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失落封印 > 第28章 身份(上)

第28章 身份(上)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顶着一张鬼佬脸又说不出流利的汉语,安斯比利斯招聘之路分外坎坷。后来还是黑猫看不下去,主动表示可以带路。

    安斯比利斯将信将疑:“你来过?”

    黑猫骄傲地挺胸。

    “你上次不是坐船?你怎么来的?”安斯比利斯抱着它,一边赶路一边问。

    黑猫举起前爪,上下扇动了两下。

    “飞?”安斯比利斯道,“这个年代有飞机?我以为还要再等十三年。”

    黑猫摇头,闭着眼睛又扇了两下。

    安斯比利斯的脑电波终于接通:“蝙蝠车?”

    黑猫点头。

    安斯比利斯沉默了会儿,手指轻轻地逗弄着猫尾,缓缓开口:“想法不错,出发前你没有建议。”

    这语气有点不大对头,颇有些恼羞成怒的意思。

    黑猫机敏地将脑袋埋在他的怀里。

    安斯比利斯用食指抬起它的下巴,穷追猛打:“故意看我的笑话吗?”

    这个帽子扣得太大了!黑猫表示承受不起,坚决地摇头否认,并且跳到地上,开始刨土。

    安斯比利斯好奇地蹲在它身边:“听说动物怀孕的时候,喜欢刨坑做窝。”

    黑猫无语地瞪了他一眼。

    安斯比利斯托腮:“刚刚是嫌弃我不够努力吗?”

    黑猫跳开,露出自己好不容易跑出来的字。

    “二人世界。”安斯比利斯愣了下,失笑道,“你以为我想和你二人世界才没有特意提醒我?”

    黑猫点头。

    安斯比利斯道:“虽然像找借口,但借口找得我很满意。算你过关。”

    黑猫嗖得跳入他的怀里,大爷似的摇了摇尾巴,示意他快点起驾。

    安斯比利斯被它的小贱样挠得心里直痒,又恨自己不能得逞,心里煎熬得热油上滚,赶路的时候冲劲十足,比黑猫预算得还早了半天到——坐落在山脚的食肆。

    安斯比利斯狐疑地打量着有些陈旧的房子:“你要找的人就在这里?”

    黑猫闻着食肆里散发出来的饭菜香,尾巴卷了又直,直了又卷,激动得毛都要炸开了,飞快地跳上其中一张桌子。店里的伙计看到了,甩着毛巾要出来驱赶,安斯比利斯就大马金刀地坐下了。

    “客……客客官,您要点什么?”伙计吓了一跳,慌忙点头哈腰,态度好不殷勤。

    黑猫眼睛直勾勾地看着邻桌。

    安斯比利斯点了点那一桌。

    伙计会意:“好咧!给您一模一样地来一桌,包您吃个痛快!”

    他下去,安斯比利斯用筷子敲了敲桌子:“来吃过?”

    黑猫仿佛在回忆味道,满足地尾巴直摇。

    “独自来的?”安斯比利斯状若漫不经心地问。

    黑猫尾巴一顿,思索着怎么回答比较安全。

    安斯比利斯笑眯眯地说:“慢慢想,我不急。”

    黑猫推了把茶壶,爪子就着壶口倒出来的茶水,在桌上龙飞凤舞地写着:想和你一起来。

    安斯比利斯忍不住笑出来,一手按住黑猫,手指卷着尾巴一圈圈地打转:“有点舍不得你变回去了。以前的你可没有这么乖,老是惹我生气。”

    黑猫:“……”睡不着觉怪床歪,脾气不好怪别人不乖,都是强盗逻辑啊。

    安斯比利斯凑到它的耳边,轻声道:“但现在最重要的事是找到回去的路径,救下你。想和我一起吃中国美食,我可以下次带你来。”

    黑猫侧头看他,黄绿色的眼眸蕴藏着千言万语要说。

    安斯比利斯亲亲它的额头、鼻子、嘴唇:“吃完饭再说。”

    正准备上菜的伙计看着洋人与他的猫的奇怪举止,臊得满脸通红,眼睛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心想:蛮夷之地出来的人,果然都不讲羞耻。他将菜端到桌上,又忍不住好奇地偷瞄了黑猫好几眼。

    黑猫的注意力都在菜上,没有理会,安斯比利斯却不舒服了,眼睛眯了眯,伙计膝盖一疼,双腿一软,跪倒在地,头磕在长凳上,发出巨响,引得其他人都看过来。

    掌柜见了洋人进店,本就提心吊胆的,见伙计露了丑态,心中大急,慌里慌张地从柜台后面出来,一把扯起他,冲着安斯比利斯忙不迭地道歉。

    安斯比利斯倒也没有计较的意思。

    风波虽然过去了,但四周窥探的目光越来越大胆。

    安斯比利斯不介意别人像看动物园里的猴子一样打量自己,对落在黑猫身上的目光却小气得很好。

    好不容易吃完这顿,出了食肆,就拿出了深灰色斗篷,将黑猫拢在斗篷下面。

    黑猫见他又急匆匆地赶路,心里有点感动,有点甜蜜,又有点不安。这种不安感从回到这个年代就有了,总觉得事情不会像安斯比利斯说的那样简单。

    当夜,黑猫提出休息,安斯比利斯虽然心急,却还是偷偷地潜入了一家客栈,在空房间里挑了一间最好的。

    黑猫决定眼神、动作和爪写齐用。

    安斯比利斯疑惑地看着它如临大敌的模样,灵光一闪,呼吸微微急促:“你能变身了?”

    “……”果断摇头。

    安斯比利斯一下子没了精神。

    黑猫拍拍他的脚背,表示有话要说。

    安斯比利斯倚在叠起的被子上,单手撑头,期待地看着它。

    黑猫用水慢慢地地上:不回去,没关系。

    安斯比利斯脸色一下子变了,猛地站起来,脚极快地扫掉了地上的水渍,冷冷地说:“不会不回去。”低头见黑猫担忧地看着自己,放缓了脸色道,“我不是生气。”

    黑猫一脸的怀疑。

    安斯比利斯将它抱在怀里,用力地搓揉了两遍,被黑猫挠了三道血痕才收敛:“好吧,我是生气。我生气你对我的不信任。我会带你回去,我保证。”

    极度的自信和期盼会使他遭遇挫折时情绪崩溃,再度陷入疯狂的状态。好不容易安斯比利斯的疯病有点起色,黑猫一点儿都不想他重蹈覆辙。

    它又叫了一声,想要地上写什么,却被安斯比利斯牢牢地抓住,不肯松手。

    “这么有精神,看来你也不是很想休息,不如做点消耗体力的事。”

    床上。

    蝙蝠兴致勃勃地蹭着黑猫,翅膀,身体……各种蹭。

    黑猫一动不动地趴着装死。

    终于来到京师。

    安斯比利斯见黑猫闻着大街小巷的美食香气垂涎欲滴的样子,又好气又好笑:“真的这么馋吗?”

    黑猫幽怨地看着他。

    为了彻底杜绝它“不务正业”的作风,安斯比利斯这些天持续赶路,哪怕黑猫指的路是某家酒家、饭店、食寮,他也能对黑猫惨绝人寰的叫声充耳不闻,扭头就走。

    “好吧,只此一次。”安斯比利斯深谙松紧之道,一味的强压很容易使对方产生逆反心理,得不偿失。

    果然,黑猫欢呼一声,伸出爪子指方向。

    根据黑猫的提示,安斯比利斯来到了一家坐落在后巷的小酒家里。别看酒家规模小,生意却十分兴隆。他们运气好,进去的时候刚好有一桌人离开,才有了一席之地。

    安斯比利斯按照老规矩,叫了一桌邻座正在吃的菜。

    许是京师来往的洋人多,不足为奇,又许是深灰色的斗篷挡住了他大半的容貌,客人和伙计都没有特别的关注他。

    安斯比利斯一边吃一边喂,享受着难得两人时光。

    吃得差不多,安斯比利斯正要起身结账,就闻到了一股熟悉的血液的味道。

    坐在他怀里,津津有味地咀嚼着最后一片牛肉的黑猫身体一僵,身体好似被什么排斥着,想要避让开去。它好奇地探出小脑袋,小心翼翼地打量着来人。

    来人直直地走过来,在他们的对面坐下:“让人饥渴的,从来不是鲜血,而是*。让人满足的,也从来不是鲜血,而是快乐。”他说的,是来人界的血族人人都要看的基本戒律的前言中的一句话。

    “你也是冈格罗?”对方有些惊奇。在遥远的东方国度遇到血族就已经够奇怪了,没想到还能遇到同族。

    安斯比利斯低着头,斗篷的帽子挡住了他的脸,只留下一片阴影。他紧张又兴奋,手脚甚至微微发抖,却控制着情绪,以极低沉极沙哑的声音回复:“嗯。”

    “真是太巧了。”对方是个自来熟,抓了块盘子里吃剩下的牛肉就往嘴巴里塞,“我叫欧西亚。啊,我竟然看不出你是几代,难道我的鼻子水土不服,到这里之后就坏掉了?”

    黑猫:“……”它可不可以不要承认这个二货是曾经的自己?

    安斯比利斯不置可否。

    欧西亚也不介意,继续道:“你来这里做什么呢?总不会是做生意吧?”

    安斯比利斯点了点头。

    欧西亚很是新奇:“你太神秘了,什么生意要如此神秘?难道是女皇让你执行什么秘密任务。我说的女皇是维多利亚,可不要以为我给该隐大人取了什么奇怪的绰号。与不少人都这么误会过。”

    ……

    这句话为什么听起来这么耳熟。

    黑猫的脑袋终于恢复运转。如果没有记错,一百二十五年的自己的确在这家酒家对一个人说过这句话,但这个人明明是……

    它瞳孔一缩,想到某种可能,爪子立刻挠了安斯比利斯一下,安斯比利斯没什么反应。啊啊!有话不能说的感觉真是太憋屈了!该死的高登!

    “还没有请教你的名字呢?”欧西亚没有察觉斗篷下的一人一猫的纠结,一边吃着对方的东西,一边像老熟人一样东拉西扯。

    安斯比利斯半天才开口:“约瑟夫。”

    “约瑟夫·米勒。”

    事情果然发展到这一步了。

    黑猫不动声色地听着欧西亚与安斯比利斯跨时空的交谈——大多数时候都是欧西亚在唱独角戏。听多了猫叫的安斯比利斯很想和欧西亚多说一会儿话,又怕对自己无比了解的欧西亚会看出端倪,只好纠结地强忍着。

    欧西亚吃饱喝足,主动付了钱,然后坦诚地说:“虽然套了半天的话也不知道你来的目的是什么,不过友情提醒,这里并不是一个可以胡作非为的地方。”

    安斯比利斯轻轻地点了点头。

    欧西亚走了两步,又回来:“我住在悦来客栈天字一号房,如果遇到麻烦,欢迎过来诉苦。我不介意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

    安斯比利斯:“……”所以,当时自己会失手犯错,和欧西亚的性格很有关系。有一段时间,他根本不愿意听欧西亚除娇|喘以外的声音。

    欧西亚一走,黑猫那种被排斥的感觉就消失了,它舒了口气,老老实实地趴在安斯比利斯的膝盖上,与他一起陷入了沉思。

    此时的他们,脑袋里挤入了太多的信息,一时三刻无法消化。

    最后,他们故技重施,找了个僻静的客栈里“借住”。

    安斯比利斯道:“我们应该好好地谈一谈‘约瑟夫·米勒’的事。”为了这个打着“与欧西亚同氏族”就肆无忌惮地亲近的家伙,自己不知道吃了多少醋,到最后竟然发现,那个人是自己?!多么荒谬可笑!可它就是发生了。

    黑猫也是一脸茫然。实在不能怪它。因为从今天遇到“约瑟夫·米勒”,到变成了一只只会装蠢卖萌的黑猫,它都没有发现约瑟夫·米勒竟然是安斯比利斯!他一只以为他是冈格罗族隐世的前辈!甚至还怀疑过冈格罗族的长老!

    可是一切又那么的合情合理。

    深灰色斗篷,掩饰气息的血族骨戒,还有,那个明明不认识却感到莫名得想要亲近的熟悉感,到现在都有了解释!

    安斯比利斯眯起眼睛:“如果我就是约瑟夫·米勒,那后来好几次带你离开别墅的人又是谁?”

    欧西亚被封印之后,他对约瑟夫·米勒的厌恶感消退了不少。这是一种很奇怪的心理——这个世上,不只有我在关心着欧西亚。所以,每当约瑟夫·米勒写信来借黑猫,而黑猫本身又不反对的话,他都默许了。甚至有时候还会为他准备机票。

    可约瑟夫是他的话,约黑猫出去的又是谁?

    安斯比利斯的脑海突然涌现了一个极坏极坏的念头——

    “难道,我没有回到2015年,所以同时存在于1890年后的时光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失落封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酥油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酥油饼并收藏失落封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