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贵女重生之闲王忙入赘 > 第132章 令人心惊的真相

第132章 令人心惊的真相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魔怔了?

    溶月闻言不由一愣,方才在宫里头还好好的,怎么突然间就魔怔了?

    溶月拧了秀眉望向云苓,满脸狐疑道,“云苓,她好好的怎么会魔怔的?到底怎么回事?你给我仔细说说。”

    云苓微眯了眼睛仔细想了想,“详细情况奴婢也不大清楚,是老夫人院里的琼儿偷偷过来告诉我的,说那边府里的人来报说四姑娘从宫里回来就疯了,老夫人正准备过去看呢。”

    溶月愈发困惑起来,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会说疯就疯呢,她想了想,吩咐云苓先回去梨落院再探听探听消息,自己则转身进了侯夫人房里。

    “阿芜,怎么了?”侯夫人见溶月一脸若有所思的神情从门外进来,开口问道。“方才是云苓吗?”

    溶月迟疑了一瞬,点点头,“刚刚云苓来报说,四姐姐从宫里回来,似乎是魔怔了……”

    “什么?!”几人闻言都是一惊。

    “四妹妹不过去了趟宫里,怎么会魔怔了的?”沈慕辰想了一会,仍是百思不得其解。

    溶月摇摇头,“详细情况云苓也不知道,听说祖母赶着去那边瞧瞧情况了。”

    侯夫人沉吟片刻,看向定远侯,“司黎,要不你也过去老夫人那里瞧瞧吧。你回了府里,怎么着也该过去给她请个安的。”

    定远侯赞同地点了点头,“那我去看看就回。”

    侯夫人又看向溶月,面色虽然仍有些苍白,但眼中的神采已恢复了过来,“阿芜,你也跟着你爹爹去吧。”

    “那娘您……”溶月有些犹豫,她虽然很想搞清楚沈滢玉身上发生了什么,但娘刚刚生产完,正是最虚弱的时候,她又不大放心离开。

    “我留在这里陪娘好了,阿芜,你去看看,看是不是宫里发生了什么。”沈慕辰接过话头,冲她温和地笑笑。

    “也好。”溶月这才安下心来点头应下。

    瞧见她草木皆兵的样子,侯夫人不由柔柔笑开来,对着定远侯打趣着溶月道,“司黎,你不知道。我这一怀孕啊,倒被阿芜这个小丫头管得死死的了。这也不许那也不准的,简直把我当成一个易碎品了。”

    定远侯赞许地摸了摸溶月的头,“阿芜做得不错,愈发懂事了。诗韵你怀孕时是该谨慎些,咱府里头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难保不会有些人见不得咱们好。”

    侯夫人一听哭笑不得,“好啊,你这一回来,感情阿芜都有了靠山了。”

    溶月狡黠一笑,拉了定远侯的手站了起来,“娘,那我和爹爹就先过去看看了,您好好休息。”

    溶月和定远侯出了房间,玉竹在后头远远地跟着,给他们留出些空间来。

    定远侯看着身侧的溶月,露出一个欣慰的笑容,“阿芜又长高了。”

    溶月转头露齿一笑,“那有没有长漂亮啊?”说着,还调皮地冲定远侯眨了眨眼睛。

    定远侯显示一怔,很快漾起一个大大的笑容,“你啊,还以为你长大了呢,原来还是小时候那么皮啊。”

    溶月挽着他的胳膊,撒娇道,“阿芜在爹爹面前无论什么时候都是个孩子啊。”

    定远侯闻言生出些感慨来,本以为自己同阿芜聚少离多,她又年纪这么小,回来定是要同自己疏远了去的,没想到她还是待自己一如从前,只可惜自己在她成长中都没能怎么陪伴他。想到这,不由微微叹了口气。

    溶月看着他面色的变化,隐隐也猜到了一些,眼波转了转,笑问道,“爹,您这次回来能待多久啊?”

    定远侯眼中神色暗了暗,语气中带了一丝无可奈何,“最多也不过十天吧,如今边境不大太平,爹不能离开军中太久了。”

    “爹。我听说,您此次回京惹得皇上不快了?”溶月小心觑着定远侯的脸色,想了想问道。

    定远侯唇边笑意一僵,凝重地看向溶月,“谁同你说的?”

    溶月撇撇嘴,“皇后娘娘身边的内侍说的。”

    “皇后?”定远侯眸中深色更重,“她身边的内侍怎么会同你讲这些?”

    溶月便把那日苗海来传懿旨的情形同定远侯讲了一遍。

    定远侯听完,脸色有些沉重起来。皇后这话是什么意思,居然威胁诗韵?事情都已经过去那么久了,她还抓着不放又有何意义?

    溶月没有错过定远侯脸上任何细微表情的变化,想起心中隐隐浮上来的那个打算,斟酌着试探道,“爹爹,您什么时候能回京啊?”

    定远侯回过神来,收起脸上不郁的神色,冲着她笑笑,“爹爹这不是回来了么?”

    溶月摇摇头,认真道,“阿芜不是说这种回京,阿芜是问,您什么时候可以不用去凉州了?”

    看着溶月灼灼发亮的眼神,定远侯哑了口,斟酌了半天才道,“阿芜,现在边境还需要爹爹,等到日后边境太平了,爹爹就会回来了……”

    溶月眼中的神色黯淡了下去,绞了绞袖口的衣料,喃喃道,“难道军中就非爹爹不可了吗?”她抬起头来仰视着定远侯,“爹爹在军中威望如此之大,难道就没想过会惹得皇上猜忌吗?”溶月心中暗暗盘算着,爹爹一向是个光明磊落的性子,他自己是决计不会想到功高盖主之上的,更加不会懂得主动避讳。哥哥那边因是男子,反而不好多加劝说,为今之计,只能自己直接点破这一层厉害关系了。若真追究起来,大不了找个童言无忌的借口好了。

    溶月主意打定,便直接问出了方才那句话。

    定远侯心里一咯噔,停下脚步震惊地看着溶月,“阿芜,方才那话是谁教你说的?”

    溶月坦坦荡荡回望过去,眼中一片澄净,“没有人教我,爹爹,阿芜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功高盖主这个词是何意,阿芜已经从史书里知道得够多了。”

    定远侯瞧着溶月淡然镇定的神色,心底的讶异之情更甚了,原来不经意间,他的小阿芜真的已经长成一个大姑娘了。他没想到有一天,以前那个哭着闹着让他背她玩耍的小姑娘有一天会站在他面前冷静地同自己谈着功高盖主的问题。

    他叹一口气,自己到底错过了阿芜成长中的多少瞬间?

    “阿芜。”他艰难开口道,“此事不是爹说想退就能退的。现在西北军中找不到合适的人手接替爹,若爹离开了,西北军中无将领,赤狄国很可能会趁虚而入,到时候爹爹可就是大齐的罪人了。”他顿了顿,“爹爹跟你说这些,也不知道你能不能明白,这军中的官职,我迟早有一天会辞去的,但不是现在,你懂么阿芜?”

    溶月点点头,既然爹觉得现在不是合适的退隐的时机,但自己便再等等,索性离前世爹爹被污叛国发生的时间还有好几年,足够自己仔细筹谋了。

    这么一想,便灿然一笑,“我知道了爹,我也是担心您。既然您心中已经有了主意,阿芜就不多说了。”

    定远侯慈爱地回以一笑。

    “对了爹。祖母这个时候一定已经到四姐姐那里了,我们直接过去吧。”溶月建议道。

    定远侯一听有理,便应了下来。

    远远地还未到沈滢玉住的弄玉院,溶月便察觉出一些不寻常的气氛来。方圆几里内连个丫鬟婆子的影子也未瞧见,溶月和定远侯对视了一两眼,存了个心眼。

    渐渐走得近了,便发现了些端倪,前边弄玉院门口黑压压围了一圈人。溶月和定远侯还未靠近,便听见人群里头传来一个苍老而喑哑的声音,带着抑制不住的愤然,“都给我散了!谁敢再围在这里,以家法处置!”

    围观的人群一听,“哄”的一声散了开来,有莽莽撞撞跑到溶月和定远侯面前的,愣了愣了,慌忙行了个礼,又急急地跑走了。

    定远侯脸色沉了沉,走上前去,果然看到老夫人面色铁青地站在院子中央,旁边还是乌泱泱地围了二房三房两家子人。

    听到身后传来的脚步声,老夫人脸色一沉,以为又是哪个不长眼的奴才,声音冷得似结了冰一般,“没听见我的话么!还不滚下去!

    “母亲好大的脾气,是谁惹您生气了?”定远侯沉然的声音在空中蓦然响起,落在众人耳朵里不由一惊,纷纷转了身看来。

    “大哥!”二老爷眼中闪过一丝惊异,他倒是听说了大哥最近会回京的消息,只是没想到这么快!

    老夫人见是沈司黎,面色僵了僵,眼中也满是诧异之情,她略带了些不自在道,“老大怎么这么快便回来了?”

    “诗韵快分娩了,所以儿子快马加鞭赶了回来。”

    “嗯。”老夫人沉着脸应一声,“听老二家的说她在宫里头发作了,闹着要回来生,生出来了吗?”

    溶月心中连连冷笑,娘方才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到了老夫人这里,非但不关心一下娘的身子如何,反而还埋怨其她不该坚持回府生孩子来了?想到这,眼神不由冷了下来。

    定远侯一听,自然也不快起来,语气微凉,言简意赅道,“生了。”

    老夫人瞟他一眼,语气中带了些不耐烦,“男孩儿女孩儿?”

    “祖母,娘亲生了个小弟弟!”溶月突然插话道,眼眸晶亮,一脸喜色地盯着老夫人。

    老夫人面上表情又是微微一僵,说出的话中情绪莫测,“老大,你倒是个有福气的。”

    这话什么意思?爹是个有福气的,那谁是个没福气的?三老爷?

    溶月不动声色地打量了一下在场的人,居然发现没见着三夫人,三老爷脸色铁青地站在人群中,耷拉着眼帘。

    二夫人方才一听溶月说侯夫人生了个男孩儿,手下一紧,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她可真是命大,为什么不直接一尸两命死了算了?!想到如今二房越发艰难的处境,眼闪过一丝几不可见的阴翳。

    定远侯淡淡笑了笑,没有接老夫人的话头,只是环顾了一下四周,假意好奇道,“我方才去母亲院里请安,母亲院子里的人说您来四姑娘这里的,儿子便过来了。”他微顿了顿,“怎的大家都聚在这里?发生什么事了么?”

    老夫人周身的气压又低了几分,重重哼一声,刚想说话,院中沈滢玉的房门突然被拉开,从里头跑出一个披头散发的人来,嘴里神神叨叨念念有词,“你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

    她跑到院中,瞧见院子里乌压压的这么一大帮人,眼中闪过一丝惊恐,尖叫一声,朝院子的角落跑去,蹲在树下捂着耳朵,浑身瑟瑟发抖。

    身后紧接着追出了一脸急色的三夫人,“玉儿,你去哪里?是娘啊,娘不会害你的。”

    溶月吃惊地盯着那个浑身狼狈不堪的身影,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方才跑出来的那人,是一贯傲气十足注重仪表的沈滢玉?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院子里的人都是闻讯赶来的,还不曾见过沈滢玉的样子,现在一瞧,顿时都露出一副目瞪口呆的神情,四姑娘好好的,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三夫人小心翼翼地挪到沈滢玉面前,放柔了嗓音道,“玉儿,是娘,你不要怕,我们回房去好不好?”

    沈滢玉的神色有片刻的怔忡,她愣愣地盯着三夫人看了一会,眼中浮现出迷茫的水汽,嘴里呢喃道,“娘……玉儿……”

    “对,是娘啊……”三夫人的声音愈发轻柔了起来,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唯恐又吓跑了眼前迷惘的沈滢玉。

    沈滢玉犹疑了一会,刚想缓缓伸出手去,眼神落到三夫人指甲上涂的鲜红丹蔻上,突然又是一声尖叫,跳起来就往院门处跑,嘴里不住地大叫着,“血啊!好多血啊!死人了死人了!”

    她跑得飞快,一边跑一边回头看着,似乎身后有什么厉鬼在追她一般。一眨眼功夫,就跑到了人群的前面。沈滢玉一转头就看到了一大帮子看怪物一眼盯着她的人,不由一瑟缩,身子一扭拐了个弯就想外跑,不想正好撞上了在一旁还没反应过来的老夫人。

    老夫人一时不查,被撞了个踉跄,连连后退了几步才稳住了身形。

    沈滢玉压根没注意到自己撞了人,“哇哇哇”叫着又往外面跑去。

    老夫人被气得够呛,一口气没喘上来连连咳嗽了几声,翠绮忙上前替她顺着气。老妇人好不容易缓过来,用尽全身力气大喝道,“来人啊,给我绑住她!”

    院子里方才看热闹的人早已被老夫人遣了个精光,这会她命令一下,压根就没有人听见,自然却没有一个人上前。

    老夫人面色红一阵白一阵像开了染坊似的,嘴里气得直嚷嚷,“反了反了,这帮奴才真是反了。”

    二老爷上前劝道,“娘,您消消气。”一边递了个颜色给二夫人,“还不过去找人将四姑娘请回房中。”

    二夫人撇一撇嘴,扭着身子慢吞吞去了。若是可以,她真想看三房再多出出丑,好好的一个姑娘,怎么会说疯就疯了呢,也不知是不是撞上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侯夫人被人撞得差点难产,四姑娘又变成了这个样子,得亏了今天的庆典云儿没去,不然还不知道这火会蔓延到谁的身上呢。

    她一边走一边仍是狐疑,她那会送走了侯夫人和沈溶月,正在宴会上同其他夫人聊得高兴,突然见又个宫女慌慌张张的跑来找老三家的,说是四姑娘出事了,已经被人给送回府里去了,这才跟着急急忙忙回来了,也不知道这中间发生了什么。

    二夫人这边慢吞吞地去找粗使婆子了,院子里的沈滢玉正像个无头苍蝇似的乱撞。二老爷站在了院门口把住了出口,沈滢玉看着他凶神恶煞的样子不敢上前,只得在园子里跑着转圈圈,身后跟着气喘吁吁泪眼婆娑的三夫人。

    她怎么也想不通,自己好好的女儿到底糟了什么孽变成这个样子了。早知道,今天就不去参加那什么劳什子庆典了。她一边抹着泪,一边大口喘着气,腿上像挂了千斤的重量,怎么拖也拖不动了,终于累瘫在地上。

    身后的侍女忙气喘吁吁跑上来搀扶起她。

    老夫人瞧着这一锅乱糟糟的景象,气得愈发脸色铁青起来,苍白的唇不住地打着哆嗦,指着乱跑乱叫的沈滢玉一句话没骂出口,反倒没提上气来,吱吱呀呀了半天。还是翠绮和碧锦顺了半天气才缓过神来。

    定远侯眼色一沉,溶月只觉得身旁一阵风闪过,知道是爹出手了。果然下一刻,定远侯闪到沈滢玉身后,在她脖子后飞快地一记手刀,沈滢玉的身子便软软地倒了下来,耳边哇哇乱叫的声音终于消停了。

    定远侯忙伸出手接住,看向不远处的三夫人,示意她上前来接过沈滢玉。

    三夫人托着沉重的身子在丫鬟的搀扶下走上前去,突然想起什么,转头在人群中一搜索,眼神恨恨地钉在了三老爷身上,眼中有着遏制不住的怒气和失望。

    三老爷身子一头,低着头走了出去,漠然地从定远侯手中接过沈滢玉,抱着她进了房间。

    老夫人狠狠地盯着她们看了一会,怒气冲冲道,“叫丫鬟看好四丫头别让她再跑出来了。老三和老三家的,你们安顿好四丫头之后来荣喜堂!”

    说着,转头又看一眼其他人,“你们也跟我来!”

    一行人一路沉默到了荣喜堂,沈汐云不知听到了什么风声也赶来了。老夫人定定看她一眼,又转过头什么也没说进了正厅。

    今日虽然国子监照常授课,但三少爷沈慕杰是个贪玩的,自然也去了宫中赴宴了,五少爷被他拖着也一同去了。在宫里听到沈滢玉出事之后,都跟着赶了回来,这会混在人群中,大气也不敢出。

    老夫人在翠绮和碧锦的搀扶下在上首的楠木交椅上落了座,目光冷冰冰地扫一眼底下站着的人,声音中含着显而易见的怒气,“你们谁给我解释解释,这到底怎么回事!四丫头好好的一个姑娘家,怎么入了趟宫就变成这样了!”

    她眼风一扫,目光落在三夫人面上,“老三家的,你说,你自己的姑娘怎么都看不好!”

    三夫人眼眶通红,闻言心中一委屈,哽咽着道,“母亲,儿媳也不知道啊。儿媳当时正在同其他夫人说着话,不知道玉儿什么时候退了席出去了。后来就有一个宫女慌慌张张地跑来,说玉儿魔怔了,已经被人送回府里来了,儿媳急急忙忙一赶回来,便瞧见玉儿被几个内侍压着站在院子里。儿媳还没来得急问话,那几个内侍便急匆匆地离开了,说是急着赶回去复命。儿媳也不知道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老夫人眼底疑云一片,眼神转向二夫人,“老二家的,你知道些什么吗?”

    二夫人摇摇头,“儿媳知道的同三弟妹知道的差不多,当时我是同她在一起的。”

    老夫人眉头皱得更厉害了,目光在众人面上转了一圈,最后定格在了溶月身上,“七丫头,这宫宴你也去了,可知道什么内情吗?”

    溶月抬起头与她对视着,眼中一片坦荡静若明渊,“母亲在宫宴上被人害得摔了一跤,肚子有些发作了,溶月便急急送了娘亲回了府,并不知道后来四姐姐身上发生了何事。”

    老夫人气得手在桌上一拍,“这么多人在宫里,难道就没一个知情的人么?!”

    底下人噤若寒蝉,只有三夫人的抽泣声时不时地响起。

    老夫人疲惫地闭了眼睛,揉一揉太阳穴,缓缓睁眼看向定远侯,眼中有一抹一闪而逝的精光,“老大,你明日要入宫面圣吧。”

    定远侯沉然点了点头。

    溶月心中冷哼一声,老夫人这是又打上爹的主意了!

    果不其然下一句就听到老夫人说道,“既然如此,你明日进宫之时便问问皇上,看四丫头到底撞见了什么,怎的变成了这幅模样?”

    定远侯眼中神色波动了继续,迟疑了一瞬才点头应下。

    老夫人见他答应了,微微定了定心,疲惫地舒一口气,“好了,都退下吧,被这么一闹,我也乏了。老三家的,你回去好好看着四丫头,再赶紧请个大夫来看看,看到底是什么毛病。”

    三夫人抽抽搭搭地应了,面上一片愁云。

    老夫人脸上神色愈发不郁起来,刚想挥手叫大家退下,突然想到什么,看向定远侯,“对了,老大,你回头把小孙子抱过来我瞧瞧。”说着,装模作样地捶了捶腰,示意大家退下了,便在丫鬟的搀扶下进了内室。

    溶月眼底冷气森森,从头到尾,老夫人就没有提过娘,连一句客套的关心话也没有,这个沈家,她是越待越寒心了。

    出了门走远了些,不由出声抱怨,“爹,我觉得祖母也做得也太过了一些,娘辛辛苦苦生了小弟弟出来,她居然连半句关心的话都没有,别说是娘了,换了我都觉得有些心寒了。”

    定远侯自然也有这样的感觉,刚出门时脸色较来时冷厉了不少,方才走了好一会,他的表情才渐渐缓和过来。

    听得溶月这么说,他长叹一口气,只叮嘱道,“阿芜,爹知道你为娘抱不平,只是待会在娘面前,这些糟心的事就不要跟她提了,免得她听了心情不好。”

    “阿芜明白。”溶月乖巧地点了点头,心中蓦然萌生出一个想法来,她们现在虽然同老夫人二房三房没有住在一个府里头,但到底很多事情上是分不开的,若要彻底断开了去,便只有分家这一条路可走。只有分了家,才能自己过自己的小日子不受老夫人和二房三房的掣肘,只是不知道爹心里有没有萌生过这个想法?

    溶月想了想,瞧见爹眉头紧锁的样子,还是没把方才的想法说出来。最近爹要考虑的事情太多了,等过了这段时候再找个合适的机会同他提一提吧。

    两人还未走到清芷院,远远地听到后头有人在叫溶月。

    溶月转头一看,是云苓,便停下脚步等着她。

    云苓疾步走到溶月面前,对着定远侯行了个礼,看向溶月道,“郡主,方才守门的侍卫来报说,清和郡主在外头求见。”

    明曦?她怎么来了?难不成她知道一些沈滢玉魔怔的内情?想到这里,不由心思一动,看向定远侯。

    定远侯虽然奇怪溶月什么时候认识的清和郡主,眼下也不是深究的时候,挥一挥手道,“阿芜,你先去吧,等招待好了清和郡主再去清芷院吧。”

    “那爹帮我同娘说一声。”溶月便同定远侯在此分了手,一边往前头走去。

    因着萧明曦身份尊贵,已有人将她迎到了前院待客的大厅候着。

    萧明曦却并未在椅子上坐下,只在厅中焦躁地转着圈,伺候她的侍女一脸担忧地站在一旁看着她。

    见溶月过来了,萧明曦眼神一亮,忙迎了上来。

    “明曦,你怎么过来了?宫中的宴会散了吗?”溶月好奇道。

    萧明曦点点头,关切道,“侯夫人怎么样了?生了吗?”

    “生了个小弟弟,我娘身体也没什么大碍。”

    萧明曦舒一口气,“那就好,恭喜你了!”说完,又满眼歉意地看向溶月,“我答应了你要照看好侯夫人的,可是居然出了这样的事,要是侯夫人出了什么意外,我可真是要愧疚死了……”

    溶月正色道,“明曦,你可千万别这样说。我不相信我娘这事是巧合,既然是人为,就必定防不胜防,就算是我在场估计也做不了什么,所以你就不要自责了。”说起来,娘这事还真的好好感谢感谢萧煜才行,若不是他出手,娘现在……溶月都不敢想下去了。

    好在萧明曦也不是那等扭捏之人,听得溶月这么一安慰,心中放宽了不少。顿了顿,又道,“我今日急着来找你,还有另外一件事情。”

    “什么事?”溶月心中隐隐有了猜想。

    “是你四姐姐的事。”萧明曦四下看了看,“方便去你房间里说么?”

    溶月忙点点头,“当然了,跟我来吧。”

    两人急匆匆赶到了梨落院,溶月吩咐玉竹和云苓在外头守着,这才关上门,同萧明曦坐了下来。

    “我四姐姐那里,到底怎么回事?”溶月皱了眉头狐疑道。

    “你见到她了吗?”

    溶月点点头。

    “我也见到了。”萧明曦一抖索,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好的回忆,“是在凌波殿前见到的。”

    “凌波殿?”溶月想了想,恍然道,“是那个宫女准备带我去换衣服的宫殿?”

    “是。”萧明曦抬头看着溶月,“溶月,我记得我去找你的时候,你身上的衣服没有换,你没有进那座宫殿是不是?”

    溶月摇摇头,这点她并没有什么好隐瞒萧明曦,便如实道,“我走到宫殿门口时觉得有些不对劲,便借口要出恭将那宫女给甩开了,正往回走时便碰到了你。”

    萧明曦微舒一口气,似乎有些后怕地抚了抚胸口,“幸好你警醒,否则遭殃的可就是你了!”

    溶月越听越糊涂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萧明曦急急喝了一口茶水,缓缓道,“这事,还得从你同侯夫人走了之后说起。你走了之后,我又回到了宫宴上,正百无聊赖之际,突然发现沈滢玉从外头回来,有些心不在焉的模样。我这才想起侯夫人跌倒时,沈滢玉似乎不在殿内,她回来后一直看着角落处燃着的香,似乎在计算着时辰的样子。过了一会儿,她又起身悄悄溜出了秋水殿。”

    萧明曦缓了口气,接着道,“我心下好奇,也起身悄悄跟了过去,瞧见沈滢玉行进的方向似乎是朝凌波殿去的。当时我还纳闷,她身上的衣服又不用换,去凌波殿做什么?我怕她发觉,不敢跟着太紧,远远地见她进了凌波殿,这才闪身从树丛里出来了。正准备跟上,便看见另一条道上急急走来两个人,一人是太医院的太医,手里提着个药箱,另一人是个宫女模样的女子,我当时瞧着面熟,只是一时没想起来。那宫女冲着我匆匆行了个礼,带着那太医急急忙忙也往凌波殿去了。”

    她端起茶盏又喝了一口水润了润喉咙,又继续道,“我见她们一个两个都往凌波殿去了,愈发好奇起来,便也跟了上去。还未走近,便听到殿内传来一声尖利而恐怖的叫声,我隔了有些距离,都觉得耳膜快被刺破了。”

    “是我四姐姐叫的?”溶月心中的猜想开始渐渐拼凑起来,不由有些心惊。

    “是。”萧明曦肯定地点了点头,“我当时虽然有些害怕,但到底好奇心占了上风,咬咬牙又走近了些。这时,只见先前我见到的那个宫女也面色惨白跌跌撞撞地走了出来,脸上的表情像是见到了鬼一般,身后跟着的那个太医更是两股战战,走路都走不稳了。我见他们这样,愈发奇怪起来,再也顾不上其他,一头跑进了殿里想看个究竟。”

    她讲到这里,突然停住了,眼中浮现出一丝惊恐来。

    溶月见她这样,心中也浮上一丝诡异的感觉,大白天的竟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萧明曦闭了闭眼调节了一下情绪,这才又缓缓开了口,“我一进殿里,便闻到一股令人作呕的味道,那味道中带了浓重的血腥味,还有另一种粘稠的腥气,隐隐还夹杂了一些异香。偏殿的门是开的,我在原地愣了愣,转了身子朝偏殿里头看去,你知道我看到什么了吗?”萧明曦大睁了眼睛,声音变得颤抖起来,“我看到了满床的血,通红通红的,生生的刺痛了我的眼睛!我不敢再看,赶紧跑出了殿外。”

    溶月不由大吃一惊,难道是……?

    萧明曦吞了吞口水,努力平复了一下波动的情绪,面色这才渐渐恢复正常。“这边的动静自然有人听到了,很快便有人陆陆续续赶了过来,最后连皇上和皇后也惊动了。我不敢声张,只躲在一旁悄悄看着。当时沈滢玉已经被人制住了,目光空洞地跌坐在地上,不知道在喃喃自语些什么。后面进去的那宫女也是一脸恐惧瘫软在地,我看着她突然想起她是谁了……”

    “是谁?”溶月急急问道。

    “是颜贵人身边的宫女!”

    颜贵人!溶月脑中的片段飞快闪过,灵光一闪,所有线索串成了一条线,她凤目圆睁,差点惊呼出声。萧梓琛原本是想设计她,难道最后……

    萧明曦正低着头回忆着,没有注意到她神情的异样。只咂砸唇接着道,“后来皇上和皇后也进去看了,出来的时候,皇上身上的散发出的冷气,我觉得快把在场所有人都给冻死了,我从来没有见过他那么怒气滔天的模样,而且这还是他强自压抑了怒气的。一旁皇后的脸色,也是很不好看。”

    “皇上当即下令封锁了凌波殿,又让羽林军把所有无关人等都清理走了,我怕被人发现,趁乱赶紧偷偷溜了,出了宫便往你这里来了。这件事实在是太奇怪了,也不知那凌波殿里有什么东西。”她长长地舒一口气,“还好你早早地出了宫,侯夫人也没事,我就放心了。”

    溶月看着她真心实意地为自己担心的模样,心中一道暖流划过,虽然她现在不能对萧明曦言明自己的猜想,但相信过不了几天,宫中的留言就会四处飞了。

    “这世上没有什么秘密是瞒得住的。过不了几天,我估计我们就能知道我们想要的答案了。”溶月看向窗外,目光悠长,神情淡然而宁静,看得萧明曦有些奇怪起来,溶月明明比自己还小两岁,有时候处事不惊的态度,还真让自己佩服不已。

    果然没过几天,宫里头开始起了风言风语。

    虽然皇上采取了雷霆手腕,将当时出现在凌波殿的人通通以服侍不力的名目给处死了,然而到底有一两个漏网之鱼。皇上越是这样做,他们便越是害怕,人一害怕,心里的秘密就兜不住了。

    宫中流传了好几个版本,有说五皇子和颜贵人偷偷私会被发现的,有说五皇子酒后失德玷污了颜贵人的……流言到最后是愈传愈传烈,逼得皇上又连连斩杀了几个私底下谈论的宫女内侍才又压下去一些。

    宫里头传得这么厉害,宫外面自然也不会风平浪静,大家纷纷暗自揣测着事情的真相。而有一人,已经猜到了真相是什么。

    溶月坐在窗边双手托腮,心中有些烦闷。那日萧明曦走后,她将事情的经过梳理了一番,很快便搞清楚了事情的大概。

    毫无疑问,这件事一开始是针对她的。萧梓琰在凌波殿中点了媚香,本想引她进去,让她先被香熏得昏迷了。然后萧梓琛再算着时辰进入,到时候自己迷香虽解,媚香却起。这个时候沈滢玉再掐着点进去,正好撞破自己和萧梓琛的“奸情”,引得众人过来。众目睽睽之下自己与萧梓琛有了肌肤之亲,便不得不嫁他了。

    他们的如意算盘的确打得好。萧梓琛之所以喝那么多久,就是为了将责任推到醉酒之上,一时喝醉行了糊涂事,总比蓄意策划要好得多。至于沈滢玉为何会出现在那里,大可以说是担心自己才去看看的。

    只是不知为何,颜贵人在路上同自己分手后阴差阳错地也进了凌波殿,身边的宫女又去请太医了,她一进殿便昏迷了。而萧梓琛喝得醉醺醺的不省人事怕是错把颜贵人当成了自己。颜贵人怀着身子还行这么剧烈的“运动”,到最后只怕胎儿没保住,不然也不会出那么多的血,也不知道她人怎么样了。

    而沈滢玉丝毫没有准备,乍一见得满屋子的血色,又瞧见床上的人居然是颜贵人,突然被吓疯了也是有可能的。也多亏她疯得及时,不然就凭她撞见了这种宫闱丑事,能不能活着出宫还是个问号。

    溶月心中说不出是怎样的感觉,思绪繁杂看向窗外的景致,心里慨然万分,不知道这事最后会如何收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贵女重生之闲王忙入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陶夭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陶夭夭并收藏贵女重生之闲王忙入赘最新章节