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贵女重生之闲王忙入赘 > 第126章 我若下地狱,必拉着你一道!

第126章 我若下地狱,必拉着你一道!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溶月眼中神色闪烁了一下,她怔愣一瞬,迟疑着点了点头。心里头却有些忐忑,万一待会萧明曦问起她在哪里做的,她可就圆不了了。

    好在萧明曦似乎只是随口一问,很快又继续研究起那小盒子来。看了一会,她才递回给溶月,语带赞叹,“溶月,你真是好巧的心思。”

    溶月只得微红着脸受下了她这夸赞。

    萧明曦只当她被人夸有些不好意思,也没细究,接着道,“可惜我惯用的是剑,不然倒可以借鉴借鉴。”

    溶月好奇地望过去,“明曦会武?”

    萧明曦露出洁白的贝齿,灿然一笑,“我们都是将门子女,若不会点武功,也说不过去吧。”说着,冲她眨了眨眼睛。

    溶月不禁莞尔,萧家姐弟这个爱眨眼的习惯,也不知是谁跟谁学的。

    说到这,萧明曦面上浮上些丝丝恼意,“为这,我母妃还说了我好多次呢,说女孩子家家的不要成天舞蹈弄枪的,小心以后嫁不出去。这次母妃没跟我们一起来,总算耳根子清净一些了。”

    溶月好奇看过去,“王妃这次没一起上京?”她本想问他们这次上京所为何事,不过忽然忆起那日萧明朗回答萧煜问话时有些不自在的表情,想了想,还是没有问出来。

    萧明曦摇摇头,目光晶亮看向溶月,不好意思地笑笑道,“溶月,侯夫人会这样说你嘛?”她一直生活在南境,那里的人民虽然生活水平不高,但心思淳朴,萧明曦家中情况又简单,所以养成了她心思纯净,直来直去的性子。她既已把溶月当朋友看待,谈话间便带了几分随性和亲昵。

    溶月看着她前一刻还眉飞色舞,后一刻便愁眉苦脸的表情只觉十分有趣,抿嘴笑道,“我娘也不喜欢我习武,不过我还小,娘倒没有说起嫁不嫁得出去的问题。”

    “是哦。”萧明曦鼓起腮帮子点了点头,面上一副后知后觉的表情,“你比我小了两岁,压根还不着急呢。我母妃现在成天就给我在物色夫君人选了。”说着说着,她自己也有些不好意思了,脸上一红,不自在地咳了咳,然后别了眼说起了别的。

    溶月心里偷笑,主动转了话题问道,“我家有个园子,景色还不错,明曦要不要去看看?”

    见萧明曦点头,便带着她往琼芳园而去。

    琼芳园当初建造之时,是老夫人亲自督造的。老夫人是个好面子之人,特意请了京里有命的园林建造大师来设计,亭台楼阁,花树清池,处处透露出匠心巧韵。

    就连院中所中的花木,也是经过了精心挑选的,春夏秋冬四季开放的各色花朵在这里都能找到。这样,无论哪个季节,园子里永远都是碧枝绿叶,花团锦簇,从未有过萧条的景致。

    眼下已入九月,夏花虽已凋零,但园中遍植四季常青的树木,倒也不显萧瑟。路过莲清池时,池中莲花落尽,然此时阳光正好,金灿灿照于澄澈的水面之上,泛着粼粼波光。白玉石桥,池心小亭,构成了一副宁静淡远的景致。

    萧明曦自小长于南地,并不曾见过这般景致小巧的园林景致,一时间只觉目不暇接,连连赞叹。见萧明曦兴致颇高,溶月想起汀芷苑的早菊该是开了,便引着她朝汀芷苑走去。一边笑意盈盈地像她描述那金黄艳丽的早菊吐蕊盛开,灿然一片光华璀璨的情景,听得萧明曦心中痒痒的。

    两人刚过莲清池没走多远,远远地瞧见一人也朝这边走来,旁侧跟着一个垂首静默的丫鬟。不是沈滢玉又是谁?虽然离得远,溶月还是一眼便瞧见了她脸上不悦的神情,也不知又有谁惹了她。

    溶月眼光微动,不愿触她的霉头,很快便收回视线只当未见,脚下步伐微微加快了些。

    萧明曦此时却也看见了远远走来的沈滢玉,好奇道,“溶月,那人是谁?”

    见萧明曦问起,溶月只得停下脚步,等着沈滢玉走近了。

    沈滢玉走到跟前,懒洋洋唤了声,“七妹妹。”

    溶月便微微福身回礼。

    沈滢玉的目光在萧明曦面上一顿,狐疑道,“七妹妹,这位姑娘是?”

    “清和郡主萧明曦。”溶月淡淡道。

    沈滢玉原本还懒洋洋的眼神登时一亮,急问,“清和郡主?可是汝南王之女?”

    萧明曦见她蓦然发亮的眼神,眉头一皱,心里闪过一丝淡淡的不悦,便敛了面上的笑意回道,“是我。”方才这女子初见她时还是一副懒洋洋的神情,一听她的名头便殷勤起来,想来也不是什么心思纯净之人。萧明曦虽然没经历过大宅门里的弯弯绕绕,但她本就聪明,又善于观察,自然很容易分辨出什么人对她是真心的,什么人只是冲着她的身份而已。

    沈滢玉面上挂上一丝甜美的笑容,柔柔道,“我听说郡主之前不是一直在交州么?怎么突然进京了?”

    萧明曦有些着恼,他们进京的原因,父王特意嘱咐他们暂时不要泄露了出去。便是溶月,也很知趣地没有问,怎的这人一上来就如此不知好歹。

    她心内不喜,面上便显现了出来,冷淡道,“你是谁啊?”

    沈滢玉一呛,满肚子的话便被堵在了喉咙眼里。她憋红了脸,半晌才回过神来,深吸一口气堆了笑道,“清和郡主,我是沈滢玉,溶月的四姐姐。”

    “嗯”溶月瞧见沈滢玉这副谄媚的模样,不由心中失笑,接着给她添堵道,“三房的。”言下之意就是,只是我堂姐,你完全不用看在我的面子上给她好脸色看。

    沈滢玉笑容一僵,眼底闪过一丝飞快的愤恨。

    萧明曦听得溶月这么一说,差点没忍住笑了出来。好不容易才憋住笑,面上回复一片淡然,轻轻“哦”了一声,然后便没了下文。

    沈滢玉愣在原地傻眼了片刻,半天没说出一句话来。

    萧明曦便不看她,只望向溶月道,“我们走吧。”

    沈滢玉这才回神,急急道,“七妹妹,你们这是往哪里去?”

    溶月虽然很想无视她的问话,但想了想,还是淡淡道,“去汀芷苑。”说罢,不等沈滢玉反应,拉着萧明曦快步离开了。

    萧明曦被她拉着快步而行,不解道,“干嘛走这么快?她若想跟来,我直接回绝了她便是。”

    溶月俏皮一笑,“我不是想着你不喜同庸脂俗粉打交道嘛,特意省了你这份功夫。”

    萧明曦一愣,很快便反应过来,两人相视一笑,有说有笑朝汀芷苑去了。

    身后沈滢玉望着她们远去的背影,眼中迸射出怨毒的光芒,站在原地久久没有动弹,面色沉沉,不知又在思考着什么鬼主意。

    身旁的宝琴瞧着她阴鸷的面容和身上散发出来的森森冷气,莫名一抖。她犹疑了一下,刚想开口出声,身后气喘吁吁走上来一个小丫鬟。

    宝琴认得,是三夫人房里的。

    她瞄一眼沈滢玉,见她还是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只得心中叹口气,开口问那小丫鬟道,“怎么了?找姑娘有什么事吗?”

    小丫鬟站定脚步,上气不接下气道,“三夫人叫姑娘去她房里。”

    沈滢玉从沉思中回过神来,眼风一扫,仍然带了些未退下去的犀利,看得那个小丫鬟一唬。“娘找我做什么?”沈滢玉没好气问道。

    小丫鬟抖了抖,头摇地跟筛子似的,一边战战兢兢道,“奴婢不知,三夫人没说,只说赶紧让您过去。奴婢方才去弄玉院,宝笙姐姐说您来琼芳园了,奴婢便赶了过来……”

    沈滢玉不耐烦地打断了她的话,“好了好了,哆嗦这么多做什么,我这就过去!”

    沈滢玉赶到三夫人院子里时,不知为何,觉得院中的气氛有些诡异,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她四下张望了一番,没看出甚么异样来,只得嘀嘀咕咕进了三夫人的房里。

    “娘,您叫我?”

    三夫人坐在暖阁里的榻上,眉眼低垂,手中端着盏白瓷绘缠枝青莲茶盏正在不紧不慢地喝着,沈滢玉小心翼翼地觑了觑她的神情,没发现什么异样,便放了心,立在她跟前随口问道。

    三夫人抬眸,看一眼沈滢玉身后的宝琴,冷然道,“你先出去,把门关上,没我的吩咐不要让任何人进来。”

    “是。”宝琴感受到了三夫人低沉的心情,福了一福,担忧地看一眼沈滢玉,退了出去。

    沈滢玉并没有发现她的忧色,只当三夫人有什么体己话同她讲,面上依旧是笑嘻嘻的表情,“娘,您有什么好事同我讲啊?”一边笑问,一边抬步走到三夫人旁边就要挨着她坐下。

    “砰”的一声,三夫人把茶盏往几上一惯,冷厉的声音划破了房中方才其乐融融的表象。

    “还不快给我跪下!”

    “娘!”沈滢玉吓了一大跳,呆愣在原地。她拍了拍胸口,惊魂未定道,“娘,您这是做什么?!”

    “跪下!”三夫人冷冷盯着她,厉声喝道。

    沈滢玉彻底吓蒙了,一脸错愕地盯着三夫人,见她目光通红,面色黑沉,眼中有着浓浓的恨铁不成钢之意。

    沈滢玉脑中一懵,砰然跪倒在地,愕然而不解地抬头看着三夫人,声音颤抖着问道,“娘,玉儿不知做错了什么,惹得您这般生气?!”

    三夫人利箭一般的目光冰冷地射向他,瞧见沈滢玉眼中盈盈水光,心中到底是软了几分。她长叹一口气看向她,沉沉道,“玉儿,是不是娘平时对你太过溺爱了,才养成了你这样无法无天的性子?!”

    沈滢玉一路膝行爬到三夫人面前,仰着头愕然道,“娘,您为何这么说,玉儿到底做了何事让您这般失望?”

    三夫人紧紧盯着她的眸子,声音喑哑,“玉儿,你老实跟娘说,你和五皇子……是不是在暗中私会?!”

    沈滢玉心里一震,眼中闪过一丝慌乱。很快反应过来,连连摇头,矢口否认道,“娘,您说什么?什么五皇子?”

    然而三夫人到底比沈滢玉多吃了这么多年饭,这点小心思怎么能瞒得住她,方才沈滢玉眼中一闪而过的慌乱便足以说明一切了。

    都到这个时候了,还敢狡辩?!三夫人气极,一阵气血上涌,高举起手掌,用力往沈滢玉脸上扇去。

    “啪”的一声脆响,沈滢玉脸颊一疼。她捂住脸,泪水一下就涌了出来,眼中含泪不可思议地看着三夫人,歇斯底里地吼道,“娘!您打我?!”

    三夫人才一下手便后悔了,方才那一掌打在了沈滢玉脸上,更打在了她心里。然而一想到沈滢玉所做的事,心肠又硬了起来,冷冷道,“我就是平常太溺爱你了,连在我面前撒谎都如此镇定自若了!”

    沈滢玉心中愈发慌乱起来,对上三夫人阴冷的面容,身子不由一抖,“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娘……我……的确同五皇子有来往……”她哭得声嘶力竭,眼泪鼻涕在空中齐飞。

    她突然这么一嚎啕,把三夫人吓了一大跳,赶紧走到窗前看了看,见四下无人,这才放下心来。

    她又走回来,将沈滢玉扶起来坐在榻上,压低着声音喝道,“不准哭!你还有什么脸哭?!”虽然语气已经冷厉,手上却已经软了下来,拿着帕子给沈滢玉拭起泪来。

    沈滢玉抽抽搭搭了一会才逐渐平静下来,三夫人目不转睛地盯着她,一脸严肃,“玉儿,你老实跟娘说,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

    沈滢玉擤了擤鼻子小声抽泣道,“去……去年……”

    “去年?!”三夫人惊诧出声,声音尖利刺耳,吓得沈滢玉又是一弹。三夫人原以为沈滢玉同五皇子只是最近才搅和到一起的,没想到他们居然暗度陈仓了这么久,若不是太姨娘,她还要被蒙在鼓里多久?!一想到这,眼中的厉色又浮了上来。

    沈滢玉害怕地朝后挪了挪,撩眼去看三夫人,面上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出声唤道,“娘……”

    换了平常,三夫人早把她搂在怀里心肝宝贝地叫了起来,这会只紧紧盯着她的眼睛,不肯错过分毫她眼中的情绪。

    “玉儿,娘问你,你同五皇子有没有……”

    沈滢玉先是一愣,待反应过来三夫人问的是什么时,慌忙摇头,面上一副惊恐的表情,“没有……没有……”她和五皇子虽然没有到最后一步,不过五皇子已经把她身上上上下下都摸了个透彻了。这话,她自然不敢同三夫人讲,只是咬紧牙关矢口否认。

    三夫人脸色阴沉地盯着她的表情,企图找出一丝破绽来。沈滢玉明白她不能在这个时候露了怯,眼睛一眨不眨,一脸诚实可信的表情。

    三夫人盯着她看了一会,没看出什么可疑之处,这才长长舒了一口气,心疼地摸着她通红的脸颊,软了语气道,“玉儿,你怎么可以这么糊涂?!婚前私会,坏得可是你的名声。你有没有想过,若是五皇子对你不负责怎么办?”

    “不会的!”沈滢玉急忙否认。“五皇子说过待我及笄,一定会上门来提亲的。”她嘴上虽这么说,一想五皇子说的话,心中却蓦然一痛,忙垂下眼帘敛下眼中一闪而过的黯然。

    三夫人面色又严厉起来,“你凭什么相信他?你也不想想,以你的身份,足够嫁给皇子为妃吗?你想想二姑娘,那么心高气傲的一个人,二老爷也是朝中重臣,最后不也只得了个贵妾的身份!”

    “那还不是因为她用了那种没脸没皮的手段惹得皇上不快了!”沈滢玉不服气道。照娘这口气,似乎沈汐云比她条件更好,更出色,沈滢玉得不到的东西,自己就更不可能得到了。沈滢玉心中堵得慌,不由有些恼怒起来,她到底是谁的娘,怎么尽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啊?!面上露出一丝不服气的表情。

    三夫人并未感受到她情绪的变化,听她这么一顶嘴,刚刚才压下去的怒火又冒了出来,“她没脸没皮?!你以为你现在这样比她能好多少?!先不说五皇子是不是真的会来提亲,就算他真的提了,若有朝一日皇上发现你们还未定亲前便暗渡成仓,他会怎么想你?到时你还会有立足之地吗?!”

    沈滢玉乍一听她这么一说,的确有些被唬住了。但仔细想了想,又不以为意起来,她和五皇子私会之地一向隐秘,没有人发现过,便是宝琴和宝笙,也被她瞒得死死的,怎么会被皇上发现呢?便撇了撇嘴道,“娘,您就别杞人忧天了,皇上怎么会知道这种小事?!”

    “我杞人忧天?!”看着她这样一副大难临头了还不自知的模样,三夫人气得浑身直啰嗦。“你和五皇子若是神不知鬼不觉的,我是怎么知道?!既然我能知道,为何皇上不能?!”

    沈滢玉这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一脸错愕地看着三夫人,愣愣道,“是啊,娘,你是怎么知道的?”她心中狐疑,忽然脑中划过一道亮光,不待三夫人出声便急急开口问道,“是不是沈汐云那个小贱人说的?!”她就知道,那个贱人一定不会那么善罢甘休,上次在马车上就该狠狠地扇她几巴掌,也不知道她是从哪里知道自己和五皇子的事的!

    三夫人却是听得一惊,抓住沈滢玉的肩膀用力摇晃道,“你说什么?二姑娘也知道了?!”

    看见三夫人一脸惊诧目眦欲裂的模样,沈滢玉突然也心惊起来,迟疑道,“娘……难道您不是从沈汐云那里知道的?!”她被三夫人晃得浑身都疼了起来,勉强敛下心神道,“是谁?!娘,您是从谁那里知道的?!”

    “是七姑娘!”三夫人松开手,盯着地面,一字一句阴测测道。

    沈滢玉看着她这幽厉如鬼的眼神,浑身起了一声鸡皮疙瘩,她打了个冷战,收回飘远的心思,盯着三夫人问道,“她怎么知道的?!她来告诉您的?!”

    三夫人蓦然瞪眼回望过去,“不是七姑娘告诉我的,但……这事我却是因她而知道的!”

    沈滢玉被这话给绕得有些晕乎乎的。什么叫不是沈溶月告诉她的,又是因她而知道的?

    她刚想继续追问,三夫人却不耐烦地摆摆手,“我怎么知道的并不知道,重要的是,现在这事该怎么收场?!”她敛下心中的怒气和慌乱,认真想了想方道,“现在七姑娘知道了,二姑娘也知道了,玉儿,你再想想,有没有谁还有可能知道?”

    沈滢玉想了想,眼中闪过一丝慌乱。

    三夫人敏感地捉住了,急问,“还有谁?!你想到谁了?!”

    沈滢玉支支吾吾道,“上次在马车中,沈汐云隐晦地提了一句,六妹妹也在车里,不知她有没有听懂。”

    三夫人微微松口气,还好只是沈沁雪,不是外府之人。现在知道的人都是府中的姑娘,就算是为了她们自己的名声,也决计不会拿这事到处去宣扬的,这么一想,才微微定了心。

    然而她知道此事事关重大,切不可掉以轻心了去。想到这,稳了稳心思,拉着沈滢玉的手语重心长道,“玉儿,你和五皇子的关系,一定要断了!”

    沈滢玉一听,就有些不乐意了,她沉了目光,不快道,“娘,您也说了,以女儿的身世,是绝对不可能嫁与皇子为妃的。如今五皇子既然已经瞧上了女儿,为何我不能把握住这个机会。我嫁得好,娘就不用在府中处处看人脸色了。”

    看见沈滢玉一脸坚持的模样,三夫人只觉得心里一阵阵痛意袭来。是她太惯着玉儿了,什么事都想替她打点好,才养成了她现在这种我行我素的性格,说好听点是单纯,说不好听一点,就是蠢笨了!

    三夫人心中懊悔,面上还是得耐着性子给沈滢玉分析着厉害,“玉儿,五皇子绝非你良人,听娘的话,还是趁早跟他断了吧!”

    “我不要!”沈滢玉一扭身子,赌气背了过去。

    三夫人气得五脏六腑都纠到一块了,看着沈滢玉这样一副冥顽不灵的模样,恨不得又是一巴掌把她拍醒才好。手下紧了紧,终究还是有些舍不得。

    她盯着沈滢玉的后脑勺一瞬,下定决心,看来软的不行她只好来硬的了,“玉儿,你若不听娘的话,从今日起,娘不会再允许你踏出沈府半步。娘想过了,你能同五皇子私会的机会,左右不过在你和他都参加了的聚会上。只要我拘着不让你出门,你和五皇子的关系自然只能断!”

    “娘,你不能这么对我!”沈滢玉一听,急急转身看过来冲着三夫人吼道。

    看着她这样一副没大没小的模样,三夫人眼中的厉色更甚,看来玉儿真的是需要管教管教了,这么一想,面色顿时冷了下来。冲着门外叫道,“来人!”

    很快,便有丫鬟应声入内,是三夫人身边的大丫鬟木槿。

    “去把章嬷嬷叫来,让她把四姑娘送回房中去。你跟着过去,再拨几个婆子过去守着弄玉院,吩咐弄玉院中的人听着,没我的允许,不能让四姑娘离开院子!”三夫人冷言吩咐道。

    木槿一惊,面上赶紧应下,心中却是狐疑。四姑娘到底做了什么事惹得夫人动这么大的气?方才夫人吩咐她将人都遣了下去,她也只能远远地守着,不知道房中到底发生了什么,只听得隐隐约约有争吵之声传出,现在瞧着四姑娘满面通红一脸不甘的模样,还有脸上那明显的五指印,木槿越发心惊起来。她一抖,赶紧凝神屏气退下去准备了。

    “娘!”沈滢玉又气又恼地看向三夫人,三夫人却不为所动,端起几上的茶盏喝了一口压下心中的火气。

    沈滢玉这才真正慌了起来,往常娘虽然也责罚过她,但没有哪一次是这般毅然决然不留情面的。心底一乱,忙哭丧着脸求饶道,“娘,玉儿知道错了!我断,我一定断!”

    “晚了。”三夫人看也不看她,缓缓抿一口茶盏中的茶水,暗自下定决心,不管玉儿是不是真的知错了,自己也得好好关她一阵磨磨她的性子了!

    章嬷嬷很快便过来了,听了三夫人的命令,又看了看一脸阴鸷的四姑娘,最后还是硬着头皮将沈滢玉拖回了弄玉院,沈滢玉在房里又折腾了好一阵才安静下来。

    “四姑娘……”宝琴斟酌着小声开口唤道,心里却是胆战心惊的。方才姑娘回了房就一阵狂摔东西,也不知着了什么魔。三夫人也很快派了婆子守住了弄玉院,好大一副阵仗,看得她都心慌起来,不知姑娘究竟做了什么事让三夫人这么生气。

    好不容易等到姑娘不摔东西安静下来了,她却又呆呆坐在窗前坐了快一个时辰了,什么也不做,就是光坐在那里了。这都快晌午了,姑娘不会生气不吃东西吧?这要是饿坏了肚子,遭殃的可是她们这些下人啊。

    宝笙带了人去收拾一片狼藉的正厅了,宝琴只好硬着头皮开了口。

    沈滢玉没有反应,眼神依旧呆呆地望着窗外。

    宝琴只好又唤了一声。

    这回倒是有反应了,通红的眸子含煞般射过来,似乎要将她生吞了一般。宝琴一瑟缩,也不敢提吃饭的事了,只大着胆子结结巴巴劝道,“姑娘,您这么干坐着也……也不是个事儿……”她吞了吞口水,在沈滢玉仿佛能杀死人的目光中接着道,“您倒不如想想办法,如何求得三夫人的原谅,让她早日解了您的禁足。”

    沈滢玉听了她这话,目光未动,良久,突然绽出一星簇亮的火花来,阴狠狠道,“你说的对,我得想个法子!”

    宝琴以为沈滢玉想通了,不由一喜,趁势道,“姑娘,那现在摆饭吗?”

    “嗯。”沈滢玉随口应一声,一头钻进了书房。

    她坐在书桌前,盯着面前摊开的宣纸发呆。其实……她还有一事没有跟娘说,在行宫的时候,五皇子曾找过她,说他可以娶她,但只能是侧妃。而且前提是,她要帮他得到沈溶月!

    沈滢玉本以为五皇子不过是说说而已,不料自从那一次之后,五皇子便再也没找过她。只在快回宫之时托人给她带了话,说若她想通了,便着人给他传个信,他自会安排接下来的事情。

    这些日子,她嘲笑着沈汐云的同时,心底却也在滴着血。五皇子说,他要娶沈溶月,只是看中了她的身份地位。如今他在宫中的地位岌岌可危,若再不娶一个地位高的皇子妃,日后这宫中便不会再有他的容身之处了。

    沈溶月!凭什么?!凭什么她轻而易举就能拥有所有的一切!

    沈滢玉越想越不甘起来,眸中通红含煞,面上一片黑沉。沈溶月,既然我不能好过,那便拉着你一起下地狱吧!

    当天,沈府后门处出现了一块不起眼的小石子,下面压了条通红的布条。有面容寻常的乞丐经过后门处的巷子时漫不经心地看了一眼便走开了。

    酉时刚过,又有一伶俐小童到了沈府后门,他四下张望了一番,一脸警惕。很快,后门便被打开了,露出一脸慌张的脸,不正是沈滢玉身边的宝琴?她急急忙忙将一张卷好的纸条塞到小童,什么也没说,“砰”的一声又关上了门。

    此时天色渐晚,远处残阳似血惊悚。小童抬头看一眼天边的晚霞,压低帽檐,飞快地朝着城中跑去。

    *

    很快又过了些日子。

    沈滢玉这段时间一直很安分,三夫人以为她真心悔改了,便将看守的人撤出了弄玉院。

    沈滢玉被禁足又被解禁的事溶月自然是知道的,她隐隐察觉出这事应该跟她通过李嬷嬷放给太姨娘的消息有关。不过如今她不大得空管这些事情,娘已经怀了快*个月了,越到最后关头,她越不敢掉以轻心,一有空便往清芷院跑。

    这日,谢采薇递了帖子进府里,说是想请她过几日去街上逛逛。

    接到帖子的时候,溶月正在娘房中陪她说着话,看完帖子,便想拒绝。这会儿,她是实在不敢分心,也抽不出空去赴谢采薇的约了。

    侯夫人接过帖子看看,笑道,“阿芜,你都在府里头憋了快一个月了,你就这么不放心娘啊?不是有念夏还有周嬷嬷吗?你就放心出去玩玩吧。”

    “可是……”溶月迟疑道。

    “别可是了,娘给你做主了,快回了采薇,说到时你会准时赴约。”侯夫人笑道。

    溶月拗不过,只得应下了。

    很快便到了约定的那日。

    云苓正要进来替她梳妆,突然一拍脑袋,“郡主,奴婢忘了跟您说件事了。”

    “什么事?”溶月狐疑地看向她。

    云苓咧嘴不好意思地笑,“上次表姑娘派来传信的那人说,让郡主您今日出门的时候着男装。”

    溶月皱了皱眉,这是什么要求?不过也怕谢采薇觉得两个姑娘家在外不方便,想想换上男装的确会好一些,便依言找了套以前的男装穿上。

    “走吧。”

    一切妥当,溶月看了眼同样换好了小厮衣服的玉竹和云苓,勾唇一笑,奕奕风华,风流俊朗,好一个翩翩少年郎。

    谢采薇和溶月约了在长安街尽头见面,当时溶月还在纳闷,都到长安街了,怎么不直接上门来找自己?直到见到了谢采薇,溶月才有了答案。

    因为……谢祁也眉眼含笑地立在了一旁,见他过来了,眉眼一亮,含笑冲着她点了点头。

    “表哥……”溶月一脸错愕,看向谢采薇,“表姐,你没说表哥也会来啊?”

    谢采薇不好意思地别了眼,轻咳一声,“表哥正好今日休沐,听说我约了你出府,不放心我们,便也跟着来了。”心中却在腹诽,哥哥想见表妹,还非得拉上自己做幌子,真是没出息,回头一定要好好敲诈他一顿去。

    溶月眼中闪过一丝狐疑,目光在谢采薇和谢祁身上逡巡了一番。谢采薇怕被她看出了端倪,忙上前拉了她的手朝前走去,“走吧走吧,难得出来一次,别浪费时间了。”

    溶月的目光在她的手上一顿,含笑戏谑道,“表姐准备这样拉着我走一路?”

    谢采薇这才发现今日他二人都是着的男装,这么一拉,有不少异样的目光已经飘过来了,忙松开手,冲着后头的谢祁道,“哥,你快点跟上!”

    溶月见既然都出来了,便不再追究那么多,开开心心逛了起来。

    她自上次从行宫回来之后,就没有好好出来逛过了,这会兴致来了,这里看看那里逛逛,只觉连日来的疲惫和烦恼都被抛之脑后了。

    逛了一会,溶月已经买了不少小玩意,她抬眼看看日头,估摸着也快到晌午了,便提议道,“不如我们先去吃饭吧。”

    “好啊。”谢采薇也收获不小,兴致勃勃道,“我听说来兮楼出了新菜品,不如去那里尝尝?”

    谢祁自然是听她们的,见溶月没有意见,便带了二人往来兮楼走去。

    一迈入大堂,自然就有满面含笑的小二热情地迎了上来,“几位客官,里面请。”

    “可有雅间?”谢祁出声问道。

    小二一脸歉意,陪着笑道,“客官,可真是不巧了,最后一间雅间被方才那位客人给定了。”说着,指了指正在上楼的两人。

    楼梯上的人听得动静回望过来,待看清是溶月时,眼睛一亮,清脆道,“溶月!”

    溶月诧异抬眼望去,便看到了容光照人一脸笑意的萧明曦,前边是一袭墨黑锦袍的萧明朗,也双目朗朗看了过来。

    萧明曦颇为兴奋,忙走了下来,上上下下打量了溶月一番,这才笑着开口道,“这么巧,居然在这里见到了你!”她压低了声音凑近一些道,“没想到你扮男装还挺像模像样的,我迟疑了一瞬才认出来。”

    溶月露齿一笑,神情颇有些得意。

    萧明曦往她身后一扫,面露好奇之色,“这二位是……?”

    “是我表哥和表姐。”

    萧明曦恍然,冲着二人爽朗一笑。谢祁和谢采薇也回了礼,正待发问,听得一个清朗的男声插了进来。

    “姐。”原来是萧明朗开口了,“这里人来人往的,多有不便。方才我听说来兮楼没包间了,郡主几位若不嫌弃,便同我和姐姐一道吧?”

    小二一听,忙笑道,“原来几位客官认识,这感情好。”

    溶月征求地看了看谢祁和谢采薇,见他二人没有异议,便点头先谢过了。一行人在小二的引导下上了楼。

    几人分别坐定,溶月浅笑吟吟开口道,“我来介绍一下,这二位是我的表哥谢祁,表姐谢采薇。”

    又指着萧明曦和萧明朗向谢祁谢采薇介绍道,“这两位,是最近才上京的汝南王世子萧明朗和清和郡主萧明曦。”

    谢祁和谢采薇一惊,忙站了起来,对着二人行了礼。

    萧明曦赶紧起身示意他们不用多礼,笑了笑道,“我和溶月是朋友,谢公子和谢小姐便不要多礼了,难得遇上,开开心心吃饭才是最重要的。”

    见二人性子爽朗,颇好相处,谢祁悄悄看了溶月精致如玉的侧颜一眼,放下心来,眼中闪过一丝缠绵的神色。虽然……眼前这情况跟他想象的情景有些出入,但,只要月儿开心就好了。

    萧明曦是何等眼尖之人,自然没错过谢祁这匆匆一瞥,心中愣了愣,不由浮上一抹善意的笑意。

    几人唤了小二前来点菜,把看着顺眼的招牌菜都点了一遍,这才让小二下去了。可惜今天玲珑鸡髓笋已经卖完了,不然溶月还想让萧明曦和萧明朗尝尝的。

    等菜的期间,几人便闲聊起来。萧明曦说起了风景秀丽的南境风光,听得溶月心中一动。她的心底里一直有个埋藏得很深的愿望,那就是等有朝一日大仇得报,自己再也没有了后顾之忧时,一定要找机会出去看看这大好的秀丽山河景致。

    来兮楼的上菜速度一向很快,不一会儿,菜品便陆陆续续地上了上来。

    溶月便笑着示意大家可以开吃了,正待下筷,门外却又响起了“咚咚咚”的敲门声。

    ------题外话------

    明儿的题目我都想好了,就叫——三个男人一台戏,哈哈哈,有木有很期待~!

    PS:明天早点来看,也许会有惊喜哦~(其实就是我有可能会提早发文啦望天)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贵女重生之闲王忙入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陶夭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陶夭夭并收藏贵女重生之闲王忙入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