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贵女重生之闲王忙入赘 > 第125章 陌上谁家少年,足风流

第125章 陌上谁家少年,足风流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溶月眉头一皱,这声音,听着倒是有些陌生,似乎不是那几个同自己结过梁子的混世魔王。她不动声色地掀起车窗帘子一角,眼光瞟到不远处一蓝衣少年骑在一匹雪白骏马上飞驰而来。

    骑得近了,溶月才看清少年的面容,十四五岁左右的年纪,疏眉朗目,面上神采飞扬,墨发用一顶小玉冠束在头上,衣袂翩跹,下摆处用极为精致的金银丝线绣着几尾活灵活现的锦鲤,一看便是富贵人家的子弟。

    当真是陌上谁家少年,足风流!

    因为大街上熙熙攘攘全是人,少年骑到马车旁便过不去了,只得勒紧缰绳止住了坐下的骏马。许是感受到有视线落在自己身上,少年蹙了眉头看来。

    溶月忙放下帘子,阻挡了少年狐疑的目光,少年便只看到素白锦缎车帘微微晃荡着,不由眉头皱得更厉害了。

    他翻身下马,走到马车前朗声道,“马车里坐的是何人?!你们挡了小爷的路了,还不快将马车移开!”

    车内没人出声。沈沁雪抬目小心看向沈汐云,毕竟这里她年纪最长,又是定了亲的人,由她出面的确更合适一些。

    沈汐云恍若不知,双目紧阖,一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模样。

    沈滢玉看着她这置身事外的样子,翻了翻白眼,冷哼一声,双手抱臂转了身,看样子似乎也不欲出声。沈滢玉撇了撇嘴,没理由沈汐云这个长姐不说话,她来巴巴地出这个头。谁知道外头那人什么来历,万一又是个难缠的纨绔子弟,保不齐最后惹得一身腥,她才不要白白担了这个风险。

    见无人出声,外面少年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声音中含了一丝显而易见的不郁。这时,溶月听到车外有一侍卫小心开口道,“这位公子,我们是……”

    还未说完,便被那少年不耐烦地打断,“小爷我没空跟一个侍卫说话,叫车里头的人出来!”

    沈沁雪看看汐云,又瞅瞅沈滢玉,见两人都是一副事不关己不想出声的模样,面上露出些急色,巴巴地看向溶月,露出一副求救的表情。

    虽然溶月最小,但好歹有郡主身份伴身,沈沁雪一个小小的庶女,自然不敢强出头、

    溶月冷冷扫一眼沈汐云和沈滢玉,皱了皱眉,眼中闪过一丝不快。她收回目光,从袖中取出一条素白轻纱覆上面颊,这才走到车帘前,伸手挑开来。

    见溶月探出身来,云苓忙上前扶她下了马车。

    那少年只觉眼前一道光亮闪过,定睛一瞧,马车上走下来一个身着白底浅橘滚边素襦裙的女子,瞧着年岁不大,用轻纱遮面,只露出一双剪水双瞳,眸中盈盈波光,墨色深瞳深不见底,似要将人吸进去一般。

    溶月的目光在他面上一顿,微微福了福身,轻启朱唇道,“这位公子,我们马车坏了,所以暂时移动不了。车夫正在检查,还要麻烦公子在旁边稍等片刻。”她的声音清脆悦耳,如一道涓涓细流淌过在场之人的心底。

    那少年却并未立即接话,目光在她面上转了个圈,露出几分惊艳来。很快便往下挪了挪,待看到溶月腰间缠着的火红鞭子时,眼神一顿,面上有一瞬的怔愣。

    出门在外,溶月一般都会带上鞭子以备不时之需。此刻见少年的目光落在自己腰际,眉头轻蹙,不知他打的什么主意。

    那少年却惊诧抬眼,紧紧盯着溶月的眼眸试探道,“姑娘……莫不是明珠郡主?”

    溶月眉头皱得更紧了,“是我,不知公子是哪位?”

    少年爽朗一笑,显出些蓬勃的朝气来,“原来真是明珠郡主!家姐若知道了,定会后悔没有同我一道先行的。”

    家姐?先行?溶月听得一头雾水,正欲开口再问,又一道声音在不远处响了起来。

    这一次,这声音却有些熟悉了。不仅熟悉,还很讨厌!

    溶月转了身子朝说话之人看去,目光早已退去方才的明澈,染上一丝冷然和不郁。

    窦樾,他当真把漱玉坊当成他的家了么?!居然次次来都能碰上他!

    见溶月望来,窦樾阴测测地盯着她,不坏好意地笑笑,“明珠郡主,好久不见。”眼中流露出一丝色眯眯的神情。怎的上次见到明珠郡主时,她还只是一个未长大的小姑娘,这才几个月,却突然长开了似的,眉宇举止间散发出一股惑人的神韵来。

    溶月脸色一沉,冷冰冰道,“窦公子真是好兴致,回回都能在这漱玉坊门口见到公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漱玉坊是公子开的。”

    周围的人一听,“哄”的爆发出一阵大笑来。窦樾的好色在整个邺京城都是出了名的,被他调戏过的平民女子可不在少数,百姓们都对他敢怒而不敢言。现在见明珠郡主这般*裸地讽刺于他,自然觉得畅快得很,不由大声喝起好来。

    窦樾脸色僵了僵,恶狠狠地瞪了近旁几个叫得最大声的百姓,面上一副凶神恶煞的表情。百姓不敢惹他,慌忙往后退了退,喝彩声这才小了下去。

    窦樾转回目光,眼珠子滴流滴流转了转,四下张望着,突然见到马车旁低着头的凝墨,眼神一亮,“郡主,莫非沈二小姐也在这马车中?”

    溶月不搭腔,只冷冷地看着他。

    方才那少年也不出声,立在一旁津津有味地看着。

    窦樾见溶月不理他,嗤笑一声,走到凝墨面前,轻佻道,“小丫鬟,你们家小姐是不是在车里头?你别急着否认,你这么貌美的丫鬟,本公子可是记得你的。”

    凝墨脸色涨得通红,头快埋到胸前了,支支吾吾不知如何回答,只偷偷抬了眼求救似的看向溶月。

    溶月心中微叹一口气,众目睽睽之下,她既然出了这个头,也不好撒手不管了。方才那少年的身份都没打探清楚,又冒出个窦樾来,今日真是出门没看黄历。

    溶月心中腹诽,只得耐着性子清冷开口道,“窦公子究竟想做什么?”

    窦樾轻佻一笑,“不做什么。好歹我同沈二小姐也是旧识,既然碰上了,怎么着也该打声招呼才是。”

    他这话一出,人群里又开始窃窃私语起来,各种异样的目光看向人群中间的马车。

    窦樾的声音不小,车里的几人自然听到了。沈滢玉转了目光看向沈汐云,面上一副得意洋洋看好戏的神情。沈汐云依旧没有睁眼,只是笼在袖中的手一紧,指甲生生掐进了掌心之中,一阵疼痛漫上全身,她暗自深吸一口气,面上却愈发冷冽起来。

    “窦公子请自重,我二姐姐已经定亲了。”溶月沉了脸色,心中不耐烦得紧,沈汐云自己惹下的烂摊子还要自己来给她收拾,她自然没什么好脸色给窦樾。

    窦樾一听,又是一声嗤笑,面上露出一副猥琐的表情来,“郡主若不说我倒是忘了,沈二小姐不久就要成为四皇子贵妾了。”他“啧啧”两声,冲着马车内道,“沈二小姐,没想到你外表文文静静的,做出来的事却是大胆得很啊……”他拖长了尾音,故意给人留下一丝遐想的空间。

    人群里的窃窃私语声渐渐大了起来,周围的人也越聚越多。溶月瞧着这阵势,不由一阵头疼,只得看向在一旁哆哆嗦嗦的车夫,“刘大,检查出什么毛病没有?”

    刘大战战兢兢看了过来,刚想说话,窦樾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早知道二小姐是这等胆大的性子,当初上元节之时,你我就该……”

    “闭嘴!”

    他话音未落,便被一道尖利的女声打断,原来是沈汐云终于忍不住出了声。

    沈汐云冷冷道,“窦公子不要太嚣张了,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乱说!”她喘口气,不待窦樾接口,又接着厉声道,“窦公子平日里那些斑斑劣迹,总有一天会传到宫里去,到时候我倒想看看,窦公子是否还敢像现在这般肆无忌惮。”

    窦樾咬了咬牙,眼中闪过一丝厉色。居然又拿姐姐来威胁她!

    溶月没空理会沈汐云和窦樾的你来我往,又看向刘大,“怎么样?”

    刘大举起手中一块木片,点点头,“郡主,可以走了,方才只是这块木片卡到了车辕里。”

    溶月暗暗松一口气,对着方才那蓝衣少年微微欠了欠身子示意一下,便转了身朝马车走去。

    “明珠郡主!”窦樾阴魂不散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溶月只作未闻,继续朝前走着。

    窦樾却愈发变本加厉起来,闪身拦在了她面前。

    溶月眉眼间一片冷凝,周身散发着森森寒气,“窦公子,你究竟想干什么?!”她一字一顿地问出,心底早已按捺不住,手悄悄按在了腰间的鞭子上。

    窦樾一甩手中的折扇,自认为风度翩翩,摇头晃脑道,“明珠郡主,沈二小姐定了亲,郡主可是未定亲的。”

    溶月冷冷地直视着她,眼底戾气一片,“让开!”

    窦樾却愈发恬不知耻起来,腆着脸皮凑上来道,“郡主推我啊,郡主把我推开了我便不拦着郡主了。”

    溶月眉眼一横,手中一动,鞭子就要出手之际,方才那个蓝衣少年却闪身挡到了她面前。

    溶月勉强按捺住心底的冲动,冷眼看着他想做什么。

    少年盯着窦樾嘲讽一笑,“几年未来了,没想到京城竟出了这等没脸没皮的人。”

    窦樾眼眉倒竖,恶狠狠看向他,一伸手指指着他道,“你算哪跟葱?!识相的最好不要多管闲事!”

    少年微微一笑,露出颊边两个小小的梨涡。他伸手一拂,便将窦樾拂了个踉跄。

    溶月这才正视起他来,看他年纪不大,手下功夫似乎却不弱啊。

    窦樾好不容易稳住身形,手一挥,方才站在旁边看戏的那些窦家家仆们便全都围了上来。他拔高了嗓音道,“小子,我最后再警告你一次,马上给我让开!不然别怪本公子不客气了!”

    少年朗声哈哈笑了出来,“真是好笑!打不过小爷我便想叫这些走狗一起上?!你可真够有骨气的。”

    窦樾垮了眉眼,脸色愈发阴沉起来,一听他这话,一拳头就挥了过来。少年却轻易避过,顺着力道将他手腕一折,便听得一声惨叫响起。

    少年嫌弃地将窦樾往旁边一推,掏出手绢擦了擦手,不快道,“真是脏了小爷我的手了!”

    窦樾被家仆们扶住,愈发怒火中烧起来,手腕上传来阵阵止不住的痛意。他不是能吃亏的人,这下也顾不上什么骨气不骨气的了,用另一只未受伤的手一挥,恶狠狠地道,“都给我上!”家仆得令,摩拳擦掌准备一拥而上。

    溶月一听,抽出鞭子握在手中,戒备地注视着面前的家仆。不管怎样,少年也是为她出头才惹上窦樾的,她不能袖手旁观了去。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有一铠甲侍卫分开众人闯了进来,看也不看旁人,径直走到少年面前,单膝跪地朗声道,“属下见过世子爷,王爷叫您赶紧回去与大部队汇合。”

    世子?!王爷?!

    溶月怔愣在原地,世子?王爷?这到底怎么回事?她认真想了想,突然忆起什么,狐疑地打量着前面的少年,难不成……这少年便是汝南王世子?

    少年摆摆手,示意他起来说话,“哎呀,我都进京了,还回过去做什么?父王和姐姐的车撵也行得太慢了。我知道了,一定是姐姐叫你来的对不对?她定是羡慕我可以骑马先行,这才派了你过来假借父王的名义把我骗回去。”

    侍卫面上闪过一丝无奈,一抱拳躬身道,“世子,属下不敢说谎!”

    少年耸耸肩,“爷我这里还有些事情没处理好,你先回去吧。”

    侍卫纹丝不动,“王爷特意吩咐了,要属下同世子一同返回。”

    “好吧好吧,那你先在一旁待着吧。”少年安排好了那侍卫,挑了眉看向窦樾,活动活动了拳头,露出一抹佻达的笑容来,“喂,你还打不打了?小爷我憋了十几天了,正好让我活动个痛快!”

    窦樾被方才那一幕弄得满腹狐疑,他上上下下地打量了少年几眼,试探道,“你是……汝南王世子?!”

    “你认识小爷啊,这样更好了,你若不服,日后尽管来找小爷便是。”

    果然是汝南王世子!溶月心底一惊,现任汝南王萧渊之父老汝南王萧正礼是先帝一母同胞的弟弟。先帝对这个弟弟颇为信任,让其戍守大齐东南之境,封其为汝南王。老汝南王去世后,将王位传给了其子萧渊,便是眼前这少年之父了。

    只是……汝南王一向只呆在封地,听方才那侍卫之言,这次竟是携了一双子女上京来了,不知所为何事?

    她心中沉吟着,抬头仔细打量着前面风流佻达的少年。

    窦樾明显愣住了,汝南王的名号他自然知晓,也明白皇上对其甚是器重。现在见自己竟然惹到汝南王世子了,这世子显然还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不由心里暗暗叫苦。

    他吞了吞口水,换上一副谄媚的表情,“原来是汝南王世子,真是失敬失敬。在下窦樾,家父是内阁首辅窦章,方才都是误会,都是误会,还望世子不要放在心上。”

    少年轻笑一声,斜着眼看着窦樾,眼中颇为不屑,“原来是皇后娘娘的弟弟,难怪这般气焰狂妄。”他嘴一张,还想再说,身后那个侍卫却上前在他耳边小声耳语了几句。

    也不知那侍卫说了什么,少年目光沉了沉,却终究没有再出言讽刺,只冷冷地看向窦樾,“既然是误会,窦公子还赖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快走?!”

    “在下告辞了!”窦樾心底一松,忙抱拳向他打了声招呼,灰溜溜就想转身离开。

    “等等!”少年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窦樾双腿一软,哭丧着脸转过身子,“世子爷还有何吩咐?”

    “你方才对明珠郡主出言不逊,还没向她道歉呢!”

    窦樾眼中闪过一丝阴翳,但明白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咬了牙走到溶月面前作了一揖,“方才是在下的不对,还望郡主不要放在心上。”

    溶月冷哼一声,别过眼未理他。

    窦樾也不甚在意,只抬眼巴巴看向那少年。

    少年不耐烦地挥一挥手,“走吧走吧。”

    窦樾这才带着那一大帮家仆逃也似的离开了。

    少年转身看向她,收起方才脸上不耐烦的神色咧嘴一笑,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来,“明珠郡主,我叫萧明朗。”

    溶月也带上一丝浅笑,福身回礼道,“原来是汝南王世子,方才多谢世子出手相助。”

    “郡主客气了。”他目光在她手中握着的鞭子上一顿,笑嘻嘻道,“想来不用我帮忙,郡主也定然不会吃亏的。”说着,冲着她挤了挤眉,一副跟她很熟的模样。

    溶月愣了愣,露出一个哭笑不得的表情。这个萧明朗,当真还是小孩子心性啊。

    她瞧了瞧周围越来越多的人,心底暗暗着急起来,何况方才已耽搁不少时间了,得赶紧离开这里才是。想到这,便接口道,“溶月还有事,便先告辞了。改日再让家兄亲自登门道谢。”

    萧明朗神神秘秘地一笑,“许是不用等到改日,郡主很快又会见到我了。”

    溶月心中虽然狐疑,但赶着回府,便也没多问,走到马车旁抬脚刚想上车,人群中又传来一阵骚动。

    她只得又放下迈开的脚步,站直了身子朝骚动的源头看去。

    人群中让开一条路来,从外面缓缓走进来一人,待看清来人,溶月愣了愣,心中一时不知是什么滋味。

    因为她没想到,回京后第一次见到萧煜,居然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萧煜翩翩而来,踏着细碎金黄的阳光,眉眼淡然温润。如果说萧明朗是一道热烈的阳光,那么萧煜就是一缕微凉的清风。他负手缓缓走来,像极了一幅意态高远的水墨画。

    萧煜走到人群中央站定,清薄如雾的目光在溶月面上顿了顿,这才落到了萧明朗身上,唇畔含着一丝似有若无的笑意。

    萧明朗怔愣在原地,许久才期期艾艾试探着开口道,“小……小皇叔?”

    萧煜扬唇一笑,“许久不见,明朗居然还认得出本王来。”

    萧明朗灿然一笑,“小皇叔这般玉树临风风流倜傥,我自然是记得的。”

    萧煜抿唇轻轻一笑,眸中清幽如水,似乎一眼能忘穿。然而仔细一瞧,便发现眼底深处笼着朦胧的雾气,让人不能猜出分毫他的心思。“明朗还是一贯的嘴甜会哄人,太后娘娘怕是会愈发地喜欢你了。”

    萧明朗脸上红了红,好奇道,“王爷怎么会在此地的?”说着,打量了一下他身后的漱玉坊,眼中露出一丝促狭的表情。

    萧煜伸出手敲了敲他的头,正色道,“想什么呢?本王不过恰好路过罢了。倒是明朗怎么会突然入京?”

    萧明朗“哦”一声,摸了摸头随口答道,“还不是因为大……”话还未说完,身后那侍卫突然出声咳了咳。萧明朗顿了顿,眼神一闪,接着笑道,“还不是因为大家都想我了,我这才想着入京来看看的。”

    萧煜不置可否,清澈如许的眼风朝那侍卫一扫,很快收了回来,面上表情未变,微微颔首道,“想来汝南王和郡主也跟着入京了吧?”

    萧明朗点头,“父王和姐姐的车撵在后头,我不高兴跟着大部队慢悠悠地走着,便先骑马入了城,没想到正好在这里碰到了明珠郡主。”

    萧煜顺着她的话看向溶月,眼中灿然琉璃般光华闪烁。

    与他这么一对视,不知为何,溶月便觉得心跳得有些快,耳根也有些烫烫的。她不自在地别过眼神,行了一礼,“溶月见过王爷。”

    萧煜轻笑出声,目光在溶月和萧明朗身上游移了一下,“明朗认识明珠郡主?”

    也不知是不是错觉,他虽然笑着在说话,溶月却从他的语声里听不出多少欢悦的感觉,仿佛那笑意只浮在表面做给人看的一般。

    溶月好奇地瞥他一眼,他这么欲笑不笑的神情是为哪般?莫非他同萧明朗的关系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这样好?

    萧明朗却没注意到这么多,笑嘻嘻回道,“之前不认识,只是方才一见到郡主腰间的鞭子,便立马反应过来了。”又看着溶月露出一个明朗的笑容,“毕竟,家姐可是天天在我耳边念叨着郡主的。”

    溶月被他明媚的笑脸晃花了眼,微微一出神,听到他话语中的家姐二字,迟疑着道,“世子说的姐姐……莫不是清和郡主?”她一心回忆着汝南王府的情况,丝毫没有注意到萧煜方才看着她脸上神色的变幻,目光深沉了一分。

    “是啊。”萧明朗咧嘴一笑,露出颊边梨涡。“姐姐一直对郡主很感兴趣,这次上京,时不时念叨着第一个便要去找你呢。”

    溶月尴尬地笑笑,不知自己为何得了这位货真价实大齐郡主的青眼,只当萧明朗是客气话而已,面露一丝羞涩之意将这话给带了过去。

    “王爷,世子,若无事,溶月便先告辞了,车里还有几位姐妹在等着。”溶月开口道。

    两人点点头,目送着溶月上了马车。

    待得马车缓缓行远了,萧明朗转身对着萧煜抱拳道,“小皇叔,父王派人叫我返回去同他们先汇合了。等大部队进了京,我再同姐姐去小皇叔府上拜访。”

    “去吧。”萧煜点头,“别让汝南王等急了。”

    萧明朗转身上马,扬鞭飞驰而去。先前那侍卫也冲着萧煜抱拳行了一礼,上马跟了上去。

    待得两人的身影消失不见了,萧煜还站在原地久久未动。

    “王爷。”亦风悄无声息地现了出来。“看来,泠徽姑娘的情报无误,皇上的确有那个打算了。”

    萧煜点头,刚刚萧明朗不小心说漏了嘴他便可以肯定了。

    “那王爷,我们可要做些什么?”

    “不用。”萧煜扬手制止,“自有人会急的,我们就等着看好戏便是。”他沉声吩咐,脸上却有几分心不在焉的表情。

    亦风眼珠一转,很快便想到了什么,笑嘻嘻道,“几年未见,世子爷倒是出落得越发器宇不凡起来了。方才同郡主站在一起,活脱脱一对金童玉女的模样啊。”他一边说,一边抬眼打量着王爷脸上的神色。

    萧煜面色不变,只是眼底幽深了几分。他冷冷地斜睨亦风一眼,大踏步朝前走去,并不理他。

    亦风碰了一鼻子灰,摊了摊手,一脸无奈。王爷实在是软硬不吃啊,他再这般冷冰冰下去,郡主可是要被人抢走了。

    亦风摇头换脑地想着,再一抬头,发现王爷已经走得没影了,忙收起玩闹的心思,脚下发力跟了上去。

    而此时沈府的马车内,气氛却愈发诡异起来,暗流涌动,众人心思各异。

    沈滢玉抬眼看溶月,一脸酸不拉几的神情,“七妹妹真是好人缘,王爷世子一个个都赶着来了。”

    溶月看也不看她,淡淡道,“还要多谢二姐姐和四姐姐把这个机会让给我了,要不然,我也没法同世子和王爷结识上啊。”

    沈滢玉心中一堵,面上愈发恨恨起来,手中的帕子被她攥得不成样子了。是啊!若方才出去的是自己,同世子和王爷说上话的可不就是自己了!她心中懊恼万分,要不是同沈汐云置气,她才不会白白把这个机会让给沈溶月呢!想到这,不由又怪起沈汐云来。

    沈汐云此时已经睁开了眼,木然地盯着地毯上的花纹,不知在想些什么。闻言眼神也没有半点波动,一副无悲无喜的模样。

    瞧见她这幅清高寡淡的模样,沈滢玉气不打一处来,尖着嗓子道,“二姐姐可真是沉得住气,方才窦公子都那样说你了,你居然还这样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若不是七妹妹好心替你挡了回去,你这会子还不定被那些百姓怎么议论了去呢。”相对于溶月清冷的模样,沈滢玉更看不惯沈汐云这副明明做了那样不知廉耻的事还一脸冰清玉洁的模样,呸,真是假惺惺得很,看着心里就来气。

    沈汐云听着耳畔沈滢玉聒噪的话语,心底一阵气血翻涌,只恨不得冲上去将沈滢玉那张不住张合的嘴给撕碎了去。长长指甲掐入肉里,也没有她心里的痛那般刺人!行宫那件事,果然成了她一辈子的污点!无论她再怎么努力,哪怕她日后真的成了太子妃,成了皇后,这件事也会伴随她一生,永远要被人时不时拿出来当做谈资议论一番。

    她恨!她不甘心!

    若不是沈溶月那个小贱人,她何至于沦落到这种地步!一想到这,心中仿佛有一团火焰在熊熊燃烧,浑身快要炸裂开来。然而她敏感地感到了溶月落在她面上的目光,不由脑中警铃大作,不行,自己不能让沈溶月看出了端倪去!越是这样,自己越要表现得淡然无波,让她猜不出自己心中的打算!总有一天,自己要把这份痛苦加倍还给她!

    溶月一直在紧紧盯着沈汐云的表情,见她面上神情有一丝松动,很快便恢复原状。然而还是从她骤然变得急促的呼吸声中听出了她心里的不甘。

    她勾唇嘲讽一笑。对,这样很好。沈汐云轻易不会撕破面上那层端庄的假面,再多的愤恨再多的不甘也只会在心里压着,压抑得久了,总有一天会全部爆发出来,到时自己再看看沈汐云歇斯里地的模样,一定会非常非常的精彩。

    马车就在这样一片压抑而空冷的气氛中行到了候府前。

    溶月冲着沈沁雪点点头,掀开车帘下了车。目送着马车又缓缓开向沈府大门,她这才转身进了府里。

    *

    过了几日,府里迎来了两位意料之外的不速之客。

    溶月彼时才起床没多久,刚吃完早饭准备去娘那里看看,便有一个小丫鬟求见。

    溶月唤了她进来,认得是娘院子里的。

    “娘让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启禀郡主,方才前头有人递了帖子进来。侯夫人让郡主赶紧换了衣裳去前厅。”小丫鬟回道。

    溶月眉一挑,“是什么人,你知道吗?”

    小丫鬟摇摇头,“夫人没说,只让郡主不要怠慢了,赶紧换好衣裳过去。”

    溶月心中狐疑,猜不出来者到底是何人。只是能让娘这般郑重其事的人,想来来头定是不小。

    她打发了小丫鬟下去,忙换了玉竹云苓进来替她梳妆打扮起来。

    二人见她催得急,手下不停,分工合作,很快便弄好了。

    溶月起身理了理衣裳,带着两人去了前院正厅。

    一进厅内,溶月便看到娘已经到了,正在浅笑着同客座上坐的两人说话,溶月放眼看去,见一人是个十五六岁的女子,瓜子脸,双眉修长,眼珠子黑漆漆的,相貌极为俏丽,浑身散发出一股灵气。另一人竟然是她前几日才见过的汝南王世子萧明朗。这么说来,他旁边那个女子,便是萧明朗的姐姐,清和郡主萧明曦了,难怪同萧明朗有几分相似。

    溶月立在原地错愕不已。那日萧明朗说上门拜访的时候,她还以为他不过是说的客套话而已,没想到这么快便兑现了。

    瞧见溶月进了大厅,侯夫人忙冲她招了招手道,“溶月,快进来,这两位是汝南王世子萧明朗和清和郡主萧明曦,快过来行礼打个招呼。”

    溶月扬起一抹得体的笑意,走到两人面前盈盈一福,“溶月见过世子,见过清和郡主。”

    萧明朗冲着她爽朗一笑,眸中神采奕奕。

    萧明曦上上下下打量了她几眼,唇畔缓缓绽出一抹笑意,“闻名不如见面,明珠郡主竟比我想象中的还要貌美几分,当真如明珠生晕。”

    溶月抬头与她对视一眼,瞧见她清澈的眼睛里有的只是赞叹,并无其他情绪在里头。也敛下心思灿然一笑,“郡主过誉了,郡主才是美玉莹光呢。”

    三人互相见了礼,溶月在他们对面的位子上坐了下来,便有小丫鬟进来上了茶。

    萧明曦抬头对着侯夫人不好意思笑笑,“侯夫人,此番冒昧来访,真是打扰了。我和明朗二人是偷偷溜出来的,父王并不知情,不然定要怪我们不知礼数了。”

    侯夫人笑得和善可亲,“郡主不必客气,你同溶月年岁相仿,日后可以多多来往。不知郡主这次在京中会住多久?有空可以让溶月带你在京里逛逛。”

    萧明曦闻言眼神一亮,“先前在交州就听闻明珠郡主性子爽朗,明曦想着进了京一定要来拜访一番,这才按捺不住拉着明朗偷偷过来了。现在瞧着侯夫人和郡主通身的气派,便知不是那扭捏之人,明曦实在是高兴得很。”

    平心而论,萧明曦这话说得有些太冒失了,只是侯夫人和溶月都不是那等心胸狭隘之人,面上笑笑并不觉得有何不妥。

    尤其是溶月,跟沈汐云那种笑里藏刀之人相处久了,只觉得心里疲累得很,时刻要提防着冷箭射来。乍一遇上萧明曦这样爽朗的女子,不由心中舒爽,还真有些许雀跃起来了。

    侯夫人缓缓放下手中茶盏,看向萧明朗,“世子请稍等片刻,我已经让人去国子监叫辰儿回来了。”

    萧明朗不好意思地笑笑,“是明朗唐突了,早知沈兄今日要上国子监,便应该挑他休息之日再上门来拜访的。”

    萧明曦也不好意思接口道,“还请侯夫人不要见怪。实在那日明朗那日回去同我说了遇到明珠郡主的事情,我心中好奇得很,这才催着他同我一起过来了。”

    侯夫人诧异道,“世子和溶月先前见过?”

    溶月点点头,“前几日去姑姑府中回来时,在路上遇到了挑事的,多亏了世子出手相助,本来想着让哥哥过几日代我上门谢过世子的,没想到反倒要世子先过来了。”

    侯夫人听着溶月话中似有隐情,也识趣地不再多问,等着二人走之后再问明白便是。

    萧明曦看了看侯夫人显怀的肚子,面带歉意道,“明曦来时不曾想到侯夫人怀了身孕,夫人不如先下去歇息吧,这边有郡主陪着便是。”

    溶月闻言也赞同道,“是啊娘,世子和郡主也不是那等纠结于虚礼的人,不如您先下去歇着吧。”

    侯夫人正要答话,门口传来一阵脚步声,紧接着沈慕辰转了进来。

    “哥哥!”

    几人又是一番见礼,侯夫人见这里有沈慕辰看着,应该不会出什么事来,便放心地下去休息了。

    溶月看着二人笑笑,望向沈慕辰,“哥哥,世子就交给你招待了,我带郡主去后院转转吧。”

    沈慕辰点头应下,嘱咐了他几句,溶月便带着萧明曦往后院去了。

    “明珠郡主多大了?”出了大厅,萧明曦看着她笑意盈盈道。

    “刚满十三。”溶月边走边回道。

    “我刚满十五,长明珠郡主两岁。”萧明曦看着她眨了眨眼。

    溶月微愣,想了想又道,“你我年岁相仿,郡主若不嫌弃,唤我溶月便是。”

    “好啊。”萧明曦欢快应下,“够爽快!果然同那些庸脂俗粉不一样,你也叫我明曦吧。”

    溶月点点头,心内一哂,不知她口中的庸脂俗粉指的是什么人。

    萧明曦突然凑近了些,神神秘秘道,“你那条鞭子在哪里?可以给我看看吗?”

    溶月哭笑不得,感情她不是对自己感兴趣,是对自己那条鞭子感兴趣啊。索性这里离梨落院也不远了,便先带她去看看吧。

    萧明曦跟着溶月进了暖阁,溶月便取下墙上的鞭子递给了她。萧明曦接过仔仔细细地看着,一边看一边赞叹,突然眼神落在鞭头的那个小盒子之上,不由一亮。

    她上上下下研究了一番,抬眸惊诧道,“这是暗器?”

    果然是好眼力,溶月微惊,点了点头。

    萧明曦爱不释手地摩挲了一番,这才抬眸目光灼灼道,“真是好手艺啊?是你做找人做的么?”

    ------题外话------

    果然夭夭还是喜欢这样明媚的少年郎啊~

    *

    这几天订阅惨淡,夭夭今天看到全订的妹纸没有几个,好多妹子都是跳订着看的,夭夭每天码字码得半死,跪求妹子们的支持啊~!呜呜呜求全订~!

    如果有票票能砸来就更好了,嘻嘻,群么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贵女重生之闲王忙入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陶夭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陶夭夭并收藏贵女重生之闲王忙入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