。若非披萨上留着清晰的被人按过的压印,几乎叫人怀疑刚刚那一瞬是他的错觉。

    安斯比利斯心头猛然缩紧,飞快地放下欧西亚,解下猫链,查探黑猫的鼻息。

    黑猫的眼睑微微颤动,露出一条缝隙。

    “哪里不舒服?”安斯比利斯克制着紧张到发抖的手指,轻轻地抚摸它的后背。

    黑猫蜷缩起四肢,闭上了眼睛。

    “不要闭眼!”安斯比利斯失控地吼道。

    黑猫吓了一跳,虚弱地睁开眼睛。

    安斯比利斯突然从房间里冲了出去,门被撞得咣咣响。

    咦?

    黑猫睁大眼睛。演得太过头了吗?

    它侧躺在桌上,头微微抬起,眼睛滴溜溜地张望外面的动静。过了会儿,推门声响起,它头一歪,又倒在桌上装死。

    尽管它反应很快,却没有快过安斯比利斯的眼睛。

    滞留在胸口的最后一丝懊恼也褪去,怒火重新窜了起来,他走到黑猫身边,拉开椅子坐下。

    客厅里咣得一声响。

    是一阵疾风吹起窗帘,连带地推倒了窗边的一个小花盆。假花从盆子里摔了出来,五颜六色碎石子撒了一地。

    黑猫身体弹了一下,又弯着四肢,倒了下去,嘴里发出若有若无的叫唤,若是没看到它先前生龙活虎的表现,安斯比利斯一定会心疼内疚得不知所措。

    现在——

    他依旧是不知所措的,不知道该怎么惩罚这个狡猾的小东西!

    “我看见了。”安斯比利斯道。

    黑猫眼珠子转了转,低下了头,玻璃珠子似的眼睛不停地偷瞄他。

    安斯比利斯转身走到客厅,弯腰捡起花盆,扶着假花,将碎石子一颗颗地装进盆里,捡到最后一颗时,他的心情已经平复了许多。他拿着花盆走到餐桌边,将花盆放到黑猫的面前:“不想与我交谈。”

    黑猫闭目装死。

    他抬起手,手指离猫毛两寸处停住,顺着它身体的曲线,慢慢地“抚摸”到尾巴,然后缩回手来,转身入卧室。

    黑猫倏然地翻身坐起,看看卧室敞开的门,又看看桌边的欧西亚,摇了摇尾巴,一蹦一跳地走到披萨前,开始优雅地进食。

    躺在卧室里的安斯比利斯一点儿也不想听到外面的动静。没有看到黑猫愧疚失落的身影,他就知道接下去的发展绝对不是他喜欢的。果然,他听到了盘子叮叮咣咣地响。

    吃得真香啊。

    安斯比利斯恨恨地想。

    海虾一定很合胃口吧?

    还有喝水声,正在品味鱼汤吗?

    没有在鱼汤里加料的自己真的是太善良了!

    安斯比利斯翻了个身,看着墙上的小气窗,上面也有一盆假花。

    据说是紫罗兰花,小小的,嫩嫩的,艳艳的,在绿叶的衬托下,显得生机勃勃。

    喜欢侍弄花草的是欧西亚。有一阵,他甚至戴着花环到处走,丝毫不理会旁人诧异的眼光。他一向这么我行我素。

    但是对那时候的安斯比利斯看来,喜欢的人宁可对着花草死物也不愿意搭理自己,简直是挑衅!轻蔑!鄙视!

    于是他带着迈卡维的疯子们扫荡冈格罗的领地。

    看着欧西亚带着他的后裔在战场上上蹿下跳,连头顶的花环都顾不上的样子,他得意洋洋。

    他觉得自己在欧西亚心目中的地位得到了巩固。

    后来。

    他失去了欧西亚,彻底地。

    极度的痛苦和失落击垮了他的骄傲,让他不得不重新学习一门名为“尊重”的课程,但不包括种花种草。若不是有梅西翁打理,他的花园绝对不会出现玫瑰花之类的植物,一片叶都不会有。在他看来,那纯粹是自找麻烦。

    红海小木屋没有梅西翁,所以装饰的时候,他费尽心机,最后采用假花点缀。除了不用浇水,它与真花并没什么差别。

    安斯比利斯为自己的良苦用心动容,又为欧西亚的冷漠无情动怒!

    没良心的家伙!

    他突然抓下假花的花盆,狠狠地丢了出去。

    吃饱喝足后,细心打理猫毛的黑猫抬起头,看着假花在空中划了个弧线,从头顶飞过去,意兴阑珊地打了个哈欠。

    今晚不能睡卧室了。

    客厅的沙发不错。

    安斯比利斯生了一夜的闷气,觉得十分窝囊,决定单方面结束这场由自己单方面发起的冷战。因为他意识到,对黑猫来说,自己的爱答不理说不定是它的求之不得。

    既然这样,自己为什么要成全它?

    安斯比利斯讥嘲地掀起嘴唇。

    看来自己当了太久的老好人,让它忘记了本来面目。也该适合地提醒它一下了。

    他大步走出卧室,然后怔住。

    昨天放在餐桌边的欧西亚还面无表情地坐着,但是厨房里又多了一个欧西亚活泼的背影。

    他放轻脚步,慢慢地走到厨房边,既怕打扰到他,又怕自己还没有从梦境中醒来。直到欧西亚提起锅铲,放在炉灶上,发出清脆邦邦声,他才如梦初醒,猛然扑上去,从后面抱住欧西亚,对着嫩白的后颈,用力地咬了下去。

    熟悉的血腥味从伤口中喷溅了出来,淌入唇齿间。爱人血液与自己唾液交融的满足感让安斯比利斯情不自禁地发出满足的呻|吟声。

    欧西亚脸色变了变,随机轻笑一声,抬手摸了摸他的后脑勺:“你压缩了我变身的时间。”

    话音刚落,安斯比利斯的怀里就多了一只黑猫。

    安斯比利斯:“……”

    黑猫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尾巴一甩,睡了。

    安斯比利斯推了推它。

    黑猫一动不动。

    “……喂。”安斯比利斯狐疑地说,“又是装的吧?”

    黑猫放松四肢,头一歪,作昏迷状。

    安斯比利斯不死心地继续晃它:“好歹把我的早餐做完。”

    ……

    “醒醒啊。”

    又是迈卡维大厨烹饪的一日三餐。

    食物很丰盛,早餐是营养丰富的牛奶加海鲜三明治,午餐以龙虾为主,加上鲜美的蛤蜊汤,晚餐是烤鱼和咖喱蟹,全对黑猫的胃口,吃得它肚子滚圆,消食都是摇头晃脑,一脸意犹未尽的模样。

    反观大厨本人,从早上开始气色就不大好,好像刚从煤场出来,浑身上下都是黑的,连吐出来的二氧化碳都化作了一阵阵的黑雾,到了晚上,直接与黑夜融为一体,只有那双眼睛,就算在不点灯的情况下,也亮闪闪的,一眨不眨地盯着黑猫的一举一动。

    黑猫决定,早点上沙发睡觉。

    安斯比利斯也不赶它回卧室,干脆为自己泡了杯红茶,拿了本书,在它的对面悠悠然地翻看了起来。

    每当他低下头,黑猫就会抬头瞄他一眼,当安斯比利斯发现时,又很快低头装睡。

    到十二点,安斯比利斯突然换了个姿势,眼睛像利刀一样盯住了黑猫。

    黑猫原本睡得迷迷糊糊的,被他这么盯着,不得不从睡梦中醒过来。

    安斯比利斯难掩兴奋地看着它:“十二点了。”

    黑猫:“……”

    安斯比利斯道:“这是你变身的条件吗?每天一次?”

    黑猫看了看他,趴下继续睡。自从变成猫以后,它严格按照猫类的作息时间,晚上十点不睡觉,白天像吃安眠药,绝对不能打乱。

    安斯比利斯瞪了它一会儿,确定它铁了心地睡觉,终于放弃了这场单方面的“凝望”,关了灯,化身蝙蝠,躺在黑猫的身后,展开翅膀,轻轻地盖在它身上。黑猫半睡半醒地睁开眼睛,看了看,尾巴一卷,勾住了蝙蝠的脖子。

    蝙蝠:“……”

    虽然姿势很怪异,但好歹也算融为一体了。

    第二天,天蒙蒙亮。

    安斯比利斯就坐在沙发上,将黑猫抱在怀里,一言不发地盯着它。

    黑猫醒过来,看到他,伸了个懒腰,坐起来,准备绕着屋子跑一跑,锻炼下身体的肌肉。昨天的三顿实在吃得有点撑,再不运动掉一点儿,它怕自己会变成肥猫。

    它的爪子刚踏出一步,就闻到空气里弥漫着的血腥味。

    安斯比利斯拿着匕首,漫不经心地一刀刀地割着自己的手腕。

    “血液是你变身的源力吗?”

    “喝我的血吧。”

    他对着它宠溺地笑笑。

    黑猫却感觉到一阵打从心底渗出来的寒意。

    怎么可以忘记,无论安斯比利斯在一百年里变化了多少,他的本质依旧是迈卡维。

    它轻盈地跳上沙发,伸出舌头舔了舔他手腕上的伤口。

    安斯比利斯居高临下地看着它,随它舔舐,但是它的舌头也离开自己的手腕,匕首的刀锋就快速地划过皮肤,血珠从割裂的伤口出争先恐后地冒出来。

    “喵!”黑猫炸毛,紧张地瞪着他手里的匕首,好似那是它不共戴天的仇人。

    安斯比利斯看了它一会儿,抿嘴笑了,放下刀子,抱起它,鼻子用力地蹭着它颈边的毛:“我很想你,很想你。”

    唇边的猫毛突然一空,化作光溜溜的肌肤,带着熟悉的气息,瞬间勾起了他体内的所有情绪。思念的,怨恨的,懊恼的,迁就的……他狠狠地缩紧自己的双臂,将人锁在怀里,好像只有这样才可以让他确定——

    他的爱人回来了。

    不会再失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失落封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酥油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酥油饼并收藏失落封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