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贵女重生之闲王忙入赘 > 第122章 包藏祸心,引蛇出洞

第122章 包藏祸心,引蛇出洞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坠儿闻言,脸上露出一丝郑重其事的神色,“回郡主的话,奴婢这些日子的确发现李嬷嬷有些不对劲。”

    溶月将摘下来的耳坠放在梳妆台,听她这么一说,便坐在凳上转了身朝坠儿看去,眼中闪过一丝沉思,“怎么说?”

    坠儿恭谨回道,“奴婢经常瞧见李嬷嬷鬼鬼祟祟地在郡主的房间前晃悠。”

    溶月脸色一沉,这个李嬷嬷,也太不知好歹了,难不成还想进自己房间不成?自己把她调到院子里去就是为了敲打敲打她,没想到她非但不收敛一些,反而还想趁着自己不在浑水摸鱼。

    “后来呢?”溶月抬眼看向坠儿,语气淡然听不出什么起伏。

    瞧见溶月的表情,坠儿愈发恭顺起来,“李嬷嬷见郡主的房间落了锁,曾旁敲侧击地问过奴婢有没有钥匙,奴婢便告诉她钥匙在郡主身上,她一听,便蔫了脸色,还吩咐奴婢不要把这事说给郡主听。”

    溶月眼中划过一丝一闪即逝的厉色。看来不给李嬷嬷一点颜色瞧瞧她还真的是不知天高地厚了。

    坠儿觑着她的脸色,吞了吞口水,小心翼翼接着道,“而且有一日,李嬷嬷偷偷摸摸出了院子,奴婢想着郡主的吩咐,便偷偷跟了上去,居然见到李嬷嬷去了那边的府里,奴婢一路跟着,看见她进了太姨娘的绵福斋。”

    又是绵福斋?难道李嬷嬷当真是太姨娘安插在自己身边的?溶月沉吟片刻,又问道,“李嬷嬷是何时去的绵福斋?”

    “是郡主去了行宫后没几天。”坠儿认真想了想,肯定道。

    溶月眉头微拧,自己才走便迫不及待去找了太姨娘,若说这其中没鬼她还真不信了,看来得想个法子让李嬷嬷自己露出狐狸尾巴才行。

    夜晚的凉风顺着未关紧的窗户缝漏了进来,吹动烛台上的烛火晃悠。亮光照在溶月的侧颜之上,肌肤泛着玉质的光泽,眼中光华闪烁,让正瞧着溶月的坠儿不由一愣,慌忙垂下眼帘。

    郡主这些日子有意历练自己,坠儿自然是感觉到了。要说从前她伺候郡主的确不大用心,郡主身边被李嬷嬷把持地严严实实,又有玉竹云苓两个大丫鬟,想想她都不可能有出头之日。只是如今瞧着,形势似乎不一样了。

    坠儿又小心翼翼地抬头看一眼溶月,眼前的郡主风华潋滟,一身贵气,说不上什么地方变了,可分明又有什么不一样了。谈吐举止间有一种让人信服的力量,就因为这种迷样的转变,她彻底服了郡主。所以感受到郡主有意重用自己时,心中不由窃喜,做事也愈发上起心起来。

    瞧见坠儿眼中闪烁的神色,溶月心内一哂,大致也能猜出她心中所想。面上只淡淡一笑,回视过去道,“坠儿,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这次你做得很好,继续帮我盯着李嬷嬷,一有什么动静立马来告诉我。”

    “是。”坠儿垂首应诺,退了下去。

    这会儿,方才派下去的云苓已经回来了。她挑帘进了屋,面上一副愤愤不平的神色。

    溶月好奇地看过去,“你这是怎么啦?”

    “郡主。”云苓气呼呼道,“李嬷嬷倒是回来了,奴婢见四下无人,还偷偷上前瞧了瞧,您猜奴婢瞧见了什么?”

    “什么?”溶月唇边含着一丝笑意看去,手指闲闲地转动着手中双面绣仕女扑蝶团扇的扇柄。

    “奴婢瞧见李嬷嬷手里拿着一支金簪一脸笑眯眯的模样。”她走到溶月身侧,接着道,“您说说看,这难道不是她方才从太姨娘那得来的?好端端的太姨娘为什么给她簪子,自然是李嬷嬷说了什么太姨娘想知道的事情。李嬷嬷不过一届仆妇,又是郡主院子里的,知道的事情自然也是关于郡主的。”她“哼”一声,“郡主,这等背主的人,您还是早点寻个机会把她打发了出去吧。奴婢总觉得放她在身边像个定时炸弹一般。”

    溶月没有接口,只闲闲地打着扇子,看着云苓一脸似笑非笑的神情。

    云苓被她看得脸一红,跺了跺脚将身子扭到一边不好意思道,“郡主,您这样瞧着奴婢做什么?莫不是奴婢想错了?”

    溶月唇畔笑意更浓,涂着丹蔻的纤纤手指轻握在白玉扇柄上,愈发显得肤如凝脂。“你没想错,相反,你想得很对。”看来这些在日子自己对她的有意培养没有白费,云苓遇事果然开始主动思考起来了

    云苓一愣,呆呆地有些未回过神来。

    玉竹“噗嗤”一笑,用胳膊肘轻轻捅了一下云苓,笑道,“呆子,郡主在夸你呢。”

    云苓这才反应过来,“嘿嘿”一笑,脸颊红扑扑的,像极了熟透的红苹果。

    玉竹看向溶月,接过她手中的团扇替她一边扇着风,一边问道,“郡主,奴婢觉得云苓说得也在理,这样的人放在身边总归是不安心。”

    溶月点头,沉思片刻偏了头问道,“李嬷嬷的卖身契在我这里吗?”李嬷嬷是家生子,按理分到了溶月院子里,卖身契就该收到溶月这里才是。

    玉竹打扇子的手一顿,眉头微微蹙了蹙,“奴婢记不大清了,得去找找看看。”毕竟她来梨落院的时候,李嬷嬷早就已经来了。

    溶月自然明白,便点了点头,取了钥匙给她,让她先去柜子里找找。云苓便上前接过了扇子。

    不一会,玉竹抱了个黄梨木匣子过来放在溶月面前,她用钥匙将匣子打开,里头是薄薄十来张纸,都是梨落院中奴仆的卖身契。玉竹翻了翻,摇摇头,“郡主,李嬷嬷的卖身契不在这里。”

    不在自己这里,莫非在娘那里不成?她心中有些许疑惑,李嬷嬷伺候自己这么多年,若不是生了异心,日后自己自然会给她该有的体面,为何要铤而走险投靠太姨娘那一方?

    瞧见郡主一脸沉思的模样,云苓和玉竹知趣地没有开口打扰她的思绪。过了一会云苓才开口道,“郡主,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溶月用手支起下颚,想了一想道,“明日我先去娘那里看看李嬷嬷的卖身契在不在。至于她自己,我们得找个机会让她自己露出狐狸尾巴来才行。”说完,冲着云苓和玉竹招了招手,示意她们靠近些,又在两人耳边细细叮嘱了一番。

    玉竹和云苓闻言目光一亮,连连点头应了下来。

    翌日,溶月用过早膳,便带着玉竹和云苓去了清芷院。

    到清芷院的时候,侯夫人正由知秋和念夏搀扶着在院子里小心翼翼地走动着活动活动筋骨。如今侯夫人已怀胎八月有余,怀相已显,大肚尖尖。只是身上其他部位依旧是纤秾有度,更多了一丝孕前没有的风韵在眉角眼梢。

    瞧见溶月进了院子,侯夫人带着笑意迎了上去,“阿芜,今日怎么这么早便过来了。”

    溶月走到侯夫人身侧,知秋便知趣了空了个位子出来。溶月搀上侯夫人的胳膊,一边软软道,“阿芜有事情想要问娘。”

    “哦?”侯夫人微微有些诧异,“那便先进屋吧。”

    一行人进了侯夫人的房间,溶月先扶着侯夫人在软榻上小心翼翼地坐下,又在她背后垫了个大引枕,这才自己坐了下来。

    知秋上了茶侯夫人就让去门外守着了,房里便只剩下溶月信得过的几人。她不再顾虑,问道,“娘,李嬷嬷的卖身契在您这里吗?”

    “李嬷嬷?”侯夫人想了一会,“我记得并不曾见过。不过也说不准,也有可能是我记岔了。”她抬头看向念夏,吩咐道,“念夏,你去找找看。”

    念夏应诺,自进了里间找寻去了。侯夫人转了目光看向溶月,“阿芜怎么突然想起李嬷嬷的卖身契来了?可是她的行为有什么不妥当?”

    溶月本想将李嬷嬷的事和盘托出,只是一抬眼瞧见娘眼底的疲色,不由就有些不忍了。虽然娘那日说得好,可后来念夏偷偷告诉她说娘这一两个月反倒有些孕吐起来,经常东西还未吃下去多久便吐了出来,晚上睡眠也很浅,颇有些辛苦。

    溶月不想再让她劳累,临到嘴边的话又吞了进去,只弯了弯眼角摇头道,“没有啦。只是那日我在整理院里各人的卖身契时,发现少了李嬷嬷的,这才想来娘这边问问。”

    侯夫人见她面色如常,便没有多想,转而同她聊起别的来了。

    不多会,念夏便从里间出来了,手中空空。

    溶月不由面露诧异之色,难道李嬷嬷的卖身契也不在娘这里?果然听得念夏道,“夫人,郡主,奴婢都找过了,并未看到李嬷嬷的卖身契。”

    侯夫人也有些诧异,这是怎么回事?怎的人到了阿芜院子里,卖身契都不在她们手中?这要是被有心人利用了,李嬷嬷还能不能尽心伺候阿芜便难说了。想到这,侯夫人脸上便显出一声肃然的神色来,想了想吩咐道,“念夏,你待会去一趟老夫人那里。府中的仆从名册在老夫人手中,你让她帮忙查查李嬷嬷的卖身契到底在哪里。”

    溶月见有法子查到,微微定了心,突然又想起一事,便问道,“娘,姑父上京了吗?”

    侯夫人点了下头,“上个月便入京了,现在正是住在当初老夫人给他们置的榆林巷的宅子中,我们当日便去过了。你和二姑娘近日才回府,怕是那边也得了消息,估计很快便会下帖子让你们过去看看了。”

    溶月眼中绽出一星半点的火花来,那日碰巧听到园中的小丫鬟嚼舌头说姑爷新娶的一房妾室美得不可方物,她便来了些兴趣。正好也去看看徐若有没有什么长进,是否还想从前那样骄纵蛮横愚不可及。玩闹之心一起,面上便不由自主地露出了一分笑意。

    “阿芜,你在高兴什么呢?”侯夫人看着她奇道。

    溶月忙收回飘远的思绪,吐了吐舌头,凑近了一些撒娇道,“我听人说姑父新娶的妾室很美,正想去看看呢。”

    侯夫人一听,哭笑不得,伸出手戳了戳她的眉心,“你啊,先不说你能不能见到这妾室,就算能,这话你放在心里想想也就罢了,怎的还明目张胆说出来了。女孩子家家的,怎的这般不害臊?”侯夫人语气中带着一丝无奈,阿芜从小便大胆,前段时间瞧着好不容易收敛了些,怎么今天又故态重萌了。

    溶月讨好地替她垂着腿,一边又问道,“姑父的调令下来了吗?”

    侯夫人奇道,“阿芜怎的也对朝堂之事感兴趣了?”

    溶月面上一片娇憨之色,眼中神色清澈明净,她摇摇头道,“阿芜不敢兴趣,只是想看看姑父当了什么官而已啦。”

    侯夫人这才恍然,随口道,“听说先补了个工部侍郎上去,日后再做调动。”

    原来是补了上次工部侍郎的空缺,溶月心下了然,点头将话题岔了过去。又坐了会,见娘面露疲色,便不再多呆,起身回了房。

    天色渐渐暗沉了下来,残蝉燥晚,月色如练。瞧见窗外浓重如墨色的夜,溶月起身挑了挑灯芯,室内便又亮堂了起来。

    她坐在窗前,手中拿了本《西窗小札》,但书页却久久也未翻动一页,只呆望着窗外出神。

    不一会,云苓挑帘而入,手中端着碗冰好的酸梅汤。她将酸梅汤放到溶月面前,冲她眨了眨眼睛。

    溶月会意,微微扬了声道,“云苓,夜晚有些凉意了,你把窗户关紧了,扶我到桌前坐下吧。”

    屋里便响起了云苓的应诺声,紧接着便是关窗户的声响。

    “玉竹呢?”溶月的语气不急不缓。

    “正在吩咐人给郡主准备热水呢,奴才方才去叫了她,应该很快便回来了。”话音刚落,便瞧见一袭青色裙衫的玉竹走了近来,顺手将门合了上来。

    房间里默了一会,只有溶月翻动书页的沙沙的声响。

    看了一会,她合上书,叹一口气,看向二人,“云苓,玉竹,你说那件事我到底要不要告诉三婶和三叔?”

    月亮从层云中探出头来,银色的月光倾洒在大地之上。若是仔细瞧,便能隐隐约约看见溶月房间的窗户下面有一团黑色的影子,月光渐渐覆盖了过去,那团影子渐渐清晰起来,竟是猫着腰支起耳朵的李嬷嬷,面上一脸紧张的神色。

    弯月很快隐入云中,李嬷嬷的身影也隐入了夜色之中,这会下人都在各自忙碌着,院子里一个人也没有。李嬷嬷四下打量了一番,微微定了心,侧耳倾听起屋内的动静来。方才她碰巧听到云苓去下人屋里唤玉竹,说郡主有事同她们说,想起太姨娘让自己这两天多盯着些,李嬷嬷便悄悄潜了过来预备偷听着。

    一开始屋里头什么声音也没有,她揉了揉发酸的膝盖,刚想退下,便听得郡主开口了,话中的“三叔和三婶”几个字顿时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她忙屏住呼吸,继续听了下去。

    “奴婢觉得,要不还是告诉三老爷和三夫人吧,毕竟事关四姑娘的闺誉。”开口的似乎是玉竹。

    李嬷嬷心内一惊,愈发凑近了些。

    屋中又是片刻的沉默,不一会,云苓的声音响起,“奴婢觉得,您还是别说了吧。三房一向同大房不对盘,您一说出来,他们非但不会感激您,反倒会以为自己有了把柄在您手上,日后估计更会想方设法陷害您了。”

    溶月叹一口气,似有些犹豫,“四姐姐……她怎的那么糊涂!私会外男不说,会的还是当朝皇子!这若是让人发现了,她日后还如何嫁人!”

    李嬷嬷面色一白,仿佛被一道晴天霹雳炸在原地不能动弹,差点就控制不住惊呼出声了,幸好及时捂住了自己的嘴巴,背上却早已冷汗涔涔。

    她不敢大意,忙平息了一下心跳,又仔细听了起来。最起码也得搞清楚,郡主口中的这个皇子到底是哪一位。

    屋里头不知为何却又说起了行宫中发生的别的事情。

    窗台并不算很高,李嬷嬷得猫着腰才能不被屋里的人发现,如今蹲了一会,脚已经麻了,她轻轻动了动腿,一股酸痛便传遍全身。李嬷嬷咬牙坚持着,不敢现在离去,怎么着也得听到是哪位皇子才能走。

    溶月和玉竹云苓又絮絮叨叨说了一会别的,瞟一眼窗台外,见时机差不多了,便又将话题转了回来。

    “你们说,五皇子对四姐姐是认真的吗?”

    “奴婢看着悬。”云苓知趣地接口道,“五皇子那样的性子,怕是只看上了四姑娘的美貌而已。亏得四姑娘还对他死心塌地的样子。”

    李嬷嬷听得心惊肉跳起来,不敢再久留,揉了揉腿,拖着如针刺般疼痛的双腿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溶月走近了些,听得窗台外的呼吸声消失了,知道李嬷嬷已经离开了。这才勾了勾唇,面上一副势在必得的神色。

    “郡主,沈嬷嬷会不会连夜去告诉太姨娘?”云苓有些忧心。

    “不会。”溶月胸有成竹道,“现在琼芳园两侧都已经上了锁,她既出不了侯府也进不去沈府。她这般偷偷摸摸的行事,自然不想让他人知晓,只有等到明早院门开了之后才能过去了。”

    溶月站在窗前,抬头看一眼天上又探出了头的明月,眼中神色皎皎,竟比那皎洁月光还要亮上几分。

    ------题外话------

    人生总是有太多不如意的事!明明想要每天万更,却总是冒出各种乱七八糟却又不得不做的事来,心塞满满。今天又只能挤时间码了5000ToT

    之前答应的万更本来想说是一个自然月的,现在看来只能顺延了,反正无论如何肯定会尽快万更够三十天的。美妞们多多包涵哈~!上班族手残党伤不起啊—。—

    这段时间忙的话,也保证不断更,且每天不少于5000字。

    周末我尽量多码点,存下稿,也想尽快把更新时间调整到白天去,天天晚上更太坑了。

    *

    PS:你们想小煜煜了吗?呼声高的话可以考虑让他出来遛一遛,不然最近都没他啥戏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贵女重生之闲王忙入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陶夭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陶夭夭并收藏贵女重生之闲王忙入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